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羽澤鶇的扭曲仙境 現實狂想曲46 支離破碎的現實(二)

亞爾斯特 | 2024-04-17 16:00:06 | 巴幣 1036 | 人氣 570


  在與馬雷烏斯等人會談後,蘭也如往常上課。只是她還是沒有辦法忽視時不時在窗外窺視的二人──佐佐木與星崎。兩個人死死的盯著她,好像是守株待兔的獵犬。

  至於杜斯與馬雷烏斯,兩人早已經透過傳送魔法離開了。雖然蘭對馬雷烏斯頗有微詞,但是如果兩人還繼續留著或被目睹傳送過程,想必會造成更大的混亂。

  可是蘭現在的重點不是杜斯與馬雷烏斯,而是門外的兩人。儘管這兩個人是出於保護世界什麼的高尚理由,但是在少女眼中只不過是討人厭的跟蹤狂或是擅自給人罪名的獄卒。想到這些,蘭就用力地握住筆,筆身已經出現小小的裂縫。

  「小蘭……別擔心,只要別隨便使用能力,我想他們不會對妳怎麼樣的。」好友的安慰讓緊繃的眉頭舒展開來,蘭也決定不管那兩人組。只要他們確認蘭只是一般人,自然就不會管她的閒事。目前這是蘭、鶇、還有馬雷烏斯所得出的結論。

  鈴鈴鈴──放學的鐘聲響起,所有學生都準備離開。鶇到了蘭的旁邊,面露微笑說道:「小蘭,放學後要一起去練習對吧?」

  「嗯。是啊。」想到一如既往的習慣,蘭的臉上自然是勾起嘴角。很快的鶇就邀請其他三人準備一起去CIRCLE。蘭也趁機偷看了一下窗外,果不其然那兩人已經早早離開了。

  蘭吐出長長的一口氣,對她而言被人當作異類的經驗只要有一次就夠了。可是沒有想到摩卡居然跑到蘭的背後,用食指輕輕的滑過背部,說道:「蘭──妳有做什麼虧心事嗎?」

  「哇啊!」突如其來的刺激讓她驚恐地轉身,看到熟悉的面孔後,蘭的驚恐轉為怒氣,說道:「摩卡,妳到底在搞什麼飛機啊?我差點……」

  「抱歉──只是想要玩一下──因為蘭今天看起來似乎有心事。」儘管道歉,但是那張笑容與語氣根本沒有辦法感受到歉意。接著摩卡抓住蘭的手臂,說道:「蘭!稍微到外面去走一下吧!各位,我們等等就會處理好了。」

  「等等!摩卡!」還未反抗,蘭就被抓走了。三人目睹到這一刻都紛紛目瞪口呆,想不到摩卡居然會把蘭抓走。當然鶇也注意到巴與緋瑪莉兩人的臉色也有些陰沉。

  「小鶇……蘭最近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啊?」巴的問題讓鶇嚇得退後幾步,緋瑪莉也用那雙翠綠色的眼眸看著鶇,似乎是想要確認一些事情。不過鶇還是深呼吸一下,冷靜下來後面對兩人,露出習慣的微笑。

  「嗯……是啊……只是現在,應該是要讓小蘭一個人靜一靜,不過交給小卡也可以吧。」語氣顯得有些口吃,鶇也不知道要不要讓她們踏入這個世界。

  「果然是這樣嗎?」巴長嘆一口氣,說道:「其實在鶇妳認識的朋友接觸蘭,然後突然飛出去的時候,我覺得蘭好像發生什麼事……以她的性格,一定是會把所有的聲音藏在心中……這讓我很擔心。」

  「還有那兩個督學,雖然是叫督學,但是感覺他們的目光一直都放在蘭身上。」緋瑪莉的身體微微顫抖,便說道:「該怎麼說……看到他們的目光,就會讓我想起先前發生的事件。」

  「果然會是這樣嗎?」鶇低下頭,腦海中是AFTERGLOW被他人指責的時候。那段時光可謂是大家最艱難的時候,就連平時都歡笑的緋瑪莉都露出悲傷的表情。若大家沒有團結一心,恐怕問題只會越來越糟糕。

  「所以小鶇,妳知道蘭身上發生什麼問題嗎?如果可以的話,我們也想要一起幫忙。」巴說出這些話的時候,目光就已經定在鶇的身上,就連緋瑪莉也做出一樣的舉動。

  面對朋友的目光,鶇也只能望向窗外的夕陽。雖然以往都是告訴朋友們狀況然後一起解決,但是現在不一樣。不只是蘭身上有奇妙的魔力,甚至還有弗拉達利與異能對策局的事情,貿然講出來可能會牽連到大家。

  「抱歉各位。我也沒有辦法述說實情,應該說現在的狀況和過去不一樣。」鶇心懷愧疚地對兩人鞠躬,最後認真地說道:「但是──但是如果等到事情可以告一段落之後,我一定會告訴妳們大家,也希望……希望妳們不會對小蘭投以奇怪的眼光。」

  「哈哈……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會有啊?我們好歹都是一起長大的童年玩伴。怎麼可能會因為這種小事而決裂呢?」巴大聲地笑著,並拍鶇的肩膀自信地說道:「不如說我想知道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才讓他不敢說出自己的秘密。如果是無聊的事情,那我一定會好好地罵她為無聊的事情瞎操心這件事。」

  「哈哈,果然是小巴的風格。」巴的話語猶如颶風,將鶇的擔憂吹走。雖然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但是朋友的羈絆絕對不會輕易的斷裂。因為大家就是這樣一路走過來的。

  「就是說啊──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那個叫弗洛伊德的男生會突然飛走,但應該不是什麼大事吧?畢竟魔法和超能力之類的不就是小說與漫畫才會出現的東西嗎?而且蘭又不會做什麼壞事,我覺得那些大人實在是太緊張了!」緋瑪莉笑著贊同巴的話,並講出魔法不存在的話語,可這番話卻讓鶇冷汗直流。

  魔法確實存在,說實話我能夠從那個世界活著回來已經是奇蹟了──此番真心話鶇只能藏在心中,不讓朋友們知道。巴看到後便擔心的說道:「鶇?妳怎麼了?」

  「沒事……只是想我那時消失半天的經歷,雖然就很多方面而言是美好的回憶,但就各種方面也是想忘卻忘不掉的痛苦經歷。」鶇的話語讓緋瑪莉與巴一頭霧水,不過鶇最後還是笑著推了推兩人,說道:「好了,那些事情以後再說吧……我們大家還是先到外面等小蘭與小卡吧!」

  「喔……喔。」儘管搞不清楚狀況,巴與緋瑪莉還是乖乖地聽鶇的話。可鶇也只是陷入沉思。摩卡總是在蘭陷入困境的時候最先察覺到的人,當初也是她主動邀約蘭。鶇一想到摩卡的舉動,微笑也漸漸的塌下來。


  「等等!摩卡!妳要把我帶到什麼地方啊!」不顧蘭的質問,摩卡用力地抓著蘭,直接走到女廁,摩卡把門用力甩上並把門鎖上,將蘭直接按在馬桶上面,面對灰藍色的眼睛,蘭全身發出顫抖。

  「呵呵──蘭──可惜小卡沒有準備膠帶或繩子,不然就可以像那種澀澀的漫畫一樣好好拷問小蘭了。」摩卡的語氣直接打開蘭所有的毛細孔,一般來說,摩卡應該不會做出這種可怕的事情。接著摩卡靠近蘭的耳邊,說道:「蘭──妳和那個杜斯的談情說愛怎麼樣了?小孩什麼時候生啊?」

  「等!」這句話瞬間讓蘭覺醒洪荒之力,將摩卡推開,臉色通紅的說道:「妳到底在說什麼?這裡可是女校!不會再有上次男生闖進來的經驗了!妳應該知道這些才對吧!」

  「呵呵──小卡其實已經偷偷看到了──明明只有小鶇與蘭所處的屋頂,瞬間跑出兩個人。一個是基本上可以算小鶇男朋友的角太郎AKA馬雷烏斯.多拉格尼亞。第二個就是莫名其妙和蘭關係很好的杜斯。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難不成是特殊的魔術?還是說他們其實是忍者呢?」摩卡的話語讓蘭的汗水像瀑布一樣狂奔。

  蘭萬萬想不到摩卡居然偷看了四人的對話,這就表示所謂的異能力者還有自身的秘密都可能會曝光。當下蘭真的想要教訓馬雷烏斯那個混帳,當然杜斯也要順便教訓一下。

  「話說回來,原來那兩個人不是督學,是異能力者的監督人員嗎?總覺得這個世界突然變成少年漫畫才有的世界了。」摩卡她笑容滿面地撫摸蘭的臉龐,問道:「所以蘭──妳覺醒了什麼樣的異能力,該不會是念動力之類的吧?」

  「少囉嗦,小心我用那股力量扁妳。」蘭不快的轉頭,看著自己的手掌又看了一眼摩卡。隨後無奈說道:「摩卡,妳認為現在的我算是我嗎?還是披著妳朋友皮的怪物?」

  「哎呀──小蘭居然會講這種類似中二少年的漫畫的台詞。真的是長大了呢!」蘭看到摩卡的臉上滑過一絲眼淚,嘴角勾起來,甚至模仿父母親會講的話,額頭上都已經浮現出井字型的肌肉。

  「摩卡?妳真的希望我扁妳嗎?搞不好明天我會因為妳斷送人生!」

  「好好……不開玩笑了!雖然那些人的想法小卡大概可以明白。但是能明白與接受是另外一回事。」摩卡嚴肅的說道:「小卡認識的蘭──是雖然看起來可怕,但是溫柔、怕孤單、會為了正確的事情挺身而出的人。絕對不是會濫用力量,傷害別人的人──」

  「摩卡……」聽聞此話,蘭的臉上不免浮現出淡淡的笑容。隨後也笑著說道:「是啊!我才不會使用這股怪力量,我已經決定要過上我的人生,和我老媽完全沒有關係!」

  「老媽?妳是說早就已經成佛的令堂嗎?為什麼突然提到她……」摩卡的反問讓蘭一時講不出半句話,此時她卻像是想到什麼就冷笑道:「喔──該不會……蘭夢到自己過世的母親,說妳的力量是為了稱霸這個世界才有的。不允許和凡人在一起。」

  「別隨便提到那件事情!可惡!如果是夢就應該早點忘記才對!為什麼到現在都沒有辦法忘掉!」蘭她生氣地抓著自己的頭髮,怒氣滿貫的大吼:「老媽到底是怎樣?明明我對她沒有任何印象,結果卻突然跑到我的夢中,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小卡認為應該是令堂放不下女兒所以才到妳的身邊,雖然確實造成妳的困擾。」摩卡看著蘭陷入混亂之中,露出不嫌事大的笑容:「說起來小卡以前曾經做了一個夢。過去的小卡就像愛麗絲夢遊仙境的女主角一樣瞬間跑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方,還認識一個奇怪的男生──當時小卡稱之為吃米飯的傢伙一起玩呢!」

  聽到還有另外一位好友可能跑到異世界,蘭就覺得頭痛。可是聽到對方稱呼不免困惑,「吃米飯?難道妳不知道他的名字嗎?話說他該不會叫妳吃麵包的吧?」

  「真不愧是蘭,猜對了!」摩卡將雙手高舉,連成一個圓圈。繼續笑著說道:「當時的他說小卡一定會很快離開,但是只用『妳』、『欸』」之類的實在是太沒禮貌了。所以決定用彼此最愛吃的食物來稱呼,因為小卡愛吃麵包,所以就稱呼小卡為吃麵包的;因為他愛吃米飯,小卡就叫他吃米飯的。」

  聽到這些可愛的回憶,蘭心中的所有擔憂煙消雲散,笑著說道:「那算什麼?根本就是小孩子會取的綽號嗎?」

  「是啊!當時的小卡和吃米飯的都是小孩子嗎?而且也是因為吃米飯的,小卡才能回到這裡──不過已經都很久沒見到他了──不知道他有沒有事。」摩卡回應著蘭,並開始閉眼沉思。最後笑著說道:「不過他的身邊本來就有厲害到誇張的保鑣,所以小卡認為他應該可以活得比任何人都長久吧?」

  「什麼啊?」

  「而且呢──」摩卡逼近蘭的面孔,笑著說道:「蘭居然會因為一個男生陷入慌張之中,這可是小卡意想不到的。杜斯絕對不是泛泛之輩,因此小卡要代替令堂鑑定一下杜斯有沒有問題──」

  「搞什麼?裝的好像是我老媽一樣……先說好,我和他之間沒有任何關係,不要隨便說什麼奇怪的話。」雖然嘴巴這麼說,但蘭的臉頰早已經染上紅色。摩卡見狀笑了出來。

  「嘛,就當是這麼一回事吧──不過哪天杜斯與蘭在一起,記得請小卡喝喜酒喔。」不等蘭反駁,摩卡已經踏出悠閒的步伐,「好了,快點回到小鶇她們身邊吧──再不然的話,她們就要生氣了。」

  「等等!我的話還沒說完!摩卡!妳給我等一下!」蘭生氣地追上魔卡,卻不了解摩卡的臉上有一絲落寞與悲傷。


  「唉……今天到底是怎樣啊?不只是那個黑髮的外國男生……就連那個女生都沒有半點異常……消息不是說她是會因為情緒而爆走嗎?那副模樣看起來就像是會因為遇事不順就會暴走的女生啊!怎麼沒有做出任何事情?」停車場內,星崎在轎車內不斷抱怨。不過她很快冷靜下來,說道:「不……要是暴走的話可能會很麻煩,所以不暴走才是最好的。」

  「呵呵。星崎小姐也算是從過去的錯誤中成長了。」佐佐木對星崎投射猶如父親關愛孩子的目光。可是被星崎狠狠的一瞪之後,就只能為難地看向旁邊。

  「還是說像以前一樣,偽裝成這裡的學生……然後混進去,藉此讓她理解到我們不是壞人之類的。」

  「雖然我們一直緊迫盯人感覺很像是壞人就是了。」佐佐木的吐槽自然換來一雙怒意的眼睛,只是他看著報告書緩緩地說道:「根據消息,那孩子的能力可能是『念動力』,但是她卻沒有使用的跡象。我想她應該只想要過上平凡的生活,這我大概可以理解。」

  撇了一眼勾起微笑的搭檔,星崎有些不甘地說道:「那太天真了。能力者的危害佐佐木你也應該明白。如果那孩子不加入對策局,有可能會被其他的異能力者組織盯上,甚至可能會遭到魔法少女的毒手。為此必須要讓她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我想問題沒有你們想的那麼嚴重。」佐佐木與星崎不約而同地轉向窗外,看到萬事通已經站在面前,他敲打了車窗輕鬆地問道:「不好意思,等等可以讓我開車嗎?」

  「直義?」星崎看到萬事通不但沒有吃驚,反而打開車門讓他進去。問道:「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俗話說──虎父無犬子,既然是她的女兒,自然是不會向他人低頭的,更不會輕易被魔法少女殺害。」萬事通以最輕鬆的語氣說道,注意到兩人的視線集中在他身上後,問道:「怎麼?好奇我認識她的母親嗎?」

  「是啊。該不會那孩子的母親也算是異能力者嗎?」

  「雖然我不是很喜歡異能力者這個詞彙,但是這也沒錯。蘭的母親過去對上許多武裝份子都不曾有過畏懼,甚至還把他們都切成碎片。」萬事通的話讓兩人不寒而慄,萬事通也笑了出來,「不過她已經離開人世,可惜我和她之間有很多因緣沒有解開呢。不過這也是龍神制定的法則,任何人都沒有辦法違抗。」

  「龍神?那是什麼意思?」星崎聽到關鍵字,好奇的湊過來。佐佐木也對此感到好奇,然而萬事通卻只是看著前方,並發動了引擎。

  「沒什麼,自言自語而已。不用太過較真。」

創作回應

皮克西斯.日進
有個像巴一樣豪爽的大姊確實安心...另外在下有送站內信,煩請過目
2024-04-17 16:19:19
亞爾斯特
確實很安心
2024-04-17 16:44:24
亞爾斯特
對了!好奇問問你對於萬事通的看法。(可私信)
2024-04-17 16:48:05
與狂三廝殺的昴
不過他的身邊本來就有厲害到誇張的保鑣,所以小卡認為他應該可以活得比任何人都長久吧? 昴:我在異世界的兩個保鏢 是位於該世界頂端的強者 但我最終仍因更強的強者(萊茵哈魯特)而滅亡
2024-04-17 19:05:27
亞爾斯特
小卡:這位仁兄發生什麼事了?
吃米飯的:老兄!請別把我的保鑣和你的保鑣相提並論。(笑)
2024-04-17 19:08:42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蘭的母親可能和廢棄宿舍的鬼一樣因為執著才留在世上( ´・ω・`)
2024-04-17 21:24:32
亞爾斯特
是啊,但某方面來說也不是蘭的母親自願留在現世的。
2024-04-17 21:25:0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