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領域武裝-Phantom Limb [1#15] 逃跑,不是逃跑?

雨茶 | 2021-01-07 00:01:41 | 巴幣 2 | 人氣 125

領域武裝-Phantom Limb
資料夾簡介
 七年前,繁華的都心地帶,在一夕之間化為廢墟。  少年男女們為了抑止自都市中心不斷擴散的廢墟邊境,操縱幻肢武裝,於廢墟中與巨大幻獸戰鬥著。

  「嗚呃——!?」
  英杰慘叫出聲,被鏈鋸的側面橫掃到訓練場的牆壁上,摔落。
  第十七次勝負,然後又是第十七次敗北,英杰感覺全身上下的肌肉都在和自己抗議,要他別再站起來挨打。
  然而,他還是扶著牆壁站了起來,他很清楚他有不得不這麼做的理由。他用袖子擦掉臉上的汗水,甩甩頭,試圖讓有些暈眩的腦袋清醒過來。
  從放學後直奔基金會,到找到珮薇,說服她來陪自己練習已過了兩個小時,這段期間,英杰依舊是只有挨打的份。
  要說他唯一的成果,也許就只是讓珮薇出了點薄汗,但瞧她臉不紅氣不喘的模樣,顯然是還遊刃有餘。
  他能感覺到自己的進步,從三十秒到一分鐘,從一分鐘到一分三十秒,自己招架的時間漸漸變長了些——但,還是太遠。
  「出來吧、我的…黑色猛虎…」
  英杰再度唸誦啟動語,對自己施加暗示,試圖讓操作幻肢的記憶與身體同步——只不過這一次,淡綠色的光塵才勾勒出黑色巨臂的輪廓,還來不及填上色彩,便瓦解而飄散。
  英杰眼前一黑,腳步踉蹌一陣,屈膝跪回地面。
  本來幻肢就不是能夠無限制使用的東西。根據元鳳的說法,幻肢會以獨特的方式消耗Waver的體力和精神力,所以才要在平常就熟記自己的極限,才不會在關鍵時刻倒下。
  這代表,他已經到達自己的極限了嗎?
  ……不可能,他才沒那麼弱。對,就算沒有幻肢,他也要……
  發出不成聲的吶喊,英杰朝珮薇的方向衝去,卻在半途絆到自己的腳,面朝下摔上地板。
  真是不中用的腳啊,他想,枉費我平常吃這麼多好料來養你們……不過,就算是這樣……
  他以手肘撐著地面爬行,往珮薇的腳踝伸去——當然,那樣慢吞吞的動作,珮薇只輕輕一提腳便閃過。
  隨著手臂的落空,英杰終於用盡最後一絲氣力,意識斷開,墮入黑暗之中。
  
  ##
  
  「……唔?」
  英杰清醒時,首先聽到的是隱約的兵刃激盪聲。沒想到自己竟會在訓練場暈倒——正這麼想時,鼻間傳來搔癢的感覺,還有一絲淡淡的薰衣草香。他耐著打噴嚏的衝動睜眼一瞧,發現原來是幾簇髮絲在自己面前晃樣。順著髮絲的源頭往上看去,只見一張恬靜的睡容正隨著小小的鼾聲,富有節奏的輕點著頭。
  「咦、咦咦咦——!?」
  英杰連忙要起身,扯到肌肉的疼痛卻讓他翻身一滾,咚地摔到沙發和茶几間的地板空隙。
  被英杰引起的騷動吵醒,珮薇睡眼惺忪的眨了眨眼,四下張望了一會兒,最後看向躺倒在地上呻吟的英杰。
  「……小魚,掉下去?為什麼……?」
  「呃……」
  好,冷靜下來,張英杰。
  首先那個意味不明的稱呼『小魚』應該是指自己沒錯,八成是從元鳳的『魚腦』進化而來的新暱稱;
  至於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應該是在訓練場昏倒後被搬過來的;
  然後,最後,同時也是最大的問題——為什麼我的頭剛才會在珮薇的、的……
  「在回答妳的問題前,先回答我一個問題。」
  「嗯。」
  「為什麼我的頭會在妳的腿……咳,我是說,為什麼我會睡在這裡?」
  「因為……小魚看上去很累的樣子?」
  啊,原來是因為我看上去很累——
  「才不是吧!」英杰整個人從地上跳起來。「我是說,為什麼我會、跟妳……」一想到剛才的情景,英杰瞬間感覺自己的耳根嚴重發燙。
  珮薇疑惑的歪了歪頭。「小魚……不舒服?」
  「……是睡的還挺舒——重點不是這個啦!」
  英杰激烈的反應引來不少工作人員好奇的目光,倒是珮薇還是一副頭上冒著大大問號的模樣。
  「因為……累了,所以、休息,不對?」
  ……總覺得再這樣下去會有不妙的傳言,於是他只好抱著腦袋,坐回沙發椅上。
  「……是,妳沒說錯。」
  珮薇像是對這個回答很滿意似的瞇起眼——然後又開始繼續有節奏地點著頭。
  ……反正吃虧的也不是自己——不,這樣不就變成佔人家便宜了嗎,呃呃。
  他偷偷打量又開始打起瞌睡的珮薇。和元鳳幹練的氣質全然相反,這名少女的身上總是帶著一股懶洋洋的氣息——寬領的斜肩T恤露出半邊肩膀,過長的衣擺往下蓋過熱褲,修長的腿上則套著膨鬆的泡泡襪,這些通通搭配起來再加上微瞇的雙眼,看上去就好像隨時都會睡著的感覺。
  雖說如此,但這些也只是尚未發威的老虎的假象,實際上,那唯有在戰鬥中才露出的迅猛笑容,讓英杰不止一次體驗到深刻的敗北感。
  「要怎樣……才能像妳那樣強呢?」注意到的時候,英杰已把心中的疑問脫口而出。雖然這樣很像在替失敗找藉口,但事實就是事實。
  「唔……強……?珮薇?」她半夢半醒的睜開眼,像是很訝異似的歪了歪腦袋。
  雖然打擾她休息很不好意思,不過英杰既然都問了,便索性問個清楚:
  「嗯啊,妳很厲害,就算有幻獸出現,妳應該也能靠自己輕鬆打倒吧。」
  「嗯……很少喔?」
  「誒?」
  「因為,大部分的時候,都是和竹越…元鳳,一起。」
  「也、也是吼。」想想也沒錯嘛,畢竟是經常合作的隊伍。
  「所以,一個人的時候,逃跑。」
  「可是那樣的話……!萬一領域崩壞怎麼辦!還在裡面的那些人不就……」
  她搖搖頭。「等…更多人…來幫忙。」
  「喔、喔……」
  「嗯。」
  談話就此中斷,就在英杰以為她又開始打起瞌睡時,一個意料之外的疑問拋了過來。
  「為什麼……不逃?」
  「逃?」
  「撐過…二十分鐘的話…實戰測驗,就,過關了喔。」她停頓了很長一段時間後,繼續說道:「小魚…是想通關…實戰測驗?」
  啊啊,原來是在說那個啊。
  「嗯,我知道喔,羽瑩姊之前就偷偷告訴我了。」
  現在想想,當時的他能忍著沒有馬上衝去痛揍朱竹越那奸笑的嘴臉還真是了不起。
  「但是,那樣的話,總覺得是作弊。」
  「作……弊?」
  「投機取巧啦,投機取巧——妳看嘛,要是我們這些唯一的戰鬥力都撤退了,被丟下的人怎麼辦?就算逃了,也根本不能確定二十分鐘後救援就會來,所以……」
  老爸那時候沒有逃,所以英杰更不能躲。他已經再也不想讓別人來拯救了。
  「所以,面對幻獸的時候,除了打倒之外,我沒有其他選項。」
  測驗也是,我張英杰就堂堂正正的通關給你看——
  「但是……打不倒啊?」珮薇指指自己。
  「呃。」瞬間被戳到痛處的英杰一下子說不出話來。
  「要是……碰到,打不倒的…小魚,怎麼做?」
  「變、變強然後打倒……」
  「在二十分鐘,之內?」
  「這、這個嘛,不試試看怎麼會知道呢。」
  「不對。小魚…弄錯了。」
  「哎?」
  「逃跑……不是、逃……」
  珮薇用力的搖頭,像是用全身來指出英杰的錯誤一樣。她還想要說些什麼,一聲短促的警示音卻打斷了她的話頭。
  她打開手機螢幕,看完內容後,猶豫的看了下英杰:
  「有……領域。」
  「喔喔,那快去吧,不用在意我,一定要贏啊!」
  「嗯,珮薇,出發了。」
  英杰猛力揮手送別珮薇,直到她消失在電梯門後,才像是洩了氣的皮球一樣癱倒在沙發上。
  「弄錯了……嗎?」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