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690.真格

佐渡遼歌 | 2024-06-09 20:00:12 | 巴幣 248 | 人氣 750


  夏旖歌重重吁出一口氣,立刻伸手拽著李少鋒同樣蹲下,厲聲說:「鋒郎,立刻檢查精神狀態!」
 
  「我的精神狀態沒問題。既然無法突圍,那麼就沒有必要強行闖出去,只要打成持久戰就行了。」李少鋒喘息著說。
 
  夏旖歌思緒敏捷,很快就理解到策略,凝重地說:「你覺得慕容中隊長她們會因此過來嗎?真是胡來!那樣可沒有根據,反而是其他的蛇人戰士和沉眠者更有可能聚集過來,假設真的順利匯合,也會再度陷入必須再度突圍的絕境。」
 
  「如果她們位於底層、最深層,甚至不會注意到氣息衝突。」雷歐娜說。
 
  「夜晚難以行動,然而現在已經過了中午。羽兒她們會來找我們。」李少鋒肯定地說。
 
  「古墓的路線複雜,即使感知到真氣源也難以迅速抵達,而且就算她們過來了,還不是重蹈上次的覆轍!」雷歐娜繼續罵。
 
  「放心吧。」李少鋒說。
 
  「可惡!如果死在這裡絕對會去找老闆算帳!」雷歐娜咬牙說。
 
  「我會想辦法擋住,請妳們兩位盡可能恢復真氣和魔力吧。」李少鋒探頭確認情況,隨即就受到火球的集中轟炸,總算是戰線從兩條變成一條,壓力多少有些減輕,一邊揮刀破開火球一邊將旁邊桌椅拉過來,多少強化掩護物的強度。
 
  「大小姐,妳真要讓老闆這樣亂來?」雷歐娜再度問。
 
  「剛剛繼續僵持下去確實不太妙,需要重整旗鼓。如果有任一隻沉眠者離開門邊就是再度突圍的時機。」夏旖歌冷靜地說。
 
  「羽兒肯定會過來,到時候就沒問題了。」李少鋒再度說。
 
  「我會端視情況給出命令。鋒郎,麻煩你盡可能處理掉火球。」夏旖歌吩咐完就跪坐著調節氣息。雷歐娜見狀也不再多說。
 
  兩名沉眠者依然守在門口,持續製造火球試圖破壞桌椅的同時也嘲弄似的發出嘶嘯,呼喚其他蛇人。尖銳的「嘶嘶」聲響伴隨著氣息波動持續往外擴散,在古墓長廊縈繞不散。
 
  李少鋒暗忖只要有掩護,倒也能夠拖延許多時間,然而只要沉眠者近身,這種木製桌子難保被幾杖劈壞,要從門口衝到角落是眨眼之間的事情,始終保持警戒。
 
  緩慢卻悠長的戰鬥持續著。夏旖歌和雷歐娜盡可能恢復,兩名沉眠者則是持續用火球牽制。原本位於此處的食屍鬼屍體已經被火球波及得殘缺不全,表面焦黑脆化,發出刺鼻氣味。
 
  李少鋒見夏旖歌有好幾次都想要下令再度衝鋒,握住她的手微微搖頭才好不容易勸阻,然而雷歐娜已經快要按耐不住,難掩焦躁地持續握緊刀柄。
 
  緊接著,其中一名沉眠者突然扭頭,發出急促嘶嘯,側身蕩出魔力,然而數秒過後卻是頹然倒地。一個將白髮紮成馬尾的身影纏繞著淡金真氣,隨之衝入房內,站在中央瞬間掌握情況。
 
  李少鋒暗自鬆了一口氣,側身移動到雷歐娜身後,在她反應過來之前就對準腦側撼出柔勁,直接弄昏,順勢抱住她後開口喊:「羽兒,雷歐娜已經昏過去了,動真格沒關係。」
 
  夏羽迅速瞥了一眼站起身子的夏旖歌,淡金真氣高漲,閃衝到沉眠者面前。
 
  夏旖歌原本想要上前協助卻被李少鋒攔住,不解蹙眉後就專注凝視戰況。
 
  夏羽擅長密閉空間的室內戰,目前身處的狹窄房內可謂最佳場所,即使是單對多的混戰也不會落於下風,有友方在攻擊範圍內反而只會礙手礙腳。李少鋒對於這點還是很有信心,同樣旁觀。
 
  沉眠者的戰法如同至今為止見過的,立即催發漆黑魔力,迅速凝聚出大量火球與漩渦,創造出難以近身戰鬥的環境。
 
  方才靠著這兩個變化就讓慕容羊等人的攻勢近乎停滯,不過夏羽用著更加簡單粗暴的方式直接破解──任憑火球炸在身上,用著更厚的護體真氣擋住;護壁則是視若無物地作為落腳處,速度不減地閃衝逼近。
 
  眨眼過後,夏羽已經來到沉眠者面前。
 
  沉眠者來不及揮動法杖,單手在近距離轟出大量魔力。
 
  夏羽拔出鋼刀破開幾乎具有實體的魔力浪潮,接連施展落雨刀法對準要害劈出,然而刀刃都劈在魔力屏障上面,並未傷及沉眠者。
 
  激烈傾軋的數秒後,夏羽的攻勢不得不放緩,作勢後撤,不過才剛動作就立刻在半空中踏塵停剎,再度俯衝。
 
  沉眠者面對這招也措手不及,急忙用法杖格擋才免於被鋼刀斬斷長頸。
 
  「絲線?不對……瞬間凝聚出足以作為踏腳處的實體粒子嗎?然而那樣不僅僅是大量真氣,而且需要特殊變化才有辦法將真氣壓縮成實體吧……」夏旖歌喃喃自語著說。
 
  真是見識多廣,居然只看一眼就幾乎推測出事實了。李少鋒沒有回答,繼續看著夏羽踏塵折衝,保持猛烈攻勢。
 
  沉眠者不管做什麼都無法逼退夏羽,好不容易凝聚魔力聚集出的高密度火球也搶先被鋼刀劃破,四處溢散,在緊湊攻勢之下已經沒有餘力凝聚出魔力屏障,魔力膜也被砍得殘約不全,好幾處的鱗片都開始滲出鮮血。
 
  夏羽面無表情維持著近身的距離,持續給予傷害。
 
  面對火球就無視,一旦發現魔力在體外高度集中就搶先破開,面對護壁一旦無法當作落腳處就同樣揮刀打碎,有餘力的時候則是持續揮刀攻擊,不管砍在什麼部位都無所謂,消耗掉沉眠者的魔力。
 
  某種程度也是堪稱典範的戰鬥方式。
 
  這個時候,沉眠者昂首發出嘶吼,甩動蛇尾,末端頓時散出好幾道漆黑妖氣,化為浪潮噴湧而出,範圍幾乎包含整個房間。
 
  不僅僅是憑空燃起火球的「聚火」,居然也能夠使用「聚水」嗎?難道漆黑妖氣沒有所謂的屬性限制?李少鋒急忙散出一波真氣強行抵銷,側身抱緊雷歐娜以免她受到波及。
 
  沉眠者即使大量消耗魔力也要拉開距離,夏羽卻是用力踏地,讓地面衝出半弧形的護壁擋住妖氣洪水,接著直接挺著護壁繼續前進,甩手擲出銀針。
 
  沉眠者揮手在半空中即時製作出一塊魔力屏障,擋住銀針。
 
  下個瞬間,夏羽伸手一拉一抽,用著繫在銀針末端的真氣絲線拉回銀針,旋身用腳背踢出。
 
  銀針倏然劃出銳利軌跡,精準穿過魔力屏障的縫隙,刺入沉眠者的額頭。
 
  沉眠者一時之間依然沒有意識到受到了致命傷,繼續催發妖氣試圖與夏羽拉開距離,直到看見她不再進攻才遲疑地伸手碰觸額頭,張嘴說著斷斷續續的蛇人語,數秒後頹然倒下。
 
  漆黑妖氣倏然消散。
 
   「魔武雙修竟然能夠達到如此程度──」夏旖歌面無表情地沒有說完,凝重注視著沉眠者的屍體,似乎在回想方才夏羽的一舉一動。
 
  越是修為高深,越能夠理解夏羽的武藝有多麼驚世駭俗。李少鋒朗聲說:「羽兒,感謝妳有理解到我的意圖。」
 
  「嗯……」夏羽抽出銀針在奢華披肩抹了幾下,收回腰際,沒有理會夏旖歌,噠噠噠地跑到李少鋒身旁,關心詢問:「學長,沒有受傷吧?」
 
  「至少還活著。羊姊和悠真呢?」李少鋒問。
 
  「很快就會追過來了,我在過來的途中有順便清場。學長是故意採用這個辦法還是誤打誤撞?」夏羽問。
 
  「我知道妳聽得懂。雖然也有賭運氣的成分,幸好妳們也在中層。」李少鋒吁出一口氣說。閃光彈的強光一閃即逝,煙霧彈的煙霧也難以作為導引,不過沉眠者一直發出嘶嘯聯繫蛇人戰士,因此只要夏羽聽到,同樣會知道確切位置。
 
  「不久前才抵達密室的那個房間,原本想要待在那裡等你們。反過來利用沉眠者真是一個好點子,連我都沒有想過,回去之後會如實報告,讓千帆學姊好好誇獎學長。」夏羽用力抱住李少鋒,笑盈盈地說。
 
  「那樣還真是感謝。」李少鋒不禁勾起嘴角,輕撫著夏羽的頭髮。
 
  「學長沒事真是太好了。感知到學長真氣的瞬間也有考慮到衝過來的瞬間就要扛著你撤退的可能性,幸好沒有變成那樣。」夏羽低聲說。
 
  「完全就是把我當行李的思考邏輯能不能稍微改一下?」李少鋒苦笑著說。
 
  「那樣是最有效率的做法,而且學長的真氣很多,移動時也能夠順便散出護體真氣。」夏羽說。
 
  「等等!妳提議公主抱就是為了讓我在前面當肉盾嗎?」李少鋒訝然問。
 
  「如果沒有昏倒,幫忙散出真氣護體也無所謂吧。分工合作呀。」夏羽說。
 
  說是這麼說啦。李少鋒放棄爭辯,暗自祈禱著今後不會出現那種情況,偏頭看夏旖歌依然在蹙眉深思,不過尚未找到合適話題就注意到氣息波動。
 
  這個時候,慕容羊、樋口悠真匆匆現身,身上有不少苦戰痕跡。慕容羊的手臂有幾道傷口,樋口悠真的狩衣衣襬也彷彿被燒焦似的少去大半,然而都沒有嚴重外傷。他們快步靠近,難掩訝異望著倒在地板的沉眠者屍體。
 
  「雷歐娜怎麼了?」慕容羊緊張地問。
 
  「沒事,只是昏了過去。可能是魔力耗竭。」李少鋒隨口敷衍,轉而問:「你們和枋寮會的人分散了?」
 
  「是呀,離開那個房間就分散了,我們好不容易才找到返回底層的道路,但是途中遇到蛇人戰士的集團,少說也有二十隻,且戰且逃,卻是被誘導至大型陷阱的房間,幸好夏羽搶先看破,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那之後好不容易甩掉蛇人戰士集團,花費一天一夜才返回中層。」慕容羊苦笑著說。
 
  「你們居然在夜晚移動嗎?」夏旖歌蹙眉問。
 
  「沒有辦法中的辦法,多虧夏羽持續散出真氣,謹慎移動的情況之下勉強沒有觸發機關陷阱,只是也因此花費數倍時間。」慕容羊說。
 
  「不是分散,我們被甩掉應該更加貼切吧。」悠真不高興地說。
 
  「他們也引走了一隻沉眠者。」慕容羊說。
 
  「這裡是他們隊伍的庭院,各方面情報都比我們充足,不用擔心啦。」夏羽不甚在意地說。
 
  「話又說回來,真虧你們能夠殺死兩名沉眠者。」悠真低頭凝視著沉眠者的兩具屍體,感嘆著說。
 
  「不愧是旖歌學姊呀。」夏羽將功勞都推過去,假裝沒看見夏旖歌投來的目光,繼續說:「總之先移動到安全的場所吧。這裡是氣息衝突的中心,隨時有可能會遇到其他蛇人戰士或沉眠者。」
 
  「盡快移動吧。」悠真同意地說。
 
  夏旖歌沒有開口糾正,面無表情注視著夏羽幾眼,退到隊伍後方準備壓後。
 
 



創作回應

weiting忠實粉絲
這裡有點奇怪的地方就是手杖一擊就碎的木桌可以擋住多發火球 不過也有可能是用少鋒的真氣補強可以忽略掉
2024-06-10 10:22:25
佐渡遼歌

感謝抓蟲,這邊的敘述或許有些不足。
原本想要描寫的是經常在武俠作品裡面出現的厚重檀木桌,單純點火燒很難燒得起來,但是高手經常運勁一掌拍壞的那種XD
不過確實容易引起讀者誤會,我再看看怎麼修改比較好!!
2024-06-10 10:32:52
秦思
反正是超自然的場所,什麼都不稀奇(x
2024-06-10 21:39:09
佐渡遼歌

有些細節處還是要斟酌一下,以免出戲XDD
上面的部分也有稍微調整用詞遣字,改用「長桌」代替「桌子」,讀到時想像的堅硬程度應該會上升XDD
2024-06-10 22:50:08
毒奶大師
維洛妮卡幾歲來著?
2024-06-11 06:42:14
佐渡遼歌

這個目前並未提及
基本上並沒有到夏逸舟、秦國秧那個年代
而是慕容羊、楚久樘這種對於少鋒等人而言算是大哥哥、大姊姊的年紀XDD
2024-06-11 10:11:1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