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領域武裝-Phantom Limb [1#12] 陳珮薇

雨茶 | 2020-12-16 20:35:48 | 巴幣 2 | 人氣 84

領域武裝-Phantom Limb
資料夾簡介
 七年前,繁華的都心地帶,在一夕之間化為廢墟。  少年男女們為了抑止自都市中心不斷擴散的廢墟邊境,操縱幻肢武裝,於廢墟中與巨大幻獸戰鬥著。

  星期天中午,吃過英翔準備的午飯後,英杰動身前往基金會。
  偉恩文教基金會座落於舊信義計畫區的邊陲,外觀看起來和一般的商業辦公大樓沒什麼不同:聳立在整齊的街道一側,由黑磁磚與落地玻璃包圍的建築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然而和警衛打過招呼後,穿過接待大廳,搭乘手扶梯來到三樓,接著再進入偽裝成辦公室的房間——從這裡開始,才是基金會『真正的』入口。
  英杰取出基金會兼具識別證功能的配發手機『D-Phone』,對準圓形拱門旁的票卡器刷入。燈號轉綠,仿木紋的金屬制大門往左右彈開,露出藏在後頭的強化玻璃空中走廊。
  英杰邁步向前,讓自動門閉合、鎖上他身後的日常。如今呈現在他腳下的,是與正面大門,車輛川流不息的繁華城市風景完全相反,被人們所遺忘的『異常』——褪色老舊的廢墟風景。
  在那之中,有著另一棟佔地遼闊,將廢墟中的巨蛋體育場重新改修而成的橢圓形建築——那裡,才是基金會用於對抗廢墟化的真正作戰總部。
  連接表裡兩建築的空中纜橋在碎柏油路面上投射出略淺的陰影,英杰還記得自己當初通過這裡時,心情上就像小孩子看到超級英雄總部一樣興奮難耐。
  ……但是一個多月過去後,他卻開始感到有一點,只有一點點——力不從心。
  進到裡建築物,迎接他的是中央透天的環狀樓層,由六具透明圓桶狀的快速電梯連接起來。他來到電梯旁,按下通往地下樓層的按鈕。從這裡能將一樓,佔地最廣的大型植栽景觀和休憩區盡收眼底。
  青草的氣息透過自然的對流傳進英杰的鼻腔。他深吸一口,藉此提振了點精神。
  ——當然,他絕不後悔加入基金會,他只是……只是對於被迫面對密密麻麻的文字,還有遲遲無法正式參與作戰這兩點,感到相當焦躁而已。
  他也知道元鳳是好意,畢竟不學會基本的隊伍合作戰術、部瞭解其他人的幻肢能力等必備常識的話,在和他人協同作戰上顯然會造成阻礙。更不用說,學習這些知識還能間接地『喚醒』潛藏在Waver體內對幻獸作戰的各種訣竅。
  悲哀的是,人類的理性和感性往往背道而馳——理性上的理解似乎無法幫助他克服對『用功讀書』這件事的障礙。
  電梯抵達,裡頭毫不意外地空無一人。就他被元鳳強逼硬塞進去的不可靠記憶中……好像平均約五千人才有一名觀測者,而其中剛好又是Waver的人就更少了。總之,現況就是人手少到不行,連空出人來當接待人員都沒有餘裕的情況。
  真是的,明明能派上用場的人手這麼缺乏,幹嘛不早點讓自己上陣嘛,就會拿那堆數據成績攔著自己。
  電梯的燈號緩緩下降,鑽進一片漆黑的混凝土層。
  ——不過沒關係,反正只要通過等下的實戰測驗就行。實習那時只是他太大意了,他會證明自己已經有上前線的實力給她看。
  窗外又是一亮,本來被混凝土牆阻隔的視野豁然開朗——從電梯的玻璃隔牆往外看去,能將近一座棒球場大小的圓頂型地下空間一覽無遺。在發光天頂的照耀下,由幻塵構成的淡綠色建築群高低層疊地堆砌起來。巷道中的間隙不時爆出火花,顯然是有誰正在使用中。
  隨著電梯底盤來到地面,英杰和幾個認識的研究員打過招呼後,來到監視區塊的螢幕牆邊。
  分割的螢幕畫面從多個視角呈現一名少女的特寫——在連周遭景物都變得模糊的追蹤鏡頭裡,少女將一柄約有她身高三倍的巨型鏈鋸拖在身後,身子卻如蜻蜓點水般輕巧地在樓間跳躍。由系統放出的誘餌幻獸機完全跟不上她的速度,只得不停移動牠笨重緩慢的頭顱,四處張望。
  戰鬥看似停滯的一瞬間,鏈鋸啟動的轟鳴聲伴隨著少女自空中落下,在幻獸來得及回頭之前咬進牠的身體裡。轉速瞬間催到最高的鏈鋸從咬合處發出尖銳的噪音和火花,緩慢,但確實的將幻獸分解成兩半。
  少女的表現完全不像是待在濃度稀薄的人造幻塵裡被減弱的水準……不,換個理解方式,她『實際』的戰鬥能力還是目前表現的數倍之上嗎?
  單方面的虐殺不斷重複,和英杰一同觀看螢幕的研究員們各自在筆記板上振筆疾書,而英杰只是插著口袋,有些忘我的瞧著畫面。
  他當然知道那個女孩——陳珮薇。雖然還說不上認識,但在廢墟實習時,是曾經並肩作戰的臨時隊友。在很早之前,他已親身目睹過她的強大。但,這並不是讓他如此在意畫面的原因。
  ——那個女孩在笑。
  那時候連自己都顧不好,現在卻可以看得很清楚——她隨風飄逸的深紫色側馬尾,還有純粹明朗,像是孩子在享受遊戲一樣的笑顏。
  「——真準時呢,英杰。練習場還沒準備好,要請你稍等一下喔。」
  把英杰自投影畫面喚回的是一名肩披實驗長袍的女性,套裝與方框眼鏡是一致的深紅色,在鏡片後方則是一張堆滿笑容的瓜子臉。她上前一步把手中的另一杯咖啡分給英杰。
  「喔喔,謝啦,羽瑩姊——噗,這、這不是黑咖啡嗎?!」
  「咦?」她嘗了一口留在自己手上的咖啡。「啊啊抱歉抱歉,不小心搞錯了。我的跟你換回來吧。」
  「……是『又』搞錯了吧,羽瑩姊。」
  「啊哈哈。」
  這名看似精明實則傻氣的大姊是研究部的領班之一,也是負責英杰幻肢的檢修師。身材和梅蘭蘭有得比,但脫線的部分就……
  英杰嘆口氣,和紅羽瑩互換咖啡。打開蓋口正準備要喝時——他在開口處看到一圈淡淡的口紅印。
  「呃,羽瑩姊。」
  「?」她一邊啜飲咖啡一邊抬起頭,幾根髮絲自肩側滑落。
  「……沒事。」
  英杰發現自己突然陷入進退兩難的境界:裝作不知情,被其他研究員的目光殺死;還是尷尬的對羽瑩姊揭穿問題點。
  「你不喝,我就不客氣啦。」
  在他煩惱的時候,一隻繞過自己肩膀的結實手臂搶走了他的咖啡,差點沒灑到他的襯衫上。
  「槓!竹越隊長!」
  英杰回過身來,毫不意外的看到頂著一頭亞麻色挑染髮的痞子,笑嘻嘻的對他揮手。
  「喲,少年,這麼熱情。」
  ……雖然英杰滿心不願承認,但面前這輕浮男子不但是元鳳的隊長,也是在學校那時,替已經不行的自己給予幻獸最後一擊——雖然他覺得比較像是搶尾刀——的救命恩人。同時,也是訓練自己操縱幻肢的戰鬥教官。
  他一邊說,一邊毫不害臊的直接把杯蓋拆掉,大口吞下明明不是為他準備的咖啡。
  「喂!這也放太多糖了吧!果然是小孩子才會喝的味道,還你。」
  「槓!髒死了!」
  本來還在感嘆『原來還有把杯蓋拆掉這一招』的英杰,一臉嫌惡的看著被無恥之徒硬塞回來的咖啡杯。
  「都男人,是哪裡髒了?小學生嗎你?」
  英杰被朱竹越一激,原本還猶豫是不是把咖啡倒掉,現在乾脆整杯灌進喉嚨裡——
  「祛,就喝給你看——噗、燙燙燙燙燙燙燙!?」
  「真弱。」
  忘光自己是貓舌的事實,英杰猛吐著氣,努力哈涼嘴裡苦澀甘甜的液體,沒空理會朱竹越的嘲諷。
  而站在一旁的紅羽瑩則像是在欣賞相聲演出一樣,笑盈盈望著這一幕,過了好半天才猛然驚醒,衝去倒了杯冷水給英杰。
  
  經過一番折騰後,英杰總算才進入今天的主軸——實戰測驗。
  「規則很單純,所以我只講一次——聽好了,小鬼。等一下測驗開始後,我這邊會倒數計時二十分鐘,讓我們看看二十分鐘後是你還是幻獸活下來。」
  朱竹越從訓練觀察區的聯絡用窗口對英杰說道。
  「這麼簡單?」
  如果只是二十分鐘,對他來說是綽綽有餘——雖然剛開始的時候連幻肢都不能很好地召喚出來,但現在他已經可以輕鬆維持幻肢的存在六十分鐘以上。如果要進行戰鬥,大概會再縮短些,但影響不大。
  「對,就這麼簡單——雖然等下你就會覺得一點也不簡單了。」
  「啊?」
  「沒什麼。快做好準備,要開始了。」
  看著朱竹越不懷好意的微笑,原本自信滿滿的英杰突然有股不祥的預感。
  他搖搖頭,用右拳敲擊左掌,驅散那股不安的感覺。慌也沒用。對於正面前來的挑戰,張英杰沒有逃避的理由。
  而且,他已經不想再逃了。
  英杰站在重新配置完成的訓練場內,戴上投影模擬材質用的眼鏡,下一秒,原本由幻塵構成的單調淡綠色立方體經過眼鏡的演算貼圖後,變成複雜而細緻的廢墟景象。像是探照燈一樣照射在天幕頂端的大型計時器開始倒數。
  那麼,就來個先發制人——英杰壓低身體,在計時器由綠轉紅,奏響試驗開始的提示長音時,衝了出去。
  「出來吧!我的黑色猛虎!」
  一面奔跑,幻肢在他身後漸漸成形,淡綠色的膜衣包裹住他的身體,讓他的跑速進一步提升——就像是在體能的時速表上,標示單位的數字後面偷偷的加了個零。並非身體變輕盈,不如說是體能恢復成『本來就應該要有』的強度的感覺。
  巷道很快的來到盡頭,英杰稍稍減速,用構築完成的黑色巨臂鉤住轉角的牆壁,像是盪鞦韆一樣把自己甩過九十度的急轉彎。
  又一項『再次』掌握的技術,他想。據竹越所述,新進Waver的鍛鍊重點並不在於學習新技術,感覺更近似於把忘掉的技巧重新回想起來——就像受了重傷後的康復運動一樣。
  不管是哪一種,自己有進步是事實。英杰對自己滿意的一笑,邊跑邊打量起狹道兩側老舊腐蝕的鐵窗。這次場地模擬的地點似乎是尚未都市更新的舊市區,從巷道出口處望去,能看到遠景的山丘和遮擋住半山腰的堤防。
  幻獸會藏在哪?堤岸邊?跨越河流的短橋?還是舊公寓裡?
  在這瞎猜瞎打轉也不是辦法。英杰改變方向,選定附近一座約十二層樓高的大廈,縱身躍起。
  若照標準程序,此時他應該使用勾索槍先攀上近鄰較低矮的建築後,再循序向上。但有了幻肢,大可不必如此麻煩——他這一跳,便是一層樓的高度。然後在身體被地心引力抓住,往下墜落之前,漆黑的右腕一砸,五指像是攀岩釘一樣敲進大樓壁面,接著是一扯又一甩,反作用力帶動半空中的英杰繼續往上飛去,就像是用幻肢取代雙腳,在垂直的壁面上奔跑一樣——每一次壁面發出轟隆的破碎聲,他就又往更上一層彈去。
  接近樓頂的同時,英杰從向上攀爬的姿勢翻身向外,反手扣住窗台凸出的一小片屋簷,腳撐在壁面上,向下俯瞰,搜尋幻獸的蹤影。
  風聲呼嘯,一陣模擬的沙塵掃過櫛比鱗次的建築群。街道上空蕩蕩的,連半隻幻獸的影子都沒見著。怪了,照理說,幻獸不都一進領域就開始肆意破壞,應該很容易發現才對啊?還是說這次換了什麼新模式……
  此時,英杰耳畔的風聲中,似乎混入了某種異響。那音調異常熟悉,好像最近才聽過。他聚精會神,試圖尋找聲音的來源,於是他回過頭——
  ——赫然發現一道黑色逆光的剪影聳立在他身後。
  那剪影有著人類般的外型,留在頭側的馬尾,還有從她手中往外延伸的,約有她身高三倍長度的巨型凶器。
  並且,當英杰回頭看向她時,發出了意味不明,甚至可以說是懶洋洋的吼聲。
  「吼~」
  接著,超過四尺長的巨型鏈鋸迎空壓了下來。
  ——嘎喀嘎喀嘎喀嘎喀嘎喀嘎喀!
  英杰突然明白過來,原來方才的異音,正是電鋸啟動的轟鳴。
  「槓槓槓槓槓槓槓槓槓槓!?」
  英杰連聲咒罵,死亡逼近的直感令他全身寒毛倒豎,顧不得身在離地數尺的高空,兩臂立刻交叉成X型,試圖攔下那恐怖的利刃。
  幻肢與幻肢相觸,瞬間爆出激烈的火花和『機——』高頻刺耳的噪音。見英杰往下墜去,少女反而往樓壁踢了一腳,手中鏈鋸加重壓下、咬進黑色猛虎的上臂甲殼中。
  從半空中墜落的短短數秒間,英杰能看到鏈鋸飛速迴旋的尖齒不斷削去黑色猛虎的構成,綠色的光塵代替血液四濺,鋸刀像鋸木頭一樣快速深入,逼近自己的眼前。
  ——還有那抹開心的笑容。
  終於,英杰與地面的距離歸零,來自背部的衝擊讓他差點失去意識。好在有WP層的保護,他幾乎沒有受到任何損傷,但那也迎來了極限——包含WP層和幻肢,兩者都在巨大的受創下化為光塵,消逝無蹤。
  留在英杰面前的,只有那柄轉速漸漸趨緩的大型凶器。
  「——好的,試驗生張英杰,實戰測驗挑戰失敗。」
  虛擬實境解除,防護用的裝甲隔版升起,紅羽瑩在強化玻璃後笑盈盈的宣告結果。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