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我是靈異人》第二十二話:為了你

緬因吉 | 2024-02-19 18:03:03 | 巴幣 370 | 人氣 438

連載中我是靈異人
資料夾簡介
擁有連接靈界能力的林義仁,他回到離開十年的田西鄉,想要替因自己能力的關係而受「詛咒」的故友,解除詛咒。竟攪進一場政治仇殺紛爭中!而動手殺人的竟不是「人」!

       懸在樓梯口的金喜芮,滿臉通紅,雙眼失神,舌頭有些外翻。

       李睿鋒著急來到金喜芮下方,想將她頂起,不讓她窒息,卻發現怎麼用力,她就像是千斤重石般,一公分也頂不起來。

       「可惡!這怎麼回事?」李睿鋒退後兩步,看著金喜芮彷彿如一尊沒有意識的人偶,身體沒有一絲掙扎,靜靜地吊在那兒,等待著死亡。

       李睿鋒見金喜芮如此詭異的狀態,驚覺不對勁,趕緊摘下墨鏡。赫然見到,金喜芮竟被一條有著人臉的虛幻白蛇捲縛著!

       「鬼上身!怎麼會?」李睿鋒雖然驚訝,但目前的狀況容不得他多想,他趕忙往二樓跑去,想拿廚師刀直接切斷窗簾拉繩。

       來到二樓窗簾拉繩綁住的欄杆處,李睿鋒半身探出欄杆,拿起廚師刀往拉繩砍去。

       然而,就在刀鋒快接觸拉繩之際,一道白影突然出現,擋在拉繩前,阻止了刀子的前進,同時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將刀向外推去!

       李睿鋒見此情形,只能咬牙使勁將刀往拉繩壓去。一推一壓,兩股相斥的力量相互擠壓,讓廚師刀抖動不停。

       如此僵局持續了約莫十秒,李睿鋒最終不敵推力,廚師刀脫手飛出,掉到一樓去了。

       「可惡!」李睿鋒用力在欄杆上搥了一下,馬上往一樓衝去,拾起廚師刀,正欲上樓再試一次時,停下了動作,看向臉已經脹的有些發紫的金喜芮,暗忖,「不,現在不能再試了……」

       於是,李睿鋒跑去搬了一張椅子,放在階梯上,站上後剛好能與金喜芮對視。後者脹紫臉上那雙無神的眼睛,讓李睿鋒看著一陣心疼。他連忙取下身上的護符,無視附身在金喜芮身上靈體的凝視,將護符套在金喜芮的身上。

       就在護符套上金喜芮身上的瞬間,淒厲的女聲突然在樓梯間響起。同時,一股冰冷且強大的勁力,將李睿鋒猛得推飛,狠狠撞在樓梯上。

       睿鋒忍著背痛,確認靈體已不在金喜芮身上後,拾起廚師刀,快跑至二樓,以最快的速度將拉繩切斷。

       拉繩斷開!

       金喜芮從樓梯間重重落下,在階梯上滾了一圈,趴在地上不知生死。

       「芮芮!」李睿鋒來到金喜芮身邊,將她扶起,輕拍著她,想確認她是否還有意識。

       然而,李睿鋒呼喚了數次,金喜芮都沒反應,他開始緊張了,連忙伸手探了探後者的鼻息。

       「喂!妳別嚇我啊!」李睿鋒沒感覺到金喜芮的呼吸,緊張的將手挪到後者的頸部,停了片刻……

       脈搏還在!李睿鋒鬆了一口氣,立即替金喜芮作口對口人工呼吸。因為他從沒替人做過口對口人工呼吸,他不確定標準流程是什麼,只能憑著過去學校所學的記憶去操作。過程中,貼著金喜芮的嘴有時吹了兩口氣,有時吹了三口氣,吹氣的節奏不是很穩定,但他已經不在意怎樣是對的了,只希望金喜芮能趕緊呼吸。

       急救的過程約莫重複了十次左右,金喜芮終於自主呼吸了!

       李睿鋒直到見著金喜芮微微睜眼,一直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他含著淚,輕輕喚道:「芮芮,妳聽得到嗎?」

       金喜芮虛弱地看著李睿鋒,臉脥微微泛紅,露出了蒼白的笑容,「李睿鋒……」她覺得全身發軟,說了三個字,便沒有再說話,只是吃力地舉起手,輕摸了一下後者的臉。

       「妳沒事真是太好了,」李睿鋒的淚水在眼眶中打轉,他以為他又會失去了一位生命中的重中之重,「媽的,妳真的嚇死我了。」

       金喜芮沒有回話,只是微笑仰視著李睿鋒。

       然而,正當李睿鋒以為救下金喜芮,就等於結束時,眼角瞄到右側有個人影,同時感覺到全身一陣冰冷,警覺地看向右邊,人面白蛇的臉已緊貼在他的面前,近到兩者的鼻尖幾乎碰在一起!

       事發突然,李睿鋒還來不及反應,人面白蛇靈體已纏住他的身體,並將手指插入他的腦袋裡。李睿鋒渾身一抖,肩膀一垂,雙手無力的垂在地上,眼神失焦般地看著金喜芮。

       金喜芮見李睿鋒的異狀與李江被附身的模樣有幾分相似,心頭一顫,暗叫不好。

       接著,李睿鋒的身體硬直,右手在地上一滑,抓起廚師刀,刀尖朝下,高舉過頭,毫無猶豫地往金喜芮的眉心插去。

       吭!金喜芮在間不容髮之際,將頭偏了一個角度,躲過了刀鋒。廚師刀的刀尖,就刺在她的耳旁,隱隱還能感受到刀刃的冷氣。

       李睿鋒再次舉刀,向下刺去,這次目標是金喜芮的心臟。

       金喜芮這次有了準備,拼命扭轉還有些發軟的身體,向旁邊一滾,再次躲過了李睿鋒的刀。她仰躺在地,側頭大喊:「李睿鋒!你醒醒!」

       李睿鋒只是一動一頓地分別將頭與身體轉向金喜芮,接著如野獸般,撲到金喜芮的身上,一手壓住她的脖子,一手抓起廚師刀往她的眼睛刺去。

       金喜芮一時間,無力掙脫李睿鋒的壓制,只能看著刀尖迅速在眼中放大。這時,她只能絕望的將雙閉上雙眼,不敢看廚師刀刺穿眼睛的瞬間。

       然而,過了約莫兩秒,金喜芮發現預期的疼痛與死亡並未到來!她緩緩睜眼,抽了一口氣。那廚師刀的刀尖,正停在離她眼球僅有兩指寬的距離。她聽著自己的心跳聲,緩了一會兒情緒,將注意力越過廚師刀,看見李睿鋒面部痛苦的扭曲著,「你醒了嗎?」

       突然,李睿鋒向後一彈,整個人跌坐在地。旋即又像是提線木偶般,雙腳打直,身體ㄧ挺,直接「立」起,舉著刀,沉重地跨出一步後,用著低啞的聲音說:「芮……快……走……」

       「李睿鋒,你快醒醒!」金喜芮艱難撐起身體。

       「走……快走……」李睿鋒沉重地再跨出一步。此時,他扭曲的臉上,流下了兩條淚水。

       金喜芮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不捨地看著李睿鋒,對他搖了搖頭,心想,「我不能走,萬一我離開了,李睿鋒跟李伯父一樣自殺怎麼辦?對了,聯絡阿仁……」想到這兒,她四處張望,發現手機在大門旁。

       李睿鋒的頭部跟著金喜芮的移動,緩慢地轉動著,而他的身體正劇烈顫抖著,似乎正在與靈體爭奪身體的主控權。

       金喜芮一路注意著李睿鋒的動作,好不容易來到了手機旁,才低頭想要撿手機時,就聽李睿鋒怪吼一聲,四肢著地,如野獸般快速朝她衝來。

       「啊!」金喜芮一緊張,抓起手機就往李睿鋒的臉上扔去,同時,心中懊悔,怎麼把手機扔了出去。
啪!手機正中李睿鋒的額頭。他怪叫一聲,停頓了一下,晃了晃腦袋,又朝金喜芮衝去,並嘶吼道:「妳為什麼不快走!」

       接著,金喜芮與李睿鋒糾纏了幾回合,雖然避開多次致命一擊,但由於身體還處於虛弱狀態,動作不靈巧,身上多了不少刀傷,最終還是失誤,被李睿鋒壓制在地!

       「為什麼……不走……」李睿鋒扭曲的臉已被淚水打濕。

       咳!我不能丟下你……你快醒醒!」金喜芮的脖子被壓的難受。

       「對不起!」李睿鋒用著哭腔哀嚎了一聲,將手上的廚師刀往下刺去!

       「李睿鋒!不可以!」金喜芮含淚看著李睿鋒的另一隻手,接住了拿刀的手,一扭一轉,將刀鋒朝向自己,用力往胸口插去!

       李睿鋒的胸口,瞬間一片血紅。此時的他寧願選擇自殺,摧毀這具肉體,為了不讓靈體有機會控制他傷害金喜芮。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金喜芮見李睿鋒的舉動,難過得猛搖頭。

       不過,不一會兒,金喜芮注意到,李睿鋒胸口上的那把刀,並未持續往胸口插入,而是刺入胸口肋骨上後,便靜止不動了。而且後者的身體,正不明原因地劇烈顫抖著。

       金喜芮當然知道李睿鋒這狀態是什麼原因。於是,將視線投向李睿鋒的身後。

       果然,林義仁就站在李睿鋒身後,並伸出泛著金光的雙手牢牢抓住人面白蛇靈體。

「阿仁……」金喜芮如釋重負的淚水瞬間湧出。





這個年終於快要結束了,今年的工作超乎我想像中的忙,就連已經初五過後了,大家都上班了,還是有些超乎預期的忙,雖然忙是好事,但我想更新小說呀!只能趁著空檔,修稿和打文。最新一話幾乎是用站著把文修完的!希望久違的一話,大家能喜歡。最後向大家拜個晚年!祝大家身體健康,事事如意。

謝謝您的閱讀這話,歡迎按讚或分享,若能留言指教的話更好,這一切都能讓我成為更成熟的寫作人!

還有還有,★緬因吉寫作不賣巧克力★這是我的粉絲團,歡迎大家加入,一起為我打氣!



創作回應

『。』
骯,復更了!!
2024-02-20 01:03:49
緬因吉
終於能面對寫作了!
2024-02-20 15:12:1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