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Hololive幻想小說:時空中的交響(二)】第七章—熟悉又陌生的妳

林胡桃 | 2024-04-17 00:12:16 | 巴幣 1112 | 人氣 95

連載中Hololive:時空中的交響(二)
資料夾簡介
從「監獄」逃脫,擁有著未知力量的五人,與議會、神話發生碰撞。

「這些日子妳去了哪裡……」無名問。
 
「不是妳想的那樣。」克蘿妮惶恐的說。
 
「還能是怎樣?」未知時間線的無名走上前。
 
「且慢!」彩羽舉刀。
 
「彩羽……不必這樣……」克蘿妮說著,卻被彩羽的一聲吆喝打斷。
 
「我的職責就是護衛妳!除了X時間線,我們哪裡都不去。」
 
無名陰沉的冷笑了一聲,短刀出鞘,向著彩羽拚殺而去,無名的步伐一步步如同打擊樂,是她特有的戰鬥風格,厚底的戰術靴在地面發出喀踏克踏的聲響,愈發靠近,愈是殺氣逼近,伴隨著身後一抹飄落的建築代謝物,那一刻猶如一幅氣勢磅礡的油畫,厚重的油彩衝出畫布,就像無名衝刺而來。
 
彩羽內心被這殺氣逼的倒抽一口涼氣,但是身為X時間線第一武士,她也沒有絲毫退縮,雙手舉起武士刀,左腳向後一蹬,下盤穩如神木的盤根,隨著纖細的腰還有看上去與力道不相符的雙臂作動,武士刀斬下,暴力的與無名的短刀碰出了火花。
 
兩人向後稍稍分離之後,彼此的武器上都留下了一到深深的缺口……。
 
「妳背著我……背著宇宙管理員跑到X時間線,還另結新歡,帶了過來?」無名一邊喘著大氣一邊問。
 
「就說了……不是妳想的那樣……。」克蘿妮無奈,但還沒等她說了些什麼,無名發動了第二波攻擊。
 
又是一聲激烈磕碰聲,只是身經百戰的無名摸清楚了彩羽的路術,這次她的短刀被擋下之後,奮力的一推,隨即往彩羽的右腳踢了過去,彩羽閃避不及,跌坐在了一旁,沒時間管右小腿的痙攣,馬上喊了克蘿妮,要她小心。
 
無名發了瘋似的衝向克蘿妮,又用力的劈了過去……。
 
克蘿妮動用了自己的超能力,在時間利刃的周圍動了點手腳,無名的刀劈過來時時間會在極為微小的範圍內變慢,克蘿妮便能一次次、不太費力的接住無名的攻擊。
 
「冷靜啊……!」克蘿妮喊著。
 
無名不斷的劈砍、劈砍、劈砍,都被克蘿妮的雙刃擋住……。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一次次的劈砍,無名一次次的問著。
 
就這樣僵持了好一陣子,無名的聲音從憤恨,轉變成不解,又慢慢的消融在莫名而來的哽咽之中。而此時,太陽走到了天際線的上緣,陽光被散射成了昏昏的橙紅,角度低斜,把無名跟克蘿妮的影子拉長,把這一刻也一併拉長。
 
「為……為什麼……?」無名劈了最後一下,低著頭,右手一鬆,把短刀丟在了一旁。
 
「為什麼……?」無名向克蘿妮走去,終於止不住淚水,撲進了克蘿妮的懷裡。
 
「妳不在的每一天,每一時每一刻,我都在恨妳……我都在恨我自己……。」無名哭得不能自己,止不住的淚水浸在克蘿妮的衣料上,也浸入了克蘿妮柔軟的心中。
 
被不認識的無名莫名的抱住,克蘿妮沒有反抗,不知道為什麼也心疼了起來。無名抓著她,克蘿妮動作因而有些彆扭的把她的利刃掛回了腰間,有點不知所措的伸手,左手摟住了無名的背,右手輕輕把無名的頭擁進懷中,倘若克蘿妮願意,這一刻可以是永遠,但是她沒有去操弄時間,這種時候她不喜歡操弄時間。
 
「妳……妳還恨我嗎?」克蘿妮問。
 
懷中的無名沒有聲音,透過輕微的竄動可以知道無名搖了搖頭……。
 
日落時間一過,城鎮瞬間黯淡了了下來,較為老舊的鋼筋混凝土建築用燈飾點綴,新式植物建築的邊緣則有渾然天成的橙紅色光影,呼應著日落的最後一點餘暉,放眼望去,視線所及的每一棟建築物都是如此。街道的燈亮了起來,鋪裝路面是現實的冷白色,人行道則是人性的暖黃色,搭上那始終很令人在意的建築代謝物和紅橙色亮光,城市彷彿會呼吸,是一座不斷運轉的不夜之城。
 
彩羽累了,又有點無言的坐在一旁看著這場鬧劇,她理解情緒的沉重,卻對這場無意義的打鬥而感到疲累,無名抱住克蘿妮之後,她什麼都沒有說,靜靜的在一旁看著。
 
「妳願意聽我解釋了嗎?」克蘿妮輕輕問眼前這心靈破了一道缺口的小貓頭鷹。
 
「妳介意來我的藏身處嗎……?我沖杯咖啡招待妳們吧。」無名低沉的說著,還在努力的把殘存的傷感往裡藏。
 
「藏身處……?」
 
「嗯,藏身處,也算得上是家吧。」
 
「我不介意,走吧……。」
 
「我們花費太多時間在這了,克蘿妮。」彩羽說。
 
「我就算自己貼,也會付妳薪水的,一起來吧……。」克蘿妮說。
 
無名的住處在一個不起眼的巷子中,一年前搬過一次家,已經住到植物式建築之中,一穿過不怎麼高的圍欄,便也發出了微微的紅光。圍欄到房屋本體之間是一片小前庭,種滿了盆栽花草。無名的房子是她自己設計,是穩重而簡約的現代風格,經過大門,依然有植物建築的紅光。經過小玄關脫了鞋之後,客廳是略略墊高的木地板,看過去就是一整面的落地窗,眼光直望後院,即使房屋不大,這樣的設計也充滿空間感,絲毫不壓迫。
 
「我退休後也想要一間這樣的房子……。」克蘿妮暗暗的想。
 
到了玄關與客廳的簍空分隔牆,那處恰好也是一個操控介面,無名按了按,燈光便開了起來,木頭客廳地板中間有一片方形處被台升上來,變成了茶几,無名從茶几下的收納空間抽了幾張坐墊出來,幾人就此坐了下來,無名安頓好兩人,便去沖咖啡。
 
聞著咖啡香,除了那股咖啡味,多出來的是一陣暖烘烘的焦糖香,還有淡淡的水果氣味,雖然聞著難以辨別,但克蘿妮直覺是荔枝。這陣氣味飄來,克蘿妮知道這裡的無名跟X時空的無名相比,她們的講究程度是不分軒輊。那陣氣味漸漸的擴散,充滿了整個空間,毫無章法的硬是把無名家染成咖啡廳的顏色。
 
不怎麼久,無名拎了三隻陶瓷咖啡杯,本質是純白的,在暖黃的燈光下,則是象牙白。另一隻手端著那壺咖啡,回到客廳,將杯子分給兩人,並在三隻杯中倒上八分滿的咖啡。
 
彩羽較常喝茶,淡淡的皺了一下眉頭,然後用她平常品茶的方式喝起了咖啡,那道理說來大同小異,她也沒有太過講究這麼枝微末節的細節。
 
克蘿妮聞香後喝了一口,讚嘆不已,但沒有太過驚喜的表現。
 
「對不起,我剛剛……」無名突然發話。
 
「沒關係,我懂。」克蘿妮打斷她說。
 
她跟華生一樣,看過太多時間線,跟X時間線相似的時間線還有很多,她們也不能處處留情,每次面對不同時間線中,失去自己的同夥,都是這樣的感受,她們最深刻的交流,也只能止於一個輕輕的又厚重的擁抱。
 
「妳知道我不屬於這個時間線嗎?」克蘿妮又啜了一口咖啡後,問無名。
 
「我有猜到妳是穿越異界門過來的。」無名的話語聽起來很冰冷,卻好像期待著什麼,像是陰天中的星空,仍期待看到幾顆星點。
 
「異界門,妳們是這麼稱呼的……。」
 
「這個時間線的克蘿妮,是不是回不來了……?我……我一直在想辦法找她,想辦法穿越異界門找到她,我不認為她死了,那一瞬間,她明明鬆手了……。」無名說著。
 
「對不起,我沒有帶儀器過來,也無法立即幫妳查看。」克蘿妮淡淡的說,沒有太多的情感,
 
「妳們既然是從其他時間線過來的,可不可以分享一些技術知識給我……?我還想找她……。」
 
「很抱歉,不能,想成為時空旅行者,有太多的限制與必需技術,也許妳可以回去找管理者好好談談,重新開啟異界門的研究,再說,妳們的建築、高樓、娛樂場館使用的建築技術,不也來自異界的植物嗎?」
 
無名沉默了良久,翻開她的筆記本,假裝自己有什麼計畫或是當下必須確認的事情。
 
「謝謝妳的招待。」
 
克蘿妮說完,提起那三隻空杯子,自顧自地走到了廚房,開始清洗杯具與咖啡壺。無名不知道什麼時候湊了過來,從後方抱住了克蘿妮。空間裡寂靜的只剩下水龍頭出水的嘩嘩聲,克蘿妮不自覺的停下了動作,關了水,轉了過來……。
 
「對不起……我真的沒有辦法幫妳……。」克蘿妮說,眼神同時有了點低垂。
 
無名把臉埋在她的胸口,眼淚與情緒已然在不久前的打鬥中哭乾,她麻木的,卻貪戀的佔有著不屬於她的克蘿妮。這些緣分與連結,在眾多時間線中,如同針線一般穿梭交織,懷裡的、不屬於這裡的克蘿妮,身上的所有味道都跟已然離去的克蘿妮一樣。她貪戀著,好希望此時此刻就此暫停。
 
「妳什麼時候要走?」
 
「我不知道,我來到這裡是意外……。」
 
就在此時,彩羽跟克蘿妮的手機同時一陣短暫急促的震動,克蘿妮沒看手機,彩羽一看,是華生已經透過亂度演算找到他們了,就在門外不遠處等著。
 
「那個……對不起我不想打斷妳們,但我們該走了……。」彩羽說。
 
「我能在妳的筆記本上寫點什麼嗎?」克蘿妮突兀的問無名,隨後向彩羽使了個眼神。
 
「當然……」無名翻開,把筆拿了出來,遞給克蘿妮。
 
她們的情緒都已經麻木了,是那種大哭一場後的麻木感,僅有微微如餘震般顫動,克蘿妮最後顫動著一點不捨,無名顫動著依戀。
 
用華美的草寫簽了名,寫了幾段話之後,克蘿妮藏了一條公式在不起眼處。
 
早在先前一番思考過後,克蘿妮已然推測出她們的傳送門哪裡有缺陷,是少了一條讓一切變得可預期的公式。
 
克蘿妮在心中一番掙扎,感性,以及對每一個無名都會有的同情與不捨,戰勝了理性,把該公式留給了無名,她知道聰明如無名,一定會找到方法的。克蘿妮不知道這個時間線的克蘿妮到底有沒有死,但是她把金鎖的鑰匙給了無名,也許不久後,多元宇宙間會多出一位時空旅行者,總有一天會造訪X時間線,也許靠著這條公式,管理者願意重拾異界門的研究……。
 
「我們會再見的……。」克蘿妮對著無名說出了曾經的華生對古拉說過的話。
 
無名將兩位客人送出了家門與外面的圍欄,偷偷的往巷子口望去,一個金髮的偵探,身後亮著一圈圓形的藍光,時不時的擾動著,是暗巷中的一輪明月,是她所認知的異界門,但比她們曾經開啟過的穩定多了。
 
見那幾人在強光下黑壓壓的背影先是談了些什麼,隨後穿越藍光,藍光在三人都通過時瞬間暗了下來,剩下幾滴火星,餘燼般飄散然後消失。
 
此時無名的房屋也散出了一陣陣的紅色亮光代謝物,她什麼也沒說,什麼也沒有想,回到了自己的屋中。

創作回應

林胡桃
我想寫這個時間線的無名的外傳,拜託告訴我你們想看🤣https://media.tenor.com/1upFgsSe7vIAAAAC/mumei-nanashi-mumei.gif
2024-04-17 00:13:35
林胡桃
話說,我真的覺得いろは翻成彩羽很好聽
2024-04-17 00:14:43
Zidanet
感覺大大的作品世界觀越來越廣,可能會需要寫個導讀讓新讀者們理解世界線的分歧了。

無名外傳當然想看(貓頭鷹可愛),不過會不會開太多線?
2024-04-17 11:04:33
林胡桃
外傳只會寫一兩章,還是以主線為主。

其他時間線除了用來串連劇情,也可以離開限制,用不同的角度塑造同一個角色。

當然我不會一直亂開支線🤣(沒那麼有創意)

最後感謝你來https://media.tenor.com/ZVZRVeRRSG4AAAAM/mumei-nanashi-mumei.gif
2024-04-17 11:49:5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