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管理者的主題 52 餘暉山脈篇-6

小光光 | 2020-05-15 17:34:37 | 巴幣 0 | 人氣 46



-同一時間-

       「那麼這裡是哪裡呢?」

       在被魔法陣轉移走,曉月的腦袋就舒服了許多。

       沒有了令人噁心的雜音,取而代之的是不能辨識男女的聲音。

       隨著曉月小心的探索周圍的環境,立刻明白了一件事情。

       這裡是某個地下城,這一個事實。

       而這個地下城不同於以往,它是個迷宮。

       「右轉」

       聽到聲音的指示,曉月想了很多。

       可是終究是不知名的地方,碰運氣亂跑也不見得比較好,最後只能妥協於遵照聲音的引導。

       隨著引導,曉月很快的碰上了全新的魔物。

       「牛頭人啊」

       雖然說是全新,不過以往在小說中看到很多。對曉月來說也不是多麼新穎的生物。

       簡單的比劃,牛頭人就順勢倒地了。

       而牛頭人的肉在鑑定過後,曉月備感興趣。

       名稱:牛頭人的肉

       品質:精良

       物品說明:鮮美多汁的牛頭人肉,不具備多餘的脂肪卻有著濃厚的口感,可直接生食。

       「看來牛肉麵、碳烤牛肉等等東西都可以有了」

       隨著地下城進度的增進,曉月道具欄中的牛肉快速增加。

       大約下落六至七層的時候,牛肉的總數已經超過600了。

       而牛頭人的樓層結束,開始出現狼形生物。

       說是狼形生物也不太正確,畢竟那生物有著節肢生物的特色。

       「骨狼嗎...」

       骨狼位於身體的外骨骼散發出相當的魔力濃度,其中以四肢的外骨骼魔力濃度最為濃厚。

       原先曉月想要試探,在投擲刺針的瞬間,骨狼以肉眼難以捉摸的速度逼近。

       「好險...」

       要不是危機意識的警覺,曉月已經被那兇惡的爪牙撕裂了。

       雖然無法肉眼掌握,不過這樣攻擊對曉月根本不是威脅。

       在掌握情況準備充分的情況下,骨狼的攻擊被輕易化解,骨狼自己也因為慣性的力量徑直的往魔鬥術的拳頭上撞下去。

       骨狼階層的移動,稍微偏慢。最主要還是『看不見』這件事仍舊會對戰鬥產生影響。

       「我要快點了,不知道兩人等多久了」

       在這不見天日的地下城,曉月無法確切知道時間的流逝,唯一清楚的只有度過許多天。

       在與骨狼的戰鬥中,曉月來到一扇門扉的面前。

       「刺激的氣息!」

       門後有著具備高濃度魔力的傢伙,非比尋常的存在感讓曉月感覺無比的興奮。

       「不好不好,還有人在等我,這次可不能太過於享受」

       推開門扉,兩側的燭台被逐一點亮。

       在光亮的底端坐著一位存在感十足的魔物。

       「全新的挑戰者嗎?」

       對於提問,曉月沒有多作回答。

       而是利用鑑定技能好好的觀察對手。

       名子:牛鬼洛陶德

       種族:米諾陶爾斯

       等級:32

       稱號:恐懼之主、不敗的看守人、罪惡的守衛

       基礎技能:槍術LV.8、火屬性魔力LV.4、暗屬性魔力LV.5、霸體LV.9、恐懼化身LV.2、超速回復LV.2、超速再生LV.2、幽魂體LV.1

       能夠抵禦魔力的霸體,加上無視物理攻擊的幽魂體,同時敵人還具備超速回復與超速再生,這樣的敵人難以對付!

       要是一般人肯定會這麼想,不過這對曉月來說算什麼?

       這不正是拚上全力才有機會跨越的對手嗎?這不正是最為刺激的挑戰嗎?

       並非是無法觸及的高空,而是燃燒殆盡會存在著可能性的敵人。

       一想到這些,曉月就不由得嘴角上揚。

       看到敵人蓄勢待發,牛鬼洛陶德也禮尚往來提起了長槍。

       「來吧!」

       雙方準備完畢,曉月先行發動攻擊。

       如果是一般情況,曉月一定會做為後手方更多的觀察敵人。

       不過對方的技能可不是如此簡單應對的。

       在魔力的強化狀態下,曉月的速度明顯快於牛鬼諾陶德,一瞬間就來到身側。

       不帶任何的猶豫,魔鬥術的鋒利給予了頸部留下一道深長的痕跡。

       對面意料之外的攻擊,牛鬼諾陶德只能揮舞長槍驅趕曉月。隨後頸部噴湧出大量的鮮血。

       「該死!...淺了」

       後退的曉月失去了最好的決勝負機會。

       頸部的血流在數秒後就停止了。

       不過魔鬥術也確實的帶來影響,牛鬼諾陶德傷口癒合的緩慢。

       「可怕的敵人阿,我要盡全力驅逐你!」

       被曉月的破壞力嚇了一跳,牛鬼諾陶德帶起綁在腰部的面具,緊握長槍朝著曉月發動猛攻。

       抵禦攻擊的時候,曉月感覺到了絲毫的異樣。

       手臂在攻防之間也被長槍留下不少的擦傷。

       「可怕的敵人,展現出自己的力量!不要對我有所隱藏!」

       「...那麼如你所願!」

       當曉月拿出了匕首,戰局立刻進入白熱化。

       雙方的攻防都是毫米之差。

       每當匕首抵禦了攻擊,沿著槍身前行發動反擊,牛鬼諾陶德就會利用身法與體型優勢化解反擊。

       雙方的你來我往中,曉月再度感覺到異樣。

       (怪怪的)

       雖然不能夠明確的認知到哪邊不同,不過戰鬥起來的節奏與平時有些差異。

       長時間的消耗戰中,曉月雙手已經布滿傷痕了。

       反觀牛鬼諾陶德渾身上下沒有絲毫的傷口,連最初的重傷也已然痊癒。

       當前曉月唯一的優勢是體力方面。

       雖然魔力敵人消耗的也有許多,不過跟原先魔力量就低下自己相比也就只是雙方所剩魔力相差無幾。

       (看來剛剛魔力中混雜了什麼)

       雙方魔力低下的現在,曉月就感覺不到異樣了。

       技藝的比拚沒有什麼好說的,曉月所佔據的優勢是無庸置疑的。

       數次的武器交鋒,長槍產生了巨大的偏移。而這個剎那的瞬間決定了雙方的差距。

       沒有了魔力輔佐,這一次的偏移產生了0.7秒以上的間格僵直,曉月趁虛而入一擊刺穿了心臟。

       當攏長的刀身從敵人身上慢慢拔出,鮮紅的血液噴湧而出流淌於四周。

       牛鬼諾陶斯巨大的身體隨著鮮血一同倒落於地面。

       確認敵人倒地不起,曉月拿出了回復藥水撒在雙臂上。

       「咕哇!真痛...」

       手上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不過藥水撒在傷口上著實刺激,曉月痛到眼睛都睜不開。

       「...不是吧!」

       倒地的敵人慢慢地站了起來。

       同時他身上的魔力遠超之前的濃度,連周圍的魔力都被其影響,發出微微的震動。

       「你為什麼能夠站起來!?」

       曉月感到驚愕。

       直擊心臟的攻擊都沒能將其拿下,這已經超越生物的概念了。

       「沒什麼,多虧了我堅硬的骨頭」

       「...!」

       曉月明白了。

       這是與骨狼相當的特性:外骨骼。只不過他的外骨骼有些奇特。

       「太作弊了!!」

       曉月不由得抱怨。

       「少說廢話,把命留下來!」

       牛鬼諾陶德的速度明顯提升了。

       曉月開始無法進行卸力的前置作業,只能夠在長槍擊中的前一刻使力量偏移。

       「該死!」

       卸力與偏移所需要消耗的體力與力量是相差甚遠,只剩下偏移的現在,戰鬥不能夠在維持旗鼓相當了。

       整體的風向逐漸傾向牛鬼諾陶德。

       這樣的局勢曉月也是能預想到的,為了避免這樣的情況,曉月開始著手準備後手。

       在新一回的高速戰鬥中,曉月投擲出了數根的刺針。

       然而朝著敵人飛躍而去的攻擊不是被擊落就是被閃避。

       準備完的刺針全數落空,曉月拉開了距離。

       看準剎那的破綻,牛鬼諾陶德想要趁勝追擊,不過奇怪的情況讓他停了下來。

       太過於明顯了。

       戰鬥中毫無破綻的人,竟然會在後撤時露出破綻。

       不過這刻意的失誤,牛鬼諾陶德不打算放過。憑藉著自損800敵損1000的覺悟,衝了上去。

       雖然刻意賣出的破綻沒有讓敵人停下腳步,不過曉月早已經預想好了,敵人沒有停下來的應對。

       曉月將手中的鐵製匕首當作棄子,扔了出去限制行動。

       不過牛鬼諾陶德的覺悟不是小小的匕首能夠抵擋,一個簡單的轉身匕首的投擲就落空,速度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

       然而看似正確的選擇,帶來了蝴蝶效應。

       匕首刀身的部分被插入了一張魔法陣的紙張,插入地面後隨及而來的是火屬性魔力的爆炸。

       突然的爆炸,牛鬼諾陶德沒有反應空間,硬生生吃了爆炸的傷害。

       「還沒結束喔」

       曉月的一句話,勾起了警戒的神經。

       四散的刺針開始被吸引,以匕首為中心高速的聚集。

       刺針瞬間變成兇惡的暗器,刺入牛鬼諾陶德身體各處。

       「哞嗚!」

       「看來是結束了」

       曉月拿出新的匕首,準備給予值得尊敬的敵人最後一擊。

       「還請留步,少年」

作者的話:這個月事情好多阿,兩個報告一個考試。然後第二卷要鋪陳好多東西。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