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領域武裝-Phantom Limb [1#10] 歡迎加入我們的世界

雨茶 | 2020-12-02 19:51:36 | 巴幣 4 | 人氣 116

領域武裝-Phantom Limb
資料夾簡介
 七年前,繁華的都心地帶,在一夕之間化為廢墟。  少年男女們為了抑止自都市中心不斷擴散的廢墟邊境,操縱幻肢武裝,於廢墟中與巨大幻獸戰鬥著。

  夜裡的醫院特別寂靜。
  張英杰從床上醒來,對著天花板發呆。他隱約記得自己做了一個夢,一個很溫暖又令人懷念的夢。
  他想要擦拭眼中的淚水,才發現自己的右手給人當成了枕頭抱住不放。他看著妹妹哭紅的雙眼,感到有些不捨。真是的,不需要擔心到這種程度吧……
  他想去摸摸妹妹的頭,才發現左手的袖子竟也給一本國文課本壓住,即使來探病依然不忘課業的英翔以手撐著頭,墊在課本上睡的正香。
  「哈哈……」                                                  
  昱芯和英翔衝進病房是下午時候的事情。原本還被駱元鳳的一席話搞的頭昏腦脹的他立刻被左右包夾,連番追問自己是怎麼會弄到貧血昏倒。
  『貧血昏倒』?他很懷疑這幾個字怎麼可能會套用到他身上。他試著解釋自己遇上的事情,但在近乎同情的目光下,他很快就意會過來,英翔和昱芯完全沒有察覺到在學校中庭曾經發生過一場戰鬥。英杰本來就不覺得自己的腦袋有多好使,最後也只得打哈哈勉強蒙混了過去。
  結果弟妹似乎覺得自己腦袋出了什麼問題,一個個都堅持要留在醫院……唉,真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感激的結果……不過,挺好的。
  他小心翼翼的把左手抽出來,伸往床頭的手機。在靜謐的夜裡,他能清楚的聽到兩人的呼吸聲。他打開手機的電源,讓螢幕的微光融入月色照在弟妹的臉龐,又將視線移向擺在櫃子上的軍帽。
  那是父親的遺物,也是他曾經存在於這世界上的證明——坦白說,直到現在,他都還不覺得自己有戴上它的資格。說到底,自己戴上帽子的理由,也只是很單純地想要提醒自己不能夠和弟妹一樣——把曾有過這一個重要家人的事實當做沒發生過,就此忘掉。
  他俯視弟妹的睡容,與手機裡那張和父親一起的全家福合照相對。
  駱元鳳說的沒有錯,他應該要珍惜他已經有的東西。只不過……那些曾經擁有的,就應該當作沒看到嗎?
  他必須要確認這一點。
  「——呃,喂,是鳳凰嗎……?我是白天的那個張英杰啦……………………槓,居然掛我電話!」
  他氣急敗壞的按下重播鍵,等了大約一分多鐘才重新聽到電話那頭響起接通的聲音。
  『也許魚類閉著眼睛也能迴游兼睡眠,但正常的人類是辦不到的,請你尊重一下正常人類的休息時間,再見。』
  「——等、等等一下啦!我是有重要的事情要找妳!」他像是不讓對方掛斷電話那樣用力抓緊手機。
  『……給你三十秒。』
  「就是,那個啊……能不能請妳,帶我去我老爸過世的地方一趟?」
  
  ##
  
  出院後過了三天,張英杰在大廢墟的入口處找到駱元鳳。
  英杰本來以為她不會到的,所以當他發現她穿著相對正式的白襯衫和黑長裙出現時,他感到相當驚訝。
  「呦、呦,早安啊。」
  「走吧。」
  她沒理會英杰的寒暄,直接穿過發著淡色黃光的禁止線。碰了根軟釘子的英杰也只好搔搔腦袋,跟在她後頭。
  幾許塵埃隨著步伐的震動揚起,沈默的空氣橫亙在兩人之間,讓英杰沒辦法提出預先想好的話題。
  結果在英杰煩惱的期間,他們就抵達了目的地。
  「從記錄上來看,就是這一區了……因為支援隊伍沒能趕上,缺乏更詳細的數據。」她左掌抵在右手肘下,她看著手機螢幕上的資料說道。
  「離封鎖線這麼近?」
  英杰很是意外,因為這裡離他定時來訪的廢墟邊緣不到兩個街區。
  「畢竟是相對近期生成的廢墟,所以……比起基金會的紀錄,你自己應該比較……有印象。」
  元鳳曖昧的說詞讓他慢了幾拍才理解她的含意。翻譯過來的話,就是讓三年前在附近看著父親死亡的他,自己來尋找那地點吧。
  「謝啦,鳳——我是說,元鳳。」
  好險好險,英杰拍拍胸口,慶幸自己避開被眼神殺死的瞬間。
  「別在意,我也差不多開始習慣你的腦容量大小了,反正你叫我什麼,我就叫你什麼唄。比起這個,你是不是忘了東西?」
  英杰看著她朝他伸出的手,沈思數秒後——
  「什——原來是要錢的嗎?不,事到如今妳還在追那十萬台幣嘛!?」
  看來是猜錯答案,英杰感覺元鳳周遭的氣溫驟降十度。
  「……哈啊,本來還意外你這魚腦居然懂得拿手帕當人質,看來是本小姐太高估你了呢。」
  「啊,是那個啊!早說嘛。」他從鼓起的口袋掏出水藍色的素面手帕,遞還給元鳳。「我有洗很乾淨喔。」他驕傲地說。
  雖然英翔也有幫忙啦。
  「……沒有拿來做奇怪的事情?」
  元鳳接過手帕嗅了嗅後,狐疑的瞄了英杰一眼。
  「什麼奇怪…………噗,才、才沒有好不好!妳想像力也太莫名其妙了吧!」
  「啊呀,我有說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嗎?」
  看到她高興的模樣,英杰才發覺到自己又被玩弄了。
  「呃啊啊啊啊啊啊,妳這……!」
  「呵呵呵,嚮導的費用我確實收下了。」她像是看了一齣好戲,滿意的把手帕收好,接著問道:「然後呢?為什麼要來這?」
  ……英杰一瞬間考慮要不要賭氣不回答,但這樣只會讓他顯得更蠢,就不跟她計較了。
  他看了看放在手提袋裡的花束和軍帽,輕聲答道:
  「我想,跟老爸道個再見。」
  「是嗎……」她斂起笑容。「我知道了,那我也來幫忙吧。把你記得的景象,周圍有什麼地標或特色通通都告訴我,越詳細越好。」
  「不會又要收錢吧?」
  「……你再說一次我就真的要收費了喔。」她哼地一聲別過頭去。
  英杰突然覺得有點不公平。明明每次喊著要收費的是她,自己只不過是確認一下,就在那邊鬧彆扭。
  可怕的是,他居然覺得這樣子的她有點可愛……呃呃,你還好嗎,張英杰。
  「你那要笑不笑的臉是什麼意思,再不說我要走了。」
  「別別別,我說,我說啦!」
  
  沒想到找起來還意外的花功夫。
  都市區的驟雨和高溫的侵蝕早就把三年前記憶中的景象弄的面目全非,再加上領域崩壞後的變化,就更難判別了。
  就在英杰開始煩惱是不是要把倒塌的樑柱也翻過來看一遍的時候,來自遠方的叫喚讓他立刻把手中的磚塊扔掉,跑了過去。
  「是這裡吧?看,左邊有個大樓開放區域的小公園,右邊是早餐店的攤子,再遠一點應該是麵包店吧。加上走到底就是圓環十字路口,嗯,不會錯的。」
  「妳在說什麼,我完全看不出來啊?」
  英杰朝著她說的方向看過去,除了辨認出左邊鏽蝕的盪鞦韆和褪了色的磚瓦涼亭是公園的一部份外,根本沒看到早餐店和麵包店的影子。
  「那是你沒用腦——喏,那一團扭曲的鋼架和鐵板不就是用來煎早餐的爐子嗎?旁邊的泥堆裡還有個瓦斯鋼瓶露出半個頭有沒有。至於麵包店,用來當招牌的壓克力板不是還留著烘焙兩個字的『火』、『立』、『口』三塊碎片?十字路口就不用說了吧?」
  「原來是這樣……很厲害嘛,鳳凰!」
  「哼,這麼簡單的分析,被你這魚腦誇獎也沒啥好高興的。所以,我說的對嗎?」
  「啊啊,經妳這麼一說,我覺得應該就是在這裡了。」
  「『應該』啊……哎,畢竟也過了那麼久了,你就慢慢來吧。」
  她隨便找了一塊傾斜的水泥牆靠了上去,然後……又掏出了一個茶褐色的袋子,拿起一塊車輪餅開始吃了起來。
  「那個……該不會是妳的早餐吧?」
  英杰一邊走位,試圖還原記憶中的景象,又忍不住好奇心,試探性的問道。
  「嗯,有什麼問題嗎?」
  該說準備真是周全呢,還是來的匆忙呢……
  「不……只是,那個啊,其實我本來沒想到妳會願意過來的。」
  「啊,是啊,三更半夜打電話到女孩子家裡,還一副求搭訕的口吻,是正常人都會黑名單封鎖吧。」
  她狠狠咬了一大口餅,瞥了想反駁又不知該從何反駁起的英杰一眼。
  「只不過,基於工作上的原因,也不能把你加入黑名單。就算真的加了,我猜你也打算自己一個人跑過來?」
  呃……被猜中了。
  大概是從他的表情上得到答案,元鳳抿了抿唇,若有所思說道:
  「……明明全部忘掉會更輕鬆的。」
  「或許吧。」他承認這一點。「但……就是辦不到啊。如果辦的到的話,我早就在三年前就把這一切忘了吧。可是,就是因為辦不到,我才是現在的我。」
  ……如果他真的把老爸給忘了的話,一定會長成和現在完全不一樣的陌生人吧。也許會活的更輕鬆,笑的更多一點。但即使這樣,他還是覺得現在的自己很好。
  「…………啊,受不了受不了,雞皮疙瘩掉滿地。拜託你別用那種開朗的表情說出連小學生都會感到害臊的台詞好嗎。」元鳳邊說邊像是感覺很冷似的搓著自己的手臂。
  「妳……!我是很認真的在講——啊,就是這裡。」
  英杰對著虛空伸出手,輕輕觸碰那僅存在記憶中的綠色障壁。然後,他蹲低身體,在地上的石堆裡清出一塊空地,奉上雛菊花束和軍帽。
  在一旁看著的元鳳默默的吞下最後一口車輪餅後,也跟著來到英杰身旁蹲下,雙掌合十。
  「吶,元鳳。」英杰偷覷她的側臉一眼。「果然我還是不加入基金會不行。」
  「…………」
  見她沒有回答,英杰就當作她在聽,繼續說下去:
  「說實話,這三年來,我一直都不能諒解那些忽視大廢墟存在的人——當然,現在我可以理解那是因為不得已的原因,但事到如今,我更不可能允許自己不去正視現實。老爸他沒有,那我更不能夠。從以前到現在,張英杰這個人一直都是追著老爸的背影前進的。現在我想要繼續追下去,難道……不行?」
  駱元鳳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站起身,居高臨下地俯視他。
  「這可不是英雄遊戲。我們會受傷、會死,重點是——根本沒有人在乎我們做了些什麼。」
  英杰搖搖頭,拾起地上的軍帽,跟著站起來。
  「不,這妳就錯了。我就在意阿,至少對我來說,那天出現在學校的妳,就是我的英雄。」
  「什——你是笨蛋還是剛出生的雛鳥,一碰到人就叫人媽媽?魚腦也要有個限度。」
  她真的很不習慣被稱讚耶?英杰看著結結巴巴往後連退數步的元鳳,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
  「笑什麼啊你!還一副贏了的嘴臉!」
  啊,不好。他試著擺出自認為平靜的表情,但越看越覺得有趣,逼不得已,他只好遮住嘴巴,轉向一旁——結果就是他這個舉動似乎令元鳳的怒氣更加暴漲三尺。
  在他準備閃躲揮來的粉拳之時,一滴雨絲斜斜的落在兩人之間。剛剛還藍的不像話的晴空,一下子被烏雲所遮蔽,刷刷刷刷地落下滂沱大雨。
  天氣的驟變讓兩人拋下爭執,慌慌張張的跑進街邊的公園涼亭躲雨。一邊扭乾身上的襯衫,英杰不經意的望向外頭的景色——
  「——這、這個是!?」
  眼前的景象令英杰瞪大了眼,完全說不出話來。就像是把褪了色的牆壁重新粉刷一樣,前不久還灰樸單調的廢墟風景突然有了色彩——那是宛若時光倒流的變化,散落在地上的磚瓦殘片漸漸變的透明無蹤,取而代之的是被雨水打濕的平整人行磚道。水霧向上飄去,溽濕行道樹的枝幹,青翠的綠葉抽枝發芽。商店的招牌在雨景中閃閃發亮,就好像還通著電而發光。
  「『淨雨現象』,領域崩壞後的半領域,因為下雨的關係,一時恢復原本完好模樣的海市蜃樓。」元鳳淡淡的說明,左手按著柱子,跟著英杰一起望向外頭。
  「這些……是幻影?」
  如果是幻影的話……也太過真實了。英杰彷彿能夠看到當年和和全家人一起走在街上的自己,快餐店老闆娘揮動鍋鏟的鏗鏘聲,甚至是麵包店傳來的香氣……
  元鳳的回答,是靜靜的伸出手,遮住一小片雨絲。沒過一會兒,那一小片的平整地面又恢復為崎嶇的模樣。
  「是的。這些,全部都是錯覺。」她回過頭,一字一句,像是要咬碎英杰心中的留戀那樣說道。
  「……說的也是,已經消失的東西是不會回來的。」
  他自嘲也似的笑了笑——這一點,他早就認清很久了。
  「但,從現在開始,我不會再讓他們消失。」
  他說著,將握在手中的墨綠色軍帽重新戴回頭上。
  元鳳交叉雙臂,看著這樣的他好一會兒,又是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好吧。」
  她苦笑著對他伸出手。
  
  「——歡迎加入我們的世界,張英杰。」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