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葬送的芙莉蓮》: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

FLE001 | 2024-05-06 20:25:55 | 巴幣 110 | 人氣 72



自《魔戒》中的露西安與貝倫、亞拉岡和亞玟開始,東方動漫畫從《羅德斯島戰記》到近期的《葬送的芙莉蓮》和《迷宮飯》,奇幻作品多如繁星,人類與精靈這樣的異種族拍檔,如今眾人想必再熟悉不過了。

就壽命而言,世界授予他們的演出時間,一方太多,一方太少;視時光為無物,即使歷經悠久歲月,也不見得有絲毫衰老的一方,只能眼看時間不斷消磨另一方,曾經健壯的他髮絲轉白,很快地滿面皺紋,步履蹣跚,終於,只餘下獨活的長生種,以及他尚且看不見盡頭的生命。

諸如此類描寫,或許可以總結為,透過誇張化個體間的壽命差距來講述「生與死」,私以為這與科幻作品常以機械與飛速發展的科技去談論靈魂、社會類似,也是奇幻作品中相對常見的題材。


不耽溺於傷感的永別

其實我還是更喜歡將這部作品冠上似乎不太多見,但相當切合主題的副標「從旅程終點開始的故事」,或是英文版的「Friren: Beyond Journey's End」。

雖以奇幻為題材,但許多時候,比起宏大的冒險史詩與惡戰,《葬送的芙莉蓮》更注重於人、時間與生命,以不同視點,甚至有些揶揄、反思式的角度,去看待那些經典的故事橋段。

在開頭,「勇者一行討伐魔王」的旅程便已結束,成員四散,各奔東西。而歲月不會停滯,即使之於精靈魔法使,數十年不過轉瞬即逝,但身處勇者葬禮時,始終冷淡木訥的他終於意識到生命的界限,並再度步上八十年前他們曾一同行走的路徑,前往傳說中北方的靈魂長眠之地,於路途中審視過去,重新看待現在,期望更加了解他人。

相對於常將生死訣別用作點綴,而且描寫時往往陷入愁雲慘霧的不少創作,《葬送的芙莉蓮》沒有裹足於令人窒息的「死」和「失去」,它們被轉化、調劑成為顯而不彰的憂鬱,用來讓現今的「生」與「延續」更為鮮活,就我而言,是這部作品最吸引人的特質。

但還是得說,欣梅爾啊,太苦了,老哥

淡然處世

由於過去與現在的相互對比,《芙莉蓮》的故事總帶著悲傷特質,不過其中登場人物多非常「淡漠」,鮮有展露情緒的時刻,從主要角色的芙莉蓮、菲倫,到其他諸多人物,處世態度多是淡泊、冷靜到令人吃驚,既沒什麼表情變化,台詞也挺少,是相當獨特的風景。

這乍聽起來還挺缺點的,不過他們言之有物,在故事中也能充分展現自身個性,彼此的觀點相互交會碰撞,配合沒什麼大起伏的情緒,每個角色倒都表現得有幾分高人之風,就這樣清淡地表現著故事主題,別具一番趣味。

這些人物言行多半蘊含某種道理或理念,與淡然態度相應,能經常看見他們以頻率頗高的「是嗎」或其變化形態為淡出對話,而非決出某種結論。

雖說這個「是嗎」某種程度上有點不負責任,但引人遐想的留白,以及淡雅的整體用色,都是讓本作敘事如此獨特的原因,也消去了日式作品特有的那種說教感,畢竟它並不是將「某事應該就是這麼構成的」丟到觀眾臉上,不過是反問觀眾「你又覺得如何呢?」,確實令人印象深刻。

海塔所言的「信仰是為了方便」對我印象相當深,或許和經典的「帕斯卡的賭注」有所相似
其實這點眾人或許都心照不宣,但似乎鮮少看見有人如此直白的講述出來。

不過這種淡漠性也不全然好,劇中雖然幽默橋段眾多,但受限於這一基調,在讀者解讀空間更大,且能自行調整觀看節奏的漫畫上,或許能有所發揮;動畫化之後,或是笑料部分過得太快,也或許是故事裡人物沒反應,那我也沒反應,有時效果就是不太好,可能是本作演出上少數的缺點。

戰鬥部分同樣受限設定,雖然動畫製作水準確實非常頂尖,但無論是勇者一行,還是菲倫、修塔爾克等人,實力終究都是壓過他們的對手一頭,不如說,就算他們有些許陷入困境,哪怕身體被捅了對穿,表現多半也是雲淡風輕,置生死於度外,說實話,對峙的張力並不是很強,算是美中不足之處吧。


從單元劇到中長篇

芙莉蓮一行人的旅程前半,多以單元劇呈現,到了後半的魔法使考試,則轉變成為連續篇章。若說單元劇階段是以故事支撐作品,那考試篇的重心或許多少偏向了大場面的視覺享受。

故事和動作場面雖無高下之分,但漫畫原作在戰鬥上往往極盡簡潔之能事,只用一頁甚至一兩格就略過一場惡戰是家常便飯,無論作者是不擅還是不想,敘事為主的調性都非常明確。


此話用意是,就個人口味而言,我果然還是偏好以芙莉蓮一行人為核心,透過與其它人物的交會,映射出某種明快且深刻主旨的短篇故事階段,或許有些類似公路片,或是《奇諾之旅》這類作品的表現方式。

考試篇毋庸置疑仍然好看,不過動作場面和登場人物也都更多,太過發散,多少稀釋了點故事的濃度,而個人對前半的評價實在高到不行,哪怕有些許落差都會無比顯眼。再次強調,只是個人口味問題。

另外到了動畫化後我才發覺,考試篇的人一邊說著前幾屆考試是如何凶險,登場人物又常把要弄死對方掛在嘴上,好像每個人身上都背好幾條人命似的,結果除了一個瘋女人之外,每個人性格其實根本都好到不行,到頭來都是在虛張聲勢啊。


我從來不希望死人,但如果沒有要賜死人物的意思,就不需要不斷強調吧,否則這般描寫的最後結果是受試者全員倖存,和平落幕,不免讓人覺得突兀。

動畫化的點睛之筆

漫畫改編,漫畫改編,有優秀的原作尚且不夠,還需有水準之上的製作去支撐。尤其是作畫、故事節奏,它們之於觀看體驗,實在太太太重要,有許多稍顯平庸的作品能以其一步登天,也有很多原先被寄予厚望的漫畫飲恨於此。

本人其實平常並不關注動畫製作的消息,只不過《葬送的芙莉蓮》的漫畫版確實很好看,即使動畫化消息釋出時我早已忘掉大半內容,但還是不由得讓人擔心,如此良作該不會慘遭糟蹋。

萬幸的是本作團隊相當認真,演出頂、作畫頂,音樂也頂,加之本身上上佳的故事與角色塑造,平易近人又深刻的題材。雖然難免有些小缺憾,不過去除幾項屬於個人偏好問題的意見後,大約就感覺不出其他缺點了,是足以躋身經典之列的優秀作品。




「悟以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說實話,這要全面應用於待人處世上是挺難的,不過意識到這點後,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應該能夠勇敢不少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