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領域武裝-Phantom Limb [1#13] 添麻煩的正確方法

雨茶 | 2020-12-23 22:34:22 | 巴幣 2 | 人氣 110

領域武裝-Phantom Limb
資料夾簡介
 七年前,繁華的都心地帶,在一夕之間化為廢墟。  少年男女們為了抑止自都市中心不斷擴散的廢墟邊境,操縱幻肢武裝,於廢墟中與巨大幻獸戰鬥著。

  「為什麼我的對手會是其他Waver啊!?」
  高分貝的大吼傳進無線電,令紅羽瑩忍不住把耳機拉遠了些。螢幕上的特寫鏡頭裡,少年正一臉忿忿不平的對著觀察室揮舞著拳頭。
  倒是站在一旁的朱竹越像個沒事人似的,大笑著回應:
  「你在說啥?先看清楚站在你面前的是什麼。」
  張英杰依言回望,接著在少女的胸口上發現一個刻有『幻獸』字樣的胸章。
  「吼~」
  見著少年的目光,少女還很配合的學著幻獸叫了一聲——雖然看起來有點像是再打呵欠。
  「什麼啦!哪有這種的啦!」英杰大聲抗議。
  「小鬼頭別唉唉叫,誰說規定幻獸不能由人來扮演的。」
  朱竹越說的倒沒有錯,本來依照慣例,新進Waver的測驗項目就是由隊長級來決定,也常常有安排與上位Waver對戰的情境場景。不過像這種蓄意隱瞞到最後一刻的題目設計,八成是竹越個人的惡趣味,羽瑩心想。
  「怎麼,還是你要說因為是女孩子所以下不了手嗎?」
  「我——!」
  「嘛,實際上你倒是連一擊都沒有發出就倒了,嘖嘖,真悽慘阿,少年。」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剛才的不算,再來一次!」
  「那有什麼問題。」竹越像是正中下懷的點點頭,轉而對少女問道:「怎麼樣珮薇,還行吧?」
  「呵……嗯。」
  雖然像是快睡著似的不停打著呵欠,珮薇仍點頭回應,並轉身走回試驗的出發地點。
  「那就麻煩妳嘍,羽瑩。」
  「喔,好的。幻塵管道開放,模似場景再次構成,亂數場景參數相同,風力級數——」她操縱面板,並對周圍的作業員下達一連串的指令,訓練場再次構築出新的城市模型。
  試驗再開,英杰像是要一雪方才的恥辱,氣勢凶猛的衝進建築群裡。
  
  紅羽瑩一邊蒐集、彙整數據,途中忍不住回頭說道:
  「……竹越,不覺得這樣壞心眼過頭了?」
  「哦,怎麼說?」
  羽瑩用手肘頂了頂明知故問的朱竹越一下。
  「照你這樣的作法,英杰接下來只會想著要怎麼打倒珮薇——而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發生的事喔。」
  是的,紅羽瑩敢拿自己的體重發誓,Rank E的Waver要打倒Rank B的資深Waver,除非哪天可樂的卡路里比無糖咖啡還低,否則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
  「本來升級測驗的目的,應該是以『生存力』的評估為主吧?這樣下去難道不是本末倒置嗎?」
  對於新手Waver來說,重要的不是『戰鬥力』,而是『生存力』——那是那怕多一分、一秒也好,在領域內拖延時間,活下去的技巧。這一點,羽瑩有非常痛切的體會。
  「嗯哼,完全正確。」
  「那竹越你還……」
  羽瑩抿抿唇,一副無法苟同的表情。她突然理解為什麼小元鳳總是整天怒氣沖沖的了,讓小元鳳跟到這個隊長真的是對她的精神健康很不好。
  「但是男人這種生物啊,有時候就是得不斷去撞牆,才會領悟到東西。」
  「是……嗎?」
  羽瑩喝了一口咖啡,抬起頭,剛好看到英杰又一次被打倒在地。還沒等羽瑩宣判結果,英杰又立刻翻身跳起,嚷著要再來一次。
  看英杰氣喘吁吁的模樣,羽瑩本想喊個中場休息,倒是竹越直接探過身來,大方地按下重新開始的按鈕。
  ……不管怎麼說朱竹越才是這次測驗的總負責,羽瑩倒也不好阻止。反倒是意料之外的訪客開了口:
  「要是那個魚腦撞到頭破血流也沒領悟半點東西呢,隊長?」駱元鳳雙手抱胸,斜倚在觀察室的一角說道。
  「呦,元鳳,特地來看訓練?這小鬼的?……哦哦,哦哦哦哦?」竹越刻意發出意義不明的起鬨。
  「並不是。我只是來確認我後天的午餐有著落了沒。」
  她抬手檔下朱竹越往她肩膀拍來的手,對羽瑩打了聲招呼後,走到羽瑩旁邊和她一同觀看螢幕。
  「午餐?」羽瑩笑著問。
  「下面的跟我打賭,說輸了要請我一頓午餐。」元鳳簡潔地解釋。「魚都自己跳上餐盤了,我怎麼好意思拒絕呢。」
  「小元鳳,妳喔~」
  「……嗚,又沒人逼他和我賭。本小姐光明正大。」
  看她一副理直氣壯的模樣,羽瑩不禁笑了出來,但還是替英杰打抱不平道:
  「一面倒的賭局可是是詐騙唷。」
  「那也是莊家的錯,測驗姑且還是設計來給人過關的。」她瞥了朱竹越一眼。「只是某人蓄意把過關的條件藏起來而已。」
  「嗯?不就是在二十分鐘內打倒扮演幻獸的珮薇嗎?」
  元鳳搖搖頭,伸出三根手指,順著話頭一一扳下:
  「『讓我們看看二十分鐘後是你還是幻獸活下來』,這句話包含了三種情況:
  第一、二十分鐘內被幻獸打倒;
  第二、二十分鐘內打倒幻獸;
  第三、幻獸和挑戰者都活過二十分鐘。
  如果是第三種情況的話,那個魚腦還是有可能辦到的。」
  羽瑩恍然大悟的點點頭,但又覺得這種文字遊戲很不可取——畢竟一般人聽到那種說法,都會覺得超過二十分鐘也算失敗吧。
  「竹越你喔……何必拐彎子繞這麼大一圈呢,直接告訴英杰要他努力撐過二十分鐘不就好了?」羽瑩對竹越投以不讚許的目光。
  「嘖嘖,那可不成。用說的有用的話,上回『實習』時那小子就不會一看到幻獸就像是發情的野獸衝出去,叫都叫不回來——簡單來說,那小鬼太不懂得給人添麻煩了。」
  「哈啊?是『一天到晚』都在給我們添麻煩才對吧。」元鳳說。
  「哈哈,就是因為不懂得給人添麻煩的正確方法,才會一天到晚給人添麻煩啊。」
  「嗯……這話聽起來很有意思呢,能說明一下嗎?」羽瑩說。
  「行啊。那麼……嗯,假設羽瑩你等一下要搬很重的器材到實驗大廳,妳自己一人又搬不動的話,妳會怎麼做。」
  「嗯?找人幫忙?」
  「沒錯,而且一定會有很多人爭先恐後的——這先不提,總之一般人都會先想到要尋求幫助的吧——但是那小鬼不會。」
  朱竹越以拇指比了比在下頭被珮薇打的左支右絀的英杰。
  「就算弄到手骨斷掉,他也會堅持一個人來搬吧。結果就是弄到被砸傷腳,還要別人來幫他收拾爛攤子。」
  「英杰他……會這樣嗎?」
  「僅限於和幻獸有關的東西吧,我猜。」
  「嗯……」紅羽瑩似乎明白朱竹越想說什麼了。「那麼……竹越是想要透過實戰測驗來告訴英杰,不需要自己一個人和幻獸對抗,這樣?」
  「啊啊,領域內可沒空教他,所以才要早早讓他自己領悟這一點——你們可別偷偷告訴這小鬼啊。」
  「呵呵,這我可不敢保證喔。畢竟我沒有竹越那麼壞心眼嘛。」
  「喂喂喂,不是這樣說的吧,我可是——」
  ——這時,元鳳的手機燈號亮起。
  「喔,要出擊了嗎?」朱竹越問道。
  「嗯,月影小隊神盾型的Waver不足,我去出個差。」元鳳邊確認手機內的訊息邊回答。
  「『梅雨季』……又到了這個時節呢。可這波好像比以前還來的頻繁?規模大小跟區域時間也常和預測有落差……」羽瑩說著,臉色略顯沈重。要是有更多的人手的話,小元鳳她們也會輕鬆一點吧。
  「啊,是啊,簡直就和真的梅雨一樣麻煩死了——那麼我去去就回,隊長。」
  「喔!這小鬼的戰況如何我之後再發訊息給妳啊。」
  元鳳回頭看了下螢幕上,英杰正吃力的從地上站起的模樣。
  「……不必了,反正結果都一樣。」
  是不忍再看,還是真的覺得浪費時間呢,元鳳回過身,快步離開了觀察區。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