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蘇瑞瑪之輝-重返回憶》四、齊勒斯的記憶

作者:芽豆靈✦圖文精分腸│2015-09-15 08:16:39│贊助:6│人氣:336




  聯盟中每天的日子都很忙碌。

  最新的調整頒布下來,希維爾忽然就成了常用英雄之一,每天忙得腳不沾地、早出晚歸。

  而剛收到調整通知的阿祈爾則開始正式下場,沙兵依然只有四名,但是第四名沙兵只會存在一秒便進入冷卻。

  阿祈爾終於搞懂冷卻時間究竟是什麼了。

  除此之外還有對線的方式。

  無數召喚師在與他合作後第一句爆的粗口不是「魔又乾」就是「幹又漏」,讓蘇瑞瑪皇帝整天都冷著臉,忍住不讓沙兵衝去召喚室把那些口不擇言的傢伙叉出去。

  今天有些特別,阿祈爾沒有冷著臉(就算冷了其實也沒人看得出來),他望向召喚峽谷另一端,希維爾就在那裡。

  自從演習過後,阿祈爾就沒有與希維爾一同站在召喚峽谷過了。

  原本他的心情很好,但是另一件事情中和了這個情緒。

  ——卡莎碧雅。

  暗算希維爾,讓她在陵墓中等死的,如今半蛇半人的背叛者。

  卡莎碧雅一點也不在意阿祈爾的眼神,彷彿自己從沒在對方的陵墓中暗算對方的後代又被蛇像給咬穿,就算成了如今的模樣,她也好像並不放在心上。

  充滿笑意的眼神直勾勾地盯著阿祈爾,一點也沒隱藏自己對皇帝的興趣。

  阿祈爾特別討厭背叛者(以及盜墓賊)。

  卡莎碧雅的暗示與搭話都被他無視,可是她樂此不疲,蛇尾總是不經意地環繞在阿祈爾身邊,讓遠處的希維爾看了超級不順眼。

  一般來說,阿祈爾與卡莎碧雅兩個人幾乎沒什麼機會同時被召喚下場,但是召喚師們的惡趣味超出英雄們的想像。

  與希維爾同一隊伍的齊勒斯依舊是那個模樣,高冷、神秘,沒有什麼特別的表現,就好像這是一場普通的比賽,而他的對面也沒有站著阿祈爾。

  希維爾被分配在下路,對上卡莎碧雅。

  希維爾表面上看起來依舊強勢冷靜,只有她知道自己多麼恨不得將卡莎碧雅做成一個皮包或靴子。遙遠的上路則是納瑟斯與雷尼克頓,納瑟斯遙望瘋狂咆哮的弟弟,眼中的情緒極度沉默。

  阿祈爾知道自己對面是齊勒斯,他抓著權杖的手漸漸握緊。

  「三十秒後進入發兵。」

  比賽開始了——

  下路首先殺起來,死了兩個輔助英雄,希維爾與卡莎碧雅各自退後。藍隊打野偷襲中路,將齊勒斯逼回塔下並且撤退,上路依舊處在微妙的平靜與和平中。

  阿祈爾的召喚師認為今日的開場還不錯,希望阿祈爾小心一些,建議他取得偵查守衛後,便提供力量將阿祈爾送回了藍隊基地。

  阿祈爾才剛踏出高地,飛龍所在的區域便展開了戰鬥。

  紅色的傳送光芒嗄然而止,雷尼克頓依舊被納瑟斯堵在上路,卡莎碧雅一聲尖嘯,美目一瞪,直接讓藍隊打野硬梆梆地倒在地上,隨後趕來的希維爾一輪子將卡莎碧雅削到地上去,還不忘走上前去踩兩下。

  阿祈爾堵住前來支援的齊勒斯,沙兵一擁而上。危急之際,紅隊打野衝了出來,掩護齊勒斯逃走後也隨之失去行蹤。

  兩次失手,阿祈爾有些煩躁,他重整耐心,走回中路處理兵線。

  時間漸漸過去,戰況時好時壞,阿祈爾與齊勒斯都倒下過幾次,終於,勢均力敵的兩個隊伍即將決戰。

  召喚師有些緊張,不斷叮嚀阿祈爾掌握好位置以及視野,最後一次催動法術將阿祈爾移回基地補給,催促他趕往巴龍所在的河谷。

  藍隊輔助忽然間被擊殺了。

  一個真視守衛化成滿地碎片。

  召喚師暗罵一句,轉頭與另一名召喚師爭執起來,阿祈爾將注意力放到地圖上,發現紅隊少了一個人。他環視每個區域,心中有了打算。

  河谷傳來巴龍的痛吼。

  阿祈爾守在河谷附近的草叢中。他探測過了,這裡沒有我方的監視守衛,但他知道不遠處卻有一個敵方的真視守衛,藍隊輔助一直沒有成功清掉它。

  不遠處,藍方隊伍毅然決然地也進入了河谷。

  巴龍的吼叫聽起來更憤怒了,觸手拍得水面轟隆作響。

  阿祈爾眼神銳利起來……

  一個約德爾人的頭從草叢中探出來——是紅方輔助,提摩。

  提摩動動雙耳,很放心地從草叢中走出來,前往的方向正是藍方隊伍的後路,如果讓他過去了,藍方隊伍很有可能被硬生生夾攻。

  阿祈爾等在這裡的目的實現了。

  沙漠禁軍一口氣衝出去,重傷了提摩,提摩隨後閃現越過高聳的峭壁,阿祈爾不打算放過對方,優雅一躍,飛掠到提摩身邊,禁軍層層包圍對方,把約德爾人堵在牆角,然後做成了串燒。

  偷襲告捷,阿祈爾火速趕往河谷。

  藍方打野倒下了,在龍區開戰倒楣的都是打野,紅方打野也不好受,他的狀態不足以維持他再繼續戰鬥了。納瑟斯堅守著前排苦戰,卻無法阻止雷尼克頓衝到卡莎碧雅身邊,齊勒斯開啟魔導祭典,對於勝利誓在必得。

  卡莎碧雅往阿祈爾的方向逃來,阿祈爾穿過光芒,閃現到卡莎碧雅身後,巨盾禁軍轟然踏出,將雷尼克頓重重擊飛。

  阿祈爾感受到身後有有一陣光芒爆發——卡莎碧雅的石化視線穿過阿祈爾,將雷尼克頓以及他身後的齊勒斯,甚至遠一點的重傷打野,通通變成硬梆梆的石像,魔導祭典被打斷。

  紅方打野命很硬,但也僅止於此了,第四名沙兵跳出地面。

  「四連殺!」

  算上提摩,時間內剛好四個。

  沙皇極度愉悅,這是他第一次親手懲罰齊勒斯。召喚師興奮地狂笑,勝負瞬間逆轉了,他的吼聲帶著急切,但卻讓阿祈爾深深皺眉……

  「阿祈爾!快,追上去!」

  「什麼?」

  召喚師在遠處用法力點出一個信號,信號底下,是逐漸逃遠的希維爾。

  阿祈爾感覺自己被召喚師的力量推動起來,朝希維爾靠近。

  希維爾有些慌張地回頭,她的狩獵用掉了,阿祈爾能在野區中飛掠,她知道自己有可能跑不掉。

  「我的五連殺!」召喚師邊喊著,急切的又指引阿祈爾飛越過一道峭壁,希維爾的背影瞬間近在眼前,阿祈爾手邊一名沙兵跳出……

  希維爾回頭,心中有自己的盤算。

  她盯著阿祈爾的動作,想要抓好開啟魔法護盾的時機,集中精神等著,等著沙兵一移動,她就能夠抵銷攻擊,然後閃現到沙兵短時間追不上來的地方。

  只要她能抓到時機!

  可是什麼也沒有發生。

  阿祈爾按下手,制止了沙兵。

  「你在做什麼!」

  召喚師感覺到自己的力量被強烈抵抗。

  同時間大喊的也有紅方召喚師。

  希維爾以回頭的姿態停住了腳步,表情有些疑惑,然後轉為驚怒。

  「阿祈爾……」藍方召喚師與阿祈爾之間開始抵抗起來。

  蘇瑞瑪皇帝硬生生散去沙兵,語出驚人。

  「憑什麼要朕對自己的孩子下手!」

  「你搞什麼,這是比賽!」藍方召喚師氣急敗壞。

  「就算不殺她,我們也已經贏了!」

  遠方正在敲擊最後一座防禦塔的納瑟斯聽見召喚師的吵鬧,回頭往阿祈爾的方向看來,忍不住也停下了斧杖,他的表情與希維爾一模一樣。

  「阿祈爾,動手!」

  這次喊的是希維爾,阿祈爾從來沒看過她如此憤怒。

  「這裡是聯盟!」

  不用她說,阿祈爾當然也知道,但他不會允許自己以任何形式去傷害到希維爾,就算只是假的也一樣。

  希維爾急躁地抓緊了武器。

  為什麼不攻擊,她能自保的,阿祈爾竟然直接抵抗召喚師,他究竟是在想什麼,這裡不是蘇瑞瑪,皇帝的身分也沒有任何意義,真是自大狂妄的傢伙!

  觀戰的聯邦委員中開始有了騷動。

  阿祈爾望向女傭兵,他僅剩的後代。

  從她倒在滿是鮮血的陵墓地面上,回想到他失去的家人以及人民。希維爾代表的不僅僅是他唯一的後代,是阿祈爾唯一的希望與支撐。

  那是整個蘇瑞瑪也比不上的,阿祈爾不容許自己做出這種舉動。

  「朕不願意的,誰也不許勉強!」

  一瞬間,阿祈爾便掙脫了與召喚師的連結,與此同時,壟罩於召喚峽谷中的魔法立場開始排斥他。在阿祈爾失去眼前的景象前,看到的只有希維爾的失望表情。

  召喚師發出怒吼。

  納瑟斯斧杖落下,主堡絢爛的爆炸中,比賽結束了。

  混亂中,齊勒斯不知何時離開了。

  阿祈爾頭昏腦脹地從召喚室中站起身體,開門闖入的有召喚師以及聯盟人員,沙皇保持沉默,這群人開始爭吵起來,情況變得複雜。

  納瑟斯被擋在門外,只能投來憂心的眼神。阿祈爾回望他,納瑟斯忽然就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了,轉身快速離去。阿祈爾繼續獨自面對自己引起的紛爭。





  希維爾睜開雙眼時,有一瞬間茫然。

  她不在召喚用的房間中。

  不對,她早就離開了。

  在納瑟斯擊破主堡水晶後,絢爛的光芒中,她的武器忽然也發出了光芒。

  有人在她的武器上做手腳!

  不等希維爾反應,武器掙脫她,飛向齊勒斯,與他一同消失。

  希維爾追出來時,房間外頭都是湧向阿祈爾房間的人群,希維爾的腳步猶豫了一瞬間,毅然轉向齊勒斯所在的召喚房間。自大的阿祈爾,讓他自己煩惱去吧!

  齊勒斯為什麼要拿她的武器?希維爾想不通。

  剛追到房間不遠處,希維爾便看見了齊勒斯剛消失在走廊轉角的背影與光芒。希維爾想拉住一名城邦委員或者召喚工,可是所有人都急匆匆的,完全沒有人理會她。希維爾咬牙,獨自往齊勒斯離開的方向追去。

  然後呢?為什麼她失去意識了……

  希維爾撐起身體,覺得一陣暈眩。

  「醒得真快。」

  希維爾猛然回頭。

  「齊勒斯!」

  「下手有點重,但你可是阿祈爾的末裔啊,我只能小心些。」

  齊勒斯漂浮在半空中,身邊是希維爾的武器,武器漂浮在祭壇上,神秘的能量緩緩運轉。齊勒斯交代道:「雷尼克頓,把守好門口。」

  「你想做什麼?如果我出了什麼事情,聯盟和阿祈爾不會放過你的。」

  齊勒斯沒有停下移動也沒有做什麼,只是輕柔的伸手抓住希維爾手肘,沒有情緒地說道:「阿祈爾早就不打算放過我了。」將希維爾從地上扶起。

  「你呢?你也沒打算放過他吧。」希維爾依然警戒著,退後兩步。

  「我放過他的話,誰來放過我?」魔導的回答聽起來藏了很多話。

  希維爾完全聽不懂。

  「借用一下你的武器,會還給你的,別再衝上來了。」

  齊勒斯轉身飄回祭壇邊,繼續儀式。

  「在聯盟看到你的時候,我就早該想到終有一天阿祈爾也會來到這裡……」

  祭壇上的武器發出奇特的波動,隨著齊勒斯的引導緩緩轉動。

  希維爾繃緊身體,像頭隨時蓄勢待發的獵豹。

  齊勒斯根本不在意希維爾的舉動,他每轉一分武器,某種能量波動就越大。幸好這裡是戰爭學院,隔離用的儀式房間設備都很完美,一時半會不會有人發現他要做什麼。

  齊勒斯繼續自說自話:「蘇瑞瑪沒有傳說的那麼偉大,即使是阿祈爾這樣的帝王,終究有他虛假的一面,至今為止我的記憶是這樣告訴我的……」

  「所以?」

  「如今我打算重新確認一下。」齊勒斯繼續擺弄魔力。「沒有變成我現在的型態,你可能無法理解所謂的自由,我曾經以為我成功了,成了具體的『自由』,這樣的身體……」

  齊勒斯說著,伸展了他以能量形式存在的身形。

  「我自由了,但我的記憶沒有。有趣的是,在阿祈爾出現後我才注意到這件事。我的記憶中依然有著『時間』,就像圖畫會隨著時間風化,原本清晰的面貌如今都看不清楚了。現在我要解放我的記憶。」

  「解放?聽起來就像會直接消失不見一樣。」

  「這當然也是有可能的。我要將我的記憶重新理過一次,無論我最後得到了完整的記憶或是全部失去,我都會是自由的。」

  「記憶要是消失了,『你』也就不存在了!」

  齊勒斯緩緩轉過來。

  「但無論如何,我都會更加『完整』。失去記憶,忘卻有關蘇瑞瑪以及阿祈爾的一切,忘卻掉束縛我的執念。或者理清完整記憶,正確認識到完整的自己,我都會得到……『自由』。」

  希維爾對於齊勒斯的瘋狂啞口無言。

  「我不想遺漏任何一部份自己。全部擁有,或者全部放棄,就這樣。」

  「不!」希維爾矯健的身體猛然彈起,衝向祭壇,「除了那些,我還能阻止你!」希維爾翻身躲過齊勒斯的攻擊,高高躍起來,將手伸向自己的武器。

  「武器還我!」

  「這就是為什麼我不打算跟你借!」

  齊勒斯散發出狂亂的能量,但希維爾的指尖快了他一步,抓取到自己的武器,滾落地面。但相同的,齊勒斯的儀式也快了她一步。

  光芒將武器與希維爾和齊勒斯連結起來。

  女傭兵僵止在原地,維持著即將起身的低姿態動作,眼神空洞。

  儀式成功了。

  齊勒斯幽幽的話語淹沒在光芒中。

  「果然是他的孩子……阿祈爾……你得祈禱了……」

  與此同時,遠在另一方的阿祈爾心中巨顫——

  他與希維爾之間的血脈連結斷了!

  納瑟斯推開眾人闖入,不顧聯邦委員的怒斥,對阿祈爾說道:「我跟丟了,希維爾被齊勒斯帶走了。」

  皇室權杖轟然敲地。








快修的時候察覺這張有太多瑕疵跟進步空間,有點一團亂麻的感覺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6237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同人文|League of Legends 英雄聯盟|蘇瑞瑪|阿祈爾|齊勒斯|希維爾|納瑟斯|雷尼克頓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蘇瑞瑪之... 後一篇:[達人專欄] 《蘇瑞瑪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zoey0121大家
更新繪圖了 :D 歡迎大家來看看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1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