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領域武裝-Phantom Limb [1#16] 駱元鳳

雨茶 | 2021-01-13 20:23:21 | 巴幣 2 | 人氣 124

領域武裝-Phantom Limb
資料夾簡介
 七年前,繁華的都心地帶,在一夕之間化為廢墟。  少年男女們為了抑止自都市中心不斷擴散的廢墟邊境,操縱幻肢武裝,於廢墟中與巨大幻獸戰鬥著。

  駱元鳳承認自己並不是一個很有耐心的人。
  就拿普通的逛街走路來說吧,她常常會超前多數的路人;而每看到做事散漫的傢伙,她總會忍不住把東西搶過來自己搞定——這也是為什麼小隊上的雜項事物都交給她來打點的原因;而除非必要,她很少等人超過十五分鐘,特別是在沒有聯絡的情況下。
  但是現在,正有人在挑戰她本來就存量缺乏的耐心上限。
  她再次看向講堂底端的掛鐘——七點三十分,已經超出她等待的極限十五分鐘,累計起來,就是整整遲了半個小時。
  她不禁開始思考,這浪費自己生命三千六百秒的代價,要怎麼樣讓某人來支付。
  於是她撥了最後一次電話,最後一次聽到那蠢人錄製的無人回應答錄音後,把原本攤在桌上的工具通通收回包包理。
  她決定先從揪出那人的耳朵做起。
  
  駱元鳳首先來到訓練場。
  「嗯?小元鳳?妳找英杰啊?嗯,他今天有來喔——不如說他最近幾乎是天天都來報到呢。」總管訓練場時間安排的紅羽瑩說。
  「這樣啊,那羽瑩姊知道他之後去哪了嗎?」
  「嗯……應該是回小隊辦公室了吧?記得英杰有說打算去盥洗一下。」
  「我知道了,謝謝妳喔,羽瑩姊。」
  「不會不會。呃……倒是小元鳳,妳看起來好像很……」
  「很?」
  「很……開心…?的樣子?發生什麼事了嗎?」
  「嗯,我確實很開心喔,因為我非常期待接下來將要發生的事情呢。」
  ……沒錯,和某人碰面後會發生的事情。
  「是這樣啊,那我就不打擾妳嘍。」
  「我才是,耽誤您的時間了。」
  
  鞠躬離開訓練場後,駱元鳳搭乘電梯抵達五樓屬於休憩區的樓層。由於資源有限,空間的配屬是以隊長級的Waver為單位,由多個隊員共用一個房間。和宿舍區強調個人隱私的私人起居室不同,這裡更接近小隊間簡報、檢討交流溝通的地方,所以又俗稱為小隊辦公室。大部分的Waver都會在這裡放置幾套備用的衣物供出擊前後盥洗,或擺設一些其他私人雜物。
  元鳳熟門熟路的來到編號九的『交響樂小隊』掛牌前,一腳踹開房門,卻意外吵醒正窩在沙發椅上酣睡成一團的珮薇。
  「嗚~~元鳳……?」
  「啊,抱歉抱歉,我沒想到珮薇妳在這……唉呀,都說過多少次了,在這睡覺會著涼的,怎麼不回宿舍呢?」
  「因為……好遠喔——呼……」
  「不、行、睡,好了好了,快起來。另外,晚餐吃過了嗎?」
  「嗯,剛才…小魚,給了珮薇…這個。」
  這是……蘋果派?沒有包裝和標籤——難道是手工作的?
  「陪…練習…的謝禮,呵~~哈~~給元鳳,一半。」
  「啊,謝謝。哎,先別睡,不是要去房間嗎?」
  「陪,珮薇…去……」
  「妳喔~好啦好啦,那快走吧。」
  「嗯。」
  
  左肩上倚著珮薇,元鳳邊注意別讓她摔跤,邊在腦中推測起某人的下一個去處。半路上,一個大男人笑嘻嘻的捧著相機鏡頭對著燈光邊走邊瞧,元鳳不由得在他撞上自己前出聲提醒。
  「隊長,走路看路好嗎。還有亂花錢小心遭天譴。」
  「沒禮貌,這可是老子的生財工具。哦,要送珮薇回去?」
  「嗯。」
  「交給我吧,妳去忙你的。」
  「好是好……但別對珮薇出手喔。」
  「安心啦,我對小女生沒興趣。」
  「……確實你的收藏裡是沒那種東西呢。」
  「嘖嘖,偷翻別人隱私可不是個好興趣喔。」
  「囉唆。那下次就不要把東西亂塞到辦公室書櫃裡,整理起來很麻煩。」
  「遵旨,元鳳女皇大人。」
  「看在珮薇的份上,本小姐就不跟你計較。倒是隊長你有看到那魚腦死哪去了嗎?」
  「妳說小鬼頭啊,好像往中庭去了吧,低著頭對著電子版猛戳,老子和他打招呼也沒應個聲。真是,最近的死小孩越來越不懂得尊敬長輩了,妳可別向他學啊。」
  「是是是~」
  
  繞了這麼大半圈,總算是給她逮著了獵物。元鳳搭乘電梯來到一樓大廳,打開手機的時鐘一看,已經是晚上八點。寬廣的休憩區變的靜悄悄的,大廳的燈光熄滅大半,只有月光穿透天頂,照在大廳中央,由玻璃隔牆包圍的溫室植栽景觀區。
  隨著自動門開啟,一股青草的芬芳和帶點潮濕的水氣擴散開來,猶如小木屋外型的玻璃溫室裡,錯落有致地種植著各式蔬果:從較為高大的蘋果樹、橘子樹,到需要支架的番茄、火龍果;最矮的還有從褐色泥土中探出青翠葉片的地瓜、高麗菜、白蘿蔔一類農作,以及其他頑強的草根類植物。
  兼具公共交誼廳和植披復育實驗場的功能,這裡洋溢著死寂廢墟中不存在的綠意。元鳳穿過一道爬滿紫藤花的棚架,來到放有休憩桌椅的地方尋找某人的身影。
  果不其然,某人正趴在木桌上睡的正香,甚至連自己的D-Phone因來電震動而摔下桌都毫無知覺。
  就在元鳳高高抬手,準備一記手刀劈向某人的頸子時,一道微弱的燈光突然亮起——壓在他手臂下,突出一角的電子板轉移了她的注意。
  大概是睡夢中的些許移動喚醒了螢幕,元鳳略微舉高某人的手臂,小心地將電子板抽出一瞧——由電子墨水勾勒出的文字密密麻麻地填滿畫面,內容正是她前陣子出給某人的試題和文檔。
  而且,幾乎所有答題填空處都被粗獷的手寫字體補上。
  元鳳看看螢幕,又看看打著鼻鼾的某人,再次抬起手…………然後嘆了口氣,放下,拉開椅子坐進一旁的空位,低頭,開始批改起作業來。
  
  ##
  
  「——嚇!?」
  不知為何被做了個被珮薇切成生魚片吞下肚的惡夢,英杰掙扎著醒來,才發現是強烈的空腹感在作怪。雖然忙到忘記吃晚餐是個原因,但罪魁禍首恐怕是桌前那杯滷味飄來的美味香氣。
  雖然記不得是什麼時候買來的……管他的,先吃要緊,糟蹋美食可是大忌。
  拆開免洗筷狼吞虎嚥起來——鹹度恰到好處的豆乾和雞胗,還有大塊的白蘿蔔和高麗菜,不論哪一道都是香噴噴熱騰騰的美味。
  直達肚腹的溫暖飽足感讓血糖緩緩上升,疲累的身心也精神起來——然後,英杰這才發現,在這裡的並不是只有他一人。
  「元、元元元元元元元鳳!?」
  英杰刷地推開椅子站起身來,不知何時蓋在他身上的報紙堆跟著散落一地。
  ——她、她她她她她她怎麼會在這裡?我不是已經回家了嗎!?慢著,我好像忘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看見元鳳手撐下頷的燦爛笑臉從而回想起來的瞬間,英杰感覺自己的血液彷彿凍結。他連忙檢起落在地磚上的手機,螢幕上顯示的卻只有令人絕望的時間和來電通知數目。
  「那個,元鳳,我……」
  「好了,先坐下。」
  「呃,這,那個……」
  維持隨時都能逃跑的姿態,英杰絞盡腦汁,努力編織出能夠讓自己在這種情況下生還的言詞。
  「給、我、坐、下。」她微笑。
  「是……」英杰帶著從容就義的決心,認命地坐回原位。
  「真是,一定要用命令句才聽的懂嗎?」她一邊收拾散落的報紙,疊好,一邊喃喃抱怨道。
  ……恕他直言,任何人看到那種笑臉,都會立即感受到生命的威脅拔腿就跑的好嗎?他能留在原地已經是令人敬佩的了。
  突然,她往正襟危坐的英杰面前推來他剛吃到一半的滷味。
  「吃完再說。」
  「好——誒,這妳買的喔。」
  英杰詫異的望向元鳳——出乎意料的,她似乎沒有英杰想像中那麼生氣。
  「對啦,本來一半是打算留給自己吃的,看你吃那麼歡,通通給你好了。」她手撐下巴,別過臉說道。
  ……請客?那個摳門的駱元鳳?怎麼可能?
  「妳、妳一定不是鳳凰!快說,妳是不是幻獸變成的,我一定是在領域內對吧!」
  她的臉頰瞬間鼓起,染上一層憤怒的紅。「不吃拉倒。」
  「別別別,我吃,我吃啦!」英杰連忙抓回差點被收走的滷味碗,二話不說開始吃了起來。
  ……幹嘛,開個玩笑也不行喔?英杰偷瞄還在生氣的元鳳一眼,心下稍感不安。呃,說起來她為什麼突然發善心請我吃飯,難不成裡面放了什麼——
  「——本小姐什麼都沒放,安心吃吧。」
  「妳,難不成還會讀心!?」
  「任何有腦袋的人,看到你那笨蛋魚腦突然停下來狐疑的看著湯底的模樣,都知道你在想什麼好嗎?」
  ……對不起,元鳳大小姐,我錯了。
  
  滷味的份量雖多,但英杰的胃口也不小,他很快的便解決掉這頓宵夜,正抹嘴時,元鳳把電子板推了過來。
  「做是做完了,但錯誤率也太誇張,你真的有在看題目嗎?」她說。
  「有、有啦!」
  「真的?」她懷疑的看了他一眼。「那好,我們從第一題開始檢討。」
  「……妳認真的?這有一百多題耶!檢討完都明天早上了好嗎?」
  「那還不動作快點?」
  「好……不行啦!我學校作業還沒寫!」
  「是誰今天放本小姐鴿子的?本小姐還沒找你算帳呢。」
  「……是我沒錯,但那兩碼子事——這啥?」
  英杰看著元鳳推過來的一疊筆記紙。
  「你那只要用點腦子誰都會寫的作業裡,比較難的題目的解答——喂!別給本小姐照抄,自己去想。」
  「等發回來我會好好想啦!先謝啦!」
  「喂……!算了,既然這樣,基金會這邊的考題沒弄完我是不會放你回去的喔。」
  「知、知道啦。」
  
  ##
  
  結果,等英杰回到家已經是逼近十二點的事情了,對向來健康作息、十點上床的他來說,簡直差點要了他的命。
  他拿出鑰匙,插入鎖孔,推開玄關的大門——卻意外發現餐廳裡還留了一盞燈。
  他摘下頭上的軍帽一看,發現那位和自己有著一模一樣臉孔的兄弟正坐在餐桌上等著自己。
  「回來了?」英翔眉毛一挑,放下讀到一半的點心食譜。
  「呦,我回來了。」
  「去哪?這麼晚?」
  「誒,那個,去……跟朋友溫書啦。」
  英杰也不願意說謊,可隊長交代過,基金會的事情能別提就別提。雖然一般人覺醒為觀測者的機率很低,但英杰不想讓家人跟自己冒同樣的風險,而且……他還是有點害怕,當他提到『廢墟』、『老爸』這些單詞時,阿翔跟昱芯臉上浮現的那種茫然的表情。
  「……是嗎。桌上有綠豆湯,喝完冰冰箱。」
  英翔似乎不怎麼相信英杰的說詞,但亦沒有繼續追問。這讓英杰鬆了一口氣。
  「喔、喔喔!謝啦!不愧是我弟弟,出得了廳堂進得了廚房!」
  英杰立刻衝上前打開鍋蓋,幾顆未融的冰塊還漂浮在看了就令人透心涼的綠色湯底上。不過自己才剛吃飽,這個……恐怕得留待明天享用了。
  英翔一時無語。「……別亂用成語。要幫你盛嗎?」
  「其實我剛吃了宵夜……明天,明天吃!」
  「隨你。那我去睡了。」
  「嗯,晚安阿翔。」英杰突然想到一件事,叫住了準備離開的英翔。「對了對了,你今天試做的蘋果派超好吃的喔,朋友吃過都說讚!」
  「……那就好。晚安。」
  雖然還是只有短短的回答,但多年相處下來,英杰能看的出來英翔相當高興。
  英翔轉身離去,又在半途停下步伐。「……哥,別太累著了,有事多商量。」
  嗯……雖然感覺已經喝不下,但一點點的話……
  「啊?喔。……哈哈,你跟昱芯說了一模一樣的話耶。」
  英翔的表情立刻垮了下來。「看來是我多事了。」
  「沒沒沒,哪兒的話。對吼,正好有點事想借用一下你聰明的腦袋,來來來,快過來陪你老哥喝碗綠豆湯。」
  「……你不是吃過宵夜了?」
  「看到你這一鍋又餓了啦,我順便幫你盛喔。我跟你說喔,你哥最近遇到一個總想著要把我切成生魚片的大魔王,怎麼打都打不倒——」
  英杰一邊說,一邊替英翔舀了一碗。
  「……是在說遊戲的事?哥你根本就不是去溫書嘛。」
  「遊戲?喔,沒啦,就……休息的時候玩一下咩,反正你聽我講,就是啊——」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