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戰錘40K - 漫漫長夜

作者:天天貓耳的撫慰娘│2015-09-06 01:56:08│贊助:68│人氣:1043
  混沌,禁忌的話語。



  在帝國眼中,混沌就是永恆大敵。

  在修士眼中,混沌就是心靈負擔。

  在戰士眼中,混沌就是墮落走狗。

  在平民眼中,混沌就是無知愚昧。



  然而,在我們,這群失敗者眼中,無上的混沌大能,就是唯一的機會,和僅存的救贖。

  我們別無選擇,我們早已失去一切,我們的命運早已被攪弄,生命早已被威脅,我們只好奉上我們僅存的一切,靈魂。


  但,我們落入混沌的漩渦中時,才驚覺我們已經一無所有。



                                                                                       無上叛亂者號,卡特艦長所言。


--
  煩悶。

  他又做夢了。

  這次做的夢讓他十分...糾結,他夢到以前在帝國服役時擔任艦長的時候,駕駛著人類科技的完美結晶在無窮無盡的黑暗和繁星點綴的夜空中航行。

  接著,一陣炫目的閃光,永恆的大敵從漩渦中心竄出,他和其他船艦立刻將矛頭轉向亞空間的缺口,毫無畏懼的朝敵人直撲而去。

  戰況完全失衡的向一面倒去。

  這不是一場平等的戰鬥,這是一場屠殺,成千上萬的砲艇和異教徒衝上他們的船隻,惡魔用巨斧砍碎他們的炮台,用利爪刺穿堅硬的船艙。

  3比7,這數字可不怎麼好看。

  在戰局的最後,他做出崇高的舉動,將殘破的船隻導引敵人陣行的正中間,他打算用憤怒機魂的怒吼來個同歸於盡的大爆炸,為帝國的千萬子民爭取寶貴的時間。



  而他總是在這裡夢醒,因為他很清楚這是夢。



  事實就是,永恆大敵出現的當下,無線電的彼端傳來死板的機械聲,不停地重複某個指令,「加入我們的行列,或者死在我們的手下。」

  他沒多加思考,他看向整個艦橋的船員,所有船員都放下手邊的工作轉頭看向艦長,所有人眼神中的孤單和混亂讓他陷入困惑之中。

  接著,他緩緩地說出指令,一個讓他徹底拋棄一切的語句。

  「我們,同意。」

  他們的純潔就消失在惡魔的狂笑聲中,消失在漆黑的繁星之間,他們已經不能回頭了。


  「痾...該死,又做夢了。」

  他睜開雙眼,略作裝飾的天花板和從不停歇的機械運轉聲讓他心情平靜,他坐起身子,走下床,好好熟悉四肢的活動感後才跨出第一步。

  他忘了他多久沒睡,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好像是...三小時吧?還是三十三小時?

  應該是前者,他的第一步很扎實地踏在地上,但劇烈的頭痛提醒他嚴重睡眠不足的事實,這也沒辦法,瞬息萬變的戰場上能睡覺就算是莫大的特權了。

  卡特.弗烈德,他的名字,他得不時提醒自己,因為這算是唯一掌握在他手中的東西,其餘的一切都在渾沌大能的掌握之中,命運、生命、靈魂...一切的一切都被奪走。

  他只能按照別人的劇本像個魁儡,但至少他還算是個有價值的魁儡。

  卡特在房間內踱了幾步,靴子的踏地聲被地板上骯髒的地毯吸收,等到確定自己恢復意識後他才走向房門。

  他不自覺動了動右手,轉動肩膀的時候發出了骨頭撞擊的喀喀聲,還有金屬移動的摩擦聲,接著活動右手的機械爪,他在一場對付跳幫的愚蠢邪教徒時失去了右手掌,取而代之的是人工義肢,在亞空間生活的這段期間內他義肢上頭的機械管線更緊密的和血肉結合,義肢也變得更加具殺傷力。

  他曾經用這爪子徒手將某個可悲士兵的胸腔刺穿,然後在胸口內翻攪,接著轉個手將心臟直接拔出,他感覺這義肢已經成為他身體的一部分,感謝亞空間的奧妙,甚至比原本的血肉還要更好。

  卡特推開房門,映入眼簾的是一條由光滑的走廊,牆面上用黃銅刻出的巴洛克式圖騰稍作點綴,還有房門外的兩名衛兵。

  應該說,兩個半獸人。

  這群半獸人大約有近百人,從某個靠近渾沌之眼的星球上名為卡煞夏的部落找到的,他們登陸想找些奴隸時意外找到這群戰士,無比的忠誠和半獸人的血統就足以讓牠們取代弱小的人類奴隸。

  兩名半獸人勉強將手抬至頭部做出敬禮的動作,有著羊頭的半獸人先發言「我主,一切正常。」接著甩了甩頭和頭頂的羊角,甩動的時候下巴貌似鬍鬚的毛髮隨之擺動。

  牠對面頂著牛頭的半獸人點頭附和,頭上的牛角像樹枝般向外插去,尖端用金子做飾,牠
先是用鼻子嗅了幾下,然後用更為渾厚的聲音說「沒有異狀。」

  牠們倆拿著雷射槍,從某個帝國軍械庫或是帝國士兵手中搶來的武器,上頭的帝國鷹徽早已被磨平,墨綠色的槍身也被漆上紅色,彈夾被改裝成彈鼓形式的好確保更多的輸出和彈藥量,刺刀上頭沾染的血跡能看出比起遠距離交火近身戰鬥牠們更為擅長。

  半獸人在恐懼之眼中一直都比人類奴隸來的有價值。

  牠們很強悍,但牠們數量還是難以補充,半人半獸的混合體不多,一般退化成野獸般的就算當成消耗品戰力也是十分驚人,而能正常思考和聽從指令的就更寶貴了,他們很幸運這批半獸人十分聰明,至少相較於其他同族,牠們聽得懂人話,於是他將牠們指派為艦橋的衛兵和他的專屬衛隊。

  「跟我走。」

  兩名衛兵恭敬的點頭,跟在艦長後頭一同走向艦橋。

  上層甲板的走道明顯乾淨和....有格調許多,隨處可見的花紋和裝飾像藤蔓佈滿整個牆面,特別是他的寢室通往艦橋的這條路上,奢華程度實在過於超過,相較於上層的高貴,下層甲板則是擠滿了奴隸和廢物,環境髒亂不堪,正好是瘟疫和傳染病的絕佳溫床,導致他們每隔一段時間就得補充船員。

  但在渾沌的領域中生活這種混亂和苦悶充斥著整艘船,無論何時都能看見骨瘦如柴的人類在走道上徘迴,或是啃蝕著倒在地上的屍首,昔日的榮華富貴早已消散雲煙,唯一不變的是他們還是得補充船員,只是用比較強硬的手段。

  艦橋的氣密門刷的一聲向兩側滑開,所有船員停下手邊的動作看向門口,其中幾個比較機靈的已經準備好敬禮,等到主子走進艦橋,全部人用整齊劃一的聲音吼著「艦長好!」

  這算是滿足他小小虛榮心的唯一手段,至少這群奴隸挺識相的。

  等到問候的嗓音消失在船艙隔間和金屬運作聲中,船員們才回頭繼續埋首在眼前的控制台,卡特滿意的點點頭後走向艦橋正中央高聳的座位。

  他坐上座位,這可是艦橋中最高且最舒適的位置,艦長的寶座,高聳的王位讓他能俯視忙碌的艦橋,或是盯緊所有奴隸,他用右手的爪子在扶手上敲個幾下,尖銳的金屬碰撞聲令人煩躁,然後擺出不悅的表情。

  這不只是因為無境的黑暗,或者千篇一律的工作環境,還有不停死亡的奴隸船員以及危機四伏的恐懼之眼,而是他想起有個戰幫要上來和他們談判。



  他們應該是兩個小時前就該上來。



  對方是來自吞世者的一群瘋子,他們把斧頭和顱骨畫在自己的肩甲上,把敵人的脊髓披在身上,骸骨作為裝飾,而剛好他們又是群善於跳幫戰的瘋子,他們用那可悲的腦袋在兩小時內想出的戰術肯定令人難以恭維。

  二十七利牙戰幫,近期惡名昭彰的一群吞世者。

  上次他們和其他吞世者的互動不太好,因為後者一直急於將他的頭顱砍下,然後不停用空投艙和裝上推進器的石頭,類似隕石的人工垃圾,衝撞他們的側舷,最後甚至把整艘破船直接開過來想來個壯烈的白刃戰。

  當然,他可不笨,他算是整艘船上最聰明的人,在對方靠近前他們的側舷火炮就把吞世者破船船頭的銳角磨平,那群人雖然是白癡可還有點腦袋,他們丟下還在敵人船上的弟兄們背棄盟約落荒而逃。

  至於在船上那些拿著鏈鋸斧的士兵?他們的確是個麻煩,至少對於船艙底部和走道上頭的奴隸來說是如此,對於艦橋內的衛兵他們只是群紅色的可悲蟑螂在船上躲躲藏藏。

  那群蟑螂殺了他們兩千多名奴隸,比上次瘟疫的死亡數還要多幾百人,而且這是在他們衝向艦橋的十五分鐘內的殺敵數。

  他們花了兩個月才補足奴隸人數,要是眼前這群戰幫再玩一次這手段,他們得花上更多時間去處理人數不足的事。

  「我主。」他腳旁的奴隸說話,「偵蒐儀發現船艦,已確認是吞世者的砲艇。」

  「聯絡他們。」他粗曠的聲音充斥著死板和冷酷,「問他們是否還要進行談判,記住。」他的眼神忽然變得銳利,「禮貌點,別傷了和氣。」

  帶著軍官大盤帽的奴隸點點頭,繼續埋首在眼前的控制器內,他搖搖頭將視線投向整個艦橋的每個角落,這裡無時無刻都充斥著可悲和怨恨的氣息,現在被純粹的憤怒和煩惱所取代。

  正好反映著他的心境,這就是亞空間的奇妙。

  「卡特大人。」利牙和崩裂的巨嘴讓他連話都說不好,明明是有著羊的頭部卻配著狼的嘴巴,看來活像是來自地獄的可悲混合體,「我們...要去" 迎接 "他們嗎?」

  和他說話的是威寇茲,卡煞夏部落的首領,目前擔任親衛隊的隊長,是他同夥中身材最高大也最具智慧的半獸人。

  「不需要,我們在這裡等他們就行了。」他連看都沒看一眼,對這群野獸來說直視主子的雙眼是個不尊敬的冒犯,看著牠們只會讓牠們不自在,這算是某種野獸個性的傳承。

  「叫你的弟兄們去準備。」

  「啊,是的,遵命遵命。」威寇茲辛苦的眨眨眼後點頭,接著轉身走向站在一旁的其他半獸人。

  事實證明他沒看走眼,這群半獸人中最強悍的就屬威寇茲,巨猩般的身軀配上牛的腿部,為了保護相對瘦小的殘疾左手使牠走起路來永遠駝著背,粗壯右手中握著從克里格軍團奪來的重型雷射槍,身上披著不同士兵的殘破護甲,最顯眼的還是用來保護他殘疾左臂的護甲。

  一個Mk.VI動力護甲的肩甲,上頭畫著一個撕牙裂嘴的羊頭,還加裝了用骨頭磨成的裝飾品。

  這是牠爭取來的,讓所有登上這艘船面對牠的人知道牠有多強,牠殺了一個阿斯塔特修士,雖然是卑劣手段的謀殺,但在接下來的近身戰當中牠可是正大光明的用刀刃刺穿被爆彈槍打成碎片的陶瓷盔甲,用手將他的兩顆心臟挖出,威寇茲就這麼沐浴在敵人的鮮血和同伴的嘶吼聲中。

  「我主,他們要求登艦。」一旁擔任通訊官的人類上尉說道,他的心臟跳動的宛如軍樂隊的大鼓,看來他想起上次那群吞世者的惡夢,「他們要求我們立刻回應。」

  他按下扶手上的一排按鈕,亮綠色的偵蒐儀畫面立刻投射在他的眼前,這算是他唯一感謝那群該死帝國軍醫為他動手術的時刻,他觀察對方的陣型,三艘砲艇,人數大約在十五人上下,這種距離他可沒自信用側舷的炮台將他們擊落,派出戰機或砲艇去攔截也為時已晚。

  而且要是激怒他們-雖然激怒他們非常簡單,事實上他們隨時保持在憤怒的情況下,那損失肯定更為慘重。

  「那群瘋子可是最擅長跳幫戰的戰士,讓他們登艦,反正就算不讓他們上船他們也會自己撞上來。」

  上尉敬禮表示了解,眼前不停閃爍的警示燈提醒他有船隻靠近,這讓他的眼皮和臉頰不自覺抽動,他盯著畫面中的砲艇緩緩滑向自己的船艦,然後慢慢駛進機庫裏頭,等到砲艇的船尾消失在視線中他才放心,但立刻神經又開始緊繃。

  因為卡特看到有三十個披著血紅色盔甲的修士從砲艇走下來,這可比他預期的人數多上一倍,他可好久沒見過這麼多人的戰幫,隸屬吞世者的大型戰幫又更少了。

  那群星際戰士的盔甲上滿是修補的痕跡,還有充滿個人創意的裝飾:骸骨、尖刺,所有能在近身戰派上用場的東西他們都裝上去了,手中的鏈鋸斧鍊齒上頭還攪著碎肉,另手的爆彈槍則垂在一旁。

  這就是利牙戰幫,看起來和一般的吞世者相同:憤怒、無知,隨時想砍下別人的手臂或頭殼,老實說這次他們能安分地待在船艙五分鐘他就已經謝天謝地了。

  「我主,他們登艦了,正在往艦橋前進。」

  卡特發出不齒的哼聲,「至少他們現在很安分,所有人提高警覺,對方是擅長白刃戰的三十位阿斯塔特修士。」他看向一旁警戒中的威寇茲「部隊情況如何?」

  威寇茲咳個幾聲「啊...沒問題,我們都準備好了。」牠伸手敲了敲左肩的陶瓷鎧甲,發出清脆的響聲,「隨時準備交戰,我主。」

  過了一會,艦橋的氣密門開啟了。

  「卡特!」人都還沒走進來,憤怒的聲音已經穿過卡特的耳膜,煩悶感不自覺地讓他的牙齒上下打顫,「我要你好好解釋上次的事情。」

  沉重的步伐倍和動力盔甲的重量,還有星際戰士的壯碩體型,光是視覺上就給人極大的威脅和壓迫感,就像是一堵高聳的巨牆朝自己逼近,即便利牙戰幫的隊伍散漫不堪,但威嚇感還是壟罩在艦橋之中。

  不過卡特才不害怕,事實上他根本不屑一顧,他很清楚自己的價值和地位,要是他死了,別說其他軍團,光是吞世者的其他戰幫就會追殺他們自己的弟兄直到最後一槍一彈。

  「幹甚麼這麼兇。」

  卡特不屑地看向眼前的阿斯塔特修士,對方臉上的傷疤是三十位訪客中最多的,他的頭髮扎成一束後毫無整理的披在頭頂,手中近兩尺的鍊鋸斧靠在肩上,鍊鋸的空轉聲在艦橋內迴盪,握柄尾端的尖刺在地上磨擦,甚至在上頭留下了刮痕,卡特瞥見後不自覺皺起眉頭,「你可要搞清楚是在誰的船上。」

  「哈,一屆凡人也敢如此囂張。」話說至此,鍊鋸的運轉聲更為劇烈,像是反映著主人的情緒,「還記得上次的事嗎?你這渾蛋敢丟下我們自個落跑,現在還有種威脅我,你真以為你有多厲害?」

  卡特右手的機械爪慢慢收緊,嘴角旁的笑意瞬間消失,他用爪子做出握拳的動作,縮緊的金屬爪開始蹂躪座椅的扶手,扶手發出了刺耳的摩擦聲,他憤怒的眼神毫無畏懼的射向台下的星際戰士。

  「你還敢提起這件事,這和我們當初說好的完全不同,你可沒提到你那站在偽帝旁的走狗也會加入戰局,你也沒提到敵人會對我們的戰艦進行跳幫戰,你更沒說你的弟兄會為了一艘破船不惜撕破臉。」

  他起身走下王座,直接站到修士的眼前,惡狠狠的瞪著眼前憤怒的臉龐,「更不用說你的弟兄造成的傷害比起帝國的白痴還要嚴重,我沒跟你算帳就不錯了,你現在還有臉來找我討債,是不是你腦中的裝置把你電到腦子燒壞了?」

  「你這混帳,你搞清...」正當吞世者準備破口大罵,他的右手已經舉起鍊鋸斧揮向眼前大言不慚的凡人時,威寇茲早已舉起手中的雷射槍,槍身已經散發出亮紅色的光芒代表隨時可以開火,他身旁的其他半獸人也舉起武器,瞄準眼前準備傷害自己主子的訪客。

  也許他身上的陶鋼動力盔甲能擋下一發,但二十發近距離的高聚能雷射?沒人敢嘗試,更何況他身上的動力盔甲是勉強拼湊而成的,能不能擋下一發都還是個未知數。

  而且,船上最致命的武器還沒出籠,這讓吞世者遲疑了好一會。

  「你敢下手?你有種就舉起你的斧頭,我保證你和你的弟兄絕不能活著走出這艘船,就算能,你們的下半輩子只能活在逃命的恐懼當中。」

  卡特瞇起雙眼,改用奸詐的神情看向對方,他喜歡看著人們為了現實考量壓抑情緒的表情,特別是吞世者,他們得花上更多的力氣去控制自己的怒氣,還得確保自己在接下來兩分鐘內能說出話來。

  對方的臉部不停扭曲,強大的憤怒感和微小的理智正在腦袋內交戰,過了片刻後他鬆開斧頭的握柄,重新將斧頭靠在肩甲上,深吸兩口氣調整情緒後才開口說「你給我小心點,卡特,總有一天你會得到報應的。」

  看來是理智獲勝了,這值得大肆宣揚一番,他大概是卡特見過最有能耐的吞世者了。

  「當然,我們也沒必要把氣氛搞這麼僵。」卡特伸手示意威寇茲和其他半獸人放下武器,故意做出誇張的姿勢來化解尷尬,「我們也不是不無所獲,既然你們今天有這勇氣上船,就表示你們必定有事相求,說吧,卡里斯。」

  很顯然,卡里斯不喜歡有人直呼他的名諱,他發出不悅的低吼聲,微微張開的嘴角露出用黃銅雕琢的尖牙,他向旁吐了口唾液後說道「你知道黑色軍團?」

  當然,誰不知道?恐懼之眼中最有權有勢的軍團,也是群最混帳和最白癡的生意夥伴,他們的頭頭一天到晚想打倒帝國,不停發動聖戰,但最後還不是給人看笑話的失敗者。

  很多人看他們不爽,事實上,恐懼之眼中每個戰幫、戰團或軍團都看彼此不順眼,歷史的血淚比起眼前的大敵更有復仇的依據,最常指責他們的就是位高權重的戰帥輸掉泰拉之戰的蠢事。

  不過,這些卡特也不怎麼在乎,他原本在帝國內就不是個風雲人物,到了恐懼之眼內反而成了舉足輕重的艦長,現在的他可是名副其實的傭兵和海盜,他不在乎長久的仇恨,只在乎利益和誠信。

  「我當然知道,你真當我這幾年白混了是不是?跟他們扯上邊的事都是壞事,你最好說清楚,卡里斯。」

  卡里斯發出憤怒的吼聲,斧頭底部的尖刺簡直快刺穿地板,左手的爆彈槍開始搖晃,看的出來他很努力壓抑住將眼前不停刺探自己底線的凡人大卸八塊的慾望,可他最後還是忍住了,他勉強自己說出每個字句,「他們打算和鋼鐵戰士算個帳。」

  話說至此,卡特忍不住笑出聲來,據他所知黑色軍團那無上的領導者阿巴頓正在忙著和混沌大能打交道,同時領著恐懼之眼中的士兵朝帝國發動稱為黑暗聖戰的復仇記。

  如果他沒記錯,黑暗聖戰已經開始了第十二次還是第十三次,每次的結果都讓人更加確定阿巴頓是個渴望超越父親的可悲失敗者。

  「算帳,他們得和許多人算帳,也許哪天他們也會來找我討債,我為什麼要幫你。」

  卡魯斯深吸口氣,他仔細體會船艙內混濁的惡臭空氣,然後露出滿意的詭異笑容,「因為我也有筆帳得和他們算。」

  卡特發出了乍舌聲,接著搖頭露出失望的表情,「這個理由不夠吸引我,你得提出更有利的條件才能讓我和黑色軍團並肩而戰。」

  「如果我說那筆帳是上次在馬扎爾薩六號的呢?你有沒有興趣?」

  卡里斯喘口氣,他很快就發現這場談判他已經佔了上風,卡特也開始思考著眼前這吞世者的腦袋到底是真有其物還是虛晃一招,他不自覺活動機械爪的舉動顯示出他的焦慮、憤怒和興奮感,他可沒想到卡里斯會帶來這種情報。

  是啊,馬扎爾薩六號,那顆充滿生靈的美妙星球。

  原本他們和帝國艦隊打個五五波,在黑色軍團的艦隊加入後戰況立刻呈現一面倒,正當他們準備共同分配這座星球的資源時,地表上的部隊瞬間反叛,還有不少士兵跳到他船上,那群吞世者甚至以為是卡特背叛他們想也不想的撞進他們的船身內。

  冤有頭債有主,這下子知道是誰在搞鬼,鋼鐵戰士,那群自閉症患者。

  「如何,要不要加入我們?」卡里斯拔起幾乎和他等高的巨大鍊鋸斧,他輕鬆的單手將他扛在肩上,另手的爆彈槍他掛在腿上,接著用手指敲了敲胸前幾乎磨平的鷹徽,這動作表示誠意,這無疑是在諷刺鋼鐵戰士的叛賊行為,「我想你也很想報仇吧卡特,現在有個絕佳的機會,高里克昂的船艦已經準備好了,他們準備好伏擊鋼鐵戰士的船隻。」

  如果現在卡特手中有頂頭盔,那他的爪子肯定能直接將其壓成廢鐵,他思索一會後,等到壓抑復仇的情緒後才開口:「那你們要做甚麼,為什麼需要我的船艦?」

  「我們需要有人載我們過去,我們會直接登上他們的船艦從內而外狠狠蹂躪一番。」

  卡特點點頭表示認同,然後看向一旁等待已久的上尉,「立刻聯絡高里克昂的艦隊,我們立刻去和他們會合。」


--

這篇算是練習和試水溫的,最多三篇結束,不過我想下一篇就結局了 :P

原本和牧師討論出來的是吞世者要夥同黑色軍團搶奪魍道,但感覺故事拉太長除了寫的很累之外也怕大學太忙太懶而斷尾。


下篇時間如果下周五之前沒出來就得等到......兩個月後,有問題或BUG歡迎提出 :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5424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科幻|改編|戰鎚40K|戰鎚|破曉之戰

留言共 8 篇留言

通通都我老婆
為了皇帝!!!

09-06 07:41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偽帝去死 !!09-06 16:17
通通都我老婆
為了小蘿莉!!!

09-07 00:17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妳跑錯棚啦 !09-07 00:24
通通都我老婆
機械神教已投入泰坦進入戰場
目標 徹底消滅渾沌 一切都是為了大姐姐!!!

09-07 00:26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乾混沌也有大姊姊啊09-07 00:29
通通都我老婆
我的是玉女 你的是慾女 不一樣!!

09-07 00:31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慾女也不錯啊老實說 :D09-07 00:43
通通都我老婆
不 我比較喜歡純真一點 天真可愛一點的

09-07 00:45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我喜歡成熟的慾女,太年輕的不好 :P09-07 01:32
.50 BMG
吃我的雷射筆啦!!!

09-15 18:57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吃我的赫拉斯之爪啦 ( 戳09-15 19:12
.50 BMG
為了帝皇!!!

09-15 19:15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偽帝去死 !!!
等等,每次發戰鎚文下面留言都變這樣 :P09-15 19:18
.50 BMG
看ㄅ,帝皇帝魅力就是這麼大,從來都沒人喊過血神萬歲什麼的(摸臉

09-15 19:22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是啊,明明混沌的誘惑也很大的說 :P09-15 23:2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ggghalo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瘋子、傭兵... 後一篇:[達人專欄] 戰錘40K...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ageLuri小說同好
清水BL校園玄幻小說〈時空魅影〉「〔卷四〕第十八章.異數的月之少年 (4/8)」更新囉!歡迎入內點閱┌(^o^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