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二創同人小説】假面騎士True Revice---【賭上性命的英雄】 - 第六十八章

superrider | 2024-04-20 22:20:05 | 巴幣 100 | 人氣 46

連載中賭上性命的英雄
資料夾簡介
假面騎士True Revice的第一篇章(部曲),以門田廣見為視角展開。

第六十八章 一波三折

    桑姆爾逃獄,同時也叛離亡命眾並自立門戶,甚至從菲尼克斯身上偷走了一些重要的道具,這一連串晴天霹靂,瞬間把菲尼克斯,尤其是行動分隊上下給攪得還沒進入狀態。

    事情爆發,還讓監察局的土光局長以及數位監察員出面,要求若林司令給個交代,司令身後的狩崎博士、三位行動分隊隊長,以及我大哥也到場,陪同他接受監察局的問責。

    「麻煩若林優次郎司令,解釋一下最近發生在你們天空基地的事,連同桑姆爾的事也是。」

    「明白。」

    面對數位監察員,以及土光局長,若林司令心情很平靜地……如實上報。

    「根據報告,昨晚不僅是被放置在狩崎的實驗室裏的Demons驅動器,以及數個罪惡印章,就連我方菲尼克斯長期以來,秘密保管的惡魔始祖基夫的印章,也被人從中央情報倉内偷走了,而偷竊者還將昨晚實驗室和情報倉的出入記錄也一并刪除,導致我們無法推測偷竊的時間點,不過可以推測出是在凌晨時段行竊的,而且如果不是外部入侵,那就是有人監守自盜;

    看守所方面,我們行動分隊已經派人去跟進消息,據最新消息稱,早晨的時候桑姆爾假裝病發,好引起看守員的注意,再出其不意地擺脫羈押,逃離之際還召喚惡魔兵以便掩護自己逃脫,據悉已有20多名看守員重傷,其中五人情報危殆,另外九人宣告不治,幾乎傷亡慘重;不僅如此,還有名被羈押者趁亂逃走了,而且那還是犯下重罪且等待判決的嫌犯,目前警視廳已加大警力搜捕他們,現基本上整間看守所的運作幾近癱瘓,部分尚安全的被羈押者已被移交到別處。

    至於桑姆爾逃獄的動機……我個人認爲,有可能與先前亡命眾信徒——秋元睦被殺害一事、以及隔天他對天空基地發動正面襲擊有關,甚至有情報說,已經有許多亡命眾的信徒投靠桑姆爾,還不惜擴張武裝力量,準備與任何敵對方對著幹。目前我們可以確認的是,現在亡命眾已分裂成兩大派系,分別是以桑姆爾爲首的激進派,以及以阿奎萊拉爲首的狂熱派,狂熱派那邊暫時沒出現内訌的情況,反倒是激進派現在活躍的目的暫時還不明朗,不過從連基夫的印章和Demons驅動器也被偷走來看,不排除這兩件事是桑姆爾策劃好的,所以這絕對不是偶然發生的。」

    這是最近行動分隊和亡命眾之間的現況,只是沒有想到,偷竊印章、桑姆爾逃獄,以及他背叛亡命眾,都是同時發生的,我想彼此之間都沒有感受到事情的前兆吧。

    「意思就是你們天空基地裏面有人跟亡命眾勾結?而且還是跟激進派?這你們居然會不知道?」

    「偷竊印章一事,其實我們已經進行了内部調查,我們還從第4行動分隊裏面揪出了肇事者,證實是第4行動分隊隊長岸田賢剛,並且從中找出了偷竊印章的證據,但他堅決否認有做過此事,所以爲了查明事情真相,我們已暫時將他羈押了,方便找時間再來盤問。」

    「但是……同時發生這兩起嚴重的事,難道你們就沒有料到桑姆爾會突然間像顆核彈一樣,把我們菲尼克斯和亡命眾給炸成灰嗎?

    「這一點我自然沒有話説,雖然身爲天空基地司令兼行動分隊指揮官,我會負起全責,但絕不會做出辭職走人這種逃避的行爲,畢竟現在第0行動分隊隊長門田廣見又生死未卜,再加上第2行動分隊隊長門田美咲又突然閙失蹤,目前能夠應對亡命眾接下來的威脅的戰力,除了四支駐扎分隊,就只剩下我身後的下屬們了,當然也包括及時補充人數的行動分隊。但現在最棘手,也最讓我們擔心的,是如果Demons驅動器這個尚存在不確定性的道具,或者是基夫的印章,再或者是這兩個東西落在桑姆爾手上,真不知道他還會做出什麽事情出來。」

    「例如兩個派系之間真的會爲了基夫的印章而大打出手?」

    「不排除是這樣。」

    確實,以桑姆爾一貫的作風,以及他對亡命眾的看法,大概能夠推斷他雖然是很信奉亡命眾,也極度崇拜基夫這個惡魔始祖,但他并不信任,也不認同阿奎萊拉一派,所以他情願自成一派,也不要與他所謂的那群瘋子同流合污。

    「消滅惡魔兵和惡魔獸那還好,可是惡魔人呢?接下來不排除還會出現第二個、第三個惡魔人,甚至可能會有更多,到時候就不只是光靠消滅惡魔獸這麽簡單而已了。」

    「我明白監察局的各位的擔憂,不過諸位可以放心,我們最近也從遺傳因子研究所那裏得知了「Revice系統能夠破除惡魔人的契約力量」的實驗結果,并且在桑姆爾身上將其坐實了,同時狩崎已研發了一段時間的新型腰帶,也將會在近期派上用場,不過要是比惡魔人更强的敵人出現在我們面前的話,事情就不好説了。」

    菲尼克斯遺傳因子研究所近日的成果,其實或多或少影響到行動分隊之後的作戰部署,土光局長不是沒有看在眼裏……

    「從若林司令開始上位,到你同時兼任中央駐屯地司令,以及駐扎分隊指揮官之後開始,你們整個分隊部門監視著溪谷區的一切動靜,也是辛苦你們了,我當然明白,并不是你們不夠爭氣,只怪敵人太狡猾,連手段也捉摸不定,才會導致我們菲尼克斯根本無從預防。」

    「我明白,畢竟我們現在能做的也只有見招拆招,儘最大可能避免重蹈覆轍。」

    挂在墻上的時鐘,秒針不停地跑,快要接近中午了。

    「那麽……我們會根據你們最近的表現做出評估,然後上報給梅原長官的,至於懲戒的部分,我們會暫時擱置掉,以不追究你們的失職,你們先下去吧。」

    「遵命。」

    天空基地的幾位代表走出監察局的時候,其中桶谷分隊長和龍彥先生還不時聊起亡命眾的現況,而且他們倆臉上浮現出的是喜憂參半的表情。

    「真沒想到亡命眾這種齊心崇拜惡魔的邪教組織,也會有起内訌的時候。」

    「不奇怪啊,他們以爲自己對基夫這個惡魔始祖有所瞭解了就狂妄自大,認爲自己從中悟出點道理,然後籠絡了許多信仰者,並自成一派,這跟基督教分裂成那麽多派系是一樣的道理來的。」

    剛剛龍彥先生對桶谷分隊長這麽説的,不過也很難得,他居然會把亡命眾這種惡魔崇拜組織,代入一般的宗教裏頭,并且從中設想,同時他腦海裏也產生了一些可能會發生的事:

    「但不知道爲什麽,我只要一想到亡命眾那兩個派系會打起來就……會覺得很好笑。

    「怎麽好笑?」

    「就是桑姆爾有可能會殺死阿奎萊拉,然後自立爲王這樣。」

    「弑君?……他真敢?

    「這很難説啊,畢竟……我們就連他們以前經歷過什麽都一無所知,尤其是桑姆爾的過往,不然也許我們能夠站在他的立場去想了。」

    「田淵分隊長,您怎麽好像是在幫他説話似的?」桶谷分隊長越聽越這麽覺得

    「哦,就是……覺得事情不是我們表面上看到的……那麽簡單啊。

    而我大哥,之前他和拜斯,宿主與惡魔合二爲一,好不容易把桑姆爾捉拿歸案了,結果他卻成功逃獄了,面對至今爲止生死未卜的廣見哥,我大哥還能夠不自責嗎?我看他現在都快被氣得不能自己了。

    「好不容易抓到的人,居然讓他逃脫了!」

    拜斯見狀,爲了安慰大哥,便直接地說:「那不是更好,一輝?看他們自相殘殺,等到他們打到差不多要兩敗俱傷了,我們就坐收漁翁,多好?」

    「就是因爲他們會自相殘殺,更有可能會波及更多無辜的人,包括我的家人,所以我更加不能坐視不管!」

    大哥説的也是,就算是兩個派系,可都是亡命眾,一樣會繼續危害每一位市民,以及一整個的社會,不能置之不理,就連狩崎博士也很是認同。

    「You got that right, 一輝,比起阿奎萊拉一派,桑姆爾這顆不定時炸彈的危險指數已經上到最高點了,所以把全國也包括你住的地方的戒備狀態提高到三級去,而且……偷印章就算了,可是我Daddy留給我的Demons驅動器和基夫的印章,桑姆爾這家夥居然敢叫人把它們偷走,衝著這一點我絕不原諒!」

    天空基地内發生了這種不該發生的事,而且還是在狩崎博士身上,換做是我也會很火大的。

    「不過不解的是……廣見的妹妹現在到底在哪裏啊?她的下屬們都打不通她的電話。一輝你呢?

    「我的也是一樣打不通,連拜斯也追蹤不到她的位置。」

    「……我記得你是最後一個遇到她的人對吧?

    「對,還有三晴,當時她好像慢慢接受廣見先生已經……只是我不會接受就對了。

    我大哥不敢說,但狩崎博士卻感受得到……廣見哥已「死亡」的事實都已經擺在眼前了,換做是狩崎博士,他也會慢慢接受它的。

    ……回想起來,美咲突然間杳無音訊,當時我大哥從二哥那裏得知了消息,立即問我當天她的情況……可我一想到自己當天目睹美咲被亡命眾的信徒抓走的時候,正好被其中一名信徒拿刀子架住我,還威脅我不要説出去……

    「……怎麽辦?我該說還是不該說啊?……還是那個人只是在嚇唬我而已?不對……他可是亡命眾啊……」

    「就……」我那時候沒辦法了,只好隨口搪塞地說:「我有把東西還給她了。」

    「……就這樣?

    「對,就這樣。」我這麽説,相信大哥和拜斯應該不會看穿我的謊言吧……雖然是不得已的善意的謊言,而且拜斯作爲我大哥體内的惡魔,看穿我似乎是早晚的事。

    「好好的一個人,她到底是做麽會突然閙失蹤啊?」狩崎博士抓頭地為這件事煩惱。

    「是啊……我也開始搞不懂這到底是怎麽回事了。

    「……但不管怎樣,因爲她閙失蹤的關係,所以現在第2行動分隊隊長的位置,就暫時由平岡副分隊長來代替了。」

    明明擔任分隊隊長的要職,卻因故而被懸空,而要底下的副分隊長來接替他們的職務,這讓狩崎博士忍不住吐槽廣見哥兩兄妹各自的遭遇:

    「真是多事之秋啊。」

    不過,狩崎博士現在才注意到我二哥……的不尋常的事:「五十嵐,我發現你從進去監察局到現在,都沒説上一句話,are you OK? 」

    「哦,沒事,只是最近不懂做麽,全身沒力氣……

    我二哥不知道爲什麽,全身乏力,而且臉色又不是很好的樣子……

    「這樣吧,大二,你下班回家了就泡一身澡吧,會讓你身心舒暢哦。」

    「不用了,我晚上睡一覺就沒事了。」

    「可是你這樣子……

    「我都説不用了!」我二哥突然對大哥大聲回嘴。

    「各位。」

    這個時候,若林司令呼叫在場的各位,包括我的兩個哥哥,但原來他是來關心大家的:「你們……一定很不知所措吧?突然被叫去監察局問話,而且還是和身爲司令的我一起。

    「我還好啦,監察局本來就是調查菲尼克斯每一位成員的工作能力和表現,好做出評估,給予賞罰的嘛。」

    「重點是自己做了什麽,自己問心無愧就好,每個人都是這麽想的。」

    「這樣啊……

    聽到桶谷分隊長和龍彥先生都這麽説,若林司令卻一臉若有所思的表情……我二哥甚至還看在眼裏。

    「…………

    「好吧,你們大家就來我家澡堂光顧吧,泡一身澡了,就把所有煩惱都忘卻掉吧,然後恢復精神唄。」

    我大哥獻殷勤地邀請兩位分隊長前來我家的澡堂,可他們的反應……

    「再看吧。」

    「如果順路我一定光顧。」

    「那就一言爲定咯,到時我一定把我家的招牌浴場服務推薦給你。」

    「好了,大家都去做事吧。」

    「遵命。」包括我二哥,三位分隊長都立刻去做事了,而就連暫時接替美咲的職務的宗田先生也不例外。

    不過剛剛我二哥走出去時的狀況,還被若林司令看在眼裏,便隨口對狩崎問了問:「五十嵐他還好嗎?」

    「哪裏懂他做麽?他説他全身沒力氣的樣子,不懂是病了還是什麽。」

    「……他這種應該是陽氣不足。

    「那就是病了咯?」

    「……行,也算吧。」這句……總覺得若林司令指的是另一個意思。

- 未完待續 -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