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管理者的主題 53 餘暉山脈篇-7

小光光 | 2020-05-16 20:02:13 | 巴幣 0 | 人氣 39


       艷麗的女性聲音從王座的後方傳來。

       一團如同光球的存在,飄了出來。

       「你是誰!」

       「名叫蝕月是器靈,還請多指教~」

       「什麼東西啊?」

       看著飄來飄去的光球,曉月滿腦子疑問。

       「哎呀,忘記自己現在是這副樣子」

       名為蝕月的光球說完話,瞬間變成美麗女子的身形。

       「這樣你能理解了?」

       「並不能,不如說更混亂了」

       曉月搖了搖頭。

       「那麼是哪邊有疑問呢?」

       「為什麼你的胸前讓你如此空...不對,你是我的敵人嗎?器靈又是什麼」

       看著有些平坦的胸口,曉月一瞬間被欲望佔據了思考,不過慾望只是短暫的,本人還是很快進入主題。

       「那麼讓我慢慢道來」

       蝕月告訴曉月。

       首先自己不是敵人,自己只是召喚符合資格的人給予他們考驗,確認他們是否有拿起自己的資格。

       而器靈則是經由時間累積,形成個人靈魂的武器。

       不過器靈有一個特色,器靈是不受型態所限制。器靈可以隨著使用者的需求改變自己的型態附予於武器之上。

       器靈雖然可以隨意改變形式,不過並不擅長不屬於自己熟知的武器。

       最初形成的武器若為刀劍的,那麼器靈對於長劍、武士刀、匕首,這一類的形式最為契合。

       對於刀劍的器靈附於斧頭、弓、弩、槍這一類的形式並不擅長。

       儘管器靈仍是可以轉變的,不過對於不契合只會使武器本身的能力大打折扣。

       弱化的程度會直接從品質傳說級別的武器變成常見的鐵製武器。

       「那麼呼喚你的並不是我,而是有人引導你來到此地。我終究只是尋找擁有資格的人」

       「這樣啊,那麼我想我是必須要獲得妳才行」

       關於夜蝶詛咒的真相,絕對不是來這邊郊遊就能獲得,而整個情況看來就是要獲得器靈蝕月的認可。

       「那麼你先放過小德吧,他看守我可是很辛苦的,我也不捨得你殺掉他」

       「...蝕月大人不要這麼稱呼我」

       傷痕累累跪地的牛德諾陶德,害羞的撇過頭。

       「沒有問題,說來我也很尊敬他。認真執著的樣子讓我相當佩服」

       「呼呼~小德你看人家這麼稱讚你喔」

       牛德諾陶德害羞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那麼來說說吧,獲得你需要做什麼?」

       「把上衣脫了」

       「嗯?」

       莫名其妙的需求,曉月滿頭問號。

       「別問了!脫了你就能得到我這樣的美少女了」

       「...」

       突然蝕月的美麗程度在曉月心中下降了一個層次。

       「你還在等什麼?」

       「不...我只是好奇為什麼我要脫」

       「好奇心害死貓。這句話聽過沒?趕快脫了」

       雖然莫名其妙,不過脫個衣服也沒什麼損失,曉月就脫了。

       「這樣可以嗎」

       「喔!喔!可..可以」

       曉月緊實的身材讓蝕月看得入迷,嘴角上揚的同時順帶敷衍。

       「對了,把褲子也脫了」

       「...不要!不如說你不要再鬧了!」

       曉月強硬地拒絕讓蝕月開始迅速運轉大腦。

       「咕....好、好吧」

       看蝕月一副難以抉擇,好不容易下定決心的樣子。曉月一點也不想去深究。

       不如說深究感覺問題就會很多。

       「那麼就請你成為我的武器了」

       「當然沒問題,我待在這裡也已經有些無聊了」

       「多久了?」

       曉月有些好奇。

       「恩...20000年吧?不知道,時間過太久了」

       來到這個世界,曉月開始有股時間觀變質的感覺。

       「比起那些,小德走囉」

       「好的,蝕月大人」

       在爭執要曉月脫衣的時候,蝕月已經將牛鬼諾陶德治療好了。

       「等等!你要我帶這麼大一個魔物上街,會有問題的」

       「那麼,小德你縮小化可以嗎?」

       「我試試」

       牛鬼諾陶德縮減了身體的大小,變成了Q版的牛頭人。

       「這個尺寸就沒什麼問題了」

       雖然感覺還是會有問題,不過管他的隨便掰個理由都能通過。不能就強行通過。

       反正要搞事不嫌事大。

       牛鬼諾陶德與蝕月一人一邊坐在曉月的肩上。

       「那麼傳送陣在門後,我們出發~」

       回到餘暉山脈時,曉月看到坐在地上悶悶不樂還一臉疲倦的鹿迪。

       「怎麼了嗎?」

       「沒什麼...只是親愛的不見了」

       鹿迪併緊雙腿抱住雙膝,露出一副難過的表情。

       「那麼櫻乃呢?」

       「她喔,去找點東西來煮飯了」

       此刻鹿迪才注意到。

       「阿!親愛的~」

       本來鹿迪想撲上去,可是疲倦立刻席捲全身,剛爬起身來就趴了下去。

       看到鹿迪倒地,曉月急忙攙扶起來。

       「你幹了什麼好事?怎麼這麼累?」

       「也沒什麼..只是親愛的不見,我很生氣」

       鹿迪指向了後方滿是坑洞的新地形。

       「比起這些,你身後的女人是誰?」

       「你好~我是蝕月,是主人的武器」

       「武器?」

       「是的,我是器靈」

       鹿迪不能夠理解。

       「那麼還是讓我解釋一下」

       此刻櫻乃剛好回來了。

       櫻乃將自己所知曉,關於器靈的知識告訴了鹿迪。

       「真厲害!沒有一丁點的疏失」

       蝕月拍了拍手。

       「您太過講了,最初的器靈...不對應該說是雙生器靈」

       「阿拉,看來櫻乃小姐都知道呢」

       「什麼意思?雙生器靈」

       「還是你來回答曉月的疑問吧,蝕月小姐」

       「好的,我是想這麼說。不過現在還不是揭密的時候」

       蝕月食指抵住嘴唇,比出噓~的動作。

       「既然不想說,那麼來吃飯」

       曉月著手開始準備料理,不過大體還是先前的料理任君挑選。

       「這個綠色的是什麼?」

       「那是青醬義大利麵,有興趣你們要不要來一份?」

       蝕月與牛鬼諾陶德都分別來了一份。

       「哞!這是什麼?也太好吃了吧」

       牛鬼諾陶德前後總共吃了三份。

       不過蝕月就沒有這麼享受,吃了沒幾口就把東西塞給了牛鬼諾陶德。

       「怎麼了?親愛的料理不好吃嗎?」

       「很好吃,可是我不是很喜歡」

       對於這種狀況,曉月有獨家秘方。

       「那麼這個如何?」

       不過有一份獨家秘方是留給璃香的,所以曉月拿出巧克力冰棒。

       「這個顏色....這個形狀....」

       「別在意,難吃你可以直接吐掉」

       「...好吧」

       蝕月勉為其難的輕舔一口。

       在與冰棒接觸的瞬間,舌尖上傳來了冰涼的刺激感與巧克力自帶的苦澀與香甜。

       下一秒蝕月已經被征服了,開始不顧形象的舔食冰淇淋。

       「不騙你吧」

       蝕月沒有空理會,只是顧著舔冰棒。

       同時其他人也眼睛睜得大大的看向曉月。

       「吃完飯我就給大家一人一根」

       「好!」X4

       大家開始享受料理。

       「不對!蝕月你跟著好什麼!」

       「嗯?這不是我的飯嗎?」

       「你的飯在他那邊!」

       曉月手指牛鬼諾陶德。

       「有嗎?不記得了」

       這爛到無與倫比的裝傻,曉月感覺自己像白癡。

       「總之一人就是一根,沒有再多了」

       「主人不要這樣啦」

       蝕月聽到美食被剝奪開始苦苦哀求。

       「不行!」

       「人家還想要嘛~還想要主人的棒棒」

       「不可能,要是你繼續要求,其他人不是也想要更多」

       曉月精銳的立場讓蝕月難以攻略。

       「嗚...主人欺負我!只讓我享受一半,沒人性!」

       蝕月看苦苦哀求沒有用,改用哭鬧的。

       「你就算等等跟我說你要上吊也沒用,今天就是一人一根」

       「曉月,你就別欺負蝕月大人了」

       「我沒有欺負,看她不喜歡鹹食。我以後我都會做甜食給她做替代,還要飯後甜點太過了」

       聽到曉月充滿人性的發言,蝕月笑著接受了。

       「哎呀~主人怎麼不早說呢,讓我給你搥搥背」

       「可以了可以了,去把你的冰棒吃完吧」

       「好~」

       喧嘩的時光直至了夜晚眾人休憩才安靜了下來。

       「蝕月小姐在你把曉月先生的褲子脫了之前,請讓我占用一點時間」

       「什麼事情?引導者一族...不對,櫻乃小姐」

       蝕月停下了準備靠近曉月褲頭的雙手。

       「蝕月小姐習慣就好。我只是想問一下,為什麼不告訴曉月雙生器靈與你們42位最初器靈的事情?」

       「櫻乃小姐應該知道吧,關於器靈的悲劇」

       「由武器與記憶所誕生的雙生器靈,我記得是這樣沒錯吧?」

       對於櫻乃的博學,蝕月拍拍手。

       「就像你所知道的那樣,現在讓主人過上開心的日子就好,更何況我也很久沒有享受愉快的時光了」

       看蝕月絕口不提的樣子,櫻乃也停止了提問。

       「那麼我就不打擾了」

       「說起來,主人不是你的男人?你不打算阻止我?」

       「不不。我沒有阻止的打算也沒有必要,況且曉月先生一定也很開心」

       「好吧,雖然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那我就不客氣了」

       隨後櫻乃就爬回帳篷睡覺,至於曉月怎麼了也沒有人知道,除了蝕月。

作者的話:今天差點拖更了。
在鬧鐘響起的時候,我在看本子所以險些就忘記。
然後餘暉山脈偏差不多要結束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