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關於明明是同一對親生父母,但姐姐和我卻不同姓氏這回事》

JadeLion | 2021-02-18 16:13:40


~~~八雪與兒女的甜蜜婚後生活~~~

    與別人不同。

    我希望父親是一名壞人。

    我這樣講一定有人認為我是身在褔中而不自知,只是擁有者的無病呻吟。

    但我從心底渴望父親是一名不重視家人、不懂禮儀、忘恩負義、自以為是、酗酒嗜賭的敗類。

    原因無他,只是因為……

    「我長大後要嫁給爸爸。」這是姐姐在我還只有八歲的時候說的。

    這是我不能接受的,所以自那天開始,我便不斷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好,長年累月,不論是外貌體態打扮,性格    學業還是運動都在母親大人遊刃有餘的教導下來讓自己變得更無懈可擊。

    為的就是讓自己變得更加值得姐姐喜歡,令自己喜歡的人喜歡上自己。

    在這個努力過程中,我便明白母親大人的才能天賦比我和姐姐這種所謂天才都要強大太多,而父親明明不是我們這邊的人卻可以努力到足以與母親大人並肩的程度。

    對於這樣父親我是討厭的,也是尊敬的。

    我尊敬父親身為人這方面,但也討厭着那個令我對他恨不起來的那方面。

    亦因為我和姐姐都對父親這方面很了解,所以姐姐喜歡著父親甚至到了有輕度父控的程度!是誰說反叛期的女兒都會討厭父親的!?

    明明世上沒有比我更喜歡姐姐的人!可惡!

    咦,你說我想娶姐為妻很變態?

    有哪個白痴會這樣想呀?相比起情侶或夫妻這種可以被切斷的關係,姐弟這種羈絆更為牢固,我要的才不是那種和姐姐甜甜蜜蜜地戀愛,那種會隨年月消逝,最終就是為了變成親情的關係。我們現在已經是這種關係,我才不要本末倒置。

    而且會令到姐姐為難的事我才不會做,我是那種相比起自己的感情更重視姐姐感情的類型,不,應該說我沒有那之外更重視的東西,話說,第二是母親大人。

    我要的是佔據姐姐心中的第一,即使姐姐有了丈夫我也要佔據她心中的第一,但不管怎樣努力,我也敵不過姐姐說的一句「找男友要找像爸爸一樣的人。」

    所以……

    如果……

    如果父親是一個人渣,我就可以名正言順將它摧毀並踩在地上,將姐姐心中的第一位奪回来。

    為什麼父親不是壞人呀!混蛋!

X     X     X     X     X     X

第一章 【過於温柔的姐姐】

    「雪村,認真把早餐吃完,不要發呆,你不是一直都很期待今天開學的嗎?」母親大人簡單的一句話便把我從胡思亂想中帶回了現實世界。

    「抱歉,母親大人,就是因為太期待,這種夢想成真般的落差反而有點不太真實。」我這般半吊子地回答道。

    「雪村又再說一些別人聽不懂的話……」姐姐非常適時地吐嘈了一下。

    「嗯,對了,反正順路,讓爸爸開車載你們上學吧?開學送兒子上學,感覺很有儀式感,而且你們也就不用趕了。」父親的聲線沉實而溫和。

    「真的嗎!?太好了!」姐姐的聲線異常興奮。

    喂……高二的女生不是應該處反叛期的嗎?不是應該很討厭麻煩囉嗦父親的嗎?更莫論坐那種會有大叔加齡臭的車……

    「讓雪村自己決定吧,他可能約了朋友,雪村跟我們以前都不同。」母親大人的聲線和平常一樣充滿著少許的冷漠和堅定。

    「嗯,讓我和姐姐兩人自己上學吧,慢慢享受開學的氣氛也算是經歷青春的一種方式。」我亦毫不猶疑地拒絕了父親的好意。

    「嘛~~~雪村~~~來吧~~~」姐姐看上去很不滿。

    「姐姐,開學第一天就放鬆下來並不是一個好的開始,更何況打擾倒父親日常的節奏。」

    不要給我開玩笑了!

    難得終於趕上姐姐的步伐,考上總武高,可以每天和姐姐一起上學放學的日子怎麼可以輕易讓父親打擾!

    更何況是這麼值得紀念的開學日。

    「其實並不會打擾,不,應該說打擾到反而更好。」父親的死魚眼每次提到工作的時候,都會特別明顯。

    「不要兒女面前胡言亂語。」母親大人的聲線讓人不寒而慄。

     這種每天上演的日常,不可否認,令我感到滿滿的溫暖。

    過了一會,衣服課本背包都準備好整理好,便和姐姐一起出了門,而姐姐直到出門的前一刻鄙還在抱怨她可愛的弟弟為什麼要拒絕爸爸的好意。

     拜託,我不想下車後還要一整天聽你說穿上西裝的爸爸開車究竟有多帥多帥。

     x      x      x      x      x

    日本是執著於“櫻花爛漫”情結的民族。

    在日本,學校開學、制定預算、畢業生入職企業,都是從每年的4月開始的。

    雖然今年因天氣關係,今年千葉四月前就過了賞櫻的時間

    但櫻花盛開的四月仍然是一切的開始,這和世界上很多國家不同,算是日本獨有的文化。

    所以,在某程度上,日本算是一個非常浪漫的國度。

    然而,無論在多麼浪漫的氛圍下都一定會出現那些讀不懂氣氛,毫無美感的人。

    在姐姐和我還在漫步走在這條岸邊小路的甜蜜旅途時,眼前便出現三名年紀較小的國中男生在欺負一名看上去比較瘦弱的眼鏡男生。

    男生A:「你這家夥是我們同校同級的吧?」

    男生B:「那你以後就是我們的跟班,在學校我們會保護你的。」

    男生C :「對啊,午飯的茶點錢就拜託你了。」

    眼鏡男:「不……這樣不太好吧……」

   真好哦,第一天開學就結識到新朋友,這種交友能力比我還強。

    「姐姐,你說我們要幫忙嗎?」身為可愛的弟弟,當然要事先徵詢姐姐的意見。

    「嗯?雪村?為什麼你說要幫忙哦?」但姐姐的聲線卻有點疑惑。

    此時,那三位男生開始對他們的獵物推推撞撞,突然,那名男生一個失腳便倒在旁邊淺河裏,這裏的河床不深,水勢也不湍急,沒有溺水的危險,但即使是淺河也足夠把他整套校服都弄濕透,此時回家也一定趕不上。

    那三位男生看著下面的少年,嘲諷地笑著,完全沒有拉他一把的意思。

    路上雖然有幾個走在上學路上的學生,不過他們不是漠不關心,就是無視那裏發生的狀況,只是維持一定的步調埋頭往前走。

    「為什麼……」

    明明已經是國中生,但丟在河邊的那名男生準備要哭了。

    「看來遊戲開始了,喂!~~~我也要來玩!」姐姐表現得非常興奮,然後便向前飛奔。

    「咦?姐姐,你幹嘛?」我想叫停姐姐,但已經來不及了。

     接着,那三名男生才回過頭便被迅速奔跑著的姐姐一起推了落河,然後自己也跳了下去。

    我搞不懂發生了什麽事,只是愣愣地張大嘴巴,一臉蠢樣望著眼前的光景。

    姐姐沒有理會一頭霧水的少年們,擅自往掉進河裏的眼鏡男生潑水。

    「可惡!」眼鏡男生也立刻撥水反擊。

    姐姐不在乎制服弄髒,不在意旁人的眼光,和眼鏡男生玩起水。

    那天真的笑容與氣勢讓眼鏡男生決定不再拘泥小節,「……你自找的。」也開始更認真。

    「你們也快過來啊!」

    姐姐說著,朝那三個一頭霧水的少年伸出手。一開始感到猜疑的三個人戰勝不了好奇心,互相看了看對方後,也加入了戰場。

    剛才假裝自己是無名路人的其他學生也不由自主停下腳步,往她投去稱不上善意的目光,其中也有人和朋友竊竊私語,嘲笑她的舉動。

    我得承認,就連我也閃過了這樣的想法,眼前的光景就是如此難以理解。這條河不算渾濁,但也不是澄澈的清流,跳進那種地方,想必得做好弄髒身體的心理准備。

    而無可否認,

    這副身姿.........

    這樣的姐姐.......在她弟弟的眼中實在太過耀眼了。

    「打倒她,打倒她。」

    一開始摔進河裏的少年提出要求支援,與其他三個人聯手攻擊起他們眼前的這位女高中生。

    仿佛已經不記得剛才那三個人還在欺負他。

    那三個人隨即和眼鏡男聯手一起對付姐姐,原因並不是他們認同,只是因為單憑他們三人潑水拼不過眼前的姐姐。

    姐姐是天才,無論是在哪一方面,所以他們四個人結成的聯盟仍然是處於壓倒性的劣勢。

    姐姐除了跳下水時弄濕了的地方,身上的衣服並沒有弄濕多任何一處。

    在他們玩得不亦樂乎的時候,姐姐還有空閒望過來。

    她一會兒這樣比劃,一會兒那樣比劃,來回交替著奇怪的手勢,亦絲毫不理會我在這個距離根本聽不到她說什麼。

    但即使如此,我也明白了姐姐的意思,因為我是一個可愛的高性能弟弟。

    我向姐姐擺出了一個OK 的手勢便立刻往反方向一路狂奔。

X     X     X     X     X

    大約過了一刻鐘的時間,父親便開車載著我來到了剛剛那條小河旁邊,順帶一提,母親大人也在。

    此時,姐姐和另外四人都坐在河邊好像是好朋友在聊天一樣,但聽到汽車的聲音姐姐便站了起來往我們這邊走。

    「……為什麼媽媽也在這裡。」這是姐姐上了車的第一句話,而且還用一種「看叛徒」的眼神看著我。

    喂……我回家一開門便被母親大人看見,只好直接把看到的告訴了父親和母親大人。

    我的語言偽術還沒有去到父親的程度,根本沒有可能騙得過母親大人。

    不過,其實好像也只是母親大人對於父親的胡話視而不見而已,並不是真的能騙倒她。

    父親也好像知道這回事。

    這兩個人的默契真是……

    「怎麼?不想看到自己的母親嗎?」母親大人的言語一直都是過於正確而直接,特別是在心情不好的時候。

    「嘛嘛,有科學研究證明上學前做運動對於學習都有幫助。」父親在這種時候加了一句很無謂的話。

     「住口……七瀨,我拿了新的制服給你,現在爸爸會載你倆他最近的辦公室讓你換好衣服才上學。」

    「咦?媽媽你不生氣嗎?」

    「生氣什麼?會讓我生氣暫時只有兒女第一天開學遲到這回事。」母親大人滿臉笑容。

    「……但距離遲到只剩下十五分鐘。」姐姐有氣無力地說。

    「科學研究證明上學前做運動對於學習有幫助不是嗎?由到最近的辦公室到換好衣服,應該會還剩下五分鐘,之後盡全力奔跑吧,雪村,七瀨。媽媽生氣的後果你們也知道的吧。」母親大人的聲音異常溫柔,會讓人不由自主地抖顫起來。

    「母親大人,我不需要換衣服,我可以現在開始下車跑麼?」看上去事情是解決了,我便順勢說一些緩和氣氛的話。

    「雪村你家伙!爸爸你還不快開車!」

    「遵命!」父親立刻大大的踩下油門,車子便立即向前飛了出去。

    幸好車流不多,等到姐姐換好衫還剩下七分多鐘,與父母道別後,姐姐和我便立刻盡全力向學校的跑去,略為小於二公里的路程看來是可以趕上,不過即使趕上也應該會接近虛脫。

    看來母親大人連這點也算好了。

    現在我跟著姐姐跑,看著姐姐的背影,明明已經過了櫻花的季節,但此刻,姐姐的兩旁仍隱約可以見到櫻花飛舞一般。

    四月是櫻花季。

    櫻花季很短,等待很長。

    一年只開七天的櫻花,值得人認真對待。

    櫻花凋零,微風徐徐,花瓣紛飛,空靈飄逸。

   在這三年高中,姐姐只會陪伴我一年半,嗯,這段和姐姐上高中的日子必定會比櫻花盛開更值得人認真對待。

    一年半很短,我等待了一輩子。

    雖然因天氣關係,今年千葉四月前就過了賞櫻的時間

    但是,這個四月一定仍然是“開滿”的季節



第一章完
169 巴幣: 1200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