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戰錘40K - 漫漫長夜 04

作者:天天貓耳的撫慰娘│2015-09-09 02:26:08│贊助:16│人氣:737
  卡里斯找回了愉悅感。

  這是屠夫之釘的詛咒,或是恩賜,沒有人能夠輕易斷言,這讓他們用完全不同的心態去面對戰鬥,面對鮮血,面對殺戮,自從投入血神的懷抱後這情況就更加明顯。

  但對卡里斯來說這是一種恩惠,他在這種沒日沒夜的戰鬥中找回了歡樂和兄弟之情;在血神的眷顧下找回了尊重與威權。

  「收攏陣型!」

  一名戴著有頂飾頭盔的戰士在槍聲中嘶吼著,對方手中的爆彈槍槍口吐露出的火舌不曾停歇,「火力壓制,快!」

  有人宣稱屠夫之釘讓吞世者成了一群瘋子、不懂用腦的蠢蛋,這只對了一半,他們現在瀕臨身死存亡的時候理智才會蓋過慾望。

  就像現在,他和幾個吞世者蹲屈在掩體後頭,這證明他們還是懂得躲避危險,不是一群只想撕裂血肉的野獸。

  「我們被那群混帳釘死在這了!」塔克穆得大聲朝卡里斯吼才能確保聲音不會被重型爆彈槍如暴雨般的轟烈聲蓋過去,「想想辦法!」

  他們將試圖佔領引擎廳的敵人殲滅後一路殺回停機坪,停機坪貫穿了整個船身,好讓戰鬥機能更快速的起降或是更換彈藥,無上叛亂者號一共有三個這種地方,其中兩個陷入了僵持的攻防戰中。

  「你覺得我像是有辦法的樣子嗎?」格納維算是吞世者中比較特殊的一群,比起他使斧頭的技巧,他的射擊能力更為出色,他將槍口探出掩體毫無瞄準的朝敵人方向射擊。

  接著,船身劇烈搖晃,震盪的幅度超越前幾次,所有星際戰士早就啟動了靴子上的磁力裝置好固定在地板上,但其他凡人就沒這麼好運了,他們被猛烈地撞到天花板上,然後在重重的摔回地面,某些運氣較差的人立刻就把頭殼跌破或者讓脊隨被折斷。

  即便如此,這場搖晃還是讓雙方都停下了火炮,對吞世者來說,這就是個好機會。

  「趁現在,上!」卡里斯翻出掩體後頭,他因為瀰漫在空氣中的血腥味而露出微笑,他一邊用爆彈槍朝著敵人用彈藥箱和貨櫃堆出的陣地開火,另手抓著鏈鋸斧朝鋼鐵軍團衝去。

  他的弟兄們也一同拿著武器衝出掩體。

  卡里斯踩過兩個躺在血泊當中的屍體,無視幾個手持雷射步槍的人類朝他開火直接衝了上去,盔甲的重量配上速度立刻將凡人撞飛,他低頭閃過兩顆爆彈,啟動鏈鋸斧的瞬間將鋸齒甩向鐵灰色的阿斯塔特。

  鏈鋸在砍到盔甲的瞬間發出了刺耳的摩擦聲,然後就是被碎片卡住的悲鳴,卡里斯的嘶吼聲完全壓過受害者從頭盔發生去喊出的叫聲-不是害怕,純粹是痛苦和疼痛所至,他硬是用力壓下斧頭,用蠻力將敵人從左肩到腹部劃開一條裂縫。

  鮮血從盔甲和身軀的裂口噴出,卡里斯享受著沐浴在溫熱的血池當中,他將屍體丟到一旁,等不及啟動斧頭就直接高舉過頭,然後刺向一旁來不及轉身的敵人。

  和手臂同粗的尖刺刺進帝國的鷹徽當中,對方鬆開手中的爆彈槍,還沒掙扎卡里斯便將另手的爆彈槍押在對方的腹部上,扣下板機後將癱軟的屍體從尖刺上甩開。

  他抬頭環顧四周,這場突襲很成功,所有第四軍團的戰士都成為倒在地板上的屍體,剩餘驚慌失措的凡人就交給其他奴隸或半獸人去處理,一群穿著紅色盔甲的屠夫站在一堆鐵灰色和血紅色的屍塊中,有些人蹲在地上用戰鬥刀將每具屍體的胸口挖開,取出心臟後用手捏碎,有些人用手中的武器開始凌虐那些無法動彈的敵人。

  「卡特。」他的聲音出現在一片混亂的通信網中,「我們奪回機庫甲板了。」

  又有幾次搖晃衝擊著船身,像是上個劇烈搖晃的餘音,卡特還沒回應時又有兩艘砲艇開進機庫內。

  「當我沒說,又有更多敵人來了。」



  卡特沒空理會卡里斯的訊息,他不停在分析每條由機僕傳來的損害報告,還有偵蒐儀上不停移動的敵人動向。

  「我主,第二發光矛!」

  他還來不及命令船身轉向,一陣像是研磨機正在絞碎金屬時發出的聲響充斥在艦橋內,聽來像是獵物被獵人獵捕時發出的慘叫聲,然後又一陣搖晃,幾個沒抓穩扶手的奴隸立刻被甩到半空中。

  等到搖晃結束,刺鼻的血腥味瀰漫在眾人之間。

  他原本還想叫上尉去處理,後來才想起來上尉和他溢出的腦漿就躺在他的王座旁,那可憐的凡人,像是個玩偶被拋到天花板上,然後重重被丟回地板上。

  忽然間,原本還算明亮的燈光瞬間逝去,他們陷入永恆的黑暗中。

  「回報狀況!」

  沒有人回答,只有通信網內空洞的訊息重複著「反應爐停機,反應爐停機,反應爐...」

  過了片刻,燈光再度亮起,但是比起從前略為黯淡。

  「我主。」一個柔和的機械音出現在通信網中,「他們擊中引擎了,反應爐失去負荷,生命維持裝置和人工重力系統有備用動力維持,我將備用發電機的動力轉向艦橋和船艦系統控制,但是我們沒有任何反抗能力,砲台全都處於停機狀態。」

  他感到心寒,像是個被凍死在冰天雪地的遇難者,「機魂的情況呢?」

  「非常完好。」技術主教停頓了一會,「她感到痛苦和憤怒,已經快要失去穩定。」

  卡特無奈地嘆口氣,他們現在甚至連控制這艘船的能力都沒有,現在他們因為慣性所以還在太空中飄流。

  他可不能讓這艘船落入敵人手中,他寧可讓她成為一團廢鐵。

  「主教,我需要妳。」卡特再三思考他接下來要說的話,「解除她的痛苦,然後帶著戰鬥機甲離開這裡。」

  「我主,你的語氣中包含了憂傷和怨恨,這顯示你的情緒起伏不定,我應該完成你交代的事嗎?」

  「當然,親手結束她的性命很痛苦,但是這是我必須做的事。」他切斷通訊後,將通信網轉到另個頻道,「歐菲娜,妳還在嗎?」

  沒有回應。

  「歐菲娜,回答,快!」

  依舊沒有回答。

  「歐菲娜......快點回答我。」他再次感到內心被人刺進一刀的感覺,他以前曾經有過這種悲傷的感覺,「我需要妳,快點。」

  「艦長...我在這。」另一頭的聲音明顯有種氣若游絲的感覺,配上喘息聲令人不安,「你還是第一次這麼著急。」

  「發生甚麼事了,妳在哪?我需要妳的協助。」

  「我只是...」歐菲娜咳了兩聲,「受了點傷,我現在躲在通風管裡頭。」

  「妳...其他人呢?」

  「我和他們...走散了,敵人到處都是,我...擋不住他們。」

  卡特從秘書的語氣和態度感覺到她絕不是只受了點傷,他很想把她叫回來,但是這件事只有她辦的到,「歐菲娜,妳仔細聽我說,我要妳把炸藥裝在反應爐上,然後想辦法離開這裡。」

  「卡特...」歐菲娜勉強地笑了幾聲,「你又要做傻事了。」

  「這是唯一的辦法,我不能讓這艘船落入他們手中。」

  「那就...這麼說定了,你自己小心一點,我的主人。」

  通訊結束的同時,他思考了一下,「卡里斯,情況如何?」

  另端傳來鏈鋸轉動的咆嘯和慘叫聲,「糟透了。」

  「我要你把機庫的敵人清空,等等我會讓所有還活著的人移動到那裏,你們到時就立刻搭上砲艇離開這了。」

  對方遲疑了,「你想炸了這艘船。」

  「的確如此,以吞世者來說你算是很聰明的一位。」

  他切斷通訊,偵蒐儀不停發出聲音警告他,他拔出腰間的雷射手槍,走下王座,看向所有還站著的奴隸和保護他的侍衛,他忽然有種無奈和悲憤感。

  二十人,二十個勉強還站著的半獸人,他人生的結局也不過如此。

  「守住這裡。」他活動爪子時發出尖銳的摩擦聲,「我們得要多帶走幾個人的靈魂。」


  歐菲娜強忍住痛苦,在狹窄的通風管內爬行。

  她剛剛還繞路潛進了軍械庫,成功躲過敵人的視線並取得炸藥,看來她的好運還沒用完,她現在唯一擔憂的是能不能撐到反應爐。

  反應爐位於船身尾端靠近引擎的部分,這表示她很靠近,但是靠近爐柱還要一點距離,如果那裏被敵人佔領的話無疑是自尋死路。

  但是她又有甚麼選擇?

  歐菲娜繼續賣力的移動,過了五分鐘後她轉個彎發現前面有亮光。

  「該死,通風管斷了。」她輕聲罵道,她在洞口旁等個幾秒確定沒有人靠近後才跳下去,踩到地板的瞬間一股痛覺像是電流貫穿了全身。

  她靠在牆上,壓著腹部的傷口,血液不停從衣服上的破口流出,她剛剛勉強用繃帶止住,但效果只持續了五分鐘,等到白色的繃帶被染成紅色後鮮血繼續湧出傷口,她感覺自己越來越虛弱,力量開始一點一滴的流失。

  她在母星上遇過更糟的事,但這還是第一次必須帶著傷到處移動。

  忽然間,她從身後的轉角聽見腳步聲,步伐不大但速度很快,她拔出雷射手槍瞄準轉角處,如果是凡人那她能夠輕鬆解決,如果是星際戰士,那她肯定死定了。

  「歐,幸好。」歐菲娜鬆了口氣,「原來是你,威寇茲。」

  威寇茲拖著武器移動,牠的左肩甲被削平,左手虛弱的垂在身體旁,傷痕累累的右手勉強握住從敵人手中搶來的雷射步槍握把,即便同樣受了傷牠還是微微傾身敬禮,「長官,沒想到妳還活著。」

  「你的部隊呢?其他人到哪去了?」

  威寇茲搖搖頭,歐菲娜看得出對方混濁的眼神中流露出的一絲悲傷,「主子有命令給我,我們要引爆反應爐,如果你來幫我我會很感激的。」

  「這是一定的,長官。」

  他們倆就這麼緩慢朝著反應爐前進,一路上很幸運地沒有遇到任何敵軍,只有滿地的屍體陪伴著他們,威寇茲只要見到自己同伴的屍體就會默默的行禮表示敬意,而歐菲娜則是自顧不暇,只能扶著牆勉強跨出每一步。

  他們成功抵達反應爐,厚重的大門依舊封閉,看來還沒有任何敵軍佔領此處,歐菲娜走到門旁的終端機前,按下她記憶中的數字組合,「掩護我,我需要一點時間才能打開這扇門。」

  經過十四次的失敗後她終於想起正確的組合,歐菲娜緩緩地輸入密碼,然後推上握把,咖搭一聲,畫上白色骷顱頭的大門慢慢向兩旁退去。

  「成功了!」

  歐菲娜背起炸藥包,準備走進去時後頭傳來一陣叫喊聲,她聽得出來那是凡人的嘶吼聲,而且是很多凡人,她沒辦法殺光他們,現在的她連走路都有困難了。

  雷射槍發射的尖銳呼嘯聲蓋過凡人的尖叫聲,「長官,快走,我會擋住他們。」

  「那就交給你了,別讓我失望。」歐菲娜在進入反應爐室之前將握把拉下,堅固的兩具鐵牆逐漸密合,凡人的尖叫聲又更大了,他們打算一次湧上,而威寇茲成了他們唯一的絆腳石。

  在大門闔上的前幾刻,她看見威寇茲的左肩被擊中,子彈擊中陶鋼護甲時發出清脆的響聲,牠邊開火還擊邊用低哥德語咒罵眼前不知死活的敵人。

  「好了...我得快一點。」

  反應爐是由四個反應爐柱和一個穩定器所組成,周圍的牆面被各式的管線所包覆,由融合反應爐柱產生能源,經過穩定器的減壓後再從管線傳至船艦各角落,她從背包內拿出炸藥包,準備在四個爐柱上裝設炸藥。

  當她安裝的時候,門外的槍聲逐漸轉小,漸漸的,連野獸的低沉嗓音也停歇了,她裝上第四顆炸藥的同時,大門傳來渾厚的撞擊聲。

  「卡特...?」她將第四顆炸藥放在爐柱旁,她已經沒有力氣把它裝在上頭,歐菲娜靠著牆面跌坐在地,她只能無力地坐在地上任憑鮮血將太空衣染紅,在她身旁匯集成血泊,她已經無心理會大門不停的震動,注意力逐漸模糊的她只想著最後一件事。

  「我在。」卡特的聲音被靜電和雜音干擾,在通信網內嚴重失真,「任務完成了嗎?」

  「完成了。」她虛弱的回答,「敵人要衝進來了,大門撐不了多久,我...」歐菲娜咳了幾聲,摀在嘴上的手被鮮血染紅,「我也撐不了多久。」

  「趕快離開這艘船,越遠越好。」

  「我已經...走不了了,倒是你...趕快離開這艘船。」

  話還沒說完,門口方向傳來金屬的切割聲,炫目的光芒從門縫上綻放出來,像是虛空中的星雲般美麗奪目,「你一定...要離開這艘船,好好的...活下去。」

  「我會的,歐菲娜,我會的。」

  歐菲娜切斷了通信,她臉上掛著滿足的慘淡笑容,看著大門上被人切出一個大洞,一個鐵灰色的巨人爬進洞口,手中拿著碩大的槍枝,槍口對著她,然後說「發現敵軍。」

  「這是...我送你們的禮物。」

  她按下引爆器的按鈕,從此陷入永恆的黑暗中。



  結尾.



  卡特艦長睜開雙眼,沾上乾涸血跡的白色天花板映入眼簾。

  他活動四肢,然後動動右手,義肢的部分從手臂延伸到了肩膀,但是靈活度比起以前更為流暢,他坐起身子,環顧四周,其他床上躺著傷患和病人,整間房間只有他一個人是清醒的狀態。

  「我主,很高興你恢復生命跡象。」

  希維米亞斯站在床頭,她將斗篷取下但是依舊罩在身上,頭髮部分被細長的纜線取代,像是神聖泰拉上神話中所描述的蛇髮女妖一樣,無論是美貌或駭人程度都完美呈現,她雙手交疊,傾身作出敬禮的姿勢。

  「其他人呢?卡里斯、威寇茲,還有沒有其他生還者。」

  「我主,除了第十二軍團的戰士外,這間診療室的人就是剩餘的生還者。」

  所以歐菲娜死了,威寇茲也是,其他奴隸、半獸人還有船員們全死光了,白晝之晨大概也是。

  失去威寇茲和其他半獸人的確很困擾,他們的戰鬥能力在所有奴隸和船員之上,要再找到一批半獸人部落可不是容易的事,失去歐菲娜讓他痛心疾首,也令他感到遺憾,如此美妙的生命就這麼消失在一片虛無當中,實在是令人難受。

  「我是怎麼逃出來的,我只記得歐菲娜......」

  「是我把你救出來的。」

  粗曠的聲音從門口傳來,卡里斯脫下盔甲後仍舊給人危險的感覺,慘白的皮膚被刺青和暗紫色的血管佈滿,看來像個失敗的人造混合體,「你的技術主教堅持把你從艦橋帶出來,我花了不少時間才把門口的殘骸清除,到達的時候你的手就已經斷了,只好把它留在原地。」

  「跟我說詳細點。」

  歐菲娜啟動炸藥後其實沒有預期中的大爆炸,至少,爆炸的範圍正好將船隻的後半部徹底炸毀,但是中段到船首的部分依舊好好的。

  卡里斯和還活著的吞世者不停斬殺所有登艦的鋼鐵戰士走狗,原本他們被敵人用優勢兵力壓制在機庫一角,直到希維米亞斯帶著人型戰鬥機甲加入戰局,第四軍團的戰士立刻被機砲和電漿砲掃成碎片和殘渣。

  他們準備搭乘砲艇離開時,希維米亞斯偵測到了艦橋還有生命跡象,艦橋在爆炸的影響下沒有太大的損壞,但在接下來的劇烈搖晃導致結構崩塌,原本卡里斯不想回去,但在技術主教強烈說服下他只好帶著弟兄殺回艦橋。

  就在此時,黑色軍團的船艦加入戰局。

  「所以,我們贏了那場仗?」

  「我主,正確來說是黑色軍團幫助我們打贏那場仗。」

  「都一樣啦。」卡里斯悻悻然地揮手表示不屑,「第一軍團的船艦忽然從亞空間殺出來,把第四軍團打得落花流水,嚇得剩餘的懦夫和走狗落荒而逃,他們派出幾艘船去追擊....那個叫甚麼來著。」

  「狄奧斯托爾。」

  「對,就是那混帳。然後高里克昂的船把我們載來尼奧比亞星環接受治療,這就是現狀了。」

  卡特笑了出來,為了自己的好運,但是同時又感到感嘆之情,船沒了,人死了,他現在一無所有,失去船艦的艦長沒有任何利用的價值。

  「真是一片混亂。」卡特苦笑個幾聲,「這仗打得可真苦,到頭來全都是一場空。」

  「的確如此。」卡里斯聽出卡特話語間的無奈,「你這次可是幫了我大忙,我得想個辦法補償你。」

  卡特繼續苦笑個幾聲,沒好氣的說「你能還我一艘巡洋艦嗎?」

  卡里斯搖搖頭,然後發出難聽的笑聲,「高里克昂決定把嗜魂者號分給你做為條件的一部份和賠償,雖然那不是巡洋艦,但至少你有艘船了。」

  好吧,這點他到沒想到,至少他現在有一艘船能使用。

  「當然,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和我的弟兄會進駐到你船上。」卡里斯聳肩,露出奸詐的扭曲表情-那應該是笑容,「等到債還清了以後我們會馬上離開。」

  卡里斯粗魯的拍拍卡特的肩膀,對他來說像是被木板擊中的搖晃感,然後轉身離開診療室,卡特看著離開的吞世者,低聲說道「那你得待上好一段時間了。」

  「我主,你的聲調顯示你正處於困擾之中,如果我能協助你解決問題我很樂意提供。」

  「這當然,妳得幫我好好看住這群吞世者。」

  技術主教雙手合掌傾身敬禮,「這是我的榮幸,我主。」

--
原本想說明天再補完,結果一不小心又寫到半夜兩點,以某方面來說的確是明天才寫好 X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5708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科幻|改編|戰鎚40K|破曉之戰|戰鎚

留言共 5 篇留言

外島投石車工程師
[e16]

09-09 02:30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謝謝喔 :D09-09 02:37
通通都我老婆
YA 結局了! 感謝蘿莉讓我們取得了巨大的勝利[e35]

09-09 07:39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歐菲娜不是蘿莉,他可是個正港的欲姊喔 :D09-09 14:37
夜歌
居然有人寫40k![e12]

09-09 14:36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我之後EC封測會多寫幾篇 :D 40K台灣人氣比較低小說自然少了點,希望之後人氣能回升。09-09 14:38
基金會
食用完畢 gp附上

09-09 15:27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謝謝喔 :D 以後可以常來看看 09-09 16:34
基金會
大大 感謝你翻的HALO知識讓我解開一些疑惑

09-09 22:40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不會哈哈 :D09-09 22:44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版上還有很多人翻的資料可以看看啊哈哈09-09 22:4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ggghalo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戰錘40K... 後一篇:工具人生:前言...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owofmath666大家關心一下政治
高嘉瑜:UMAJI+預算高達1.5億 嘉瑜緊盯後續推動效益 https://forum.gamer.com.tw/C.php?bsn=60076&snA=5860021&last=1#down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3:0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