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圍攻以外:16.堅城

作者:阿諭│2019-05-31 11:21:00│贊助:8│人氣:131
十六、堅城
(UTC-8) 2011.3.11  06:10  美國加州‧洛杉磯
    清晨的洛杉磯南阿爾梅達大道上並不太平,警方圍起了一條長達150公尺的封鎖線。交通壅塞,許多上班車輛被迫改道。而市警局極力要求鑑識小組務必在0700前完成取證。
    「老天,這工作可不簡單。」FBI資深現場調查官保羅‧懷特(Pual White)一邊看著鑑識人員忙碌、一邊看著替代道路上壅塞的車流喃喃自語。
    之所以不簡單,是因為從啤酒廠開始的血漬一路延伸超過了一百公尺。在血漬的盡頭,則是一具非裔男性的屍體。受害者模樣悽慘,整張臉皮幾乎都被磨掉、五官全毀無法辨認,頸部則圈著一條粗麻繩。手腳多處瘀挫傷以及嚴重擦傷。
    就算沒有專業的鑑識本領也可以看出,受害者被車輛勒頸高速拖行了一百公尺。行兇者手段殘酷,令人髮指。
    「保羅!」一名身材肥胖,穿著FBI背心的調查官擠開鑑識人員嚷著。
    「早安,雨果(Hugo)。漢堡看起來很美味,但如果你這餐想減肥,可以看一下我們倒楣的黑人老兄(bronigga)。」保羅連頭也沒抬,低頭檢視著煞車紋路。
    「保羅?」雨果稍稍拉長了音量,圓圓的藍色眼睛睜大。
    保羅抬頭看見雨果,隨即意會過來。雨果後面正站著一位壯碩的非裔青年。
    「阿…該死…」保羅拍了額頭一下,起身點頭致意:「我該注意我的言詞,非常抱歉。」
    那非裔青年點頭,接受道歉。
    「新夥伴,從洛城特警調來的。」雨果解釋。
    「歡迎加入,我沒想到他們找了藍波給我。」保羅說:「怎麼稱呼?」
    「坎培爾,邁爾斯‧坎培爾(Miles Campbell)」非裔青年介紹,伸手相握。
    「OK,邁爾斯、雨果。我們有工作要做了。幹活吧。」保羅說道。
                                                    *
    這起駭人聽聞的案件很快就驚動了整個加州,加州警方在最短時間內下令成立專案小組負責。由老練的保羅帶領偵辦。
    「從臉部復原看來,他的頭骨遭遇至少17次重擊。我們無法分辨這是刑求時的擊打還是拖行時的碰撞。」鑑識人員說明情況:「四肢多處骨折,致命原因是環頸窒息。無論是誰,可以很確定他們確實是這個國家中最凶狠的一群。」
    「受害者名叫狄恩‧庫柏(Dean Cooper),本地人,有公然持械的前科。獨居、沒有親人。」雨果切換著投影機:「事發的輪胎廠就是他的工作場合,負責人表示他當天早班。」
    「什麼樣的輪胎廠需要凌晨值班?」保羅疑問。
    「這也是負責人覺得奇怪的地方,因為我們的老兄明明10點才上班。」雨果說:「表示一定有某種原因讓他天一亮就到崗位。」
    「邁爾斯,你覺得呢?」保羅問。
    「我想應該不是勤勞──」邁爾斯說。
    「哈,我喜歡這傢伙。」保羅忍不住笑出聲。
    邁爾斯隨和地微笑道:「我追蹤了他的推特,老天,這傢伙有夠政治。」他點開受害者的推特,並將他放到投影幕上。
    「除了推文,我發現他曾參與不少社區政治,他在本地黑人社區中很有知名度。三天前,他曾給洛城警方的公開信:呼籲警方留意三K黨的崛起。其中詳細描述了一個有組織的種族暴力團體正在計畫進行攻擊。並說明自己已經在蒐集證據,會在兩周後的教堂集會公布。」邁爾斯瀏覽著他的推特:「最後一則貼文則是前天上午09時,他秀出一張燃燒中的十字架,說是在公司信箱裡找到的。」
    「他覺得自己被仇恨團體給盯上,所以才要提前到公司埋伏嗎?」雨果問。
    「聽起來很像那種愛幻想的種族議題憤青…」保羅說道,隨即意識到邁爾斯在場而嘎然住口。
    「兄弟,我想先跟大家觀念溝通。我是黑人,我支持我的同胞、我也反對歧視。」邁爾斯說道:「但我一向客觀做事,如果你們單純就事論事、發表評論。我是可以分辨出來的。大家用詞不用搞得這麼緊張,我們是夥伴。」
    保羅與雨果都鬆了口氣。
    「不傷感情,就事論事。」保羅說道:「我只是客觀推論。這傢伙感覺就像是那些自以為還活在1970年代遭受迫害的黑人。洛杉磯有一半是有色人種,三K黨根本不可能有市場。再說,社會氛圍早就已經不接受種族迫害了。我建議從財務方面調查,這很像討債的私刑。他如果真的受到族裔恐嚇,他幹嘛不報警?」
    「我有查過他的消費紀錄,沒有大筆資金流動。」雨果說。
    「這傢伙有幫派嗎?」保羅問。
    「就我手邊的資料,看不出來。」雨果聳肩。
    「狄恩‧庫柏認為這個組織準備在4月3日的黑人教堂集會發動攻擊。並指出對方早已經準備充分。」邁爾斯說道。
    「4月3日是什麼日子?」雨果問。
    「人權牧師,金恩博士的忌日。」邁爾斯解釋。
    「似乎是個很重要的信息。那我們就去找更多資料吧,新來的負責開車。對了,你的奧迪很漂亮。」
                                                    *
(UTC-8) 2011.3.13  13:25  美國加州‧洛杉磯市中心
    「我覺得要下雨了…該死我忘記帶雨傘。」保羅看著窗外陰霾的天空說道。
    「沒關係,我後車箱有多帶一把。你們是本地人嗎?」邁爾斯好奇地問,身邊的雨果剛從腳踏板拿起一份大麥克。
    「我老家住在馬里布,東尼史塔克別墅附近。保羅則來自阿拉巴馬,兩年前才調來。」雨果介紹著:「不是他的錯,阿拉巴馬比較…恩…所以他在種族相關的用詞很不政治正確。」
    後座的保羅咳了兩聲,表示自己還在場。
    「他真的沒有惡意,是個很友善的人。雖然很機掰,但毫無疑問絕對會捨己為人!」雨果嚼著大麥克,食物碎屑噴得到處都是:「最可惜的是從小到大的語言習慣不好改,所以他儘管是神探卻一直升不了官。」
    「閉嘴,胖子。」似乎戳中了傷心處,保羅毫不留情地嚷著。
 
    「我們為什麼要來市中心啊?」雨果忽問,看著街上變多的黃種人臉孔。
    「找飯店,Trivago;找暴力,中國人。」保羅在後座回應。
    「其實…市中心應該是韓國人比較多。」邁爾斯解釋。
    「他們對我來說都一樣。」保羅說道:「呃…我這樣算歧視嗎…?」
    「難怪你升不了官。」邁爾斯嘆道:「政治正確很重要阿。」
 
    「好啦,說認真的。如果事情真的是像邁爾斯所說的,與策劃中的種族暴力有關。那勢必就會牽扯到武器。」保羅翻閱著隨身的平板電腦:「所以我昨天用了調查權限,查到在市中心從上週開始就有一份很可疑的武器交易信息。」
    「這裡是美國…買槍一點都不可疑。阿肯色、阿拉巴馬、德州…媽的,買槍就像在買衛生紙一樣。」雨果說道。
    「買槍不可疑,但只買彈匣就很詭異了。」保羅微笑:「今年1月21日,有人在單筆交易中購買了70個彈匣。」
    此話一出,邁爾斯與雨果都是一震。邁爾斯更忍不住從後照鏡多看了保羅一眼,果真如雨果所說,這位老練幹探的敏銳度確實比一般人出色。
    「有顧客資料嗎?」邁爾斯問。
    「這是問題所在,因為這間白癡店主竟然用韓文拼音註記顧客名稱、甚至連證件編號都寫他自己的。」保羅忍不住罵道。
    「顧客名字是什麼?我們可以查看看。」
    「”Mi-gug In”,韓語翻譯就是:美國人。」
    雨果與邁爾斯同時爆笑出聲。
    「前面,靠右停車。街口這間槍店就是我們的目標。」保羅看著地圖說。
    「年糕軍閥(Rice-cake warlord)…?」邁爾斯看著招牌。
    「他媽的這什麼鬼名字。」雨果忍不住罵道:「誰會找這種白癡買槍阿?」
    「吃泡菜吃到變弱智…看我弄掉他的營業證照,叫他滾回去打乒乓。」保羅。
    「打乒乓的應該是中國人。」邁爾斯靠邊停下,並試著糾正兩位夥伴:「還有,我們真的不應該這麼種族歧視。」
 
    三人進入店內盤問後,邁爾斯隨即了解到為什麼疑犯會在這裡買槍。因為店主的語言不通,只認美金辦事。對於非法行動而言,確實非常理想。
    「英文!說英文!」保羅怒斥:「我告訴你!你的營業證照完了!」
    櫃台後的韓裔中年人也同樣急切的以韓語高聲回應。
    「你不應該搞FBI!我是FBI,你知道FBI嗎?」保羅舉著證件怒罵。
    店主提高音量,但在一串韓語中只有FBI三字是英文。
    「媽的!你聽得懂嗎?乒乓?Ching Chong?」
    「我會告你,我會打911。」聽到侮辱意味嚴重的字詞,店主不滿地道,用英文大聲警告。
    「喔,告我?」保羅:「你要用韓語打911,隨便阿。911講英文你知道吧?」
 
    「탄창을 사는 사람들 (這個買彈匣的人)」邁爾斯朗聲問道:「이 사람을 설명하십시오!(跟我描述他一下!)」
    這一出聲,保羅、雨果與店主都安靜了下來。全都驚訝地望著這位精悍的黑人青年。
    「你會說韓語?」保羅愕然道:「你他媽會講韓語喔,但是你卻讓我在這邊耗了十幾分鐘?」
    「抱歉…因為你先開口的。不方便打岔。而且我報到資料有寫...」邁爾斯禮貌致歉。
    「그는 탄창를 많이 샀다… (他買了很多彈匣…)」店主說道,開始解釋。
 
    經過半小時問話,邁爾斯得到寶貴的資訊。店主對顧客的描述是高大的白種男性,穿著繡有邦聯旗幟的皮衣。店內監視器畫面雖然不清楚,但符合店主的描述,確實具有美國種族主義者的一貫形象。當日除了購買70只AR自動步槍的彈匣以外,還訂購了5.56子彈400發、12號霰彈90發。9mm帕拉貝倫150發。
    這麼大量的武裝讓庫柏的言論聽起來已不再是幻想,而是待證明的預測。
    而此處確實適合非法份子購置火力,因為語言不通、店主對於槍枝證件的把關鬆散。只要付齊美金與小費,店主就會處理一切。他在訂單系統內填得既隨意又敷衍,有不少訂單甚至還用自己的持槍證照代購,形成了重大的安全漏洞。
    「嘿!泡菜!你的營業手段有重大疏失。聯邦人員會再向您聯絡。」臨走前,保羅大聲對著櫃檯後的店主嚷道:「FBI會回來搞你,晚安!Ching Chong!」
    「保羅,我的朋友…你真的該注意言詞…」雨果提醒著。
 
    「回局裡,我們分頭進行。同時請公關部放出消息,說警方已經掌握種族仇殺的偵查方向。」保羅說道:「並將針對4月所有的黑人集會進行重點保護。」
    「我不懂…這樣難道不會讓他們因警惕而潛藏嗎?」
    「這些人是有政治跟族裔目的的,他們遇到這種情況不會潛藏。」保羅信心十足:「他們只會提早現形。」
                                                    *
(UTC-8) 2011.3.19  14:25  羅斯戴爾墓園
    「我們今天齊聚在這裡,悼念一位好青年的消逝…」
    狄恩‧庫柏的喪禮不算盛大,但遠不冷清。儘管他孤家寡人,卻有不少教區以及政治社團的同伴前來參與,他們唱著黑人靈歌,悼念著這位早逝的同志。也因為凶殺的緣故,一些地方新聞甚至還派了採訪車。
    邁爾斯坐在墓園的長椅上,遠遠觀察著周圍環境。儘管是休假日,他還是自主出勤。因為保羅曾說過,這場喪禮極有可能就是凶徒們浮出檯面的時機。然而一直到親友們獻完花,周圍都沒有任何動靜。甚至連邁爾斯都有些放鬆下來。直到親友分享回憶時,才發生令人極度不安的事情。
    「搞什麼…」群眾的議論聲越來越大。
    邁爾斯抬頭,愕然見到墓園外圍的路面上至少有50人聚集。這50人全部穿著傳統三K黨服飾。他們白衫尖帽蒙面、甚至還騎著馬,身配長矛、舉著邦聯旗。
    所有媒體的注意力全部轉向該處,畢竟三K黨早已是個應該被送入歷史塵埃的種族仇視組織。像這樣大陣仗明目張膽地著傳統服飾出現可還是幾十年來第一次。尤其是在受難者的喪禮外圍出現,挑釁意味更是濃厚。這些騎士們對於記者訪問或是反對者叫囂都沒有任何反應,蒙面尖帽下兩個眼洞安靜地注視著喪禮,讓氣氛既詭異又壓迫。在這方黑人群眾的噓聲和叫罵中,馬蹄聲規律而寧靜。

    邁爾斯果斷地拿起手機,撥了保羅的電話。
    『我知道,我看到了。』保羅的聲音沉穩,從背景的喧鬧中他也在現場。
    『我該怎麼做?』
    『你的黑人同胞理智快斷線了,千萬不要讓他們發生衝突。』保羅說道。
   而此時詭異的騎士在墓園門口停下,其中一名壯碩高大的騎士舉起長矛將一張仿羊皮紙用力釘在草皮地上。上頭寫著三個K字,大有承認行兇的意圖。這一行為更是讓參加葬禮的非裔們大聲怒罵,甚至還有人擲出了手中的水瓶。
    邁爾斯掛上電話,用最快速度衝到人群面前。
    「白馬王子,派對結束了。」邁爾斯高聲喝止,一邊用手勢示意非裔群眾退後。他大步上前,迎向面無表情的三K黨人。
    邁爾斯撩開夾克的襟口,不著痕跡地朝來人露出脇下的配槍,隱約挑釁。
    「有意思…在以前,黑鬼帶槍是要上絞架的。」當先那名騎士緩慢地說道。
    地下那名三K黨人見狀,也亮出了白袍內的.45手槍。態度囂張而強硬。
    邁爾斯微笑,對方正如他所計畫地掉入陷阱。他亮出證件、飛快拔槍。
    「猜猜怎麼著,現在是21世紀。而且更棒的是,我是FBI!我命令你趴下!」
    這一轉變,所有人都措手不及。非裔群眾更是高聲歡呼。
    只有那名領頭騎士依然沉穩如故。
    「這個偉大的國家賜給你攜械的權柄,我暫予尊重。但我們既然都穿著這樣走上街,就表示我們早已做好最糟的準備。」騎士說道:「因此我建議你何不將武器收起來,我們裝作沒有互相亮槍這件事情呢?」
    邁爾斯一愕,這些三K黨人似乎都早已準備亡命。如果被自己逼急了,說不定會當街火拼…
    「恐嚇聯邦幹員可是重罪,如果我是你,我就會收回剛剛的話、認份滾蛋。」保羅說道,同樣亮出證件:「所以,滾回家燒你們的十字架、看著《一個國家的誕生》打手槍吧。」
    「我會認真地參考你的意見。」當先那騎士說道:「但我也必須告知你,如果你背叛了你的血裔,主會用最嚴厲的方式懲罰你。」
    「你說話的方式像是從阿斯嘉來的。」保羅冷冷嘲諷。
    那騎士手一揮,帶領著黨徒在群眾的噓聲和喝罵裡悠然離開。
 
    「你放他們走?」邁爾斯疑問:「我們大可以把握時機將他們逮捕。」
    「不聰明,他們人人帶槍。如果硬來逼急他們,當著這幫黑鬼掃射那就麻煩了…」保羅說道:「再說,他們不難找。」
    「什麼意思?」
    「在洛杉磯找有這麼多馬的人,一點也不難。」保羅說道:「打給雨果:告訴他美好的周末加班開始了…你開車。」
                                                   *
(UTC-8) 2011.3.20  04:44  洛杉磯調查局辦公室
    辦公室的空調把邁爾斯冷醒,他無神地坐起身盯著螢幕。身上只有一件運動外套。他忘記自己是幾點睡著的,只能勉強從螢幕上找蛛絲馬跡。隔壁座位的雨果早已鼾聲如雷,桌上全是空薯條的盒子。
    他轉頭,看見保羅站在窗邊。
    「保羅?」
    邁爾斯離開座位,一邊用手掌搓臉醒腦、一邊來到保羅的身邊。保羅眼神直盯著窗外,邁爾斯順著看過去。頓時睡意全消。
    隔壁建築的頂樓赫然矗立著三只木製十字架。看上去早已焚燒完畢,結構焦黑,還隱約可以看見火星。消防隊員與警察圍在建築邊緣,一名看起來像屋主的人正急切地解釋著。
    「他們可能在凌晨的時候抵達,對著局裡燒十字架。」保羅說道:「燒給我們看的…我以前聽長輩說,他們燒一個十字架,就表示有一個人要死。」
    「這真的有夠令人不安。」邁爾斯說。
    「管他的,我們可是FBI。誰都不用怕。」保羅冷冷說道:「休息一下,吃點東西。0600我們就出發。」
    「出發去哪?」
    「東城區,忘了嗎?」保羅難以置信地說道。
    邁爾斯聳肩,他哪可能記得。
                                                   *
(UTC-8) 2011.3.20  07:50  洛杉磯‧東城區
    早在昨天下午墓園交鋒時,保羅就留意到三K黨人的馬匹上的防疫標章。經過一夜檢疫日期過濾,終於確認馬匹來自於東城區的郊外牧場。臨行前,保羅要求三人都應該攜帶護甲與武裝。
    「為什麼?」當時,提著防彈背心與霰彈槍的邁爾斯問。
    「你最好別問,不然他又要種族歧視了──」雨果提醒。
    「因為他們祖先是南歐來的,聽過艾爾‧卡彭嗎?巴布羅‧艾斯科巴?」
    雨果一臉:”早告訴你了吧” 的表情,將防彈背心穿好。
    「我們不等支援?沒有搜索票嗎?」
    「兵貴神速。」保羅說道。
 
    由於前一晚過於操勞,車上三人都沒有什麼交談。雨果手中的滿福堡還沒吃完就睡著了。車上的音響正演奏著經典歌劇《魔笛》。此時夜后正在唱著經典橋段,女高音的聲帶與喉嚨好像化做樂器般,花嗓錯落有致的唱出了每個聲調。
    「幹…她倒底是在啊三小?這不是英文吧?」保羅怒道。
    「她很生氣,因為她的女兒不聽話。拒絕殺死賢者。」邁爾斯搖頭晃腦的說著劇情:「這是德文。」
    「你會德文?」
    「我還在學,我目前只會拉丁語、西班牙語以及韓語。」邁爾斯試著翻譯:「…我心沸騰著地獄搬的仇恨/死亡和絕望如火焰圍繞著我!…大概是這樣吧?」
    「媽的…聽起來像個納粹婊子。」
    「喔!兄弟,又不是說德語的都是納粹。」
    「但納粹都說德語。」保羅歪理連發,一時之間邁爾斯也不知道該回什麼。
    「你身為黑人同胞就沒有一些饒舌歌嗎?黑眼豆豆?冰塊?」
    「沒有,我喜歡古典樂。黑人不一定都聽饒舌。」邁爾斯耐著性子解釋:「兄弟,你該去局裡接受心理輔導。你種族歧視真的夠嚴重的…」
    「我早就被輔導過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搞的…」保羅嘆氣:「心理報告說我童年可能受過創傷…操咧,講得好像我有病一樣。」
    「說說看嘛,說不定我們可以找到相關經歷?如果你不在意的話?」
    「恩...我小時候很愛看故事,我會幻想自己在中世紀的樣子。在我家前面的樹上,我甚至搭梯子、親手打造了自己的樹屋。我想像自己是一位住在城堡裡的騎士…那時候還小嘛…」保羅有些難為情地說道。
    「恩,我也玩過。不過我是搭帳篷的。哈哈。」邁爾斯莞爾。
    「因為玩得有模有樣,鄰居小孩也都會加入。我開始有許多騎士夥伴,老天,那真的超有趣的。」保羅說:「直到有一天──嘿,到了。叫醒胖子。」
    「我去停車。」邁爾斯迅速進入狀況。
 
    保羅與睡眼矇矓的雨果打開車門,分左右下車。
    保羅大步上前,朝著門口亮出證件。幾名門口的牧場人員紛紛跟著走出門口辦公室。
    「早安,有什麼可以幫你的嗎?」「FBI,開門。」
    其中一名牛仔模樣的壯漢上前,眼睛瞪了開車的邁爾斯一眼。但看見身穿防彈背心、腰配衝鋒槍的保羅,只好將電動閘門打開。此時牧場工作人員一個接一個走出。
    『邁爾斯,倒車。』保羅在耳機裡低聲說。
    『什麼?』
    「哈囉!請問發生什麼事情了嗎?」一名高大斯文的牛仔出現,她穿著襯衫與牛仔褲招呼著:「我是這裡的負責人。車子可以開進來停!」
    『邁爾斯,倒車!』保羅的手搭上衝鋒槍握把,再次提醒:『我太大意了…』
    邁爾斯看見此時後方牧場人員正小聲地透過對講機說話。
    「讓我猜猜…」牧場主人摘下帽子,淡淡問:「你覺得我們是幾天前和你打過照面的三K黨成員?涉嫌重大。」
    牧場主人說著,緩步上前。
    「事實上,我們就算是三K黨成員,你也不能拿我們怎麼樣。洛杉磯街上死了一個黑鬼,沒有直接證據顯示我們與此相關。而你領著兩個跟班,自大地帶著衝鋒槍、在我的牧場門口亮證件,口氣狂傲…老天,你是警匪片看太多嗎?」
    一輛貨車從牧場旁邊開出,車上的男人神色不善。威嚇感十足地將車停在邁爾斯身邊。隱隱封住了他的倒車路線。而方才那些牧場工作人員都從不約而同地將手放在了腰間與腿邊。
    「叫你的黑鬼把車開進來。」當先那名壯漢喝道。
    「我們確實有個計劃,但你不能因為還沒做的事情逮捕我們。我知道聽起來很挫折,但沒辦法,這就是現實。」
    「你是說金恩博士遇刺日嗎?」保羅打破沉默:「真他媽有梗、也真他媽夠病態。我真的替你們感到羞愧。」
    那牧場主人一愣,顯然沒有預料到自己的計畫已經被這位幹員掌握。
    
    雨果驚恐的看著保羅,再看著這些突然武裝起來的牧場人員。
    『雨果,你舉起雙手走回車上。邁爾斯,等雨果進到車內你就立刻逃開。我會替你們爭取時間。』保羅低聲說道:『抱歉兄弟,是我太大意了。』
    邁爾斯迅速評估著周遭狀況,至少門口就有二十人。己方處於絕對劣勢,而且更糟的是此處位於郊外,距離最近的住家至少有15公里。在敵人監視下又不可能請求支援…
    雨果舉起雙手,緩緩退回車邊。
    「你到底要不要進來?」牧場主人看著保羅不發一語,有些不耐。
 
    『你想做英雄?』邁爾斯問。
    『我早就是了。』保羅說完,飛快舉起衝鋒槍。朝著牧場主人開火,UMP-45在牧場主人腰部掃出一排彈孔。襯衫被槍彈撕開,露出裡面的防彈背心。
    邁爾斯重踩油門,銀色奧迪向後衝出,車尾撞開了貨卡。邁爾斯飛快打檔,引擎咆嘯聲中,輪胎在柏油路面上刷起白煙,迅速衝離現場。後方槍聲大作,有三枚步槍子彈擊中了後座玻璃。
    後照鏡裡,保羅胸、腹、腿各中一槍,但還頑強地企圖尋找掩蔽。一名牧場人員上前用槍托重擊他的臉。最後隱約可見這些惡徒正將他拖入牧場內。
    「幹!他們會殺了他!」雨果驚恐地喊道。
    『幹員編號1411通報,東城區蘭朵牧場,有幹員受生命威脅。請求最高級別武力支援!』邁爾斯果斷拿起無線電請求支援。
    
    「真的要丟下──幹!」雨果話說到一半就因為重踩剎車而撞上了椅背。
    邁爾斯下車,打開後車廂。將M1014上膛,並戴上克維拉防彈盔。同時將防具和一把M4突擊步槍放進後座。
    「著裝,我們去幹掉他們。」邁爾斯說道:「沒人能搞FBI。」
    「阿…我好久沒搞這個了。」雨果話是這樣說,但熟練地將戰術背心扣上。插滿彈匣。並且迅速裝上垂直握把,完全不輸給特勤隊的身手:「你經歷過交火嗎?」
    「我是SWAT出身,你說呢?」
 
    銀色奧迪在公路上迴轉,凶神惡煞地高速衝回牧場大門。
    這些牧場人員哪料到這兩名幹員會即刻折返,其中一人閃避不及,被甩尾疾停的邁爾斯直接撞上。
    他像個破玩偶一樣彈飛,撞在貨車的車尾斗。脊椎不自然地折彎…「懸掛」在車邊。在奧迪甩尾時,雨果則俐落下車。肥胖的身軀卻靈活不減,他手中M4沉穩連射。大門的牧場人員還來不及舉槍就被打成蜂窩倒地。
    邁爾斯同樣快速下車,舉著霰彈槍繞到貨車旁邊援護雨果前進。
    一名企圖側襲的敵人無所遁形,被邁爾斯快速開槍擊殺。霰彈威力將他軀幹打得血肉模糊。冒煙的紅色彈殼鏗鐺墜地。
    兩人當者披靡,飛快突入牧場前院。
    幾名拖送保羅的牧場人員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雨果先後擊斃。此時整個牧場已經成為戰區。牧場人員紛紛卸下偽裝,舉著武器包圍而來。甚至還有人特別穿上了傳統三K黨服飾。宛若幽靈般紛紛湧現。
    「他們人太多了!我們會被壓制!」雨果換上彈匣。
    邁爾斯舉起霰彈槍,轟穿穀倉大門。
    「你們為我回來?」保羅奄奄一息,虛弱地問。
    「不然呢?」邁爾斯將保羅拖入穀倉內,雨果一邊開槍掩護、一邊跟著退入。但左膝突然中了一槍,胖大的身軀頹然跪倒。但他還是頑強地出槍射擊,彈殼隨著火力輸出灑了一地。
    遠處馬匹嘶鳴,牧場主人已經換上了三K黨騎士的裝扮,手上拿著一桿長矛。後方的壯漢同樣也是。雨果拋下彈藥用罄的M4,拔出腰間的M1911。那壯漢一抽韁繩,舉著長矛衝刺而來。口裡還嚷著「白人力量」的精神口號。
    「不!」邁爾斯怒吼。
    負傷的雨果單手持槍,連扣扳機企圖抵抗。但下一秒鐘,那壯漢還是將長矛刺穿了他的身軀。就像古代戰場一樣慘烈。跟著是牧場主人、再來是另一名騎士、又一名騎士。這些三K黨人對於形象的迷信製造出了超現實的恐怖畫面。雨果宛若一隻被獵人圍殺的豪豬,身上扎滿了至少六根鋒利的長矛、慘死在牧場中央。
 
    邁爾斯霰彈槍連發,將一名騎士連人帶馬轟倒。隨即退入穀倉內部。重傷的保羅則開槍掃射,將企圖追擊的三K黨人逼退。那殺死雨果的壯漢調轉馬頭,卻被邁爾斯逮個正著、一槍爆頭。
    『編號1411,這裡是兀鷹小組。我們再三分鐘後抵達,回報狀況。』
    無線電裡傳來友軍的聲音。
    『一名幹員殉職,幹!我們被包圍了。』
    『收到,請就地固守。』
 
    「你要用什麼固守?」保羅問:「無論你有什麼方法,快點動手吧。」
    邁爾斯的目光停在穀倉邊的一堆陳舊羊毛毯以及釘槍。
                                                   *
    近30名三K黨人歇斯底里地朝著穀倉接連開火。各式步槍彈、霰彈、大口徑麥格農齊發,但無論如何,穀倉的「門」卻不為所動。牧場主人氣急敗壞地跳下馬。揮舞著手中的柯特左輪質問。
    「那是什麼玩意!」
    「看起來是舊羊毛毯…但子彈打不穿。」
    「幹!他一定疊了好幾層!」「去找火來!把穀倉燒了!」
 
    穀倉另一邊,邁爾斯剛將僅存的六發霰彈全部塞入彈倉。雖然眼前的狀況糟透、兩人性命危在旦夕。但邁爾斯卻沉穩如山岳,將M1014喀擦上膛。
    「哼,一群菜鳥。」
    「嘿,邁爾斯…我一直想問你一件事情…」保羅按著傷口,虛弱地問:「如你所見,我是個有種族歧視的白種混帳…為什麼你會願意陪我在這裡?」
    「言語上的冒犯或許惱人,但我看得出你沒有惡意。你只是媽媽沒教好。」邁爾斯說道:「你在這裡,陪我迎戰充滿種族滅絕惡意的敵人。我很清楚誰才是真正的歧視。」
    邁爾斯起身,聽著外頭的槍彈打在羊毛毯上的悶響。外頭三K黨人吆喝著,槍聲漸歇。稍早前,他用三層羊毛毯緊密壓實交疊,以釘槍固定在門上。強韌的纖維足以擋下一般火器的每一發近距離射擊。
    「你這本事厲害,應該被選入特勤隊的。」保羅輕敲著這個倉促完成的封阻物。忍不住稱讚。
    「我可以做得更好。」
    「不過,你這東西耐火嗎?有個白癡舉著油燈上前,50步左右。」保羅一邊從牆上彈孔窺視,一邊問。他可以看見一名頭戴尖帽的三K黨人正提著油燈與手槍低姿態前進。
    『兀鷹!你們在哪裡?』『我們幾乎要到了!再堅持一下。』
    「幹…」保羅嘆氣,大量失血早已在地上漿成一片。
    『這是幹員1411,我們的防線已被突破。完畢!』邁爾斯發出最後通訊。
 
    保羅扶著牆起身,拿起撬棍。
    「準備好了?」
    邁爾斯舉起霰彈槍,點頭。

    保羅用盡全身力氣,一把扯下羊毛毯。邁爾斯像一頭黑鷹躍出,M1014的烏黑槍口噴出數十發高速飛濺的鋼珠。燈台應聲破碎,燃燒的燈油迅速捲上那三K黨人的上臂與前胸。他痛得在地上尖叫打滾。而邁爾斯臉上毫無憐憫,他左右開轟,像一座開火中的堡壘壓制著氣急敗壞的敵人。六發連續霰彈擊潰了三K黨人的士氣。
    他反手拔出FN 5-7手槍接替火力。即便遭遇敵火回擊也毫不退縮,因為他知道負傷的同伴還需要他。
    他已經失去了一位,決不會讓同袍殉職的事情再發生。
 
    一名三K黨人從前方跑過,用手中AR掃射。邁爾斯中槍痛吼坐倒,但還是頑強地單手舉槍回擊。
    「鏗!」手槍因為彈藥用罄而滑套後定。
    三K黨人見獵心喜,他迅速舉起手中步槍。
    「幹你──」那射手話還沒說完,左腦整個炸了開花。腦漿與組織噴散在地上,就像某個不小心的孩子打翻了羅宋湯。三K黨人倉皇呼喊逃散。調查局的援兵終究是在千鈞一髮之際趕上。
 
    邁爾斯放下槍,疲累地喘氣。直升機轟鳴降落在廣場上,一名頭戴濾光鏡的青年快速奔向他。
    「兄弟,沒事了。」他安慰著邁爾斯,緩緩將他扶起。來人一身硫磺氣味,看起來是位精通化學的專家。而他身邊則是一位帶著墨鏡的光頭青年,以及一位神色煩躁、頭戴鴨舌帽的紅髮女性。
    「裡面還有人,請優先運送他。」邁爾斯說道。
    光頭青年摘下墨鏡,進入室內將保羅抬出。一邊忍不住好奇盯著地下的羊毛毯殘骸。而女幹員則是將手中G36C的保險關上,方才那救命一槍顯然是她的傑作。
    以邁爾斯的專業,他看得出這三名幹員絕對都是菁英中的菁英。
 
    「我不得不說:一個黑人迎戰這麼多三K黨,挺戲劇化的,也挺膽大。」那頭戴濾光鏡的幹員說道:「忘了介紹我自己,喬丹‧崔斯。FBI SWAT。」
    「我有什麼選擇?他只剩我了。」邁爾斯看著身邊被戴上氧氣罩的保羅。
    「這是很高貴的情操。」
    「我只是做我的本分。」邁爾斯謙虛地說道。想起殉職的雨果,他沒有什麼心情聊天。

    三K黨人全數被制伏,一場恐怖的種族血洗也成功被阻止。雖然行動不如預期,但至少是達成了目的。
 
(UTC-8) 2011.3.23  13:25  美國加州‧洛杉磯軍人公墓
    在禮槍聲中,雨果的喪禮隆重落幕。邁爾斯與保羅兩人都在席間。
    家眷與親友同袍們哀傷的起身準備離場。只留下兩名生死同袍依然望著墓碑靜默。
    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有些憔悴的保羅看向邁爾斯。
    前者重傷未癒,手上還纏著紗布、身上的多處槍傷更讓他行動遲緩。
    「我還沒說完城堡的故事。」
    邁爾斯愣了一下才想到原來保羅是在提他未說完的童年經歷。他側頭找尋記憶片段,想起上次對話的中斷處。
    「喔對,你說你開始有騎士夥伴。」
    「嗯!我本來很快樂,直到有一次一群高年級的拉丁裔小鬼騎著腳踏車來到我的城堡下。」保羅平靜地說:「他說他們想要發動攻城,並說不接受投降。」
    「幹,機掰小孩。」邁爾斯嘆氣。
    「對,真的很機掰。說來尷尬,但我長到現在35歲,這三十年來,我每年都希望自己可以坐時光機回去打他們耳光…」保羅附和著:「扯遠了…我的城堡毫無懸念的被攻陷了。他們拆毀每一片牆壁與屋頂,在我面前砸碎。幹…」
    「幹…」邁爾斯體貼地跟著罵。
    「我那時好希望有人來阻止他們喔…緊接著,一群剛參加完主日的人經過…至少有十五個黑鬼跟蒙古雜種,當然也有白人,但他們卻一點想要幫忙的意思都沒有。他們只是繼續聊著天,喝著手裡的檸檬茶、看這一切發生。我坐在地上不知所措、心都碎了。」保羅說道:「心理醫生說,我是因為這樣才討厭有色人種。他們說這件事是烙印…也許是吧,因為我往後只要一遇到挫折或絕望,我就會想到那一天的一切。天氣、日期、他媽的一切…那天在穀倉裡,我也是這樣。」
    「幹,我真的很遺憾聽到這些。」
    「你不需要遺憾,我的重點是在後面。」保羅說道:「因為這次我發現自己不是孤單一個人…有一個熱心的黑──非裔同袍願意陪著我奮戰到底。」
    「喔,拜託公開場合不要講那個N開頭的。」邁爾斯苦笑。
    「我真的很感激。」保羅說道:「你幫我蓋回了城堡,救了我的狗命。」
    保羅誠懇地望著邁爾斯。邁爾斯忍不住有些感動。
 
    「我只是做該做的事情,我也很高興你這麼看待我。」邁爾斯微笑。
    「如果你調單位離開了,答應我…永遠和身邊的人並肩作戰,跟那天一樣。」保羅說道:「別吝嗇你的沉穩和可靠。」
    「我會的,我會當每一個同袍的堅城。我答應你,雨果可以當見證。」
    「雨果當見證。」保羅目中帶淚,微笑說道。

Castle
代號:Castle (*為英文中「城堡」之義)
本名:邁爾斯‧坎培爾  (
Miles Campbell)
國籍:美國  

出生:1980.9.20  美國‧加州雪曼奧克市
身高/體重:1.85 m/95.3 kg


所屬單位:聯邦調查局武器戰術小組
組別:防衛組
數據:裝甲 2/速度 2

主武裝
‧UMP45 (SMG)


‧M1014
(SG)

副武裝
‧M45 MEUSOC (HG)

‧5.7 USG (HG)


裝備
‧衝擊手榴彈/防彈鏡頭


特殊裝備(能力)
‧UTP1 通用防彈板
背景:
    Campbell畢業於加州州立大學刑事司法學位,並迅速加入了警局服務。在工作五年後,他被指派到洛杉磯警局特警,在那三年之中,他表現傑出,得以調至FBI服務。Campbell以FBI 現場調查員身分又工作了兩年,隨著升遷而被指派進入FBI SWAT之中。

心理特質:
    Campbell有著令人放鬆的訣竅,無論什麼情況他總是顯得一派輕鬆。他總是盡可能確保他身邊的人能被照顧、感受到安全,而且他也的確相當保護他身邊的人們。

訓練:
‧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校區(Cal State LA):刑事法學理學位
‧洛杉磯警局:警官、SWAT
‧聯邦調查局(FBI):現場調查人員、SWAT

經歷:
‧FBI 新進幹員訓練學校 (NOTS)
‧多次參與聯邦與國際司法跨部門訓練課程,含SAS、GIGN、GSG-9
‧FBI WMD 訓練

附註:
‧興趣是拉丁語,能兼說西班牙語與韓語。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1118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Renart
地獄“搬”的仇恨
→般

05-31 15:5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Reload111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圍攻以外:15.果園行動... 後一篇:夜物語 楔子...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HLiangyou
歡迎來小屋逛逛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