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尾刀俠VI 第十章 (下)

林賾流 | 2024-04-25 02:25:19 | 巴幣 102 | 人氣 504

連載中第六集
資料夾簡介
一個台灣孤僻宅男穿越到平行世界美國城市,在孤星市中遭遇的大大小小冒險。

尼莫身形一歪,馬修知道他超能力副作用發作,正要伸手去扶,尼莫自己撐住了。
 
馬修看不下去勸道:「你腳受傷了盡量別下地走,如果不是為了讓你盡快補充營養,我也不想讓你自己下樓。」
 
尼莫回嘴:「不然要怎樣?用爬的嗎?」
 
「親愛的,你剛剛讓我聯想到相當美妙的畫面。」首富慣常用口頭佔便宜作為尼莫讓他緊張的小報復,連他都不敢在沒完全變身前就對上米迦勒,尼莫卻穿著睡衣拎起撥火棍就衝了。
 
「去你的!」明知馬修就是嘴賤,但他偏偏有辦法把張口就來的幹話講得好像真有幾分意思似。每回讓尼莫不爽的點往往不是內容而是馬修這副亂七八糟的態度。
 
馬修靠近他,親密地擠了擠尼莫,再握住他的手腕測脈搏。尼莫沒反對這些小動作,他們都清楚超能力者使出前所未有的招式或力量時,一定得小心各種難以想像的後遺症,忽然猝死也非新鮮事。
 
「魔女不是想活得更好,而是誘使我們放鬆警戒才能抓準時機自殺,說不定還想著最後過完一段快樂生活沒有遺憾。還真被騙過去了,不愧是在新疆集中營生存下來的強者。但尼莫你也不是省油的燈,居然選在魔女藉口洗澡的時候感應她的狀況,明明大家都不敢做這種事,你還帶頭警告我們不准侵犯客房隱私。」馬修感歎不已。
 
「直覺吧!儘管魔女一切進退掙扎都符合受害者自然反應,我還是有點懷疑,她可不僅僅是同類型犯罪的眾多受害者之一,不能用案例通則或正常邏輯類推。」尼莫之前密集接觸普通人家庭暴力犯罪的好處是,他累積了許多關於被害者的觀察經驗和他們信任KS後交付人生最黑暗的遭遇,許多都不是英雄能及時目睹阻止的。
 
「我是請你阻止米迦勒,但也強調別勉強。為什麼奮不顧身?你的超能力能殺傷米迦勒,證明你豁出去了。我說過要將魔女當成東岸怪獸等級的對手看待,意思是打敗諸多海中怪獸的米迦勒威脅程度還要在那之上,形象化一點比喻,等於直面利維坦,你的確是意識到這種程度的威脅才覺醒更強力量。」馬修目光沉沉問。
 
「我認了個乾妹妹,答應要站在她那邊,無論對手是哪國政府還是超英,你看過這段監控錄影了。既然世界上只有一個人給魔女這個承諾,這個承諾就沒有交易餘地,不具對價性質,是我無償送給魔女的精神支柱,或許不是無堅不摧,但絕不能自動粉碎。」尼莫毫不猶豫說。
 
「我不知道你這麼慷慨?」
 
「安琪送我黑色鱗片,霧鐘為我治癒祝福,她們讓我保住兩次命,同樣是超能力者,我給魔女一個活下來的鼓勵不算什麼,只是想這麼做而已。撇開個人想法不談,對你的神祕計劃也有額外好處,別假裝你不懂。」尼莫撇嘴。
 
「看不出你挺有大局觀,不是對介入世界大事沒興趣嗎?」馬修瞇起眼。
 
「魔女當我妹妹充分夠格了,聽話又努力,做哥哥的不擋在前面教訓讓妹妹傷心還意圖不軌的男人,我的面子要往哪放?只要魔女不搞出世界大事,大局干我屁事?」
 
好的,又是倔強頑固的凱普頓先生正常發揮。
 
「你還沒回答我,賭命攔住米迦勒時到底在想什麼?我想知道奇跡如何出現?」
 
「我希望魔女學會去思考以及相信,她這條命至少比我的重要,順便讓米迦勒明白我這個意思,還有我超怒,迫不及待想要見血,就這樣。」尼莫被煩不過和盤托出,信不信隨便他,尼莫當時哪有時間想一篇哲學論文。
 
「真讓人害怕呀!你總是出人意表。」
 
「我做錯了嗎?如果沒錯,你就給我閉嘴!」尼莫還在冒煙的情緒又被馬修的檢討問話撩起來。
 
「我沒辦法說你做錯,但也不承認你是對的,所以我在生氣。這不是你一個人的事,應該說大部份責任都歸我。」馬修說。
 
「關於米迦勒和魔女的問題,既然你選擇的最佳解決手段是我,別一直唉唉叫,很煩。我幾乎沒損失,只是左腳不小心踩到玻璃碎片還有用光能量而已,雖然我認為當時沒留手,可能是自己估得不準,能量還是有剩一點或者你分享的變身結束後延長耐力訓練起效了,多休息就能恢復,又不是第一次受傷。」尼莫向來討厭別人雙標,首富三天兩頭賭命,卻對當時只有尼莫能挺身而出的緊急事故斤斤計較。
 
尼莫舉起染著米迦勒鮮血的撥火棍轉移馬修注意力,血液沒有乾涸跡象,鮮紅中仍散發點點金色微光。
 
「你的傳說武器怎麼處理?姑且算是難得的實驗樣本,要不先收起來?只是要怎麼包裝比較好,垃圾袋嗎?」研究狂馬修不可能不愛這個,尼莫決定用大人的手段結束這回合。
 
「先用保鮮膜包裹,再用垃圾袋裝著紮緊。」馬修說完自動窸窸窣窣包裝好實驗樣本。
 
「好了,我看看你的腳傷如何?有沒有繼續流血?」首富正要蹲下去,尼莫扶住廚房中島邊緣抬高左腿,捲髮青年不想站著被低姿態的馬修捧著腳掌檢查,示意他彎腰即可,一瞬不想示弱的本能冒出頭。
 
尼莫正要順口吹一句「老子還能踢人」,腳踝上方被馬修冷不防握住,極富技巧的一扯。瞬間失去重心的尼莫直接被馬修攬住背部,控制他左腳的力量同時放開,隨即另一隻有力手臂插進膝彎將捲髮青年整個撈起。
 
尼莫傻眼,一臉問號,被首富用標準公主抱姿勢卡在懷裡。
 
「我還在想怎麼動手不會鬧出太大動靜又扯到你身上傷口,你這麼配合真是太好了!」金眼男子幸災樂禍的說。
 
「你有病嗎?放我下去!」若非尼莫瞬間判定對方沒惡意,他早就用手肘打斷馬修肋骨再賞他一套組合攻擊。
 
「與其讓你下次算計叫別人公主抱我,不如我先抱你一次領先得分,不過認真算起來早就不止一次了,就差沒在你清醒時讓你感受我令人安心的懷抱。」首富指那次他們在巴倫支海沿岸苔原緊急紮營時的交鋒,尼莫威脅喪失行動能力的馬修不乖乖配合就要call米迦勒公主抱他直接開外掛解除危機。
 
「你想做什麼?」尼莫壓低嗓音正式警告。
 
「這麼明顯還看不出來?製‧造‧把‧柄‧囉~誰教你已經蒐集不少我的小糗事,總得禮尚往來。你現在配合還可以掰成搬運傷患,要是胡亂掙扎,那畫面可就精彩了,是誰先大吼把別墅監控全打開的?還穿著睡衣,真可愛。」
 
馬修目前赤裸上身,兩人這身打扮互動怎麼看都沒辦法硬拗成正經辦公。
 
金眼男子低頭凝視捲髮青年的表情,尼莫瞪大眼睛嘴唇微張舉棋不定是否要爆炸的狼狽模樣,確定承包了首富接下來至少半個月的快樂。
 
「權當我給你一個教訓!在我的家裡任性受傷就會被我這樣抱著。有資格和米迦勒硬碰硬的只有我,你竟然主動攻擊?誠然你對米迦勒無可取代,萬一失控,米迦勒自己也無法保證小小的波及不會害你灰飛煙滅!確實不公平,但在我眼裡你的命比魔女重要!再說米迦勒又不會殺了她,就算人被劫走,事後也不是不能挽救,你不相信我的能力嗎?」馬修表情雖帶著微笑,語氣卻相當罕見的嚴厲。
 
尼莫被他這麼一說也熄了火,只覺得萬分疲累,不再梗著脖子和馬修作對,將頭靠在金眼男子胸膛上放軟身體擺爛,愛搬就給他搬!
 
馬修笑嘻嘻問:「不戰鬥了嗎?我的英雄。已經給過你專業意見最好多休息。」
 
「累了,但還不能停止。」
 
「世界的確可能隨時翻覆。」馬修認同尼莫的超英修養。
 
「我指的是活著這件事。」語罷,尼莫低頭挺腰用力往上撞使出頭錘,成功收獲首富一記悶哼。他還是堅持不鬆手,尼莫只能稱讚馬修下巴夠硬,反而是他的頭撞痛了,得不償失。
 
馬修再度不怕死地親吻尼莫的頭髮,嘴唇貼著曾遭毒打令他失憶的那處頭部傷疤痕跡輕輕摩蹭,似在安撫某種受傷動物。
 
尼莫放棄掙扎了。馬修的好意雖然欠揍,但確實是好意,尼莫深諳錯過救援的失落感,馬修需要立刻做點什麼,尤其他剛剛說出尼莫可能意外身亡的判斷,表示馬修在治療魔女時確實那樣擔心著前往攔住米迦勒的尼莫,對一向自負的金眼男子壓力大概很大吧?
 
但凡換成其他傷患,馬修都能命令頂尖醫療團隊線上接手,上樓頂變身及時趕到現場,偏偏自殺的是新疆魔女,動脈出血一段時間,半秒都拖不得。
 
房門關著但沒上鎖,馬修將不情願的睡衣超英送回客房,尼莫很自然伸手開門,豈料房門被推開後,馬修卻不急著進去卸貨。
 
「尼莫,你聽說過『惡魔之屋』的流行,那股集體互殺惡習迄今沒停止,只是大眾不再關切了,死亡的確會傳染。」
 
「活著很辛苦,雖然我反對自殺,但我絕對不會用總有一天能幸福的謊話來哄人,也沒資格譴責選擇放棄的人。」尼莫篤定說。
 
「如果無法保持沉默,該怎麼對那些渴望放棄的人說呢?」馬修溫柔地反問。
 
「『不會只有痛苦而已』,只有這一點,我敢保證千真萬確。」尼莫悶悶回答。「遇到那些想自殺的個案,我都會問他們『難道不想看看世界末日和新怪獸嗎?現在放棄就太浪費了。』通常這句還滿有效的,至少能讓他們再撐一陣子。」
 
「撐下去又怎樣?他們肯定會想,『我才不要為了那些偽善者的自我滿足活著』。」
 
「幹嘛想像為那些傻逼活著?就不能是賭一個遇到新鮮事的契機?這是我的真心話,普通人當真不想活時,我只能祝福他一路好走。對那些生死不能自己負全責的傢伙,我會嚴格一點,比如總統在內的聯邦政府高層,還有你,馬修‧格林。」尼莫不以為然道。
 
「你的死前祝福居然有階級歧視!」雖然是從上到下的歧視,但也還是歧視,馬修就首當其衝,哪天受了致命重傷被尼莫在旁溫暖守護陪伴最後一程的幻想空間都沒了,尼莫只會踹他屁股叫他別裝死,再不然也要用盡手段讓馬修求死不能。
 
對了,還沒覺醒超能力當上超英前,尼莫練習料理活締技巧,用腦白質切除術刺人眼窩當必殺招式時,就作過萬一馬修腦部被感染寄生要替他留下一口氣的假定。思考到這裡,世界首富不禁抖了抖。
 
馬修將尼莫抱到浴室前才放下他,賺到兩個中指。
 
「乖,沖個澡,換身讓你舒服的備用睡衣,雖然傷口碰水容易感染,考慮到你對解除戰備的儀式感要求和超英體質,還是隨你高興先去洗乾淨,我再替你仔細清創治療,你這個不洗澡換衣服就不肯躺床的麻煩傢伙!這樣對你的心理健康較有幫助。之後好好睡覺,你刺米迦勒那一擊代價可不小,快昏倒了吧?米迦勒也被你嚇得不敢動,怕你又亂來,至少你成功讓他分心了,厲害。」
 
尼莫立刻進浴室脫下破損染血的睡衣,但他沒放任自己沉浸在蓮蓬頭灑下的熱水安慰太久,全身傷口都洶湧地提醒傷患不配享受日常清潔的奢侈。他熟練地清洗身體,沒有多餘動作,將頭髮擦到不會滴水的程度後在腰間圍著條浴巾就出來了。
 
雖然馬修讓他換睡衣,也得先把尼莫身上傷口都處理妥當才能穿上衣物,接下來好幾天免不了滿身紗布,除非尼莫只穿條內褲在別墅裡生活,否則他就得覆蓋傷口以免和布料反覆摩擦必定發炎外加浪費藥膏。
 
對睡衣才是真制服的尼莫來說,他寧死也不當內褲俠。
 
馬修趁這段時間又去閣樓一趟拎著專家級治療包回到客房,以防尼莫意外出現急症時能立刻應對。
 
捲髮青年坐在床邊吹頭髮,將左腳放在椅子上,這次馬修規矩地處理傷口了,否則尼莫還功能完好的右腳肯定會藉著床當支點掃到世界首富那顆天才腦袋上。
 
「如你所願,米迦勒受的不是致命傷,我向他確認過了。」馬修和尼莫都知道米迦勒已經不像人類了,然而首富知道尼莫嘴硬歸嘴硬還是會擔心。
 
尼莫遺憾道:「我抱著戳個對穿的信念,沒想到才刺進十公分而已。」
 
馬修挑眉故作誇張道:「『而已』?,你不但刺穿金劍加銀甲,還戳透米迦勒胸肌,避開肋骨傷到他的肺臟和大血管,告訴我你真面目是什麼品種的陸地怪獸比較快。」
 
首富趁尼莫洗澡時飛快詢問米迦勒傷勢,確定天使超英沒有大礙才讓他繼續罰跪,苦情懺悔還是不能省,尼莫和魔女都是心軟類型,問題是尼莫同時也很精明,會計算對方實力水準,別期待記仇小廚師隨隨便便放人過關。
 
「你慢慢調查吧!記得幫我取一個比較帥氣的學名。」尼莫照例遇到無法理解的超自然麻煩直接跳過,比如靈魂穿越和超能力之類。
 
「這次腳底撕裂傷可以用手術凝膠封閉,不用挨針,但清創消毒一定得徹底,內部發炎反而麻煩,雖然你身體柔軟度很好,但你現在肯定沒心思仔細照顧傷口,這事我親手做比較放心。先前預估等我到達別墅時你差不多要昏倒了才用機器人先幫你緊急包紮,不過你這次又超乎我的預期挺能撐的。」馬修發現繃帶沒全濕,抗菌藥膏也有隔離傷口效果,看來尼莫有聽進傷口盡量別碰水的忠告,想像渾身無力的尼莫剛剛用什麼姿勢淋浴避開最嚴重的腳傷沾水,首富頓時樂了。
 
金眼男子為尼莫進行更加詳實的全身傷口清創檢查,剛剛那次趕時間的腳傷急救其實已經差不多完成了,馬修確認傷口沒有遺漏的汙染和嵌入異物後再次為他消毒並塗上手術凝膠。
 
傷在腳底對尼莫最難忍受,畢竟他是連胸口與側腰中彈都停不下來的超英,要他好好靜養幾乎不可能。馬修開始煩惱尼莫的後續護理問題。
 
「傷勢確實不重,但你若想快點正常走路跑跳,聽我一句話,別讓腳傷發炎感染或反覆綻裂。」首富包紮完畢,拍了拍尼莫腳踝,接著處理他身上其他飛濺碎片割傷,萬幸沒有到需要縫合的程度。
 
「我盡量。」尼莫誠實回答,他無法保證做不到的事。
 
「說說你怎麼判讀魔女的心態?反正我現在手上沒空,正好聽你分享。」尼莫身上大大小小割傷總共有二十三道,不礙事但疼痛是一定的,馬修那句虎斑貓打趣並非全是虛言,除疤軟膏得備上了。
 
「魔女比任何人都清楚,我們之間沒有人會留下來陪伴她,她也不被允許自由追隨我們,倘若不是米迦勒態度巨幅轉變,她大概能一直忍到通過安全性考驗獨自生活。關於被拋棄這種糟心事,她從出生開始就是專家,魔女不想承認渴望陪伴的需求完全在情理之中。」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她毫不期待幸福可能,跟米迦勒能否證明真心無關,彼此皆是最危險的稀有超能力者,現實無奈就是擺在那裡,都說超英容易被深淵吞噬,魔女一開始就活在深淵裡,卻比大多數普通人和超能力者忍耐更多,她都把自己逼成這樣了,我不忍心再要求她或許諾虛假的美好自由未來,況且她也不買帳。」馬修也將事實攤開來表明意見。
 
尼莫又說:「還有,米迦勒不習慣忍耐,忍耐是人性考量和求生本能的綜合反應結果,實力過強同時極度孤立的他沒有這方面需求。他從超能力覺醒就恣意妄為到被我稍微壓制,期間你根本管不住他。受魔力影響後,表面上是忍住了,實際反彈只會更強,不只是性慾,應該說性慾刺激了其他欲求,雄性為了求偶可是無所不用其極,一隻禿毛鳥也可以重新長出華麗羽毛,我是指任何魔女可能會喜歡的人格特質,或能吸引她注意的行為。」
 
尼莫大致理解馬修利用魔女刺激米迦勒恢復人性的原理,魔力不能刺激不存在人性的對象,也得米迦勒還有一點心思興趣才能影響他,當然馬修最早找上的救星是尼莫。
 
「另外,米迦勒和魔女在羅布泊石塔第一次碰觸時就注定現在的關係了。」捲髮青年天外飛來一筆。
 
「你想說一見鍾情?」馬修已經習慣尼莫總會忽然冒出驚人之語。
 
「不然呢?米迦勒肉體反應不是很直接了嗎?魔女可能遲鈍點才想通,畢竟她不懂的事情太多了,包括自己的魔力和情慾,那些都是本能,但她學習能力很好,資訊自由後總能舉一反三。」
 
「告訴我你不是在開玩笑。」
 
「米迦勒感應力和魔女力量都是超級程度,在他們意識到前,透過力量之間的碰觸,靈魂已經確定彼此,若你相信靈魂存在的話,他們的相遇就是宿命。讓我想起你提起過令尊令堂的故事。」
 
馬修點頭後反問:「我確實相信靈魂存在,你這個解釋說服我了。假設沒有超能力,你也相信一見鍾情嗎?」
 
「算是吧!」尼莫視線沒閃躲,但毫無信仰的眼神太過明顯。
 
「為何回答有點模糊?」
 
「我相信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什麼?你自己不吃這套的意思嗎?」馬修對尼莫這條感情鹹魚居然還有所期待,簡直是不可原諒的蠢事。
 
「或許我能一見鍾情,但不會是愛情。那樣你也可以說我相信一見鍾情。」尼莫認為這是很普通的情況,他對「信長之野望」這款網路遊戲就是一見鍾情,否則之前從沒玩過任何遊戲,成年前在家缺乏上網條件的尼莫都是克服萬般困難在網咖玩的,還得躲警察夜間巡查。
 
光看尼莫當年行徑完全像個逃家小混混,不對,其實就是逃家小混混沒錯,只差他沒逃學,頂多請假,上課還算認真,成績落在中段,學校毫不知情,或者說校方知道他家庭情況不理想,本性還是規矩的,乾脆睜隻眼閉隻眼。偶爾被警察發現尼莫深夜停留不良場所聯絡家長警告,父母因為面子私下處罰了事,但尼莫屢打不聽,去網咖也只玩遊戲不理人,沒招惹其他事端,後來索性不管了。
 
說實話,像過去的尼莫這類孩子並不罕見,只不過到他穿越前網咖已經沒落了,可惜無「家」可歸的青少年並未減少,在各種不穩定的青春期,把水泥房子稱作家的孩子反而可能是少數,差別只是有無付諸行動而已,甚至新聞上還時不時出現更糟糕的例子,例如小學生自殺這種。尼莫不確定這是否算文明病毒進化了,絕望有年齡向下感染的趨勢,兒童面對的危險和霸凌壓力也隨著人手一機變得更加複雜多樣。
 
成年後逃離原生家庭獨自賺錢生活的尼莫,才真切體驗到「此心安處是吾家」的物理真諦,謀生工作和網路遊戲之間,只要有處遮風避雨能安睡的簡單空間就是家了。尼莫反而是在「信長」裡學到待人處事和社會規則,有好有壞,至少年紀還小就習慣打破年齡職業藩籬。
 
小廚師對世界首富的隨性態度其來有自,尼莫早就習慣網遊才是現實,在遊戲裡,他自己就是開國元勳(從封測開始從沒換過織田家陣營),日常和一堆大佬衝鋒陷陣稱兄道弟互通有無。
 
「我能感覺出你說的是實話,但大多數人不都是這樣嗎?我也有過不少次類似經驗,總是會遇到特別喜歡感興趣的存在,然後想得到手,漸漸就能確定是什麼感情,打算建立何種關係,這邊需要互動驗證。」馬修看著尼莫。
 
「我啥時說自己很特別了?只是鮮少遇到喜歡的存在,沒想過非得到手不可,因為我沒有好好保存的條件,坦白說我就算失憶也足以確定自己以前的生活很單調保守,安全第一。」尼莫略加回想道。反正不算說謊,他本名失憶了嘛!
 
遊戲是安全的,台服屬於代理商和貢獻金錢的玩家,尼莫從來沒對活物產生佔有慾,也是多虧網遊的福,遊戲裡什麼都有。頂多就後來出社會養魚失敗,還是他不缺遊戲月費後才分出一點零用錢試著養寵物。
 
一次失敗後尼莫就收手了,他不想多造業,便宜觀賞魚尚且如此,何況人類?
 
處理完所有傷口外加吹乾頭髮,尼莫又恢復睡衣乖寶寶假像,首富湊近盯著他的眼睛,確認捲髮青年雙眼炯炯有神不是他的錯覺。
 
「怪了,你怎麼精神還這麼好?」
 
尼莫也覺得奇怪。「但我沒力氣了,只是意識清醒。」
 
「不想睡可能改成其他機能降低,比如免疫力,總之多小心。」
 
「如果你在客廳幫我處理傷口,我現在可能就躺沙發上作夢了,你害我氣得睡不著!」想起那個公主抱,尼莫血壓立刻上升。
 
「彼此彼此!你不洗澡睡客廳就是打算繼續備戰!我不同意。」尼莫說幹就幹的性格矛盾地搭配綿密慎重的手段,凡事優先參考實用性,算是金主省心人民歡迎的超英,但就朋友來說反而更讓人緊張了,小廚師從心證原則出發的搞事程度目前都在往上突破記錄,不見收斂趨勢。
 
因此馬修才非得把受傷的尼莫搬回客房,沒收手機,確保他除了休息不能幹別的私活。
 
「我醒著還痛著,米迦勒會更顧忌,刺激他的罪惡感嘛!你建議的實用老方法。」尼莫雲淡風輕表示。
 
「嗚哇!你比我想像中更恐怖,對那麼信仰你的孩子也不手軟。」馬修讚歎。
 
「米迦勒現在這種混蛋情況,就需要來硬的讓他乖乖趴著等,連一隻手一隻腳都不許給我偷動,我可從來沒把他當傻子。」
 
「睡不著就算了,不勉強,我有很多事需要立刻和你討論,但你得知道,米迦勒也是從不睡覺開始愈來愈強,你的超能力剛覺醒時我就說過,意識或體感哪裡不對勁得馬上告訴我。」馬修不厭其煩告誡。
 
「我知道,你也知道。」尼莫沒明說,魔女營救任務讓利維坦嚴重超時透支變身時間,差點無法恢復人類形體,從巴倫支海岸邊回來後,經過生死關頭淬煉,馬修的超能力極可能已發生新變化,只是尼莫從來不問,馬修亦未談起這部分。
 
馬修能以前輩身份分享經驗,探索尼莫的超能力,肇因他一開始就光明正大表示要把尼莫當成特殊個案研究,急著適應現實的尼莫也同意了。首富無論是分析預判、戰鬥訓練和醫療保健都能給出明確支持,反過來尼莫無法對馬修在超能力變化上遭遇的任何麻煩有所幫助。利維坦和KS的能力機密程度絲毫無法相比,世界上能用各種方式探知情報的超能力者愈來愈多了,尼莫從頭到尾不知情就是最好的保密方式。
 
哪怕有天利維坦身分曝光,並不等於他的能力弱點跟著曝光,超能力者永遠都為自己保留王牌,這才是各國政府警惕卻不得不依賴超英的原因--他們沒有必勝把握,且民意壓倒性傾向超英,與這個特殊群體作對代價頗高,不如好好相處,機靈點的還能藉超英之手練兵。
 
 
 
※※※
 
作者的話:悲愴地宣布,下回是十一章,這一集因為要把之前一直影薄的米迦勒一口氣給個完整單元,加上米迦勒會連動到馬修和尼莫,這才有機會作讀者服務,字數就這樣爆炸了。
 
算了,爆炸就是藝術,沒有哪次是不爆的。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