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領域武裝-Phantom Limb [1#18] 實戰測驗(下)

雨茶 | 2021-01-28 20:59:01

領域武裝-Phantom Limb
資料夾簡介
 七年前,繁華的都心地帶,在一夕之間化為廢墟。  少年男女們為了抑止自都市中心不斷擴散的廢墟邊境,操縱幻肢武裝,於廢墟中與巨大幻獸戰鬥著。

  要在領域中要追蹤敵人,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首先,視野會被層層重疊的大樓遮蔽;再來,則是時而揚起的沙塵,最後,還有那崎嶇、缺乏維護的路面妨礙行動。
  要是有D-Phone在的話,倒是能在一定距離內追蹤幻獸放出的特定波長的電磁波。但在這次測驗裡,珮薇並沒有被許可使用這個功能。
  ——即使如此,若是像幻獸一樣發出響徹廢墟的巨大噪音的話,不論是誰,都會馬上察覺聲音的來源吧。
  珮薇蹲踞在紅磚瓦砌成的商業大樓上,靜靜地俯瞰隔了一條街,正忙碌搬東搬西的少年。
  她心中湧起一陣好奇,但又很快的因疲倦而褪去。他在做什麼,對珮薇來說並不重要,珮薇只要做好自己被竹越交代的事情就好。
  於是,她從樓頂一躍而下,巨大的鏈鋸在半空中匯聚成形,接著反手一拍,在窗框凹陷的同時,整個人化身為一枚砲彈向少年射去!
  景物飛逝的視野中,她能清楚的看見正前方戴著軍帽的標的,她將幻肢拉引至右側,算準距離,預備在落地的瞬間劃出一道斬殺的圓弧——
  「……!」
  這時,少年將他手中的鐵塊抬離地表,像是扔鉛球一樣渾身甩了一圈,拋離,任由離心力將那鐵塊砸向珮薇飛來的路徑。
  面對挾著風壓迎面襲來的巨大黑影,珮薇少見的露出詫異的表情,但仍不慌不忙的旋身,以鏈鋸的側面用力一拍,改變鐵塊襲來的方向,令其徒勞的墜回街上。
  可惜的是,她本人也因為反作用力而偏離軌道,喪失了突襲的先機。
  為了挽回損失的時間,珮薇甫一落地,立即調頭奔往英杰的所在。早有準備的少年故技重施——又是一枚鐵塊扔來。
  但這回珮薇有了支點——她毫不客氣的轉動身體,像揮棒一樣把龐大的汽車殘骸敲進充當全壘打牆的廢墟樓壁裡。英杰拋來的鐵塊就像路邊的小石子一樣,僅絆住她不到數秒。
  只不過,這樣短短的時間卻足夠英杰往後跳開數尺。拉開距離的黑色巨臂從汽車積木塔中撈起另一輛充當砲彈的鐵塊,瞄準珮薇再次投出。
  當然,這樣的攻擊不可能奏效,但每一次響徹訓練場的打擊聲,仍稍稍拖延了珮薇的腳步。那些隨意棄置、聳立在停車場的汽車甚至有時候會妨礙珮薇的視線,讓她沒法馬上奔往英杰的方向。
  簡直像是幼稚園小孩沿著桌椅亂跑亂扔玩具的打架方式,引人發嚎——但卻有效。
  珮薇邊應付這些煩人的石子,邊看向天頂計時器上逐漸減少的數字。
  
  十分鐘後,她下了一個決定。
  
  ##
  
  行得通……!
  英杰以袖口抹去滲進眼裡的汗水,驅動幻肢再度扔出另一輛鐵塊——這絕不是什麼單純的勞動,只要任何一瞬間疏忽大意或是偏了方向,下一秒珮薇的鏈鋸就會朝自己斬來。精神上的壓力和對操作準確度的要求加劇了英杰的消耗,就連幻肢似乎都因為過度使用而有了裂痕。
  然而這一切都即將結束,距離倒數計時還剩下五分鐘,只要熬過這接下來的三百秒,實戰測驗就會以他的勝利告終。
  以此激勵自己,英杰打起精神,趁臨時砲彈飛行的空檔,將幻肢伸向另一台汽車的車頂——突然,事情似乎有哪裡不太對勁。
  原本砲彈被擊飛時,固定會聽到的『框啷』鋼鐵敲擊聲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道如刀劍出鞘般的『嘶鈴』脆響。在那之後,甚至連本來應該要有的重物墜地聲都消失無蹤——只有珮薇完好無缺地挺立在那,速度分毫不減地往他的方向衝來,手中的幻肢隱隱發光。
  在驚訝之前,英杰本能的將抬起一半的小客車扔擲出去——然後,他突然明白剛才發生了什麼事。
  由拍擊改為直劈,珮薇的幻肢由正中央切進小客車的引擎蓋,穿過駕駛座、後座,最後從後車廂竄出——一連串動作猶如刀過水痕般流暢,被垂直縱切成兩半的小客車卻在刀刃通過後炸碎成一團晶亮的粉塵。
  整個過程不過寥寥數秒,察覺到時,那高速旋轉的刀鋒已近在眼前。
  「什——」
  他不假思索的抬高雙臂,幻肢卻如切奶油般被撕裂,待他回過神來,轟然作響的鋸刃已架在他的肩上。
  宛若首次撞見幻獸時的戰慄感徹底壓倒了英杰。
  這恐怕才是珮薇第一次拿出她真正的實力,即使如此,英杰卻沒有任何『自己逼使她認真起來』的成就感。
  因為,在倒數計時歸零前響起的鈴聲,說明了他最終失敗的結果。
  
  ##
  
  十分鐘後,英杰和珮薇一同回到訓練場的觀察室,門一打開,便傳來朱竹越奚奚落落的掌聲。
  「呦!這次回去有好好想過作戰嘛,少年。」他一副熱絡的樣子鉤住英杰的肩膀。
  「……結果還不是輸了,有什麼用。」
  「是啊,真是遺憾——不過嘛,老子倒覺得這是一件好事。」
  「哪裡好了啊!」
  「嘖嘖嘖,這你就不懂了。你想想,要是剛才的戰鬥是實戰的話,你現在已經在投胎的路上嘍。」
  ……這他當然知道啊,但——
  「……反正模擬戰又不是實戰。結果就是我還是不能出擊,更不會遇到真的幻獸。」
  「你小子腦袋還真僵硬欸。」朱竹越鬆開英杰的肩膀,拍了他的後腦杓一下。「放輕鬆點,你可是在短短幾個禮拜的時間內逼珮薇使出『異能』來對付你,這可是了不起的成就了,不先為此感到高興一下嗎?」
  「……」
  突來的稱讚讓英杰皺起眉頭。他不懂隊長提這些是想幹嘛,不過『異能』這個詞他倒是還記得滾瓜爛熟:
  那是同步水平達到一定程度,才能夠發動的『足以改寫世界法則的異常能力』,比如元鳳的『異能』是『取代』,似乎是能夠拷貝同樣的事物,甚至能夠替代原本的存在成為真的那一個;至於竹越則好像是和移動相關的系統——總之,每個Waver的異能都略不相同。
  ……可惜的是,那些都不是現在的他能夠使用的東西——又是一項自己輸給珮薇的證據。
  「只不過,小鬼你啊——」
  突然,另一道聲音插了進來。
  「你的問題是,你太強了,所以根本沒有加入基金會的必要——你不這麼認為嗎,張英杰?」駱元鳳冷冷地說道。
  「我……什麼啊!」
  ……這人是故意的吧?明知道他想盡辦法最後還是輸了,還在那邊講些五四三。當然他的作法是和正規有所不同,但從一開始隊長也沒講清楚吧,還有——
  「何必生氣,我這是在稱讚你呢。事實上,你自己一個人就可以應付幻獸啦,難道不是?」
  臉上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元鳳繼續說道:
  「當然,現在你可能還沒辦法贏過珮薇,不過假以時日,你一定可以成為基金會裡無人能敵的東方不敗,我很期待你的表現喔。很可惜的是,我們這些弱者現在得聚在一起準備去巡邏廢墟了,所以,不好意思,咱們先失陪了,大英雄張英杰。」
  她說完,一甩頭轉身離去。
  「哇喔……這下難辦了——珮薇,你先跟著元鳳,我隨後就來。」
  「好……(呵欠)。」
  
  兩人走遠後,朱竹越把英杰帶到一旁的休息區。
  「……那鳳凰是又再生什麼氣啦!」才坐上沙發,英杰就忍不住先開口抱怨。
  朱竹越嗤笑一聲,把剛弄來的速融咖啡推給英杰。
  「觀點不一樣呀,小鬼。」
  「啊?」
  「你想的是——我拼死拼活的練習,好不容易差點要打贏了,真不甘心;那邊的元鳳想的卻是——那個笨蛋又把自己弄死了一次。」
  「誒……!?」
  坦白說,他還真沒想過元鳳可能會是這樣想的……
  竹越啪的一聲,重重搥了他的肩膀一下。
  「幹勁過頭啦,小鬼。本來實戰測驗的目的,是讓你知道即使是我們Waver也有敵不過的東西——結果你的腦袋卻只想著『既然這樣就讓自己變的更強來打過』。」
  「……難道不行嘛?」
  「哈哈,男人鬧彆扭,也不會有女孩子因此喜歡你的喔。」無視英杰大喊的『什麼啦!』,竹越繼續說道:
  「變強當然是好事,不過就像元鳳說的,那你也根本不需要加入基金會——你靠自己就可以進入領域,和幻獸作戰了不是嗎?」
  「這……」
  「是吧?至少從你加入基金會的理由來講,這裡根本沒有可以滿足你的東西。」竹越雙手一攤。
  「呃,」英杰覺得他好像沒說錯,但又好像哪裡錯的離譜。「沒、沒有啊,如果沒有基金會,我搞不好到現在還不知道怎麼操縱幻肢勒……還有我老爸以前也在這啊!」
  「不錯不錯,還知道要感謝老子的教誨。」
  「誰跟你啦……!唉呦!反正我加入這邊,就是,跟大家一起努力,保護好台北嘛。」
  「喔,你說到重點了:『一起努力』。既然這樣,你為什麼不願意去相信,二十分鐘後,你的隊友會趕過來和你一起打倒幻獸?」
  「這……因為……!」
  ……因為,實際上,那一天……就沒有……不是嗎?
  竹越看英杰陷入沮喪的樣子,像是突然理解了什麼,拍拍英杰的肩膀,說:
  「走,帶你去看一樣東西。」
56 巴幣: 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