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BL】紅塵記事.第一章

作者:堅果│2019-08-01 04:22:17│贊助:2│人氣:113



第一章




  街頭上,一名老婦托著裝了雞的布,另一手提著菜籃在街上走著,口中哼唱一曲小調,原本神情還是一如往常地泰然自若,就在她正要轉彎之時,一道身影冷不防地從正面撞上!不只是她,連同手上的雞也受驚了,一雙翅膀「啪搭啪搭」地拍打從布匹中掙脫開來,開始在街上暴衝亂竄。

  那老婦驚慌失措地追著雞跑,一邊大聲吼道:「雞啊!誰快來幫幫我攔雞啊!」

  「唉......真是......」那身段纖長的身影見到自己闖了禍,有些無奈地搔了搔頭,隨後一個箭步往前狂奔,三兩下就抓到了那老母雞,接著將它遞還給老婦人。
那婦人再三低頭向對方道謝,好像連對方就是讓她雞跑了的罪魁禍首也給忘了,就這樣提著雞慢慢離去。
  季嵐又搔了搔頭,望著婦人離開的背影,忽然想起了自己獨自一人在家鄉的老母親,不禁感到些許的思鄉情緒。這幾年他依照母親的囑託在外遊歷闖蕩,已經習得一身走跳江湖的本事,也見識過各種大大小小的場面,雖稱不上江湖中那些在各方面數一數二的高手,至少讓他不愁沒飯吃就夠了。

  這回他走到了位於東方的萍蘭鎮,萍蘭鎮一年四季如春,路上隨隨便便就可以看到各種花卉爭相豔麗綻放,水路與街道錯綜複雜,交織出一套只屬於萍蘭鎮的獨特風味,街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攤販,有賣吃食的,也有賣些新奇玩意兒的,河道上則是接連漂浮的畫舫,脂粉味與歡笑聲時不時地從舫中流出,街上人聲鼎沸,整座城鎮充滿著熱鬧的氣氛。

  走在這路上,季嵐總是需要格外謹慎些,畢竟有山水美景之色必吸引人潮,一有人潮也就帶動著錢潮的湧進,既然有買賣而致富的人,那也一定會有趁著那些富有之人不注意之下偷取錢財的老鼠,季嵐在外雖有營生的技倆,但現階段沒在工作的他身上的錢也不會多到哪兒去,他薄薄的錢袋可禁不起折騰。

  到了這麼適合賞遊的地方,錢沒帶夠怎麼行?不過季嵐也不是來這裡逛街買東西的,他只是個遊歷天下的旅人,到了哪個城鎮便在哪個城鎮落腳,偶爾上街賣賣藝、打幾套拳贏得路人喝采,錢就會進了他的荷包裡,幾年下來他的生活倒也過得充實愜意。

  而現在更愜意的,則是他那一雙看著街頭路過的人的雙眼,人多的地方就是好,不只是人多,美女也多,一路上不少打扮貌美、身姿飄然的姑娘從他身邊路過,看到季嵐那一張俊逸的臉還會沖著他拋媚眼、微微笑,但他也只是以欣賞的角度去看那些姑娘,人總是會喜歡美麗的事物,當然,包括季嵐在內,但如果是要勾他的心,恐怕就只能下輩子再來了。

  為了荷包的生存,季嵐挑了間看上去不大不小的客棧,這客棧的招牌都已經腐朽到幾乎要從上頭落下來了,不知道為什麼處在這交通四通八達、人潮又多的地方,怎麼沒有錢來裝修店鋪?不過……應該會比較便宜一點吧?他心裡這樣想。

一進門,店小二便立即熱情地上前招呼,道:「客官好,打尖還是住店?」

  「來些素菜。」季嵐隨意地坐在一張椅子上,由著店小二替他斟茶,視線開始往這客棧內觀察起來。

  不大的店面,倒也有十來個客人坐在裡頭,依照那招牌的樣子應該是個年代已久的老店,為了凸顯出這店面的年紀才不換招牌。

  季嵐看來看去也就只看出這些心得,待菜都上來之後也就把注意力放到了眼前的膳食上頭。
不知不覺已經過了數刻鐘,季嵐吃著吃著,忽然查覺到這店裡的氣氛好像跟方才不太一樣,抬起頭來,赫然發現自己的對面竟不知什麼時候坐著一個女人,還是個身穿紅衣、長相十分美豔的女子!

  在這女子出現之時,客棧裡只要有眼睛的皆因她的美貌直直盯著她瞧,甚至都忘了自己還在吃飯,筷子都差點兒掉到地上,而季嵐卻只是露出了訝異的神情,至少還保持著應有的儀態面對這個來路不明的女子。

  季嵐放下筷子將嘴裡的食物都吞了下去過後,詢問道:「請問……姑娘坐在某面前,是有何要事?」

  「有要事也好,無要事也罷,公子可是在嫌棄小女子?」沒想到這姑娘說出來的話聽上去滿委屈,但卻是以有些強硬的語氣在暗示對方,本姑娘就是要坐在這裡,你奈我何?

  「不是……」季嵐揉了揉太陽穴,百般無奈地苦笑道:「我倆素昧平生,妳……」

  不等季嵐說完,那女子抬起手示意對方先別說話,左右環視了周遭,接著露出笑容,壓低了聲音說道:「公子莫急,你瞧我一個單身女子出現在這個地方,總是會有對我圖謀不軌的,小女子也只是瞧公子人模人樣,這才借坐在這裡,圖個安全而已,不信,你往這四周瞧,我的話是否當真。」

  聽完這些話,季嵐便帶著狐疑的神色照著女子所說往周圍看了看,果真看到一些漢子帶著猥褻的目光一直往這女子身上瞧,也就信了她幾分,沖她幾個笑容後接著繼續低頭吃著自己的午餐。

  那女子也不與季嵐多話,喚了小二上幾壺茶就逕自喝了起來,只不過視線卻總是往季嵐的臉上看,被這樣赤裸裸的視線瞧著,縱使季嵐的神經再大條,也不能視若無睹了:「姑娘,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沒有,瞧著你生的俊多看幾眼罷了。」女子也不避諱,直接了當地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這下子季嵐倒真的不曉得該接什麼,笑容看上去更加苦了。

  凡說女子總是要遵循禮法,結婚後還要兼備三從四德,不像男人那般自由自在,可這紅衣女子看上去似乎不太在意那些,連說話都跟江湖上那些雜七雜八的人一樣,又有著說不出的直率,可這樣子倒沒有落了她的姿色,反而有一種率真的可愛。

  用完膳,季嵐在桌上放了銀兩,站起身來朝女子抱了拳道別,那女子也只是笑嘻嘻地並不與對方糾纏,季嵐在心裡暗自慶倖,但他總有種預感,往後的日子還會再遇到這名女子,心裡頭這個想法一出,他便向她問道:「敢問姑娘芳名?」

  「公子喚我紅娘子便是。」這名稱做紅娘子的女人朝季嵐嫵媚地笑了笑,接著道:「可否讓小女子知道公子名姓?」

  「某姓季,名嵐。」季嵐欠了欠身,忽然想起認識紅娘子的過程,他便試探性地詢問道:「紅姑娘,若季某走了,妳一個人在這兒是不是……不太方便?」

  聞言,紅娘子掩嘴笑了幾聲,道:「季公子莫非是在邀請小女子?」

  「也不是,只是瞧妳一個姑娘家在外,總是會遭遇什麼不測。」這話季嵐說得十分誠懇,也是擔心這位剛認識的新朋友,而且他本就生的俊俏,一看到他那張臉提出邀請就很難讓人狠下心來拒絕。

  「那小女子便恭敬不如從命了。」紅娘子也不是看他長相才決定跟他走的,她來到這兒其實有個目的,而且目標就是眼前這名青年──季嵐,只是現在的她還不能把事情說出來。

  季嵐光是行走在大街上就可以吸引不少女性的目光,身邊帶著一個貌美的女子更是引來了不少人的側目,不清楚情況的人看這兩人還覺得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設的一對,只不過那「才」也只是看季嵐的臉瞧著挺俊而已。

  該說這姑娘是大膽呢……還是其他什麼的,就算被那些赤裸裸的目光看了,也是一副神態自若的樣子,彷佛已經習慣似的,反而是她看季嵐的眼神,總是帶著說不出的興味,還不時笑幾聲,說道:「季公子看上去真是『一表人才』,路上不少姑娘注意著你呢!」

  聞言,季嵐漫不經心地回應道:「姑娘才是,那些眼神都不知道是往我這裡多還是妳那兒多了……」說著說著,季嵐忽然覺得心裡一陣無奈的苦澀湧上心頭,他覺得自己一身黑衣應該已經很低調了,沒想到只是多出個姑娘就瞬間高調起來。

  還好這突如其來的高調感並沒有維持多久,兩人走著走著很自然的就融入了人群中,途中季嵐稍微看了看錢包,莫名有些空虛,因此便生出了要來賺錢的想法。

  他賺錢的方式很簡單,就如同先前所述,先找個空曠的地方一旁鋪個墊子讓紅娘子坐著休息,接著自己再擺好架式,前面放個破碗,開始打幾套拳賣藝了。

  萍蘭鎮真不愧是作為東部交通要道的繁華城鎮,人潮當然也多,駐足下來看季嵐打拳的人自然不少,在男子正式打完了幾套拳之後,喝采聲頓時爆發而出,而他也就很開心的看著前方的破碗逐漸裝滿錢幣。

  在一旁觀看著的紅娘子眼神也露出了讚賞的神色,但瞧著似乎還不夠,她站起身來走到了季嵐的面前,低聲朝他耳邊說了一些話,頓時讓他臉上閃過了各種雜七雜八的情緒,最終還是做了很大的決心點了點頭。

  見到對方答允了,紅娘子看了看這些圍觀的群眾,其中有個小姑娘手中拿著個蘋果,一口一口的吃著,她便緩步走到那小女孩面前,彎下腰對她說道:「小姑娘,蘋果可不可以借姊姊一下呢?」

  那小姑娘看了一眼蘋果,又看了看紅娘子,滿臉猶豫地說道:「姊姊……我只有這一個蘋果……」

  「姊姊知道,這不就拿糖跟妳換了嗎?」說完,紅娘子不知道從哪兒掏出了一根麥芽糖,在小女孩的面前晃了晃,過了不久,季嵐便看見對方手中拿著一顆啃到一半的蘋果朝自己走來。

  「公子信我便是。」紅娘子露出了一個充滿自信的笑容,接著把蘋果放到自己的頭上,再示意季嵐可以開始,後者從袖口中拿出了一塊布,把自己的眼睛曚上,接著再拿出小刀,看上去是要朝紅娘子的方向射出。

  四周的觀眾見狀紛紛屏住呼吸仔細觀看,生怕一個舉動便會錯過這精采好戲,反倒是季嵐心裡有些緊張,他對自己的功夫向來很有自信,但像這樣曚著眼睛射飛鏢還是頭一次。
算了,硬著頭皮上吧!

  在心頭數了幾個數字,季嵐甩手將匕首扔了出去,那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直飛向紅娘子,若是有高手在場仔細一看,甚至還可以發現那匕首飛偏,就要朝著姑娘的喉嚨生生割去!
見這情況危急,紅娘子不慌不忙地繼續保持著她靶子的姿勢,然而卻有一股內勁從她的方向襲來,無形之中把匕首的位置稍微調整了一下,最後那匕首準確無比的插在了紅娘子頭上的蘋果中。

  現場鴉雀無聲,不知道是誰率先拍手打破了這詭異的寧靜,一陣陣鼓掌與喝采聲頓時爆發而出,季嵐摘下了眼睛上的布,看著紅娘子和自己的手,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

  紅娘子拿下頭上的蘋果,抽出上面的匕首並輕輕地咬了一口,接著塞到了季嵐的手中,並在他耳邊說道:「就叫你信我,嗯?」

  季嵐就這樣看著對方,臉上不知道是什麼表情,一邊又看著前方的破碗已經滿到都要堆出來的銅板,不禁對紅娘子產生了幾分好感。

  不不不,他們才認識不到兩個時辰,怎麼就這樣對別人姑娘家產生好感了呢?

  敢情她是要替自己增加收入,才讓他表演這一齣,季嵐投向紅娘子的目光不禁多了幾分感謝,查覺到這目光,紅娘子回以一個嫵媚的笑容,旁人看了都不禁羡慕死季嵐這小子了。

  賺飽了錢,他們的旅費總有著落了,季嵐還將破碗中一半的錢幣塞給了對方,接著詢問道:「先前忘了問,紅姑娘是要去哪兒?」

  「本是想上京去的,途徑萍蘭鎮被這兒的景物給吸引了,便不自禁的逗留了一下。」紅娘子咯咯笑著,問道:「那麼季公子要上哪兒?」

  「一介江湖人士罷了,四海為家,沒有什麼目的地。」季嵐數了數剩下的錢幣,卻不料紅娘子把手中的銅板又塞回給了對方,道:「我有錢,不必平分。」

  「這可不行。」季嵐將手中那一半的錢推塘回去,道:「這裡有一半是姑娘賺來的,季某不敢獨吞。」

  「傻子……」紅娘子低聲喃喃自語幾句,接著露出了一慣的嫵媚笑容,道:「就當是我送你的便是。」

  見自己說不過對方,季嵐只好乖乖地收下了這些錢,妥妥的放到錢袋之後,他說道:「就當作是報答姑娘的恩情,季某陪姑娘上京吧!」

  一聽到這句話,紅娘子的眼中閃過了一絲複雜的情緒,但很快就被她眼中的笑意所覆蓋:「公子所言當真?」

  「當真,當真的!」季嵐笑嘻嘻地回應,總感覺跟著這名姑娘就能夠發生許多好玩的事情,雖然一開始是他怕紅娘子孤身一人會遭遇什麼不測,才讓她跟著自己走的,沒想到這個想法倒是讓他發現了有趣的人。

  「那好,多個人也多一份安全……」不知為何,紅娘子這話說得越來越小聲,偏了偏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隨後又回到了先前的模樣,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地說道:「走吧走吧!先陪我逛逛這城鎮。」

  「啊……好……」被紅娘子推了推,季嵐抓緊了自己的錢袋,忽然覺得她方才的行徑好像也是在給自己賺逛街的經費呢……

  跟著紅娘子上街閒逛,季嵐也終於見識到了女人消費的能力,一路上只要見到販賣新奇小物的攤子,紅娘子便會湊過去左看看右看看,時不時拿起一個環子戴到自己手上,一邊詢問季嵐好不好看,然而季嵐這個第一次帶女人逛街的青年卻覺得,紅娘子一身優美的身姿,漂亮的臉蛋,無論配什麼都很好看。

  一想到漂亮的臉蛋,季嵐便不自覺地想起小時候某個長相也滿漂亮的玩伴,跟自己那大剌剌的行徑成了明顯對比,動作秀氣的很。

  這時紅娘子拿起了一個簪子,在自己的頭上比來比去,看似是很滿意,便回頭問季嵐道:「季公子,你看我這……嗯?」話說到一半,紅娘子瞧見了季嵐那一臉漫不經心的樣子,便朝攤販付了錢,用簪子戳了戳季嵐的腰側,問道:「公子可是有心事?」

  「啊……不……」回過神來,季嵐才知道自己想出了神,趕緊換上以往笑嘻嘻的笑容,道:「姑娘還要繼續逛嗎?我可以……」

  「不了。」紅娘子笑了笑打斷了季嵐的話,她不好說是因為看季嵐這樣心不在焉地所以沒了逛街的興致,只說道:「我有些累了,想回客棧歇息。」

  「方才不是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累了?」季嵐很認真地想要探一探紅娘子的額頭,看是不是有什麼異常,紅娘子卻是不著痕跡地閃過了對方的手,從他背後推了推,道:「總之,我們回客棧,休息去。」

  「啊……喔……」季嵐不明所以的照著紅娘子的意思,兩人回到了先前那間招牌都朽了一半的客棧。

  店小二一看是幾個時辰前的客人,笑容依舊不減半分地迎上去,道:「這會兒客官是要住店了吧?」

  「來兩間房。」季嵐比了個「二」字,卻見紅娘子笑了笑,搶在季嵐後面說道:「來一間房就夠了。」

  聽這語氣不像是在開玩笑,季嵐露出了尷尬的表情,對身旁女子說道:「紅姑娘……這……」

  「我有說是要跟你一起睡嗎?」紅娘子眨了眨眼,好像季嵐想到了什麼齷齪的事情一樣,讓後者漲紅了臉,道:「那……那……」

  「不瞞這位公子,其實這姑娘早些時辰就和一個公子來這兒同住一間房了。」店小二見季嵐慌張的神色,便不住自己那張嘴脫口說出,立即引來了紅娘子一個意味不明的眼神,嚇得他立刻閉上嘴。

  「原來姑娘是個有家室的婦人?」季嵐想了想,既然紅娘子有了相公,那怎麼又跟他這個無妻無妾的單身男子外出?而且回歸一開始他們相遇的原因,紅娘子根本就不用怕被其他人輕薄,只要大叫一聲引她相公注意,事情就能解決了。

  想到這裡,季嵐不禁有一種被欺騙的感覺,反倒是紅娘子一副老神在在,回應對方的話:「誰說我有家室啦?小女子不過那位公子的貼身丫鬟,同住一間房沒什麼大不了的。」

  就算紅娘子這樣說,季嵐那種被騙了的心情沒有消散多少,原本對她的好感也降低幾分,冷淡地說道:「那麼,姑娘回房休息吧……我也累了。」

  看著季嵐涼颼颼的背影,紅娘子心裡生出了一股酸澀的滋味,但她還是聳聳肩,覺得這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反正來日方長,這點小誤會往後還有解決的時間。

  上了樓,紅娘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一進門,一把匕首冷不防地直接朝著她進門的方向破空而出!

  輕鬆地閃過了迎面而來的匕首,那匕首就這樣插進了身後的門,閃爍著森冷銳利的光芒,紅娘子面對射出匕首的男子,露出了有些嘲諷的笑容,道:「公子真是好興致,連自己的人都要親自動手。」

  「還以為是刺客,一時手誤,大娘別見怪。」那名公子也露出了嗤笑,對自己的舉動一點都沒有方才那句話的半點抱歉。仔細瞧著這名公子,皮膚白的似玉,連長相都可說是有著一種說不出來的柔和美,與紅娘子這般美人共處一室,竟也絲毫不遜色,卻與他的行徑成了明顯的對比。

  「公子說笑了,刺客哪會光明正大從正門進來呢?」紅娘子往前走了幾步,接著彎下腰將自己的臉湊近了坐在床上的男子,伸出一根指頭微微的勾起了對方的下巴,道:「換做我是刺客,必然會在公子猝不及防的情況下,親手了結您的性命。」

  「大娘說的猝不及防,是在被美色的誘惑下嗎?」男子面對這極大的誘惑之下,也能保持著神態自若的表情,回應道:「那我真該好好堤防堤防了。」

  見狀,紅娘子失去了繼續挑逗對方的興致,收回手來不悅的低聲道了句:「死斷袖!」隨後大步走到自己的床坐下,雙手托著腮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那名貌美的公子看對方這樣也只是笑了笑,不慌不忙地用手指摸了摸桌上的燭臺,回應:「斷袖歸斷袖,斷袖也是有人情的……事情辦好了嗎?」

  「辦好啦!還跟他出去逛了街,賺了錢。」紅娘子道:「搞不好他還會被我的美色給吸引,做我的相公呢……」

  聞言,男子細細摸著燭臺的手停了一下,隨後用著明顯不悅的語氣說道:「妳注意點,他是我的人。」

  「是是!反正我對斷袖也沒興趣。」紅娘子厭惡地瞥了一眼對方,喃喃自語道:「我怎麼就跟著這個心思複雜的主子了呢……」

  雖然女子的聲音很低,但男子還是隱約可以聽到對方究竟在說什麼,他也只當作對方在生悶氣,逕自躺下闔上雙眼,嘴中喃喃念著某個人的名字。

  嵐哥哥……你我的約定,終於要實現了嗎?

  翌日,季嵐坐在客棧裡一邊像個小白兔似的啃著筷子中那半熟不熟的紅蘿蔔,一邊看著紅娘子與一名公子很自然地坐在了自己的對面,在看到那公子容貌的瞬間,有一個形容詞在季嵐的腦海中閃過。

  美。美這個詞裡應當是形容像紅娘子這般美豔的女子,然而套用在眼前這名公子身上卻絲毫不顯違和,甚至形容得很貼切,明明已經見識過紅娘子的姿色,沒想到如今又出現了個與她不相上下的美男子,季嵐忽然覺得自己一身俊逸的風采瞬間被比成了渣。

  不過一想到昨天紅娘子那好像欺騙自己的發言,季嵐見到對方的心情也不會好到哪裡去,只是他表現得毫不在意,卻隱約在語氣中多了幾分冰冷:「不知公子尊姓大名?」

  「姬雲。」這位稱作姬雲的男子回話不比季嵐暖多少,甚至還更冰了些,要是此刻有外人注意,說不定還會被這桌冰冷的氣息給凍死,不過紅娘子也沒表示什麼,逕自在一旁喝她的茶,吃她的飯,好像與他們隔絕起來似的。

  「聽紅姑娘說二位是要上京?」根據昨天詢問紅娘子得到的答案,季嵐問出了這一句,當然也只是在找話題而已,不然連他都要被自己冰冷的氣息給凍壞了。

  「是。」姬雲喝了一口茶,面無表情地回應:「聽大娘說季公子願意陪同?」仔細一瞧,當姬雲說到這裡時,眼神中竟閃過了一絲柔和的情緒,但隨即便被眼神中的冰冷給取代。

  大娘……是在說紅娘子嗎?季嵐不懂為什麼紅娘子這般美豔的姑娘,姬雲會稱對方作大娘,這種老氣的稱呼只要是女性都會覺得反感吧?想到這裡季嵐不禁偷偷的看了一眼對方,還是見她
一臉的不在意,只好繼續跟姬雲對話:「是啊!」

  「那好,只有大娘一人我總是不放心。」不知道姬雲說的是什麼,季嵐有聽沒有懂,不過他倒是開始注意起姬雲這個人,在心底推敲了幾下。

  如果說紅娘子這般人是對方的貼身丫鬟,那麼姬雲必是某個大戶人家的公子,才請得起如此貌美的人兒,再看看他身上的衣著,只要是走過江湖的都看的出來,他只是刻意將自己打扮的樸素,只有那一身天生而來的嬌貴氣息瞞不過他們的眼,因此季嵐大致知道姬雲是個惹不起的人物,但也不會因此就對對方感到畏懼。

  用完早膳,季嵐三人上樓整理好自己的隨身物件,接著便往京城的方向出發。
昨天已經帶著紅娘子逛過萍蘭鎮的市集,季嵐本以為對方已經對這些攤販上的新奇小物失了興趣,沒想到現在多帶了個姬雲,這一男一女很快又被街景與攤販吸引了注意。

  想起昨天匆匆進了萍蘭鎮,又匆匆進了客棧,都沒有時間好好看看這四通八達、人聲鼎沸的街景,姬雲興致大起,拉著紅娘子東問問、西看看,似乎都忘了季嵐這個人的存在,後者倒也是不太在意,反正他們玩得開心就好。

  「這是什麼?」姬雲雖面無表情,但從他的眼神可以看出一點興奮的微光,正目不轉睛地看著前面各式造型的糖人,見狀,季嵐也起了興致,走到對方旁邊低聲說道:「姬公子,這是捏麵人。」

  「捏麵……人?」姬雲有些不明白地望著季嵐,眼角瞥到了有個小男孩付給了攤販錢,便逕自將捏麵人塞進自己的嘴裡舔,姬雲又露出了驚訝的神色,道:「這可以吃?」

  見到姬雲這看上去有些呆呆的模樣,季嵐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連語氣都是那樣沒良心地道:「姬公子可是哪家的少爺,怎麼連捏麵人都不知道?」這話一出,季嵐瞬間給自己嚇得捂上了嘴,暗自在心底罵道:他奶奶的!這是在找死啊!

  明明先前就已經觀察推敲出姬雲不是個好惹的傢伙,結果他自己卻還是在作死啊!他不畏懼對方的身分,他畏懼的是對方不知道會把自己搞成怎樣啊!

  季嵐不禁冷汗直流,往後退了幾步,沒想到姬雲的反應卻出乎他意料,甚至可以在他眼神中觀察到一抹柔和的神色?季嵐以為自己看錯了,不禁眨了眨眼,換他露出一臉呆樣。

  見狀,姬雲的嘴角微不可察地勾了勾,喚了季嵐道:「怎麼?不敢給我買個捏麵人嗎?」

  敢敢敢!他當然敢!只要不是把他嚇死他什麼都願意做!季嵐額角很明顯地落下了一滴汗水,隨後詢問姬雲道:「姬公子,喜歡哪個?」

  「隨便。」嘴巴上雖然這樣說,但姬雲卻是目不轉睛地對著一個兔子形狀的捏麵人瞧,季嵐看了不禁覺得對方還真是口是心非,甚至還有點可愛呢?

  「喏,給你。」季嵐很快露出了他一慣笑嘻嘻的臉龐,這是他把對方當作朋友時才會出現的模樣,結果他與姬雲相識不到兩個時辰便已經將對方當作自己的朋友了,好像方才那些舉動都沒發生過似的。

  既然都已經把他當朋友了,季嵐自然也就不再像方才那般小心翼翼的,只是瞧著這兔子形狀的捏麵人怎麼有些奇怪,看上去微青微青的……

  「不好!」終於想起這顏色古怪的原因,季嵐趕緊從姬雲的手中奪走那捏麵人,接著一腳往攤販的方向踢去,上頭的商品紛紛落在地上,卻不見小販那種「心在滴血」的表情,反而露出了猙獰的模樣,道:「你小子真行,竟然看得出裡頭下了藥。」

  顏色那麼奇怪,鬼才看不出來啦!(所以你在暗示姬雲是鬼嗎?)

  季嵐不與對方廢話,直接伸手欲擒拿對方的脖子,對方靈巧地側身閃過了攻擊,接著伸出那肥油油的胖手,把紅娘子給當作了人質壓制在自己手中,四周的路人見這兒打起來了紛紛避開,但也有不少留下來看戲的。

  「把你身邊的那個人留下,搞不好我還會放了這婆娘。」那看上去顯胖的男子露出了淫靡的笑容,季嵐用膝蓋想也知道對方要殺姬雲的同時,也被他的美色所吸引,更不可能放開同樣國色天香的紅娘子,因此他的腦海中沒有出現「放生姬雲」這個選項,反而眼神越發具有攻擊性了。

  自己的人被別人給逮著了,姬雲卻沒有顯現出緊張的樣子,反而雙手交叉在胸前露出了戲謔的神色,說道:「你最好放開她。」

  那男子搖搖頭,笑著說道:「哪有這麼簡單?我不是說……呃噁!?」當他說到最後時,卻再也笑不出來了,只因紅娘子不知何時出了手,指間夾著數根閃爍著銀光的長針,長針上已沾染了黑紅色的血液,正一滴一滴地往下滴落。

  見狀,姬雲的笑容更加陰毒了:「所以我才叫你放開她。」

  「妳竟……敢……下毒……!?」在看到紅娘子與姬雲邪媚的微笑時,男子不敢置信的摸著自己肥胖的肚子,明明裡頭的肥油那麼多,那銀針卻還是能夠準確無比的插進他的內臟,以致毒發毫無還手之力,一旁的季嵐趁勢上前一個手刀往他的脖子打去,那男子瞬間就像個斷了線的木偶往下倒去,再也沒有起來了。

  「明明是你先下毒的,還敢說我?」紅娘子一臉厭惡的朝男子吐了一口唾沫,道:「這種德性,連倒妓女戶的尿盆都不配!」

  「重點是,我們該怎麼處置他?」為了避免這傢伙可能只是裝死,季嵐小心翼翼地盡量不碰到對方的軀體,但讓他更小心的,卻是紅娘子與姬雲的身分。

  有人要殺姬雲,而姬雲又請得起像紅娘子這般殺人不著痕跡的高手,那麼他絕對不是普通富貴人家的公子。

  這兩人……究竟何方神聖?

  「找個地方隨便埋埋就好,不然就找這裡的縣令收拾去,反正這裡那麼多人看到了,是他先威脅我們才中毒的!」面對季嵐的問題,紅娘子理直氣壯地走到了對方的身後說道,很明顯是厭棄那名男子的屍體,而姬雲則是看也不看一眼,兩人都很明確的表示「我才不幹這髒事」,季嵐只能硬著頭皮先用樹枝戳了戳對方的屍身,確認安全過後再將他扛起來,找地方埋屍體去了。

  在看見季嵐拿樹枝戳人家身體的時候,紅娘子還不小心笑了出來,立即惹來了對方一雙白眼。

  季嵐在江湖中走跳過,自然也有殺過人的時候,但通常這些江湖人士殺了人都不會跑去報官,這些恩怨情仇複雜到連官府都不想去管,朝廷與江湖之間總是有個似有若無的隔閡,時常也會有門派紛爭或是互相鬥毆鬧出人命的事情,但只要情節影響不大,這些人都會自己去處理,官府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當作沒看見。

  因此季嵐很熟練地找到了個適合的地方便把這滿身肥油的男子給埋了起來,甚至還好心的唸了聲「阿彌陀佛」拜了幾下,隨後準備回到姬雲與紅娘子的身旁。

  遠遠一看,姬雲面無表情地不知道和紅娘子低聲說了些什麼,在他們說完之時,前者還看了看自己方才握著兔子捏麵人的手,眼神隱約流露出了失望的感覺,但隨著季嵐的出現他很快便收回了眼神,不過還是被他發現了。

  季嵐也不說破,只提到方才要殺害姬雲的人,道:「姬公子,你可知道這人為何要殺你嗎?」

  「見都沒見過,何來理由?」姬雲笑了一聲:「反正要殺我的人那麼多,不差他一個。」

  對於這種發言,季嵐徹底無語了。

  到底是被暗殺過多少次,才會生出這種心態啊!?想到這裡,季嵐又不禁開始注意起紅娘子,能在這種充滿了暗殺的環境下保護這名主子,也是不容易啊!

  查覺到季嵐的視線,紅娘子回以一個嬌媚的眼神,道:「季公子看我做什?是被我的美色給迷惑了嗎?」

  這話一出,立即引來了姬雲彷彿要殺人般的目光,季嵐則是覺得莫名其妙,紅娘子這句話只不過是在開他玩笑,怎麼姬雲露出了這麼恐怖的眼神?她應該也沒少在他面前露出這種模樣的吧?

  紅娘子也是識趣,既然姬雲都有要手撕她了的心情,為了自己這條賤命她也就聳了聳肩,反正又不是第一次見,習慣就好。

  有了方才那一齣,眾人已經沒了逛街的閒情逸致,開始往京城趕路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7969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emily258782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Zean】繭... 後一篇:[達人專欄] 【BL】紅...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jtsay88諸位勇者
讀出師表而不流涕者,其人必不忠,讀我的小說而不開罵者,其人必不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