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最後生還者2》開發紀錄片 觀後小感

FLE001 | 2024-02-04 14:00:20 | 巴幣 1028 | 人氣 122



可能很多人不想看,但總之我(快轉著)看完了,順便發表一點感覺很久以前就想講的話。

本人對最後生還者2的整體故事並不滿意,所以下文也是用如此觀點去闡述;雖然肯定帶有主觀性,但還是會盡量讓多數文句看起來理性一些,雖然有些地方實在是難以自己,但說到底,情緒宣洩式的言語根本無益理解與交流。



紀錄片的切入點約能分為三面向,一為故事,二為開發(Gameplay相關),三為管理。個人最好奇的,和大部分人一樣,是第一項。

老實說,片中沒有披露出更多前所未有的創作脈絡,不過製作人訪談還是能看出點門道,尼爾在片中自述,他被關於「暴力循環」的主題吸引,所以才想要創作這樣的作品。

這讓人感覺,二代主題會不會有點生搬硬套的嫌疑?我不知道,但他的心境肯定和開發一代時相當不同,因為片中敘述在一代製作時,喬爾的扮演者Troy就提出「讓喬爾在結尾死去,作為他一路上種種行為的報應」的見解,當時尼爾是持反對意見的;到了這次,當尼爾告訴Troy喬爾要掛掉時,不能接受的反而是Troy自己(當然,無論如何,他最後還是接受了)。

私以為,喬爾為了艾莉作出的某些舉動確實相當激烈,終究,他手上人命無數,其中以瑪琳為甚,這樣的人如果不得善終,其實也不怎麼奇怪,但站在如今,回頭望去,恐怕更重要的是「如何死」。

他很早就定下第一章是艾比視點,要讓喬爾退場的規劃,他覺得玩家會想「是自己把喬爾引到這個死局中的」,但他顯然思考得單純了。

我認為他可能低估了電子遊戲這一媒材中,至少相當一部分的玩家,對操作人物情感投射的強烈程度,遊戲和影視作品終究有所區別,同樣的故事,旁觀一個前作主角死去,和看著一個曾經親手操控,或是煽情一點的說法:「曾經是你自己」的角色死去,共情程度還是有些不同的。

喬爾和一個方才登場,就算是我們操縱,但無論塑造或了解都趨近零的新角色之間,孰輕孰重,可想而知,那當尼爾決定要讓艾比在開頭就一棒敲死喬爾時,社群反應如此激烈、兩極化,我並不訝異。

他覺得玩家會對作中角色的行為產生反思,不過喬爾的死,還有中段與尾段,艾莉和艾比的打鬥,對永遠都是共情喬爾和艾莉一側(其實我還蠻喜歡艾比這個角色的,但故事的發展和排序實在說服不了我)的個人,還有一部分玩家來說,其實都是被「走向已經定死」的提線操控,身不由己,不得不接受的必定進程。

另一方面,片中也提到當時的資訊洩漏對製作團隊帶來的影響,雖然有些人可能會有「哈哈幫我先看清一部作品了讚啦」的想法,不過對一間公司來說,實屬無妄之災:洩漏的人是荷蘭一位二十多歲的粉絲,他駭進頑皮狗的伺服器中竊取測試影片並公開,以為這樣就能讓遊戲快點發售,事情顯然沒有這麼簡單。

尼爾因為隨後充斥網路的批評聲浪受到沉重打擊,現在看來,他在推特上那些問題發言可能是源自於此。

老實說,這種在開頭直接收掉前作主角的冒險方式,會招致批評情有可原,不過當反對意見一路發展為仇恨言論時,一切就有些失控了,人的情緒反應還真莫名其妙,為了一個虛構角色,竟然想去傷害實在的人,就算真的很反感喬爾的退場方法,也不至於想要頑皮狗的員工去死吧。

話說回來,你說身為頑皮狗大頭,又是故事主導的尼爾收到威脅,雖然是不理性且不妥的行為,不過勉強還能找出關聯性,但連艾比演員Lara(記得也配過尼爾:人工生命的凱寧)出生不久的兒子也被死亡威脅,我就極度不能理解了,只能說,這是真的智障,而且人類永遠他媽不缺這樣的智障。

時間段又不斷前推,到了遊戲正式發售時,說實話,我也是同樣不能理解,當時的媒體評價怎麼會是如此歌舞昇平的景象,近乎清一色高分,遊戲又不像電影,有那種住在象牙塔裡,和大眾完全脫鉤的學院派影評,就後來玩家反應來看,媒體正負評的比例「絕對」不可能如此懸殊,我願和2077的災難發行並稱該年兩大不可思議,不過現在也都無所謂了。

唉,「暴力循環」並非什麼罕見的主題,我感覺尼爾和另一位編劇都陷在自己之中,雖然創作者肯定要對自己的作品有自信,但這次,他們可能太過相信自己了;追根究柢,遊戲既是創作,同時也是商品,創作者既然堅持自己的觀點,那就不能怪有人不買帳。

本作在遊玩面上下了大量苦心、畫面、美術、戰鬥,都是一流中的一流,在無障礙設計上的努力更是讓人敬佩,而故事評價的兩極分化,呃,人總是主觀的,我確實沒辦法理解,但我仍然尊重你的意見。

不過唯獨有兩點,個人實在無法接受,一是當時喬爾「我不會讓你一個人作這件事」的預告詐欺,到底為什麼= =,二是尼爾本人在社群媒體上發表的,攻擊部分玩家群體的仇恨言論,或許是洩漏與負評造成的精神狀況不佳所引致,也或許他只針對那些抱持惡意者,但仍然不可取到極點,群眾怎麼可能如此解讀呢,更重要的是,那些發言完全和他的作品想傳達的理念背道而馳,很糟,太糟了。

到頭來,這款作品沒教懂我原諒,倒是兩撥人無止盡地互相爭吵、說教、攻擊,連製作人本人都下來戰了,你要原諒個啥啊?對我來說,它印證的是:仇恨永無止盡,人與人之間的鴻溝有多麼巨大、不可理解,或許真正的「原諒與放下」永遠是痴人說夢。

紀錄片的最後稍微帶到最後生還者的影集,我記得評價非常好,只是個人心裡的芥蒂沒完全去除,所以還未觀看,尼爾表示希望觀眾透過影集發現這是遊戲改編,再進一步知道,其實還有很多遊戲有著非常優秀的敘事與故事,這段的發言還是蠻令人感動。

就像前面提到的,最後生還者2的故事,或許作為影視作品會更易於令人接受;也或許,尼爾當初在宣傳時就不該提到艾莉、喬爾,而是完全以艾比與WLF的眾人為主視角,隱藏殺父仇人的身分,透過相似的情感積累後,再令兩方碰撞,會更容易讓人懂得什麼是「原諒」吧。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