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戰錘40K - 漫漫長夜 03

作者:天天貓耳的撫慰娘│2015-09-08 00:59:14│贊助:4│人氣:603
  在恐懼之眼中,有些東西瞬息萬變,但有些事情則永恆不變。

  特亞拉斯諾星環就是個最好的例子。

  特亞拉斯諾星環是由亞拉斯諾星的衛星改造而成,就像是守護神聖泰拉的露娜一樣,但是她被機械神教的放逐者和鋼鐵戰士共同改造,整個地表被金屬板和機械聚合物所覆蓋,他們甚至用某種科技控制衛星的引力,讓她能負擔更大容量的艦艇數量。

  但是出了差錯,帝皇之子就是見不得人好,他們看準這點後將大量的小行星裝上推進器後丟向星環,那些隕石被拉向衛星卻又因為兩者引力的相斥還甚麼原因的,那些垃圾就這麼留在衛星的軌道上,圍繞著衛星盤旋。

  當然,所以停泊在星環軌道上的船艦都會受到隕石的騷擾,從頭盔大小的碎石到砲艇大小的巨石都會對船艦造成深淺不一的傷害,而第四軍團則努力清除那些阻撓。

  等到鋼鐵戰士他們決定放棄這顆衛星時,已經有多達數十艘的各式戰艦墜毀在軌道上頭,軌道上的殘骸多到徹底包覆整個軌道,像是一個環狀的小行星帶,星環之名由此而來。

  但是一旁的亞拉斯諾星則還有人居住,而她依舊在鋼鐵戰士軍團的掌控之中,他們每過一段時間會來此地...採收奴隸,作為船員的補給。

  也許這在正常空間中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殘骸要不墜落至地表,要不慢慢飄向引力範圍外,但是這可是恐懼之眼,這種詭異的平衡維持了好幾年,而那些殘骸就飄在軌道中等待下個膽敢闖入星環的愚蠢之徒。

  特亞拉斯諾星環就成了一個死寂之地和一個悲劇,這件糗事已經是恐懼之眼中的空開笑話,是茶餘飯後用來嘲笑第四軍團的好話題,至於主導這次行動的戰爭鐵匠則成了千古笑柄。

  一旁的機僕完全無視卡特臉上不悅的表情,「我主,沒有高里克昂的蹤跡。」

  往好的方面想,他的憂慮完整的實現了。

  卡特的爪子緊握成扭曲狀,硬是將憤怒的情緒壓下來而咬牙切齒,「謝謝你,我看得很清楚。」

  他看清楚的還不只如此,除了星環殘骸的壯觀外,還有第四軍團的船艦,他們停靠在亞拉斯諾星的四周,卡特大概能猜出他們的行為,要不是獵捕奴隸,要不就正在想著如何對付這誤入陷阱的獵物。

  卡特用爪子敲了下巴幾下沉思,看來情況兩者兼具。

  他原本期待,這那麼一點機會,鋼鐵戰士完全沒有發現他們的行蹤,他們大可偷偷在溜回亞空間,或是靜靜地等待黑色軍團的支援。

  但是他用肉眼就觀察到第四軍團的船隻正在一點一滴地移動,偵蒐儀上的畫面更為清楚,他們正在將船首面向無上叛亂者號,而砲艇和運輸機不停在船艦與行星來回穿梭。

  這下糗了。

  「我主,第四軍團要求通訊。」機僕用單調又死板的聲音念出訊息,「他們要我們立刻回應。」

  雖然這個距離他們還在戰艦的射程外,即便是光矛系統也沒辦法擊中這艘船,但是對方可是三艘巡洋艦,而且每一艘的級別都在他們之上,更不用提起碼有數十打的星際戰士等著殺戮,這個情況還是盡量拖延時間才是上上策。

  卡特無奈地嘆口氣,「接上通信。」

  艦橋正中央的裝置發出刺耳的靜電聲,過了片刻後黯淡的螢幕發出更為耀眼的光輝,光滑的表面上反映出投影儀的畫面,卡特盯著螢幕中的人影,他們的運氣可說是背到極點。

  「我是狄奧斯托爾,第四軍團的戰爭鐵匠。」狄奧斯托爾露出詭異的笑容,但是他隱藏得很好,只有嘴角微微的抽動,「你們擅自闖進我的領土內,立刻報上名來。」

  狄奧斯托爾,數十年的笑炳生涯可沒打散他一絲一毫的威嚴感,他刻意將頭盔取下,機械化改造的義眼不停轉動,胸前的帝國雙頭鷹在昏暗的燈花下閃閃奪目,鐵匠嚴肅的坐在由骸骨和金屬製成的王座上頭,仔細端詳王座上的圖騰後便可發現那是血神的信奉者最常描繪的圖案。

  他將軍官帽取下,試圖有禮貌的行禮,「我是卡特艦長,無上叛亂者號的主人。」

  「是甚麼風將你的船吹進我的領土內,艦長,請你好好解釋清楚。」

  卡特調整姿勢好讓整個身子能徹底挺直,試圖在氣勢和視覺上給對方一個好印象,「我們為了閃避突如其來的亞空間風暴才會冒險闖入的,你也知道恐懼之眼的變化莫測,我們無意冒犯。」

  他已經盡可能放低姿態,但很可能是多此一舉,第四軍團的頑固個性可是臭名遠播,更不用提他們善於忍耐,鋼鐵戰士的士兵們都是如此,做的事要不顯而易見要不難以猜透,還有他們累積已久的怒氣,真正爆發時甚至可和吞世者的憤怒相提並論。

  身如鐵,心如鋼。這句戰吼可真適合他們。

  「喔,你是說你為了躲避因為黑色軍團激烈纏鬥而揚起的亞空間風暴,才誤打誤撞的入侵我的領土?」鐵匠將最後一絲笑意收起,死板而僵硬的臉孔宛如死屍,「你覺得這種話有誰會相信?」

  「我可沒有提到黑色軍團......」

  「我們就坦承點吧,別再耍無聊的把戲了。」狄奧斯托爾放在扶手上的動力爪開始收緊,「我知道你們來到此地的理由,你們的盟友不會來了,他們自顧不暇。」

  他發出像是金屬摩擦的聲音,卡特猜測那是笑聲,「而我也不打算放過你們,我不只要你的性命,我還要你的船,這美麗的船艦應該納入我的旗下。」

  影像切斷的同時,卡特朝著一旁的奴隸嘶吼著,凡人害怕的在角落蜷曲,他看向一旁豪不在意的機僕,「發動警報,準備應戰,快!」



  有事情發生了。

  打從他們離開亞空間那刻卡里斯就知道大事不妙,他有預感,就是那種天殺的第六感。

  而稍後震耳欲聾的警示聲和不停奔走的奴隸證明了他的想法。

  「發生甚麼事了?」塔克穆是最先穿好裝備的,他提著斧頭走到卡里斯的身旁,「我們不是應該和黑色軍團的弟兄合作?」

  卡里斯搖搖頭,他抓起靠在牆上的武器,在走出戰情室前回頭說道「我們被埋伏了,叫弟兄們準備好,準備打場硬仗。」

  他感覺到船身開始移動了,劇烈的奔馳聲代表引擎正以逐漸以全功率運轉,這表示戰況不太妙,要不是他們準備逃跑就是艦長準備做些傻事。

  卡里斯盡全力地在走道上奔跑,他還殺了幾個不長眼的奴隸,等到抵達艦橋時才花了預期時間的一半,他甚至連喘氣都沒有。

  幸好,他們還沒和鋼鐵戰士交戰,不過從奴隸的忙碌程度來看那刻也不遠了。

  卡里斯走到王座前方,他瞥了眼偵蒐儀上的軌跡,這戰況令他感到...憂心,要是敵人想和他們來場公平的戰鬥,他們肯定會成為星環上的一份子,要是敵人想來個經典的跳幫戰,那他和他的弟兄會砍到手痠。

  「卡特,發生......」

  「黑色軍團。」卡特不等他說完,他版著一張臉冷靜地搖搖頭,此時憤怒已經不足以形容他的怒氣,「他們那群蠢蛋被第四軍團埋伏,現在輪到我們了,我們正好自投羅網。」

  他們會打輸這場仗,不管從甚麼角度來看,失敗已經是必然的結局,他再次凝視偵蒐儀捕捉到的畫面,大約四十艘運輸艇在砲艇和戰機的簇擁下像是末日的蝗蟲群朝他們襲來,三艘巡洋艦也拖著龐大的身軀緩緩前進。

  「該死,他們偷走我們的船。」

  這下子知道座椅上的 "血祭血神" 是誰寫上去的,不過狄奧斯托爾還真有閒情逸致,敢用別人的船作為自己的旗艦,真不知道他是大膽還是瘋狂?

  「聽著,卡特。」卡里斯握緊手中的斧頭,他的臉部又再次因為屠夫之釘而抽蓄,「你們沒必要淌這塘渾水,我和我的部隊會衝到對方旗艦上大鬧一番,你和你的船隻就能趁亂退回亞空間內。」

  老實說,要不是情況這麼尷尬,也許卡特會感動到流下淚來,而且這話是從滿腦子只想著將鮮血奉獻給恐虐大能的吞世者口中說出,不過眼前的情況他實在沒時間緬懷,而且他很想接受吞世者的條件。

  「你以為你的那三台破船能頂過三個戰機聯隊?然後躲過三台巡洋艦的嚴密火網直直朝著旗艦撞去?要是你可以的話我還真想接受你的條件。」

  卡特接下去說「他們還不想擊沉我的船,而是要蹂躪我們,我們最好祈禱奇蹟出現,能夠撐到高里克昂的船艦來協助我們。」他停頓了一會,像是刻意讓吞世者有思考的時間,「而且我也沒打算逃走,陣前叛逃的惡名我不想再背負一次。」

  吞世者沒有回話,而是用手指輕敲胸口的部分,不發一語的離開艦橋。

  卡特目視對方離開艦橋,看來他們兩個已經取得某種程度的默契,他看向一旁的上尉,「我要和全艦進行通話。」

  數個心跳聲過去了,「通信已上線,我主。」

  「這裡是艦橋,我是卡特艦長。」他忍不住向旁咳個幾聲,「各位船員和奴隸們,仔細聽我說,第四軍團的船隻正朝我們直撲而來,這場仗我們輸定了,但我可不想就這麼束手就擒,兄弟姊妹們,在黑色軍團的援軍出現之前得讓他們吃點苦頭,好好教訓他們。」

  「真是個激勵人心的演講。」一旁的歐菲娜悻悻然地拍手鼓掌,「這下子我們是死定了,還有甚麼事是我能幫上忙的?」

  「很簡單,清除所有踏上這艘船的垃圾。」

  歐菲娜拔出匕首,那是她從某個艾達人身上拾來的武器,每當她握住刀柄時上頭鑲嵌的寶時總會發出血紅色的微光。她將匕首放在胸前,另手擺在後頭,這是遠古泰拉上的某種習俗,除了祝福外還表示著服從,「樂意之至,我主。」

  「上尉,確保所有武器系統已經上線,還有虛空盾,我可不希望敵人近在眼前時我們沒有東西能攻擊他們或是像個廢鐵任憑宰割。」

  「遵命,我主,立刻執行。」

  「人形戰鬥機器已經準備就緒。」一個柔和的電子音出現在通信網中,「我的信眾會和半獸人並肩作戰,我會親自領著機僕負責攔截敵人登艦部隊。」

  「感謝妳,技術主教,預祝妳武運蒼隆。」

  「你也是,我主。」

  卡特再次看向偵蒐儀,再次確認敵人的隊形和數量,雖然數量眾多但是隊伍過於集中又毫無章法,看來他們想一次湧上船,這樣正好,他們只能靠白刃戰才能多爭取些時間。

  重點是,他們能撐多久?

  「還要多久敵方才進入射程內?」

  機僕用平淡的聲音回復「十三秒,我主,十一,十......」

  「武器陣列組,聽命。」

  「依照你的旨意,我主。」

  船艦之間的戰鬥往往十分漫長,但又過於迅速,重點是掌握速度和流暢性的一方就取得上風,他們唯一贏過對方的就是速度,他只好善用唯一的優勢。

  敵人毫無陣型可言,三艘巡洋艦殿後,填補抵達敵人的中間空白區域則用緊密的運輸船隊作為突襲手段,他們太過輕視敵人導致過於自大,這正是他們的好機會。

  數百個心跳聲等待著時機,五個喘息聲過去,卡特暗自盤算後下令「發射光矛系統,從正中間切過去,射向敵人的旗艦。」

  「遵旨,我主。」

  他能擊中敵人,敵人當然也是,船身因為劇烈的衝擊而陷入搖晃中,上尉開始喊叫「護盾完好,百分之二十三逸散!」

  這還真痛。

  「武器陣列組,自由開火,技術主教,攔截射控盤算就交給妳了。」

  「遵命,我主。」「了解,我主,正在進行。」通信網傳來兩個聲音回應,「引擎廳,加快速度!」

  「收到,我主,正在全力運轉中,二十秒號抵達全功率運轉。」

  他一眼就看出指揮這場戰役的人是個笨蛋,竟然將戰鬥機和運輸機共同編隊,這樣戰鬥機便喪失了速度的優勢,而且他們的陣型過於密集,當光矛筆直的射向旗艦時,炫麗的光束不僅命中敵人的船首,也將運輸船隊的隊伍從中撕成兩半,像是手術刀精準的劃開隊型。

  「現在加速朝右舷突進,向右側翻。」

  「我主?」

  卡特露出不悅的神情,「照我說的做,叫戰鬥機聯隊準備好。」

  「服從,我主。」

  無上叛亂者號緊急向右偏去,雖然這給了敵人更大面積的攻擊範圍,但是這讓側舷火炮能夠有更佳的射擊空間,同時他們閃過了對方的三道光矛,僅僅在擦過他們護盾時留下爆炸般的光芒。

  偵蒐儀上清楚看到敵人散漫而緊密的隊型帶來的後果,最前排的登陸艇錯過了登艦時機,中段至後段的運輸船則得面對狂風暴雨般的彈幕。

  「我主,白晝之晨已經做好準備,隨時可以出動。」

  白晝之晨,無上叛亂者號上唯一的戰鬥機聯隊,他們還來不及補充損失就貿然投入這場戰爭果然是個錯誤。

「叫他們立刻出擊,快!」

  凡人驚恐的點頭,接著朝麥克風彼端嘶吼著主人的命令,他看著幾個幸運閃過希維米亞斯憤怒攻擊的運輸船和地獄爪撞進船身或是機庫裏頭,撞擊地點立刻在偵蒐儀和卡特眼前的畫面中標示出來。

  「把地點記錄下來,分送給所有軍官和分隊長。」不等機僕做出回應,他立刻看向一旁忙碌的上尉,「全艦通話!」

  凡人迅速點頭,就是這點讓他能待在卡特身邊許久,善於觀察別人臉色的能力實在是非常重要,「兄弟姊妹們,第四軍團的部隊已經登上我們的船艦,已經將地點傳達給各分隊長,殺光他們,讓他們後悔踏上我們的船艦。」



  柴爾梅斯踏著規律的步伐在船艙內移動。

  他領著四位弟兄和二十餘位凡人朝敵人的船艦進行突襲,他們很順利的在友軍的犧牲下登陸敵人船艦,他們趁著停機坪一片混亂時衝進走道,目標則是拿下敵人的戰情室。

  還有十位兄弟與近五十位邪教徒朝著同個目標前進,只要他們能順利攻佔停機坪,就會有更多的戰士踏上這艘船加入他們的行列。

  即便燈光十分昏暗,但靠著頭盔內的夜視儀和長久的記憶,就算閉著眼睛也能從船首走至船尾。

  他們經過第三個艙間時,偵蒐儀發出警訊。

  星際戰士舉起爆彈槍,舉起手示意隊伍停下,所有人停下步伐的瞬間就決定了他們的死期。

  艙門被人粗魯踹開,崩裂的門板將外頭的阿斯塔特修士撞到牆上,還來不及掙脫如風暴般的子彈就打在他的胸腔、頭部和腹部上,那名悲慘的戰士立刻停止掙扎,鮮血在地板匯聚成小湖。

  「是敵人!」隊伍最前頭的柴爾梅斯嘶吼著,「自由開火!」

  幾個吞世者一手拿著爆彈手槍,另手拿著鏈鋸斧從房間內衝了出來,直接撞向陷入混亂的敵人列隊。

  鋼鐵戰士開始反擊,但是爆彈槍在狹窄的走道內失了準頭,吞世者低頭閃過三顆爆彈,將斧頭砍進敵人脆弱的腹部,接著立刻轉身用爆彈手槍擊退一片混亂的凡人士兵。

  更多的凡人士兵趕來助陣,他們手中的雷射槍在吞世者的盔甲上留下漆黑的焦痕,此時,又一扇艙門開啟了。

  半獸人拿著刀劍和槍枝直接衝向凡人士兵,無論是體格、力量或是魄力凡人都輸得徹底,能夠同時擠下兩名星際戰士的走道頓時間成了屠宰場。

  馬克斯將鏈鋸斧砍向敵人的側腹,然後硬生生將脊髓和背部攪個粉碎,他將毫無戰鬥能力的軀殼丟給野蠻的半獸人,牠們將他壓在地上,用刀子將盔甲撬開後直接用長有利爪的雙手將肉體撕個粉碎。

  天啊,馬克思看到牠們戰鬥的情景不經讚嘆,血神在上啊,他們可真是野蠻。

  「敵人已經解決。」馬克斯在通信網發問,「下一批敵軍在哪裏?」

  「下個轉角。」卡里斯在戰鬥中找到空檔回應,「快點過去攔截他們!」



  整艘船都陷入無盡的戰火中,要是恐虐大能或是其他吞世者看見後肯定會迫不及待加入戰局,卡特只能勉強指揮船艦閃過無窮無盡的密集火網。

  「護盾瀕臨崩潰!」上尉大喊,「百分之九十三逸散!」

  卡特只能勉強抓緊扶手確保不會被甩出去,「損害報告!」

  「中度結構損毀,主要損壞集中在中段和右舷!」

  戰情室、引擎廳和機魂核心,看來鋼鐵戰士是玩真的,「封鎖各艙段,立刻派遣部隊前去攔截!」

  「我主,敵人正在轉向!」

  原本他們成功和敵艦錯開位置,逼得他們無法使用光矛系統,但是第四軍團可不這麼想,他們硬是迴旋重新將船首面向敵艦,而且這次是面對毫無防備的側翼。

  「盡可能脫離他們的攻擊範圍!」船身又再次劇烈搖晃,這次是敵人戰鬥機造成的,他們的轟炸機正貼著船艦的脊骨一路投擲炸彈,「叫白晝之晨把那些該死的轟炸機打下來!」

  「引擎廳,速度再加快!」

  「我主,引擎功率下降至百分之六十三,我們已經盡力了!」

  天殺的,果然靠一艘船艦扛下三艘船艦的攻擊還是過於勉強了,「儘可能提高速度,唯有如此我們才能閃過光矛!」

  更劇烈的搖晃衝擊著船身,「護盾崩潰!」上尉大喊,「上層甲板起火,已經進行封閉。」

  卡特感覺這艘船快散了,原本他們的情況就不是很好,上次在馬扎爾薩六號受到的損害還沒完全補平,這次又受到了更嚴重的傷害,要是他們幸運活過這場戰爭,他一定得去尼奧比亞星環大肆翻修一番。

  「我主,對方啟動光矛了!」



  來不及了。

--
最後一章篇幅比起前三章會稍短,簡單交代一下結局而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561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科幻|改編|戰鎚40K|破曉之戰|戰鎚

留言共 1 篇留言

通通都我老婆
所以蘿莉甚麼時候會出現?

09-08 03:5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ggghalo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戰錘40K... 後一篇:[達人專欄] 戰錘40K...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yu15826大家
天空的送信人今天已經更新了,喜歡天空世界的冒險或對這個題材感興趣的可以來我的小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