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在超能力剛萌芽的世界裡當偵探沒有兩把刷子是不行滴!09

作者:二迴林│2016-12-29 19:54:33│贊助:17│人氣:478
09. 暴風雨山莊,再開!(3) 

  「屍體貼在牆上,胸部被子彈貫穿,牆面留下了彈孔卻沒有留下彈頭,子彈……消失了?──難道說!」

  「『深海的恐懼君』!」

  「!」華生見到夏諾可拿出可怕的道具跳了一下,「大小姐,妳拿那個做什麼呀?應該沒有人說錯話,需要妳動用到那種東西吧!」

  「閉嘴,華生。」

  「是──」華生速速遮住了嘴。雖然他能空手捏碎那鬼東西,但他可不希望自己的眼睛再次噴血。

  乖乖看著就好……

  意外的夏諾可這次一點也不暴力,她沒有用那東西來戳誰的眼睛,只是溫和的將他貼合到了彈孔上頭,令他伸出尖刺。

  嘰──

  喀。

  伴隨機械音與撞擊音,夏諾可丟出了問題:

  「你們知道嗎,成人的眼睛深度差不多是2.4公分,小於裸露在外頭的水平面一些。」

  「嗚嗚,嗯嗯~」遮住嘴的華生不知道是在表達知道不知道。

  因此由刑部提出了疑問,「知道這個有什麼用?」

  「有什麼用嗎?為了確實能夠貫穿人的眼球,我將深海的恐懼君尾針做的長了一些,加上他挺出去的屁股,大約是3公分。你們剛剛有聽到喀的一聲嗎?那正是尾針撞擊到了洞孔底部的聲音,也就是說……」

  彈孔的深度是三公分。

  「謝謝你用這麼恐怖的方式,來測量一個這麼簡單的事情……」

  說是這麼說,但現場也沒其他探測工具。

  「嗚嗚,嗯嗯~」遮住嘴的華生似乎是在表示:「我可以說話了嗎?」

  刑部與夏諾可一塊以死魚眼回視了他,代替嘴巴說道:「可以。」

  「噗哈~」華生先是鬆了口氣,「三公分呀,說起來不是太深的深度,有沒有可能子彈彈出來,滾到哪裡去了呢?」

  「太棒了華生,正等這你這麼說呢。來吧,這個拿去~」

  「嗶姆、嗶姆~」

  「嗶姆君?拿著這個做什麼?」

  「去.找.呀~」夏諾可用力的踢了華生後膝窩一下,痛得他跪了下來。

  「嗚嗚嗚……找就找,不要使用暴力呀~」雖然說早跪晚跪都是得跪,但他希望是比較普通的跪下,然後比較普通的打開嗶姆君眼睛光線照明,再來比較普通的維持跪姿前進,最後……

  比較普通的找到「證據」。

  「這個……是!」華生握起了那樣「證據」。

  「小、小熊內褲!」不是真的小熊內褲,而是一張照片,從穿著連身裙的女孩下方拍上去的照片。「怎、怎麼可能,這一定是合成照。據我所知,大小姐穿的應該是純白的呀~」

  「華生──」砰咚──

  「不~不是我呀~這個一看就是~嗚啊──是,嗚啊啊──是妳家的攝影君呀~我,我只是在幫大小姐平反,嗚啊啊啊~不然、不然妳說,妳是穿什麼內褲呀~」

  「我穿什麼內褲干你屁事呀──!」

  「嗚啊啊~為大小姐打理生活起居是我的榮幸,為大小姐挑一件合適的內褲或許也是我的職責……嗚啊啊啊啊~」

  夏諾可主演,即刻制裁,暴風雨山莊民宿,現正熱映中。

  最推薦「正義英雄」拿出深海的恐懼君戳爆「反派」眼睛的那個畫面,噴血的效果相當自然不造假。當然,「反派」的演技也是賣點,看他在地上滾來滾去,撞飛了擺在地上的知名甜點店吉祥物禿子叔叔頭套還不自知,一副被戳一下痛到宇宙盡頭的模樣也是相當值得肯定。

  「大小姐。」華生突然鎮定的跳了起來,「在地上打滾的時候我順便確認完畢了,各個地方都沒有留下彈殼與彈頭,另外……」

  他拉了拉身體上那件具有中國風元素的大衣,「衣服沾染上的血跡不多,地上的血液近乎凝固,配合室內暖氣的恆溫,符合大小姐推斷的死亡時間,相信這裡就是第一現場。」

  「很好!不過後半段我沒有需要,那個應該只有刑部會有興趣。」

  「…………」

  有興趣歸有興趣,但刑部的眼神已經死到不能再死了。

  他今天第一次見識到,原來全權交給他們調查會是這麼胡鬧,真是慶幸過往有把他們給趕出去。

  不……

  現在……

  也想……

  趕出去……

  可惜他們是他上司請來的偵探與助手,上司也准許了他們進行調查。

  「啊啊啊,對了對了對了,還有一件事,差點忘了。」華生走向禿子叔叔頭套旁邊,很輕鬆的將它抬起放回原位,「這個是像橡膠氣球的材質,雖然顏色上的很好讓人覺得有些重量,但實際上一點都不重。」

  刑部思索一下,「雖然現階段還不知道兇手為什麼要這麼麻煩的又開槍、又砍頭、又為屍體戴上頭套,不過找不到子彈這點相當可疑。要是他想偽裝成是『暴風雨山莊六屍案』的殺人兇手所為,在射擊之後趴下尋找了子彈,現場應該會有許多血跡被磨擦過的痕跡。」

  刑部翻翻夏諾可剛剛遞給他的照片,「但除了屍體前方有一點點不自然外,現場並沒有那樣的痕跡……」

  華生也借了照片看上一看,「所以……你認為這是『超能力者』所為嗎?」

  刑部搖搖頭,「不,不只是『超能力者』。我認為很大的機率是『同一位超能力者』,也就是『暴風雨山莊六屍案』的兇手所為。」

  「!」

  「你們注意一下,以斷頭來說,向上飛濺的血痕太少了,從現場的血跡主要分佈在死者的胸口處至地面處來看,死因肯定是槍傷。子彈近乎貫穿了心臟,斷頭則是在心臟停止跳動之後。」

  刑部再次思考,「『暴風雨山莊六屍案』的死者皆是民宿老闆如同老朋友般的老顧客。根據調查,他們是因為知道了些不該知道的事情才被滅口。老闆當時剛好不在民宿之內逃過了一劫,但恐怕她是知情的,所以才會引來兇手回頭犯案。而兇手之所以在這裡故佈疑陣、做這麼多,目的正是希望我們誤判!」

  華生有些驚訝,「刑部!原來你會推理!」

  「你不覺得你這麼說有些失禮嗎……好歹我也是刑警呀……看得多了自然也懂一些。」

  「我懂,不愧是『命案Maker(製造者)』。」

  「命案……Maker(製造者)?那是什麼東西?」

  「大小姐賜予你的稱號,他說因為你在的地方總是會有屍體。」

  「廢話!我是刑警呀!哪裡有命案,當然就會出現在哪裡!」

  不過要和沒常識的人談常識實在太困難了……為了自己的腦細胞著想,不要再談這個話題才是上策。

  華生見到刑部沉默大概也能理解他的想法,於是閉上了嘴。

  反正應該很快就會有人打破沉默發號施令。

  果然沒過幾秒,夏諾可便張開了口:

  「好啦,那麼這邊已經沒有什麼好調查的了,我們回樓下與大家會合吧。」

  「「嗯。」」刑部與華生表示同意。

  「那邊那兩位就麻煩你們了!」

  夏諾可指的那兩位當然是指暫時被安置在一旁的禮千愛與奈由莎。

  華生對著刑部露出壞笑,「哼哼哼~你想要選哪位呢?果然還是胸部大一點的比較好吧?」

  刑部沒有多說,只回了他一個「這種時候你還有閒情逸致挑妹子呀?」的鄙視眼神,然後走向了奈由莎的身旁……

  接著突然一個想法一閃而過:

  (不行,如果挑了奈由莎,那豈不是要被那個企圖不軌的傢伙給得逞了?)

  於是他背起了禮千愛。

  華生其實沒有什麼表情,但他完全沒有觸碰到奈由莎任何一處敏感部位就將她給輕鬆抬起的模樣,再加上很刻意的遮住嘴笑彷彿在嘲笑刑部,「心想別人企圖不軌,結果自己才是最色的那一個呀~」

  實在令人惱羞……

  深呼吸~吐氣。深呼吸~吐氣。
  
  算了,反正自己有沒有心懷不軌自己最了解。

  刑部將話題導回了正軌,「暫時還是將她們帶到大廳去比較好吧?畢竟也不知道兇手到底是誰。」

  夏諾可表示同意,「沒錯~有人不在場的話有些話說出來力道可就不同。」

  「什麼話?」

  「等等你就知道~」

  說實在刑部不太想知道,他只祈禱夏諾可不要再弄出什麼麻煩……

  三人走下樓,回到一樓大廳。

  刑部與華生分別將昏迷的兩人安置在牆邊,讓她們以坐姿靠著彼此。

  見到三人歸來,藍花草立刻靠了過來,「怎麼樣?有什麼進展嗎?」

  不是單純因為記者魂爆發才如此發問,她的表情明顯的寫著不安與害怕。

  「應該是有的吧?」不二衫跟在她的後頭,雖然屍體她見過不少,但不難感覺出她的焦躁,「沒想到住個宿也會遇到這種鳥事,真希望你們能夠快點解決。」

  再更後方,沒有前來迎接眾人的養頤苑與吳天才正喝著茶。表面上好像不是那麼擔心,但從養頤苑稍稍看向夏諾可等人的目光不難察覺,她也希望此事快點落幕。

  誰會想與殺人犯待在一個屋簷下呢?

  誰能保證他殺了一個人,不會再殺第二個呢?

  刑部了解這種想法,因此他不想要引起更多恐慌。

  「喂,別不說話呀~」不二衫對此感到不悅,「至少應該知道兇手是我們裡邊的人,或是外邊的人了吧?」

  「裡邊的人!」藍花草大叫了起來,似乎在這之前沒有這麼想過。

  刑部稍稍握起了拳。

  「不排除是由內部人士所為,但也無法排除是外部……不論如何,希望大家不要單獨行動,在案情水落石出之前盡量待在一塊比較安全。」

  「蛤?」這個答覆令不二衫更不開心,「連兇手是內是外都不知道,還要我們大家待在一塊?要是兇手將大夥一塊迷昏再犯案,豈不是一次、一起、死一塊?」

  「現階段不宜互相猜忌,有我們警方在……」刑部搖搖頭,「而且妳不是軍醫嗎?應該也很擅長應對這類突發狀況。」

  「是啊!自保我是有點信心,但我可沒有自大到會說出『有我在,不必擔心』這種話!」

  刑部縮了一下,畢竟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常能見到警察被突襲成功的新聞就是這個道理,所以說真的他也不是很有信心能夠保護眾人……

  「刑警大叔人呢?」夏諾可突然插進一個問題。

  「咦?」刑部這才注意到他的上司並不在這。

  不二衫搭起胳膊,「他說要去廁所──哼,感覺就是個完全靠不住的傢伙。」

  「又去廁所?吃壞肚子了嗎?」華生摸摸自己的肚子,現場吃過最多東西的人應該就屬他了,但是他並沒有什麼吃壞肚子的感覺。

  「那、那個……我想會不會是去調查一點東西?」藍花草從旁怯怯補上。

  「調查一點東西?」

  面對華生的反問,藍花草不是很肯定的退了一步,「嗯……對。」

  然後搖搖頭,啪的一響,以雙手重重拍打了自己臉頰。

  打起精神,「畏畏縮縮可不是我的風格,我要說、我得說──那個,在吃飯之前我發現了一點異常,所以自己去調查了一下。你們知道在山谷這邊手機訊號與網路訊號最早是收不到的吧?所以老闆曾請電信公司在屋頂弄了一個小的基地台。但是那個……被破壞掉了!」

  一面說著的藍花草,拿下了她的數位單眼相機,用小螢幕播放了基地台被破壞的照片給眾人看。

  「我想這個得和服務台回報一下才行,於是回到房間拿起客房電話撥給了服務台,卻意外的又發現了另一件事,電話不通……接著我便自行走到了一樓。」

  說到這,她又切換了一張照片。

  「這才知道不只無線網路,有線電話的線也被破壞掉了……」

  客房電話會不通的原因正是因為兇手不知道或沒時間去分析哪條線是對內、哪條線是對外,所以通通剪斷的關係。

  「竟然!」刑部沒想到兇手會做的如此徹底。

  夏諾可開懷大笑,「沒有做到這樣,怎好意思稱為『暴風雨山莊』呢?」

  「這種時候了,妳還有心情開玩笑?」

  「並不是玩笑呀,刑部~兇手都如此盛大歡迎我們了,我們不是更該好好的回應他,將他給揪出來服法嗎?」

  刑部半瞇起眼……

  確實,有警察與偵探在場對方還敢這麼做、這麼挑釁,不將他給揪出來,這世間還有王法嗎?

  「咳咳、咳咳……」不太會看時間與氣氛登場的刑警大叔,選在此時走了進來,「剛剛我狂打噴嚏,應該不是有人在說我壞話吧?」

  「洪隊長?」刑部轉頭看向了他,「在早一些之前,我們只有談到電話與無線網路……隊長不在這,是去調查那個了嗎?」

  「嗯?啊?對!我剛剛有看了一下,電話不能用了對吧?原本想請總部支援的,這下可沒辦法了真是~」

  洪道遠踢腳表示一下氣憤,接著又轉換為了平靜,「不過別擔心!在到這來之前我有和上頭會報過,只會待上兩天,明天過後……也就是後天,我想總部就會察覺不對,派人前來!」

  「怎樣都好,怎樣都好~」夏諾可點點頭,「這下大家總算都到齊了~」

  她爬上了椅子、跳上圓桌,「嘿咻~」確保自己比全房間的人都還要高上一些。

  「等人前來就太慢了……現在大家就給我聽好──」

  「兇手……」她深深的吸了口氣後吐出──

  「就在我們這十個人之中──!」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3049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超萌|偵探|二迴林

留言共 5 篇留言

寒霜行者
眼瞎啦!!!

12-29 20:17

二迴林
身為一位醫生,恢復力比一般人高是很正常的,不要擔心(X)12-29 20:52
寒霜行者
呵呵~

12-29 22:12

莫莉安
成人的眼睛深度差不多是2.4公分 這個還真的市長姿勢了...

12-30 05:59

二迴林
不是很有用的冷知識XDD 12-30 09:06
莫莉安
我是知道耳朵到耳膜內的距離大約三公分(某個賭博漫畫)

12-30 13:39

二迴林
給開司一罐啤酒!!12-30 14:13
白髮控-戮劍心
WWW

01-01 00:57

二迴林
[e36]01-01 09:0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holydomai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在超能力剛... 後一篇:2016 寫作年度回顧...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meke6608T.gondii 貓糞 生肉
トキソプラズマ感染による宿主動物の行動変化のしくみを解明(統合失調症.思覺失調症)(双極性障害.躁鬱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