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圍攻以外:15.果園行動

作者:阿諭│2019-05-31 11:19:49│贊助:4│人氣:68
十五、果園行動
(UTC+2) 2007.8.19  15:00  以色列‧耶路撒冷
    「…以色列啊,你是有福的!誰像你這蒙耶和華所拯救的百姓呢?他是你的盾牌,幫助你,是你威榮的刀劍。你的仇敵必投降你,你必踏在他們的高處…」
    蒼老的猶太婦女在房內低聲祝禱著,希伯來七燈臺上燭光搖曳。
    一名綁著髮辮的紅髮女子在門邊靜靜聽著蒼老婦女的禱告。
    「…請耶和華照看我的孫女。她自願作上帝的兵、自願爭取男人的冠冕、有時還忤逆經典、傲慢而自大,我知道這都是罪…但還是懇切祈求全能上帝能審度她的善良與正直,庇佑她平安歸來…」
    也不知過了多久,蒼老婦人稍稍停下誠摯的祝禱。她轉頭看向門口。
 
    門口早已無人。
                                                   *

(UTC+2) 2007.9.6  00:20  敘利亞‧代祖爾省阿爾喀巴
    晴朗的凌晨夜晚,7架F-15鷹式戰機正以2.5馬赫的高速衝過伊敘邊境領空。在此前,他們從拉馬特空軍基地起飛,從地中海上空突然折往東北方,直奔敘利亞。如此迂迴的目的當然只有一個:降低敘利亞的防空警戒。
 
    『參孫(Samson),干擾系統已經植入。你們再30秒會進入敘方雷達範圍。完畢。你們現在已經是幽靈了。』
    作為電戰機的G550「灣流」向整個飛行分隊發出通訊。
    『收到,感謝協助。』長機回覆:『分隊注意,這是參孫-01,交戰准許。』
 
    敘利亞的雷達站還在排除故障時,一枚AGM早已悄然來到上空。巨大的爆炸威力將整座雷達站夷為平地。
   『雷達站已經摧毀,分隊注意。所有人拋棄副油箱,立刻執行打擊!』
                                                    *
    兩百公里之遙,13名突擊隊員在岩壁上攀行。先後俐落地翻入遺跡建築裡。
    伊萊莎‧柯漢(Eliza Cohen)率先抵達觀測位,她以戰鬥蹲姿戒備、將手中R4-C步槍保險打開。同時開啟了夜視鏡的開關。
    「空軍已經突破敘軍的防空網,預計5分鐘後抵達。」通信兵回報。
    『好,各單位保持警戒。』現場指揮官米札希(Mizrahi)對著無線電低聲說明情況:『伊萊莎,我只要求一件事情。』
    『知道了──』伊萊莎的語氣不耐。
    『不,妳啥都不知道。閉嘴,並聽我指示。這是命令。』米札希毫不留情地一串連珠炮堵住伊萊莎的嘴,他跟擔任觀測手的伊萊莎是同期受訓的同袍。他深知這個老戰友可是衝動出名的…比起敘利亞軍隊,他其實更擔心伊萊莎。
 
    『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是一座亞述神廟,非常原始、甚至還沒有被考察過。所以我在這邊替這個遙遠的古文明拜託…絕對不要輕易把它炸了。』
    『嗯。』伊萊莎的聲音聽起來一點都不慎重。
    『妳有在聽嗎?』
    『有,我當然有,你不要像我祖母一樣碎念個沒完!』
 
    伊萊莎一頭紅髮包裹在防砂巾裡,少見的髮色讓她在同袍中更顯突出。頭頂的藍灰色貝雷帽則繡著一個展翼猶太鷹徽與“Shaldag”字樣 – 這支小隊來自於空軍的精銳突擊隊,以「翠鳥」為名。
   2007年8月,以色列軍方得知敘利亞在朝鮮技術人員的協助下正秘密興建核武工廠。經過月餘的外交施壓後,成果不如預期。因此摩薩德授意軍方進行一次精密打擊:『果園行動』。而伊萊莎所處的空軍精銳小組– 翠鳥突擊隊,奉命擔任空襲的前導觀測單位。
 
    伊萊莎熟練地操作測距儀,目標是一座工整四方形的水泥建築,從上空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鞋盒。但刻意低調的外觀在沙漠中反而顯得突兀而可疑。
 
    『距離1200,正北方。已標記目標。待命中。』
    『抄收。』
    戰機噴射引擎的聲音有如神明怒吼,從雲層中越來越近。
 
    『抵達目標區,參孫01投彈!』『參孫02投彈!』
    一枚重型航空炸彈精準地落在目標上空。宛若耶和華的憤怒雷火重擊地面,火光與震波撼動了整個沙漠。然後是第二枚、第三枚、第四枚、…共計十四枚炸彈落在這塊土地上。
    而空襲者高調地開啟後燃器,以亞音速朝南揚長而去,在夜空畫出一道道流星。留下已成平地的目標單位。
    『好,單位注意。我們的任務才剛開始。』米札希說道。
    『東面道路有動靜!』
    伊萊莎轉身調整測距儀。基地外圍的守軍此時已被驚醒,馳援的裝甲車輛和大門駐軍正激烈爭論。軍用探照燈紛紛架起,警報長鳴。
    『我看到至少4輛BMP還有2部卡車,步兵40人以上。』伊萊莎說道。
    『沒事的,他們不知道我們在這裡。』米札希冷靜下令:『按照原計畫,拆散成兩組,我們在F點會合。』
    翠鳥突擊隊員化整為零,第一小組從遺跡牆上架起勾索,無聲垂降。
                                                    *
    早已亂成一團的敘利亞軍方不知所措,基地守軍只能架起探照燈對著恢復平靜的夜空警戒。
    「把燈關掉吧,開著也沒意義。」卡里姆(Karim)跳下卡車:「他們走遠了。」
    他一身沙色迷彩,全副武裝。身穿最精良的俄製夜戰裝備以及核生化防護服。手臂上的單位章是一對在牙月下交叉的中東彎刀。他們是阿薩德政府秘密成立的精銳部隊– 「牙月」突擊營。全俄式訓練裝備、更有來自鄰國土耳其政團的暗中金援。這支部隊可以說是中東複雜政治環境的特殊產物。
    「怎麼辦?」守軍指揮官看著只剩下廢墟與餘火的核武工廠。
    「先循規定上報,這種事情超出我們能處理的層級。」卡里姆指揮著情況:「少校,動員你的人。我要在主要幹道上都設下檢查哨。讓直升機起飛巡航小鎮上空。」
    卡里姆作為突擊營的行動指揮官,敏銳的軍事頭腦迅速組織部署。
    「東南角目測1.2公里高處,那個地方是哪裡?我隱約看到建築輪廓。」卡里姆指著月光下剪影,一邊用手比劃著。
    「我想是某個神廟還是遺跡吧…」守軍少校瞇著眼,他也沒有太大印象。反正這裡荒涼得只剩下沙。
    「穆斯塔法。」「是!」一名年輕的褐髮士官上前。
    「對該區域戰鬥搜索,排級兵力。」
    「那裡有什麼嗎?」
    「如果是我,我就會從那裏進行空襲觀測。」卡里姆說著:「先派直升機去當斥候。我的人接著會去搜索那區域。」
    「了解。」
                                                   *
    「該死…我覺得他在看我們這裡。是不是發現我們了?」米札希低聲地說,小心翼翼地用望遠鏡看著村落裡的布置。他本能地對稍早那名軍官的手勢與目光感到威脅。
    「我看到車燈,有兩部武裝載具正朝我們而來。」伊萊莎沒有回應米札希,觀測著情況。比起同袍的緊張與憂懼,伊萊莎反而顯得大膽:「第一組如果不暫時停止撤離,45秒後就會和他們遭遇。」
    『大衛A!就地掩蔽!你們前方幹道有武裝巡邏!』米札希快速通報。
    『抄收,正在掩蔽。』友軍無線電低聲回應。
    此時從西北面傳來旋翼聲響,一架Mi-17直升機快速逼近。
    「敵機臨空,找掩護。」米札希連忙下令,突擊隊員們飛快在岩石隙縫中以偽裝布覆蓋。米札希卻看見伊萊莎撲到彈藥箱後方,從裡面拿出了一只M320榴彈發射器。
    「幹!伊萊莎!妳在幹嘛!」
    伊萊莎沒有回話,只是朝著直升機的機腹拋射穿甲榴彈。
 
   Mi-17直升機機腹爆破,燃燒的殘骸因為失速旋轉而快速四散。轟然墜落在小鎮外圍的地面上。
    伊萊莎卸下還冒著煙的彈殼,然後重新裝填。
    「伊萊莎!妳到底在想什麼?」米札希怒道。
    「我在爭取撤退機會。」伊萊莎舉起榴彈發射器,朝著天空再次擊發、再裝填擊發、再裝填擊發。
    三枚紅色的照明彈在兩人上空畫出軌跡,光影閃爍在古老的人面神獸像上。
    伊萊莎拿起無線電。
    『大衛A,立刻奪取載具。將會合點改為G9。』
    米札希錯愕地看著伊萊莎。
    「看什麼看,趕快撤退阿。會合點G9,你聽到了不是嗎?」伊萊莎質問,同時將手中的綠色照明彈點起,拋在遺跡的中央廣場上。
    「我能請問妳又打算幹嘛了嗎?」米札希沒好氣地反問。
    伊萊莎點從戰術背包拿出兩捆高爆炸藥。
    「抱歉,我知道你很不願意聽到…但這裡應該會被炸爛。」
 
    遺跡周遭的情況當然都在守軍觀測下,牙月突擊隊以及基地守軍傾巢而出,飛快往該處支援戰鬥。守軍指揮官更是氣急敗壞地請求了砲火和武裝直升機的支援。
    「把那裏給我炸平!」指揮官怒吼著。
    基地守軍運來輕裝火炮,三個迫擊砲班早已開始第一輪的彈幕射擊。甚至還有一門拖曳火炮正在組裝中。可憐這個小鎮的居民倉皇從睡夢中被驚醒,尖叫著往村落中心躲避突然來到頭頂的戰火。
    爆炸的火光此起彼落,守軍部隊更是飛快來到村落外圍,以神廟遺跡為中心設置封鎖線。
    「我看他們插翅難飛了。」守軍指揮官放下望遠鏡。
    卡里姆沒有接話,他只是再次拿起無線電。
    『穆斯塔法,回報。』
    打從己方直升機被擊落開始,自己派出的先頭部隊就杳無音訊。
    「卡里姆中尉?」守軍指揮官疑問。
    卡里姆招呼了自己的指揮班,跳上眼鏡蛇裝甲車直奔前線。
 
    四輪驅動的高機動力很快就讓他們抵達了目標位置。前方砲火陣陣,整座遺跡陷入砲火覆蓋之中。石造結構紛紛倒塌。這村莊一隅反而顯得寧靜許多。
    卡里姆看著滿地的屍體以及燃燒中的卡車殘骸。
    「該死…」
    「長官,42名弟兄確認死亡,6名弟兄失蹤。可能在卡車裡…」
    「唔…喔…」聽艱呻吟,卡里姆連忙拿起手電筒,赫然看見車底還躺著一人。幾名士兵手忙腳亂地將他從車底拖出。
    這人正是重傷的穆斯塔法。他頭頂全是燒傷,身上也有兩處槍擊。
    「醫官!」
    「長官…」「冷靜點,孩子。」卡里姆安撫著。
    「長官…他們…」穆斯塔法艱難地警告著:「…他們搶…搶了卡車…」
    卡里姆一愣,環顧四週。
    『單位注意,我需要醫療支援。立刻!』
 
    「辛苦了,歇一下吧。」卡里姆安撫著穆斯塔法:「我會去追的。」
                                                   *
    米札希直勾勾地盯著伊萊莎看。
    2分鐘前,擔任駕駛的以色列突擊隊員用搶來的軍服與流利阿拉伯語蒙混過守軍。此時已經在往南的路上。
    「怎樣?」伊萊莎問。
    「妳根本就沒有認真看待別人的命對吧?」米札希說道。
    「我成功地讓我們離開敵方控制區,不是嗎?」伊萊莎攤手。
    「妳就沒有想過敵人可能直接呼叫砲火轟炸嗎?或者是大衛A搶奪車輛的行為失敗呢?或者是敵方派出QRF(快速反應部隊),在大衛A趕來之前先把我們截斷呢?」米札希不滿地質問。
    伊萊莎沉默了幾秒。
    「恩…那幸好他們沒有。」
    「妳真是混帳…」米札希難以置信地斥責,他從未見過有人如此不把同袍的命當一回事:「妳那顆貧弱萎縮的小腦袋是不是完全沒有替別人擔憂的能力阿。」
    「好好好…」伊萊莎往後一靠,慵懶地擺出小睡姿勢。完全不把生氣的米札希放在眼裡。
 
    突然後輪一晃,巨大的爆炸將整輛軍卡後半部掀起。車上的突擊隊員撞成一團。整輛軍卡爆胎失控,撞入旁邊的小村莊。伊萊莎抽出戰鬥小刀一把劃開帆布,從車邊躍下。
    深夜的敘利亞沙漠視線不明,月色是唯一的光源。她只看得見車燈與槍火。
    翠鳥突擊隊猝然遇襲,夜視裝備都來不及使用。伊萊莎也不例外。但這些空軍精銳面對這樣的劣勢完全沒有慌亂,紛紛就地以車身掩蔽組織反擊。
    而卡里姆率領的追兵「牙月」雖然人數不多,但挾先進夜戰裝備以及火力,在這場追擊戰鬥中早已搶得先手。
 
    「我們需要立刻撤離!」米札希喊道。
    「但距離會合點還有20公里遠!」通信兵一邊躲避著機槍火線,一邊試圖架起天線。
    「叫他們來就是了!」
    米札希口中的援軍指的是約旦軍方秘密派出的運輸部隊,情報單位摩薩德似乎動用了一些關係,讓約旦願意協助翠鳥突擊隊撤離。然而約旦空軍是否願意更冒險深入敘利亞領空,尚在未定之數。
 
    伊萊莎朝著牙月突擊隊的武裝車輛前方投放照明彈。
    紅焰燒開,敵人身影在荒漠中乍現。
    她快速舉起手中的R4-C步槍,以戰鬥蹲姿快速射擊。而敵人使用的星光夜視鏡不耐強光,紛紛退散。伊萊莎敏捷行進,打光整個彈匣隨即舉起腰間的榴彈發射器再度擊發。穿甲榴彈命中其中一輛突擊車的車頭,整個引擎瞬間炸掀。
    『找出那該死的火力支援手!』卡里姆難以置信地看著這幫猶太死士的戰力。原以為己方穩佔先手,想不到竟然遭遇如此強烈的抵抗。
    「右邊!徒步射手!」僅存的眼鏡蛇突擊車槍塔急轉,探照燈直射往伊萊莎奔跑的方向。點50的重機槍掃射。火光與鐵雨灑去,土屑四處噴散。
    「去你媽的你根本沒打中!」「她跑太快了!」
 
    伊萊莎飛身撲倒在岩塊後方,敵方的重火力頓時覆蓋了她身後的區域。
    『米札希!我被釘死了!』伊萊莎蜷縮著身軀,艱難地更換步槍彈匣。
    『閉嘴我當然看得出來!撐著點!』米札希在無線電裡罵道:『等一下我們會用手榴彈分散他們火力,妳趁機用M320解決掉載具!』
    『聽起來像個計畫。』伊萊莎拿出榴彈發射器,退出冒煙中的彈殼。
    『等我指令,3、2…』
    「喔!媽的!」伊萊莎愕然發現自己只剩下一枚榴彈。
    『等一下!我沒有榴彈了!』
 
    『妳──啥?』米札希怒道,他才剛和另外兩名弟兄衝出掩蔽。
 
    手榴彈在突擊車前方炸開,槍上的射手哀號著躲避彈片。
    「退後!退後!重整攻勢!」卡里姆指揮有據,極力遏制這波突擊:「側邊鋒線跟著我!」
    他自己身先士卒,舉起手中AK在車邊掃射。
    米札希胸口、腿部中彈,悶哼倒地。其餘隊員連忙上前掩護,協助脫離。
    卡里姆正要探身補槍的時候,手肘、肋間與膝蓋各中一槍,然後右眼一黑。右夜視鏡被流彈擊毀、不堪使用。
    伊萊莎此時正在25公尺外近距離朝他射擊。若非光線不明,早已經在鋼材擊中卡里姆要害。
    卡里姆跌坐在地,用僅存的左眼視力確認目標。然後拔出腿邊的戰術手槍,瞄準伊萊莎的頭臉要害。    
 
    卡里姆透過夜視鏡,他看見伊萊莎也將槍口對準了他。
    「真主至大。」卡里姆低聲祝禱,扣下扳機。
 
    「…永生的神是你的居所,他永久的膀臂在你以下。」伊萊莎叨念著記憶中,祖母常常掛在嘴邊的禱詞。她抱著槍,緩緩在掩蔽後方蹲坐倒下。紅髮在夜色中飄散、鋪展在沙地上,身邊零散著彈殼與空彈匣,猛烈槍聲逐漸停歇。她呼吸劇烈起伏,仰望著滿天星斗。
    不遠處的沙地上躺著一頂翠鳥突擊隊的貝雷帽,帽上被彈孔貫穿。
    她的軍旅生涯中不只一次處於生死關頭,但這絕對是她第一次和死神的鼻息擦肩而過。    
    她回憶著兩秒前的戰鬥過程。
    子彈冰冷的風壓削過她的頭頂,她才來得及扣下扳機。若是那敘利亞戰士手腕低個兩吋,此時她早就已經丟命了。
 
    「來吧,伊萊莎!」
    不知過了多久,友軍的臉龐突然出現。伴隨著直升機的槳葉聲。
    「妳有受傷嗎?」友軍問道,伸手攙扶。
    「沒有,我可以自己走。」伊萊莎稍稍定神,坐起身。

    一架約旦空軍的契努克在地面待機,捲起巨大風壓。敘利亞的追擊部隊行動受挫,果斷撤離戰場。伊萊莎透過探照燈的殘光,發現那名敘利亞軍官所在位置只剩下血漬,顯然已經被隊友帶走。
    米札希則被隊友率先抬上機艙。13名突擊隊員終於完成撤離。
 
    「晚安,謝謝你們的便車。」一名隊員用阿拉伯語向直升機駕駛問候。
    「以色列人,弄清楚一件事情,否則就給我下機。」駕駛冷冷地說:「我們只是執行巡航偵查,我們對於敘利亞境內衝突毫不知情、也沒有停下來給人搭便車。飛到這裡是因為偏離航道。我表達得夠清楚嗎?」
    「再清楚不過。」翠鳥突擊隊員微笑攤手。
 
    伊萊莎看著癱坐在一旁的米札希,後者也瞪著她。
    「妳看起來嚇壞了。」米札希冷冷說道。
    「我慢了零點幾秒才扣扳機…頭差點被打中,確實有點驚魂未定。」
    「為什麼他沒中?」
    「上帝旨意?我他媽怎麼會知道…」
    「恩,也許。但如果妳問我,我覺得…」米札希聳肩:「是因為妳那顆貧弱萎縮的小腦袋太難瞄準。」
    「幹…我不想跟你吵了。」伊萊莎疲憊地閉上眼。
    「我也不想。」米札希閉眼,替自己扎了一針嗎啡。
    「嘿。」靜默半晌,米札希又問。
    「嗯?」伊萊莎瞇著眼。
    「妳之後如果帶隊,有想到無線電呼號嗎?」米札希問。
    「還沒,”優娣特(Judith)”怎麼樣?」伊萊莎想起希伯來文化裡斬首敵將的女英雄,頗為期待。
    「我有更適合妳的,”Ash”」米札希說:「妳根本破壞之王。」
    「不是說好不吵架嗎…?」「抱歉,我忍不住。不會再犯了。」
                                                   *
(UTC+2) 2010.9.1  15:00  以色列‧耶路撒冷
        「奶奶,我有話要──」「不是現在。」
    年邁的猶太婦女扶著西牆緩緩下跪,蒼老乾枯的手輕撫著因日光西曬而溫熱的石磚。虔誠而低聲的祝禱著。
    「來,伊萊莎。」漫長的禱告後,老婦轉頭招呼。
    身穿以色列國防軍服的伊萊莎依言上前。表情看起來有些無奈與煩躁。
    「我剛剛禱告著,感謝全能耶和華讓我的孫女平安歸來。即便她像個真正的男兒一樣剛從戰場回到家…」老婦啞著嗓子說道:「我也跟耶和華說,妳的軍旅生涯終究會結束。這是我們對世俗的妥協,請祂寬宥我們的傲慢…而我真的高興妳即將離開軍隊。」
    伊萊莎深呼吸,然後緩慢的吐了口長氣。
    祖母的話讓伊萊莎感到深沉的煩躁與不以為然。從她有意識以來,祖母就是一位傳統的猶太婦女,觀念也非常保守。總是把”猶太女性該有的職責義務”掛在嘴邊。對於她服役這件事情也始終抱持反對態度。
    「妳何不也向神承諾呢?祂一定也希望妳平安而多子多孫。」祖母問。
    伊萊莎敷衍似的嗯了一聲。
    「好了,妳剛剛想跟我說什麼呢?」祖母起身。
    「奶奶…」「嗯?」
    「我離開IDF,但我沒有離開軍隊。」
    「什麼意思?我的好孫女!」
    「我加入聯合行動,準備要前往美國與FBI一起受訓。然後如果沒有意外,會接受聯合國徵召。」
    「妳…妳是…妳是說妳要離開…離開以色列?」
    「對,而且我也不打算退伍。」
    伊萊莎表情無比認真、嚴肅。祖母皺眉,顯然十分困擾。
    「…耶和華阿…」祖母對著西牆跪下。
    伊萊莎戴上墨鏡,以免被旁人看出自己翻白眼的不耐表情。
    「喔,奶奶!」伊萊莎跟著跪下,輕輕摟著蒼老的祖母。
         兩人的身影和西牆下的猶太人群逐漸融為一體。


Ash
代號:Ash (*為英文中「灰燼」之意)
本名:伊萊莎‧柯漢  (
Eliza Cohen)
國籍:以色列  

出生:1983.12.24  以色列‧耶路撒冷
身高/體重:1.7 m/63 kg


所屬單位:聯邦調查局武器戰術小組
組別:攻堅組
數據:裝甲 1/速度 3

主武裝
‧R4-C (AR)


‧G36C (AR)


副武裝
‧M45 MEUSOC (HG)

‧5.7 USG (HG)


裝備
‧破門炸藥/震撼彈


特殊裝備(能力)
‧M320 CREM
背景:
    Cohen在耶路撒冷出生長大,中學畢業後就讀於特拉維夫大學的工程系,並到波士頓大學交換一學期。大學畢業後,她在以色列國防軍完成她的公民服役義務,而她的工程背景使她成為機械維修以及炸彈拆除的重要人選。

心理特質:
    Cohen接受拆彈的專門軍事訓練,這讓她有些自我膨脹。她相當積極、衝動而過於自信,想做什麼就會立即付諸行動。這或許是一種優點,但對於和她一起工作的人來說,則可能是一種致命危機。

訓練:
‧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工程學理工學士
‧以色列空軍
‧Shaldag 特種部隊
‧FBI SWAT (JINSA LEEP)

經歷:
‧第二次黎巴嫩戰爭
‧果園行動
‧嚴峻挑戰訓練

附註:
‧無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1118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Reload111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圍攻以外:14.讀心者... 後一篇:圍攻以外:16.堅城...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lackotori大家
歡迎大家來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5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