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一定可以穩定用四年 | 2024-04-07 00:00:01 | 巴幣 100 | 人氣 74

連載中二十世紀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第二百三十五章


 
 
宮藤芳佳問了莉涅特一個問題,「莉涅,在我來之前,誰是最後一個來501報到的啊?」「是我。」「那妳之前呢?魯基尼還是艾拉?」「都不是,是桑妮亞。」「咦?桑妮亞?」「嗯!跟魯基尼一樣,跟海軍一起來的,只是魯基尼是自家的海軍,桑妮亞是和東方艦隊來的喔。」「哇嗚!這麼厲害,和誰啊?」「和…」,莉涅特要回答的時候,芳佳的肚子發出了一道共鳴,「呃!對不起…我肚子餓了…」「剛好今天沒事,我們去吃點下午茶吧。」
 
來到了餐廳,501成員都在那邊,艦娘也差不多,八月底,九月初的不列顛尼亞,已經變得又濕又冷,今天的下午茶,還是東西相間,扶桑和唐國艦娘在吃麵和大餅,501成員則是各拿一半,「吃完餅再吃蛋糕,真完美。」「妳只是因為裡面夾了煎馬鈴薯片的關係吧?」「當然,馬鈴薯是我們卡爾斯蘭人的心!特露德她還不是一樣。」「我、我出了很重的勤務!當然要補充營養!」,巴克霍隆邊吃邊回答,她已經吃完一份,在吃第二份馬鈴薯夾饃了,和陝西級不一樣的地方在於,陝西級的饃裡面,擱的是大量的辣椒醬,卡爾斯蘭人手中的饃,則是微辣的甜辣醬,巧妙的帶出馬鈴薯片和肉的香味。
 
從麵碗中抬起頭的芳佳問:「莉涅,可以跟我說誰送來的嗎?」「是扶桑的特型跟春雪型,還有唐國的長白山級重巡,松江級和吉林級驅逐艦。」「這麼多?桑妮亞好厲害,這麼多人送妳來這邊。」,桑妮亞趕緊擺擺手,「不是,那是要運送軍糧,我是一起來的。」「那也很幸運呢,我最近跟護航魔女的前輩在學習海軍的業務,原來能夠護衛補給艦隊,非一般的艦娘跟魔女,是很難入選的。」「真的,為了糧食,真的很重要。」「要王牌魔女才有可能成為入選名單。」「然後要抽籤。」
 
佩琳說:「一般陸軍超討厭出這種護糧的任務,他們都認為自己不是廚子。」,艾莉卡嫌惡的說:「陸軍的東西不能吃啦,他們護的糧多恐怖,海軍的糧食多棒,要我參與護糧艦隊,那絕對沒有問題,我自願。」「也是啦,我聽說我們陸軍的糧食也只是算還可以,那為什麼會剛好跟她們一起來?」,桑妮亞紅著臉說:「因為…她們都會講流利的歐拉西亞語。」「咦?真的嗎?兩邊的級別都會喔?」「非常流利的,只有一點點扶桑和唐國口音,我們溝通起來是完全沒問題的。」,魯基尼說:「而且桑妮亞來的時候,也有歡迎料理。」「真的嗎?好好喔,吃了甚麼呢?」「鹿肉跟牛肉。」
 
芳佳頓時愣住了,「鹿、鹿肉?奈良的鹿肉?」「對啊。」「那、那麼可愛的鹿。」「很好吃啊。」,莉涅特說:「不列顛尼亞這邊鹿滿為患,所以吃點鹿肉,算是幫助環境,畢竟我們不怎麼會料理鹿肉。」「那好吃嗎?」,佩琳用非常認真的語氣說:「非常好吃!」「呃!高盧人也這麼說,想必真的很棒吧。」,桑妮亞也點點頭,「真的很好吃,不過,我後來聽說,她們本來沒有要做鹿肉的,是某位海軍軍官的夫人生孩子,產後補身體。」「…補哪裡啊?」「這個我就不知道了。」
 
芳佳問了唐國的魔女嵇青昫,「青昫,請問,妳們知道為什麼孕婦產後要吃鹿肉嗎?」「產後吃鹿肉?沒聽說,只聽說喝鯉魚湯的。」「鯉魚湯我知道,是幫助孕婦哺乳的,鹿肉也有嗎?」「這還真考倒我們了。」,她們把問題傳給唐國醫療魔女,畢竟是她們要求的,唐國醫療魔女王瓍回答,「一樣是幫助哺乳的。」「真的嗎?」「真的啊,很多哺乳的食物,就看當地有沒有而已。」「哇啊…那是哪位軍官的夫人啊?」「三水戰的橋本司令官的夫人。」「咦?真的嗎?」「這是頭生子喔。」「哇喔,我可以從頭聽到尾嗎?」
 
501算是第一個實驗的聯合戰鬥團,所以魔女從各國做了慎選,這中間比較可惜的是沒有唐國魔女,那是因為她們主要必須協防海軍艦隊,所以唐國就沒有在裡面。大部分的成員都已經陸續到齊,只有一位還沒到,就是桑妮亞,雖然她本身是因為避難的關係,之前就在不列顛尼亞輾轉作戰,不過後來因為這個緣故,先回到歐拉西亞一趟,收到報到令之後,再從那邊回來。
 
羅斯科娃少校看著年幼瘦弱的學生,憐愛的拍拍她的頭髮,「桑妮亞,要回到不列顛尼亞喔。」「是。」「不要怕那邊的人,她們都是不錯的魔女,還會跟艦娘一起合作。」「艦娘?跟甘古特さん一樣嗎?」「對。」「但是我是陸軍,會跟海軍一起合作嗎?」「算是陸上航空隊,跟海軍一起出擊。」「雖然在那邊待了一段時間,但是,我對那邊其實不太習慣。」「哪邊呢?」「我…吃不慣那邊的東西,而且我不喝酒,但是大家都以為歐拉西亞人喝酒。」「那個…抱歉,我想我們家的艦娘,應該要負上一點責任…放心,這次去,不會有事的。」「那我要怎麼去呢?」「目前,去的話,上面還在討論,讓妳一個人搭運輸機去,也有點危險,先看看上面怎麼說。」
 
羅斯科娃有將桑妮亞的個性往上報,畢竟是自家的魔女,歐拉西亞的陸軍也在思考,該怎麼把桑妮亞再度送到不列顛尼亞去,但是送她去的人,最好能跟她處的不錯,多少可以跟她說一點當地部隊的事情。這時,歐拉西亞的空軍軍校的校長,契卡洛夫說:「我聽說,扶桑和唐國,不是有不少艦娘,很會說歐拉西亞語嗎?」「有。」「那可以請她們幫個忙嗎?」「不是不行,那,要跟海軍商量一下。」
 
結果,兩邊互相商量的最後,剛好東方有一批糧食運過來,就把扶桑的三水戰和其他特型及春雪型,還有唐國的長白山級重巡、松江型和吉林型驅逐艦請來運送糧食,途中,荒埼和隱戶會隨著她們負責航行中的補給,然後桑妮亞就跟著一塊去,雖然時間會長了一點,不過,語言既然不會有隔閡,那相處起來,應該沒有問題,因此,在行程安排好之後,桑妮亞就跟她們一起出發了。
 
第一次見到東方艦娘,桑妮亞很緊張,她還沒怎麼跟東方艦娘相處過,甚至唐國話或扶桑話都沒學過幾句,她結結巴巴的用不流利的扶桑話和唐國話說:「妳們好…」「妳好。」,在場的艦娘,都用歐拉西亞語向她問候,「咦?妳們…都會說歐拉西亞語。」「我們說的很流利喔。」「吹雪還可以背出歐拉西亞所有王朝沙皇的名字。」「好厲害喔。」「嘿嘿…因為興趣啦,覺得很好玩,就像雪風她們一樣,喜歡唐國的文化。」「之前我們還不太會講唐國話,吉林她們也不太會講扶桑話的時候,我們共同的語言,就是歐拉西亞語喔。」「咦?」
 
在場的唐國艦娘都點點頭,「是啊,我們的名字代表的城市,跟歐拉西亞接壤,所以,我們從小就是國語、當地方言、歐拉西亞語一起學,上了學之後才開始學不列顛尼亞語、扶桑語還有高盧語這樣。」「剛和特型她們見面,我們兩邊的話都不熟,見面都是兩瞪眼的。」「後來是誰啊…先說了歐拉西亞語?」「響?」「她突然爆了一個字,然後我們的方正,也回了一句,話匣子就這麼打開了。」
 
那是扶桑特型和唐國松江級和吉林級的第一次見面,雖然都已經開始上學,但是,雙方的語言,都還沒有正確的掌握,也不到敢說的程度,因此都很沉默,在同一張桌子上,她們都安靜的喝茶吃點心,直到響吃到唐國的綠豆酥,不自覺的說:「вкусный(好吃)。」,然後唐國松江級的方正也回了一句,「Правда?(真的嗎?)」,響就自然而然的接下去,對話了三五句之後,她們才發現自己用歐拉西亞語在對話,當發現雙方都能夠用歐拉西亞語溝通時,扶桑話跟唐語,就被拋在腦後了,見了面都用歐拉西亞語聊天。
 
甘古特第一次在同時間見到這些孩子的時候,聽她們之間的對話都傻了,問了金剛和元祥,「妳們兩國的孩子…是用我們家的語言在對話?」「呃!她們對於其他語言,還在慢慢學習中,所以…」「歐拉西亞語是她們目前唯一的共同語言…」,直到後來她們會了對方的語言,然後長官們的要求,才逐漸的用唐國話跟扶桑話交流,但更多的還是用歐拉西亞語聊天。
 
桑妮亞說:「妳們好厲害喔。」「妳有去過聖彼得堡的海軍餐廳嗎?」「沒有。」「對喔,妳是陸軍,要去不容易。」「不過魔女不是也可以去嗎?」「對,有機會妳可以問問長官,去那邊吃個飯也可以,早埼的歐拉西亞語講的也很流利喔。」「甘古特說還有海嵾威的口音。」,桑妮亞笑了出來,「好有意思,我有機會一定會去的。」
 
當然,在準備的時候,她就拿著行李來到了這邊的宿舍,然後這邊的魔女就帶著她去餐廳吃點東西,早埼看到她,也笑咪咪的用歐拉西亞語打招呼,「妳好,我是扶桑的給糧艦早埼。」「您好,我是陸軍魔女桑妮亞・V・利特維亞克。」「桑妮亞想要吃點甚麼呢?」「我還好,一些蛋糕和牛奶就可以了。」「好。」
 
那天桑妮亞吃的很開心,也和艦娘們處的不錯,在準備好之後,她們就出發了,因為是夜行性動物,所以出發的時間是晚間,站在海上,初雪從頭抖到腳,「好冷…」「妳已經包得像隻熊了。」「我就差沒有帶著被子了,叢雲包的跟我差不多。」,給油艦遼東灣說:「休息的時候,不可以喝汽水,喝點熱茶,我們都有準備薑茶、紅茶和檸檬茶。」「是。」
 
501這邊,成員都很好奇新來的魔女會是甚麼樣子,「應該很好相處啦。」「來自美食的國度。」「已經確定她是歐拉西亞人了。」「那跟我來自差不多的地方,歐拉西亞哪有甚麼能吃的。」「是嗎?聽說他們也吃餃子。」,艾拉撇撇嘴說:「妳們都吃過唐國和羅馬涅的餃子,歐拉西亞的餃子妳們一口都吃不下去。」「是嗎?」「把肥油和櫻桃餡包在裡面,或者裡面放起司、馬鈴薯、奶渣,只有在店家才會做甚麼洋蔥加肉的那種一般餃子,然後一定要沾酸奶油。」「…我吃羅馬涅餃子就好了。」「要不然就是紅菜湯、白菜湯、皮林斯基跟布林餅,然後,最重要的就是我們兩國的生命之水!伏特加!」「重巡就已經很愛喝酒了,護航魔女也差不多,希望她不要這樣就好了。」
 
「除了這些就沒有了嗎?」,艾拉聳聳肩膀說:「北國那麼冷,還能吃甚麼?」,她邊說邊吃著扶桑和唐國的滷菜,「妳現在吃的東西,北國人總會吃吧?」「沒聽說過喔。」「真的…好慘…」「所以妳就知道,一開始打仗的時候,東方艦隊到了考哈瓦,補給艦隊就是我們那邊偶像中的偶像。」「在我們這邊也是一樣,沒有她們,不列顛尼亞真是太難待下去了。」,佩琳斜著眼看艾莉卡,「今天駐紮在卡爾斯蘭也差不多。」「嘛!這點還真是不能反駁妳…」
 
而二水戰的艦娘,陸續走了進來,也向魔女打了招呼,「妳們好,怎麼妳們臉上都這麼緊張?」「喔,我們的三水戰司令官的夫人快生了。」「可惜川內さん和特型出任務去了,她們很期待這個孩子的出生呢。」「這個期待也…」「我們都是把長官的孩子當成弟妹看待啦。」「有需要的話,也可以幫忙搭把手喔。」「帶孩子,我們很有心得的。」「晚上值夜班,也可以幫忙看一下,餵奶、上廁所、洗尿布、床單,都沒問題。」「…妳們這能力也太強…」「艦娘就是一代帶一代啊,我們也算被特型帶大,然後後面的夕雲型、島風型、秋月型,也都有幫忙,洗尿布跟床單,需要幫忙的,那量多大。」「特露德,妳輸了,妳只有洗一個,人家的妹妹們是成打成打的洗。」
 
巴克霍隆也傻了,「我真是甘拜下風…」「唐國那邊也差不多啊,都是前輩帶後輩的,所以我們很多糗事,大家都知道。」「可以想像,那絕對很丟臉。」「丟臉的事情已經多到我們不想去想了。」「那三水戰司令官的夫人還好嗎?」「預產期大概是這一兩天,她有點緊張,橋本司令官跟在旁邊,反正三水戰出補給護航任務,剛好夫人也要生了,她就休息幾天,好好的照顧太太和新生的孩子。」
 
當三水戰在路上的時候,橋本義良的太太生了,她緊張的在外面等著,艦娘跟同僚都安撫她,「義良,不要緊張,這裡的醫生還有醫療魔女都全的。」「一會兒生完孕婦想吃甚麼,這裡都有。」「我知道,但我就是會擔心。」,高橋淳敬拍拍她的肩膀,「坐著吧,頭胎孩子都這樣,這會兒妳得穩,還要抱孩子喔。」,橋本義良疑惑的看著長官,「松園さん?」,日野治風笑著說:「是啊,小誠看到孩子出生,抱著一會兒,放到忻子懷中,她就暈倒了。」「…暈倒?」「對,還好護士們眼明手快,把她扶到床上,結果她和忻子住同一個房間。」「她比提督還強。」「忻子的孕婦餐,可都是她一手包辦的,當時第一艦隊的艦娘可沒少吃。」
 
在閒聊中,小孩子出生了,是個漂亮的女孩,橋本義良又哭又笑,當晚都還好,但是隔天開始,餵食的情況就有點不對,扶桑和西方魔女都看了看,「奶量不夠呢。」「要多吃點泌乳的料理呢。」,但是目前最常見的鯉魚不多,「酒也不能吃,唐國的麻油雞,夫人也吃不慣。」「扶桑的酒釀蛋也不成。」「如果不成的話,得吃藥了。」「而且她現在沒有胃口。」
 
魔女們看了看彼此,都覺得那是最後一個方法,「母乳裡添了藥也不好。」「那是最後一個方法了。」「看來,得找找看其他的菜了。」,在病房,橋本義良很擔心的看著妻子,「妍子,還好嗎?」「還好的,義良,不要擔心,或許過兩天就好了。」「要是早點帶妳來就好了。」「我在家裡也很好啊,我們的父母都很關心。」「也是啦,喔!寶寶對我笑了。」「她認得妳了。」「好開心喔。」「我要更努力才行呢,要不然寶寶就吃不到營養的東西了。」「妍子,放輕鬆點,不要急,醫療魔女都說了,有的人就是不容易泌乳,乳量不夠,不成的話也可以喝牛奶。」「但是現在牛奶稀少,我也不好搶軍人的口糧,還是多努力一點。」
 
不過,有的時候,越努力,事情卻不容易達成,泌乳當然沒有成功,在川內她們到達的那一天,不列顛尼亞的天氣突然又驟冷下來,不管是出擊的艦娘還是魔女,圍巾和手套都戴上了,而補給艦們看著天氣,打算燉點牛肉湯,讓大家暖暖身子。晚上八點多,艦隊入港了,明娜也帶著隊員來迎接桑妮亞,「歡迎妳來到501。」「謝謝長官。」
 
旁邊的川內抖了抖身子說:「怎麼回到不列顛尼亞也不暖啊?」,坂本美緒回答:「因為這兩天,天又冷下來了。」「原來如此,啊,好餓。」「我也是。」,川內的好餓,讓在場的艦娘都用腹部飢餓的叫聲來回答她。明娜笑著說:「廚房那邊有為大家準備了食物,請大家去吃吧,來,桑妮亞,我們邊走邊為妳介紹。」「是。」
 
她們先帶著桑妮亞去放行李,然後來到餐廳,「好大,我們跟艦娘在一起嗎?」「對,魔女的伙食,是跟著海軍一起的,不用擔心這邊的伙食問題,非常好吃。」「看到夜戰艦隊在吃飯,我又餓了。」「不許吃了,哈特曼,妳剛剛已經吃了兩盤叉燒肉,炒菠菜跟茄子也是。」「因為那太好吃了嘛!妳要知道,東方的鹹味和甜味在一起,可不是像我們西方,用鹹的肉和甜的水果混在一起叫做鹹甜餡,人家那是用真正的調味料調出來的,誰能想到肉的鹹味和甜味居然能夠這麼結合。」「禁止!妳最近都沒有好好的運動,小心下次烏蘇拉看到一個驚人的姊姊。」「不會、不會,烏希現在在埃及的開發部,那裡也有補給艦隊啦,我知道的,我們打電話的時候,都會聊到彼此吃了甚麼。」「老天…人家會以為我們卡爾斯蘭人有多愛吃。」
 
在點餐檯那邊,給糧艦知道了桑妮亞是今天新來的魔女,「啊!就是那位從歐拉西亞來的那位嗎?來,這是妳的餐點,明天晚上,空軍有甚麼預測嗎?」「看看明天早上的情況,有甚麼問題嗎?」「想要為魔女做歡迎料理,我們知道她是夜戰魔女,所以選晚餐來慶祝。」,明娜笑著說:「這是沒有問題的,謝謝妳們願意幫我們舉辦慶祝晚餐。」「不會、不會,大家都是同僚呢。」,桑妮亞不好意思的紅了臉,「謝謝妳們。」
 
她拿著自己的晚餐坐到位置上,其他人也看著她的晚餐,跟她們的晚餐差不多,只是多了一碗牛肉湯,美緒關心的問:「桑妮亞少尉,米飯習慣嗎?」「可以,來的路上,和艦娘們都吃一樣的料理。」,哈特曼好奇的問:「妳都吃了甚麼?」「有羊肉湯、炸豬肉、燉雞湯、魚湯,還有好多我不太認識的青菜。」「天啊…」「都很好吃,飯我也吃的很習慣。」「妳吃了她們包的餃子嗎?」「有,跟我們歐拉西亞的都不太一樣,非常棒。」「妳講到這個,我現在就想吃餃子了。」「不行啦,夏莉,妳剛剛跟中尉吃了一樣多的東西耶。」「反正我比她高,沒關係啦,再多吃一點也沒關係。」
 
艾莉卡瞇著眼看著夏莉,「妳吃那麼多,都吃到哪裡去啦?」「全身上下都有吸收到營養喔。」「我是不是要增加食量比較好啊?」「妳確定嗎?不要到時候只有橫向發展。」,魔女這邊聊的還算不錯,不過,在三水戰這邊,就有點不順,二水戰的成員把她們司令官的事情,都告訴了她們。
 
「啊,夫人出了這樣的問題啊?」「對啊,現在醫療魔女還有醫生都在想辦法呢。」「要吃泌乳的料理不是嗎?」「但是有的夫人吃不慣,而且夫人也不喝酒,現在就是在吃食補調養身子,不過沒有甚麼結果呢,乳量還是不夠小姐喝。」「還有甚麼可以吃啊?芝麻拌莧菜、紅棗百合湯,我能想到還有鯉魚或鱸魚湯。」,神通搖搖頭,「夫人也會吃膩啊。」
 
這時,唐國的艦娘開問了,「吃了我們的麻油雞嗎?」「太油,夫人喝了幾口就不太適應,反而讓當天激戰回來的大潮、滿潮、霰和早雲泡飯吃個精光。」「花生豆腐腦?」「夫人還可以吃,還有紅糖薑茶,不過,我們聽說母乳沒有出來太多,但是體內一些不好的東西反而先排盡了。」「這些都吃了沒用?」「沒用。」「是不是夫人太緊張了,讓妳們的司令官幫個忙?」「用按摩的?」
 
「我想情況都這麼嚴重了,即使我們的司令官再不好意思,她也會努力的。」「那…還有個東西,只是這兒沒有。」「應該沒有補給艦找不到的東西吧?」「有,鹿。」,扶桑艦娘都傻了,「鹿?」「對,鹿肉很補的呢,她是溫性的肉,補脾益氣,我們東北人最愛吃鹿肉了,肅慎人也一樣,宮裡很多道御膳都是用鹿肉做的。」「唐國的食力真的好強。」
 
在得知川內她們回港之後,橋本義良放下手上的事務,跑去了餐廳,路上還遇到了值晚班的唐國醫療魔女廷楠,「川內,妳們回來了,真抱歉,我沒有去迎接妳們,六驅跟七驅,還有春雪妳們這次辛苦了。」「沒有、沒有,司令官,這是我們應當做的。」「對啊,能走一趟護航,是很重要的學習經驗。」
 
而川內看著橋本義良問:「司令官,夫人還好嗎?」「我們都聽說了,真的不順利?」「她的身體還好,就是泌乳有問題,量不夠,也不知道是哪邊出了狀況,我是不想看她再難受,都快破皮了,喝喝寶寶奶粉也沒甚麼。」「對了,橋本司令官,這裡有鹿肉嗎?」「鹿肉?」
 
拿著茶點,端著茶盤走過來的醫療魔女廷楠聽到鹿肉,頓時驚訝的問:「這裡能找到鹿肉?」,長春擺擺手說:「沒有,廷大夫,我是問這裡能不能找到鹿肉。」,橋本義良為難的說:「我從來沒聽說補給艦隊有鹿肉的,而且要鹿肉幹嗎?能吃嗎?」,廷楠大力點頭的回答,「好吃!我們老祖宗常吃呢。」「對、對!廷大夫是肅慎人呢。」「我一直覺得肅慎的姓氏比名字好發音,傅錫理醫生,廷…楠…真的,姓氏好念的多。」「哈哈,我們的姓氏跟一般人比較不同,應該是語言結構的問題。對了,還是妳們腦子好使,真沒試過鹿肉,鹿肉也有治乳汁不通和增乳量的問題。」「但上那兒生呢?」
 
橋本義良縮了縮脖子,「長這麼大,我還真沒吃過這種肉…」「扶桑不可能吃的到,我們吃肉的時間短。」「問問看這邊的軍官,哪裡有鹿,獵回來試試。」「但誰去獵呢?」「這不能找陸軍,因為不能用槍,槍的火氣,會讓鹿味有煙火氣,得用弓。」「這只有我們兩邊的空母才做的到吧?」,廷楠想了想說:「橋本少校,別急,這方子恐怕要費點勁,我先去打聽明兒的情況,要都平安,得跟出擊艦隊借人了,正好,獵回來的鹿,大家也可以加個菜。」「呃!那就麻煩醫生了。」
 
她動作很快,先跟海軍還有空軍的監測部隊確認這幾天,海上天空都平安,然後就跟雙方的艦隊長官說了這件事,五名唐國醫療魔女一起請命,當然,長官們也同意,而且馬上跟另外一邊的不列顛尼亞軍官確認哪裡有鹿,對方也爽快的回答了地點,剛好離這邊不遠有森林,剛好當地也有民眾拜託軍人處理過多的鹿,畢竟那些鹿已經造成他們生活上的困擾,田地都被鹿群入侵,協調好之後,長官們就安排好車輛前往森林狩獵,「空母獵鹿,也能算是個訓練吧?」「那就讓一航戰、二航戰去,雲龍她們本身的攻擊方式是咒語,也用不到。」「那我們這邊就是應龍她們,明兒都換上好的打獵箭頭吧。」「是。」
 
睡前的空母,知道了明天的任務,都張大了嘴,「打獵?」「對,獵鹿。」,應龍摸摸下巴說:「鹿的機警性很強呢,動作很快。」「這也剛好對於妳們是一個很好的訓練,隱匿妳們的行蹤,還有鍛鍊妳們的準頭,算好風力和風向,跟打異形軍還有深海的艦載機是相同的概念。」「是,明天我們會準時出發。」
 
那天晚上,桑妮亞在自己的房間待著,空空蕩蕩的,讓她覺得有點寂寞,不過,房間很溫暖,她不會感到寒冷,她想找自己的隊友聊聊,但是鼓不起勇氣,在來的路上,驅逐艦們都會跟她說說笑笑的,或許艦娘們有被上層交代過她的個性是比較畏縮不前,甚至不擅長與人來往的,所以驅逐艦們靠近她,都是用很溫和的方式,不會讓她感到害怕,而且都是用歐拉西亞語,她很自然而然的就和她們銜接上各種話題。
 
其實,來的航程上,她遠吃了比她說的更多的食物,東方的燒餅、玉子燒、東北燉菜、酸菜白肉鍋、煎魚、涼拌菜、漬物、酥餅、蛋糕,她都吃了不少,那些美味讓她大開眼界,尤其是餃子,她吃到了海鮮、羊肉、牛肉、豬肉、魚肉,甚至還有她們保存的蟹黃、海參、蝦仁,這跟歐拉西亞的餃子味道差太多,吃到第一口的時候,她幾乎不敢相信這樣的東西和自家的餃子,是同樣的食物。
 
「好吃嗎?少尉?」「好吃!真的,味道好鮮美喔!」「今晚吃的豬肉葱餡兒,這是最基本的,這盤是三鮮,蛤蠣、干貝、蝦仁,那是海鮮的,這盤是素三鮮,雞蛋、木耳跟粉絲,往常還有放金針菜、長壽菜跟木耳,聽說,宮裡大年初一的第一頓餃子,就是素的,用的就是這三道菜,另外是蘑菇、筍絲和麵筋。」「哇。」「皇族還是很虔誠的,別聽是素的,素的一樣好吃呢。」
 
桑妮亞每種餡料都夾了幾個,畢竟那餃子個頭都不小,她人不大,再怎麼好吃,肚量也有限,吃了十二個就停筷子了,「請問這碗湯是?」,長白山級的天谿說:「那是煮餃子的湯,我們講究原湯化原食,這湯喝下去,胃比較舒服。」,桑妮亞嚐了一口,「真的,雖然沒有味道,但是淡淡的餃子和麵粉香氣,讓這湯好加分,我喝的完一碗呢。」
 
她很快的就能夠接受東方的食物,這也是羅斯科娃對她的叮嚀,「雖然我們是西方人,對於東方的食物很陌生,但是桑妮亞,相信我,放開肚子,敞開胸懷,對著東方料理,妳會看到另外一片天空喔。」「那個…老師…妳好激動…」「對不起、對不起,因為剛開戰的時候,曾經護航過,那段時間補給,真的太棒了。」「所以,這就是老師,常常偷偷跑到聖彼得堡海軍艦隊餐廳吃飯的關係?」,羅斯科娃理直氣壯的回答:「沒錯,不過我不用偷偷,是光明正大地去,因為聯合海軍有管三軍魔女的飲食喔。」「咦?但我們不是海軍耶。」「各國魔女,在補給艦隊要進行長程的航行時,都有義務要幫忙護航喔,這是戰前就講定了,各國的陸軍、空軍或者海軍高層,都有簽名同意。」「咦?真的嗎?」「沒錯,所以我可以去那邊吃飯,不會被憲兵趕出來。」「這就是為什麼陸軍大臣常常哭著看妳的原因?」「沒錯。」「當魔女好好呢。」「是吧!所以不要擔心妳的飲食問題,好好的在那邊工作就好。」「是,老師。」
 
當桑妮亞看著窗外的時候,有人來找她了,「那個,利特維亞克少尉,妳睡了嗎?」「沒有。」,桑妮亞去開了門,門外站的是艾拉,她不好意思的撓撓臉,「抱歉,這麼晚打擾妳,想說,未來是我們兩個要一起輪班,所以想跟妳先說說看這邊的軍務。」「這個時間,妳不休息嗎?」「不會啊,這是正常作息,平常也是這個時間在巡邏的,要喝東西嗎?我跟東方補給艦隊拿到了一點她們的茶葉,還跟她們問過泡法呢。」「好的。」
 
坐在暖桌裡,艾拉把取得的茶葉泡在水裡,照著筆記泡出了一壺龍井茶,「好香。」「是啊,這跟我們這邊喝的紅茶還真是不同的香味,還有這個茶點。」,從小小的食盒裡,取出了東方的糕點,兩個人吃了一整個晚上,當然,軍務真的很繁雜,桑妮亞也勤做筆記,然後互相講了彼此家庭的事情,還帶她去看洗衣場和晒衣場,醫療室,兩人聊得很開心。『為什麼一開始,艾拉可以單獨的去找桑妮亞,一點問題都沒有,還在對方的房間待了整晚,但現在卻總是手忙腳亂的?』『因為她是黑她啊,宮藤,這可是經過妳們家海軍艦娘的認證。』『我都懷疑她是不是東方料理吃太多被影響,據說妳們扶桑海軍軍官,婚前跟夫人的相處也是如此。』『呃!這個我就…沒辦法確定了…』『我沒有黑她!我、我只是…』『哪天妳們兩個能手牽手的一起出現在餐廳,那天就一定要放個鞭炮慶祝一下。』
 
說完了軍務,也到了休息的時間,艾拉就回去了,桑妮亞不好意思的向對方道謝,艾拉露出了一個帥氣的笑容說:「那沒甚麼,我們是同袍嘛!幫妳是應該的,當初我剛來的時候,其他人也有幫過我不少啊。」「還是很謝謝妳,艾拉曹長。」「不用客氣啦,桑妮亞少尉,我先回去休息,在房門上掛著休息中,隊長她們就知道現在是夜間魔女休息的時間,不會來叫我們,海軍艦隊那邊也差不多。」「好的,我明白了,謝謝妳,晚安。」「晚安。」
 
隔天早晨,空母們拿好了裝備,就坐著車,跟著補給艦出門了,「獵鹿,這是我第一次的經驗呢。」「不知道會是甚麼感覺。」,而在基地的艦娘們,則很好奇的說來說去,「打獵耶!」「在扶桑我們還沒有這樣的經歷。」「在唐國也沒有喔,真想去看一下。」「我們人太多了,會把鹿嚇走。」
 
在森林中,空母們都安靜的走著,然後偷偷的用偵察機找鹿,對準之後,手上的箭就射了出去,一個上午下來,大概打了四十多頭,她們慢慢的把鹿扛回車上,雲夢澤就帶著艦娘把鹿血收好。「鹿血也能吃嗎?」「呃!鹿血是很補的。」「補哪裡啊?」「保養身子。」「或許司令長官們都可以補一補吧?」
 
在場的唐國軍官都紅了臉,「我們是女孩子,就不用補這個了啦。」「還是有效益的。」「再、再說吧。」,這個消息當然也傳到了501,她們都很驚訝,「就這樣出去打獵了?」「對,畢竟有需求啊。」「那真的要吃鹿肉喔?」,大家看著美緒,美緒撓撓臉說:「有聽說唐國人吃鹿肉,有好幾百年的歷史了,所以應該不難吃。」「我可以選擇吃豬肉嗎?」「今天…吃外面的炸魚薯條好了…」「嘛!還是可以試試看的,我想她們應該會準備其他的東西,不要緊張。」
 
看到那些鹿被帶回來,不列顛尼亞的艦娘們都嚇的聚在一起,「應龍,鹿肉能吃嗎?」「可以喔,非常好吃,在以前,不過也可以說是現在啦,鹿肉還是我們皇室御宴上的重要菜色。」「真的嗎?」「對,肉很細的,味道又很美,瘦肉比較多,可以嘗看看喔。」「好…」
 
而那一罈子的鹿血,補給艦們正在想該怎麼辦,「燙鹿血嗎?」「用喝的比較好呢。」「話說,喝鹿血到底補甚麼?」「固精益腎。」,醫療魔女秦議鈅的話,讓在場的艦娘張大嘴,「補、補那個?」「對,皇帝有時候都會喝這個補身子。」「會補過頭吧?」「很難說呢,有的皇帝真的身子不太好,我們國家近代也有些王爺喝鹿血補身子啊。」「所以,是那方面有問題,才會喝鹿血吧?」「也不見得啦,不過多半是為了增加體力還有保養元氣。」
 
蒼龍說:「那這血,沒有CP的人是不能喝的呢。」「而且喝血多恐怖?」「最近有誰需要補嗎?」「川內跟天霧啊,她們不是剛從北方回來,那裡多冷?」「還有秋雲跟朝潮,她不是大破才剛傷癒?」「高雄、摩耶最近總是躲在壁爐前面烤身子。」「喔喔…」「有CP就沒關係了。」,於是,這些人就被叫過來了,聽到晚上的加菜,每個人臉都是白的,「喝、喝啥?」「鹿血喔。」「為、為什麼要喝這個?」「因為妳們需要補一補。」「可以吃別的啊!」「這個喝下去多恐怖!」「放心,唐國那邊會調的沒味道的。」「一定要我們嗎?」「其他人都很正常。」「所以老實說吧,挑我們一定有原因的。」「晚上妳們就知道了喔。」
 
當然不會把所有的血都拿處給她們飲用,唐國醫療魔女將需要的鹿血留下來當作藥材,畢竟那些人不可能需要這麼多的量,然後,給糧艦們開始醃肉,「這一份給橋本夫人留著燉湯,其他的,咱們吃燒烤。」「這是大家最容易接受料理鹿肉的方式呢。」,厭戰帶著傑維斯和雅努斯在餐廳外徘徊,「鹿肉真的好吃嗎?」「我不知道,我也沒嘗過,會不會跟醃鯡魚一樣啊?」「希望不要太恐怖。」
 
這時,看到她們在門外的寧紹,對她們招招手,「不要擔心,這很好吃的,來,這是用煎的,嚐嚐。」,看著手上小盤子的肉,厭戰夾起來,閉著眼放到嘴裡,「鹿…肉好好吃喔!」「是吧?不油不膩的,雖然瘦,但是味道很嫩的。」「真的,沾點作料更棒。」,傑維斯跟雅努斯也吃了自己手上的肉,「哇…好棒的味道。」「好脆,但是不硬也不韌,而且也沒有腥味,我想再吃一片。」「再一片就好囉,其他的要留到晚上吃。」「所以晚上吃燒烤?」「對。」「太好了。」「跟大家說要早點準備喔。」「是!」
 
桑妮亞起來的時候,她做了梳洗,換上制服走出房間,朝餐廳走去的時候,遇到了吹雪她們,「午安,桑妮亞。」「午安,吹雪、白雪、初雪、深雪。」「妳剛起床嗎?」「嗯!這裡好暖。」「妳們的床跟我們的床好像不太一樣。」「是一般的羽毛床,但是有個暖桌,床上還鋪著絨毛,好舒服。」「我們的不一樣喔,來看來看。」
 
來到白雪的房間,她當然也被那個磚造床給嚇到了,「咦?這麼大的平台?」「這是床喔,妳看,這裡是睡覺的地方,上面有鋪棉被和毯子。」,桑妮亞碰了碰,「好暖喔。」「是啊,這是唐國的要求,我們的要求是暖桌,所以這邊睡覺,另外一邊放暖桌,超舒服的。」「真的呢,好舒服的感覺,妳們常常這樣在一起聊天說話嗎?」「嗯!畢竟我們是在一起的驅逐隊嘛!四人一組,而且又是姊妹。」「好好呢。」
 
看出桑妮亞有點寂寞,吹雪笑著說:「只要我們還駐紮在這邊,妳都可以來找我們啊,而且我們都是一起夜間出擊的同僚。」「還有二水戰也是,雖然歐拉西亞語不像我們那麼流利,但是日常溝通是沒有問題的。」「好的,謝謝妳們。」,一起走到餐廳之後,向吹雪她們點點頭,桑妮亞就回到了501成員的旁邊。明娜關心的看著她,「第一晚睡的好嗎?」「很好,很溫暖,謝謝隊長。」「夜裡是寂寞了點,如果需要甚麼,大家都可以幫妳,夜裡的巡邏,我們是負責天空,海上有艦娘,大家會互相幫忙。」「是。」
 
艾莉卡親暱的抱著桑妮亞的肩膀說:「不要擔心,大家一開始來都有點緊張,但之後會好一點的,今晚也算是妳的歡迎會喔。」「謝謝。」「雖然要吃牛肉跟鹿肉…」,巴克霍隆緊張的抱著雙臂,「真不知道是甚麼味道…」,夏莉說:「我剛剛跟不列顛尼亞艦娘打聽了一下,她們告訴我味道很棒。」「她們試吃了嗎?」「試吃了,而且今晚吃的是燒烤,嗯!如果她們都說很棒,那應該…還不錯吧?」「哇,烤肉耶。」「要是有丁骨牛排就好啦。」,美緒笑著說:「哈哈哈,不要急,她們一定會端上美味的料理。」
 
終於,到了用晚餐的時間,每個人的面前都有個加熱的烤盤,一盤鹿肉、牛肉,還有舌頭、鹿雜跟牛雜,當然是看國別放的,「給的蔬菜不可以不吃喔,全都要吃光,要是有誰蔬菜剩下來,要吃一整個禮拜的素。」「是。」,艾莉卡抖抖身子,「我最怕就是給糧艦這麼嚴格了。」「嚴格是好事,哈特曼,要不然妳光吃肉,不吃蔬菜!」「肉好吃嘛!」「營養要均衡。」「好吧。」,她們當然知道牛肉的美味,但是鹿肉擺在那邊,不燙也可惜,因此,在501這邊,就由坂本美緒當了勇士,先烤了片鹿肉,「我嚐嚐看…喔!真好吃,比牛肉還棒!」「真的嗎?」「沒錯,真是細緻的味道啊,而且沒有什麼腥味。」
 
接下來,每個人都烤了一片鹿肉,然後放到嘴裡,「喔喔喔!老天!」「這肉也太棒了。」「比牛肉還好吃。」,而艾拉邊吃邊點頭,「這跟我們那邊的馴鹿味道差不多,不過,啊…怎麼樣都做的比我們老家的料理好吃,果然還是這種熟悉的鹿肉味道,真好吃。」「艾拉,妳吃過鹿肉?」「索穆斯就吃馴鹿肉啊,沒發現當妳們在害怕鹿肉的時候,我一個字都沒說嗎?」「我還在想妳怎麼那麼安靜?」「因為我之前就吃過東方補給艦做的鹿肉啊,超級棒,除了燒烤,還有鹿肉丁、丁香鹿肉、紅燒,還有一個四川名菜,龍眼珊瑚鹿肉,真是有夠難念的,但是非常好吃,還有為了利比里昂魔女跟艦娘做的鹿肉漢堡,她們拿出去當午餐,還有三明治也是,沒有鹿的臭味,跟我們的馴鹿肉有巨大的差異,還有這個鹿尾。」
 
艾拉拿了塊黑色的切片一烤,熟了之後放到嘴裡說:「鹿尾最棒!啊,真希望她們常做。」「…妳在索穆斯過的很滋潤嘛!」「那是有東方艦隊駐紮才這麼好,在那之前,誰知道鹿肉可以做出這麼多花樣,就跟螃蟹一樣。」「我說妳怎麼一點都不怕的樣子,還以為妳們北國人甚麼都敢吃。」「我們那邊也沒有甚麼肉啊,就是吃鹿肉,這個配馬鈴薯泥也很棒,妳不敢吃鹿尾的話,我幫妳吃啊,傲嬌眼鏡。」「不、不用!我當然敢吃,高盧人對於美食的追求,可不下於東方人!」
 
而艾拉也轉頭關心的看著桑妮亞,「桑妮亞習慣嗎?」「可以的,我沒有問題,來這邊的路上,吃了很多東方的食物,已經很習慣這種調味了。」,艾拉邊烤邊說:「不過啊,吃肉就算了,她們連鹿血都保留起來,這點連我都不得不佩服。」「鹿血?那要幹嗎?做血腸?」「不是,用喝的。」,501的成員都震驚的看著她,「喝鹿血?」「對,有很神奇的功效,我後來聽唐國的醫療魔女說,在唐國的傳統醫學中,鹿血有滋陰補陽的功效,身體虛弱怕冷,喝喝鹿血,挺有用的。」「那…那時候有誰喝嗎?」
 
艾拉瞇著眼睛想了想,「她們的名字,我總是搞不清,看看啊,祥瑞艦隊…喔!就是那兩對祥瑞姊妹,妹妹喝了鹿血,還有七驅的曙。」,這時,隔壁的空母桌一陣安靜,然後,所有的空母都轉頭看著艾拉,「尤蒂萊南曹長,詳細希望。」「咦?啊?甚、甚麼?」「妳說第三航空艦隊喝了鹿血?」「就是那個瑞鳳跟瑞鶴吧?還有曙啊,不就坐在那裏?她們當時被醫療艦要求喝呢,好像結果不錯,我聽她們說,本來不是要喝鹿血的,是要吃甚麼蛤蠣、牡蠣、淡菜和干貝補身子,後來有了鹿血就作罷的,那幾天,姊姊們臉上都閃著光芒呢,真奇妙。」
 
大家又把眼睛齊刷刷的看著曙,電吃驚的說:「哇哇,阿曙,妳喝了鹿血。」「我、我那個時候剛好受傷啦,醫療艦說我喝點鹿血,可以補身子…」「那為什麼瑞鳳さん和瑞鶴さん要喝鹿血?」「因為她們總喊冷,所以也被要求喝了。」「有發生甚麼事嗎?」,曙紅著臉,死不回答,專心的吃肉,而潮也是,兩人的反應,讓大家的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卷雲用手臂推了推朧問:「朧、漣,怎麼樣,那天晚上,她們過的很香豔?」「香不香豔,我是不知道啦,不過,隔日晚起是事實。」「瑞鳳さん和瑞鶴さん也一樣嗎?」「六個人華麗的晚起喔,不過醫療艦有事先跟司令官說過這件事,所以隔天她們沒有勤務。」「那氣色怎麼樣?」「氣色都很好,祥鳳さん和翔鶴さん的臉好粉嫩,那天和瑞鳳さん跟瑞鶴さん走在一起時,都勾著手喔。」「脖子呢?」「包著圍巾,我們就看不到了,潮是整個人黏著曙。」
 
而今天已經喝下鹿血的艦娘都傻了,「居然…」「老天…」,本來在這個場合會起鬨的秋雲,頓時紅了臉,風雲摀著嘴,「呼呼,秋雲啊,我等著看妳明天的反應喔,幾點起床呢?」「不、不會晚啦!」「要好好疼惜姊姊呢,秋雲。」「不、不要在飯桌上講這種話題!」,天霧也摀著臉,「慘了…」,敷波拍拍她的肩膀說:「沒關係,很多人陪妳。」
 
醫療艦叔和說:「也不見得都是那樣的反應,別想太多了,那就是一個保暖的方子,以前古人在天寒地凍的時候,不像我們現在有這麼多保暖的東西,所以才會喝這些東西維持身體的熱度,對於體虛的部分,也確實有所幫助,不是喝下去,都一定是那種事情結尾啦。」「明天看小受們的反應就知道了。」
 
而針對橋本義良的妻子,給糧艦們特地燉了一碗鹿肉湯,「請用,這不會有怪味的。」「謝謝妳們。」,即使是沒吃過鹿肉,覺得鹿肉很怪,但為了孩子,妍子當然還是把湯喝下去了,不過湯也沒有她想像中的怪味,非常好吃,肉又香又嫩,她的胃口很好,當天的飯菜,全都吃光了。或許是因為時間差不多了,也或許是真的有那個療效,當晚,哺乳的情況非常順利,量也很充足,橋本義良高興的哭了出來,三水戰的成員還幫忙安慰她。
 
「謝謝妳們,對了,鹿血喝了嗎?」,川內和天霧的表情頓時很尷尬,「飯前…就喝了…」「我聽說那有滋補的療效,鹿肉也是,妳們都累了,該好好的休息。」,初雪和深雪摀著嘴笑,「司令官放心,她絕對會好好休息的,川內さん也是。」「神通さん跟狹霧能不能休息,就不知道了。」「不、不會啦!我會好好休息的!」,白雪摀著臉說:「不要在夫人和小姐面前講這種話啦!」
 
那天的晚餐,鹿肉被吃得一乾二淨,而聽說有鹿肉吃的漢諾威公爵,也高興的大快朵頤一番,當天晚上的下酒菜,也都是鹿肉料理,大家都吃得非常高興。隔天,喝了養身鹿血的艦娘,都沒有起來吃早餐,陽炎吃著飯說:「很少看秋雲和天津風晚起呢。」「果然那鹿血是不同凡響的。」,黑潮用著詭異的笑容看著不知火,「不知火,可惜七水戰沒在這邊呢,要不然不知火也可以喝一杯?」「我、我才不需要那種東西!」,陽炎吞下口中的食物說:「她不許喝,她要是喝了,我就要被夕雲瞪了。」
 
初風也說:「平常沒喝就很恐怖了,喝了還得了。」「告白的時候,直接同床共枕呢。」「對啊,全鎮守府的CP,沒一對像她們這麼厲害。」「因為我是陽炎型二號艦,陽炎型就是爽朗直白,不拖泥帶水,也不拐彎抹角。」,陽炎直接翻了白眼,「好、好,二號艦,二號艦,快吃飯,等一下跟我一起去看看天津風還有秋雲的情況,對了,霞、霰,妳們不去看朝潮和荒潮嗎?」
 
朝潮級的艦娘都搖搖頭,大潮說:「這個時候去打擾朝潮姊,可是會被罵的。」,滿潮喝了口茶說:「反正是在她們兩個人的房間,不要在我們床上就好。」「她們有好一陣子沒在一起,親熱一下是應該的。」「我們已經準備好她們的早餐了,等她們起床就可以吃。」「妳們不覺得中午才可能出現嗎?」「那就一起吃午餐囉,橫豎,川內さん和神通さん也沒有出現。
 
她們看著其他驅逐艦的桌子,「天霧也沒有出來,曙…對喔,她沒喝。」,曙喝著湯回答:「那、那個血也不難喝啦,我當時在索穆斯的時候,血有經過唐國醫療艦調整過,沒有血的味道,喝下去就跟藥湯一樣,晚上很暖和,傷勢也確實好的比較快。」「問妳不準,問潮好了。」,潮立刻紅了臉,「沒、沒有特別的反應喔。」「隔天幾點起床?」「因為、因為曙ちゃん在養傷,所以她比較累,起的…比較晚,有被司令長官允許。」,大家都用一種我懂的眼神看著潮,潮立刻摀著臉,「不要這樣看!真、真的甚麼都…」「沒關係,潮,我們都知道。」「都黏在一起了嘛!」「不要帶歪話題啦!」
聽到這邊,宮藤芳佳興奮的問:「那些艦娘真的中午才起床嗎?」「真的,起的很晚。」「哇啊,真有意思,而且妳們吃到鹿肉了,那好吃嗎?」,魯基尼說:「超級好吃的,燒烤也好吃,後來用炒的也很棒,為了我和佩琳,她們還做了鹿肉滷,讓我們拌麵吃。」,佩琳點點頭,「沒錯,非常溫和的味道呢,用麵包沾著吃也不錯。」,夏莉也說:「也讓我做了下午的三明治,伊莉莎白女王跟厭戰她們也很喜歡,因為她不會像其他的肉那麼膩,雞肉有時候又太柴。」「好想吃一口喔。」「有機會應該是能吃到的。」「那三水戰的司令官夫人,孩子好嗎?」「很好啊,那天晚上,她就能夠有足夠的乳量哺乳了,小孩子也順利成長。」「這真有趣,我還沒有接觸過這樣的病例呢,真想問問看,在我老家,如果有這樣的問題,多半是喝魚湯跟按摩呢。」「當時她們是認為怕藥透過母乳到小孩子的體內,對小孩不好,所以也是選擇食補。」「也是啦,不過我覺得按摩也不錯啊,要雙管齊下。」
 
坂本美緒拍拍芳佳的頭說:「那也要長官有勇氣,我們海軍軍官,羞澀的人最多了。」「可是,這是夫妻之間的敦倫之道,有甚麼關係?」「這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妳呢,宮藤,或許妳問問艦娘她們會更清楚,長官們的夜戰知識,都來自於她們。」「喔哇…」,這時,夏莉壞笑的看著艾拉,「對了,艾拉,妳是不是該喝點鹿血啊?」「我喝那個幹嗎?」「補一補啊。」「補啥?」,魯基尼也壞笑的說:「補勇氣啊。」「我、我…」,艾莉卡笑的賊賊的,「說不定就可以把妳補的不黑她了。」「我、我沒有黑她!」「或者妳該跟艦娘們討教一番也不錯。」「我、我不用討教那些知識啦!」
 

後記
這是回頭寫大家前往501報到的事情
其實完成的時間比前幾章還要早很多

日本人雖然歷史上不吃肉
但好像主要是不吃牛、豬、雞、鴨這些之類的
不是絕對不吃,生病好像可以吃
然後有時候也會用那種特別名稱的店
像豬好像就是牡丹這樣
飛禽好像吃的比較多,像是我看一些散文或者漫畫說過吃鶴肉這樣
其他的就真的少很多,鹿肉應該吃的也很少
有些在其他國家管制的肉品,在日本是可以吃的到的
例如熊肉或者熊掌,因為在那邊熊是允許被狩獵的
也造成了不小的危害
而北歐人是吃鹿肉的,美國打獵也可以打鹿
那跟滿洲人在東北以前獵的鹿肉味道是否相同
這個就考倒我了...我想品種不同,味道是有差啦
再來就是鹿血是真的很滋養,也聽說過有些皇親貴族喝鹿血保養身體
據說跟...某種能力是有些相連的關係
所以,呃!嗯!稍微做了點關聯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