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戰錘40K - 漫漫長夜 02

作者:天天貓耳的撫慰娘│2015-09-07 01:31:21│贊助:8│人氣:620
  美麗的船艦在無數生靈點綴的夜空中航行。

  卡特艦長離開了王座,站在艦橋最前頭的部分:觀測甲板,每當他感到苦惱或困惑時他總會盯著外頭的繁星,看著黑暗中耀眼的光芒,猜測是哪顆恆星又落入毀滅大限或是哪處的行星又展開了激戰。

  在恐懼之眼中,亞空間瞬息萬變,眼見不一定為憑,就連時空都會為此而混亂,意志不夠堅定的人很容易脆迷失自己的心智。

  不過老習慣難改,他還是會站在甲板上,但現在每當他站在觀測窗前沐浴在混沌空間獨有的光輝中時內心總是五味雜陳,憤怒、憂愁,說穿了就是杞人憂天,但又過於渴望。

  以前的他渴望著權力,現在的他渴望著復仇,其實都一樣,就是用更強大的力量去打壓或欺凌更弱小的失敗者。

  他盯著魁武的船首用前方的堅硬擋板將漂浮在前方的碎石或是星艦殘骸彈開,或是直接將其撞個粉碎,很難想像這結合了人類科技精華製成的野獸在帝國海軍的分類中只是個輕型的船艦。

  無畏級輕型巡洋艦,帝國海軍中數量最多的船艦。

  當然,這艘船也有個名字,她以前名為祝禱者號,現在被那群膽小的帝國懦夫稱為無上叛亂者號。

  後頭傳來不耐煩的咳聲,這讓卡特不得不回過頭看向聲音的主人,一名女子恭敬的站在他的後方,但從臉上的表情來看她已經等待許久,她甚至無聊到開始把玩卡特大衣下方的衣襬,但在卡特回頭的瞬間便立刻鬆手。

  女子簡單的敬禮,「艦長,我們聯絡不上高里克昂。」

  說話的是他的副手兼秘書:歐菲娜,從午夜領主的船上用十位腦子被吞世者神經裝置搞壞的半獸人換來的,現在想想實在值得。

  歐菲娜是標準的納斯特姆人:奸詐、狡猾、生命力強盛,慘白的皮膚用針墨筆刺上了午夜領主的祝禱文,像是在白紙上細數主人一生的罪行,她習慣將油膩又髒亂的黑髮抓成馬尾吊在頭上,用異星人的緊身太空衣凸顯優美的身材。

  卡特看上她不單是為了美色-雖然那占了很大一部份,還有她機靈的腦袋,以及精良的暗殺技巧,她的風光偉業實在難以論述,光是她耳朵上的耳環和胸前的吊飾就夠吸引人了,全是從嬌生慣養的艾達人身上奪來的,腰際上總是配戴一把匕首和三連發式雷射手槍好刺殺任何膽敢冒犯她或主子的人。

  「那當然了,你有去問卡里斯黑色軍團還說了甚麼嗎?」

  歐菲娜在眨眼的瞬間偷翻了三次白眼表示她的無奈,「特亞拉斯諾星環會合,鋼鐵戰士的船隻會停泊在亞拉斯諾星上進行掠奪,我們伏擊完後再將搶奪的物資五五分帳。」

  卡特踱個幾步,靴子撞擊地面的響聲立刻被機僕操作終端機的吵雜淹過,「等到聯繫上他們後,告訴他們我們收到了,期待能共同將叛徒的船隻粉碎殆盡。」

  歐菲娜點頭,比成爪型的手掌輕敲胸膛和胸口的靈魂石吊飾,靈魂石在指尖的敲擊下發出了水藍色的微光,這是第八軍團和她母星上的習俗,一種表示忠誠和順從的動作。

  老習慣難改。

  「遵命,艦長。」船上的所有人都用我主來稱呼卡特好滿足他渺小的自尊心,只有歐菲娜會用艦長來稱呼他。歐菲娜在離開前還刻意回頭給他一個笑容,然後昂首漫步的走向上尉轉達情報。

  卡特用爪子抓了抓臉上的傷疤後,輕微的刺痛感讓他感到舒適,能讓他懷念從前貪生怕死的生活,他在將傷口刺出鮮血前就立刻停手,在甲板上佇立片刻後便放棄了凝視黑暗的打算,卡特轉頭看向最靠近他的機僕並指著他,「你。」

  「是的,我主。」機僕用冷淡的機械聲回覆。

  「到達星環需要多久時間?」

  機僕用停頓的片刻仔細思考主人的問題,「實際時間是三十七小時,我主。」

  「命令引擎廳加快速度,最好趕在黑色軍團到達前先抵達星環。」

  「遵命,我主。」



  卡里斯和他的兄弟們佔據了無上叛亂者號的戰情室,這裡從沒被使用過,到處堆滿了雜物、彈藥和武器,房間內最重要的投影顯示器卻無法正常運作,他們發現後立刻把這佔空間的桌子用鏈鋸砍成碎片後堆到角落。

  也難怪這裡會被拋棄了,更不用提這裏瀰漫著死屍的腐敗味,這味道讓卡里斯想起上次和死亡守衛打交道的事。

  他還記得上次的味道,那是他第一次有反胃的感覺,自從當上阿斯塔特修士後第一次,他幾乎快忘了那作嘔的氣味。

  「去找其他機僕來。」一名吞世者指著拿著工具的機僕,「專業一點的,快。」

  機僕發出疑惑和煩惱的聲音,畢竟這艘船上沒有專門修補動力盔甲的機僕,而船上士兵用的拼裝盔甲靠這些機僕基本的修補技能就能應付。

  「連長,你就這麼讓那穿著大衣的凡人囂張下去?」一個靠在牆上抱著頭盔在上頭刻上殺敵數的星際戰士說道「你甚麼時候變得這麼膽小了?」

  「閉嘴,格納維,這是心理學的一種技巧,以你的腦袋是無法理解的。」

  一個剛踏進戰情室的吞世者咳了兩聲,然後大聲罵道「天啊,這裡還真臭。」

  幾個幽默感還沒消失的吞世者發出粗曠的噪音,對他們來說那是笑聲的表現,卡里斯嗅了幾下後向一旁吐了一口,「我還以為是你的味道,凱恩。」

  這下子全部的吞世者都笑了。

  「連長,你聞起來也像坨屎。」凱恩反駁,「像是死亡守衛的嘔吐物。」

  「閉嘴,凱恩,你也差不多。」

  又一陣令人厭煩的噪音發出,片刻後恢復原本的寧靜,所有人繼續埋首於各自的事情,有人忙著修補護甲,有人將鈍去的刀子重新磨利,剩下的人則是在中心圍成圓環進行戰術磨練。

  說穿了就是打群架。

  十個吞世者圍在外頭,有些人拿出鏈鋸斧敲打陶鋼肩甲作為激勵,其餘的則不停鼓譟或是發出嘶吼聲,兩名吞世者站在圓環中心,互相叫囂後開始揮舞手中的武器作為挑釁。

  「三血?」手持鏈鋸劍的吞世者單手舉劍,轉動的鏈鋸發出運轉的怒吼聲,劍鋒指向對面的兄弟。

  帶著頭盔的吞世者搖頭,他頭頂上的牛角格外引人注目,「首血。」

  對方發出難聽的笑聲,一旁的吞世者也發出同樣的聲音,「這麼沒種啊,塔克穆。」

  「不,我想快點結束這場無聊的決鬥。」他啟動手中的鏈鋸斧,運轉時的吼聲不亞於鏈鋸劍,「咱們就別廢話了,卡爾薩,放馬過來。」

  挑戰者向旁哧了一口,向塔克穆衝了過去。

  卡爾薩邁開步伐,鏈鋸劍直接刺向眼前的敵人,塔克穆動也沒動,雙手將鏈鋸斧舉在胸前擋在敵人的刺擊,挑戰者蹲穩馬步佇立在原地,將衝擊力分散後左手忽然間將戰術小刀拔出,朝對方的腰間揮去。

  塔克穆早就料到他的詭計,改用單手握住鏈鋸斧後向下揮去好擋住敵人的偷襲,轉動的鍊齒正好將小刀的刀刃卡死,他向旁一揮將刀子丟到場外,向旁傾去的身子躲掉剛剛抵在胸前的劍鋒,而右手揍向挑戰者的腹部。

  卡爾薩忍住疼痛,立刻向後跳去並用鏈鋸劍拉開距離,他將口中的鮮血混著唾液吞下,然後回覆戰鬥姿勢,準備下次突襲。

  「你那骯髒把戲對我沒用。」塔克穆再次發出噪音,這次換他用斧頭挑釁對手,「繼續努力,挑戰者。」

  卡薩爾重新啟動鏈鋸劍,這次轉動時發出的雜音更大了,他雙手持劍做出防禦姿勢,塔克穆不等對方發動攻擊,左手抓著鏈鋸斧朝對方衝去,換他發動攻擊了。

  塔克穆揮舞手中的武器,發動如旋風般的攻勢,斧頭和巨劍撞擊時綻放出耀眼的火光,空閒的右手則是不停地朝挑戰者的空隙揍出如飛彈般的重拳,卡薩爾連防禦都很困難了,更不用提抓緊時機反擊。

  最後決鬥在塔克穆用斧頭將對方的鏈鋸劍卡死後使用頭槌下結束,卡薩爾的鼻梁幾乎被撞歪,雖然星際戰士的復原能力驚人,但這還是很難受。

  在眾人的歡呼下卡薩爾退到圓環內,「下一個是誰?」塔克穆用斧面敲擊肩甲,「另一個挑戰者是誰?」

  接下來的兩場決鬥塔克穆輕鬆取得了首血,無論對方的手段有多下流,他總是能正大光明的揍向對方的臉來獲得勝利。

  第四場他對上了馬克斯,這位吞世者使鏈鋸斧的技巧幾乎和他不相上下,但是靈活度還有對憤怒的控制度還是塔克穆略勝一籌,他擋下馬克斯的奮力一擊,用精準的奮力一拳結束這場僵局。

  塔克穆第一次喘氣,「下一個是誰?」他露出疲累的表情,「有種就上來。」

  此時,金屬摩擦的聲音穿過人牆,在這不算遼闊的空間內迴盪,伴隨著沉重的腳步聲就像是死神的步伐。

  「熱身結束,換我了。」

  所有人看向聲音的來源處,圍成圓環的吞世者立刻向旁退一步好空出一個走道,對方用手指著塔克穆,大聲喊道「我允許你挑戰我,塔克穆。」

  連長拖著他特製的武器,一把巨大的鏈鋸斧,用陶鋼密金和黑鐵鍛造而成,底部的尖刺足以在動力盔甲上頭留下一個拳頭般的大洞,他單手就將斧頭舉起,用不停攪動的鍊齒指著對手的臉部被視為不屑。

  「樂意之至,連長。」

  塔克穆從一旁的觀眾手中接過另一把鏈鋸斧,連長見狀後用更為粗曠的聲音發出煩人的笑聲,他將斧頭靠在肩上,「一把斧頭都使不好了還想用兩把。」

  「你可以親自試試看,連長。」塔克穆啟動了手中的斧頭,即便如此兩把斧頭的嘶吼聲仍然比不上連長手中的雙手斧,「這是個驗收我技巧的好機會。」

  卡里斯雙手握住斧頭的握把,將斧頭橫擺在胸前,臉上露出詭異的微笑,讓人分不出究竟是因為戰鬥的渴望還是屠夫之釘的詛咒。

  但是對吞世者來說,這兩者是一樣的。

  「我們有大把時間可以消磨。」連長再次按下巨斧的開關,鍊齒重新開始奔騰,向眾人訴說她對於鮮血的渴望,「而你的戰鬥技巧會更加精進。」



  漫長的時間從指尖緩緩流逝。

  老實說,卡特無從得知究竟浪費多少時間,在亞空間沒有任何東西是規律進行的,就連時空也是,也許他們已經浪費了三十多天,或者他們節省了兩天的航程。

  三十七小時。

  自從他們滑入亞空間後,他感覺流失的時間早就超過三十七小時了。

  至少這趟旅程他們不無聊,在恐懼之眼中隨時都有事發生。

  例如大約四十八小時前,有群不知死活的人類撿到幾個尚能使用的地獄爪,他們埋伏在小行星帶的邊緣,一般的艦長會選擇繞過星群,運氣不好的就正好落入他們的陷阱中。

  當然,機僕早就發現他們,但對方不聽從卡特的警告,硬是從無上叛亂者號許久沒使用的空投艙間強行登陸,對方是群裝備精良的教徒,但是碰上無聊到開始細數斧頭上鍊齒數量的吞世者簡直是羊入虎口。

  對方大概有九十幾個人衝到船上,不到三分鐘全數在船艙內痛苦的死去,他們甚至連走道都沒踏上去。

  卡里斯對這場突襲感到滿意,他說這種熱身能夠多來幾次。至於歐菲娜則是不停抱怨那群粗魯的吞世者連最後的樂子都不留點給她。

  但是這種樂子可不是無時無刻都有的,也不是每個人都會為此而感到愉悅,事實上,除了這件鳥事外,沒有其他事情發生。

  太安靜了。

  這讓卡特不禁擔心起來,搞不好他們還卡在原地,或者落入某個惡魔的圈套之中,甚至有可能一切都是亞空間造成的錯覺。

  正當他還站在艦橋最前頭苦惱時,他聽到除了機僕和奴隸之外的聲音,是更為青翠和優雅的腳步聲。

  歐菲娜,那美麗的小賤貨。

  「艦長,我們即將抵達跳躍點。」她微微敬禮表示尊敬,但臉上露出不屑的表情,這就是卡特喜歡她的地方:誠實、善於表達自我,在一堆千方設法討主子歡欣的奴隸堆中這種誠實可是十分少見。

  「聯繫上高里克昂了嗎?」

  「還沒,目前沒有任何他們的訊息,艦長。」歐菲娜說到這又不自禁翻了個白眼,她內心肯定罵了一整串髒話,她沒出聲的唯一理由就是真的罵出來會花上太多時間,「等到我們連繫上他後自然會向你報告。」

  卡特全都看在眼底,如果是其他的奴隸用這種態度那下一刻威寇茲最後用槍托直接將他的頭砸成碎片,但她可是歐菲娜,他正是喜歡她這一點,而歐菲娜也努力達成她主子的詭異癖好。

  「很好,幫我把技術主教叫來。」

  「遵命,艦長。」

  卡特無奈的嘆氣,他現在再次陷入苦惱和困惑,放心的是他們終於要脫離這毫無動靜的地獄,擔憂的是他們的友軍連點消息都沒有,甚至連敵人的底細都沒打探清楚,就要進行一場莽撞的伏擊行為。

  也許落入陷阱的對象是他們。

  他還在煩惱的時候,後頭傳來和機僕移動時類似的機械運作聲。

  希維米亞斯,他最敬愛的主教。

  他回頭看到一個披著紅色披風的人影,裏頭還罩著一件畫著半邊骸骨和半邊機械的頭顱-機械神的圖騰,右半邊的臉龐被鐵灰色的金屬和三個不停旋轉的機械眼所取代,另隻正常的眼睛則是透出詭異的紅光,至於頭部以下則是正常女性。

  好吧,應該說少部分,希維米亞斯絕大多數的肉體都替換成鋼、銅和鈦製成的金屬身軀,每天在機僕和機械神教徒的簇擁下接受三次機械神的祝福。

  「技術主教,感謝妳抽空前來。」即便是這艘船上最有權勢的人,卡特還是得對這位負責維護船艦所有大小事的機械主教表示尊敬,沒有這位女機器人的協助,這艘船大概在進入恐懼之眼的三天內就會毀於各戰幫的突襲之中,或者因為無人維護而擱淺在亞空間風暴中。

  「有甚麼需要服侍的,我主?」充滿機械聲的女性聲音透過喉部的發聲器傳出,聽起來沒有機僕的死板,反而多了點柔和感,背部的機械伺服臂不停轉動表示疑惑之情。

  「技術主教,麻煩妳啟動戰鬥機器人,我們的船艦和機魂需要妳的保護,請妳帶領妳的教徒守護船艙內部。」

  無上叛亂者號上頭最具威脅性的就是六具領主式人型戰鬥機器,每具都配備了一挺雙管爆彈槍和電漿聚能砲,肩上還安裝一具雷火旋轉機砲,這些機甲足以應付所有上船的威脅。

  當然,技術主教的教徒也不容小覷,他們的身體也同樣經過改造,他們能承受的傷害肯定高於一般凡人或是帝國士兵。

  希維米亞斯點點頭,這點動作可說是她殘存人性的最後表現,她用四隻眼睛和兩個伺服臂盯向卡特,冷酷的眼神甚至讓艦長有些許害怕的感覺,凝視數秒後主教發話,「我們會保護這艘船,不會讓任何人在這艘船上肆虐。」

  當她說出肆虐這兩個字時,卡特能感受到主教眼神的微妙變化,看到她還有憤怒的表現讓他很放心,任何遇上她的敵人將被宛如狂風的子彈撕裂成殘渣,「就這麼說定了,主教。」

  主教傾身敬禮,艦長同樣傾身回禮,女子轉身離去,一路上所有經過的機僕都停下工作用改造過的手指做出祈禱的動作,機械神的完美化身也不過如此。

  「哼,這麼畢恭畢敬。」

  他還沒反應過來,歐菲娜立刻出現在他的眼前,她靈活地運用手指,用細長的指甲在卡特的胸前不停戳弄,那種刺激皮膚卻沒刺進肉的感覺讓卡特感到舒適,「你對我也沒這麼好,對這個女機器人卻當個寶似的。」

  她將歐菲娜的手甩開,要是再讓她繼續下去肯定會被她牽著鼻子走,「妳和她不一樣,她是自願跟隨我的主教,而妳是我換來的奴僕,這兩個可差多了。」

  歐菲娜發出不恥的哼聲,雙手抱胸的看向卡特。

  「但......你喜歡我的程度更勝於她。」

  她抖抖眉表示興奮,這招他在酒吧的女生上看過,她們說這是女生忌妒時想吸引男生注意的表現,「尊敬程度低於她沒關係,不過依賴程度肯定是我高於她,沒錯吧?」

  卡特刻意用他還正常的左手拍了拍少女的頭部,「妳說的當然沒錯,我當然更喜歡妳,但是主教對我來說也很重要,妳別再吃醋了。」

  「哼,最好是這樣。」話還沒說完,歐菲娜立刻轉身離去,走到一半時刻意回頭用側臉看向艦長,「如果你在更愛護我,我會更開心的,也許會對你好一點。」

  卡特沒有回頭,今天談情說愛的程度已經超過了,「我會記住的,滾啦,歐菲娜。」

  歐菲娜翻完白眼後走出艦橋,氣密門闔上的同時一個機械聲刺激艦長的思緒,「即將進入正常空間。」最靠近他的機僕發言,「倒數,三...二...一。」




  好吧,卡特的擔憂成真了,他再次咒罵自己的烏鴉嘴。

--

下一章確定是完結了,篇幅不會太長,幾乎都是戰鬥場面。

這次加重了艦長和其他奴僕的互動,但還是不小心加了女性角色進去 :P 希望大家不要因此而反感,吞世者之間的互動我也盡量加強了,但畢竟他們只是群搭便車的所以和卡特的互動不會太多。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5533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科幻|改編|戰鎚40K|破曉之戰

留言共 3 篇留言

通通都我老婆
為了老大 哇吼吼吼吼吼吼吼~~~!!!!

09-07 02:42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沒有歐克會出現啦 ( 踹09-07 07:02
通通都我老婆
你敢踹身為帝國將軍的我!!!
對天天貓耳的撫慰娘連續發射石化蜥蜴自走砲砲彈5萬發
以及派遣30萬架女武神對天天貓耳的撫慰娘地毯式無限轟炸
再出動50萬架黎曼魯斯坦克對天天貓耳的撫慰娘的房間進行鎮壓
以及配備暗影之刃.毀滅之劍各10台對天天貓耳的撫慰娘的房間進行武力介入
並且進行單位5千萬個卡迪安突擊隊以及2架戰略武器:泰坦
對天天貓耳的撫慰娘進行收索捕捉作業 不論死活[e37]

09-07 07:27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U種就進來恐懼之眼討伐我啊,你這偽帝的走狗 :P09-07 08:09
通通都我老婆
我不用去恐懼之眼
我直接去討伐你房間就行了
把你的收藏物公開亮相即可[e16]

09-07 08:25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不行,逆奏開 :309-07 08:4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ggghalo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戰錘40K... 後一篇:[達人專欄] 戰錘40K...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uroshiro????
天氣真好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