小說

《世上沒有贗品赢不了真品的道理》

JadeLion | 2021-02-16 15:19:03

    在夜幕降臨的冬季,東京街頭的銀杏都快要逐漸掉落光了。

    當人以為呈現眼前的將會是一片夜幕寂寥街景之時,街上往往會被許多顏色鮮豔的燈飾取代。

    嗯,東京就是這麼一個出其不意的地方。

    明明已經是二月中旬,但天氣的寒冷程度並沒有減緩,在今天甚至有比其他日子更寒冷的趨勢。

     明明是身在充滿暖氣的辦公室,但其實某個人的內心都快要冷得結冰了。

    究竟是怎麼樣白痴的部長才會在情人節這一天為了讓部下們都可以提早下班而獨力扛下這樣的工作量。

    雖然說一開始我也很享受被部下投以敬佩的目光,但剛剛在下班時被眾人用着溫柔且憐憫的眼神看向我時……這簡直就是一種公開處刑!

    話說,為什麼小津那家伙也有女朋友,給我回來加班呀 ! 混蛋 ! 叛徒!

     唉……還是快點完成手頭上的工作然後去見一下客戶把事情弄好就回家去吧……幸好我記得家裡還有兩瓶啤酒以及一份日式炒麵。

    正當我準備繼續埋頭苦幹的時候……

    「前輩,你還沒有下班麽?」偌大的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一位衣著得體的女性走了進來。

    「嗯?為什麼提早下了班後又回來,男友失約麽?」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應該是遺留了東西在公司。

    「前輩哦……沒有人好像你這樣說話的,如果真的是情人節沒有約,你這樣說不是揭我的傷疤麽。」

    進來的是松室,我高中時的後輩,現在是公司裡最受歡迎的女性之一,我的部下裏就算她工作能力最高,也是一位美女的。

    「呃……就是當你是可愛的後輩才這樣說話,我還以為可以拉近距離的說,現在的年青人真是很難懂。」沒想到只說了一句話就碰釘。

    「什麼是“現在的年青人”……前輩你才大我兩歲。」好在松室好像已經對我的發言習以為常。

    「對哦,你不說的話還真記不起來,畢竟你看上去比我年輕多了。」等等,可能亦因為我看上去比較老,令兩者看上去的年紀差距更大。

    「……前輩的這種會出其不意地方真的是……很狡猾哦……」松室突然把臉轉過去,以至於我此時看不清她的臉。

    「啊,對了,你提早下了班又回來,難道是遺下了你準備給男友的本命朱古力麽?」我用在開玩笑的口吻說着。

    「……分手了,然後想寄情於工作,所以便回來了。」此時她用著很幽怨的眼神看著我,好像我是犯下了什麼彌天大錯一樣。

    「對不起……我沒想到會在情人節前夕……我失言了,抱歉……」我好像直接踩在了地雷。

    「原來前輩是連這也聽不懂的類型……嘖」松室正在咂嘴,發出不耐煩的彈舌聲,並繼續說

    「前輩喔……有無人說過你有點蠢?」

    「呃……在這個部門比我能幹的只有松室你,所以應該不算吧,等一下!比前輩還能幹的後輩是不應該存在的!」真的,明明東西都是我教的,為什麼會比我工作能力還高。

    「噗!前輩的性格真惡劣,不過我並不討厭就是了,反而應該說很喜歡。」我說,這後輩有夠會裝可愛的。

    「係係係,我也很喜歡松室你哦。」我頓時用上了應付小孩子的聲音在說着這樣敷衍的話。

    「嚒……前輩每次都敷衍我。」松室聽了,裝模作樣地鼓起臉頰。

    「每個月都被同一個人對自己說一遍喜歡你這樣的話,即使我內心是清純的小男生也一早免疫了這樣的挑逗以及玩弄了。」

    「即使是我只會對前輩一個人說這樣的話?即使是這也一樣?」松室露出甜美的笑容,她又開始裝可愛了。

    「只挑選容易上鈎的人下手不是更惡劣麽?不要給我小看純情男生的自我保護機制呀!」

    「但前輩不是一直都沒上鈎嗎……以致我都快要懷疑自己身為女性的魅力了。」她死了心似的重重歎一口氣。

    「誰說的?!被一名可愛後輩說喜歡自己什麽的。剛開始的時候簡直是動搖得不得了,,幾乎每天都會小鹿亂撞,整天只懂胡思亂想,所以說松室你欺負我這樣的純情男生簡直是太過分。」就算她的可愛是刻意裝的,也無法掩蓋她本來就可愛的事實。

    「但我是真的喜歡前輩。」松室用有些含蓄的眼神看過來。

    「係係係,原因呢 ? 這種美人計騙案一般的套路我早就經歷夠了。」

    「前輩的佔有欲真是很強哦~~~~~明明以前都跟你說過一遍,還要人家再重提一遍。」松室有些難爲情而羞紅著臉,故作可愛地別過頭去。

     老實說,松室確實長得可愛;行爲舉止雖然顯得刻意了些,但依然討人喜歡;再說到性格,雖然某些部分令人頭痛,但是她刻意表現出可愛模樣的精神本身,也不禁令人憐愛。

    「……不要擅自把對話帶入奇怪的方向。」我默默地看著松室。

    「要說為什麼會喜歡上前輩的契機,應該是高一那次吧。」松室聽我這麽反駁,將食指放在下颚,歪頭做出「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麽」的可愛表情。

    「真的是要從昭和時代說起麼 ? …….」

    「那時我剛升學,便因為體態以及外貌的緣故被女生欺負,然後,甚至連一些男生也為了討好某些可愛的女生而加入欺負我的行列。」然後,松室便開始說着一個我還沒聽過的開場白

    「原來是這樣的嗎......呃......你那時好像是挺胖挺土的。」我笑了笑才開口。

    「前輩, 我想提醒你我現在是空手道四段。」松室的眼神相當認真,宛如寒氣逼人的幹冰。

    「不要突然說這麼可怕的話..........」

    「我還記得那一天放學回家途中,我的書包被男生丟到的河裏中,明明旁邊還有其他人,但當時只有前輩挺身而出。」松室閉起眼睛,似乎在思考些什麽。

    「拜託,不要擅自把那種幻想強加在我身上,我跟你說過只是因為那幾個傢伙騙了我的整整一千円,我那是正好要找他們麻煩……」我低聲述說着內心的無奈。

    「沒所謂,即使真的是這樣也沒所謂。」松室有些高興地笑了。

    「……」

    「那時前輩看見我被人欺負成這樣,非但沒有安慰我,還先對我惡言相向說什麼『被人欺負就反擊呀,即使明知贏不了也要找機會往他們的笑臉狠狠打上一拳,正是因為你處處忍讓才會被人家欺負到這個程度。』」松室露出非常誇張的麻煩表情

    「……對不起」

    「那時我可恨透前輩了,明明都已經這樣委屈還要受這樣的責備。」松室沒好氣地說著。

    「嗯……之後你立刻從腰間掏出了美術刀具可嚇壞了我……不……我意思是嚇壞了那幾個男生。」我現在回想起仍是心有餘悸。

    「但是,雖然是這樣重的話,卻讓我理解到我要讓欺負我的人付出代價這一件事,那一幕我到現在也不會忘記,我怕血,所以用刀刺去其中一個男生的時候,眼睛是閉著的,即使聽到一聲悶叫聲,即使感覺刺到了一些甚麼也不敢張開雙眼。」松室這句話時,表情很冷淡。

    「但我可後悔死了,為了一千円被人捅進了醫院住了一星期。」

    「明明前輩自己用手擋住刀刃本就沒有大礙的,是前輩之後非要用受傷的那隻手胖揍了那幾個男生一頓才導致失血過多進院的,之後還教訓我什麼『這幾個傢伙不值得你這樣做。』」

    「喂,為了那幾個混蛋可不值得你賭上自己的前途,所以 一一一」

    「所以胖揍一頓就可以了?」松室低下頭,頭痛似地按著太陽穴。

    「對,胖揍就一頓可以了。」我如此確信地斷言。

    「喔,前輩你還記得上救護車之前我問你的那一句話麽?」松室微微扭動身軀,似乎在抗拒一些什麼。

    「我那時差點因為失血過多暈倒怎麼會記得。」我說這話時露出了苦笑。

    「我問前輩,你會喜歡什麼樣的女生,前輩還忍着痛笑著回答『我不知道,但起碼土裡土氣,比我還胖的女生我是不會喜歡上就是了。』」

    「這種在昭和時代隨口說出來的事怎麼會記得……」我深深歎了口氣。

    「不過,我想其實那時也不算是真的喜歡上吧,只是內心一定是憧憬著可以活得這樣自由自在的前輩。嗯,一定是這樣沒錯。」

    「我想提醒一下你口中憧憬着的前輩可是因為想去買小黃書才會被那幾個傢伙騙去一千円的……」我凝視著松室,小小地歎了口氣。

    「沒所謂,即使真的是這樣也沒所謂。」這是松室第二次說這句話。

    「可能那句話對前輩來說是微不足道,但我打從那天開始便努力減肥,學習跟上潮流的衣著打扮,為的就是……」

    「那不是很成功麼?松室現在根本是廣受公司男性追求的可愛女生,可喜可賀可喜可賀。」我整個人往後倒進了椅背,語氣有點感概。

    「閉嘴,那種事是什麼都好啦,要說真的喜歡上前輩的原因,應該是畢業後在這公司的第一次見面吧。」松室似乎對我的耍嘴皮子感到不滿。

    「第一次見面我究竟做了什麼?」

    「沒什麼,就是正常的跟我打招呼而已。」

    「吓?……」

    「對前輩來說應該就只是一次正常的打招呼,但對我來說卻不是這樣。前輩可能不知道,我到真的改頭換面,瘦身成功已經是大學的時候,以前認識我的人根本認不出我來,我甚至把當年旁觀的幾個同班男生騙得為了我而友誼破裂,同時捏造證據使他們成為大學女性的公敵。」松室像是要隱藏不滿似地撩起頭發

    「呃……松室……那個……我應該沒有得罪你吧,你知道我這個人有時……如果有,你可不可以原諒我……」我在說這番話時盡量保持語氣平靜。

    「啊,這是個好主意,讓前輩成為女性公敵好像也挺不錯的,那樣的話就沒有女生會接近前輩了。」松室此時好像有點興奮,這是非常不妙的訊號。

   「喂……這種發言我很難當成是開玩笑而就此別過。」要說我現在內心沒有恐懼那是騙人的。

    「我有一半是認真的,因為即使事隔這麼久,在我以前認識的人當中,亦只有前輩立刻認得出我,直接叫出我的名字。在我都快要迷失在建立自身價值的時候,是前輩這個無意中的舉動,讓我明白到世界上原本還有人根本沒有理會過我自故自地修葺的這些那些,也沒有在乎過那些偽物,到頭來只是我一個人擅自努力得像個傻瓜一樣……嗯,但卻讓我明白到我的價值並不是建立在……」松室突然激動地提高音量,不過講到越後面,聲音越來越小,變成鬧別扭般的微弱抵抗。

    「把自己送進醫院的人不可能這麼容易認錯或忘記的吧,即使變可愛了也一樣。」我的嘴上亦說着這種毫無道理的話

    「喔,忘記了前輩你是那種喜歡在認真的地方故意輕描淡寫的類型,真是狡猾。」她這麼說道,她不等我回應,便將視線從我身上移開,臉旁亦染上楓樹秋葉的淡紅色。

    「我在你心目中究竟成了一個怎樣了不得的人......」

    「前輩不知道嗎 ? 熱戀中的女生可是很蠻不講理的。」她的臉頰似乎稍微鼓起來。

    「是不是熱戀我不清楚,蠻不講理我可是見識到了。」

    「前輩哦,連這種麻煩也受不了可找不到女朋友的,世界上沒有不麻煩的女生喔。」她歎了口氣,聽起來早就放棄一切。

    「麻死了!!!!你不是失戀了要寄情工作麽 !! 快點幫忙。」松室剛才那句話我真是再認同不過了。

    「係係,啊!前輩,這是我忘了給你的“本命”朱古力。」松室說着便把一個看上去非常高級的心形盒子遞了過來。

    「喂,不要把原本準備給自己男友的朱古力送別人好不!?」但母親大人教過我不要偏食,也不要浪費食物,所以我還是好好收進了外套。

    X     X     X     X     X

    幸好有松室的幫忙,才趕得上在見客戶之前把工作完成。

    「松室,我待會還要去見一個大客戶,你先下班吧,小心點。」

    「……我可以一起去嗎?這時候讓我自己待着的時間少一點也好,前輩。」

    「也好,有一位體面的女性在旁,應該可以讓這位愛在女性面前裝大款的客戶出一身血的機會增加。」

    「前輩好腹黑,果然是一隻合格的社畜。」

    「只是想報答社長對我的恩惠而已。」

     這次會見客戶的地點選了一間比較高檔的西餐廳,整個會面過程都挺順利的,松室亦發揮到她在場的作用,完完全全迷住了客戶讓其出了一身血。

    「這次合作愉快,期待下次再合作。」離開時我跟這位客戶握了握手。

    但這位客戶可能是喝多了酒的緣故,跟松室道別的時竟然有毛手毛腳的跡象,而在他正想要向松室擁抱的那個瞬間,我看見松室的右手拳頭緊緊握着,卻強忍著不動。

    「你幹麽?」我立刻衝過去把客戶的左手抓着。

    「社長!你醉了!」客戶的男秘書見狀同時把客戶的右手往後拉了一把。

    「不就是正常的社交禮儀麼?難道跟一個小小社員擁抱一下也失禮數麽?更何況我還 一一一」

    「抱歉,我家社長醉了。」他旁邊的秘書打斷了客戶,並不斷強調醉了這兩個字。

    嗯,如果不是他的秘書打斷了他準備要說的話,我怕我會忍不住一拳揍下去。

    「嗯,這生意談不成也沒所謂,而且我會跟我的社長匯報這件事的。」

    「不就個入贅了雪之下家的社長麽,我才不怕,隨妻子姓什麼的不覺得丟人嗎?」

    恩人被侮辱了這件事直接把剛才纍積至今的怒氣都點起了,但我在揮拳途中便被人牢牢抓住了拳頭。

    「不值得,前輩。」松室就在旁邊這樣說,眼前的男秘書亦站在了我揮拳的路徑途中。

    「真是十分抱歉,我為我家社長的行為向你們道歉。」這名男秘書在松室和我面前鄭重地鞠了躬。

    「我才不要向他們道 一一一」客戶似乎對此非常不滿。

    「社長你閉嘴,還不夠失禮麼?」男秘書的語氣非常堅定,並沒有減緩的餘地。

    「呃……」很難相信眼前的社長竟然被自己的秘書說得只敢在旁邊咕嚕咕嚕。

    「嗯……總之……我們也有不足的地方,抱歉了。」即使我認為我們這邊並沒有錯,但於禮上,下台階還是要給的。

    這次的會面就在這樣一個不愉快的情形下完結。

    此時我只在想把這麼大的生意搞砸了應該怎麼向社長交代。

    「松室,我送你到車站吧。」

    「嗯。」松室輕輕地點頭。

    ……

    ……

    一路沉默……

    我們就這樣沒有交談,默默走了約十分鐘的路。

    「對了,吃甜的東西不是會讓人心情愉快一點麼?一起吃點“本命”朱古力讓心情好一點吧。」整個氣氛因為剛才發生的事變得非常尷尬。

    「……」

    「不回答的話,我就一個人把朱古力都吃光。」

    「……前輩……我是不是搞砸了……都怪我硬要跟着前輩一起來……我知道的,如果我緊緊握住的拳頭沒有被前輩看到的話……就不會......」松室顯得很過意不去,但她根本不需要道歉,也因爲如此,我花費一點時間思考該怎麽回應。

    「你呀,不要把自己想得太重要,僅僅會因為拒絕一個擁抱就談不成的生意,從一開始就已經不適合我們公司。」儘管我此時心裡並不是這樣想,但口中仍然忍不住說出這樣的的話。

    「但是大家這一個月的心血……」

    「那麼我問你,你覺得你有做錯嗎?」我開口向松室確認。

    「沒有。」她略為用力的搖了搖頭。

    「你覺得我有做錯嗎?」

    「也沒有。」她比剛才更用力的搖了搖頭。

    「是吧,即使是對方的秘書也沒有做錯,但是事件有時就是會因為一個人犯的錯而變得一發不可收拾。」我不認為此事單纯安慰的話可以對松室起到作用

    「但是大家的心血……」她的語氣仍然是非常自責。

    「如果讓部門的各位聽見松室被外人欺負這件事,他們應該只會叫囂着要拆了對方社長的辦公室。」不說別的,我對自己的部下們可是非常有信心。

    「嗯……」她勉爲其難的點了點頭。

    「咦?……怎麼朱古力不見了……」我尋遍了外套的每個袋口也找不到

    「是不是在剛才的衝突中弄丟了?」

    「看來是這樣。」我微微點頭。

    「前輩,我可不能讓你在情人節兩手空空回去,這裡附近我比較熟悉,先跟我來吧。」松室對我做出「跟我來」的手勢

    「呃,其實不用麻煩,我回家喝上兩瓶啤酒就可以了。」我此時的回答非常認真,還要去思考怎樣向社長滙報。

    「……前輩不是要安慰我嗎?我說「跟。著。我。來。就。好。了。」」看得出松室還在為着剛才的事耿耿於懷,但此時的強顏歡笑以及故作強硬應該想讓我不用擔心她吧。

    走了大概兩三分鐘便來到了一間看上去並不怎麼華麗的雜貨店。

    「……原本那間手工甜品店倒閉了。」松室此次看上去好像有點失落。

    「還是進去看看吧。」我抱著還可一試的心態。

    「前輩你留在這,我自己進去就可以了。」不知為何,松室好像只想自己一個進去。

    就這樣,我被留在了店外,讓松室自己一個進去。

    此時電話響起了。

   是社長打來的,呃,我還沒有準備好說辭。

    「果然是我的好部下,準備了一個月的計劃也可以和客戶發生衝突,事情我還要從對方秘書那邊才知道。」糟了,剛才只想着怎麼安慰松室,沒本想到對方竟然先打了小報告。

    「社長,我……」

    「我逗你玩的,對方應該沒想到你還沒有滙報給我,所以事情都往對我們有利那邊描述,真要說的話你這次還立了大功,亦正好給我藉口狠狠宰他們一刀。」社長此時的聲音聽上去好像非常高興。

    「抱歉……」內心鬆一口氣,但對於自己能力不足這件事還是……

    「我們公司是雪之下家的,才不會因談不上一單生意便造成很大損失,對方比我們還着急。而且我更加看重的是有發展空間的人材,那種對公司忠心而且有能力的人。」身為部下竟然要社長擔心到這個地步,實在是太奢侈了。

    「社長……我都快要愛上你了。」我故意用上嘔心的語氣。

    「滾!還有你這家夥不要只想著為公司賣命,話說松室那傢伙算是和我家有些淵源,雖然不否定她未來可能會遇到更合適的人,但我希望那個合適的人是你,你也對人家有意思的話就不要再給我裝傻了。」

    「社長……麻煩不要連部下的感情生活也插手好麽。」我猶豫著,不知道該怎麽回答。

    松室對我的心意我當然知道,單是情人節回公司加班的原因便已經很顯而易見,為了送出事先準備好的情人節朱古力想必也費了一番心思。

    要說我沒有感覺那是騙人的,我並不是那樣的白痴。

    但是,我並不覺得我們一起可以幸福。

    最起碼不是現在,不是此刻。

    而且我也早就在心中下定決心,不把社長對我的恩報答完之前,我是不會分心做其他事情的。

    但是如果,社長認為我也有資格成為給予幸福的人,而我對社長的判斷有著絕對的信心,這遠遠勝過我那自卑的心。

    那麼,我是應該嘗試一下麽?即使只是向前邁進一步這樣簡單的事。

    「愛聽不聽,先掛了。」

    松室也剛好在這個時候從店內出來,神情有點落寞,應該是找不到想要的東西。

    「我找了很久也找不到我想要送你的那款朱古力,只找到一款冒牌的。」

    「『沒所謂,即使是這樣也沒所謂。』」我故意學她這樣說話。

    「好過份!這樣嘲笑我!」松室狠狠瞪著我。

    「既然這個世上能有比前輩還能幹的後輩,那麼也就沒有贗品贏不了真品的道理。」我一臉驕傲地說著。

    「前輩的詭辯真是毫無邏輯可言。」

    「要你說……」然後我便隨手把松室手上的朱古力搶過來一口氣把所有的都吃光。

    「咦?不是說要一起分享嗎?」

    「你實在太麻煩,所以我決定食言,嗯嗯,實在太好味,我敢斷言一定真正的原版還好味。」我露出理所當然的表情,點了點頭。

    「……」

    「對了,現在的天氣好像有點冷,松室你不介意的話可以牽著我的手取暖。」雖然我表面上好像遊刃有餘,但如果松室拒絕了我的話,我明天一定會裝病不上班。

    我還故意裝作英國紳士一般把手轉一圈才慢慢伸出去。

    「怎…怎麼這麼突然,還有前輩你和女生說話的技巧很爛……」她的表情有些驚訝又有些困惑,半張著嘴的可愛模樣一直提醒着我:對方是個年紀比我小的女孩子。

    「松室你真的決定要把我好不容易鼓起的那麼一點勇氣消滅殆盡麽?」我就像掩飾自己的沒出息一樣,用傻氣聲音這樣說。

    「……不,只是想不到前輩你會突然變得主動,有點反應不過來。」松室害羞地看向我這邊。

    「松室,我的羞恥之心堅持不了多久……」我此時的手仍然是空空的懸懸的掛在半空。

    「哈哈哈,那麼……多謝款待了,前輩。」松室馬上緊緊抱住我的手臂,靠了過來,挨在我的身旁。

    「我才是哦。」她的臉龐從來沒有如此靠近過,我看見眼前這對微笑的雙唇閃耀著妖豔的光澤,不禁吞了口口水。
    
    在接下來的一段路,我們都不約而同放慢了腳步,好像真的是變得不怕寒冷的天氣了。

    「前輩,當初救下我的人是前輩真是太好了。」此時的松室在凝望著天空,說話給人一種鬆一口氣的感覺

    「怎麼突然說這種話……」我對於這種突如其來的話感到有點疑惑。

    「沒什麼,只是覺得我喜歡上的是前輩不是別人真是太好了。」松室並沒有解釋,仍然只是自顧自地說着這種沒道理的話

    「你很快會後悔的。」我的回答非常斬釘截鐵,充滿男子氣概。

    「嗯,我也是這樣認為,但前輩你這麼溫柔,一定會為了別人改變的吧,即使我不改變。」松室露出了淺淺的笑容。

    「請你不要直接把責任都推到我身上,而且我所想像的是兩人一起變好。」我以咳嗽掩飾臉上笑容,裝出輕松的口吻說道。

    「還有,請前輩在接下來的每一個月,都在部下們的面前說一次你喜歡我。」

    「請放過我。」我的語氣非常認真。

    「誰叫你每一次都裝傻,好像我揮拳都像在打空氣一般。」松室好像對我以前的作為非常不滿。

    「我是有苦衷的。」我小心翼翼地說着。

    「什麼苦衷?」她老大不高興地瞪我一眼,然後無奈地點點頭。

    「說來話長,那是在我剛遇到社長的時候。」我直視松室,與她目光相對。

    「沒緊要,我們有的是時間,前輩。」她開心地咯咯笑了起來。

    「是哦,好像真的是這樣哦。」看到松室那模樣,我突然有種難以言喻的心情。

    明明已經夜深,明明室外的氣溫也差不多降至零度,但這個情人節好像也不是那麼冷了。

(完)
29 巴幣: 100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