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星間武曲 第六十章 不重要的審問(瑪爾塔篇)

鯊皇(MIL) | 2024-04-23 01:13:54 | 巴幣 4 | 人氣 476


地球曆117年9月30日,地球聯合國第十三星區瑪爾塔聯盟,001瑪爾塔星系,遺跡世界瑪爾塔,第十三號太空要塞。


    當機動艦隊和憲兵艦隊傳過星門來到瑪爾塔後,憲兵艦隊便要機動艦隊所有星艦停靠在第十三號太空要塞,該太空要塞是地球軍防禦瑪爾塔衛星軌道圈的重要防禦工事,它和另外十九座相同規格的太空要塞組成瑪爾塔防禦圈,確保任何來犯之敵入侵瑪爾塔時無法突破瑪爾塔的大氣層。

   要是有任何一座要塞被破壞,就等同守衛瑪爾塔的護盾破了一個大洞,因此每座太空要塞都配備一支機動艦隊協防,以強化瑪爾塔防禦圈。

   此時溫響的機動艦隊成員明白他們在要塞的射程內無處可逃,他們只能乖乖靠近第十三號要塞,並看著巴士底號將自家的艦長和指揮官送進第十三號要塞內,等待接下來的命運。


   巴士底號停靠在第十三號要塞的星艦停泊處後,溫響、韋瓦特、阿布西亞和伊馮娜率先被帶下船,其他人則是繼續留在巴士底號的拘留室。

   不過宇宙機動軍的憲兵押送溫響四人時,並未對這四人戴上手銬,同時憲兵雖然是兩人一組押送,但也並沒有抵住溫響等人的背部強迫前進,而是根據溫響自己的步調配合行走。

   對此溫響覺得非常不對勁,算上巴士底號的拘留室,感覺這群憲兵完全沒有要逮捕自己的意思,他們比較像是形式上拘捕,實際上是要帶他們見某個人。

   溫響剛想到這個可能,憲兵便帶他們到某個房間,該房間除了一張白色桌子、六張椅子和嵌在牆上的螢幕,就沒有其他的東西,牆壁和地板都是灰白色的色調,除此之外連監視器都沒有。

   溫響沒想到該要塞竟然有沒被監控的房間,仿佛就像是密室會談用的。

   此時憲兵請穩想他們就坐,溫響、韋瓦特他們也只好照做做在放四張椅子的那一側,溫響他們沒坐多久,他們眼前的大門打開,走近兩名穿著灰色和深藍色軍服的軍人。

   伊馮那通過掃描得知這兩人分別是十七星區防衛軍和宇宙機動軍的四星上將,而溫響看見十七星區防衛軍將領的印度人面孔,溫響便急忙要其他人起身敬禮。

   這時穿著灰色軍服的上將用溫和的語氣說道:「不用敬禮了!這不是正式的場合,只不過是將軍和軍官在審問室的偶遇而已。」

   十七星區防衛軍的上將說完後便和宇宙機動軍的將領坐在溫響的對面,溫響四人也在兩名上將軍就坐後緩緩的坐回椅子上,但現在溫響、韋瓦特、阿布西亞和伊馮娜都超緊張,因為他們眼前是兩名將軍級的人物,尤其是伊馮娜,她的眼神變得銳利,不時盯著宇宙機動軍的上將看。

   此時一名宇宙機動軍的憲兵端著六杯紅茶來到將軍身旁,謹慎地將紅茶杯放在兩名將軍和溫響四人的面前,兩名將軍隨即端起茶杯品嘗紅茶。

   十七星區防衛軍的上將一口喝完後說道:「我是巴雷利‧索達上將,十七星區防衛軍第十五星區防衛軍司令,雖然第十五星區已經淪陷,名義上你們依舊隸屬於我的管轄中。」

   此時巴雷利身旁的宇宙機動軍將領也品嘗完紅茶優雅地放下茶杯,說道:「而我是宇宙機動軍第七艦隊的司令約翰‧卡地夫上將,很高興認識你們。」

    對於兩名將軍的自我介紹,溫響想起身回應,但約翰一個手勢要溫響坐回去,然後一旁的巴雷利說道:「不需要那麼正式,我說過這只是在審問的偶遇而已,放平常心就好。」

    此時一名女性幻影兵解除隱身現行走到約翰旁邊,守衛門口的憲兵見此立即舉起槍枝對準幻影兵,但約翰示意他是自己人後便收回武器。

    而溫響、韋瓦特等人看見這名幻影兵則非常驚訝,因為她就是九野葵,之前還是溫響手下的幻影兵少校,但現在九野葵的身上幻影兵戰鬥裝的顏色灰色數位迷彩變成宇宙機動軍用的深藍色數位迷彩。

    現在九野葵拿出一個感應式隨身碟交給約翰,約翰收下後便啟動桌子隱藏的電腦功能並把感應式隨身碟放在桌上,接著拿出遙控器打開牆上的螢幕。

    此時牆上的螢幕開始顯現隨身碟有兩個資料夾,一個是人物情報,另一個是潘諾星的紀錄。

    約翰選擇人物情報的資料夾後,悠閒的語氣說道:「雖然我很想讓你們給自己做個自我介紹,但我更喜歡從側面得知的資料初步了解你們是什麼人,這算是我個人的一點癖好,那麼先從你開始。」

    打開檔案後,螢幕出現人物的投影片簡報,而第一個人是韋瓦特。

    「韋瓦特•托博爾斯克•門德列夫,祖籍羅斯聯邦,火星移民的第三代,標準的中產階級家庭,會入伍是因為看了很俗套的徵兵廣告而嚮往成為廣告中守護地球和宇宙的地球防衛軍。

    軍大學是念火星陸軍軍官學校,以全校第三名的成績畢業,後來就讀步兵學校時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而加入地球防衛軍的特別作戰部隊,服役三年後因優異的表現成為哥薩克特別作戰小隊的小隊長。

    在小隊長期間發揮出優良的陸戰指揮能力,並且在上司與下屬的名聲極好,可惜四年前因為一場失敗的火星任務被地球防衛軍發配邊疆憤而辭職。

    來到阿夫曼星後報告警察學校最終成為阿夫曼星葛裡堡的交通警察,但因之前的從軍經歷而被當地國民警備隊編為國民兵士官。

    作為國民兵士官,你同樣與上司和下屬的關係融洽,葛里堡裡的校級軍官都知道你的存在,並在一年前神之民入侵阿夫曼星的防禦戰爭幫助上司快速集結國民兵擊退神之民對葛里堡的陸上入侵。

    最後在地球格蘭戰爭爆發時成為十七星區防衛軍的正規軍軍官,從九野中校的評價來看你可說是陸戰方面的專家,看來又是一個被地球防衛軍耽誤的人才。」

    約翰簡評完韋瓦特的經歷後,原本個性沉穩的韋瓦特也不禁擺出苦臉,他沒想到自己的底細已經被摸出這麼多,韋瓦特明白到這名宇宙機動軍的上將絕非等閒之輩。

    而約翰則是按下遙控器,人物資料切換到阿布西亞的並繼續說道:「阿布西亞•利普斯德拉,瑪爾塔人,出生在瑪爾塔的地下城市下伊坤斯城,在伊坤斯生活十年的中世紀生活後因為瑪爾塔聯盟的發現而與世界接軌,接受正規的現代教育。

    做為童年生活在地下世界的居民,你展現出對外面世界的強烈好奇,高中甚至是在地球留學。

    根據九野中校的資料,你是因為不想被老家的政治婚姻束縛而在高中畢業後從軍,這我能理解,畢竟我也討厭政治婚姻,總之你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就讀大日本國的種子島宇宙軍軍官學校,後來因為祖籍在瑪爾塔而成為十七星區防衛軍的一員,服役三年後成為地中海級護衛艦普希格號艦長。

    做為艦長,你在一年前的神之民入侵阿夫曼共和國的入侵中在007星系擊沉三艘神之民的宇宙護衛艦,地球格蘭戰爭中,在阿夫曼星擊沉格蘭軍一艘航空巡洋艦和兩艘驅逐艦,潘諾星上則是幫助友軍癱瘓格蘭軍的旗艦,還是戰艦等級的,這還沒算上在阿夫曼星和潘諾星掩護隊友的英勇行徑,巴雷利,有這麼豐碩的戰果怎麼還不給普希格號的船員頒個勳章。」

    「一個月前就在準備了,不過第十五星區防衛軍這個軍區編制都快要暫時取消編制,所以勳章的是去問第十三星區,我相信瑪爾塔三軍閥很樂意大肆宣導。」巴雷利上將一副事不關己的回答。

    而約翰擺出就這樣吧!的表情後,繼續下一個人的人物資料,而這次是溫響。

    「寒溫響,地球人,出生於地球聯合國的直轄市香港自由市,做為地球聯合國直接控制的數十座自由市中,香港自由市常被第零星區外的人說最像百年前對賽博龐克想像的都市,雖然地球上有些會員國也開始有這個傾向就是了!

    總之根據資料,你原本出生在小康家庭,但因為父親的公司被當地的大財閥鬥倒,父母離婚時是跟著父親。

    由於香港自由市因為大財閥把控香港的財富,愚民太多平時漠視政治,選舉時就瞎投票,導致香港的底層生活非常困苦,實體的公立學校都變成最便宜的網路教學。

    而妳為了幫父親排憂解難,在別人念國中、高中的時候就從是灰色地帶的底層工作,也難怪九野的資料上常提到你是個無政府、反體制主義者。」約翰將資料滑到下一頁,讓在場的人們都看見溫響高中時期的照片。

    從照片的呈現來看,那時的溫響留著一頭黑中帶藍的不對稱短切髮,眼睛周圍塗著濃厚的眼妝,穿著身深黑色運動內衣褲配黑色外套的穿搭,耳朵還帶著耳環和耳機,手背上還有刺青,基本上就是一副賽博風格不良少女的樣子,和現在不秀軍階就像清純女秘書的造型成鮮明對比。

    看到溫響不良少女時的模樣,阿布西亞一臉吃驚,他沒想到溫響有這麼不良一面,伊馮娜也是很吃驚,然後內心的某個開關打開瘋狂用身上的相機功能拍照,溫響看了則是摀著臉不想面對昔日的黑歷史。

    而韋瓦特因為在與溫響還是男女朋友時,溫響就展示過她還是不良少女時的相片,所以韋瓦特早就知道溫響不為人知的一面,因此韋瓦特現在則是一臉被發現了的無言表情。

    約翰看了溫響的照片化沒說什麼繼續看下面的資料說道:「做為非法組織的棋子,你用你的開鎖技能偷竊許多人的財產和個人資料,直到你偷取市議員張信的銀行密碼時被發現。

    不過張議員選擇原諒你,加上你未成年所以被抓後很快就從拘留所放出來,後來你就被父親叫去幫張議員競選市長。

    從九野和我的觀察,張信是個有心為民服務的政治人物,並且樂於感化你這種走入歧途的人,就結果來看他至少培養出一個能領導人們的存在。

    後來張信的市長選舉失利,財閥開始打壓張信的支持者,你家的生活狀況變得更惡劣,最終在張信的建議下,你選擇從軍,就讀中華聯省台灣特區的鳳山宇宙軍軍官學校,不過我對所學校唯一的印象是新訓還在教刺槍術。

    總之寒溫響你在軍官學校是以全校第一名成績畢業,但你反而成為運輸機駕駛員,並加入韋瓦特的特別作戰小隊,在火星任務後被發配到偏遠地區的雷達站幹了三年沒出路的業務,後來十七星區防衛軍想從地球防衛軍拉人時,被選中成為前者的一員,然後接下來的事情我就不說了,我之前已經知道了!

    說真的寒上校你的經歷挺精彩的,從社會底層變成軍隊的指揮官,都可以出書了!」

    (真是多謝你的評價阿!順便把我的黑歷史都說出來!)溫響很想對約翰嘲諷,但他是上將,所以溫響只能在心中怒罵,並擺出不滿的表情。

    約翰從溫響的表情明白溫響對於自己的底細都被摸清而不高興,但約翰不管溫響的情緒繼續說道:「接下來是伊馮娜‧塔普法,其實應該不用特別說什麼,畢竟一年前你還是我的部下。」

    約翰這麼一說,伊馮娜的機械臉留下冷汗,而溫響和韋瓦特此時才知道原來當年開除伊馮娜的宇宙機動軍中將就是這位約翰‧卡地夫。

    約翰從溫響和韋瓦特的表情轉變明白它們在想什麼,於是回答:「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麼,不過在討論伊馮娜的記憶是否是真的前,你們現在有個大麻煩。」

    約翰說到這,巴雷利接過韋瓦特手中的遙控器將人物資料切換到潘諾星的紀錄。

    巴雷利隨便挑個影片打開來看,然後還不時跳到各個影片節點,但溫響等人明白這就是伊馮娜視角中的潘諾星戰役,與格蘭軍的戰鬥、灰軍的出現到與格蘭軍聯手的事宜全都一覽無遺的呈現在房間內的所有人,更重要的是巴雷利和約翰這兩名上將都知道這件事了!

    巴雷利看完幾個重要的部分後,對溫響等人說道:「雖然我從約翰事先知道個大概,但沒想到內容這麼勁爆,不過這些事情反而還好,畢竟是緊急狀況所以你們私下與敵軍聯手一事我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這個事情就很嚴重了!」

    巴雷利切到一個聲音檔,這個聲音檔清楚記錄在溫響他們巴塞麗莎號時溫響跟韋瓦特的悄悄話,上面說著溫響私自解除核彈鑰匙的其他權限。

    聽到這則訊息伊馮娜羞愧地低下頭,當時他很好奇溫響他們再說什麼於是把聲音的靈敏度調到最大,沒想到這個反而成為溫響犯罪的證據。

    此時約翰用安慰的語氣說道:「塔普法上士,雖然你成為義體人,但你的危機意識還是需要加強,但事情已經發生了!那就說接下來的事情。」

    約翰咳了一下清嗓喉嚨,用嚴肅的語氣對溫響繼續說道:「總之基於這個錄音檔,要是地球防衛軍知道了你鐵定會以竊取軍方資產的罪名被起訴,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我想不需要我多說。

    但對我來說,我實在不是很想讓地球防衛軍稱心如意,更不想讓如此寶貴的人才就這樣被埋沒。」

    約翰這麼說,讓溫響察覺約翰是打算談條件,而且還是有把柄的那種,於是溫響擺出沉穩的語氣問道:「那麼將軍你想怎麼做?」

    「看來你還挺機警的,我喜歡,那我就直說了!其實我和巴雷利都不打算逮捕你們,也不打算在這裡審問你們,但總得走個形式,不然地球防衛軍絕對不會善罷干休,尤其是你們用了地球防衛軍的核彈但還能活下來這點,原委我都從九野中校那知道了!」

    「所以?」

    「所以我希望你們加入宇宙機動軍,我的艦隊正缺你們這種人,只要你們四人都加入,那麼剛剛看見的影片將不復存在,要是你們拒絕,我想你們明白。」約翰說完後開始品嘗憲兵倒好的新紅茶。

    而聽了約翰的提議後,溫響問道:「那麼我的其他部下會怎樣?」

    「原則上他們會暫時成為瑪爾塔的駐防軍,直到新的任務下來,當然他們要跟著你轉到宇宙機動軍也是可以。」巴雷利詳細的解說。

    此時約翰也喝完紅茶,對溫響等人說道:「如果你們還不想回答也行,我能給你們一點思考時間,畢竟這可是你們人生的轉捩點,你們都不回答我就當作你們還在考慮。」

    「……」約翰這麼說後,溫響等人都很有默契的保持沉默,現在信息量太多,溫響他們需要一些時間消化和思考下一步行動。

     約翰見此對巴雷利點頭,於是巴雷利最後說道:「那麼這次不重要的審問或稱作面談就到此為止,希望你們能做出明智的選擇。

    是說要給你們思考時間,考慮到你們應該很久沒放假加上在潘諾星打完硬仗,所以我給你們機動艦隊四天的休假,休假完後我和約翰要聽到你們的答覆。」
    



作者:接下來將透過休假章節深化主要角色的關係以及瑪爾塔的背景。

創作回應

響爺
刺槍術笑死
2024-04-30 12:01:47
響爺
是說轉淚點(X)轉捩點(O)
2024-04-30 12:02:49
鯊皇(MIL)
改了
2024-04-30 12:06:1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