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十一章:九韶遺譜

白蓮山人 | 2023-09-16 10:21:59 | 巴幣 0 | 人氣 45

完結兵甲記
資料夾簡介
廢天地、滅生靈、神裂歇、寧清 兵甲武經現,神州烽煙起,四魌封武冠,莫問誰為敵?

百韜略城、廣場,略城壽典、熱鬧喧騰,忽聞風詩號、震撼在場眾人,南風不競之聲:「馳來北馬多驕氣,歌到南風盡死聲」狂傲的詩號伴隨雄步邁入,南風不競無畏血仇、直驅而來,劍子仙跡:「南風不競」同一時間,略城上赫見一條冷冽身影,竟是嘯日猋坐於牌樓上觀視全場,千葉心想:「嗯,好濃的殺氣」眾就師便圍住南風不競,劫隨:「大膽元凶,膽敢擾亂大典,喝」鬼谷藏龍:「慢,你就是南風不競」南風不競:「沒錯,行不改名,你就是略城之主·鬼谷藏龍」鬼谷藏龍:「沒錯,坐不改姓,你了解你現在身陷何地嗎」南風不競:「吾明白,死地」鬼谷藏龍:「那在吾面前,你還能置之死地而後生嗎」南風不競:「哈哈哈,一旦吾未倒下,何處是吾死地,吾來之,無畏」鬼谷藏龍:「好個無畏,刑劍罪己之仇,你已錯失購罪期限,今日赴死而來,南風不競,你好自恃之勇氣」劫隨:「吾代刑劍,制裁元凶」一旁,眾人屏息以待,業途靈:「大仔,你看,打起來了唷」秦假仙:「別吵,安靜看戲唷」場上,劍子仙跡:「且慢,南風不競前來未必是為挑釁,何不讓他先講完,要殺再殺」鬼谷藏龍:「好,有何遺志、儘管言明」南風不競:「拼生豁死,吾司空見慣,但在吾一生有一種勇氣,吾卻未曾擁有過,一種、比死更使吾畏懼的勇氣」鬼谷藏龍:「哦,那是」南風不競:「認錯」一句認錯、單膝跪落,抵地有聲、四座愕然,鬼谷藏龍:「你」南風不競:「這句錯,是給亡逝的靈魂,更是給吾自己」鬼谷藏龍:「想不到你的態度,會是這等不變」南風不競:「因為吾終於能面對,錯」鬼谷藏龍:「哈哈哈,南風不競,原本以為你不過是一名狂徒,想不到你會有此舉」耶穌:「狂者犯錯,無須勇氣,但要狂者認錯,則須無比的勇氣,你不只是狂人了」只見惜夫人走上前,惜夫人:「這一跪很沉重、也很貴重,吾、扶你」欲扶起南風不競,烈鴻缺:「城主,這樣就要原諒他嗎」鬼谷藏龍:「他已經將他生命最重要之物獻出,咱們還能追討什麼,起來吧,南風不競」惜夫人便攙扶南風不競起身,惜夫人:「感謝兩字,城主希望你放在心中、用於天下」南風不競:「哈哈哈,馳來北馬多驕氣、歌到南風盡死聲」便瀟灑步離,劍子仙跡:「同樣的詩號、不同的心境,城主與夫人之寬恕,給了他一次機會」惜夫人:「這個機會,是南風不競給他自己的」同時、牌樓上,已不見嘯日猋身影。

火宅佛獄、樹海,大功將成、刻不容緩,為取最熾熱的邪源,戰神阿修羅踏上火宅佛獄,卻見大批獄兵圍上,阿修羅:「交出火獄精玉,省下犧牲」獄兵一:「不可能」阿修羅:「戰火無情,你們承受不了」氣勁震退眾獄兵,眾獄兵:「殺啦、殺啊」一言不合,阿修羅與火宅佛獄首度交鋒,眼前再無言語、唯有戰火狂爆,阿修羅:「喝」眾獄兵:「啊、哇、啊」此時,萬千闇禽與蜘蛛一湧而出,眾闇禽:「嘎、嘎」阿修羅:「野禽螻蟻,也想干犯戰神之顏,天之怒」一舉手便減了所有閶會與蜘蛛,不可一世、狂勢萬丈,阿修羅眼前毫無阻礙,再深入,又是一批獄兵殺上,眾獄兵:「殺啊、殺啦」阿修羅:「哼,愚蠢」氣勁一放、眾兵瞬滅,此時,毀滅者、分割者各自出現在樹上與地底,毀滅者:「吼、嗚」

萬丈崖之下,夜神重傷昏迷、已經超過數日,此時,盧卡矮人肩扛巨斧來到,盧卡:「擅闖禁地,只有一個結果」便舉斧朝夜神身邊的大蟑螂劈落,盧卡:「該死的蟑螂,知道我的厲害了吧,mygod,才幾天沒回來怎麼多了一個人,這個人是誰啊,,長得真醜」此時,夜神手中緊握的「寧」字石球發出光芒,盧卡:「他的手在發光,這是啥情況,,把他打開,嘿咻、嘿咻、嘿咻」出力欲將石球取下卻無效、倒地喘氣,盧卡:「呼呼呼,真累,一點用都沒有」便起身一觀夜神,盧卡:「這個人好像不是正常人耶,真是麻煩,等笨帝打獵回來再說」卻見,重傷昏迷的夜神意識來到異空間之內,夜神:「為何我會在此地」只見前方飄來四魌樹,夜神:「嗯」

死國、荒地,死國荒地之內,地者、九妖翼姬、黑閻冷爵、銀月貪狼、無界尊皇,五人正在匯聚五大精元,地者:「闇之罪羽·納神歸元」九妖翼姬:「呀」黑闇冷爵:「喝」銀月貪狼光影:「赫,呵呵呵」同時、不毛礦坑,無界尊皇:「嗚嗚嗚」

百韜略城、廣場,壽典持續進行,惜夫人:「城主,發出去的邀請函,除了渡年,好像還有一人並未出席」鬼谷藏龍:「哦,那人是」只見楓岫來到,楓岫主人:「是吾,笑看嫣紅染半山、逐風萬里白雪間,逍遥此身不為客、天地三才任平凡,拂櫻齋主:「楓岫,你來的好運」楓岫主人:「在此,先向城主與夫人致歉,姍姍來遲,純因略城非常之日,楓岫當爲城主致上非常之禮,故時有耽擱」鬼谷藏龍:「哦,非常之禮」楓岫主人:「就是此物,四魌界不世聖主·雅狄王之遺書」楓岫一言,引動眾人一陣納悶,頓時氣氛詭譎,耶穌:「雅狄王」拂櫻齋主:「楓岫,你的玩笑未免開得太大,雅狄王殞世已久,哪來什麼遺書」楓岫主人:「是不是,待城主點頭收下、開信一驗,自可大白於眾人,此封遺書內容記載雅狄王生前往事,無論恩、或仇,可說是斑斑血淚、彌足珍貴,除此之外、天下無二,四魌界人人欲得,不日將牽動未來的中原與四魌界之情勢,不知城主是不是敢收呢」鬼谷藏龍:「鬼谷藏龍從來不問敢不敢、只論肯不肯,你認為誰人會是略城之威脅,火宅佛獄嗎」拂櫻齋主:「哈,拂櫻不隨楓岫信口起舞」惜夫人:「城主,楓岫肯割愛,略城焉有推辭之理,再說,略城一向不生事、亦不畏事,若真招來懷璧之罪,那亦是對方之過,略城師出有名、滅之無怨」楓岫主人:「夫人意思是」鬼谷藏龍:「收」楓岫主人:「哈,城主果然膽識非凡,楓岫真為此信找到最好的主人」拂櫻齋主:「既然城主允諾,楓岫你亦該開封印證真僞」楓岫主人:「吾正有此意,眾人明察」欲開封印證,鬼谷藏龍:「慢,此封遺書既略城所有,拆、或不拆,自由吾作主吧,楓岫但請致上便可」聞言,拂櫻一愣,楓岫主人:「當然」便將遺書呈上,一旁拂櫻隨從見狀欲上前搶奪、卻被阻止,拂櫻齋主:「忍住」楓岫主人:「賀意已達,容楓岫先行告退」鬼谷藏龍:「請」楓岫便離開,此時玉權臣來報,玉權臣:「夫人,擎海潮前輩已入後院」惜夫人:「嗯」鬼谷藏龍:「妳去吧」惜夫人便入內。

火宅佛獄、樹海,阿修羅一夫當關、擋必亡,腳步所至、盡化虛無,眾兵:「啊、哇、啊」深邃的叢林之內,暗藏最恐怖的殺機,毀滅者:「吼」分割者:「赫」阿修羅身形不動等待更強的對手,阿修羅:「喝」逼退毀滅者同時,忽見地底分割襲來,阿修羅:「嗯」強悍的毀滅者、詭異的分割者,兩人配合無間的攻勢,使得阿修羅一時受制,毀滅者:「吼」分割者:「赫」阿修羅:「強者,你值得此招,關之嵐」極招再出,瞬間整個樹海翻騰、萬物掀波,毀滅者:「呃」分割者:「啊」兩者被逼現身,阿修羅:「毫無破綻的戰術,值得稱讚」毀滅者:「吼」分割者:「赫」正當三人再度接招的同時,太息公跳入戰局,阿修羅挺身接掌,太息公:「呀」阿修羅:「喝」對掌之後兩人各退一步,太息公:「死國戰神,果然名不虛傳」阿修羅:「交出火精玉」太息:「你現在正在破壞雙方的和平」阿修羅:「這是無奈的選擇」太息公:「身在佛獄,你以為自己能存活嗎」阿修羅:「阿修羅本自地獄而來,又何懼生死」太息公:「那就沒什麼好說了」手一揮,毀滅與分割者立刻圍上,阿修羅:「戰火無情,你們承受不了」阿修羅言語一落,體內再度產生變化,戰火應然而現,而在同一時間,現場火舌擴張、瞬間移星換斗,阿修羅被移至火獄大殿·幻空之間,阿修羅:「哦」咒世主:「戰神阿修羅,咒世主久仰了」阿修羅:「驕傲霸氣、撼世雄威,你是火宅佛獄最强之人」咒世主:「哈哈哈」阿修羅:「有你這樣的高手,方能激起我内心的振動」咒世主:「火獄精玉,拿去吧」便將精玉送給阿修羅,太息公:「王」咒世主:「你可以離開了」阿修羅:「咒世主,我記住了,我期待與你切磋的一日,哈哈哈」便化身魔形飛離,太息公:「王,你為何要如此選擇」咒世主:「吾自有用意」太息公:「阿修羅如此失禮,我要看天者如何向咱們交待」咒世主:「不用心急,事情尚未結束」太息公:「嗯」咒世主:「呵呵呵,很快你就會知曉了」太息公:「嗯」咒世主:「命邪扶木的工程,進行得如何」太息公:「一切順利,玷芳姬處理得很好」咒世主:「火宅佛獄將是生存屠戮之後,永存的名號,哈哈哈」


百幽谷、六出飄霙,入雲天柱,記載多少過往,如今物是人非,萬般皆休,此時南風不競返回,荒草滿園、別有淒氛,舊愁才翦,觸景又惹新愁,南風不競想起過往讓命女恢復之景,南風不競:「如果夢醒總是要這般折磨,還不如未會入夢」此時,樹叢後有動靜,南風不競走上前,只見一名小女孩探花,女孩:「大哥哥,你也是來摘花嗎,我聽村裡的人講,這裡的花都是神仙花,我想若是拿去供佛,佛祖一定會保佑我,讓我講話不會再有咿哦,大哥哥,你看我摘得什麼」南風不競卻將女孩手上之花看成晶花,女孩:「真美厚」當初費盡心血、如今放下,卻無意又見稜晶花,南風不競心血一湧、口嘔鮮血,女孩:「啊,大哥哥,你生病了,不然這朵花先讓你用好了,你先去求佛祖讓你身體健康,我講話咿哦的症頭可以再等」便將花交給南風不競,花朵變為晶花,女孩:「這裡花都很美,我摘別朵也是一樣」語言、至真流露,南風不競無由梅悲生、重回首,怎堪思量,想起往日殺害無辜、折磨玉傾歡之景,女孩:「大哥哥」南風不競:「我不要緊,晶花妳拿去」便將晶花交給女孩,女孩:「你真的不要緊嗎,我咿哦很久啊,不差這一時」南風不競:「花是你找到的,應該你用,我自己找我的花」女孩:「喔,呵呵呵,那我要去拜佛祖囉,大哥哥,我忘記跟你說,風若起了,聽說就是魔神仔要抓交替,你就要趕緊走,知道嗎」便離開,南風不競:「唉」卻見樹梢上,嘯日猋冷漠注視著南風不競。

火宅佛獄、房內,咒世主來到,讓命女:「啊,讓命女見過王」咒世主:「免體,你們、相處的很好」讓命女:「翠姐姐對湘靈非常照顧」咒世主:「很好,未來你們相處的日子會更多,為了佛獄的未來、為了殺戮碎島的和平,吾、要將妳許配給戢武王」命女:「獄王,王兄答允了嗎」咒世主:「他沒拒絕的理由」寒煙翠:「父王」咒世主:「說服者,吾有允許妳講話嗎」寒煙翠:「我不可能嫁給戢武王,我愛的人只有湘靈」咒世主:「你愛誰,重要嗎」寒煙翠:「我,重要,因為就算是父王,也有強逼不了的事情」咒世主:「哦」寒煙翠:「最少有一件事情,是我可以自己掌控的」讓命女:「姐姐」寒煙翠:「誰也不能勉强一個死人嫁戰武王」咒世主:「嗯」禳命女:「啊」害怕地退至一旁,寒煙翠:「你知道我做的到,因為、我是你的女兒,是火宅佛獄最驕傲尊貴的血統」咒世主:「最尊貴驕傲的人,就該做出最尊貴驕傲的犧牲,你會改變主意」便離開,房外,迦陵依然顧守著。

萬妖爐,鬼谷開啟九韶遺譜,萬妖爐此時卻因莫名牽引、加強了能量,此時,阿修羅返回,阿修羅魔形:「嗯,妖爐妖力突然提昇,究竟發生什麼事情,算了,日後再調查,先將精玉送入妖爐,喝」阿修羅將火精玉灌入萬妖爐,隨後整個力量開始爆發了,阿修羅:「嗯,只餘三天、妖爐現世」。

火宅佛獄、幻空之間,凱旋侯返回,凱旋侯:「見過王」咒世主:「何事讓你回到佛獄」凱旋侯:「近日略城大宴,吾心知略城乃是苦境一大組織,其動向須密切注意,因此不請而去,在大宴上」便說明原由,咒世主:「雅狄王的遺書」凱旋侯:「是,遺書若真,佛獄與殺戮碎島必將一戰,戰火甚至會牽動整個四魌界,對現今的局面非常不利,此事至關緊要,所以特來向王告知」咒世主:「你認為遺書的內容,是哪樁事情」凱旋侯:「雖無親眼目睹,但是、不得」咒世主:「奪」凱旋侯:「嗯,拂櫻告退」便退離,與來到太息公擦身而過,太息公:「王」咒世主:「如何」太息公:「扶木發生異狀」咒世主:「嗯」

路上,天刀邊行邊思,笑劍鈍:「楓岫主人,希望你此行一切順利」此時,尙風悦帨找上,極道先生:「天刀笑劍鈍:「是極道先生,發生何事」極道先生:「事關正道連線,詳情聽說」便說明原由,笑劍鈍:「除了我與漠刀,其他的人選是誰」極道先生:「除了你們兩個,尙有天狼星、精尼孤單、丘伯,以及一名來自略城的高手」笑劍鈍:「嗯,我明白了,我會如期前往」極道先生:「你有見到楓岫主人嗎」笑劍鈍:「他已經將一切交待我了,笑劍鈍會將這件任務貫徹到底」極道先生:「來去無常,這就是人生必然的過程嗎,唉」笑劍鈍:「極道先生,感謝你一直以來對刀龍的照顧,御天五龍永遠記得你的恩情,多謝你」低頭行體被尙風悦扶起,極道先生:「不、不說了,你們這群不愛衛生的人最討厭了」便離開,笑劍鈍:「前往雲渡山」

百韜略城、後院,塔矢行洋與角喫毛正在對弈,此時,惜夫人與擎海潮來到對談著,惜夫人:「大哥,想不到你多了這樣美貌又懂事的義女」擎海潮:「東西呢」惜夫人:「惜夫特別為你準備的茶色,還合味嗎」擎海潮:「東西呢」惜夫人:「唉呀,大哥,來了就要好好享用,要給你的,小妹我絕不會私藏」擎海潮:「最後一次,東西呢」惜夫人:「好啦,呈上」祧師便捧著一個木盒來到,只見內中放有一根名簫,惜夫人:「此名日雪潮,乃天下一管無雙竹斬下所製,名匠金竹笑的最後遺作,大哥,你應該會中意」擎海潮:「你明知論品之眼光,普天之下除了惜夫妳,吾誰也不信,但想不到竟會抓準此點,引誘吾來此俗地」白塵子:「唉,好友,這就叫做知兄莫若妹,不然,要你們妹夫妻舅見上一面,吾看登天還難」擎海潮便取起雪潮,擎海潮:「與其見那俗人,吾寧可將這時間用在賞」白塵子:「是啊,集境的香獨秀也是獨愛賞花」擎海潮:「嗯」惜夫人:「大哥,何必這樣呢,這支雪潮,城主他也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尋得,你又何必」擎海潮:「先問兩個問題,他對妳好嗎」惜夫人:「這個問題,你已經問我不下百次,城主他對惜夫很好」擎海潮:「那他對我那外甥好嗎」错夫人:「疼愛有加」此時,鬼谷與失路英雄來到,鬼谷晏:「阿娘」惜夫人:「你真的回來了」鬼谷晏:「舅舅,難得連你也來」擎海潮:「怎樣,送你的那一招秘笈武功,遇上對手了嗎」鬼谷晏:「哈,未食敗果」擎海潮:「那你離成功還很遠」鬼谷晏:「誰叫舅舅送的武功秘笈這麼好用,但舅舅你為何不辣」擎海潮:「套路不同」鬼谷晏:「喔,對了,阿娘,我有買一支子母雙珠金簪要送你,子珠代表兒、母珠代表阿娘」白麈子:「惜夫,你這兒子對妳還真有心」惜夫人:「是啊,連偷拿家產,也會跳過吾收藏的金簪」鬼谷:「啊,阿娘妳都知道了啊」便依偎撒嬌,惜夫人:「那種偷拿手法,明眼人一看就知,怎樣,方才被罵了」鬼谷晏:「是發生一點點意外,詳情聽說」便說明原由,惜夫人:「看來此事後續不斷了,這回你真闖禍了」白塵子:「想不到高僧救天,竟會在此場合痛下殺手」擎海潮:「事出必有因,耶穌大有問題」错夫人:「此事容後再向大哥言明,嬰兒,你該遵守你爹親對你的處罰,你的這位朋友我們會好好招待,但你、要受罰,大哥,我先去招呼虹姐與月妹,稍後再過來」便離開,鬼谷:「舅舅,救我」擎海潮:「吾不想與你父親說話,吾救不了你」鬼谷:「失路仔,這下我不能跟你出城了」失路英雄:「無妨」此時,玉傾歡端來一杯茶,玉傾歡:「何必憂眉苦臉,,這杯茶有解憂舒之作用」鬼谷便接過茶水,鬼谷晏:「這位是」白塵子:「你舅父新收的美女,名曰忘憂」鬼谷晏:「忘憂,,這名字倒也十分快樂,妳從哪裡而來」玉:「我、我從義父那兒來」鬼谷:「哦,你還真有趣」白塵子:「好友,我們別妨礙他們聊天,我們到旁邊休息」擎海潮:「嗯」

幽暗的斷崖之下,盧卡與笨帝兩名人正在沉睡,但夜神卻進入神幻莫测的空間之內,夜神:「這是哪裡,這又是什麼」看著手中寧字石球,此時,卻見一條身影背立眼前,夜神:「你是誰」

萬妖爐,即將成型的萬妖爐,阿修羅沉穩以待,此時卻聞莫名的聲響,阿修羅:「嗯,這是什麼聲音」妖爐竟現裂痕、嚴重震盪,阿修羅:「火精玉反噬,咒世主你」這方面、佛獄幻空之間,咒世主:「阿修羅,你太天真了,哈哈哈」咒世主故佈局,萬妖爐即將毀滅,戰神阿修羅要如何扭轉一切呢。

暗夜路上,赤子心與失路英雄同行,赤子心:「失路仔,剛才多謝你配合我,還有那個小鬼頭,不枉我平時很關照他,這次全靠他引開師劫隨」失路英雄:「赤子心,其實你不該離開略城」赤子心:「為什麼」失路英雄:「楓岫主人所贈之禮攸關四魌界大事,必將引來火宅佛獄的關注,加上九韶遺譜公開現世,都使略城成為各方勢力焦點,你的身份將會引來鍋端」赤子心:「本大少不是省油的燈,要來就來」語一落,支離與破碎化光找上,赤子心:「嗯,說來真的來,火宅佛獄」破碎者:「奉侯之令,擒拿鬼谷晏」赤子心:「唉,我現在叫赤子心」支離者:「廢話少說」失路英雄:「誰也不能動他」赤子心:「讚,失路仔,你好義氣」就在此時,撒手慈悲也來到,撒手慈悲:「說的是,這個人是我的獵物,誰也不能搶」赤子心:「這個印度阿三又是誰」撒手慈悲:「撒手慈悲,有體了」失路英雄:「嗯」同為雅狄王遺書而來,火宅佛獄、慈光之塔目標鎖定略城,赤子心與失路英雄,兩人要如何突破險境。

百韜略城、銀瀑雲榭,鬼谷藏龍與夫人正討論著,鬼谷藏龍:「此次壽典,耶穌之舉動已顯示其個性已偏向極端,印證了咱們先前的臆測無誤」惜夫人:「事出有因,我們須找劍子、佛劍,商議此因何來」此時,玉權臣來報,玉權臣:「啟稟城主與夫人,佛獄凱旋侯求見」鬼谷藏龍:「哦,拂櫻齋主」惜夫人:「他終於來了,城主,那前面就讓惜夫來吧」鬼谷藏龍:「嗯,勞頓夫人了」惜夫人便往前廳,鬼谷藏龍:「嗯」這方面、呼堯闕,懸疑、懸疑,滿簾「珠風错夫人一晤佛獄凱旋侯,心機鬥心機、深沉拼深沉,拂櫻齋主真能如願得到雅狄王遺書與九韶遺譜嗎?

雲渡山,離開略城的耶穌與劍子仙跡方回要渡山上,腳步踏入,忽見法陣起,耶穌:「這是,嗯」金光點點,救天頭上舍利漸起變化,只見佛劍騰身而起、口誦梵咒,耶穌:「是你,佛劍分說,呢」

法陣起、法咒開,佛劍分說推動佛門至高淨魔大法,要探耶穌體內異狀?拂櫻齋主一會鬼谷藏龍,雅狄王的遺書究竟藏有怎樣驚人的秘密,他將如何牽動武林局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