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夢宙物語》第一宙 第二夢 漫漫長夜

星秤 | 2024-04-17 16:54:13 | 巴幣 10 | 人氣 460


到了教室後,祁翔一整天都看著窗外發呆,思考著昨日的夢,夢裡那盤總是會輸掉的棋,讓他耿耿於懷一直到中午。

「你看他,每次都不怎麼愛講話,總是看著窗外發呆,他真是一個奇怪的人。」

「對啊!我也有注意到,走啦!走啦!別理他,我們去合作社買午餐吧!」

班上幾個同學竊竊私語著,但其實話語大聲到祁翔不想聽見也沒有辦法。

不過沒關係,總算祁翔渡過了最難熬的時光,終於到了他最期待的午休時光,他用極為快速的方式吃完了午餐,倒頭就睡。

站在班級窗外的莊洛看見祁翔已睡,他搖搖頭,「唉,那傢伙還是老樣子。」喃喃自語的他,嘆了一口氣就運起自己手上的籃球往操場走去了。

祁翔的夢裡。

一個看起來風光明媚的午後,陽光被烏雲遮掩著,微風徐徐吹拂而過,涼亭中坐著兩個人,黑袍老伯剛跟白衣男子下完棋,結果夢裡的祁翔,也就是白衣男子又輸了這盤棋。

當勝負已分之時,畫面再次出現了煙硝漫天,沙塵滾滾屍骸遍野,血腥味充斥,眼前許多人不支倒地,依舊有零落幾個人揮舞著旗幟大喊著,勝利!必勝!

耳邊出現了聲音再次把祁翔拉回了涼亭。
「小兄弟啊!不加油點,你是見不到祂的。」黑袍老伯輕拍白衣男子的肩膀呵呵笑著說。

祁翔在這夢裡,感覺自己就像那位白衣男子一樣,他搖搖頭,內心卻想著,「祂?」老伯祂說的這個祂是誰?
他才這麼想著,突然畫面一轉,眼前出現了一道強光,照射到他的眼睛幾乎睜不開,但耳邊出現非常祥和的聲音說著,「宙。」

「宙?」祁翔思考著,宙?咒?皺?他腦中跑過無數個讀音如宙字,思考著到底是哪個字,哪一個宙,正當他這麼想著,腦中出現很明確的一個字,「宙」。

他想著宙?這是什麼意思,他有從書上看過解釋,宇宙的宙是古往今來的意思,就是因為這樣他筆記本才取名為『夢宙』,但耳邊的聲音想傳達的是什麼?

當他還摸不著頭緒時,突然一陣鐘響,把他從夢境中吵醒了,他醒來立刻在自己的筆記本上,記錄下來剛剛的夢境。
他琢磨著或許自己離想要的答案越來越近了,他邊寫就邊興奮,露出一抹開心的微笑。
寫到一半,祁翔停下了記錄,思考了起來,等等,這次的夢境跟之前不太一樣,之前是叫黑衣老伯師父,這次祂卻叫我小兄弟,祁翔百思不得其解,難道這次的夢比之前的都還要早嗎?夢裡的自己還沒有認祂為師?

祁翔整個下午思考了好久好久,一直想到了下課鐘響起,他依然不為所動繼續想著,想到都忘記上廁所了,再到放學鐘聲響起,還是摸不著頭緒。
他一直呆呆望著天空想著夢境的前後順序,直到窗外莊洛大喊著,「走了啦!發什麼呆,你這個睡豬!」

祁翔被打斷思緒,他望向窗外的莊洛回應著。「好啦!」他趕緊將書、東西整理整理就快步跑向莊洛,準備一起回家去,不過回家前,照慣例他們要先去一個地方,一個祁翔跟莊洛都很喜歡去的地方。

莊洛嚼著口香糖,示意祁翔要不要來一顆,但此刻祁翔依然心思都在夢境上,莊洛跑到他的面前,用手在他眼前揮啊揮,祁翔這才回過神來說句,「怎麼了?」

「還怎麼了,中午找你打球,結果中午沒多久你就睡死了,每節下課又像靈魂出竅的樣子,你今天怎麼了,感覺比以前更走神喔!」莊洛像似看穿祁翔一樣說。

「我又夢到下棋的夢了……。」祁翔正想繼續說下去,莊洛先打斷了他的話,「你覺得今天那裡會不會有什麼新遊戲上架,還是超讚的漫畫。」

祁翔搖搖頭。「不知道,但好像有許多款遊戲跟動漫都要上市了。」
莊洛一臉期待的樣子,手轉著籃球。
祁翔見他這個樣子,他也就沒繼續講關於今天夢境的事情了。

走了一會到了目的地,原來這是他們經常會去的動漫店,門口招牌上碩大的四個字,「漫漫長夜」看來老闆還是蠻會取名的,祁翔第一次來這家店時就這麼想過,直到現在他還是這麼覺得。

走進店裡,店裡有各式漫畫書櫃、動漫模型,還有一區座位區,那裡放著許多家庭式電玩的電玩區,地下室則是放著許多電腦,妥妥的半個網咖,祁翔最喜歡的是一區遊戲攻略區,他覺得能將遊戲玩得透徹又能寫出攻略的人,超級厲害的。
莊洛則是被電玩區玩遊戲的人,他們的遊戲畫面所吸引,祁翔看著他沒有吵他,畢竟他每次來都是這個樣子,祁翔找到一張沙發就坐了下來,手倚靠著自己的頭,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夢裡出現了似曾相識的畫面,環境祁翔彷彿對這裡很熟悉,祁翔認真一看才發現身處的是「漫漫長夜」動漫店。
他看向漫畫書櫃區,沒什麼特別之處,再轉頭看往遊戲攻略區,那邊卻有本書閃閃發光,彷彿在告訴祁翔要去拿它起來看看。

祁翔果然被好奇心驅使走向發光的書,走近一看,他眼前出現的是一本平放著的書,閃爍著微微的白色光芒。
祁翔拿起來時感覺此書挺精緻,摸起來蠻光滑的,才剛剛這麼想著的他,頓時書的光芒漸漸消去,只見書上有著精美的繪圖,書的封面寫著三個字,「宙之歷」。

宙之曆,這是這本書的書名嗎?抱持這個疑惑的祁翔,他將書打開隨意翻閱看看,發現書內居然都是空白的沒寫半個字,

唯獨序寫著。

「宙之曆,正常來說人們都可以接收到這些夢境,但唯獨控夢力強大的人才能察覺一二,還要剛好有在記錄夢境的人,以及睡醒後能夠記得夢的人,具備以上基本條件才能窺探由上古、神話時代就開始的歷史。」

祁翔繼續翻閱下去,想再次看看是不是真的內容都是空白的,翻閱了數次,發現真的整本書都是空白的,此時耳邊傳來,「祁翔,祁翔。」
叫醒他的是莊洛,祁翔睜開眼睛才發現自己在「漫漫長夜」的沙發上睡著了,他被習慣牽引著,一醒來就拿起手機就記錄起剛剛夢境的情節。

「你可真會睡,一睡醒就急著記錄夢境,真想知道你到底都作了什麼夢。」莊洛站在祁翔面前說著。

祁翔給了一個微笑,沒有說話繼續記錄著夢境。

「快點吧!時候不早了,我們要去搭車回家了,不然就來不及了。」莊洛看著手錶的時間說,肚子不爭氣咕嚕咕嚕叫著。

祁翔看了一下手機上的時間,將夢境大概記錄了一下,起身就對莊洛說:「可以了,走吧!順便去吃你最愛吃的燒烤,你這隻貪食蛇。」

聽見莊洛咕嚕咕嚕叫的祁翔,貼心對著莊洛說著,他唯獨對莊洛他會有一些平常意想不到的貼心。

「還不錯嘛,蠻會做人的,你請客啦!」莊洛邊說邊勾著祁翔的脖子。

「好啦,我知道啦,知道了,放開啦,好痛。」祁翔雙手抓著莊洛的手說。

「不好玩。」莊洛這才心不甘情不願鬆了手,撿起了地下的籃球繼續花式把玩著,眼神卻悄悄的用餘光瞄著祁翔。

https://cxc.today/zh/store/Xingcheng/work/22853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