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魔法覺醒衍生小說]那個新人,EP7-爆竹與巫師,請試著成為更好而圓滿。[日更挑戰769]

aeronongalax | 2023-12-08 12:30:06 | 巴幣 1016 | 人氣 90

連載中NEW魔法覺醒衍生小說,那個新人。
資料夾簡介
整合魔法覺醒Magic Awakened的特點,加上魔法旅程數次資料更新,新舊資料修改而成,重新開始的魔法旅程。 並以深層心理學,各種靈感與個人各種碎片為主的衍生小說。

「艾斯梅,你有看到我的黃銅天平嗎?」
「不知道——」
才剛早晨,以一間死過人的「鬼樓層」而言顯得充滿生命力,但對艾斯梅•佩傑來說這裡只是划算的租屋處,甚至整個七樓對姊弟倆過於寬敞,特別是看著弟弟丹尼爾•佩傑焦慮的咚咚奔跑特別有感。
「我說過睡前要整理好吧,丹尼爾,這樣你可能會是『唯一』少帶指定用品的新生喔——」
叉子緩緩刺進焗豆,享受茄汁與羅勒的鮮甜,艾斯梅咀嚼最後一口美味後,若無其事地拉長音回應,但暗地吐舌。這只是一個小惡作劇。身為姊姊肯定不該這麼做,藏可憐弟弟的入學用品,當然不只是弟弟進魔法學校後要將近十個月才能再見面而拖長相處時間,更是自己的小小「私心」。
「我?少帶?拜託,別鬧了,我早在去年收到信就準備好了!我每個月都有定時檢查,甚至是昨晚睡前!還有做早餐給你之前!」
每年九月一日後生日的學生都是下一年入學,十一月十日生日的丹尼爾•佩傑正屬於能提早收到霍格華茲錄取通知書的學生。聽到姊姊說自己會如此疏忽?丹尼爾幾乎是下一秒就停下腳步,手插腰不滿的哼聲反駁。進霍格華茲可是一連串人生大爛事後,好不容易迎來的新生活,我才不會讓忘記帶簡單的指定道具,這種小事毀了「完美」的重新開始。
「早餐很美味,鹽可以多一點,但事實是,你就是忘記放哪了,你可能還在做夢呢,丹尼爾,這樣又加一個開學就遲到的紀錄可就不好了喔!」
「吃太多鹽會水腫,你不總抱怨裙子快穿不下了嗎?那就少吃點糖和鹽。」
「失禮,怎麼能對一個女孩子談身材,特別是你最可愛美麗的姊姊,這樣我會傷心喔,丹尼爾,你想看姊姊傷心嗎?」
「我只是實話實說,如果你就只因為這樣哭、等等……艾斯梅,說實話,我的黃銅天平是不是你藏起來的?你扔哪了?梅林的……肯定是這樣!艾斯梅,你怎麼能這樣對我!」
即便就像平常姊弟倆的鬥嘴,但聽著艾斯梅今日特別若無其事的態度,還一次次增加「緊張感」,巧克力色眼睛盯著那被拿起的抹刀,銀光揮動,烤土司被沙沙抹上一層層鮮紅果醬,剎時丹尼爾想通了,倏地就衝進姊姊的房間翻箱倒櫃。
「Accio!嘖、可能沒成功,Accio!快說,我的東西在哪,艾斯梅!」
「丹尼爾!不准亂拋姊姊的珍藏,那香水是限定珍藏版,我的二十歲禮物!都還沒開呢!好不容易我藏起來沒被查封到的!停!丹尼爾,你又開始胡思亂想的多疑,我怎麼可能藏可愛弟弟的任何東西!丹——尼——爾——!」
身為女巫的母親不在,甚至進阿茲卡班的現在,任何未成年施咒都會被加重看待,丹尼爾仍寧可冒險施展召喚咒,卻一無所獲,這讓年輕巫師更急躁的翻遍所見的抽屜衣櫃,任何擋路的物件都無一倖免的飛起。
即便艾斯梅是爆竹也對魔法有所認知,液體是最難修復之一,幾乎飛撲的拯救差點摔地的寶貝,整個七樓都是高亢的尖聲阻止。

車輪輾轉過碎石,微風從半開的車窗拂來微冷的秋風,收音機有些雜訊但仍帶來輕快的音樂,艾斯梅開著公司提供的中古Ford Focus,滑順駛向倫敦查令十字街,並先在國家美術館附近停好車,才與副駕的丹尼爾走進繁華的街道。
一間外觀不起眼又隱蔽的「破釜酒吧」就藏身在這五光十色的麻瓜熱鬧中,經過酒吧後頭的天井,通過石磚牆就能抵達魔法世界的商業市中心「斜角巷」,那裡的魔法產品幾乎應有盡有。
「我恨你,不是真的恨,但我『恨』你。」
「我都這樣親自載你到斜角巷,你總不能整個車程生悶氣,現在步行第一句話卻還是恨親姊姊吧!姊姊聽了真的很傷心耶!」
「不用想,我可以,載我來是你欠我的,而且你的目的就是想去斜角巷吧,因為去年是我獨自買完所有清單內容,你肯定記恨我沒等你工作回來,但我們當時可沒約好,你這個騙子。」
步伐越來越快速又急躁,悶悶的嗓音略顯沙啞,卻清晰傳達不滿,釐清一切的丹尼爾•佩傑打定主意把姊姊拋在後頭。
艾斯梅•佩傑鼓起臉頰也加快腳步跟上,同時稍稍責備弟弟的「不成熟」。你明知道我也好奇魔法世界長怎樣,怎麼能不找我呢!
當然,這種小小示弱艾斯梅沒說出口,他寧可要丹尼爾想想彼此都有「案底」,要靈活一點面對這點小爭執。
「我們都說過謊,而且這又無傷大雅,想想嘛,是誰明明沒生病卻總向學校請假啊?哼?誰啊,丹尼爾,告訴姊姊阿!」
「我那時才沒說謊,我對學校感到『不舒服』,那裡讓我『生病』,是實話實說。」
「那就是說謊!」
「那是屬實!待在那破爛關係的環境,我肯定生大病!」
一前一後,佩傑姊弟持續鬥著嘴,就這樣直接走進客人絡繹不絕的破釜酒吧,閃過人群時,丹尼爾的紅帽兜衫磨過石牆,沾染上些許灰白,而艾斯梅則忍不住多瞄幾眼魔法氛圍,給自己心理準備。
哇!那個人只需要動動手指馬克杯裡的小湯匙就會自動攪拌!
等等、那隻薑色貓長得也太奇怪了吧,怎麼有點像野豬,尾巴卻像獅子?
盤子到處飛卻不會撞在一起,就像空中版的水舞一樣!
哇哇、那個,那個是!
「別東瞧西瞧的,艾斯梅,我不想太引人注意。」
發現後方的姊姊吵到一半就只剩連連驚呼,還真的越來越脫隊,丹尼爾大嘆一口氣,乾脆回頭催促,確定與自己相似的巧克力眼眸回神,撇頭朝向擺有垃圾箱的天井。
抽出無裝飾的葡萄藤木魔杖,丹尼爾對準從垃圾箱算起,上數三塊,橫數兩塊,對特定的磚頭敲擊三次,完成通道密語後,堅實的石磚牆倏地向左右轉動敞開,形成通往斜角巷的通道,原先被屏蔽的熱鬧剎時解放,比身後酒吧內更加熱絡,讓艾斯梅忍不住雙手交握在胸前,又一次驚呼。
兒時的夢想世界就在面前。


就算在怎麼愛我,媽媽知道我無法成為女巫後,就連一次都未曾帶我到魔法世界。徒有溺愛卻放棄,感覺非常糟。而爸爸更不用說,艾斯梅知道父親和哥哥最討厭的就是魔法,還有丹尼爾,母親的私生子,我同母異父的弟弟。
當然,丹尼爾不用知道這一切,對他而言就只是永遠得不到父親的青睞,哥哥老愛找碴罷了。
我呢,則是他唯一最親的家人,在媽媽之後。
「丹尼爾,丹尼爾,我想要那個,會飛的掃帚!」
「別想了,艾斯梅,去『維澤埃克魔法用品店』買完你扔不見的『我的黃銅天平』就離開,我可不想遲到。」
看著姊姊跟著一群小孩貼在櫥窗前,觀賞最新的世界最快飛天掃帚「至尊火閃電」,丹尼爾實在不想道出兩個事實,第一沒閒錢,第二買了也沒用。爆竹就算有魔法感知也無法施咒,念對咒語也沒用,注定終生與魔法無緣,就只是比麻瓜更魔法一點的存在。
有時,丹尼爾替艾斯梅難過,特別是姊姊時不時用非常羨慕的眼神看過來,卻不知自身也有著令人羨慕的點。爸爸和媽媽可都只愛你阿,艾斯梅,我就只剩把魔法學好,讓媽媽驕傲才有價值。
丹尼爾•佩傑過去時常被卡莉娜•佩傑帶來斜角巷購物,他仍記憶猶新,每次走過幾格鵝卵石磚,母親就會彎下身告誡:「丹尼爾,未來要成為偉大的巫師讓媽媽驕傲,這是媽媽對你唯一的期許,你是媽媽唯一的希望。」
一次又一次,直到母親在去年九月被魔法部帶走時,那雙咖色眼裡似乎都還在這樣訴說「變得偉大,救媽媽出去,這樣才是我的乖兒子。」
下意識握緊手中的魔杖,丹尼爾心情複雜,總覺得有甚麼在心中醞釀,卻覺得最好一輩子都別意識到的情緒。
機嘎,黃銅天平在另一手掌心上搖晃,不知不覺就抵達「維澤埃克魔法用品店」甚至找到需要的道具。
「好了,該前往九又四分之三月台……艾斯梅?」
向店員購買並將黃銅天平用羊皮紙包裝好,丹尼爾轉過身卻發現姊姊早不在身後,看著人來人往的街道,連甚麼時候分開都不確定。梅林的香錦葵,我就說要跟緊我!

「是爆竹吧,肯定是。」
「哈,說不定是麻瓜!」
「嘿,你是哪個啊?不過是哪個也不重要,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不好,走丟了。一個成人,還本該是弟弟的監護人卻反而迷路,艾斯梅打死都不想承認這點,但現在的情況可不利,面對三名陌生的巫師刻意擋住去路還真不安。我會被詛咒嗎?還是丹尼爾總說的惡咒和毒咒?阿阿……如果我也會魔法就好了……
「你是聽不懂我們的話嗎?還不快……」
「離我姊姊遠點!」
在三名巫師更靠近前,丹尼爾及時衝到兩邊之間,一手舉起魔杖,另一手橫抬起將艾斯梅護到身後。
「哇哇——冷靜,血氣方剛的男孩,我們只是看到你姊姊太『麻瓜』前來關切,這年頭壞人可多了。」
「是阿,如果你姊姊是爆竹就該好好藏在麻瓜世界,避免被人欺負,你也認同吧。」
三人中的兩人攤開手表示沒惡意,但卻連連逼近,這讓丹尼爾更確保艾斯梅待在自己身後,持續戒備這群年長些的年輕巫師。
「Protego Duo.」
在無聲的豔紅除械咒打向淺梔子茶色的手腕前,綠色光罩弧形顯現,強化防護咒轉將法術擊回施術者。
藏在同夥一側的偷襲者魔杖被反彈的咒語擊落,掉落在樹叢上。
「抱歉擅自介入,但你們也能用行動證明善意,而成為更好的人回憶起來更能自我認同,我認為那會比爭執糾紛要快樂許多。」
與劍拔弩張的氛圍不同,釋放防護咒的巫師嗓音非常溫和,至少這是丹尼爾的第一印象,接著是……巧克力色虹膜的眼睛微微張大,迎面陽光勾勒白皙的面容,夜黑髮絲與長睫毛襯著銀色眼睛,微濕潤的凝視,顯得閃閃發光。
隨走動,紫色寬大帽兜袍更顯蓬鬆,蝙蝠翅式衣襬飄逸,隱隱透出貼身的深色運動上衣。高䠷鍛練過的身形藏在寬鬆中,卻因遮掩而更引人注目。
「喔——丹尼爾,那個人長的很符合你的喜……」
「別說任何話,艾斯梅,我是認真的。」
當陌生巫師走近,耳畔傳來的大實話真讓丹尼爾倏地感到羞恥,迅速打岔艾斯梅任何胡言亂語,並期望沒人真的聽到這些。
「別多事,魔法世界一直有規矩,魔法至上麻瓜在下,而爆竹也在下,我們雖然並非血統擁護者,但很清楚知道維持資優階級的重要。」
「對,傻白甜,你肯定也注意到魔法世界日漸衰敗,很快這裡也會被麻瓜汙染,各個都變成一無是處的笨蛋。」
「巫師該強大而非變得弱小,傻瓜!怎麼能讓這些麻瓜式的爆竹在這無所謂逛大街。」
很好,沒人聽見。
奧斯頓,布萊恩,克雷爾自知就只是開學前散心,或許找人洩憤,上學期的表現並不盡如人意,增加選修也難以負荷,接著就肯定是彼此生為混血的錯,一定是麻瓜血統才讓各方面能力都變差,越是這樣想下去,就看任何麻瓜爆竹都討厭。
「為什麼不行?無論會不會魔法,只要盡全力發展,每個人都能有所專精,有各自的強大,接著互助合作就會更加完整,我是這樣想的。」
面對撿回魔杖,三名巫師重新湊齊,榎木•雷克塔垂放紫榆木魔杖覺得他們說的不成道理,稍作思索,想通的輕聲阿,反倒令周遭格外安靜。
「你們是指太麻瓜的行為會害巫師變得弱小,所以你們在維護秩序,不想讓爆竹或麻瓜太心安理得地逛斜角巷,是這個意思嗎?」
「不錯嘛——至少這裡還有巫師識相……」
「那我們來決鬥驗證這個預想,你們派一人代表巫師方,可以使用魔杖,我代表麻瓜爆竹方,不使用魔杖,只能用『麻瓜的方式』戰鬥,看哪邊更強大。」
領頭的奧斯頓才正想表揚至少還有人「帶腦」卻聽到突如其來的決鬥邀約。巫師方?麻瓜爆竹方?這傢伙肯定是腦部撞壞了。
就連佩傑姊弟也對現況困惑,直到那聲抱歉的請託保管,發現掌上多了寶石點綴握柄的精緻魔杖,丹尼爾才意識到這擅自介入的陌生人是認真的。
結果就變成這樣了,作為三人組中最擅長決鬥的奧斯頓親自上陣,他不確定這突如其來的傢伙在玩甚麼把戲,但魔法對麻瓜怎麼可能輸。
布萊恩和克雷爾負責當裁判,他們知道可以藉此耍詐,然而卻又覺得有趣想知道麻瓜的戰鬥方式是怎麼樣。雖然看過電影,但這裡可沒盔甲和刀劍可用。
「一,二,三,決鬥開始!」
喊聲剛落,榎木很快拿出小型金屬圓桶,在被看清前就直拋在兩人之間,很快紫色煙霧瀰漫,在煙霧彈的米氏散射原理掩護下消失蹤跡,至少對敵人而言。
「Ventus!」
不過是煙霧,超簡單!奧斯頓認為這就像煙幕咒,只需要用颶風咒吹散就能……
「Protego!Protego Totalum!」
颶風才剛在面前成形,紫煙隨強風移動,餘光就閃過那逼近的突擊。也移動太快了!奧斯頓快速直揮魔杖施展防護咒,卻被鑲有合金的長靴直接踢破,驚得步伐踉蹌,迅速向後仰補上全面防護咒,及時湧起的熱氣擋下攻勢,粼粼魔力漣漪中止住那高抬起的腿。
滋——奇怪的滋滋聲顯得刺耳,奧斯頓快速瞄一眼音源卻發現榎木在視線死角直接用電鑽猛擊護盾一處,但魔法更強些,當機體冒煙也只讓護盾出現小破口。
「哈!魔法果然是……」
「將軍。」
咚!奧斯頓話還未說完,榎木抽出電擊棒直接壓著破口,強電流直接與魔力互相干擾,而後清脆的磅!長靴合金跟再次踢碎屏障,在魔法光片紛飛中,連續的釘子將目標連袍子釘向後方的木箱堆,控制半身的動作,奧斯頓清晰感覺腹部被尖物壓迫著。
一把黃色釘槍。
「我認輸,才怪,Incen……」
「這防火,執意施咒的話,你的魔杖會燒掉。」
乾嚥唾液看著幾乎壟罩視野的銀白,奧斯頓刻意硬舉起單手認輸,釘住的袍子甚至扯破些許,另一手則想趕緊施展生火咒,卻發現連魔杖帶手被亮澤纖維布包裹。
就為這事賠一根魔杖可不值得。
可惡,我竟然輸給這種麻瓜伎倆,肯定又要被笑話……
「我得說,你的臨場反應真的很好,我很佩服你的對抗方式直覺又快速,肯定練習魔咒很久,我可以感覺出來,如果你對麻瓜道具認識更多,我很難獲勝。你果然能變得更好,先生,如果你願意多認識麻瓜世界的技術科技,我可以預想你未來有更多好的發展可能,那我也會很驕傲今天能有機會與你有這場較量,謝謝,願意嘗試理解另一種『魔法』。」
這傢伙在搞甚麼,我可是原本在找碴的傢伙……雖然想嘲諷一下,但奧斯頓無法將視線從瞬間顯得清澈真摯的凝視中移開,那隨微笑彎起的銀白,恢復溫和讚揚的鼓舞,不知怎麼,就算輸了也挺……開心的。
或許麻瓜事物真的不壞,我應該多理解看看。

奧斯頓,布萊恩,克雷爾雖然是混血家庭出生,但從未真正上過麻瓜學校,當童年顯露魔法跡象,就在家裡等待入學霍格華茲,對麻瓜的認知只有那些戰爭片或者舊卡通片,當親眼甚至親身體會麻瓜科技能有的展現,他們著實也感覺到榎木所謂的另一種「魔法」。
有了兩邊的知識感覺思維會更靈敏,或許真會因此更強大,而非弱小。
「抱歉,女士,剛才那樣無禮。」
「看來我們也血氣方剛,當然這絕非藉口。」
「嘿,下次再來玩啊!斜角巷的冰淇淋超好吃!」
「沒事,沒事、我也喜歡冰淇淋,特別是聖代。」
看著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的巫師三人組,艾斯梅•佩傑只是趕緊揮揮手送別,接著拉整自己的卡其針織衫,拍拍及膝格紋裙。男孩們決鬥後就能這樣稱兄道弟嗎?對異性的變化總是深感不可思議。
眉頭緊鎖,丹尼爾•佩傑倏地就把有著冰涼質地的魔杖交還給陌生的幫助者。
動作好俐落,真厲害,但說不出口,能用正面教育化解紛爭也很令人佩服,但難以訴說這樣的心情,而且光看著這整個樣貌就覺得……連連乾嚥唾液,丹尼爾最說不出口的話幾乎塞滿胸懷的灼熱。
我想和你當朋友。
然而一想起麻瓜學校的事又擔憂光自我介紹就會毀了這段關係,不如就停在這。
防護咒熟稔到能反射魔咒,肯定非新生,就算在霍格華茲大概也很難見面。
這麼想著,丹尼爾選擇疏遠的回應。
「多事,我能保護自己的家庭,不用人介入……」
「抱歉,確實我是擅自介入,我沒想質疑你的能力,而我一直很欣賞能毫不猶豫為重要的人挺身而出的勇氣,你的心意是非常美好的珍貴,我總是深信真摯的感情能帶來強大的力量,還有謝謝幫我保管魔杖。」
接過專屬魔杖,榎木先是對自己的失禮鞠躬致歉,而後恢復端莊,微微偏頭笑著表達自己真實的心情與看法。
「……你這人都這樣說話嗎?」
「嗯?」
「沒……沒事,我要走了,還有那個……謝謝。」
巧克力色眼神無法移開,凝視那雙銀白依然隨溫和笑容微微彎起,淡淡的薰衣草香隨風環繞而來,一切安好的氛圍過於著迷。丹尼爾刻意低頭讓紅褐捲髮遮掩更加複雜的表情,總算成功低喃道謝便轉身扯著艾斯梅的袖子,無視姊姊直嚷衣服捉皺不好看怨聲,強迫一起快速融入人群。
「阿……再見,來不及說。」
榎木•雷克塔覺得有些可惜的呼息,剛才近看總覺得對方長得有些像渥爾敷先生,不過兩人的個性似乎不同,但感覺是非常好的一個人,我很想和他當朋友,如果他願意的話。
或許在之後能在遇見。
結束小插曲準備照計畫去「咿啦貓頭鷹商場」的榎木才剛邁步就發現被遺落在地的羊皮紙包裹,很快憶起是剛才那位紅褐捲髮巫師的物品。
糟糕,我得拿去給……
剛才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人潮絡繹不絕的熱鬧斜角巷,戴著黑龍皮手套的雙手捧著這遺失物,有了個想法。
要尋找一名巫師,魔法信使是最可靠的方法之一。

車輪輾轉聲與收音機沙沙的音樂交織,雲層飄過留下移動的陰影,丹尼爾躺在後座,雙手交握在胸前,接著緩緩抬至面前。
握過他的魔杖後,連我的手都有淡淡的薰衣草香,剛才風拂過他的髮絲時,好像也有淡淡的甜味,就像蜂蜜或蛋糕,不,是更獨特的一種香……
「丹尼爾,你看吧、」
「我才沒在聞香味。」
「甚麼?」
「沒事。」
艾斯梅透過車內後視鏡想看清弟弟現在的表情,然而紅褐捲髮完全遮掩表情,只能看到被太陽曬紅的耳根。
「總之——姊姊果然是對的吧!雖然我把你的黃銅天平拿去埋了,但結果還是好……」
「我的黃銅天平!梅林的該死!我留在原位,現在回去肯定來不——」
關鍵詞倏地讓丹尼爾•佩傑彈坐起身,對自己竟然遺忘這次的主要目的氣惱,才攤開手準備埋怨,一個羊皮包裹不偏不移投入懷中,抬頭只見敞開的車窗外有隻雪白圓滾滾的小貓頭鷹,正想帥氣的揮翅敬禮,卻因為停止拍動翅膀被風直接吹走。
這甚麼情況,算了。丹尼爾雖然錯愕但趕緊打開包裹確認,是自己買的黃銅天平,這才大大鬆一口氣,整個彎身埋向羊皮包裝紙。
淡淡的薰衣草香撲面,溫和環繞。
原來是他請託貓頭鷹送來的,真多事……
但我果然還是想和他成為朋友。




榎木•雷克塔與丹尼爾•佩傑的關係終將牽扯《國際巫師保密法》,而後艾斯梅•佩傑的夢想也將因為這擅自介入幫忙的巫師有所改變。

重新開始版本,丹尼爾確定分入不同學院,所以性格從最開始就有明顯的差異,自然也與艾斯梅的相處有所不同,呈現另一種版本的佩傑姊弟。

對這感興趣的好閱覽者,感謝觀看,預祝愉快。
願好能量體一切安好。
祝福好魔法覺醒開發組和好旅行者愉快健康,安好。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