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忠義旗:肆、戰火修羅之章 - 5.覺悟

阿諭 | 2022-01-13 15:03:00 | 巴幣 1032 | 人氣 165

連載中忠義旗
資料夾簡介
1930年代,梁家從上海的歌舞昇平被迫投入這場民族存續的戰爭之中。一面老舊的錦旗,乘載的不只是一個家族在離亂裡的勇敢 更是整個國族的堅韌縮影

二十六、覺悟
1938.10.27  12:40 日本帝國•武漢佔領區
    十多雙日軍綁腿走過斷垣殘壁間,周圍一片死寂,太陽像是永遠照不穿煙塵一樣
    明明是正午,卻總是灰濛濛的。

    以川小隊為核心,第二作戰中隊的掃蕩編組正在破敗的租界外圍擴張佔領地
    他們的任務就是保證此處不會再有任何國軍的抵抗。周圍的矮房門窗緊閉,一些日軍則開始進屋搜索。街上的百姓們都低著頭快步走過
    「前面,支那逃兵!」
    有人喊道,軍曹們吹起哨音。然後就是刺耳的槍聲在街道間響起。百姓尖叫奔逃,隨處都可以聽見門窗關上的急促聲響。
    五名國軍殘兵像獵物一樣捨命狂奔,但一個個在射擊中倒下

    「混帳,打偏了啊!」「看我的。」
    秋山單膝跪姿,舉起三八式眨眼咧嘴瞄準。
    「磅!」
    一旁的前田早已放下步槍,拉動槍栓將冒煙的彈殼退出。
    「真準啊!曹長!」秋山讚道,瞇眼看著四百步外將頭貼在牆上的國軍。鮮血與腦漿在灰磚上大片塗開。僅存的那名殘兵高舉雙手跪在地上,口裡嚷嚷著兩人聽不懂的中文
    前田沒回答,只是面無表情地看著前方
    秋山繼續瞄著覘孔,努力想把準星對準那殘兵的後腦勺。
    「我能請問你在幹嘛嗎?秋山軍曹。」前田冷問。
    「咦?」
    「笨蛋,曹長的意思是那個支那豬投降了。」長谷川說道:「你要是開槍,宮澤中尉不會饒過你的。」

    「安全了!」前鋒嚷道。
    一個班隊立刻上前壓制早已跪下的那名殘兵。

    「我們的新任長官是從大隊部調過來的,他掌管過憲兵聯隊!是真正的皇軍!才不是宮澤中尉那種缺乏軍人氣概,整天拿著扇子的傢伙呢!...再說中尉又不在這裡--阿,宮澤中尉!」秋山一看見從旁走過的中尉立刻敬禮大喊。
    「大隊部的三島少佐還沒到,在他抵達前,我都是現在中隊最高階的軍官。」宮澤冷冷解釋
    「是!」
    「把那個俘虜帶過來見我。」
    前田吹吐一口煙霧,目光對上替他點菸的長谷川
    「想問什麼?」前田問。
    「我沒看過您斬殺俘虜...」長谷川說:「為何昨日...?」
    「這事不該讓他幹。」前田盯著燒亮的菸頭發怔。
    「為什麼?因為他出身高貴嗎?」秋山不屑地呢:「看他那副高高在上,自以為純真的模樣就讓我實在很想從他屁股踢下去呢。」
    前田又抽了一口菸。
    「曹長,你不是說要讓他變成修羅嗎?砍條支那狗也不過分吧?」秋山繼續說道:「難道是怕血沾到他那雙新靴子嗎?就這麼怕弄髒--」
    「住口。」前田打斷秋山。
    眾人都安靜了下來。
    前田轉過頭,看著遠方正在和俘虜問話的宮澤。
    「我就是怕弄髒他。」

    遠方突然一聲裂響稍稍分散了他的注意力。兩秒鐘,一發毛瑟步槍彈就無聲無息地來到了他的左太陽穴。
【3分鐘前】
    「你脖子上那是什麼?」
    透過車伕翻譯,宮澤能夠和俘虜說上話。他得知眼前這名俘虜也是教導團的成員。
    雖然怯懦的模樣和他印象中總是浴血死戰的教導聯隊並不一致,但至少是第一個能夠好好講話的國軍。
    「那是我長官幫我止血的東西。我怕冷,就一直圍著...」「你有個好長官。」
    那俘虜顫抖著點頭。
    「讓我看看好嗎?」宮澤問。
    那俘虜摘下頸上沾滿血汙以及塵土的破損布料,但儘管如此依舊可以看出它的精細做工。
    宮澤拿起布料端詳,發現是一面類似錦旗的物事。
    「只有一半?」宮澤問。
    「另一半在我手臂上,四天前我給砲彈打傷了肘子...」那俘虜微微舉起左手。
    「上面寫些什麼呢?我看看--」

    「磅!」槍聲響起
    「敵襲!有敵襲!」
    日軍們的吼聲此起彼落,槍聲以及哨音連串交響。

    宮澤低伏,快速找尋掩蔽。二四式機槍掃出一排火線,日軍猝不及防頓時遭到壓制。一些國軍甚至冒死衝出掩體朝他們拋擲手榴彈。
    「前田曹長!前田!」宮澤喊道。
    「曹長死了!」秋山在掩蔽後方喊道。
    宮澤一愣。
    「傢伙們,聽好了!敵人火力點在北面、西北面各一!兩層樓建築!」長谷川開始分派任務:「機槍都在建築物裡面,零散的步兵在周圍!向井、小野寺,你們各帶兩個人去分散他們!秋山!」
    「在!」「用擲彈筒丟燃燒彈」
    麾下老練的士官們策畫著攻勢,宮澤完全聽不入耳,他只看著十步外的前田。
    前田側躺在泥路邊,鋼盔翻下的位置恰好遮住了他的面容
    「宮澤中尉!戰車!是隊部的戰車!」
    長谷川的大喊聲打斷了他的混亂思緒。
    
    東面的煙塵捲起,九五式戰車撞穿殘破的院落門牆。引擎咆哮著衝過野地。
    車塔轉動,上頭裝置的57mm戰車砲朝著掃射中的矮房射擊。
    「轟!」
    灰色的矮房二樓爆破,明顯的穿了一個大洞。
    而在石屑紛飛中,戰車再次開火。

    「趁現在!」
    日軍班隊打破壓制,趁隙衝過火網。密集的交火在街巷中此起彼落。
    彈盡援絕的國軍用刺刀、手榴彈做最後拚搏。
    一枚又一枚的燃燒瓶與手榴彈被拋進民宅內,著火的人尖叫衝出,分不清是軍人還是百姓。戰鬥因為大隊的抵達,殘酷而快速的結束。
    宮澤呆滯地看著這一切,手上還捏著那面汙損的錦旗。
    他才忽然發現那俘虜早已趁亂逃離。

    「你就是宮澤中尉吧?我是三島成實,來接替森大尉的職務。」
    一名少佐從後方的M25車上走下,來到宮澤面前打招呼。他方面大耳,眼神淡漠。看上去頗有架式。宮澤不知道是他的軍階使然、還是天生個性就如此。
    「長官好!等候您命令」宮澤敬禮
    「關西男兒看起來就是順眼。」三島讚道。

    「那,來辦正事吧。」三島轉身:「日落前,讓個鎮消失。」
    「咦?」「怎麼了?」
    「軍部的指示是:討蔣愛民。我想--」
    「喔呵呵呵呵..你是怎麼回事啊?」三島笑道。
    「請原諒,這可是軍部的命令。」
    「你都確實遵守?天啊,你底下的傢伙們都怎麼過的啊?」三島皺眉,笑意更濃。
    宮澤握緊拳頭。
    「轉過頭看看他們吧,他們在這個鬼地方待了十幾個月。」三島說道:「一個疏忽就會死!你卻連讓他們放縱的機會都沒有!他們是皇國軍人!不是修行者!」
    「不該是這樣的...不該...」「咕囔什麼吶!」

    「我說,不該是這樣的!」宮澤爆吼,額上炸出青筋

    「就正是因為我們隨時都會死,才更應該正視自己做過的事情不是嗎?」宮澤憤怒大吼:「不由分說地拔刀斬人、像打獵一樣扣扳機、把醜惡的陽具塞到哭叫的婦女體內,你們到底怎麼回事?回日本後你們打算拿這些事跟子孫吹噓嗎?」
    「宮澤中尉,請記清楚你的身分。」三島抬高了聲量
    「我的身分是天皇的軍人!你最好也記清楚你的身分!」宮澤大吼。
    「混帳。」三島上前,一個耳光就搧在了宮澤左臉。
    宮澤回身,一拳就灌在三島的鼻樑上。
    周圍的軍曹與軍官們這才如夢初醒,倉皇上前拉止二人。士兵們紛紛踮起腳尖在不遠處圍觀。
    「快放開!」「宮澤中尉!放手!」「不要哇!可惡!」「阿--」
    「把這犯上的畜生給我押到憲兵隊!」

    「這到底怎麼回事啊?」秋山喃喃自語。
    「我看我們又得換個中尉了。」長谷川將菸放進嘴裡叼著:「前田阿...看來這傢伙終究是當不成你我這種修羅呢。」
    「啊?」
    「住嘴,幫我點菸。」
1938.10.31  00:40 日本帝國•武漢佔領區 - 憲兵隊安全管束部
    宮澤躺在沾滿霉味的木頭便床上
    「你知道你運氣很好嗎?你真該心懷感恩!」鐵柵外的憲兵軍官說道。
    「為何?」
    「你從未斬殺過俘虜、也從未犯過軍紀。軍部相信你是真心在捍衛仁義信念,所以沒懲治你。」
    宮澤閉著眼,沒有接話。
    「所以讓你之後只能在指揮部服勞動役,沒槍斃,算是真的很幸運。三島少佐殺人不眨眼,沒成功弄死你真的很少見。」
    「喔。」
    「你真的從沒斬殺過投降的中國人嗎?連個念頭都沒有?怎麼可能呢?」
    宮澤突然睜開眼睛
    腦中浮現的是前田涉的模樣。
    這差事請讓我來就好...

    「欸?我在問話呢!怎麼了?」
    「我想...我可能真的該感謝些什麼...」
    「說什麼啊?沒頭沒尾的。」

    憲兵嘀咕著緩緩離開
    留下宮澤望著長滿黴斑、斑駁的壁癌天花板。獨自一人心思如潮。



* 本文登場裝備
二四式重機槍
‧類型:重機槍
‧原產國:中華民國
‧時間:1935
‧簡介:在1930年代的中德合作時期,國軍向德國取得了MG08重機槍的完整圖紙,並在金陵兵工廠的努力下開發了國產的馬克沁機槍,並加以改良成更簡潔的機匣設計、還加了三腳架提供更穩定的持續射擊、也能兼具低空防空的任務。為抗日戰爭期間的國軍標誌型裝備之一。
九五式中戰車
‧類型:輕型戰車
‧原產國:日本帝國
‧時間:1934
‧簡介:最早被作為日軍的步兵支援戰車所設計。相對來說有著高於同級對手的火力、也能夠有效阻擋輕兵器。因此在戰爭初期、以及缺乏有效反坦克手段的國軍而言是非常大的威脅。
------------------------------------------------------------------------
作者廢話
嗨大家好久不見,最近現實世界一樣很充實。除了工作以外,有新的出版社在跟我談合作
也許會有新面貌和大家見面唷
另外,第三部依然在大修,楷旭與明熙的冒險似乎得在勞煩我多動動心思
說不定會入侵北京喔XD

聊聊忠義旗吧
這一篇的內容比較特別,是用日本人的角度呈現。神北客的國魂啟發了我很多,相信可以看出一些些相似的味道。
當然,不是在替侵略者擦脂抹粉
像宮澤這樣的人應該在歷史上沒有出現過吧,所以比較像是借用宮澤的眼和口呈現日軍對於戰爭罪行的麻木和熱忱;秋山、長谷川、三島皆如是
森大尉雖然是好好先生的形象,但也把殘殺中國人當成戰功的一部分。他算是個妥協者,也就是鄉愿
比較有趣的設計是前田
他精通戰鬥、非常老練,戰鬥時可說是個屠夫。可是不戰鬥的時候他異常淡漠
他某種程度上其實是羨慕著宮澤的純真浪漫,甚至想要守護這份初心(雖然他自己也說不可能辦到
所以才在宮澤要墮魔斬殺俘虜之前搶先扛下殺業
其實...他才是最浪漫的人,對吧?
當然,再次重申我不是要幫日本人洗白
只是我始終相信層次複雜一點的反派才會讓故事更加動人

我知道看到這邊一定想問:所以這跟梁家忠義旗的關聯是什麼呢?
整個故事不是明熙入伍前翻閱家族回憶嗎?為什麼會有日本人視角?宮澤跟梁家有什麼關聯呢?
真是的~
宮澤與紹雍,他們的連結早就無意間埋下了
他在茶館裡撿到的染血鴛鴦團扇、從俘虜頸上摘下的綢緞布料...

至於怎麼連起來,就讓我再賣個關子吧:)

下一章節是我爺爺的故事幻想版XD!
戰爭這次來到宋桃穆的家鄉了,如果說一到三章是江滬兒郎的報國情懷
那這章節就請準備見證湖湘子弟的膽識!
--------------------------------------------------------------
我知道我更新速度變很慢,實在非常抱歉
因為創作太多了QQ

*雖然黑色行動賣得不是很理想,讓我一度想在這邊飆車文自暴自棄XD
像是明熙一時意亂情迷在辦公桌上...沒,被盜

總之,我依然感謝大家看到更新都會冒出來賞臉
超感動唷~
希望大家都平平安安順順利利的!2022我們繼續加油!

創作回應

Reineke
前田這個人真的很矛盾,乍看是個冷酷的實用主義者,卻還保有一絲人性。明明他說過孩子是活不下去的。
另外宮澤入魔的契機究竟是什麼?
小紅人呢?死了嗎?如果可以,希望不要再有她的戲份了,我好怕……
2022-01-13 15:36:13
阿諭
斬俘虜那邊
小紅隨著武漢淪陷也沒人知道了~
2022-01-13 22:00:22
Reineke
結果諭大還是對宮澤手下留情了,當然這也是一件好事。宮澤雖然入魔,但他在做出無法挽回的事之前就恢復理智。雖然他接下來可能因為犯上受審判,不過先前也說了;要麼入魔而苟活著,要麼以人的身分死去。
2022-03-24 22:47:0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