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綴歌] 月桂.綠茵的沉默 012 大氣、大地、小太陽

夢之奏者 | 2021-01-17 19:17:57


012 大氣、大地、小太陽
--
前言老樣子,都是一些心情抒發或近期報告
啊……是這樣的,我發現咒語的部份,應該不用太常出現?
過度的使用,好像有點冗贅,所以除非有特別要註明的情況(像是被打斷之類的),不然就只敘述施展魔法的部份了。
希望這部份能見諒一下
另外,最近身體也是亂糟糟的,非常影響寫作進度,明明故事都有了,就是打不出來的情況層出不窮
檢查的結果,甲狀腺出了些狀況,必須多休息
本來就不常和大家討論的我,感覺又更是難熬,加上似乎因為甲狀腺的狀態,情緒也非常不穩
電腦啊~工作啊~經濟啊~又一堆突發狀況,搞得我是心態炸裂,卻又難以宣洩
最麻煩的是,血壓居然也來到了高血壓的開端…………
看來這28歲的身體,已經堪比38歲了呢(笑
總之,近期可能會整理一下我這奈瘋子版本的人物設定,順便讓大家知道一下這個世界的部分
萬一有什麼狀況,得封筆一對時間的話,至少能好好的留下東西
放心,這不是悲觀,只是怕自己會離開一段時間,連自己在寫的東西都忘了,當做個備忘錄
也希望能好好的把哈綴文補上進度(目前還困在12月中旬的進度
以後依然請大家多多指教
就醬
--
砰……!!
書店內部一陣動盪,像是什麼炸彈炸開了一般。
人群的悽厲慘叫與物品的破碎聲響,此起彼落。
飛揚的塵土更是迅速從書店破裂的窗戶和大門中溢出。
呼呼……
飛揚的塵土中,迅速竄出兩到身影。
被無形空氣包覆的魯休思。
被無數土石圍繞的亞瑟。
一觸即發的魯休思和亞瑟,卻是立刻離開的店家,落在斜角巷的街道上。
或許是兩位父親依然希望,不要波及到自己的子女吧?
而這也是兩人最後的顧慮。
「哇嘀哇唏!」
亞瑟怒吼咒語,揮下魔杖,周遭的土石立刻迅速加速,如同天降冰雹般,對著魯休思蜂湧而至。
「壓壓,掃空!」
魯休思迅速優雅的甩動魔杖,同時,強勁的氣流,從魔杖中橫掃而出。
與此同時,一道強勁的氣流,直接甩了出來。
喀嘩啦……呼……!
氣流兇狠的掃動,直接掃開了大半的土石。
接著,魯休思順勢的,縱向揮下魔杖,切出一道縱向的氣流,強勢掃過剩下的土石,直接轟向亞瑟。
見到自己的魔法被斷開,亞瑟沒怎麼意外,而是迅速進行反應。
卻見亞瑟雙手用力握住魔杖,並凝聚著法力,並如同棒球選手一般,直接一個揮動動作。
「哼!!
砰!
一個悶哼。
一記揮打。
亞瑟硬是將氣壓給打擊出去。
被打出的氣壓,同時法力盡失,立刻爆散成略強的微風,吹散在周遭。
伴隨著土石,更是楊起來又一波的塵土。
此時,周遭的人群也受到的影響,驚慌與呼喊此起彼落,一陣混亂。
而看到書店一片狼藉,更是增添了恐慌。
「哇!打起來了!」
「華麗污痕爆炸啦!」
「等等啊!我課本還沒買齊……」
「我今天還有想買的月刊啊!」
「魁地奇雜誌沒事吧?!」
「不行啊!我還沒看到今天預言家日報的『本日最美女巫』啊!」
「不~~~今天上市的『鳳凰與黑魔王秘史(六)』!!!我想知道蓋瑞到底有沒有被插啊!!!」
「欸欸!那個不是馬份家的……」
「那個是衛斯理的亞瑟吧!」
「哇靠!死對頭打起來了?!」
「感覺又是馬份在搗亂了?什麼古老貴族嘛!」
「難說,畢竟你也知道,衛斯理和他的恩怨……」
在各自的呼喊中,人群卻是越來越聚集。
且開始有人認出魯休思和亞瑟,更不斷的發表議論與猜測。
魯休思和亞瑟,卻是旁若無人,於塵埃中對峙。
同時,繼續展開戰鬥。
無視吵雜的眾人,亞瑟再次進攻,朝著魯休思的地面發射魔法。。
魯休斯見狀,也立刻揮舞魔杖,將空氣壓縮、凝聚在自身周圍,隨時應對。
唰唰…!
下一刻,一堆土塊猛然竄出,往魯休思撞擊過去。
不過,似乎是因為沒想下殺手,所以只是單純有點圓錐樣子的土石,而沒也尖銳的前端。
但打到還是會痛的。
魯休思一個跳起,同時用氣流將自己推遠,流暢的躲開攻擊。
同時,回發了幾道氣流回敬。
魯休思的氣流,就如同空氣凝聚的拳頭,無形,卻又兇狠的打向亞瑟。
「哼!整天用這種若有似無的小手段,石石聚!」
亞瑟不屑的說著,同時聚集了更多的土塊。
土塊集合,變成一塊大盾,保護亞瑟自身。
砰!砰砰!砰!
土塊飛揚。
大盾不斷晃動,但沒有被擊破。
同時,魯休思也清開了刺出的石柱,並再次凝聚氣流於周遭。
亞瑟的土石大盾略略移開,兩人對峙。
「別煩我,衛斯理,這和你無關!」
「笑話!哈利不僅是個孩子,還是我的兒子的好友,反而是你襲擊無辜的孩子好嗎?!」
「那臭小子剛剛傷害了我女兒!」
「你確定?還是你只是單純看到有人靠近你女兒就亂抓起來打了?」
「哼,你可以自己去確認看看。」
「等收拾你之後。」
兩人話不投機三句多,而亞瑟更是執意要對上魯休思,結果兩人再次展開攻勢。
「壓壓,迫空!」
魯休思正在氣頭上,一個憤怒,揮下魔杖,打出了一道龐大的氣流,席捲亞瑟。
所到之處,更是直接掃開前面的一切,碎石紛飛。
亞瑟再度讓大盾上前,抵禦攻擊。
轟隆……!
而這次,大盾劇烈的搖晃,甚至還破開了不少口子。
亞瑟略略皺眉,但沒有慌張。
「衛斯理,你根本只是想公報私仇!」
「我眼見為憑!你傷害哈利,我就會制裁你!」
「你就這麼想重踏覆轍?不確認就一意孤行?」
「給我閉嘴!」
魯休思的一番話,似乎採到亞瑟的地雷,亞瑟的眼神開始染上些許殺意。
「當時還有你老婆救你,這次我看誰來幫你!」
「別牽扯到水仙!」
魯休思本救在氣頭上,這下更是怒火中燒,法力也逐漸震盪周遭。
「石石聚!形形,換卻!」
亞瑟再次凝聚大量的土石,並將土石和破碎的大盾,變成一雙和人差不多大的土石拳頭。
「壓壓,聚空!吼吼燒!」
魯休思也凝聚了兩顆壓縮但卻依然不小的空氣球,並點火燃燒,變成猶如火影忍者螺旋丸的火球。
兩人的招式一出來,旁觀的人們不是大聲驚呼,就是一臉等著看好戲的樣子。
同時,卻也都警覺的不斷退後。
雖然有人通知了魔法部,但看來還需要點時間才會趕來。
而段時間,嚴然就是兩位父親的舞台。
「納命來吧!馬份!」
「真是麻煩的要死……!」
吶喊之後,兩人同時揮下魔杖。
石拳與火球迅速飛出……
嗡……!
###
稍早之前。
綴歌和哈利,雙方被各自的好友或閨蜜,在身旁照料著。
但即便是眾人在一旁,兩人的狀況,都不見好轉。
不僅僅是肉體,還有心靈也是。
綴歌兩眼失焦,眼淚不斷,不時的呻吟。
哈利雖然能夠起身,但卻茫然所失,整個人有些失魂。
雖然看起來綴歌問題比較嚴重,但是……
「啊啊……啊………」
綴歌一直下意識的朝著哈利伸手,卻不知道是想表達什麼。
月桂和潘西看到了,當然是希望哈利過來看看。
但是,哈利卻非常抗拒,完全不願意靠近綴歌。
可是若要哈利離去,哈利卻又像是沒聽到一樣,待在原地。
「煩死了!你到底要來要走!選一個啊!」
潘西不耐煩的怒吼,並作勢過去要去把哈利拉過來。
「等一下!沒看到哈利哥不要了嗎!?」
金妮看到了,也是一個不爽,搶在兩人之間。
「既然這樣就出去吧!一定是這個男生對綴歌姊姊做了什麼!」
翠菊看到了,也跳了出去,直接和金妮相互對峙,一觸即發。
「潘西、翠菊,稍微等一下!」
「先、先想辦法治療綴歌吧!聖蒙果的人不知道會不會來……」
一旁的月桂和妙麗,卻是想制止逐漸慌亂的場面。
「……………」
與此同時,榮恩卻是不發一語,只是靜靜的握著哈利的手。
他既沒有要拉起哈利的意思,但也讓下意識想離開的哈利,被留在原地。
「即便無法過去,也不要離開。」
榮恩平靜,但有些強勢的說著。
而哈利,眨了眨滿是類痕的雙眸,緩緩點頭。
榮恩的神情和平時有些不同,似乎更加充滿嚴肅。
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浮現……
「嗚哇哇哇哇哇~~~新刊都爛掉了啦~~~~……!」
突然,旁邊傳來了一陣即為哀傷的哭喊聲。
雖然不曾聽聞,但那聲音對某些人卻是如此熟悉。
眾人看了過去。
就發現,在已經一片雷及的同人書籍專區,有個嬌小的身影,正跪在地上,大聲哭泣。
那嬌小的、金髮的身影不是別人,正是綴歌等人的同級生,漢娜.艾寶。
漢娜這一哭,倒是讓其他少年少女,略略冷靜下來。
「妳是……漢娜?」
比較靠近的妙麗看到了,出聲詢問。
「…………嗯?你們也在啊?」
漢娜一邊抽泣的,一邊轉頭,發覺了眾人的存在。
而看到同學和朋友之後,漢娜也緩緩起身,走了過去。
這時,漢娜才注意,眾人的臉色都很難看。
尤其是綴歌和哈利,更是只能用悲慘來形容。
「欸?!妳們……妳們怎麼了嗎?」
漢娜看到,也不禁著急了起來,直接跑了過去。
而在看清楚眾人的姿態之後,更是再次訝異。
「哇……妳們……妳們居然這麼淒慘……」
「哼!這還不是因為…」
「妳們是想買絕版書籍,結果發現被毀掉了,所以很難過對吧!」
漢娜看到,剛好掉落在綴歌旁邊的,已然殘破的限定精裝《怪獸與他們的床戲》,露出的理解的神情。
沒好氣的翠菊,正想說出原因……或個說,怪罪哈利,卻直接被漢娜的誤會打斷。
而漢娜誤會的同時,眼光再度泛淚,並流露出同病相憐的神色。
她看到一直伸手的綴歌,更是直接雙手握了上去。
完全沒有平時對綴歌的敵意,而是充滿著焦慮與關心。
「我懂……我懂的!……作者已然過世的現在,這本書根本是傳奇……」
漢娜哀傷的說著,同時更加用力的緊握綴歌的手。
接著又看向《怪獸與他們的床戲》,對破爛不堪的書籍感到難過,但又堅強了起來。
「別擔心!雖說是絕版,但這個程度的話,還有機會修復的!」
「………………」
原本兩眼無神的綴歌,此時眼中開始有了其他的情緒。
無比的,困惑。
「馬份……雖然我平時對與妳纏著哈利感到不爽,但沒想到……妳也是有自己的興趣的……」
漢娜緩緩的流淚,很是愧咎。
「我沒想到……妳居然也有這麼獨特的口味……想必奈威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說著,漢娜露出美麗的笑容,並摸了摸綴歌的頭。
綴歌的困惑指數,再度上升。
連呻吟都忘了。
眾人看到漢娜這莫名其妙的一齣戲,也都不禁楞住。
縱使外面打得火熱,他們卻都面面相覷,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月桂這時禁不住好奇,拿起那本半殘的《怪獸與他們的床戲》,開始翻閱……
就看到吃醋的木精,壯碩了好起倍,巨大的藤蔓觸手,纏住衣衫不整的紐曼。
「等等!你誤會了!」
紐曼雖然盡力的掙扎,但卻無法平息木精的妒火。
而下方,正式同樣被纏著的,爆角怪的亞種……爆精怪!
此時,紐曼發覺自己正緩緩下降。
那毫無防備的白皙屁股,也不斷的靠近爆精怪的角。
但不論紐曼怎麼苦苦哀求,木精都沒有停下。
終於,爆精怪那尖挺,卻又有些柔軟的角,處碰到了紐曼的菊花。
紐曼先是渾身一抖,接著更為賣力的掙扎。
「不!快停下!這不是我要的!」
紐曼神情痛苦的說著。
但同時,紐曼卻不自覺的,臉上泛起陣陣紅潮。
顯然是剛剛的那場戰鬥,讓他還殘留著身體的興奮。
看到這裡,木精更為生氣了。
紐曼,下降。
爆精怪的角,緩緩的,確實的,進入了紐曼的體內。
瞬間,紐曼感受到了痛苦、酸楚、壓迫,以及不由自主的,快感。
有些歪曲的角,不斷的搔括著紐曼的直腸,刺激著敏感的紐曼。
紐曼的身軀想掙脫,卻只能略略掙扎,且這舉動,更讓爆精怪的角,刺探著內部。
紐曼的神情變得更為不堪,他
砰!
在讀到殘缺的部分,發現無法閱讀之後,月桂終於是回神,趕緊闔上書本。
而不知何時,除了漢娜和綴歌之外,其他的少女,全數窩在了月桂後面。
「……對、對了!我們等等再來檢查這書吧!」
「沒、沒錯!先先幫綴歌才是最重要的!」
「書什麼的,等等再看就好了!」
「綴歌姊姊,還好嗎?!」
「哈利哥哥,有好點了嗎?!」
眾少女一陣慌亂,同時開始恢復動作,趕緊去關心綴歌或哈利。
不過這氣氛,已然不是剛剛那麼的緊急、驚慌了。
「沒關係………這裡我來吧。」
此時,漢娜一臉溫柔的微笑,輕輕的將綴歌的手,放在綴歌那沒什麼胸部的胸膛上。
漢娜先是又溫柔的摸了摸綴歌的頭,接著掏出魔杖。
「對了,也讓哈利過來一些吧?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書,但看那樣子,一定也是什麼珍貴的書籍吧?」
漢娜看到旁邊的依然茫然的哈利,這樣提議。
而不知道是不是剛剛的鬧劇,讓眾人都被抹去了緊張,哈利這次倒是很順從的,被榮恩帶到旁邊。
漢娜看到了,點點頭,並閉上眼,高舉魔杖。
「光,太陽,沉靜,沈澱,照樣,淨化,心靈,思緒……………耀耀,祥和。」
就看到,漢娜的魔杖,緩緩的,不斷的,凝聚了大量的光芒,接著,變成了一顆不小的大光球。
猶如一顆小太陽一般。
耀眼,卻不刺眼。
溫暖,但不熾熱。
看著光芒的眾人,只感覺到內心一陣溫暖,同時,更緩和了身體的各種緊張、亢奮。
似乎本來非常在意、非常悲觀的想法,都逐漸的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平靜。
體悟,心靈祥和。
綴歌和哈利,也感受到了這份光芒。
混亂的思緒,逐漸緩和。
悲傷的心情,緩緩平撫。
兩人的呼吸,終於是回到了平常的樣子。
而神情,更是充滿了舒適、安詳。
漢娜看到了,也是露出慈愛的笑容,並慢慢的解除法術。
同時,悄悄的,將《怪獸與他們的床戲》,放在了綴歌的手和胸部之間。
店內突然一陣明亮,且散發出了能使人心靈冷靜下來的光輝。
察覺到店內的法力,同時開始冷靜戲來的兩位父親,立刻中斷的戰鬥,迅速趕去少年少女的身旁。
「綴歌!沒事吧!?」
魯休思進去之後,依然有些緊張的大喊。
而那道已然起身的身影,則是緩緩的轉向魯休思。
「父親大人……我……」
大致恢復的綴歌,正手持著書本,有些茫然的看著魯休思。
「綴歌!」
魯休思趕緊衝了過去,蹲下並奮力的擁抱綴歌。
深怕這纖細的女兒,再次發生什麼狀況。
「綴歌………妳…妳沒事了嗎?」
「嗯……我沒事了,父親大人。」
感受到魯休思的溫暖,綴歌也輕輕將頭靠在魯休思的肩膀上。
亞瑟看到了這個畫面,雖然沒有說話,但還是默默的將魔杖收了起來。
隨後,也趕到哈利的身旁。
「哈利,還好嗎?」
亞瑟擔憂的看著站在榮恩旁邊的哈利。
「嗯………我沒事了,亞瑟先生。」
哈利緩緩點頭,給予了肯定的答覆。
亞瑟這才重拾了笑容。
「對了……是剛剛艾寶幫了我們。」
此時,綴歌回神,告知了魯休思。
稍稍離開了魯休思之後,綴歌看向了漢娜。
「艾寶,真的很謝謝妳………雖然不知道我發生什麼事,但我現在感覺好很多了。」
說著,綴歌對漢娜行禮,表達自身的感謝。
「不用那麼客氣啦,我只是剛好懂這類型的魔法。」
漢娜微笑的說著,表示不用在意。
「……是嗎?艾寶家的人嗎?」
「……………」
然而,聽到漢娜的姓氏,魯休思和亞瑟,卻是露出了很是微妙的神情。
他們兩人先是互相看了看,最後各自撇頭。
似乎,同時想到了什麼事情,並同時不願再想起一樣。
「………那麼,該來問問那個小子了。」
此時,魯休思眼神再度銳利起來,看向了哈利。
矛頭,並沒有放下。
「馬份,你敢動這孩子,我就不再留手了。」
亞瑟護在哈利的面前,面容再次染上怒火。
「哼,我…」
「父、父親大人!這件事和波特沒有關係!」
正想回嘴的魯休思,卻是被一旁的綴歌給拉住。
這舉動讓魯休思停下,但卻更為煩躁。
他非常擔憂綴歌和哈利有了些什麼。
「……我是突然變成這樣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旁邊的格蘭傑可以幫忙作證!」
綴歌支支吾吾的同時,看向了妙麗那邊。
而看到妙麗手指自己的時候,心領神會,搬出人證。
魯休思皺眉之後,看了看妙麗。
妙麗雖然很是害怕魯休思的眼神,但依然勇敢的點頭。
「……哼,總之,綴歌,妳少靠近那個小子。」
最後,魯休思終於妥協,不再追究。
這才讓少年少女們都鬆了一口氣。
「你才是,最好別…」
「老爸,好了啦。」
榮恩趕緊拉住還想上前理論的亞瑟。
「榮恩,你要知道,男人有時候就是要…」
「你現在收手的話,至少賠償都會算在馬份頭上,你再插手的話,可能我們也要付錢了。」
「…………呃……」
「我是覺得,我們好像真的沒錢……沒必要繼續下去了。」
「………………」
「而且,你再鬧出問題的話,老媽會抓狂的。」
「……哼,算你好運……」
雖然擱下狠話,但亞瑟依然心不甘,情不願的退了下來。
@#!!%$%#%!%!#$……
就在大家都慶幸事情告一段落的時候,突然,店外傳來了一陣騷動。
那是和魯休思、亞瑟戰鬥相比,小了許多,但更為歡快的吵雜。
「……魔法部的人到了?」
「可是……感覺是在歡呼?」
「這樣的話,可能也不是聖蒙果的人吧?」
聽到騷動的眾人,不禁面面相覷,卻沒有答案。
收拾好東西之後,在好奇與困惑之中,緩緩的走了書店。
「嘿嘿嘿~各位小貓咪們~我來了~~~~今天很高興…………………欸?
……………………我是要在這裡舉辦簽書會的嗎?
嗯~~……………這次的簽書會還真是前衛呢~」
18 巴幣: 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