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我是靈異人》第二十三話:現在是一個好機會

緬因吉 | 2024-02-22 18:03:02 | 巴幣 174 | 人氣 442

連載中我是靈異人
資料夾簡介
擁有連接靈界能力的林義仁,他回到離開十年的田西鄉,想要替因自己能力的關係而受「詛咒」的故友,解除詛咒。竟攪進一場政治仇殺紛爭中!而動手殺人的竟不是「人」!

       林義仁虹膜泛著紅芒,雙手緊抓著人面白蛇靈體時,驚見這靈體的身體、四肢如擰麻繩般纏繞成如蛇身般長條狀的身體,更注意到祂全身冒騰出的絲絲血氣,心中怒道:「果然這也是被操控的靈體。那操控靈體之人,竟如此殘忍,連慘死之人的靈魂也不放過。」

       拉扯了一會兒,林義仁發現無法直接拉開纏繞附身的靈體。於是,改伸手抓住靈體的頭部,想從頭部將祂扯離林義仁的身體。

       他用力拉扯頭部時,看到靈體的臉,才驚訝地發現,這靈體竟是王蘭!心中對那操控靈魂之人的怒火更盛,也為李睿鋒一家的遭遇感到悲痛。鼻頭一酸,哽咽著說:「王阿姨,對不起,接下來會有一點不舒服,但很快妳就可以解脫了。」

       林義仁血紅的虹膜週遭泛出金紅光茫。他將注意力集中在雙掌,如小蛇般的金色電流,在雙掌上不斷流動。他低喝一聲,數十道蛇電猛得從王蘭靈體體內猛得迸發而出!並在靈體上瘋狂奔流著。同時,王蘭靈體全身一震,來不及發出慘叫,就從李睿鋒身上滑了下來,癱軟在地。此時,祂的身體也展開成「人形」。

       林義仁掛著一道鼻血,右手成爪,金黃色蛇電竄動其上。手上產生的能量波動,令週圍的空間微微波動。接著,將手爪按進王蘭靈體頃刻間,靈體全身抽搐,並迅速化作一具發光的人形,然後快速縮小成拳頭大小,如火球般的白色光體。

       在林義仁將王蘭靈體塞入手機的同時,金喜芮吃力地坐起身來,爬到李睿鋒身邊確認他的狀況。

       「李睿鋒,你還好嗎?」金喜芮輕拍趴在地上的李睿鋒。

       李睿鋒沒有回答,而是著急起身虛弱地問:「妳沒事吧?」

       「沒事……」金喜芮見李睿鋒明明比她還虛弱,卻還對她如此關心,心中一陣暖意。

       「是嗎?」李睿鋒不捨的看著金喜芮脖子上的勒痕,他知道她的好強,所以不再追問,「那就好。」

       「對了,你的傷!」金喜芮突然想起,李睿鋒身上的刀傷,連忙起身把客廳的燈打亮,在被翻的亂七八糟的客廳中尋找醫藥箱。

       「嘶──。」李睿鋒按著自己的傷口,艱難的坐起身,看了看四週,見到林義仁正把一團白色光球塞進一隻手機裡。他一直等到後者將臉上的兩道鼻血擦去後,才不客氣地問:「喂!那靈體倒底是什麼鬼?」

       林義仁聽見李睿鋒的問話,一時不知該怎麼回答。因為,這個時候若跟李睿鋒講這是他母親的靈體,他心裡一定會更加難過,所以,選擇隨口回答,試圖敷衍過去,「呃……就是個鬼。」

       「你說什廢話,給我認真回答。」李睿鋒不滿的說。

       「就是個看起來像蛇的特別靈體。」

       「你知道那靈體是誰嗎?」

       林義仁清了清喉嚨,「不……不知道,是誰重要嗎?」說謊讓他瞬間感到口乾。

       「當然,那傢伙附身芮芮,讓她上吊自殺耶。」李睿鋒非常生氣地說,「可以的話,你問問祂是誰?為什麼要害芮芮?然後把問題解決了,再把祂打的魂飛魄散!」

       「喜芮自殺了?」

       「是啊,我若再晚點來,芮芮就死了。」李睿鋒緊咬牙關說。

       「這事不重要,」金喜芮提了急救箱來到李睿鋒身邊,將他推倒,「我先幫你上藥。」

       「很痛,妳對待傷患不能溫柔點嗎?」

       「不能!」金喜芮說著,雙手指勾住李睿鋒衣服上被刀刺穿的洞,用力向兩旁一扯,嗞拉一聲!扯開一個大洞。

       「喂!妳想做什麼?」李睿鋒本想用雙手護胸,但雙臂才一動,就拉動傷口,痛得他打消了護胸地念頭。

       「上藥啦……」金喜芮拿起雙氧水,就往李睿鋒的傷口倒下。

       「啊──!」李睿鋒傷口被刺激地痛得大叫。

       接著,金喜芮笑著幫李睿鋒細心上藥與包紥後,就請林義仁將李睿鋒扛上沙發,並餵了李睿鋒吃了一顆治痛藥。

       李睿鋒一整天折騰下來,身體早已疲倦,吃了藥,心情一鬆,不一會兒便睡著了。

       林義仁與金喜芮見李睿鋒睡著後,兩人便花了約一小時,簡單地將亂七八糟的一樓,收拾整齊。

       整理完一樓後,林義仁便問了金喜芮剛剛她被附身上吊的事。

       金喜芮按著太陽穴,努力地回想着那段恐怖的經歷。片刻後,她心有餘悸地講述了遇上王蘭靈體與被附身的過程。

       至於為什麼會自殺,其實她也不太清楚。她只記得,王蘭靈體要她找的東西沒找到,便要她去死。雖然意識糢糊,但她還是隱約感覺到上吊時的苦痛與恐懼,無奈她無法控制身體,只能等待死亡。

       好在她才剛上吊就模糊的看見李睿鋒正努力地想救下她。並用嘴對嘴人工呼吸,將她從鬼門關救回……說到這兒,她臉紅成了蕃茄。

       林義仁見臉紅的金喜芮,語帶尷尬地問:「你們……還沒在一起?」

       「他……他又沒跟我告白。」金喜芮臉又更紅了。

       「鋒仔對妳的心,妳應該清楚吧?」

       「我知道,但總覺得就是要……」金喜芮說到後面聲音越來越小,「要……」

       「一個儀式感嗎?」林義仁面露無奈地問。

       「對──!」金喜芮像心聲被說中,認同地刻意將對字的尾音拉長。

       林義仁想起,自己和江玲玲在一起的過程,沒有誰對誰表白或誰追誰,就只是相處久了,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不過,就他對金喜芮的瞭解,她就是有些奇怪的原則,於是,輕輕的搖了搖頭,輕嘆口氣勸道:「妳也可以跟告白呀──,鋒仔說不定會感動的流淚,用力的擁抱妳呢。」

       金喜芮扭捏了一會兒,「唉呦,不要講我和李睿鋒的事了……我還有一個重要的事沒講到。」

       「是什麼?」

       「王阿姨的靈體要我找的東西,是李叔叔的隨身碟。」金喜芮說。

       「李叔叔的隨身碟!」

       「是啊,但我連我的隨身碟都找不到了,又怎麼會有李叔叔的隨身碟。」

       聽到這兒,林義仁陷入沉思,心想:「那個隨身碟,很有可能就是『那個人』要找的東西吧?如果真的是……也許……」他思考到一半,金喜芮就輕拍他的肩。

       「阿仁,」金喜芮一臉認真,「現在是一個好機會,我們要不要趁現在?」她眺了一下眉。

       「什麼?」

       「就是呀……」金喜芮笑瞇瞇的靠近林義仁,笑嘻嘻的說:「趁現在幫李睿鋒解除詛咒,如何?」她說到解除詛咒時,嘴還噘了一下。

       「咦!現在?不好吧?」林義仁說:「萬一他突然醒來,我又得挨他一拳了。」

       「等他下定決心,不知等多久,不如趁現在偷襲他!」金喜芮說完,臉上露出了期待的賊笑。

       林義仁見到金喜芮臉上的表情,無奈的問:「妳……該不會只是想看男男接吻吧?」

       金喜芮輕咳了一下,臉上泛起尷尬的粉紅。

       「敷淺的女人。」林義仁笑著說。

       「怎樣!我就敷淺,」金喜芮被這樣一說,甘脆不演了,「你別猶豫了,快親下去,親了不但能滿足我的私慾,還能了結李睿鋒的痛苦。」

       聽了這話,林義仁無奈用鼻子呼出一口氣,心想:「現在的確是很好的機會,也許等到李睿鋒發現,詛咒已經消失,可能也過了好幾天了。若是他來問原由,我再找理由塘塞吧。希望那時,我和他能和好,像以前一樣是最好的朋友。」

       於是,林義仁向金喜芮堅定的點了個頭,走到沙發旁,蹲下身,看著李睿鋒那因熟睡顯得柔和的臉龐。






謝謝您的閱讀這話,歡迎按讚或分享,若能留言指教的話更好,這一切都能讓我成為更成熟的寫作人!

還有還有,★緬因吉寫作不賣巧克力★這是我的粉絲團,歡迎大家加入,一起為我打氣!



創作回應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骯,喜芮不能領便當,還有很多福利要她來賣阿!https://i2.bahamut.com.tw/editor/emotion/40.gif
2024-02-24 12:43:18
緬因吉
我盡量不發便當吼!謝謝句點大哥的閱讀
2024-02-24 15:24:2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