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
舊版
前往
大廳
小說

【小說】空母加賀的清醒夢境 15

黑鶖 | 2018-07-18 10:01:32 | 巴幣 6 | 人氣 492


耀眼的陽光從窗戶射進來,照醒了加賀。她看了看旁邊,赤城並不在——不久前隱約有感覺到她離開床,只見自己雙手已經被鬆綁,皮帶放在床邊。一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全身不禁顫抖了一下,臉頰又紅了起來。她下了床,發覺雙腿還有些無力,身體深處似乎還殘留著赤城的觸感。

加賀覺得滿身是汗、十分不舒服,便把掛在腳邊的內褲脫下,拿了一套新的制服,快步走向艦娘專用的澡堂。


加賀到了澡堂,發現赤城也想要脫衣服洗澡,卻因為手受傷,所以簡單的脫衣服變成了苦戰。
赤城狼狽的模樣都被加賀看到,不好意思的說:「我想要洗澡,妳可以幫我忙嗎?」

加賀點頭同意,便開始幫赤城脫下病人服,身上剩下純白的內衣和內褲。被加賀這樣幫忙,赤城臉上泛起紅暈,脫下衣服後的身材更讓加賀驚訝,異於同齡的身材,把制式的少女內衣撐的緊繃,汗水淋漓,內衣和肌膚貼合,配上略顯稚嫩的臉龐,加賀看了也不禁心醉神迷。

赤城被她這麼一看,臉紅到耳根子;加賀這才發現自己這樣一直盯著對方很不禮貌。

「對不起!」加賀鞠躬說道。

「沒關係,還要請妳幫我脫掉內衣褲呢……」赤城說完害羞的把臉別到一邊去。

看到赤城如此反應,加賀也跟著臉紅的說:「不……不然妳轉過去吧,我這樣就不會看到妳的正面了。」

「嗯!」

加賀幫忙赤城把剩下的衣物脫掉,也脫掉自己身上的衣服後,開始幫赤城洗頭。洗完頭之後便是洗身體,脖子、肩膀,接著就是胸口,雙手所及滿是柔軟卻充滿彈性的觸感,先從外圍開始,漸漸逼近尖端,隨著搓揉的頻率,赤城發出了喘息的聲音。

加賀在赤城耳邊問:「這樣舒服嗎?」接著輕咬舔舐著她耳朵。

赤城舒服的忘記吞口水,嘴巴滿是唾液的說:「嗯……可是只有我舒服……加賀都沒有一起體會……真的很可惜……」

加賀把沐浴乳倒到自己的胸口,開始磨蹭赤城的背後……


洗完澡之後加賀將赤城的長髮盤起,防止頭髮被沾濕,接著赤城進入浴池之中。

「如果沒事的話我就先在外面等,需要幫忙時再叫我。」加賀說完轉身準備離開。

「不要走……可以嗎?」赤城臉上露出了懇求的表情。

看赤城這樣,加賀也不好意思拒絕,就在進入浴池和赤城一起泡澡,看著赤城包著浴巾的樣子,心裡不禁讚嘆:『真是個美人呢!』


加賀關心的問赤城:「妳身上的傷好了嗎?」

赤城將身體側過去給加賀看,並且回答:「經過浴池特殊藥劑的治療,傷口是已經癒合了……

聽到傷口都好了,加賀心中的大石頭終於放了下來。

赤城又繼續說:「可是……」

「可是?」

「我的手沒辦法動……」

聽到這話,讓加賀心頭一驚,冷汗不由得冒出來。

加賀故作鎮定說:「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出來吧。」

赤城點了點頭,兩人離開了浴池,加賀先幫赤城穿上了衣服,接著自己再穿上衣服,牽著她的手一起走出澡堂。


---


赤城和加賀兩人到了體育館,教官指揮著幾個士兵從卡車上把兩人的艤裝搬運下來,主要包含兩套弓道服、弓、飛行甲板和其他配件,弓道服一套白衣紅裙,一套則白衣藍裙。

「妳們去把艤裝換上吧。」教官對著她們兩人說道。


赤城選擇了白衣紅裙那套,加賀則是選了白衣藍裙那套,兩人一起到更衣室換上了弓道服,兩人換上後出來看著對方。


「加賀,妳的領子歪了。」赤城說完就用單手幫加賀把領子整理好。

「謝謝。」加賀低下頭有些不好意思。

兩人接著把剩下的艤裝裝上,到教官面前,加賀把赤城手不能動的事情告訴教官。


「嗯,我知道了,接下來觀艦式中交錯射箭的項目,赤城就不要射箭,讓加賀一個人射就好,之後就在旁邊待命。」教官說完帶領兩個人到軍港。


在軍港邊已經有一排穿著白色軍服的長官們,站在港邊準備看觀艦式了——其中最中間的男人,便是元帥,而他身旁則是戰艦陸奧!


加賀再次來到土佐被轟沉的海域,心中感慨萬千。看著陸奧,內心期望著今天教官能夠把她支開,這樣復仇才有成功的可能性!


赤城和加賀兩人下水,由於有艤裝的輔助,所以就像是在陸地上一樣平穩,而且會照著腦中預想的路線前進,所以行動比陸地上還要靈活。加賀這時才感受到,艦娘就是為了在海上行動而生,像是水中生物一般,之前在陸地的生活則像是監獄一樣,只有在海中才能真正解放潛在體內深層的力量!


「敬禮!」司儀開始喊著口令,就像是當初土佐試驗時一樣。

全體軍官動作整齊劃一的向赤城和加賀敬禮,兩人也回以敬禮,接著加賀開始表演各種距離與行動的射箭,赤城則在一旁待命。


元帥看到赤城站在旁邊,便把教官叫過來問話。教官右手上拿了紙杯裝著飲料走了過來插進教官和陸奧之間,便順手從後方伸出左手到陸奧的裙內亂摸。

陸奧嚇了一跳,但是元帥只專注看著射箭而沒有發現這個情況,礙於場面,她不好意思揭發教官,只能壓低著頭,但是臉越來越紅。


陸奧心中想著,這傢伙是誰啊?怎麼一見面就這樣?自己身為艦娘,從來就沒有被元帥給滿足過,他對權力的欲望比對身體的欲望高多了。本來只想著就這樣作為戰爭機器過完一生吧,想不到此時又被這傢伙激起壓抑的情感,全身難以忍受。


教官喝了一口飲料說:「請問元帥有什麼問題嗎?」

元帥指了指赤城問:「為什麼赤城站在旁邊像是罰站一樣?」

「今天主要都由加賀來演示,而最後的項目赤城會輔助。」

元帥斜眼看了一下教官說:「赤城是有問題嗎?」

「不瞞您說,其實赤城今天身體不適應該要報病號的,但是訓練這麼久就為了今天,不能參與這榮耀的觀艦式真的很可惜,所以她堅持一定要出席,才會有這樣的安排。」教官這麼回答的同時,手指也在陸奧裙下恣意妄為,陸奧想要維持高雅的體態,但豐腴的大腿卻忍不住顫抖著。


「身體好了之後就能上戰場吧?」

「一定可以。」

「沒你的事情了,下去吧。」


教官將手從陸奧裙下收回,手指上有些溼濡的痕跡,轉過身準備離開時,故意一個踉蹌,手上的飲料翻倒在陸奧的胸口。


「哎呀!真是對不起!」教官點了點頭表示抱歉。

「不……不會……」陸奧腦內一片混亂勉強回答,接著問元帥:「報告元帥,陸奧可以去整理儀容嗎?」


「去。」

陸奧急忙拉著教官,一前一後離開。

兩人到了廁所,陸奧隨便選了一間,就把教官拉進去,急忙鎖上門。

「哎呀,陸奧小姐,帶我到這裡,請問需要我幫助妳整理儀容嗎?」

「你……你這傢伙!」

陸奧眼睛蘊含著淚水,紅著臉把裙子掀起,對著教官說:「是你把我用成這樣的!你還問我!」

教官摸了摸頭,困擾的說:「真是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就變這樣了。」

陸奧雙頰漲紅,伸手把教官褲檔拉鍊拉開:「我要你負責到底!」

「就算妳這樣說……」

教官一點反應都沒有,讓陸奧嚇了一跳。

「不好意思,我已經和別人約好了,除了她之外我不能跟其他艦娘有更進一步的行為,我先離開了。」教官把褲子拉鍊拉好,說完就離開廁所,留下落寞的陸奧腿軟坐在地上。


教官邊走向軍港邊想:『這樣應該可以拖延陸奧一陣子吧……』

---

系列文章連結

---

創作回應

飛羽
啥都別說了 GP奉上
2018-07-18 23:20:31
黑鶖
感謝支持[e12]
2018-07-19 09:33:0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