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領域武裝-Phantom Limb [1#11] 元鳳的授課

雨茶 | 2020-12-09 22:30:12 | 巴幣 4 | 人氣 120

領域武裝-Phantom Limb
資料夾簡介
 七年前,繁華的都心地帶,在一夕之間化為廢墟。  少年男女們為了抑止自都市中心不斷擴散的廢墟邊境,操縱幻肢武裝,於廢墟中與巨大幻獸戰鬥著。

  
  「……是故,幻肢被推定為某種概率干涉兵器,連帶促使操作者Waver容易遭遇非平常的事件——亦即原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突然發生,原本應該要發生的事情沒有發生。此現象稱為概率崩解。」
  研究部某成員

  
  一個月後。
  
  兩條腿的生物終究是跑不過四條腿的,這點在領域中也是一樣。
  張英杰追在落荒而逃的幻獸身後——然而原本咫尺可及的距離,卻在獵犬幻獸張腿全力奔馳下,很快的擴大到二十公尺的長度。
  「可惡……!」
  「喂,小鬼!別自個兒跑遠,更大隻的要來了!」張英杰的無線電中傳來隊長的指令。
  「好!我解決牠們後馬上回來!」英杰回應,語氣中帶著某種狂熱的情緒。
  「喂!隊長的意思是讓你別追……完全沒聽進去。」隊伍頻道中,駱元鳳深深嘆了一口氣。
  「嘖……珮薇跟我來,元鳳你守後面。動作快,在那死小子捅出亂子前——」
  ……就說了不用你們過來!
  ——啪咂!英杰伸手扯掉惱人的通訊器材,接著將右拳敲在左掌心,讓肩上一對黑色巨臂做出同樣的動作。
  「只要在他們逃掉前解決掉不就行了嗎?那麼……」
  黑色巨臂張開手指,隨後合併成手刀的形狀,唰地一聲插進柏油路面。塵土飛揚中,英杰以固定的那隻手臂為支點,如彈弓般往後一引,讓反作用力將自己往前發射出去。
  黑色的彈丸竄過幻獸頭頂,遮蔽陽光的黑影與幻獸短暫並行的瞬間,英杰露齒一笑,高高揚起另一隻手臂。
  碰!就和拍蒼蠅一樣簡單,獵犬幻獸在黑色巨掌的重壓下散成綠色的光粉。
  「好!最後一隻了!」
  英杰順勢往前翻滾了一圈,穩住平衡後準備再次拔腿直追。
  ——就在這個時候,他發現陽光突然暗了下來。
  抬頭一望,只見一隻足足有一台家用轎車大小的野獸腳掌迎空壓下。
  「唔喔……!?」
  他不假思索,立刻高舉雙臂試圖撐住那漆黑的天頂,驟增壓力令他的膝蓋陷進地面,幻肢如同被擊打的玻璃,轉眼間爬滿無數裂隙、粉碎。
  完全抵擋不住的重量敲上他的腦門,瞬間一陣頭暈目眩——
  
  「——張英杰,你好大的狗膽,敢在本小姐的課堂上打瞌睡?」
  
  ……咦?
  
  ##
  
  講堂內,單手插腰,站在英杰面前怒氣沖沖的少女——駱元鳳,是隸屬基金會作戰部,和他同屬『交響樂小隊』的隊友。綁著雙馬尾的她即使不化妝也顯得天生麗質,搭上漂亮的鳳眼和體態優美的曲線,只要不說話的話,無疑能夠騙倒不少無辜的大眾。
  但一開口就破功了,就像——
  「睡的還舒服嗎?魚腦先生?看起來您好像還很累的樣子吶?要不,這次乾脆睡久一點如何——永遠的。」
  ……現在這樣。
  「什、什麼啦,我也不是故意的啊……」
  好痛。張英杰按著頭頂上被電子筆記板敲擊引起的腫包,嘴裡忍不住嘟囊著。
  駱元鳳的微笑剎時變得更加燦爛。
  「哦?你的意思是說,是本小姐的教學方式有問題?」
  ……啊,完蛋了,這時候怎麼回答都是死胡同,BAD END了。
  英杰緩慢的推開桌椅,為了不進一步刺激眼前徹底被激怒的貓科動物,裝作若無其事的站起身,深吸一口氣,盡可能以平靜的口吻說道:
  「那個,鳳凰,我、突然想到等一下還有事——哇靠!?」
  一隻觸控筆帶著勁風劃過英杰的鬢角,命中他身後的大門,落在地上彈了幾下。
  「給、我、坐、下。」她微笑。
  ……他深深感覺自己從兩個禮拜前加入基金會後,身上穿孔的機率成等比級數倍增。
  「我、我我我我我——我聽話。」英杰立刻縮回原位,挺直背脊。
  「乖孩子。」元鳳親切的笑了。「嗯。太好了,看來還可以用。」
  無視臉色發青的英杰,元鳳大步向前回收了觸控筆,按了下尾端,在筆記板上寫了幾個字。
  「……筆比人命還重要嘛妳!」
  「哼。你自己數數看這是第幾次當著本小姐的面前打起瞌睡?第七次了喔,第七次。是我弄錯了嗎?難不成要準備升格測驗的是本小姐?」
  英杰背貼著椅背大幅後仰,避開少女差點要戳穿他鼻子的指尖。
  「我知道,我知道啦——是我,是我張英杰要考試。」
  「……………………………哼。」
  直到猛獸的爪尖收了回去,英杰才終於能把高舉投降的雙手放下。
  ——沒錯,要參加測試的的確是他,張英杰;
  同時,被面前這本『Waver交戰守則』連續催眠七次的也是他,張英杰。
  「唉,我說鳳凰……為什麼我非得通過那勞什麼子的升格測驗才能出擊喔?」他大大嘆了口氣,整個人趴倒到桌上。
  「這還用問?不如說你為什麼會覺得連測驗都過不了的魚渣能夠和正式隊員一起並肩作戰?啊啊,一想到本小姐居然將寶貴的賺錢時間浪費在這種利用價值低下的廚餘上,就覺得非常生氣。」
  「……妳剛才,面不改色的說了很殘忍的話耶。」
  「是嗎?我已經很寬容了說,還是你比較喜歡:廢材?垃圾?渣滓?還是張英杰之類的?」
  「我的名字才不是那些東西的同義詞!」他喊道。「……再說我也是有努力過的啊。」
  ——他可沒有說謊,他真的覺得和數學跟歷史課比起來,他已經算睡的很少的了。
  「努力?連續三次知識測驗不及格的人也配跟我談努力?聽好了,所謂的努力,是只有得出結果的人才配使用的單詞——還是你想跟我說那之後你進步了多少?好哇,那我們就來做個隨堂測驗,看看你所謂的『努力』究竟有幾斤兩重。」
  「哎,等、等等——」
  他連忙抓向自己的筆記版,揮揮手消除了螢幕保護程式,臨時抱佛腳地翻閱起來——結果才翻到一半,筆記版上的畫面就變成答題模式,隨著元鳳輸入的文字浮現問題:
  「第一問,所謂的『事象塌縮』是指什麼?」
  「啊、呃……不就是那個紅豆餅和奶油餅的那個——」
  「請用標準的詞彙回答。」
  「啊就,那個……啊!如果在時限內把幻獸打爆,世界就會恢復正常;如果沒有,就會變成廢墟!」怎麼樣,這次總該對了吧。
  「……正確來說,事象塌縮是指不可觀測領域內同時並存的兩種可能性,會在領域崩解後收縮為其中一種的現象。亦即如果放任幻獸的破壞不管,當領域內的幻塵濃度上升至臨界時,領域將會崩解,同時領域內的一切破壞會以『發生了』的狀況被確定為事實。若能在這之前消滅幻獸,則可以取消幻獸帶來的破壞。」
  「這不就只是把我剛才講的答案複雜化一點而已嗎?!而且我的說明比較好懂吧!」他大聲抗議。
  「請不要擅自把所有人的腦袋都降低到和你相同的層次。下一題,幻塵的性質是?」
  「哎……領域內亮晶晶的玩意?」
  「……『幻塵』,伴隨著幻獸出現,漂浮在不可觀測領域中的微粒子,被推測性質與構成幻獸的物質相同,以人類視覺的光譜而言在綠色到紫色的範圍。幻塵的濃度和幻肢的威力成正比,但和幻獸的強度沒有關連性…………請問您睡著了嗎,張英杰先生?」
  「不!我醒著,醒著!」所以說快把妳的指甲從我的眼睛前面拿開!
  「那麼下一題,關於節肢外型的幻獸——」
  
  結果,被迫聽著催眠般的單詞,卻不能睡的酷刑就這樣一點一點的蠶食掉英杰週末美好的午後時光。在他感覺自己這輩子的集中力快被耗盡的時候,終於來到最後一個問題:
  「最後一問——你是笨蛋嗎?」
  「喂!」
  「不,我想也不用問了——總共三十道題目裡,居然只答對四題,其中一題還是因為原本的答案剛好就是『不知道』。」元鳳像是頭很疼似的按住額頭。「真是對不起,對於曾經懷疑過你是不是真的笨蛋這點,我感到非常抱歉。」
  「就算妳這麼說我也……本來我的腦袋就不好使嘛。」說真的,英杰對於這點還是多少有些自覺的。
  「……請不要用一臉驕傲的神情說出那種話!」
  她狠狠瞪了英杰一眼,拿起觸控筆在面板上操作了些什麼,最後把一個電子檔案包扔給了他。
  「這啥?」他拿起水壺喝了一口。
  「習題喔,習題。下週末之前請全部完成。」
  英杰差點沒把嘴裡的水噴出來,他猛搥自己的胸口,說:「騙誰啊這個份量!不成不成,就算妳殺了我我也只做一半!」
  「…………」她平靜的笑了。
  「呃……三分之二?真的啦,這是最後底線!我還要上學,最近學校也快考試了啊!」
  「…………」她微笑著歪了歪頭,像是聽不懂他在說些什麼。
  「好啦!全部就全部!先說好,如果我因此而過勞死,第一個就找你來復仇!」他邊說邊伸指虛握成爪狀,對元鳳低吼了幾聲。
  「哇~我、好、害、怕、喔。」像是念稿般回應完英杰的恐嚇,她拿出觸控筆在他的電子版上戳了幾下,消去約四分之一的作業量。
  ……咦,難道堂堂鳳凰其實會怕鬼?可是看起來又不像——啊,管他的,反正結果是好的就OK。
  「……就知道討價還價。」駱元鳳沒好氣的說道,把電子版扔回給英杰。「這樣做吃虧的可是你自己,難不成你真以為憑你現在的程度能夠順利通過升格測驗?」
  「不,我也是很想趕快跟你們一起去巡邏打幻獸的啊。所以啦,元鳳老師,就不能叫朱竹越隊長把標準放低一點嗎?」
  說到底,所謂的升格測驗只是Waver等級評價制度的一環——從最低階Rank E的「新進Waver」,到最高階Rank S的「隊長級Waver」,根據知識、戰鬥力、團隊領導等給出的綜合評價分數。
  實際進行任務時,則是由Rank A(副隊級)以上的Waver挑選他認為適合的隊員來組成臨時作戰小隊,每一次的成員編成都不一定,可能相同或不同——不過就常態來說,各個隊長通常還是會和慣例的成員湊成一組,畢竟團隊氣氛和默契也是作戰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但是反過來想,只要帶隊的同意,即使是Rank E的自己,現在就可以上場了,所以說——
  「駁回。」她斬釘截鐵的答道。
  「誒……」
  「之前帶你出去實習的下場是什麼,不要跟我說你已經忘記。要不是珮薇幫你接下那一爪,你現在早就是死人,不,壓扁的鹹魚乾。毫無自覺也請有個限度。」
  呃……自己爆衝的確是事實,這點他沒辦法反駁。
  駱元鳳雙手抱胸,俯視坐在座位上的英杰。「總而言之,在你升級到Rank D前,請不要再打這方面的歪主意了。」
  「不是啦!我只是想快點幫上忙。而且雖然理論知識的我的確不行,實戰我可是相當有把握喔。」
  「哦?很會說嘛。」她以掌心撐著臉頰說道。
  「什麼啊,那副懷疑的表情。要不來打賭啊!」
  「好啊,如果你這週日的實戰測驗沒通過的話,之後的複習份量就加倍,還要請我吃一頓午餐,順便還有……」
  「也太貪心了吧妳!」英杰連忙出聲打斷持續追加的賭注。「那妳勒?要是我贏了的話呢?」
  「是呢……」
  身體斜倚在桌邊,駱元鳳食指輕點下頜,想著想著,突然滿面笑容地回過頭。
  「親你一下之類的,也不是不行?」
  「噗——」英杰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嗆死。「誰、誰要那種東西啊!?」
  「臉紅成這樣,聽起來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她晃晃手指,指責道。
  「正常人聽到這句話都會臉紅的好不好!」
  「是、是。那就這樣約定,我會先準備好加倍份量的課題等著你的。」
  她揮揮手,像是惡作劇得逞的小孩子一樣溜出講堂。
  「別擅自決定別人會輸!」
  英杰對著她逃走的背影大喊。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