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短篇]夏天就是要泡在圖書館

五號+Seega | 2021-08-18 16:43:36 | 巴幣 2 | 人氣 116


  七八月的夏天,此時的太陽是一年之中最為毒辣,只要暴露在陽光下,沒多久就會曬傷。
  許多人為了此事,都成為自宅防備隊,成為守護家的一份子,足不出戶。
  也有一些人,他們出門。但他們堅持不在陽光底下,這種屬於外出的室內類型。更直接說的話,他們是為了尋找冷氣而東奔西走,不願意開自家的冷氣,對於此,有一說是大家一起吹比較划算。
  吳不破與謎就是屬於後者,今天他們正在尋找優質的冷氣開放場所,準備去享受免費的冷氣,最好可以待上一整天。
  「師父,到了嗎?」
  謎戴著一頂向日葵狀的草帽,又穿著無袖淺色薄洋裝,洋裝的短裙擺,輕飄飄的裙擺不會悶熱,穿著涼鞋,露出嬌小的腳。即使如此,早上八點的陽光讓謎仍然感到虛脫。
  謎提著袋子,裡頭裝著水瓶。在太陽下,水瓶的重量都足以讓謎走路不穩,左晃右晃,隨時都會跌倒。
  「快到了,在撐一下。」
  吳不破穿著短袖短褲,很典型的夏天衣著,走在謎前面。
  「再下去,人家要昏倒了。」
  汗珠從下巴滴下,謎不斷喘氣。
  「不能倒下!妳的偵探之路不能在此結束啊!就在前面,上了這個階梯就到了。」
  「一步、兩步、三步。」
  碰。
  謎終於踏上了階梯,等在面前的是一道玻璃門。
  玻璃門打開,冷氣瞬間衝出。
  「好涼。」
  一接觸到冷氣,謎虛弱的身體回復活力。
  「師父,圖書館冷氣好涼喔。」
  「明明圖書館就在對面,剛剛還演的那麼誇張。」
  在門口處,一位穿著圖書館志工背心的中年女性遞給吳不破兩張卡片。
  「來。」
  兩張卡片經過護備,外層有塑膠膜保護,卡片中間有不同的數字,分別是37與38。
  「這是?」
  「喔,這個是用來計算人數用的,一旦卡片發完就表示人數超出上限,多的人就無法進入了。這是因為目前市內有人數限制。啊,離開時要再把卡片還我。」
  這位志工媽媽顯然是解釋過很多次了,相當熟練。
  「原來如此,謝謝。」
  吳不破接過卡片,和謎一同進入圖書館。
  「師父,卡片上面的數字就是指入場的順序嘍。所以我們第37和38個人在圖書館,是這樣吧?」
  「就是這樣,好了。妳不是有預約書嗎?要去櫃檯那邊領取。」
  櫃台來入口處不遠,距離五公尺。
  「那個,我是來領書的。」
  「小妹妹的圖書證要給我喔。」
  謎拿的圖書證其實是吳不破記名,圖書證必須要有身分登記才能使用,因為謎的特殊關係,無法擁有自己的圖書證。
  「這應該是爸爸的圖書證吧。」
  櫃台媽媽問謎,圖書館的工作人員不是學生志工就是地方媽媽。
  「對啊。」
  謎沒有多想就回答,對於謎來說,比起偵探師父,吳不破更像是父親照顧著她,給予她家的溫暖。
  櫃台媽媽掃描過圖書證,使用電腦查詢。
  「小妹妹,那個妳預約的書要明天才能拿,好像是在運送出了差錯。」
  「拿不到書嗎?」
  「明天在過來看看吧。」
  謎失望的提著準備好的袋子回到吳不破身邊。
  「沒關係,明天再來拿就好。要不然妳去找找有沒有其他書想藉借,都來圖書館了。反正今天本就計畫待在圖書館一整天的。」
  吳不破打算在圖書館吹免費的冷氣,偶爾讓謎在圖書館看看書也是不錯。
  「是不是最近沒有接案子,整天沒事做。待在圖書館一般都是退休大叔在作的吧?或是媽媽帶小孩。」
  「妳去看書,那邊是小孩區。各自去看書,中午我們再去吃午餐。」
  說完,吳不破走到報章雜誌區。
  「好久沒來,先去漫畫區看看吧。」
  「這裡竟然有一整套"來至天堂",圖書館的人很有眼光呢。」
  「就先把全部集數都拿走吧。」
  謎把一整疊的漫畫搬到閱讀桌上,也將袋子放到椅子上。
  「再去找一下其他的書好了,在圖書館找書也很有趣呢。」
  除了找書,謎也偷偷地觀察其他民眾。
  「有些人來圖書館就是睡覺,這邊不是看書的嗎?」
  「包包這樣沒看著,錢包丟在桌上很危險的。真是的,如果我是小偷就會馬上把你們的錢包都拿走。誰叫你們都在睡覺。」
  謎都忘記,自己的背包也是無人看管放在椅子上,不過袋子裡沒有錢包就是了。
  逛一圈之後,謎回到位置讀起漫畫。
  平時沒有閒錢可以買漫畫,像這樣可以整套漫畫會非常難得。
  再加上環境安靜、冷氣涼爽,環境很適合閱讀。
  謎是個活潑好動的孩子,但碰上看漫畫,她可以讀上一整天都不會累。
  時間很快就到中午了。陸續有人出去尋覓午餐,起身離開圖書館。
  「去吃午餐吧,妳要休息一下嗎?」
  「呼呼。」
  謎看得很入迷,即使吳不破來找她吃午餐,她還是專注在漫畫上。
  不對,現在應該是專注在睡眠上。
  多虧冷氣和安靜的環境,原本只是想「稍微休息一下」的謎,一睡就睡到了中午,大概是今天太早起床了吧。
  「欸,妳怎麼睡著了。醒醒,要去吃午餐。」吳不破輕搖謎肩膀。
  「中午了嗎?想說休息一下而已,等一下還會回來嗎,東西先放這裡可以嗎?」
  「還是帶著吧,萬一被人拿走就麻煩了。」
  雖然很多空位置上都放著個人物品,物品的主人早已出去用餐。
  「不好意思,如果要出去的話,卡片要歸換。」
  入口的志工媽媽提醒。
  「我們等一下還會回來,只是去吃午餐。」
  「還是要歸還,畢竟是計算館內人數。」
  吳不破將兩張卡片交給志工媽媽。
  「妳要回家吃嗎?可能吃泡麵之類的。」
  「不要,想去附近吃。」
  既然都出門了,沒理由還要吃泡麵,雖然謎不討厭泡麵。
  「那去吃麵?我知道一間不錯的乾麵店喔。」
  中午豔陽下,樹上的蟬聲嘎嘎作響。謎水汪汪的大眼睛盯著吳不破。
  「怎麼,乾麵不好嗎?」
  「這種天氣還吃乾麵,師父是要進行耐熱訓練嗎?太熱太熱了。」
  謎雙手叉腰,一副「拿你沒辦法」。
  「還要帶女生去在大熱天去吃乾麵,師父這樣不會受女生歡迎喔。」
  「要妳管,乾麵店也是很有魅力,運氣好的話,老闆會送妳油豆腐喔。」
  「去吃涼麵啦,涼麵!夏天就是要吃便利商店的涼麵。」
  確實有這麼一說,每到夏天,各大便利商店都會販售五花八門的涼麵,涼麵在夏天中午吃確實十分舒服,尤其是對於小孩子更具吸引力,小孩子通常不喜歡吃燙的東西。
  「好吃,果然還是便利商店的涼麵最棒了,而且要吃沒有辣的。」
  最終還是買了便利商店的涼麵,坐在便利商店內吃,還可以吹冷氣。
  「這樣也好,涼麵畢竟是最便宜的。」
  一到夏天,吳不破除了價錢,也開始在意冷氣了。
  「我給妳錢,妳待會去選想喝的飲料吧。順便幫我買一罐。」
  「師父人好好,夏天的便利商店真是太棒了。」
  不知道怎麼,吳不破有時候會很寵謎。
  「對了,師父雖然是偵探,是不是很少真正的推理過?」
  謎喝著牛奶多多。
  「妳這樣說很傷人啊。」
  「受到打擊了嗎?要喝多多嗎?」
  「我自己也有一瓶。不過確實,我最近碰大案子的次數不多,目前的工作比較像是打雜。但這樣也好,代表大家生活沒有遇到困難。」
  由於工作都剩下打雜,計算下來,收入跟打工仔沒兩樣。
  「那還有錢買多多嗎?我是不是要去經營副業呢?」
  「不用,妳給我認真工作,也多接一些案子。等妳名聲打響,我們開價就可以提高了。」
  「之前有人找我去當網紅,就可以有一箱的試用品喔。」
  以謎的外貌來說,經營網紅直播確實可以吸引到一票粉絲。
  「不用,小心被壞人騙,妳應該知道社會有多危險吧。」
  「那師父就趕快去解決大案件,增加點收入。」
  離開便利商店,回到圖書館,然而門口卻集滿了大批的民眾。
  「怎麼回事?」
  吳不破向一位中年大叔詢問。
  「我也不清楚,剛才離開圖書館,出去吃午餐。好像是有人把大家放在圖書館的錢包都偷走了。」
  「都不給大家進去,事情很嚴重嗎?」
  「這個你可能去問圖書館人員會更清楚。」
  也對,詢問民眾得不出什麼所以然。  
  「師父,發生什麼事情?難道師父是柯○,走到哪裡,就會發生案件。」
  謎嚮往這類的事情發生,因為只有案件發生,偵探才有存在的必要。
  「只是錢包被偷走而已,我們到前面看看,去問問圖書館人員。」
  「想不到來圖書館也能遇到事件,我們這個月的收入又增加了呢。」
  「別人沒請我,我沒辦法收錢。再說,這種小事,報警很快就可以解決了。」
  只有稀奇古怪的事情才會輪到偵探,偵探就是為了解決警察無法解決的事情所存在。
  「應該中午輪班的空檔,館內有六個人的錢包被偷。我們已經報警,並先將所有人留在圖書館內,等待警察來。」
  由於報警說只是圖書館錢包遭竊,不是驚天動地的危險案件,就交由附近警察局派遣兩名員警過來查看。
  「監視器有檢查過了嗎?」
  現在,無所不在的監視器非常好用,往往只要追縱監視器就可以找到犯人的行蹤。
  「監視器我們試過了,似乎是發生在死角。」
  「好吧,所以目前留在館內的人都是可能是小偷?」
  被留在圖書館的人有10位,加上志工則有15位。
  「對,一被通知有錢包遺失我們就限制大家的出入了。」
  這兩名基層員警毫無頭緒,只好請每個人寫筆錄,先登記下來。
  「謎,看來警方無法破案呢。是時候登場了吧?」
  吳不破隔著玻璃門在外面觀看,高興地告訴謎。
  「反正又是免費的吧,再說師父有頭緒嗎?」
  「比起這兩個菜鳥警察還有頭緒。」
  吳不破露出自信的微笑,並打開玻璃門進入。
  「先生,不能進入。現在警察要辦案。」
  「老實說,我是一名偵探。剛好路過,我想我能幫忙,我不會收半毛錢,功勞也都給你們。」
  聽到這話,員警才願意讓他進入。
  「這小妹妹是?」
  「她是我助手。」
  吳不破將所有人館內的人連同志工集合,準備開始經典的橋段。
  「先請受害者出來,並交出你們的數字卡片。其他人都將卡片交出來,證明大家不是從其他地方潛入的。」
  總共收到15張,確實沒有錯。
  「師父,數量正確。」小偷是由大門入場。
  「那接下來我要來確認時間,受害者的卡片是這六張,我要知道最小跟最大的數字。」
  「最小是5,最大是49。」
  「不好意思,卡片總共只有50張,第49張是十分鐘前才發出去的,以這個作案時間來看似乎間隔太長了。」圖書館志工解釋。
  「十分鐘前嗎?這樣小偷在現場也待太久,持續留在圖書館偷錢包的動機是什麼?而且只偷了六個錢包?」
  「師父,你的意思是?」
  吳不破移動到冷氣下風處。
  「我的意思是數字卡很明顯是小偷用來混淆我們的。如果將我們一直將注意力集中在最後一張,那就必須將小偷存在的時間限制在第49位入場者的時間後面,那麼小偷最後一次犯案後,只有10分鐘的時間可以離開現場。幫我檢查,10分鐘左右有誰離開圖書館。」
  志工前去查閱監視器。
  「竟然沒有人離開過。」
  「就代表小偷還在現場是嗎?我認為不太對,如果是的話,只要搜尋整間圖書館就可以找到錢包。或是誰身上擁有6個錢包?」
  「那要收尋嗎?」
  員警詢問吳不破。
  「不用,小偷是用了其他的方法。」
  「還有什麼方法?」
  吳不破拿起三張卡片,依照數字大小排序。
  「這三張分別是3、9、10,代表三個人的入場順序。不過,如果我將中間的9拿走,3、10就會變成是兩個人的入場順序。此時,若有新的第四人入場,我就會把9拿給他。這樣實質入場順序就是3、10、9。」
  看到吳不破的卡片展示,員警頓時想通。
  「所以49號其實不是10鐘前?」
  「沒錯,我猜小偷已經早就跑了,留下共犯49號的持有者。」
  人群中一位男子面有難色,但沒有任何人發現。
  「至於要怎麼解決這是你們警察的工作了。」
  事後就交給警察,吳不破和謎離開圖書館。
  「師父,為什麼要那麼快離開?冷氣再吹一下不好嗎?我還沒借到書。」 
  謎吵著要繼續待在圖書館,除了吹冷氣,還有漫畫還沒看完。
  「小偷都還沒抓到,不要打擾他們啦。」
  「你不是說小偷已經跑走了,共犯就在其中嗎?」
  「哈哈,其實是沒有共犯。我剛剛才確認小偷是獨自犯案,大概他是位很有自信的邊緣人吧?」
  在路上無不破笑了出來,每當遇到有趣案件時,吳不破都會大笑。
  「小偷就是49號嘍?」
  「沒錯,原因呢?就是我想起我們剛來的時候,他就在圖書館裡了。恐怕是他們查看監視器的時候沒注意到,畢竟很多人進進出出。」
  「所以小偷說謊?」
  「沒錯,就是這樣。錢包早就被拿到外頭了,在館內是找不到任何錢包的,只要監視器沒找到,他就不會懷疑。現場比較突然,所以才沒發現吧?」
  「師父是很厲害啦,但這次又不收錢。」謎抱怨。
  「我怎麼好意思收錢,我又沒找出犯人。找出犯人是他們的功勞。」
  烈日當前,樹間的蟬聲嘎嘎作響。
  「是說師父,可不可以不要站在門口講話。趕快開門進去,開冷氣啦。」
  剛剛那些都是站在門口的對話,謎快要被熱昏了。
  「抱歉抱歉,想說省一點電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