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691.我有地圖喔

佐渡遼歌 | 2024-06-12 20:00:22 | 巴幣 1198 | 人氣 741


  片刻,慕容羊等人找到一間兩側皆有百公尺長廊的寬敞房間,即使是漆黑妖氣的沉眠者也無法無聲接近,決定在此稍作休息。
 
  慕容羊、夏旖歌簡潔交換分別後的情報,樋口悠真也在旁補充。
 
  李少鋒卻是得負責叫醒雷歐娜,將她平放在地板,深呼吸做著準備。夏羽也保險起見地待在旁邊。
 
  雷歐娜是被氣息撼昏的,並沒有受到其他外力、變化影響,隨時都有可能自行轉醒。李少鋒輕搖著她的肩膀,稍微散出真氣刺激,雷歐娜很快就發出悶哼。
 
  緊接著,雷歐娜在睜開眼的瞬間就炸出大量魔力,護住全身要害的同時抽身拉開距離,貼牆而立,即使尚未搞清楚情況也迅速做出最能夠保住性命的舉動,正是長年擔任傭兵累積的保命經驗。
 
  「冷靜點,這裡是安全的。」李少鋒說。
 
  「……沉眠者呢?」雷歐娜低聲問。
 
  「死了。」李少鋒說。
 
  雷歐娜急促深呼吸幾次,用眼角瞥向不遠處的慕容羊三人,繃著臉問:「剛剛那個情況,我不可能昏過去,魔力也還有剩餘,因此是老闆你出手把我弄昏的,對吧?」
 
  「是的。」李少鋒承認說。
 
  「光是這點就足以破棄委託了。東方武術家講求道義,應該也知道那是絕對不能做的行為,為什麼要這麼做?」雷歐娜強忍怒意地問。
 
  「那是不得已之舉,真的很抱歉。」李少鋒歉然說。
 
  「然後如果打不過就把我當作誘餌扔著?」雷歐娜咬牙問。
 
  「那是絕對不可能的!我們不會做出這種行為!只是有些……不希望外揚的情報,而那是最簡潔的做法。」李少鋒低聲說。
 
  「每位玩家都有底牌與殺招,為了避免情報外流,一旦動用就得徹底殺死對手也是理所當然的,然而剛剛沒有必要弄昏我,只要要求我閉眼或轉開視線就行。不願意相信我才會使用這種手段。」雷歐娜說。
 
  「這個……」李少鋒一時之間無言以對。
 
  「這件事情牽扯的層面比妳認為得還要嚴重數倍,光是殲滅軍、教團聯合就不是妳能夠應付的,雙頭鷲也不會為了妳得罪那兩支隊伍吧。學長那麼做是為了妳好。」夏羽冷淡插話說。
 
  這樣是巧妙調換了論點吧,直接搬出殲滅軍和教團聯合的名號讓雷歐娜不要過問。李少鋒看著雷歐娜依然嚴肅繃著臉,不曉得該些什麼才好。
 
  慕容羊三人自然也有注意到這個爭執。慕容羊上前介入說:「本次的委託人是我軍。對於契約內容以外的情況該如何彌補,都是可以討論的。」
 
  「這個不是用錢就可以解決的。」雷歐娜說。
 
  「如果希望終止委託也沒有問題,我軍會支付全額,只是希望依然一同探索、前往最終破關地點的秘密房間。」慕容羊保證說。
 
  「不必……被弄昏也是我的失誤,接下來會繼續執行護衛委託,然而在這邊講清楚,只要有任何人膽敢再度動手,不管殲滅軍或蒼瓖派,我都會當場反擊。」雷歐娜說完,難掩怒意地獨自走到角落。
 
  「學長真是老實,打死不認,或者說是沉眠者打昏的不就行了。」夏羽說。
 
  「沒有必要撒那種很容易被識破的謊吧。」李少鋒嘆息著說。
 
  「也好過因此欠下人情吧。幸好她不是隸屬台灣的隊伍,今後見面的機會微乎其微。」夏羽說。
 
  「不好意思了。」李少鋒轉向慕容羊,歉然說。
 
  「現在專注在遊戲吧。既然順利匯合,接下來以尋找秘密房間為最優先目標……現在差不多是中午,不過先返回中層密室,徹底確保那附近的安全,途中隨時有可能接敵,請各位保持警戒。」慕容羊朗聲說。
 
  「枋寮會那兩人呢?」悠真問。
 
  「如果途中有遇到或是發現他們的記號再做討論。」慕容羊說。
 
  言下之意就是不管他們吧。李少鋒瞭然理解到當初分開突圍時絕對有發生某些事情,只是羊姊不打算在此說破,用著「他們也引走了一隻沉眠者」簡潔帶過。
 
  高立瀚當初貿然殺死蛇人確實過於魯莽,然而他並不清楚這樣會導致遊戲難度大幅提升,以此疚責說不太過去,那之後受到沉眠者圍攻時的對應倒是頗有問題,完全只顧著自己保命,毫無協同作戰的意圖。
 
  「對了,我有地圖喔。」夏羽開口說。
 
  「……哪來的那種東西?」李少鋒皺眉問。
 
  「當然是從高立瀚身上摸過來的。」夏羽從懷中取出一捲沉舊紙捲,隨手打開,瞥著說:「看起來不是當場製作的地圖,而是枋寮會代代相傳的,頗為陳舊,記載著過去破關場所的情報。」
 
  「那是什麼時候的事情?」慕容羊問。
 
  「請不要在意這些小細節啦。」夏羽笑嘻嘻地敷衍過去,繼續看著地圖。
 
  慕容羊無奈湊過去查看。樋口悠真、雷歐娜也各自靠過去。
 
  「十七個紅點。十一個在中層,六個在底層,不過這個畫法挺抽象的,比較像是相對位置。」雷歐娜思索著說。
 
  「最深層有兩個記號……旁邊的註釋是某種英美語系的語言?」悠真問。
 
  「文句不通,也有著從未見過的符號。」慕容羊說。
 
  「所以是某種密碼。」雷歐娜抓著頭髮,皺眉說:「我不太擅長解讀啊。」
 
  「我們都沒有這方面的技能,只能寄望著妳了。」慕容羊說。
 
  「我放到地上讓大家看吧?」夏羽伸長雙手舉著地圖,不太想被擠在中間地這麼問。
 
  慕容羊等人卻是逕自認真討論下去,夏羽也只好繼續舉著手。
 
  李少鋒沒有過去增加人口密度,持著那徹亞斯站在入口處警戒,片刻等到夏旖歌走過來才問:「有什麼進展嗎?」
 
  「有幾項新情報。枋寮會認為最終破關地點的秘密房間是讓高階神官獨自祈禱之用,這點也符合外界流傳的其中一項說法,因此出入口沒有機關,而且有著出入口不可面向西方、不可位於王寢正上方、不會有過度奢華的裝飾等等條件。結合過去幾日的探索結果,能夠將地點候補大幅縮減。那份地圖就應該是枋寮會的最高機密吧。」夏旖歌說。
 
  「那樣真是好消息。說起來,既然這場遊戲名為『蛇人的古王墓』,確實應該有著王寢。」李少鋒遲來想到這點地說。
 
  「在底層會有一定機率發現王墓,玩家們稱之為『王寢』、『王之間』或『安息的房間』,規模宏大且裝潢奢華絢爛,光是陪葬品的寶石就以噸計量,然而每位玩家能夠攜回地球的寶石有限,又沒有其他具有高度價值的陪葬品,不太會有玩家專門去找。」夏旖歌簡單解釋。
 
  「感謝說明。」李少鋒點頭說。
 
  「慕容中隊長正在想辦法找出最有可能的地點。運氣好的話,說不定在日落前就會破關了。」夏旖歌說。
 
  「打從遇到獨眼商人後的運氣就都不太好,希望最後可以稍微轉佳。」李少鋒見夏旖歌幾次欲言又止,乾脆地問:「還有什麼想說的?」
 
  「夏羽近來的名聲大漲,已經得到『無名少女』這個外號,間接表示沒有門派查得出來她的武術流派與底細,我派也是如此,這幾天相處下來又累積更多謎團,沒想到她竟然還知曉偷盜之術,不過相較於方才那份可謂驚世駭俗的武術,這點似乎又不算什麼了。」夏旖歌停頓片刻,凝重詢問:「鋒郎,夏羽究竟是誰?」
 
  「我家工房值得期待的新人。」李少鋒裝傻回答,不過見夏旖歌的神情不肯善罷干休,微微嘆息,偏頭示意著到長廊盡頭再談。
 
  夏旖歌和李少鋒並肩離開房間。一旦來到其他人的聽力範圍外,夏旖歌就嚴肅地說:「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
 
  「既然我們要攜手破關,羽兒的戰力自然是越高越好。」李少鋒聳肩說。
 
  「請不要轉開話題。」夏旖歌說。
 
  「羽兒是瞭望塔工房的成員,我的學妹,也是值得信任的夥伴。」李少鋒說。
 
  「如果你執意裝傻,我就必須採用最終手段了。鋒郎,你在秦家本宅的悠闍館,曾經欠下人情,因而承諾過會回答我的任何問題,目前還有兩個額度,不曉得是否記得?」夏旖歌嘆息著問。
 
  「當然。」李少鋒說。
 
  「那麼請坦白夏羽的身分。」夏旖歌正色說。
 
  「她是銀鑰派來我身邊的紀錄者。」李少鋒在這幾天其實也料想過這個發展,當下乾脆地說。
 
 
 
 



創作回應

波波忠實粉絲
我覺得夏旖歌太操之過急了,印象中前幾章她有推測出少鋒可能也沒完全了解夏羽的底細。現在就動用1個提問額度,那得到的答案搞不好只會讓自己更疑惑。銀鑰的紀錄者,再加上夏羽的血緣問題,我覺得夏旖歌腦袋裡的問號會更多
2024-06-12 20:34:27
佐渡遼歌

雖然說是做了這個約定,考慮到今後,也不能真的問什麼很傷感情(x)的問題XD
這方面的分寸也很難拿捏
不過夏旖歌也是聰明人,如果知道更多情報,自然也增加更多的運用方式XDD
2024-06-12 20:38:30
赤月狼
「那麼請坦白夏羽的身分。」
「她是咱們的女兒。」
「?!」
2024-06-12 22:02:10
佐渡遼歌
第二部 完!!XDDDD
2024-06-12 22:08:40
獨奏曲
高立瀚當初貿然殺死蛇人確實過於魯莽,「然而」他並不清楚這樣會導致遊戲難度大幅提升,以此疚責說不太過去,「然而」那之後受到沉眠者圍攻時的對應就頗有問題, 然而有點多的感覺
2024-06-12 23:30:57
佐渡遼歌

感謝抓蟲!!這個確實是贅字。
立即修改!!
2024-06-12 23:50:09
weiting忠實粉絲
夏羽的身分……就是……獨家特派記者
2024-06-15 20:30:47
佐渡遼歌
兼吉祥物XDDDD
2024-06-15 20:55:5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