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BL】紅塵記事.第二章

作者:堅果│2019-08-03 18:55:41│贊助:8│人氣:162


第二章





  萍蘭鎮四通八達的水路與街道外,是數座規模較小的城鎮,緊接著再外一邊則是一條大江,稱作秦河,度過了秦河過後就是真真正正的「水都」──澤川城,季嵐一夥人便是計畫度過秦河後到澤川城歇息,剛好季嵐在澤川城也有一些許久未見的朋友,順道可以去看看他們。

  秦河之前有個城鎮名叫旁川鎮,顧名思義便是河道旁的小城鎮,秦河對旁川鎮來說是條極其重要的河,不只是其民生用水的來源,也有許多傳說跟這條大江有關。

  「......之所以這條大江會被稱作秦河,就要說回千年以前……」街頭上,一名說書先生正振振有詞地說著秦河的起源,路邊圍觀的群眾也凝神細聽著對方,被唬的一愣一愣的。

  季嵐並未留心於那些說書先生說的跟秦河有關的故事,只因那些都是空穴來風、毫無根據的傳說,又有誰親眼瞧見了?不只是他心裡這樣想,連紅娘子與姬雲的想法也如出一轍,三人快步走向渡口,見了一個船夫便上前詢問。

  季嵐有禮貌地向船夫行了一禮,問道:「請問是否能載我們一程?我們想去澤川城。」

  「哦?」那船夫瞥了季嵐一眼,臉上的神色不是很好看,但在看到紅娘子時卻雙目一亮,口氣也好了不少:「當然當然!諸位快請上船!」

  「哼!不安好心。」姬雲低低說了一句,季嵐則用手肘推了對方一下,道:「你就別計較了。」

  眾人上了船,船夫便划槳上路,一路上那船夫總是用色瞇瞇的眼神往紅娘子的身上瞧,時不時還想伸手摸她的衣服,季嵐與姬雲都看在眼裡,後者只是不想理,因為他知道紅娘子有自己的一套辦法,但季嵐可就看不下去了。

  每當船夫想伸手時,季嵐便「不小心」坐姿不穩搖了船幾下,那船夫也看的出來這小子的心機,越是摸不到就越要摸,兩人就這樣互相來去,反倒是要被吃豆腐的紅娘子看的樂了,當然就算沒有季嵐,紅娘子也會自己避著,反正等船上岸了再給這色狼一個好看,讓他永遠沒辦法再吃女人家豆腐。

  就這樣一來一往,船也不知不覺的行駛到了澤川城的渡口,既然自己占不到那婆娘的便宜,就要從這兩個男人身上討,那船夫先是將船靠了岸,接著很不客氣地伸出了手,道:「船費。」

  「給你。」見狀,季嵐很直接地將一枚金元寶放到了船夫的手上,後者瞪大了眼,他本來只是想開個不小的價錢嚇嚇他們而已,沒想到反而是自己被嚇到了。

  金元寶!金元寶啊!

  看船夫一臉的驚訝,季嵐裝作毫不在意的樣子道:「怎麼?不夠嗎?」

  「夠夠!當然夠!」那船夫小心翼翼地收起了元寶,一臉諂媚、恭恭敬敬的送走了季嵐一行人。

  待他們走遠後,姬雲好奇地朝季嵐那兒湊過去,問道:「你什麼時候有這麼多錢了?」

  「喏,你看。」季嵐從口袋拿出一個金元寶,接著再掏出一把匕首,輕輕地在上頭刮了刮,一層金箔就這樣被磨掉並掉落至地上,露出底下黑灰色的芯。

  原來季嵐將石頭上包覆一層金箔,充作金元寶的樣子送給了那個船夫,並跟姬雲解釋道:「偶爾用來騙騙江湖上那些不肖之人就夠了,當然我還是很誠實的。」語畢,季嵐露出了看上去有些邪惡的笑容,一旁的紅娘子見狀忍不住笑了出來:「那傢伙想吃我豆腐,也該是給一個教訓。」

  「只是剛好而已啦!」季嵐笑著收回了石元寶。

  澤川城不愧為水都之名,所有交通要道皆由河道構成,河流錯綜複雜,堪比先前街道與河流相互交錯的萍蘭鎮,河道邊停著各式各樣的小船,許多船夫皆停泊於水上等待客人的光臨,而河道上則是各式各樣的畫舫,與萍蘭鎮大同小異,但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則是畫舫上除了常有的妓院之外,許多來自於各個城鎮的旅人以及畫師常常在畫舫上頭經營小本生意,還有吟遊詩人彈琴唱詞,更有許多舫上設立著茶館供人休憩,販賣各種當地名產,形形色色的船隻漂泊於河上,好不熱鬧。

  岸邊種植的柳樹低低垂下,柳葉輕柔地拂過了季嵐他們搭乘的船隻,姬雲抬手任由葉片滑過自己的掌心,那佳人與柳條的畫面輕柔愜意,景色美不勝收,看得季嵐不禁臉紅心跳。

  查覺到季嵐的視線,姬雲望向對方,接著露出了柔和的笑容,纖長的睫毛眨啊眨的彷彿在詢問對方「有什麼事嗎?」,這是季嵐認識姬雲這段期間第一次看見對方露出如此溫和的微笑,不禁回以一個玩世不恭的笑容,用著半帶調戲的語氣說道:「瞧你生的這副模樣,要是常常這樣笑該有多好。」

  「只要你願意,我隨時都可以露出這樣的微笑。」姬雲笑的越發曖昧,讓季嵐看的心臟跳得更快了。

  姬雲趁勢往季嵐的方向靠近了一些,後者不太知道他的用意,只覺得對方的樣子跟平時有些不太一樣,當然他不覺得自己了解對方,明明只認識他四五天而已,怎麼可以說這種話。

  見這氣氛良好,又有美景相伴的情況下,姬雲打算將心中的秘密告訴對方,他輕柔地用手撫摸了季嵐的臉頰,連眼神都變得異常柔情,姬雲本就生的美,再加上這深情款款的眼神,說不心動才有鬼。

  既然姬雲用了如此認真的表情看著他,季嵐的神情也跟著認真起來,前者覺得這時機到了,便開口說道:「季……」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姬雲說了不到半個字,不遠處便傳來了女孩子的尖叫聲,嚇得季嵐抬首往發出聲音的地方查看,而姬雲當然也往那個方向看過去,只是眼神中想要殺人的成分居多。

  季嵐本以為那是紅娘子的尖叫聲,但在看見對方好端端地坐在船裡時便鬆了一口氣,想一想,像她如此這般的女子,怎可能會發出尖叫呢?再將視線往後瞧,季嵐便看見一名少女臉色發白的坐在別艘船裡,如玉般的手指顫抖地指著水面,戰戰兢兢地說道:「鬼……有鬼!」

  那艘船上的船夫順著少女所指的方向看去,平淡無波的水面僅有因船身搖晃而晃出來的幾條漣漪,哪有什麼鬼?便跟少女說道:「姑娘別瞎說,咱們澤川城幾百年的歷史,哪聽說過有什麼鬼怪,莫要嚇人!」

  其實季嵐看的出來這名船夫已經被少女的言語給驚的連船槳都拿不好了,只是自己在這兒工作卻從沒聽說過什麼水鬼,才勉強維持住理智。那少女又理直氣壯地說道:「我真的看到鬼啦!」

  一聽見少女的尖叫,四周船隻上的人也不禁將視線往這兒看,並交頭接耳了起來。

  「那姑娘所見是真的。」不知何處忽然傳來了一道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一名身穿白衣、玉樹臨風的俊美男子使出輕功緩緩降落在對方的船隻中,伴隨著男子的是一道鳥兒悅耳的啁啾聲,不出數秒一隻長相可愛、活潑靈動的黃鸝鳥便停在了男子的肩膀上,眨了眨牠圓溜溜的大眼睛。

  一看見這道身影,季嵐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但他不急著跟對方相認,而是在那兒等著男子接下來脫口說出的話。

  男子先是抱歉地向船夫與少女抱拳作揖,接著一甩手上的拂塵,道:「宋某昨日夜抓水鬼,卻不料讓他給逃到這兒了,是某的錯,某在此向二位賠不是。」

  見這男子一身仙風道骨的姿態,話語謙和且長相俊美,少女不禁看傻了眼,連自己心中的想法都不小心脫口而出:「好帥……」雙眼直勾勾地盯著對方,沒有半點挪開的意思,連遇到水鬼受的驚嚇都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男子似乎已經習慣了他人像這般癡迷地望著自己,暗自在心底替自己這容貌嘆了一口氣,接著便打算先行離去:「抱歉讓二位受驚了,若沒有其他事,某就此告退。」

  「哎呀!先別走啊!」季嵐見那男子就要走了,趕緊揮了揮手大聲吼道:「羽璇兄!我在這裡呀!」

  「嵐兄?」一聽到季嵐的聲音,那名男子……宋羽璇先是皺了下眉頭,接著往聲音的方向看過去,果不其然看見了一位身穿黑衣的青年正努力地往這邊揮手,示意他朝那個方向過去。

  宋羽璇縱身一躍,輕巧地落在了季嵐那艘船上,接著露出了高興的笑顏,抱拳行了一禮,道:「果真是嵐兄,你無聲無息地離開,江湖上也打聽不到你的消息,多年不見,今日澤川城一遇,也不枉我往這兒追水鬼了。」

  「別那麼客氣啊!咱們都那麼熟了。」季嵐笑著用手臂勾了勾對方,姬雲見狀,唇角微不可查地下滑,望向宋羽璇的眼神也不禁銳利了幾分。但他掩飾得很好,盡量不讓兩人發覺,依舊是那淡無表情地問道:「他是誰?」

  「他叫宋羽璇,在我剛闖江湖的時候就是他將我帶回門派做師弟的,只不過等到我學有所成的時候就離開了。」說著說著,季嵐不禁露出了懷念的神色,繼續道:「雖然是師弟,但我們根本就不計較輩分,啥兄的到處亂喊呢!」

  聞言,姬雲稍微點了點頭,接著轉過身不去看那兄弟之間做出親密舉動的兩人,一旁的紅娘子掩飾不住自己幸災樂禍的表情,低聲在姬雲的耳邊說道:「公子,你吃醋了。」

  「別亂說。」姬雲不悅地看了紅娘子一眼,再偷偷瞄向季嵐,不知為何他看宋羽璇的神色就是覺得不爽,望著那兩人就有種自己的東西被搶走的感覺,想到這裡他給宋羽璇的臉色就不怎麼好看,但後者不作多想,就只是當對方的性子冷淡來看而已。

  大致跟身旁的人介紹彼此過後,季嵐便邀請對方到畫舫上的茶館歇息,他還有些好奇,那隻站在宋羽璇肩上的黃鸝鳥會不會跟著牠主子一同進到茶館內,沒想到在對方前腳剛踏進畫舫的時候,那鳥兒便拍著翅膀不知飛到哪兒去了。

  等眾人都就座了,季嵐一邊替宋羽璇斟茶,一邊問道:「你說的水鬼是怎麼一回事?」

  男子將手上的拂塵放置一旁,接著將自己抓水鬼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對方:「嵐兄,你也知道我在澤川城定居不少年了,以往都沒見過這兒有什麼妖魔邪祟,只是最近幾天,這兒的居民老是說在河道上看見一個披頭散髮、面目猙獰的白衣女子,以我的性子當然不會不管,幸運的是我在幾天之內就掌握了那水鬼的行蹤,只是在昨天晚上,我好不容易把她趕到人煙稀少的河道時,有個人從我的背後推了一把讓我掉進水裡,那女鬼就這樣跑了,我回頭一看也沒有人站在身後,那人隱藏了自己的氣息和腳步,就連我都沒有察覺,可見是名高手。」

  季嵐清楚宋羽璇的修為比自己好很多,甚至在以往門派中還是排名前五的高手,只是隨著季嵐的離去,他也自個兒告別了門派眾人,往江湖遊歷去,最後定居在澤川城。澤川城有水鬼的事情當地不少居民知道,只有外地來的遊客不知情,為了賺那些人的錢,這兒的居民甚至不提起這件事情,澤川城依舊人來人往。

  季嵐思索了片刻,喝了一口茶道:「照你這樣說……那水鬼還有同伴?」男子修長的手指細細地摩擦著茶杯的邊緣,每當他在思考一件事情時,手邊總是會不自覺地做出一些小動作。

  一聽到季嵐這樣說,宋羽璇歛下了雙眸,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敏銳地捕捉到了宋羽璇面部的變化,姬雲淡無波瀾的眼神望向對方,語氣平緩地說道:「你該不會還有什麼事情沒說?」

  姬雲不喜歡宋羽璇,但並不代表他會針對對方說出讓他難堪的字句,前者是個明理的人,在這種時候不會刻意刁難他,只是如果還有跟水鬼有關的情報沒說出,這樣會阻擋季嵐思考,因此姬雲還是如此問道。

  宋羽璇抿了抿雙唇,於腦中作最後的心理掙扎,但最終還是向現實妥協,在左右查看沒有人注意他們這邊過後,他往前傾了傾身子,低聲說道:「其實......一開始聽到有水鬼的時候,我就已經這麼想了……只是這些事情在澤川城不是很光彩,甚至有些忌諱,因此大家都刻意不去提……」

  二年前,有個從外地來的旅人來到了澤川城,並遇到了一名貌美如花的姑娘,兩人在接下來的日子相處之下兩情相悅,並互許終身,只是旅人並不知道那姑娘是名花妖化身而成,就這樣兩人甜甜蜜蜜的生活了好一陣子。

  直到某一天,澤川城爆發了一場瘟疫,那姑娘知道必須靠她的花粉與妖力治療這些受到瘟疫感染的人,當然也就這樣暴露了她的身分,待瘟疫驅逐之後,那些人忘恩負義,以剷除妖祟的名義將那姑娘綁在柱上,並將她活生生燒死。據說,造成花妖最後這下場的並不是別人,正是她曾經深愛過的那名旅人,旅人見花妖死了,領了那些人給他的錢,便離開了澤川城,最後不知所終。

  「……我想,那水鬼似乎就是花妖化身而成的……」宋羽璇嘆了口氣,連茶都喝不下去了。

  聽完了這一段故事,季嵐沉默了半晌,向宋羽璇問出了幾個問題:「那名花妖曝露身分的時候,你在嗎?」

  「自然在的,我只是並不贊同那些人的做法,但縱然我武藝再高,依舊無法以寡敵眾,只能眼睜睜看著她……」宋羽璇只覺得自己沒有替那花妖幫上什麼忙,不禁一股歉疚的感覺從心中而生,眼神也變的黯淡了起來。

  季嵐不是沒有看到對方的神色變化,但現在他顧不上那些,繼續詢問道:「再來,最近發現水鬼之後,有沒有哪些人相繼死亡?」

  「沒有,就算那水鬼真要殺人,要殺的也該是讓它變成這樣的兇手,如果它真是花妖所化,那旅人也早就離開這兒了,報仇也報不到。」宋羽璇頓了一頓,看見季嵐的眼中閃爍著一股異樣的光彩,道:「難不成……嵐兄你想到了什麼法子?」

  「大概是有,只是……需要有人幫忙。」季嵐並沒有將視線移到宋羽璇的身上,而是放在旁邊坐著的姬雲與紅娘子,那兩人一臉淡然地聽著季嵐與宋羽璇對話,不知道為什麼話題一轉就將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了。

  姬雲知道季嵐有求於他,他當然點頭說好,只是這樣太過於殷勤,不符合他的個性,因此他還是佯裝為難的樣子,勉勉強強點了點頭,一旁看著的紅娘子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心思,不自覺的掩嘴偷笑了幾聲,還不知道在心裡想了些什麼。

  季嵐開始敘述自己的想法,而最近澤川城有個節日活動會在幾日後的晚上舉行,因此他們選擇在今天晚上即刻動身,等事情完結了再好好參加活動放鬆身心。

  等計畫塵埃落定之後,季嵐四人才有那個閒情逸致四處逛逛,眾人離開茶樓走向四周停泊的船隻,船身與船身之間有條簡易木橋連接,讓人四處走動。

  「其實澤川城最有名的就是妓舫,只是我想你們大概也沒興趣。」宋羽璇一邊帶著季嵐等人逛逛這個、看看那個,一邊解說這兒的名產與水色,有些認得出宋羽璇的居民在看到對方時還會寒暄幾句,而一些較年輕的姑娘們則是朝他丟些鮮花、水果的,看來這人在這裡很是受居民喜愛。

  姬雲見狀忍不住想調侃對方幾句:「宋公子好生俊朗。」

  宋羽璇聞言也不發怒,淡淡地回應道:「不比姬公子美艷。」

  「呵呵呵呵呵……」

  「呵呵呵……」

  兩人不約而同的輕笑起來,只是這笑聲聽在季嵐耳中卻不知怎地讓人寒毛直豎,讓他不禁打了個冷顫。

  今夜,眾人集合到了約好的地點,季嵐給予紅娘子一個眼神,後者便點了點頭,接著跳下河道作出溺水的樣子。

  季嵐的計畫便是先讓紅娘子佯裝溺水引來水鬼,接著季嵐再做出要抓住水鬼的動作吸引那名將宋羽璇推下水的神秘人的注意,待對方出現過後再讓宋羽璇從後方抓住對方,待所有該在場的人都在了,水鬼一事也就能水落石出了。

  果不出他所料,一有名女子落水,河面上頓時出現不合常理的波動,好像有一條不知以什麼為中心的旋轉水柱從河底湧上,包圍住了紅娘子的軀體,水柱頂端則是一名披頭散髮、身穿白衣的女子,那女子的長髮遮住了她的面容,讓人無法看清她究竟長什麼模樣。

  就在女子伸出雙手將紅娘子抱在懷中並送到岸上時,季嵐正要依照計畫做出動作,卻有一道男性嗓音忽然爆發而出:「萼兒!不要救她,那是圈套!」

  這聲音一出,那貌似是水鬼的女子本想遠離紅娘子,卻不料已經太遲,只是季嵐這邊也沒想到那個神祕人竟然就這樣直接暴露了他的位置,宋羽璇立即飛身一躍落在了對方的後面,對方也不是省油的燈,敵人一出現便以全力攻擊,兩人過了數招之後,那男子依舊敵不過宋羽璇的功力,只能任由他將自己束縛住。

  見男子被壓制住了,那女水鬼爬上了岸,將自己臉上濕漉漉的頭髮撥到耳後,接著露出懇求的語氣說道:「求求你們不要傷害他……」

  「你們可以殺我,但不要傷害萼兒……」那男子被壓制住了還不顧自己的性命全力保護那叫做萼兒的女水鬼,可見對她用情很深,季嵐見狀也不忍再做壞人的那一方,蹲下身來向男子詢問道:「你只要一五一十地回答我的問題,我就不傷害她。」

  「好,你問。」男子堅定的眼神望向季嵐,眼角卻瞥到了壓制住自己的那人的長相,眼中的那份堅定消散了不少,疑惑卻增深了:「你是......前幾天那個……」

  終於見到推自己下水的那人長相,宋羽璇不禁露出了訝異的神色,說話的語氣雖有些顫抖,但他還是盡量保持平緩地說道:「你……你是……那個旅人……」

  「旅人?」姬雲從後方悠悠地往這兒走來,接著在季嵐旁蹲下身,對著宋羽璇說道:「你不是說那個旅人在拿了錢之後就滾了嗎?為什麼又會出現在這裡?」

  「什麼錢?」旅人一臉疑惑地望著眼前的兩個人,季嵐則是覺得這事有蹊蹺,便叫宋羽璇先解開對對方的壓制,接著誠懇地說道:「你好好跟我們說,你與這水鬼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我……我們是夫妻……」旅人顫抖地垂下了頭,視線一直往萼兒的方向飄,後者點了點頭,柔聲說道:「告訴他吧……流歌……」

  旅人接收到了萼兒的眼神過後,開始將事情的始末娓娓道來。

  一開始他說的都與先前宋羽璇說的大同小異,那被稱作萼兒的女水鬼生前是一名花妖,在澤川城瘟疫橫行時幫助治療那些得到瘟疫的人,只是,其中還有一名富商,那富商見萼兒生的一副好容貌,便想趁機將他從旅人的身邊搶走,一開始他付給了對方大量的銀子,只是賄賂不成,反倒開始用搶的,然而卻都鎩羽而歸,因此他便記著這筆帳,還趁旅人不在時侮辱了對方,待瘟疫過後再使出各種計謀將萼兒陷害成作惡多端的妖孽,恩將仇報,在眾目睽睽之下將她燒死,再將她的骨灰埋到了河底,而那旅人為了替萼兒報仇,回到了自己曾經習過武的青雲山繼續修行,現今回到了澤川城,就恰好遇上了正要捉拿萼兒的宋羽璇,才將他推入河道中。

  只是萼兒過於善良,就算變成水鬼潛伏在澤川城的兩年之間都沒害過任何人,甚至還會幫助落水之人,從方才她救紅娘子的時候眾人便知道了,而季嵐也是從宋羽璇道出來的故事推測那花妖的性格,才讓紅娘子佯裝落水的樣子,果然不出他所料。

  至於報仇這件事情,萼兒有些執念,但仍是不忍,可並不代表旅人可以忍下去,他說要替她取回公道就會真的去做,只是那富商為了避免將來旅人報仇,私底下四處查探對方的行蹤,這也是為什麼水鬼一事和旅人歸來都發生在兩年後的今天,只因他們想隨著時間的流逝讓那富商淡忘這一切,最後再來個出奇不意的反擊。

  「你說的富商……可是賈萬仁?」宋羽璇一甩手上的拂塵,微微蹙了蹙眉,那旅人一聽點了點頭,道:「正是那廝小人。」

  賈萬仁,於大陸中有名的布匹商人,各個城鎮皆有他布行的分店,而總店則是設在白手起家的澤川城,待人和善,對事明理,且態度恭謹謙和,很難讓人把他與方才旅人所說的搶人家老婆的小人聯想在一起。

  之所以事情曝光過後賈萬仁幹的齷齪事並沒有被發現,是因為他掩藏的很好,並隨著萼兒上火刑台之後將所有過錯順水推舟給了當地受過萼兒恩惠的居民,因此大家也都只知道有人對她恩將仇報,卻不曉得是誰,從此閉口不提。

  賈萬仁的名號在場所有人都聽過,然而就只有宋羽璇曾見過他那麼一面,之後就再也沒看過對方。

  聽了旅人所道出的祕辛,季嵐不禁感到同情,眼神流轉著一種異樣的情緒,熟知對方個性的宋羽璇一看就知道他又在想什麼法子,想要幫助眼前這對苦命鴛鴦。

  不出數秒,季嵐向旁邊蹲坐著的姬雲問道:「姬公子,可否先在這兒多停留幾天?若是趕著上京……」

  「不急。」姬雲擺了擺手,道:「不急,你想去做就做吧!」面對季嵐氾濫的同情心,姬雲又有什麼話可以說?反正只要是對方做的事情,他都願意去等。

  獲得了姬雲的同意,季嵐深沉的雙眼變得更加明亮,接著面向旅人,問道:「這位兄臺如何稱呼?」

  那旅人道:「楚流歌。」

  「那麼,楚公子,我現在有個想法,到時候定能讓你們報仇雪恨,並讓賈萬仁的惡行公諸於世。」季嵐那雙明亮的眼中流轉著一種機靈的神態,有著一股說不出的魅力,看的姬雲不自覺地走了神,甚至還有些嚮往,但隨即又回到了淡漠的表情。

  「雖然楚公子的功力在羽璇兄之下,但也已經算是高手了,只是你如果想獨自一人暗殺賈萬仁,只怕是有去無回,一般像他這樣的富商總是會聘用數多武功不低的打手,你以寡敵眾,就只是去送死而已。」講到「打手」二字,季嵐還不自覺地瞄了紅娘子一眼,看來是聯想到姬雲與紅娘子主僕去了。

  聽著季嵐替他們想出來的辦法,楚流歌因愛妻受冤而香消玉損的悲愴頓時消散不少,接著他慎重地跪下朝季嵐磕了一個響頭,嚇得季嵐趕緊雙手將對方扶起,驚道:「楚公子快快請起,季某受不得這樣的大禮!」

  受了對方的攙扶,楚流歌站起身來,眼角隱約有些淚水,但那並不是傷心的象徵,而是替萼兒感到歡喜,歡喜得不能自己。

  今夜解決了水鬼的事情,接下來就是準備揭發賈萬仁侮辱恩人還害死對方的惡行,萼兒千感謝萬感謝的向季嵐道謝,喚著楚流歌到一旁說話去了,而季嵐等人則是回到了位在畫舫上的客棧。

  由於時間不早,宋羽璇便不回去他在澤川城的宅邸,而是跟季嵐等人一同借宿。

  為了節省開銷,四人只打算來二間房,男子都住同一間,而唯一的女子紅娘子則是一個人睡,季嵐雖然有些擔心紅娘子一個人在房間裡會不會有宵小擅自闖入輕薄對方,但回想起先前在萍蘭鎮女子不著痕跡的對那攤販下手,心裡的擔憂頓時煙消雲散。

  只是現在問題來了,床只有一張,蓆子也只有一張,就代表說這三個男人裡面有一個人不是要跟另一個人擠,就是要睡地板,想到這裡季嵐便自告奮勇表示自己睡地板就好,立即引來了其他二人的反對。

  依照宋羽璇的性子,他很難開口邀請季嵐跟自己一張蓆,倒是姬雲比較不害臊,直接拍了拍自己旁邊的座位,示意季嵐今晚就睡在他旁邊,接著暗地給了宋羽璇一個眼神,那眼神中……是滿滿的挑釁!

  宋羽璇明明是個涵養極高的道長,卻偏偏不知怎地看到姬雲那一雙挑釁的眼神便感到莫名煩躁,甚至在看到季嵐跟人家睡在一起時還有一種東西被別人搶走的感覺,索性一甩拂塵,盡量在季嵐的面前掩飾自己的焦躁,躺下蓆子睡去。

  姬雲見對方這樣挺幸災樂禍的,從宋羽璇早上跟季嵐勾間搭背的就已經引起他的醋意,現在連本帶利的還回來,也只是剛好而已啦!

  季嵐從小到大除了跟血濃於水的親人以外,並沒有跟其他人在一張床睡過,更何況旁邊睡的是一個容貌傾國傾城的人兒,因此他根本就睡不著覺。

  感覺到那人似乎在笑,季嵐便低聲詢問道:「你在笑什麼?」

  「沒事。」姬雲難掩笑意的回應了季嵐,接著閉上了眼睛,說實在的,能跟季嵐一起睡,又讓宋羽璇感覺到那種心情,此時此刻的姬雲可說是爽翻天!

  兩人一床,可想彼此之間的距離說有多短便有多短,季嵐仔細地瞧著姬雲的容貌,忽然想起了幼年時期某個與自己關係很好的玩伴,雖總是遠遠地看見他落寞的神情,但在看見自己過後便會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那笑容……有時候會令他感到溫暖。

  不知不覺將姬雲與那童年玩伴的容貌重疊在一起,季嵐頓時覺得荒唐,依照那人的身分,他根本就不可能見到對方,更不可能就是他身邊的這名男子。

  感覺到身旁的視線,姬雲睜開雙眼看向季嵐,卻見對方正看著自己,腦袋不知神遊到哪兒去了,便壓低聲音喚了喚對方:「季公子?季公子!」

  「啊……」被姬雲的叫聲喚回了意識,季嵐感覺有些不好意思,搔了搔頭對對方說道:「對不起......看你長得有點像我小時候的朋友,不自覺走神了……」

  「是嗎?」姬雲續道:「快睡吧……」

  「嗯……」季嵐翻過了身,終於沉沉睡去。

  聽到方才對方所說的話,雖然姬雲裝作毫不在意的神情,但他的心裡卻是十分開心的。

  沒想到……他的嵐哥哥,始終記掛著他。

  想到這裡,男子便閉上雙眼,安穩的進入夢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8249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由有
有注意到一個小錯字,提醒一下
為了節省開銷那一段,季嵐名字打錯了030

08-04 00:54

堅果
謝謝,我看到囉08-04 10:24
由有
OuOb 期待期待

08-04 00:58

堅果
感謝您的閱讀OWO08-04 10:2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emily258782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BL】紅... 後一篇:【BL】紅塵記事.第三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nlpss05050大家
今日小屋更新0.0 多益成績出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0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