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十章:不解之仇

白蓮山人 | 2023-09-15 12:34:46 | 巴幣 2 | 人氣 45

完結兵甲記
資料夾簡介
廢天地、滅生靈、神裂歇、寧清 兵甲武經現,神州烽煙起,四魌封武冠,莫問誰為敵?

樹林之內,仇恨爆發,中原第一高手、死國第一戰神,耶穌對上阿修羅,耶穌:「喝」阿修羅:「赫」前所未有的强者、千載難逢的對手,兩人戰意逼上最高潮,耶穌:「一氣動山河」阿修羅:「闇之嵐」扭轉空間的巨大漩渦,力吞救天剛硬殺招,兩大高手對陣、毫不相讓,耶穌:「喝」阿修羅:「呀」兩人近身對掌、各自測度,耶穌:「嗯」阿修羅:「很好,殺」耶穌:「喝,蓮華聖路開天光」阿修羅:「天之怒」極招衝突、各自負傷,救天見紅、殺念驟昇,背後神兵再度開鋒,耶穌:「喝」救天再現一瞬變化,眼紅、頭闇,阿修羅:「嗯」耶穌:「惡邪業障、往渡輪迴,如是我斬」阿修羅:「哈哈哈」面對眼前的罕世神器,阿修羅體內產生變化,自我防衛啓動,竟然衍生出最強的兵器,阿修羅:「這才是、來自地獄的戰火,赫」耶穌:「很好」阿修羅:「來吧」正當極端決殺,遠方的萬妖爐忽見妖氣紛亂、型態即將散離,阿修羅心想:「嗯,萬妖爐,不妙」便化身魔形飛離,耶穌:「休走,喝」欲追之際,地湧梵咒、卍字法牆,莫名聲咒壓制救天內心殺性,最後、回歸平靜,耶穌:「嗯」救天便盤腿靜坐,卻見一旁爬來無數次量。

寒光一舍、寒瑟山房,寒月凜冽,映照三道佇立人影,佛獄戰將逼命而來,楓岫主人面臨險境、凝神備戰,支離者:「殺」破碎者:「死來」雙面夾殺、招招進逼,支離長刀揮動,強桿霸道之力逼得楓岫主人不容一絲喘息,楓岫主人:「喝」支離者:「呀」舊傷未癒,楓岫主人真氣凝滯、運掌聚氣難提真元,支出之間、險象環生,楓岫主人:「呃」頻頻負傷、衣袖被劃,支離者:「喝」破碎者:「呀」面對強桿無比的殺陣,楓岫奮力一搏、運手轉勁,楓岫主人:「神華天罡,喝」一掌震退了兩人同時已消失現場,破碎者:「啊」支離者:「呃,人已不見了,哼」兩人便化光離去。

斷日峰,明月懸崖、英雄孤獨,劍、是最沉的劍,刀、是最冷的刀,失路英雄對上夜神,風、越走越急,夜、越深越冷,高手過招、生死一瞬,兩人無語,只有,夜神:「殺」失路英雄:「喝」殺風起、殺意昇,勁鋒走動、強者逞強,夜神:「喝」失路英雄:「呀」狂劍迴旋、冷刀快殺,交織最狂燃的戰局,失路英雄:「喝,撤」劍氣一出,夜神被逼退數步,夜神:「哼」隨即快刀殺上,劃傷失路英雄臉頰,狂風暴雨過後又是一片寧靜,兩人內心一者狂而穩、一冷而沉,失路英雄:「失落的正義,必將伸張」夜神:「來吧」

萬妖爐,缺口之上,萬妖爐宛若失去控制,妖力快速消散、型態即將瓦解,此時,阿修羅魔形飛返,阿修羅魔形:「怎會如此,噬神邪源,喝」阿修羅催動無上魔能,鼓動妖爐之內能量再聚,妖爐也慢慢恢復了穩定,阿修羅魔形:「嗯,進入一探」進入妖之內,卻見到天與地創造死國之景,阿修羅:「天與地者,死國誕生,這就是死國的歷史嗎」隨後天將不明六字囚禁著,阿修羅:「這六個字代表什麼,又為何被天者囚禁在黑洞死牢」此時,驚見到死國毀滅之景,阿修羅:「這,毀滅,這就是死國的未來,事情不可再拖延,必須馬上完成妖,要取得最熾熱的邪源,唯有、火宅佛獄」便化身魔形飛離。

火宅佛獄、幻空之間,禳命女來到一見咒世主,讓命女:「讓命見過佛獄主」咒世主:「好久不見了,讓命」讓命女:「是」咒世主:「來」讓命女便走近佛獄主,咒世主:「低下身來,讓吾再好生看看妳,嗯」便以指尖輕觸禳命女胸口、祛去蛛毒,禳命女:「啊、啊」察覺毒素已全數散,禳命女跪下答謝,讓命女:「多謝咒世主的恩典,為讓命驅毒療傷」咒世主:「起來吧」禳命女:「是」便起身,咒世主:「妳的王兄很擔心妳」讓命女:「是小妹不辭而別,讓戢武王兄擔心,還驚動了佛獄主與翠姐姐,一切皆是小妹之過」咒世主:「追逐的過程就是捨棄,你要記住」讓命女:「佛獄主的告誡,讓命謹記,待讓命回到碎島,必會向戢武王轉述佛獄的用心費力,請王致上厚謝」咒世主:「妳急於回去」讓命女:「此番離家與戢武王多年未見,思念甚殷盼早日再會,佛獄主,此番苦境之行多虧翠姐姐照料,吾想當面向她道謝,如果可以也請她隨吾前往碎島,讓戢武王親自致意」咒世主:「在那之前,你該憂心回到碎島將受到的處罰」讓命女:「任何責罰,複命都願受」咒世主:「剛毅、美麗,你果然是碎島最尊貴的女性」讓命女:「碎島之中,女人並無地位,即便吾是王女」咒世主:「吾會讓寒煙翠與你一同回去」讓命女:「多謝佛獄主的恩典」咒世主:「因為她將是未來的王后」讓命女:「王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咒世主:「佛獄與碎島之間需要更大的和平空間,吾決定將吾女許配給你的王兄」讓命女:「姐姐答應了嗎」咒世主:「吾不需要她的意見」命女:「終身大事,怎能」咒世主:「穰命」禳命女:「啊」咒世主:「妳學壞了,被楔子教得忘了本份」讓命女:「我,是」咒世主:「吾給妳最尊貴的保護與禮遇,守護者」一聲守護者,鐵鍊乍然響動,一聲虎嘯、一道身影,披風一落,赫見一雙剛毅銳利的眼神,戰魂、鬥志,在臉上刻劃出堅卓的線條,迦陵:「參見王」咒世主:「保護讓命女與寒煙翠」迦陵:「是」

死國、殿上,天與地正討論著,地者:「天者,一切果然如你所料」天者:「阿修羅此時與萬妖爐已是密不可分,只要阿修羅離開超過一段時間,妖爐便會開始自我瓦解」地者:「果然如此」天者:「此次過後,更印證耶穌身上的兵器,非同小可」地者:「你認為阿修羅手上的戰火,與之比較如何」天者:「尙未交鋒、難以判斷,但對正道而言,未必然是好事」地者:「萬妖爐目前陷入不穩定的狀態,阿修羅必須加快腳步、採取極端」天者:「確實將讓世「人見證戰神的威能」地者:「他前往火宅佛獄,將引爆一波血海狂濤」天者:「嗯,無論生死,對死國皆是有利,而且更可造成佛獄巨大的傷亡」地者:「阿修羅死,萬妖爐可以吸收他全部的力量,阿修羅活,則繼續替我們進行妖爐的工程」天者:「地者,你了解的非常透徹」地者:「因為你總是將一切關鍵,放在阿修羅的身上」天者:「因為他是我創造之中,最憎恨卻也最驕傲的作品」地者:「哈哈哈,既然萬妖爐即將功成,天者,對那個人,你現在打算如何」天者:「偉大的時刻即將降臨了」地者:「隱忍許久,你終於願意採取行動了」天者:「地者,你錯了,我從來不會改變我的計畫,自一開始,吾便是如此決定」地者:「我知曉」此時,翼姬與冷的來到,九妖翼姬:「天者,目前武林喧騰不休,百韜略城之主鬼谷藏龍,即將廣邀四方人員舉辦立城壽禮」天者:「百韜略城,嗯」地者:「天,這個地方是」天者:「存在苦境最堅強的堡壘,略城上下難攻易守,自古以來,從來沒人能可突破」九妖翼姬:「哦,是嗎」天者:「城主鬼谷藏龍、惜夫人,兩人精通兵書戰法,皆屬高深莫測的謀略者」九妖翼姬:「天者為何了解呢」天者:「因為吾之眼線,早已滲透在苦境之中」黑閣冷爵:「天真是洞燭先機、防範未然」此時,貪狼回報消息,銀月貪狼光影:「天」天者:「關於聖典,一切都準備好了嗎」銀月貪狼光影:「嗯,所有的人馬皆已就緒,只等待天之令」天者:「很好、很好,哈哈哈」只見死國之內閃電不斷、風雨欲來。

路上,荒野急奔,楓岫主人欲往留聲閣、一會天刀,來到中途,卻見撒手慈悲斜躺樹上等待著,撒手慈悲:「楔子,放棄神源不代表你的罪已償,不管如何,你必須回到慈光之塔作個交代」便收起沙漏、抽出短刃,撒手慈悲:「呀」神源已失,楓岫無能療復內傷,再遇撒手慈悲、險象頓現,楓岫心想:「嗯,再纏鬥,對吾不利,不如」久戰不利,楓岫計從心生,揮掌間,身形順勢一退,疾奔西南方,撒手慈悲:「哼」便追上,這方面、東阿天,楓岫逃至便化入劍陣之中,隨後,撒手慈悲追至,撒手慈悲:「嗯,楔子奔入此地,必有盤算,觀此地地形必是一方陣勢,,想以陣勢困住吾的去路,楔子,你天真了」猶疑間,東阿天竟起激烈颶風,風中挾萬劍之勢猛然襲向撒手慈悲,撒手慈悲:「啊」劍織如網、殺意綿密,撒手慈悲見狀腰側彎刀去殺祭出,剎時五彩騰雲、萬劍厲勢,頓時一竭,劍雨中,撒手慈悲覷得機先,閃身陣中、欲破陣眼,卻見五劍橫立,情勢不利,只見撒手慈悲身形舞動、異界閣法再起,電光急馳,眨眼已失撒手慈悲身影,劍陣又復平靜,這方面、路上,楓岫安然脫困,楓岫主人:「嗯,小狐所說果然不差,劍陣只會攻擊身負殺氣之人,只盼劍陣能可將撒手慈悲拖延住一段時間,看來慈光之塔勢在必行,,為防萬一,吾亦要加緊腳步、做個了斷了」。

斷日峰,失路英雄與夜神之戰即將進入尾聲,不猶豫、不留情,眼前最強的高手,深知每吋交鋒、皆是生死論定,時序轉移,就在夕陽餘暉映照刀鋒的同時,夜神身動,夜神:「喝」失路英雄:「嗯」夜神身影消失至末陽之中,隨後,天地盡現無盡刀陣,此乃十方決殺,失路英雄:「橫掃天地。破」舉劍破招同時,背後夜刀透體而過,失路英雄:「呃,喝」衡劍向後一,夜神亦中招,失路英雄:「想不到,竟有人能逼我使用此招」夜神:「嗯」失路英雄:「喝」只見失路英雄全身凝氣、勁據蒼穹,殺風應然而生,夜神:「嗯」夜神見狀,屈身凝氣、握夜刀,失路英雄:「地之卷·空迴地斬,喝」夜神:「呀,境之六瞬·斬」死國絕學首會兵甲武經,境之六瞬斬,,夜神:「呃」被餘震落斷崖,失路英雄:「嗯」化光下崖欲救、卻已不及,失路英雄:「此崖深不見底,,死國來的刀者,什麼又是你堅持的正義呢」便走離。

銀盌盛雪、草亭内,塔矢行洋正在與擎海潮下棋,玉傾歡一旁陪伴,塔矢行洋:「老北,你的棋藝進步了,竟然在中盤就用劫」玉傾歡:「棋聖前輩,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塔矢行洋:「問」玉傾歡:「你曾見過我義父奏簫嗎」塔矢行洋:「不曾,只偷聽過他奏過一聲長音,然後我的棋興就沒了」玉傾歡:「這是褒嗎」塔矢行洋:「當然,真是一鳴驚人、一鳴驚天、一鳴驚地,一鳴驚心動魄啊」玉傾歡:「真有這麼驚人」塔矢行洋:「不然,北海鯨濤怎會那麼自負」擎海潮:「喂,老棋」此時,白塵子自屋內走出,白塵子:「老北,這次赴百韜略城壽誕該準備什麼賀禮,咱們一群人去,雙手空空就是不好」擎海潮:「需要嗎,吾肯去,吾那個小妹應該偷笑了」白塵子:「欸,雪簫,鬼谷藏龍好歹也是一方之主,你也該給他一點點面子」擎海潮:「哼,俗人、俗地」塔矢行洋:「哈哈哈,北海鯨濤,我看你是氣那個鬼龍搶走你那個才情的小妹吧,,哈哈哈,男女世界、自由戀愛,你的惜夫小妹很有智慧,眼光不會差去哪裡啦」玉傾歡:「聽前輩這樣說,真是令人好奇略城城主與夫人」白塵子:「倒是你那個外甥,你不是傳他武功,不知他學得怎樣」擎海潮:「吾只送他一招武功秘笈,讓他功成名就,然後再重重讓他挫敗,這樣他才會發定下心,學習其他武功」白塵子:「就這點而言,你和你惜夫小妹還真意見相同」塔矢行洋:「白塵子,你不知奇葩的另一面意思,就是怪咖」白塵子:「呃,哈哈哈」擎海潮:「老棋蟲,略城那攤酒宴,你不用去了」塔矢行洋:「好啦、好啦,我不說,我不說,老北啊,你真會用棋賭我的嘴」擎海潮:「屆時咱們在那裡集合就好,吾要先去聽聽簫聲,後面還有很多俗人俗要」便走離,白塵子:「好吧,那就在那裡集合了」。

仙侶江畔、留聲閣,天刀正擔憂嘯日猋狀況,笑劍鈍:「經過數天的打探,全無嘯日猋的消息,,他精神狀況比以往更不穩定,若是不慎,既傷人又傷己,天之卷在他身上,恐怕惹來風波」此時,楓岫來到,笑劍鈍:「嗯,是楓岫主人」楓岫主人:「數日不見,笑劍鈍,你的神色為何如此憔悴」笑劍鈍:「事關嘯日猋,一言難盡,詳情如此」便說明原由,主人:「啊,嘯日猋怎會如此」笑劍鈍:「我料想玉傾歡應已遭遇不測,他才會如此悲,過度刺激之下導致瘋狂,這恐怕又是火宅佛獄的陰謀」楓岫主人:「此事吾亦會多加關注,有任何消息會通知你」笑劍鈍:「多謝,未知先生今日前來,是為何事」楓岫主人:「吾有一件重要的任務想委託你」笑劍鈍:「嗯,請說」楓岫主人:「此事攸關四魌界一項重大的秘密,知情者恐將遭受四魌界之迫害,就如同我一樣」笑劍鈍:「你因撰寫荒木載記,被四界認定動搖國本、挑起四國紛爭,遂將你求刑監禁,難道與這秘密有關」楓岫主人:「嗯,荒木載紀内中故事看似虛構,實則記錄著四魌界各地見聞,以及許多不為人知的秘密,其中牽涉最深,就是這項足以顛覆各界的陰謀」笑劍鈍:「陰謀」楓岫主人:「選擇將此事告知你,只是希望你能助我一臂之力,唯有這麼做,我們才能牽制四魌界對苦境的動作」笑劍鈍:「笑劍鈍不畏凶險,先生但說無妨」楓岫取出一封卷軸交給天刀,楓岫主人:「這是前任殺戮碎島之主,雅狄王的親筆遺書」笑劍鈍:「遺書,他死了」楓岫主人:「當他被關入禁流之獄的那一刻,就註定失去生機」笑劍鈍:「禁流之獄,四魌界最嚴酷的流放之刑,靠近上天界至北之巔,是一座沿著固定軌跡,在宇宙飛行的刑牢」楓岫主人:「然也,牢中既無空氣也無食物,一年一輪迴,停靠上天界一日才得以呼吸與食物供應,而你,就是當時鎮守禁流之獄的守關者,相信你對此人也有印象」笑劍鈍:「在我顧守期間,獄中只關過一個無名罪犯,服刑已有十數年之久,在我最後一次巡視的時候,此人已經脫身亡,屍體也消失在星河之中、不知所蹤,難道,此人就是雅狄王」楓岫主人:「然也,隨著雅狄王之死,數冊兵甲武經也一同散落、不知所蹤,一代傳奇就此隕落」笑劍鈍:「堂堂殺戮碎島之主,為何被囚禁流之獄,是誰將他監禁,又能完美掩飾他的身份,嗯」楓岫主人:「問題一一探究下去,就會明白整個事件到底牽連多大,雅狄王稱霸四界武評近一甲子,創寫兵甲武經,三界最忌憚他的勢力與武功,所以合謀將他擒拿下獄,世人只知雅狄王行蹤成謎,卻不知他已淪為階下囚」笑劍鈍:「想不到武冠傳說竟遭受如此不白之冤,現任的戢武王若知情,豈能饒恕」楓岫主人:「正是如此,雅狄王死因若是公開,必掀起四魌內戰」笑劍鈍:「但是,你守了這麼多年的秘密,為何現在願意說出」楓岫主人:「火宅佛獄侵略日盛,慈光之塔也派人毀吾神源,楓岫一人能力有限,將來、將來若有萬一,需要有人繼承這個重責」笑劍鈍:「我該如何做,這份遺書有何用途,楓岫主人:「若是將來火宅佛獄危害苦境,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請你將這份還書轉交殺戮碎島的戢武王,告知他父親死亡的真相」笑劍鈍:「我明白了,笑劍鈍定不負所託,那你」楓岫主人:「我必須前往略城,將雅狄王的死公諸於世,聽說」便說明原由,笑劍鈍:「這,你這樣做太冒險了」楓岫主人:「我已經決定了,請見諒」笑劍鈍:「唉」楓岫主人:「另外,也請你留意一個名字,雖然我不知他現今身在何方,但他絕對是可以信任的人,或許能成為助力」笑劍鈍:「是什麼人」楓岫主人:「他與我同樣出身慈光之塔,名為劍之初」笑劍鈍:「嗯」。

百韜略城、廣場,泉潮天萬里、一訖天中,環堂巍岳秀、帶購大江雄,輪奐凌霄望、晶華日月通,昆歌常棣、民和教即戎,百韜略城十年一慶,今夕適逢佳辰,各方蔚集、風雲際會,業途靈:「大仔,你看,連千葉傳奇和拂櫻齋主他們都來了,看來這個略城之主面子還真不只大唷」秦假仙:「笨蛋,人講會無好會,看這個場面,這場壽體會很熱鬧」一旁,千葉與救天兩人互相點頭示意,玉權臣:「壽典開始,恭迎城主與夫人」眾秘師:「恭迎城主與夫人」只見城主與夫人步出,鬼谷藏龍:「笑開八面鋒、橫槊大江東,胸有平戎策、風雲自藏龍」惜夫人:「呦呦鹿鳴、食野之苹,我有嘉賓、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將,人之好我、示我周行,我有旨酒,以燕樂嘉賓之心」兩人便上座,鬼谷藏龍:「大師、各方英雄彥,歡迎請位撥冗出席城立城十年一壽,贊吾略城無比光彩,鬼谷藏龍與夫滿感激,恭迎請位來到體有未逮、頰請海涵」惜夫人:「壽典之後,城聊備茶齋酒食,為遠道眾人洗塵,望請不棄」耶穌:「城主創城維艱,文成武德、教化子民,十年之壽,更感來時路長,爾後道遠,耶穌無以為慶,僅贈一字·德」鬼谷藏龍:「哈,多謝大師美言,德不孤,必有鄰,鬼谷藏龍謹記救天之賜,求推己及人、廣被天下」劍子仙跡:「如是,則乃蒼生之福,劍子感佩」鬼谷藏龍:「能受救天與子這般期許,百韜略城備受榮幸」千葉傳奇:「千葉傳奇代表集境主事,祝賀略城之壽,送上集境兵書逸冊十卷,添百韜樓收藏」鬼谷藏龍:「集境兵書,,頓請閣下轉達略城殷謝之心,相信此會之後,略城與集境交流將更加密切」千葉傳奇:「好說」隨後,拂櫻與兩隨從上前,拂櫻齋主:「火宅佛獄凱旋侯代表佛獄,向略城之主致上賀意,並送上火宅奇石・獸榕膽,作為賀禮」鬼谷藏龍:「佛獄代表,,抱歉,因聯繫未及,讓凱旋侯無帖而來,略城之咎也拂櫻齋主:「哪裡,所謂山不辭土、故可成其高,海不辭水、故可成其深,相信城主寬豁大度,該不會怪罪拂櫻不請自來」一旁,秦假仙:「哇,這個拂櫻真的臉皮夠厚就是了,什麼來致賀,我看他根本是別有居心」場上,惜夫人:「來者是客,凱旋侯遠道輪誠,略城卻之不恭,收」劫隨便收下體物,隨後,見琳宮主呈上賀體,惜夫人:「虹姐」房虹:「珠妹,咱們幾年不見了,今天特別的日子,吾見琳宮主房虹,謹以本宮七寶之一浮鐵雙鋼,作為賀禮,另外,還有要送珠妹的小禮物」惜夫人:「虹姐,這怎好意思」房虹:「傻珠妹,這不算什麼,月妹呢,又是遲到了嗎」惜夫人:「先請虹姐入後院,月妹一到,咱們再好好一歛」房虹:「好」玉權臣便帶虹入內,隨後,其他武林人士也呈上賀禮,燕聲運:「燕聲運代表立地兵林」古顏色:「古顏色代表敵虎關,送上賀禮犀角玉,恭祝城主百韜長存、略城永盛」鬼谷藏龍:「哈哈哈,立地兵林、敵虎關、八路營等,皆是略城長久盟友,今日前來,鬼谷藏龍更感謝意」古顏色:「哪裡」忽聞一陣馬蹄聲,萍劍樓新月騎白馬來到,樓斬月:「珠姐,抱歉,斬月來了」错夫人:「虹姐方才才提及,她已經在後院了」樓斬月:「喔,那姐夫,致賀的客套話你心知就好,我省下了,我先進去找虹姐」鬼谷藏龍:「哈,好、好」樓斬月便入內,惜夫人:「斬月還是不改直率的個性啊」

萬丈崖之下,夜神重傷昏迷,已經過了數日,此時,忽來一名綠髮矮人、肩扛巨斧,盧卡:「呵呵呵,擅闖禁地只有一個結果」舉斧劈落,只聞夜神慘叫一聲,夜神之聲:「啊」

死國、荒地,就在萬妖爐即將功成,地者協同九妖翼姬、黑閣冷爵、銀月貪狼、無界尊皇,準備凝聚五大資源,地者:「闇之罪羽·納神歸元」張開閣羽、一施咒法,隨即,死國四尊同時動作,九妖翼姬:「呀」另一處,黑閣冷爵:「喝」這一方,銀月貪狼光影:「赫」不毛礦坑,無界尊皇:「嗚嗚」亦有所動作,懸疑、懸疑,死國之內動作再起,天者的目的又是什麼?

對峰壁、血闇沉淵,血閣沉淵之外,戰神阿修羅為了完成萬妖爐,首度發動戰火了,阿修羅:「火宅佛獄」便化光進入黑洞,隨後來到火宅佛獄,阿修羅:「嗯」卻見佛獄人馬隨即圍上,阿修羅:「交出火之源,省下犧牲」獄兵一:「不可能」阿修羅:「戰火無情,你們承受不了」氣勁震退眾獄兵。

百韜略城、廣場,壽典持續進行,鬼谷藏龍:「玉權臣,下一位貴客是」玉權臣:「啟稟城主,再來是無華宗·道化大師」就在此時,南風不競之聲:「駛來北馬多驕氣,歌到南風盡死聲」突響的詩號,伴隨大步邁來的腳步,震撼在場氣氛,劍子仙跡:「南風不競」同一時間,在大門牌樓之上出現一條冷冽的身影,竟是嘯日猋。

極極極極極,南風不競踏上百韜略城,此行究竟是戰、或是和?變形的嘯日猋凝視全場,他的目的為何?暗潮洶湧的壽體,又將對未來的武林掀起何等的駭世風暴?阿修羅進入火宅佛獄,將面臨何種威脅?墜落崖下的夜神,能免於怪人利斧之下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