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689.與生俱來的天賦

佐渡遼歌 | 2024-06-07 20:00:17 | 巴幣 1210 | 人氣 687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第二部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前往頂層與前往中層的壓力截然不同。即使大多是探索過的區域,四處移動的蛇人戰士與沉眠者依然是不確定因素,當初某些判斷有機關而搶先繞開的路線也會成為阻礙。
 
  在已知的安全路線當中決定前進方向,同時確保接敵時的空間與退路,準備好數項撤退備案,並且根據現場情況即時調整。隊長還真不是人幹的工作。李少鋒稍微想像就覺得頭開始痛了,默默專注警戒四周的任務。
 
  片刻,雷歐娜突然止步,舉起亞特坎彎刀指向前方。
 
  那是一名蛇人戰士的屍體,相當突兀地橫倒在長廊中央。鮮血尚未乾涸,映著照明水晶的光芒呈現異樣鮮紅。
 
  李少鋒一瞬間以為是夏羽她們殺的,喜出望外地想要上前查看,不過立即被夏旖歌伸手攔住。
 
  「左手和蛇尾末端都斷了,切面很乾淨,應該是誤觸陷阱。」夏旖歌說。
 
  「啊啊,抱歉……原來如此。」李少鋒稍微冷靜下來,望向落在稍遠處的斷肢。切面確實相當平整,鱗片與骨頭都被切平,但是目視範圍內並沒有看見任何金屬器械。
 
  「噴飛挺遠的。這條路曾經探索過,已經確認沒有機關吧?」雷歐娜問。
 
  「所以有著我們沒有發現的陷阱。從屍體位置判斷,應該是左面牆面會有利刃彈出,直接切斷手臂,那名蛇人戰士當場側身倒地。」夏旖歌思索著說。
 
  「那樣不會即死,地面應該會有拖曳與掙扎的痕跡才是。」雷歐娜說。
 
  「刀刃或許塗著劇毒。」夏旖歌說。
 
  「總之得繞路了。」李少鋒從貼身小包取出粉筆,在轉角牆面做出有陷阱的記號。
 
  「從方才右側的那條路線繞回去吧──」夏旖歌尚未說完就猛然轉身,大量散出真氣。
 
  李少鋒同樣感受到某種難以言喻的不祥預感,轉頭就看見一名沉眠者站在長廊盡頭,舉起法杖緩緩繞圈轉動,漆黑妖氣也持續蕩出。不曉得是偶然經過,還是刻意埋伏於此。
 
  「數十公尺的距離,要逃就趁現在。那條路已經走過幾次了,該賭或許不會觸發機關的機率。」雷歐娜低聲說。
 
  李少鋒立即散出感知真氣,專注於每項細節,感受著時間流逝彷彿變得緩慢的錯覺,徹底確認過周遭細節,重重吐出一口濁氣說:「應該是連動式的陷阱。屍體腳邊的地磚和更前方十公尺靠近牆邊的那塊,同時踩才會發動,陷阱本身看不出端倪,左側牆面確實有著能夠裝設機關的狹窄空間。」
 
  「為什麼看得出來……難道你的感知真氣連地形也有辦法分辨嗎?」夏旖歌訝然問。
 
  「從空氣散出去和從金屬、石塊散出去的感覺都不一樣啊。」李少鋒說。
 
  「若不是在這種場合,我一定會追根究柢地問個清楚。」夏旖歌嘆息著說。
 
  「其實平時很少這麼做,都將心思集中在真氣源、魔力源,畢竟不僅難以徹底掌握過於大量的情報,而且隨時有可能暈到吐出來。」李少鋒苦笑幾聲,凝視著遲遲沒有其他動作的沉眠者。
 
  「那麼老闆走前面?」雷歐娜問。
 
  「我那招是感知真氣,沒辦法在移動中持續施展。」李少鋒說。
 
  「妳前面,我們壓後以免沉眠者搶攻。」夏旖歌吩咐說。
 
  雷歐娜再度引魔於雙腿,搶先飛掠。夏旖歌、李少鋒各自護在兩側。
 
  夏旖歌三人一動,沉眠者也跟著移動。
 
  經過長廊,雷歐娜稍微放緩速度,微微側身踏地製造出護壁同時撞向兩個機關,想要觸發陷阱拖延時間。牆面縫隙頓時滑出巨大金屬刀刃,帶著人力難以達成的迅速與力道,轟然劈落。
 
  威力足以將猝不及防的蛇人戰士當場劈死,沉眠者卻是憑空凝聚出魔力屏障正面扛住,發出尖銳嘶嘯,速度不減地繼續追在後方。
 
  「可惡!」雷歐娜低罵一聲就迅速調整姿勢,再度回到隊伍前方。
 
  那隻沉眠者並沒有急著進攻,保持一定距離緊跟在後,不時發出嘶嘯。
 
  夏旖歌很快就判斷說:「他在呼喚同夥……加速甩掉,如果被包夾會很糟糕。」
 
  雷歐娜蹙眉看似想要反駁,不過咂嘴完就加快速度,飛掠穿過長廊。
 
  李少鋒見沉眠者也同樣加速,暗忖這裡距離密室不遠,然而只要途中有了任何停頓就會被纏住,專心致志地持續觀察前方,接著見到有塊地磚微微懸浮,低聲說:「前方有機關。門扉旁的地磚。」
 
  雷歐娜微調方向,從另外一側避開機關,接著等到殿後的夏旖歌通過,故技重施地再度製造護壁撞向地磚。
 
  緊接著,刺耳的鐘聲迅速傳遍長廊。
 
  「抱歉!我沒想到會是警鈴陷阱。」雷歐娜說。
 
  「只要脫離此處就沒問題。其他的蛇人戰士和沉眠者反而會聚集過來。」夏旖歌冷靜地說。
 
  李少鋒一瞬間想過轉身反殺的方案。三對一的情況之下有機會成功,然而那樣想必會耗費大量真氣,而且很有可能受傷,如果在進入密室之際又遇到其他沉眠者將難以處理,話又說回來,沉眠者一直在持續嘶嘯,雖然聽不懂蛇人語也知道是某種命令,如果附近的沉眠者與蛇人戰士搶先聚集在密室附近攔阻也是麻煩。
 
  這個時候,有三隻食屍鬼從前方門扉蹣跚步出,像是受到真氣吸引似的向己方靠近。李少鋒當下提速衝到隊伍最前方,準備用護體真氣強行撞出缺口,卻聽見夏旖歌清喊著「拐入房間」。
 
  李少鋒的速度一滯,不曉得為何夏旖歌要主動進入可能沒有其他出入口的房間。遲疑歸遲疑,李少鋒知道在此質疑隊長的吩咐沒有意義,側身用肩膀撞開一隻食屍鬼就直角折衝,闖入房內。
 
  房間約是二十公尺的正方形,頗為寬敞,還有一扇通往他處的門扉,角落擺放著數張桌椅和櫃子,看起來是某種休息室。此刻還有兩隻食屍鬼正跪在角落,不曉得正在吃食什麼。
 
  夏旖歌在閃入房內就猛然止剎,伏低身子斂氣站在門邊轉角。
 
  李少鋒立即會意,在斬首食屍鬼的時候刻意炸出大量真氣,藉此混淆沉眠者。雷歐娜同樣迅速放緩呼吸,雙手持著亞特坎彎刀,站在門前準備吸引沉眠者的注意力,讓夏旖歌更好偷襲。
 
  話雖如此,沉眠者卻是精準停在門口,橫揮法杖接連製造出數十顆火球,連同原本待在走廊的食屍鬼都一同炸入房內。雷歐娜首當其衝,打橫亞特坎彎刀護住顏面。
 
  李少鋒迅速解決掉兩隻食屍鬼,折衝回到雷歐娜身旁,散出一波真氣多少抵銷火球炸裂的妖氣,接著見到沉眠者依然站在門口,依照固定頻率揮動法杖,再度製造出數倍的火球。
 
  這個時候,雷歐娜從懷中取出一個發煙筒,往後扔去。
 
  伴隨著激烈迸裂的火花,大量煙霧在眨眼間充斥房內,甚至往外擴散到走廊。
 
  「趁現在快走!」李少鋒知道某些沉眠者聽得懂人類語言,刻意大喊,卻是斂氣騰挪到死角,同樣準備偷襲。
 
  沉眠者立即製造出數道護壁擋在面前,同時將火球全數炸入房內,然而仍舊沒有移動,等到煙霧散去又等待片刻就自行離開。
 
  夏旖歌謹慎側身,探頭確認完走廊情況才說:「確實離開了。比想像中還要謹慎,沒想到完全不肯踏入房內。」
 
  「或許是擔心我們有其他人埋伏吧。」雷歐娜說。
 
  「幸好沉眠者幾乎都是單獨行動,不會和蛇人戰士合作。」雷歐娜說。
 
  「他們之間應該也有階級差距。看起來沉眠者並不在意蛇人戰士的性命,甚至會拿他們當作肉盾與誘餌,而蛇人戰士也知道這點,主動遠離沉眠者。」夏旖歌思索著說。
 
  「上次不是說了沒有發煙筒嗎?」李少鋒轉頭問。
 
  「底牌當然要藏到最後,而且真講起來,參加會遇到蛇人的遊戲卻沒有準備能夠掩護的發煙筒、熱源誘餌,才真不曉得你們在想什麼。」雷歐娜搖頭說。
 
  「密閉空間使用煙霧遮蔽視覺並非上策,我方成員也會難以行動,不過這次確實幫大忙了……妳還有發煙筒嗎?」夏旖歌問。
 
  雷歐娜沉默地沒有立刻回答。李少鋒見狀,補充說:「旖歌小姐有辦法判斷講的話是否謊言。」
 
  「真是厲害,居然有『辨識謊言』、『心理學』一類的技能嗎?好啦好啦,身上還有兩個,然而必須留一個當作最終手段。」雷歐娜攤手說。
 
  「感謝說明。沒有演變成死鬥也非壞事,先在這裡等待片刻,接著就原路折返,準備前往密室。」夏旖歌吩咐說。
 
  「我去看著那邊。」雷歐娜說完就走向房間的另一個出入口。
 
  李少鋒走到夏旖歌身旁,緩和氣氛地問:「那個強化視覺、辨識謊言的技巧能夠教給他人嗎?」
 
  「這個是與生俱來的天賦,即使打算後天練習也沒有太大意義,而且要從何下手也是問題。如同雷歐娜所言,取得『謊言辨識』、『心理學』的技能書更有效率。」夏旖歌說。
 
  「那樣就得占掉一個欄位。」李少鋒說。
 
  「真講起來,你的感知真氣靈敏度也是相同道理,能夠察覺到微乎其微的真氣源已經很難得了,更是從來沒聽過連地形都能夠清楚分辨。」夏旖歌沒好氣地說。
 
  李少鋒怔住過後也恍然大悟。自己感知得到就是感知得到,要嘗試言語化表達出這份差異卻是難上加難,遑論教導他人,理解夏旖歌並非藏私的同時也忍不住好奇地問:「有其他這樣並非變化的特殊能力嗎?」
 
  「稱不上能力,每個人多少都有特別擅長的部份,持續鑽研自然會有所小成。像我就是擅長『感知』,因此有辦法注意到他人在說謊時的微弱徵兆,父親大人則是擅長『纏刃』,不只限於刀劍,只要是碰觸到的物品就行,劍鞘、袖擺或鞋尖都能夠順利纏刃,而且威力不亞於武器。」夏旖歌傲然說。
 
  「希望日後有機會見識。」李少鋒暗忖基礎七變就幾乎包含了各種層面,全能型應該反而是少數,每個人都朝向擅長的部份進行特化,自然會出現這樣的結果。
 
  「當然會有機會。」夏旖歌說。
 
  剛剛那句客套話似乎選擇錯誤,反而變成要前往蒼瓖城的意思。李少鋒暗自後悔,想著回去之後應該找個時間向樓月學姊認真學習這方面的用詞遣字,接著猛然注意到某種異狀,詫異轉頭。
 
  原本守在另一側出入口的雷歐娜立即後撤,低聲罵:「該死的!那隻又繞過回了!」
 
  夏旖歌爆出金煌真氣往前俯衝,想要在沉眠者進入房間前阻止,讓其待在魔法難以發揮威力的走廊,不過慢了一步。沉眠者用著肥大蛇尾,流暢滑入房間,發怒似的將法杖重重敲打在地板,漣漪似的大量蕩出漆黑妖氣。
 
  李少鋒立刻閃至夏旖歌身旁,低聲說「繼續逃吧,只要進去密室就行了」,然而剛講完就再度注意到異狀,轉頭看見另外那扇門也有一名沉眠者守著,頓時僵在原地。
 
  「剛剛居然是去找同夥嗎?」夏旖歌咬牙說。
 
  「大小姐,這樣可就很難辦了。」雷歐娜同樣退回,低聲說。
 
  兩隻沉眠者並沒有特別動作,分別守著兩個出入口,持續散出漆黑妖氣。
 
  不幸中的大幸是沒有第三隻沉眠者在場,因此維持著對峙的現況,只要想辦法突破一邊就能夠離開。李少鋒卻也知道那麼做的瞬間是破綻,後背大開,另一隻沉眠者想必會全力猛攻,當下說:「我想辦法撐住,請妳們兩位突圍。」
 
  「後面就交給你了。」夏旖歌將白銀長劍空揮斬落,當機立斷地衝向沉眠者,逼近攻擊範圍內的瞬間就散出黏勁,金煌雲霧成團繞住沉眠者的雙手與蛇尾,同時將白銀長劍迎胸貫去。簡潔、果斷且直取要害的一劍。
 
  沉眠者幾乎在瞬間就注意到金煌雲霧有異,沒有強行破除,揮落法杖擋住白銀長劍,同時讓漆黑漩渦當中衝出數道護壁攔阻在中央。
 
  夏旖歌倏地橫移,在護壁成形之前再度拉近距離,改刺為削,對準蛇人要害的長頸斬去。這個時候,雷歐娜也從後補上空缺,側身強行撞碎護壁,止剎扭腰,正面劈落亞特坎彎刀。
 
  兩招都是足以造成重創的大招,沉眠者用著魔力屏障硬接,接著在身邊製造出十多顆火球,胡亂炸出。夏旖歌和雷歐娜也只能各自撐住,沒有後退地繼續進攻。
 
  李少鋒卻是沒有餘力在意她們,將護體真氣提到最高,正面擋住另一名沉眠者持續轟來的火球,對於那些飛向夏旖歌和雷歐娜的火球就只能夠撼出真氣,試圖破壞掉結構降低威力。
 
  原本以為至少能夠讓後面那隻沉眠者離開出入口,一旦夏旖歌她們闖不過去還有機會調換方向,然而沉眠者站在門前動也不動,持續催發妖氣製造出無數火球轟炸。
 
  夏旖歌和雷歐娜在這段時間也數次進攻,卻都全部擋住,難以突破。
 
  不行!光憑目前的戰力衝不過去,而且處於被兩面夾擊的局面根本撐不久,光是火球爆散的妖氣就足夠淹死己方了。李少鋒心念電轉之下,意識到光是目前的氣息衝突就幾乎傳遍整個樓層,當下廣範圍散出感知真氣,卻是依然沒有捕捉到夏羽等人的真氣源。
 
  這個時候,一顆高度壓縮的火球幾乎貼著地板飛來,炸向李少鋒腳踝。李少鋒在最後關頭急忙打橫那徹亞斯,硬碰硬地擋住火球,然而逸散妖氣帶著足以灼燒血肉的熱度,四處溢散。
 
  「鋒郎?」夏旖歌擔憂地喊。
 
  「我沒事!注意閃光彈!」李少鋒用左手取出B3型閃光彈,拔開插銷,運氣壓住握片之後覷準一個空隙往前扔去。
 
  沉眠者並未硬接,任憑閃光彈扔到走廊。
 
  金屬撞擊聲響過後,閃光彈頓時炸出癱瘓視覺的強烈光芒。
 
  「退到房間角落!」李少鋒高喊。
 
  「忽然之間搞什麼?」雷歐娜旋身用亞特坎彎刀搶先破開一顆高度壓縮的火球,接著半伏低身子製造出數枚魔力屏障,減輕爆散妖氣。
 
  被閃光彈炸到的那名沉眠者發出不悅嘶嘯,卻是沒有受到實際影響,接連衝出三道護壁逼退夏旖歌。
 
  「這樣下去我方會先撐不住!旖歌小姐,退回房間角落!」李少鋒再度喊完又扔出一枚B3型閃光彈,率先後撤到擺放著桌椅的角落。
 
  夏旖歌和雷歐娜隨後跟上。兩名沉眠者並沒有深追,繼續守在門口。
 
  情況再度恢復成互相對峙的局面。
 
  話雖如此,兩名沉眠者依然持續將妖氣凝聚成火球,不停歇地炸來。李少鋒立即將一張長桌翻起來打橫,勉強作為掩護。夏旖歌和雷歐娜的消耗甚鉅,各自蹲在後方急促喘息。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