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領域武裝-Phantom Limb [1#19] 廢墟中的攝影展

雨茶 | 2021-02-04 19:04:51 | 巴幣 2 | 人氣 130

領域武裝-Phantom Limb
資料夾簡介
 七年前,繁華的都心地帶,在一夕之間化為廢墟。  少年男女們為了抑止自都市中心不斷擴散的廢墟邊境,操縱幻肢武裝,於廢墟中與巨大幻獸戰鬥著。

  張英杰一腳踏過倒地的電線竿,繞過另一台廢棄倒地的摩托車後,再度跟上竹越的步伐。和不時踩到碎片或踢到老舊的消防栓,痛的直跳腳的英杰相比,竹越簡直像在自家後院散步那樣輕鬆,只見他熟門熟路地穿進牆壁裂了個洞的空屋,又從缺了大門的台階走出,嘴裡甚至還哼著不成調的小曲。
  一離開基金會的範圍,等著他們的便是一整座荒廢的鬼城。普通來說,就算是被棄置數年的荒地,也會有芒草或是一些頑強的植物到處亂長吧,但是這裡卻連半點綠意也沒有,就像是透過一扇被泥水弄得灰撲撲的窗戶所看到的景色一樣。
  要是有戰術勾爪就方便多了,英杰心想,一邊把卡在鞋上的石粒掏出來扔掉。不過這也沒辦法,畢竟這一趟不算作戰任務,而且……他也還沒有資格使用。
  英杰抬頭看了看從大樓空隙間投下的稀薄陽光。沒想到失去了幻肢和道具的輔助,用自己的兩隻腳步行時,大廢墟竟顯得如此廣大和難以捉摸。建築的崩毀不斷堵塞舊的道路,又在塌陷處創出難以察覺的新過道。要是沒有人帶路的話,他恐怕很快就會迷失在這個鬼城裡也不一定。
  用不著說,張英杰是『討厭』大廢墟的:這裡代表著他失去的一切,以及永遠不可能回來的時光。也許以後他會需要跟著其他人一起巡邏這裡以防備幻獸的出沒:因為即使是已經廢墟化的地方,只要幻獸繼續出現,仍會造成邊緣的擴散——就像是不斷朝已經染黑的污點上持續滴入墨汁一樣——但除此之外,他想不出還有什麼其他進來的理由。
  除了高機率出現的幻獸外,這裡還會有什麼值得一看的東西?
  「到啦,小鬼。」
  英杰急忙煞車,差點沒撞上走在前頭的竹越。他順著竹越的視線抬頭——那是一棟有著尖頂屋簷,最上端還立著一座十字架的西式建築。
  「教……堂?」
  曾經潔白如新的壁面爬上幾道沿著房簷流下的污漬,精緻的彩繪玻璃碎了一半,在地上投影出不完整的彩色畫像。
  「嗯哼,歡迎來到老子的秘密攝影展。」
  ……什麼跟什麼啊?英杰一面嘟囊著,一面跟著竹越踏進只剩半邊的木製門扉,幾束陽光穿過窗戶以及屋頂的破洞,照在排列整齊的長椅上,給人奇特的莊嚴感。和大廢墟的其他建築比起來,這棟教堂結構完整得多,內部也經過簡單的打理。
  空氣中的灰塵因為集中的光束而顯得閃閃發亮,適應屋內的光線後,英杰很快地發現在側牆那邊,張貼著某些原本不屬於這座教堂的東西。
  那是數張人像照拼貼成的照片牆,他甚至發現裡頭有一張和自己戴著同樣軍帽,卻更為年長的身影。
  「老爸……?」
  注意力完全被吸引,他不由得仔細端詳起那張相紙:那是一張構圖簡單的合照,背景是一輛頂端拉有藍底白字布條,寫著『李記加熱滷味』的攤車:
  以英杰的父親為首,右邊是笑盈盈望著鏡頭的紅羽瑩,還有一名頭戴貝雷帽,鎏金頭髮在後腦紮成了短馬尾的男孩子;
  往左一點,則有一名開朗笑著的的短髮青年跟身上套著圍裙、看起來很害羞的女孩站在一起;
  至於最左端則是元鳳和一名看起來表情嚴肅的男子——說『看起來』是因為,他的嘴角正被一旁的元鳳半強行的往上拉成笑臉。
  「哦,這麼快就發現這張啦?簡單介紹一下,左邊這個面癱是元鳳的哥哥,駱義軒;右邊一點的小倆口是伊蘭小妹妹和蘿莉控白以亮,張爸爸就不用說了吧?最後則是羽瑩和海音大小姐——然後想當然爾,照片是本大爺拍的。」
  看向在一旁沾沾自喜,講著諸如——拍的真不錯、我果然是天才之類自賣自誇句子的竹越,英杰忍住吐嘈的衝動詢問道:
  「……這是什麼時候的照片呀?」
  「三年前,大部分的人都還活著的時候,某次作戰結束拍的。」
  朱竹越過於輕描淡寫的回答,讓英杰慢了半拍才感受到話中的沈重份量。
  「活著、是指……」
  「啊啊,這裡面已經有三個人不在了——元鳳的哥哥、前隊長以亮還有某個幹勁過頭傢伙的老爸。」
  竹越一邊說,一邊像是緬懷似的用指尖輕輕彈向上頭的人影。
  「什麼幹勁過頭……」算了,這裡的氣氛讓英杰有種不該在此發牢騷的感覺。
  不過……是這樣嗎。那傢伙也……一樣、失去了些…什麼……
  「其他的照片也是嗎?」他看向照片牆上其他的人們。
  「是啊,在這裡的都是少了一些人,『不完整』的合照。」
  「嗯……」英杰應了一聲,感覺好像有什麼話想說,又說不出來,於是再次回過頭去,靜靜地看向這些照片。
  
  倆人就這樣並肩站著過了一會兒,朱竹越才開口問道:
  「這下明白元鳳為什麼生你的氣了吧?」
  「……為什麼?」他隱約知道答案,但仍搖頭反問。
  「因為你們倆個都是在『他人的生命』和『自己的生命』的天平上,拼命往『他人的生命』追加砝碼的笨蛋啊。哎哎,先別急著反駁,其實這也不是什麼壞事,只不過你和她也都沒有體認到自己的生命同時也被秤在他人的天平上罷了。哼嗯,元鳳的狀況大概比你好一點吧。」
  「隊長的意思是……鳳凰她、呃,是……」
  「是在擔心你。」竹越替他把話接完。
  ……怎麼可能?我們在說的是同一個鳳凰嗎?正懷疑間,英杰突然想起那被長棘貫穿的背影。會做出那種事的她,似乎……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我……我不知道耶,有什麼好擔心的,我只不過是想要打贏珮薇而已……又不是真的在領域裡……」話越說越小聲,雖說如此,他還是弄不懂自己為何要心虛。
  「唉,所以說本大爺最討厭小鬼——算啦,你就自個兒好好想清楚吧。」
  竹越拍拍英杰的肩膀,轉身往外走去。
  「等等,你要去哪?」
  「巡邏啊巡邏,差不多該到時間了——最近班次排的可頻繁嘍,不過俗話說的好,不勞者無食。」竹越一邊轉動肩膀一邊說道。
  「那我也——」話喊到一半,想起自己尚未通關實戰測驗,英杰硬是把後半句扼殺在嘴裡。
  「想去啊?」
  「我也……想幫忙。」
  「就像我剛才說的,基金會並沒有限制住你的行動,事實上你想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不是嗎?」
  「可、可是……!」
  「停停停。」竹越舉比了個制止的手勢。「這樣吧,讓竹越老師給你兩個回家作業:我們有什麼非要一起作戰的理由嗎?為什麼要你通過實戰測驗才能上戰場?」
  「是……」
  「最後給你點提示吧:要知道,向前逃和向後逃,兩者都是逃跑喔。」
  丟下這麼一句莫名其妙的話,竹越笑著拍了拍英杰的背脊,轉身離開了教堂。
  
  ##
  
  「嗯……」
  太陽漸漸西斜,不知不覺間已來到傍晚時分。
  英杰獨自一人走在返回基金會的路上,突然感到一陣寂寥。他一向不擅長處理太複雜的事情,竹越和鳳凰所說的話更是攪的他一陣頭昏腦脹。
  「誒……」
  想要打倒幻獸,不要讓舊事重演是他的初衷,現在一樣是他的目標——那樣的話,哪來那麼多莫名其妙的問題呢?像是天平啦,逃跑啦什麼的。
  ……他倒是沒想過會讓除了弟妹以外的人擔心——呃,前提是那個人真的有在操心就是了。
  「唉……」
  他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如果說……他在實戰測驗時,一開始就選擇躲藏起來,這樣會比較好嗎?但是,如果沒人吸引住『幻獸』的注意力,領域的崩壞不是會加速嗎?
  而且,他只是不想再看到『同樣的事情』發生而已。
  ——突然間,英杰哼哼唧唧的苦悶聲被一陣銳音打斷。
  與此同時,在英杰的正前方多處,像是雨後春筍般接連冒出的翡翠碗蓋在夕陽下折射出妖異的光芒。
  一股本能似地戰慄令英杰全身汗毛直豎。他立刻打開D-Phone,當他看見那封發送給所有Waver的緊急通訊時,雜亂的思緒頓時被清空,僅餘下強烈的恐慌。
  『警告。觀測到領域大量出現,請所有值勤Waver立即出擊;備勤Waver請稍候等待指示。』
  「什麼等待指示……!」
  ——可惡,如果他測試過關的話,現在就是和隊長他們一起值勤出擊了,英杰心想著,咬著牙在原地來回跺步。
  短短數分鐘的時間,體感上卻猶如過了數年般漫長。好不容易等到緊急通訊再次響起,他立刻打開來一瞧——意料外的指示卻令他不可置信地張大了嘴。
  『Waver Rank E,張英杰,即刻返回基金會備勤,等候後續命令。』
  「什麼啊……!這是要人別去管的意思嗎!?」
  緊握D-Phone的手差點沒把它掐出裂痕,好不容易冷靜下來,取回運作的理智也告知英杰同樣的結論——的確,這時候應該先回基金會瞭解狀況,等待下一步通知。
  但是……!
  英杰看向橫亙眼前的翠綠圓弧——一道小型的領域不偏不倚的阻擋在他回基金會的道路上。
  他把手探向領域的邊緣,甫一觸碰,一股熟悉的昂揚感便傳遍英杰全身,彷彿是『黑色猛虎』正在期待著他的呼喚。
  他咬著牙,很清楚現在自己有兩個選擇:迎戰,或逃避。
  在他逃避的期間,也許領域會就此不受妨礙的崩解,令廢墟的空間更加擴張。
  當然,也有可能領域會保持完好,直到其他的Waver趕來收拾掉裡頭的幻獸。
  和在學校那時的狀況不同,即使他放著不管,也許、並不會有人被廢墟吞噬而消逝,就算有,也只是很不幸的剛好經過大廢墟邊緣的某個陌生人而已。
  「……」他放下碰觸領域的手,閉上眼,稍微後退了幾步。
  ……這樣子,就可以了嗎?
  因為現在的自己做不到,所以,就乖乖的交給別人來處理就好。
  和三年前那次一樣,自己能做的,還是只有逃跑。然後,在一切結束之後,慶幸自己的安全,獨自一人,卑鄙自私的活下去。
  ——開什麼玩笑。
  和三年前不同,張英杰現在已經有力量了。
  他可以戰鬥。
  那麼,他就必須戰鬥!
  身體的顫抖停止,方才的後退彷彿是為了助跑的提前準備。他放開步伐,往前直奔,幻肢在他身後隱隱顯現——然後,在他一口氣撞進那分隔現世與領域的牆壁之時,隨著他的高喊化為實體:
  「出來吧!我的黑色猛虎!」
  
  這一次,他不會再失敗。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