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蘇瑞瑪之輝-重返回憶》一、由陵墓回歸的皇

作者:芽豆靈✦圖文精分腸│League of Legends 英雄聯盟│2015-06-07 14:27:27│贊助:20│人氣:548




  一眼見到他的時候。

  光輝。

  像和黃金沙漠相互交映的太陽。

  還以為是巨鷹從空中的光中落下,原來不是神降。
 


  「他回來了。」



  當時沒有原因的忽然間這樣感覺。

  捨棄人類模樣的身軀,取回了什麼的樣子。
 
  浸半身的冰涼池水讓我忘卻貴族之女背叛所帶來的痛,然後,金色皇帝的指尖朝我伸來,我聽見身後深埋的遺跡震動,轟隆轟隆的巨響中,我不由自主地也將指尖伸向這位奇異的王。

  金色的指尖緩緩闔上,小心翼翼的。

  雖然看不見,但那張面具下面,一定是一副柔和的表情吧。



  那一日,蘇瑞瑪升起了。

  從千年黃沙中——



  
  門一下子被轟開。

  「喂,阿祈爾!」穿著火辣的女傭兵喊道。

  一輪十字型的武器被插在地上,可憐的地板都裂了。

  女傭兵戴著鑲嵌綠寶石的護額,沙漠鎧甲覆蓋在纏胸布上,英挺濃密的怒眉勾勒出女人異國風情的長相,也點綴著她沙漠民族的長睫毛與深邃眼睛。

  現在這雙綠洲寶石般的眼睛裡都是不爽。

  房間中沒有椅子,只有無靠背的凳子。

  凳子上坐著的鳥面具舒服的交疊著雙腿,轉過頭來,氣態十足,開口糾正道:「希維爾,朕應該說過好多次了,你必須學會尊重。你可以稱呼朕『祖父』。還有,入室前就算不敲門也要開口問候。」

  「我的祖父不是你。」闖進門的希維爾將貼到嘴邊的黑髮吹開,語氣裡都是挑釁,一條憤怒的血管在她眼角邊跳阿跳,「『阿、祈、爾』。」

  對希維爾來說,阿祈爾就是阿祈爾。

  久違的見面,儘管流程可能不是阿祈爾想像的那樣,他也沒有為希維爾的開場白而發怒。阿祈爾將交疊的雙腿換了一個姿勢,自從他的身軀變化以後,很多姿勢習慣都得跟著改良,例如坐姿。

  聽著後代的抱怨,他的姿態顯得很放鬆。

  「你什麼時候來的?我去了一趟召喚峽谷,才發現我居然最後知道這個消息的人!」

  其他人的眼神像是在說你理應比誰都早得知不是嗎?

  丟臉極了。最令她想再摔一次阿祈爾房門的還不是這件事。

  「你擅自讓住宿組將我房間的東西都搬過來你這裡,根本沒有先問過我。」

  希維爾看著那堆在角落的行李(儘管少得可憐,她還是生氣),抱怨起來越講越快,綠洲寶石般的眼睛瞪著祖先,在阿祈爾面前來回走動。

  皇帝只是聽,也不打斷她。

  好一會兒都沒有得到相應的回答後,希維爾乾脆直奔重點。

  「為什麼會想離開蘇瑞瑪?」

  不是一直在蘇瑞瑪都待得好好的?

  她還以為蘇瑞瑪沒振興之前,阿祈爾不會去管其他事情。

  在阿祈爾自黃沙中復活後,希維爾就離開了,過了些日子,她再度回來時,蘇瑞瑪已被阿祈爾整頓得差不多,儘管幾乎沒什麼他能做的,只是用沙兵守好帝國的每一個角落。

  蘇瑞瑪的升起帶來了許多冒險隊伍以及好奇的人們,希維爾則帶來了她即將前往戰爭學院的消息,阿祈爾當日將人們都堵在城內,一個一個收關稅。

  那時候阿祈爾對於這件事的表達大約是這樣的:「蘇瑞瑪的皇帝絕對不會去參與無聊的紛爭遊戲」,差遣沙兵抓了一堆想摸進皇宮的小偷,不悅地囉嗦著:「高貴的蘇瑞瑪之女承襲皇室血脈巴拉巴拉……」

  阿祈爾似乎忙於滿帝國抓小偷,神情間有些不專心,說的話也很顛三倒四。

  總之,希維爾在那堆牛頭不對馬嘴的話中得出一個結論:「阿祈爾不想她去英雄聯盟但是准許她去把那變成蛇怪的醜女丟遠點還有以後不准盜墓」之類的,大約是默許了。

  阿祈爾很在意希維爾幹的盜墓這件事,非常在意,但也並不討厭她。而且事實上,他在復活後,給剛要離開的希維爾作離家交代時(對他來說這就是孩子離家!),其實是有點緊張的。

  雖然他很鎮定地在陵墓中醒來,很鎮定地將希維爾抱去綠洲,又很鎮定地取回了本應屬於他的力量,再很鎮定地將手伸給希維爾……

  隨後兩人踏出陵墓後的瞬間,他立刻不鎮定了——

  阿祈爾本來是有女兒的,但是年齡非常小。

  希維爾在陽光下閃著光澤的腹肌和乳溝讓阿祈爾瞬間覺得很不能接受。

  之後希維爾回來時,他總會有些不習慣地將眼光移開,但又有一股父愛前仆後繼的將這份跳痛感淹過去。看看她,這桀驁不馴的眼神多像自己小兒子……

  阿祈爾終止回想以及希維爾的抱怨。

  「朕看到你寄給朕的審判日誌了。」

  希維爾離開的時間偶爾會寄一些讀物回沙漠,除了阿祈爾硬性規定的報平安信以外,希維爾也會寄些瓦羅然的新聞。

  雖然有部分是基於內部人員的請託,畢竟與沙皇直接接觸的管道只有一個(而且還不用繳關稅),總是有些人閒不住。

  像是地理上與蘇瑞瑪接壤的德瑪西亞與諾克薩斯,對於古代的大蘇瑞瑪復甦有著濃濃的探究意味,總是想來點交流,給的東西也就奇奇怪怪——例如上個月夾在厚重包裹中的審判日誌。

  某些缺德的傢伙開始想看熱鬧了。

  「我沒寄審判日誌給你。」希維爾說道:「不知道誰順手塞的吧。」

  每個月的包裹裡面只有報平安信才是她的手筆,其他的不是過期報紙就是二手刊物,再來就是其他人搭便車塞的東西,她壓根沒檢查。

  希維爾如此隨意的態度讓阿祈爾覺得到目前為止他都沒有在包裹中收到危險物品真是太幸運了……聽說上上個月德瑪西亞皇室才收到塞了一堆麵包蟲的恐嚇信,而恐嚇對象竟然是跟德瑪西亞不沾邊的伊澤瑞爾——而拉克絲轟爛了那堆麵包蟲。

  阿祈爾在凳子上沉默了下,舉起金爪指招了招。

  蘇瑞瑪士兵像陣風沙般從地板上浮現,從無中生有的黃沙中跳出來,伸手從懷裡拿出一本期刊,恭敬地奉上。

  沙皇接過期刊,指著裡頭的一個名字,鍍金的眼中彷彿有什麼呼之欲出,深沉又複雜。

  「朕聽說齊勒斯在這裡。」

  希維爾一臉瞭然。

  「哦,那坨目中無人的碎片。」

  「朕要召見他。」

  「……。」希維爾瞪了阿祈爾一會兒,連一旁的沙兵都融化後,她才開口說道:「這裡不是你的蘇瑞瑪,阿祈爾,你不能召見任何人……」

  門二度被轟開。這次是因為納瑟斯推著餐車又端著盤子。

  他平時很有禮貌,只是現在沒有手可以敲門。

  門邊冒出一位沙兵默默把門關好。

  「聽說您召見我——噢,晚上好,希維爾。」

  希維爾面無表情,連頭都不回。

  「……你好,納瑟斯。」

  納瑟斯的聲音低沉又沙啞,只有在面對阿祈爾的時候會有難得的高昂(痛扁弟弟的時候也是)。獸頭的半人半神邊說話邊進來了,還推著餐車,舉止帶著一股平凡味道,尤其是他身上的圍裙。

  「我好像聽到你們聊到關於『碎片』的話題。」

  「阿祈爾是因為齊勒斯才來到戰爭學院的。」

  納瑟斯忽然覺得這不會是好事。

  「阿祈爾,你寫給我的信說明你要來藉由參與聯盟事務作為復興蘇瑞瑪的管道之一……」

  金色鳥頭靜靜的,好一會兒才開口說:「都是一回事。」

  納瑟斯不反駁,他直接接受阿祈爾的說法。

  希維爾差點想呵呵幾聲表示她此時的感受。

  雖然納瑟斯嘴上說要輔佐阿祈爾,希維爾卻覺得他越來越像個管家。

  「我托廚房做了一些,還稍微更改了下。」納瑟斯的語氣帶著不安。「沙漠外的飲食絕對不合您的口味。」

  希維爾冷著臉,不以為然。

  「離開沙漠之後我才知道什麼叫做食物。」

  阿祈爾的喙顫了一下。

  蘇瑞瑪帝國覆滅後人民的生活他心中大概有數,曾是高度文明的蘇瑞瑪擁有最棒的美食與藝術,可帝國覆滅得太徹底,最後幾乎什麼都沒留下。

  很多人民都沒能撐過來,他的末裔甚至為了活計而盜墓……

  阿祈爾回答道:「朕做皇帝以來從沒挑過。」

  雖然他根本沒嘗過蘇瑞瑪以外的食物。

  希維爾心中只有好笑,她不覺得會有人敢拿不美味的食物端上皇帝的餐桌。在納瑟斯布製餐具時,阿祈爾忽然加了一句:「齊勒斯能適應沙漠外,朕也可以。」

  納瑟斯與希維爾對看一眼。

  「怎麼了?」

  兩人的氣氛讓阿祈爾感到不對勁。他說錯什麼了?

  希維爾說道:「那坨『碎片』,我剛才應該是這樣形容它的。」

  阿祈爾的權杖頓地。

  「朕一般都是形容他『叛徒』或者『小人』,碎片有點差強人意。」

  「不……」希維爾的表情很微妙。

  她心想:明明都到了喊叛徒的程度,怎麼會不清楚對方的樣子,阿祈爾該不會認錯人了——啊,是什麼時候開始對這個人產生不耐煩的呢?

  是在他滔滔不絕滿口蘇瑞瑪的時候?還是一副理所當然要求她每個月寫信報平安的時候?又或者是時隔千年回歸,卻依然像活在古代蘇瑞瑪時的高傲姿態?

  沙漠的居民已經從帝國城民轉換成遊牧民族,對國家沒有歸屬感,阿祈爾要重建蘇瑞瑪基本上遙遙無期,大半時間內,他都一人待在恢復原狀的蘇瑞瑪首都內,和黃沙組成的軍隊在寂靜的大城中佇立,或者擺弄一些留下的文件整理歸檔。

  希維爾覺得阿祈爾像夢遊在過去的幻影中,完全不切實際。

  她對於蘇瑞瑪帝國的復興不抱希望,對她來說,現實層面的報酬重於一切,所以她來到戰爭學院,敞佯於戰鬥中。

  蘇瑞瑪帝國已經是立在沙漠上的廢墟兼觀光景點,而阿祈爾則是活化石。

  「你真的認識齊勒斯嗎?稱它『碎片』是最誠實而且具體的形容。」

  「朕是最認……」阿祈爾頓了下,放棄了那個詞,話頭一轉:「你用餐過了嗎?」

  希維爾拿起武器,十字輪被舉重若輕地從地板上拔出,上留下一個慘不忍睹的切痕。

  希維爾叉腰轉身。

  「把我的東西送回去房間。」

  一個道別也沒給阿祈爾,摔門而去。

  室內好一陣靜默。

  阿祈爾拄著權杖站起,望著門口。

  「或許朕真的不認識齊勒斯,信任給錯了人。」

  納瑟斯荒蕪的光眼看向阿祈爾,眼中的情緒讓阿祈爾感到些許煩躁。

  蘇瑞瑪的毀滅……不是朕的錯。這些話阿祈爾說不出口,卻固執地這樣認定著。有些話納瑟斯過去幾年說煩了,現在也沒必要再說,他繼續沉默。

  阿祈爾指尖夾起一枚漿果,很快對著滿桌的瓦羅然料理失去興趣。

  最終他連那枚漿果也沒有吃下去。

  納瑟斯後來問,原因是希維爾的離去還是瓦羅然的口味。

  阿祈爾回答說都不是,只是食物對於他不再是凡人的身軀來說,已經不再重要了而已。

  至於重要的會面,納瑟斯糾正那叫做審判,加入英雄聯盟前必經的過程。

  阿祈爾嗤之以鼻:「無人能審判朕。」

  ……



  「為何希維爾還在叛逆期?」

  阿祈爾在晚餐後的路上這麼問納瑟斯。

  遠古飛升者無言以對。

  「朕的孩子沒有一個叛逆這麼久。」

  「阿祈爾,或許有時候您依然自大,不覺得嗎?就像霸權儀式當時,真相都在眼前只是您卻看不見,或者說,很多東西您挺不願意面對。」

  「齊勒斯利用朕對蘇瑞瑪的責任心唆使朕,那是意外。」阿祈爾垂眼,握緊拳,「朕有生以來第一次被背叛,就毀了蘇瑞瑪。」

  「這事在召喚峽谷您會習慣的……」納瑟斯咕噥後重新提起一開始的主題:「希維爾沒有叛逆,阿祈爾,面對突然冒出來的祖先,希維爾的反應很正常,而且她似乎沒有其他長輩。」

  再說,讓皇帝來管教傭兵,效果本來就不會好。

  「唷,納瑟斯!……哇,這陣仗!」

  納瑟斯轉頭,看見帶著大包小包的伊澤瑞爾。

  探險家被整條走廊的沙漠禁軍堵在牆壁邊,用一種驚喜,又想撲上來的表情盯著他們看,那眼神火熱朝天,讓阿祈爾覺得有點毛。

  納瑟斯移動腳步,打算擋住阿祈爾的視線,「伊澤瑞爾,在蘇瑞瑪之皇——阿祈爾的面前迴避吧。」他尤其加重了蘇瑞瑪三個字的語氣。

  金髮青年露出一臉可惜,:「讓我看幾眼嘛,古文物對探險家來說是不可抵擋的誘惑呢!」

  納瑟斯瞬間很想把斧杖敲進對方的臉。

  「古文物?」阿祈爾走出來,俯視伊澤瑞爾,「蘇瑞瑪不是你的玩具,探險家……」然後他的視線移到了伊澤瑞爾手腕上的手鐲。

  這東西看起來熟悉而且……而且令人感到久違的憤怒。

  又是一個盜墓的!

  皇帝一揮權杖道:「給朕拿下這個賊!」

  沙漠禁軍一擁而上,伊澤瑞爾哇哇大叫,手鐲發出一道光芒,他瞬間出現在幾丈開外,驚魂未定。「突然幹嘛?你有什麼毛病啦!」

  有毛病的是你,忘記自己的武器是從蘇瑞瑪陵墓得到的嗎。儘管納瑟斯這麼想著,還是得阻止阿祈爾作出違反聯盟規章的事情來。

  「阿祈爾,冷靜點!」

  「讓開,納瑟斯。」

  阿祈爾身後浮現越來越多的沙漠禁軍,他怒不可遏,周遭開始充斥沙漠的炙熱。納瑟斯相信自己如果讓開,聯盟今天起就會少一位英雄,蘇瑞瑪會多一堆麻煩。

  「伊澤瑞爾,滾回你的地方去!」納瑟斯的斧杖架住禁軍的長矛,

  阿祈爾更火了。

  「納瑟斯!」

  趁著空檔,金髮探險家逃之夭夭,留下一個爛攤子。

  納瑟斯聽到由遠而近的召喚師還有守衛的聲音,又看到阿祈爾的沙漠禁軍化成黃沙衝了出去,遠處傳來轟轟轟的打鬥聲,潮水般的禁軍淹過整條走廊,接著淹出宿舍樓,排山倒海的淹過其他建築朝伊澤瑞爾殺去……

  沙皇到達戰爭學院的第一天特別熱鬧。

  「阿祈爾,就算您沒有進英雄聯盟,您也紅了。」

  「紅是什麼意思?」

  「您剛剛開始的文化衝擊而已。」

  在房間擦拭武器的希維爾抬頭,傾聽遠處隱隱約約的警報聲,她轉頭,看見窗外遠處有一座太陽圓盤之塔冉冉上升……她忽然覺得好丟臉。

  而更遠處,冥想中的齊勒斯醒來,看見那座耀眼高聳的太陽之塔的光芒似乎正在追逐著什麼,突然一道金色月牙一飛沖天……

  「不愧是我皇。」

  伊澤瑞爾一邊逃竄一邊破口大罵:「這個皇帝到底有什麼毛病啦啊啊啊啊!」

  最終阿祈爾基於對遠古飛升者——納瑟斯——的尊重,暫停了對於盜墓賊(也就是可憐的伊澤瑞爾)的追捕。

  他還沒能接受於魔法手鐲換了主人,但考慮到這會給希維爾以及納瑟斯添麻煩,還會讓蘇瑞瑪在戰爭學院留下一堆毀壞公共建設的罪名,阿祈爾決定罷手。

  因為之於他,蘇瑞瑪重於一切。

  當然,所謂的「罷手」在離開聯盟後還會不會存在,用寇格魔想都知道。

  稍晚,伊澤瑞爾就跑去找拉克絲,托關係在德瑪西亞搞一間有保安的住址了,不過這都是後話。

  阿祈爾用禁軍淹了戰爭學院的宿舍(包括四周其他建築)之後,在前去建立自己的審判日誌前,向召喚工們承諾回來會將損壞恢復原狀。

  雖然修復的問題對於召喚工來說完全不是個問題(畢竟所有的英雄都容易在無意間搞破壞),他們還是樂於接受阿祈爾的提議,但轉身就把自己的工作做好。

  「現在蘇瑞瑪的形象除了『金色圓圓閃亮亮的』、『好多奇怪的頭』以外,又多了一個『淹滿宿舍樓』的關鍵字,噢,差點忘了,還有一個『希維爾她老家』。」

  希維爾健美的身軀橫躺在床上,面無表情地自言自語。

  尤其是最後一句,講得格外僵硬。

  什麼叫做她老家,雖然她以前在沙漠地區過著游牧民族般的傭兵生活,可是在與卡莎碧雅進去帝陵之前,她壓根不知道蘇瑞瑪在哪,甚至只當成一個傳說。

  自從與阿祈爾有了血緣這層聯繫之後,關係好的英雄沒事都會消遣她幾句:「嘿,希維爾公主殿下!」、「噢,聽說你最近有了父……還是祖祖祖(重複好多次)……父?」、「蘇瑞瑪巨巨求凱瑞。」……

  滾他們的!

  希維爾一腳踹凹牆板。

  啊——為什麼阿祈爾一來就讓平時冷靜的她變得如此煩躁。

  希維爾轉頭決定去申請加班,戰他個三十場!然後忘掉阿祈爾的事情,如果有人敢讓她想起來,她就把她的古代武器塞進對方的屁眼裡去!

  剛離開拉克絲房間的伊澤瑞爾忽然覺得背後有點毛……於是他決定下一場正義之地事務如果遇到希維爾他絕對要請對方好好管教自家祖先。








2018進行了一次快修,影響不大但是排版會好一點。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601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League of Legends 英雄聯盟|同人文|蘇瑞瑪|阿祈爾|希維爾|納瑟斯|雷尼克頓

留言共 4 篇留言

沉緋
從聖境掉到LOL的坑理了嗎XD
哇咿希維爾好可愛!!(?)可是我超不會玩她的T__T
不敢去FB留言偷偷在這邊聊T__T(?

07-17 17:33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聖境應該不會在新坑了填也是填那些書目有放出來的QQ LOL已經摔進去兩年了喔(X) 我還是很愛聖境可是我會把熱情放在填坑上面TAT 希維爾玩起來要順手才會好打,用W拉打,我也還是常常出人命(咦) 沒關係在哪裡聊我都很開心的XDXD!07-17 18:10
沉緋
感覺會填蠻多的耶加油XDD(望書目
LOL我才摔三四個月而已,是個雷死人的小渣渣啊(爆)
不過這遊戲超好玩的T__T(課金買造型了
感謝建議!!最近回去練練希維爾好惹XD

07-17 18:26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對阿我已經被欠坑的罪惡感給淹沒好久了(X) 要玩可以找我哦我都常駐ARAM~ 這遊戲很恐怖,會玩到停不住T_T07-17 18:39
沉緋
ARAM超好玩的!!剛開始玩一般被虐的要死時AR根本是心靈慰藉T_T
哈哈好喔,有機會一起玩T__T(弱

07-17 18:59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可以把ID發來我私訊(小聲) 雖然我現在在畫圖不能玩就是了啾咪07-17 19:07
塞奧提亞
前半段的描述似乎還有再往前的空間,也許是用字遣詞這一面。後半段的進入學院的文化衝擊倒是很不錯,我想,對於靜態的描寫是不是較為不擅長?或者對於意像的運用之類的?

05-31 19:18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資訊量上的表現可能真的太少w
那邊描述的是阿祈爾復活的宣傳片中,希維爾第一次見到他的感受
我當時想說這段描述應該能讓讀者將影像畫面跟文字結合
結果好像沒達到預期效果XD?06-01 01:1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阿茲那之念》印量調查名... 後一篇:[達人專欄] 《蘇瑞瑪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hh10120蒼天落葉
我在末世天氣晴更新!歡迎大家來看外星人主角在一片荒漠的搞笑求生記!歡迎其他文手交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