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九章:花影下的風采

白蓮山人 | 2023-09-15 12:33:06 | 巴幣 0 | 人氣 46

完結兵甲記
資料夾簡介
廢天地、滅生靈、神裂歇、寧清 兵甲武經現,神州烽煙起,四魌封武冠,莫問誰為敵?

荒野之上,赤子心為斷後路、無畏無懼,獨擋佛獄殺手狙擊者,狙擊者:「殺」赤子心:「喝」狙擊者心繫目標、率先出擊,長槍怒刺、勢如毒龍,只見赤子心拳勁宛如洪濤、交纖綿密不停,狙擊者棄抽劍、再造殺機,狙擊者:「死來」一劍劃中豪少左肩,赤子心:「竟敢讓我見血,你完了,清之卷第一式·群邪清平,喝」高聲一揚,赤子心足劃方圓、拂掌向天,頓時四周氣氛一凝、納清華之氣於一身,倏然,豪少一掌擊中狙擊者胸口,狙擊者:「啊」魂魄被擊出體外,隨即,豪少再贊一掌,狙擊者當場魂散命喪,赤子心:「這邊清楚了,失路那邊不知道怎樣了」另一方面,失路英雄遭逢求影十鋒攔路,一劍凌厲如鷹、一劍沉穩若山,身影、光影交錯,越見疾速超凡,失路英雄:「喝」求影十鋒:「呀」衡劍斬下,龐然劍勢挾帶崩山之力、強撼對手,求影十鋒:「呢」被震退數步,瞬間,失路英雄一劍劃過十鋒髮絲,劍鋒已失、勝負也分,失路英雄:「讓開」便收劍帶著讓命女繼續前進,集兵一:「院主」求影十鋒:「回集境」便收兵離開。

不歸路,極招进,吞塵萬里、四野凌夷,極光中,兩人身影挾雷霆相撼,南風不競:「喝」楓岫主人:「呀」兩人近身、雙掌再對,南風不競:「喝」楓岫主人:「呀」楓岫受拳頭冠噴飛,南風亦被擊飛、落地再起,南風不競:「吾無輸,啊、噗」嘔出黑血欲再攻上,就在此時,一聲雞鳴、勢難回天,楓岫一時心冷、喟然撫膺,當下不再防衛,楓岫心想:「楓岫無能救你,只能陪妳」見狀,南風不競掌勢錯轉、洩去氣勁,眼前兩人、倏然一靜,氣氛一時凝滯,此時,禳命女趕至,讓命女:「啊」歌聲:「誰將難題封印千歲,愛是守護花中謎,我將思念理藏心底,愛是永遠無後悔,為愛輪迴,生生世世,茫茫人海、何時再相會」禳命女衝向楓岫並抱住,見狀,南風不競:「啊、噗」再嘔黑血、倒地而下,禳命女:「啊,南風不競」昏迷前,唯一入耳,是佳人一聲驚呼,聲中似有憐意,南風不競心想:「是夢」禳命女上前扶住昏迷的南風不競,倏然,高峰上衝下兩條身影,夜神、撒手慈悲同時動作,天外雙刀齊鋒至,一者為奪神之卷、一者為取楔子命,危急間,失路英雄:「喝」風鈴聲動、鏗然一擊,夜神縦飛而起,手擒一卷、高揚而去,同時,赤子心:「呀」上前一擋撒手慈悲,撒手慈悲心想:「嗯,戀戰無益」便抽身而退,暗處,小狐欲動手,小狐:「我趁此時將南風不競殺掉,一了百了,呀」突然,背上一陣刺痛,小狐:「啊」便昏厥倒地。

萬妖爐之外,百世經騙耶穌對上死國五尊之一·鬼獄邪神,耶穌:「喝」鬼獄邪神:「呀」救天力拔山河、鬼尊勢可吞天,狂人對狂人,瞬間天地昏蕩蕩、日月閣無光,鬼獄邪神:「鬼邪怒燄」耶穌:「十字聖掌」聖掌對烈堂、地裂數丈長,一旁,劍子三人觀察著萬妖爐,劍子仙跡:「嗯,這座妖爐的力量非常龐大」極道先生:「現在龍宿不在,你們就暫時勉強讓我插一腳吧」佛劍分說:「動手,喝」三人便運動元功,場上,苦境武學對上死國殺招,掌來掌往皆是曠世之絕,鬼獄邪神:「九獄煉火」耶穌:「一氣動山河」招式再會,鬼尊被擊飛出、血灑妖爐,正當萬妖爐吸收鬼尊之血,妖氣更加翻騰,耶穌的心也受了影響,只見救天眼睛忽現血紅,頭上舍利轉閣一瞬,耶穌:「再一招,終結罪者」鬼邪神:「來啊」耶穌:「喝」鬼獄邪神:「好啊,天邪火·御鬼刀」耶穌:「喝,殺」背後神器出鞘,耶穌:「惡邪業障、枉渡輪迴,如是我斬」一劍穿透鬼尊胸口,鬼獄邪神:「哇,百世經輪耶穌,果然有高傲的本錢,喝」以最後力量化火衝上,劍子仙跡:「危險」三人連忙閃避,鬼獄邪神:「哈哈哈、哈哈哈」最後的尊嚴,鬼獄邪神縱身投爐,瞬間整個萬妖爐更添狂亂,耶穌:「氣流爆昇,讓吾進入一探」極道先生:「這,這樣恐怕不妥」耶穌:「吾在內,你們在外,裡外夾攻,方能將此物毀滅」劍子仙跡:「好吧」耶穌:「喝」便化光縱身入爐,極道先生:「二位,我們再試一次」劍子仙跡:「好,呀」佛劍分說:「喝」極道先生:「呀」三人掌氣同發、依然毫無功效,劍子仙跡:「想不到我們三人的氣功橫掃,它竟然毫無動靜」極道先生:「耶穌在裡面,我們必須繼續攻擊」佛劍分說:「嗯」暗處,拂櫻持續觀察,這方面,在妖爐之內,眼前的景象卻如煉獄再生,劍子仙跡、佛劍分說、極道先生,三人在救天的眼中竟是宛若邪魔化身,耶穌:「嗯,,難道,你們已被邪魔影響,喝」欲運功,耶穌:「呃,為何無法施力,啊」受制詭譎空間,救天的生命能源漸漸被吸收,妖爐外,劍子三人卻是徒勞無功,劍子仙跡:「用盡全力,妖爐卻不為所動」極道先生:「不妙,妖爐再度翻騰,耶穌在內中非常危險」劍子仙跡:「我們必須再試一次」佛劍分說:「嗯,往向佛印」極道先生:「雪梅千形」劍子仙跡:「劍影紛紛,呀」暗處,拂櫻同時出掌,拂櫻齋主:「火獄邪印,喝」四招齊發、勢可吞天,瞬間空間失衡、妖爐靜止,救天趁隙化光脫出,劍子仙跡:「太好了,你終於出來了」耶穌:「嗯」此時,妖爐再動產生極大吸力,劍子仙跡:「嗯」極道先生:「啊,不妙,它開始吸收我們的能量了」耶穌:「速離此地」極道先生:「嗯」四人便化光離去,暗處,拂櫻亦受吸力影響,拂櫻齋主:「萬妖爐絕不能留」也化光離去。

死國、神眠之間,清聖的神眠之間,今日不再悠然,死國驕傲阿修羅正面一會死國希望・神之子,神之子之聲:「馬上殺了我,阿修羅」阿修羅:「哦」天者:「不可無禮」神之子之聲:「退開」天者:「神子」神之子之聲:「這是本座現在的旨意」天者:「這,是」天者與地者便退開,神之子之聲:「你可以動手了,死國戰神」阿修羅便取下面具,阿修羅:「為什麼要我殺了你」神之子之聲:「殺了我,方能扭轉死國的未來」阿修羅:「哦,如果我記得沒錯,你不是倡導和平、自詡死國之神子,足以改變一切境」神之子之聲:「天者之言,並非神之語」阿修羅:「哈,是這樣嗎,你的意思是,你無法帶領死國走向光明的未來」神之子之聲:「我先問你,在你心中,死國的意義到底是什麼」阿修羅:「死國就是我的家園,一個黑白的國度,白色是色彩的原始,黑色則是色彩的終點,只有黑與白的死國,象徵是最單純的世界與人性,只要終止生存屠戮,便能成為三族和平繁衍的淨土」神之子之聲:「所以即使你身為戰神,卻不願對其他境界發動戰爭」阿修羅:「是,戰爭只能帶來毀滅,永遠無法帶來和平」神之子之聲:「可是你卻在苦境建造妖爐,過程中必引發戰禍殺戮」阿修羅:「萬妖爐可以帶來進化、改變死國貧瘠的資源,並且可以讓我重新掌握死國兵權」神之子之聲:「天者,這是你與阿修羅的約定嗎」天者:「是」神之子之聲:「阿修羅,取回兵權之後,你又將如何看待我」阿修羅:「如果你真是為了死國,那我不會殺你」神之子之聲:「如果我改變不了未來、反而帶來毀滅,你又將如何」阿修羅:「毫不猶豫將你殺掉」神之子之聲:「很好,那你現在可以動手了」阿修羅:「為什麼」神之子之聲:「我體內強大的死神力量,將引動更多的戰火牲」阿修羅:「殺你只在動念之間,但此時我看不見死國毀滅的現象,所以,我不接受你的命令」戴上面具便化光離去,神之子之聲:「唉,阿修羅,你會後悔今日的決定」天者:「神子,為何這樣輕忽自己」神之子之聲:「下去吧,我想要休息」天:「是,吾等告退」兩人便退下。

銀盌盛雪,北風蕭姵、皓雪蒼茫,偌大天地、誰主沉浮,玉傾歡跋雪而涉、尋簫而上,卻在驚豔的剎那,發現一道蕭疏軒舉、湛若有神的身影,玉傾歡:「哈,義」出聲欲叫卻停住,只見樹上吊著數支竹簫,北冽鯨濤正聆賞簫樂,擎海潮:「不對,你慢了,不對,連你也錯了」手指一彈,氣勁擊中一支竹簫,擎海潮:「好了,今天大家的狀況都不好,就聽到這裡」便轉身走向玉傾歡,擎海潮:「下回當吾在鑑賞簫樂的時候,不可出聲」玉傾歡:「是」兩人便同行下山,玉傾歡:「義父,昨夜我好像做了一場夢,但夢中又空無一物,只彷彿看見一個滿頭白髮的背影,我好像不會見過他」擎海潮:「哦」玉傾歡:「義父,看你方才專心的神態,你精通吹奏笛簫嗎」擎海潮:「妳認為義父是一個紙上談兵的人嗎,說時雄滔大論、做時無能為力的下作行徑,吾北冽鯨濤最不屑,你明白上蒼造人,為何做了一對耳目,一雙手足,以及一隻嘴嗎」玉傾歡:「哦」擎海潮:「一雙眼、要妳長見識,一對耳、要你多聽聞,一雙手、要你多踐行,一雙足、要妳多踏實,唯獨只有開一口,是要你少講話」玉傾歡:「嗯,義女受教了,這樣說來,義父的簫樂造詣必是出神入化、登峰造極」擎海潮:「普天之下,還沒人值得吾一簫樂」玉傾:「那女兒我呢」擎海潮:「再過不久,你的醉草、白前輩就要來了,用這碗雪煮茶候客吧」便交給玉歡一碗冰雪,擎海潮:「一舉鯨濤快哉風,世浪翻袖中,古今誰人堪伯仲,千秋雪,半夕蝶夢」便入屋,玉傾歡:「義父」

漠沙林,漠沙林底下,貪邪扶正在吸吮苦境大地生源,周圍環境也逐漸魔化了,此時拂櫻來到,玷芳姬:「如何,確定了吾說的話,死國與苦境的和平,呵」拂櫻齋主:「其實,吾也不算失策啊」玷芳姬:「哦,你有什麼好理由去解釋呢」拂櫻齋主:「與死國結盟本來就是過渡政策,利用死國去消耗、分散苦境實力,雖未完成,但死國進行的動作已經達到的目的了」玷芳姬:「這種說法,自我安慰的成分居多」拂櫻齋主:「耶穌已經針對阿修羅動作,妳大可放心」玷芳姬:「耶穌,呵」拂櫻齋主:「好輕蔑的笑聲」玷芳姬:「你認為一個小小的耶穌,就能影響玷芳姬的大計嗎」拂櫻齋主:「吾從不低估敵人,也不低估自己」芳姬:「有時間擔心吾,不如憂心自己,你的方針執行的如何了,兵甲武經的線索你又掌握多少」拂櫻齋主:「兵甲武經固然重要,但吾不可能將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兵甲武經之上」玷芳姬:「哦,那你還有什麼目的」拂櫻齋主:「拭目以待吧,哈」便離去,玷芳姬:「嗯」

集境、破軍府,十鋒返回,燁世兵權:「你失敗了」求影十鋒:「是」燁世兵權:「以一院之力,連一名少女也無法擋回,十鋒,你辦事的能力太差了」求影十鋒:「十鋒領罪」燁世兵權:「你要如何購還你的無能,以死谢罪嗎」戰龍:「軍督,是我拖累院主」弒道侯:「戰龍紋,你不夠開口的階級」燁世兵權:「嗯」戰龍紋:「是」便退至一旁,弒道侯:「軍督要如何懲治失職之罪」燁世兵權:「集境,不需要收留無能的廢物」戰龍紋:「啊」千葉傳奇:求影十鋒,自今日起,卸下你天機院主之位,除去你集境地籍、趕出集境,終身不得再入,否則,斬無赦」鴉魂:「這個處分太過了」千葉傳奇:「哦,你不滿嗎」鴉魂:「是,一次戰敗就要除籍,破軍府能留下多少人」燁世兵權:「能在破軍府留下的,只有菁英」鴉魂:「擒抓讓命女吾也失敗過,我也一同離開」燁世兵權:「威脅吾嗎」只見長空與十鋒靠向鴉魂,千葉傳奇:「長空」萬古長空:「也不在乎多我一個人」鴉魂:「他是我的兄弟,與你無關」萬古長空:「你救過我,你的事情就與我有關」燁世兵權:「還有想袒護他們的人嗎」羽鳳凰:「請軍督三思」伏首神龍:「軍督,請三思啊」燁世兵權:「很好,你們五個人,一併除名」便入內,戰龍紋:「啊,策師,請你向軍督求精」千葉傳奇:「軍督心意已決,如果繼續進言,後果恐怕不堪設想」求影十鋒:「戰殿主,不用為我們擔心」戰龍紋:「這」卸羽鳳凰:「走就走,苦境的美女也許更多呢,哈」五人便離開,弒道侯:「戰龍紋」戰龍紋:「在」弒道侯:「即刻行文,將這五人被逐出集境的事情,公告天下」戰龍紋:「這,是」

死國、殿上,天與地者感應到鬼已亡,地者:「天者,鬼尊死了」天者:「那代表百世經綸耶穌,即將面臨死國千年來最強的戰神」地者:「你認為誰將勝出」天者:「哈,妖爐未成,阿修羅絕對不可能失敗」地者:「看來你早有安排,但如果苦境眾人不肯善罷甘休呢」天者:「你怕嗎」地者:「地者期待暢飲死國之外的鮮血」天者:「很好,死國大業不會因為任何人而終止」地者:「嗯」天者:「萬妖爐不久便能大功告成,眾人皆必須做好準備」地者:「貪狼與皇,你打算何時調回」天者:「時候未到,九妖、冷爵」九妖翼姬:「嗯」天者:「馬上將鬼尊的人馬收納,集中兵力至中央」九妖翼姬:「遵命」天者:「死國風暴即將席捲整個苦境」

寒光一舍、寒瑟山房、楓岫來到房內卻已不見南風不競身影,楓岫主人:「嗯,南風不競已離開,唉」。

路上,新題斷腸人何處,霎雨風清,留得一身澆薄軀,往去哪方,君迤行、君休問,南風不競獨自行走,回想過去種種,南風不競:「放手,哈哈哈,到頭來,吾只贏得滿目破碎,如今鍾情無果、亦算結果,,既要放捨一切,我就讓全部恩怨有個了斷」便愤怒走離。

雲渡山,救天眾人討論著,劍子仙跡:「此回一戰,眾人親身感受萬妖之巨大異能,著實令人擔憂」極道先生:「內外夾攻還破不了這座妖爐,這到底是什麼怪物」佛劍分說:「耶穌,你沉默不語,進了妖爐,佛友看見什麼」耶穌:「沒什麼,只看見一群魑魅魍魎,以及一群虎豹豺狼」劍子仙跡:「哦」耶穌:「爐中一片血海,煉化著無數死靈,深入其中尙會被妖爐吸取魂魄,萬妖爐著實詭異」佛劍分說:「此戰之後,要破妖爐只怕會更難」劍子仙跡:「咱們須重新設法,對萬妖爐更需進一步掌握,方能出奇制勝,這段時間,眾人萬萬不可私自闖關」此時,劫隨與兩名隨從來到,耶穌:「嗯,是略城桃師」劫隨:「劫隨見過大師、以及諸位」耶穌:「遠道而來,不知有何要事」劫隨:「再過三天便是略城壽誕,城主持意命吾送來請帖,望請諸位撥冗蒞臨,吾略城光彩」便將請帖交給救天四人,耶穌:「既是略城要事,耶穌怎可缺席,劍子你們呢」劍子仙跡:「城主槺概大量,出借少主加入六人名單,劍子理當回禮」佛劍分說:「吾另有要事、不克前往,煩請海涵」極道先生:「吾也要去找人,真是抱歉」劫隨:「嗯,劫隨會轉告城主,吾等就此離開」耶穌:「奉送」劫隨三人便離去,極道先生:「素聞略城精通兵家之術,也許此去也可商量有關萬妖之事」劍子仙跡:「吾亦是此意,但另一方面,吾又擔心南風不競之事,不知最後將如何向略城交代」耶穌:「咱們對城主有約定,期限若到,略城與他之間勢必有個了斷,咱們也不能再插手」劍子仙跡:「希望事情能圓滿了結,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啊」

銀盌盛雪、草亭,擎海潮獨立其上,此時,塔矢名人手抱棋盤來到,塔矢行洋:「北海鯨濤,我來找你囉」另一方,白塵飄然來到,玉歡聞聲而出,玉傾歡:「是棋聖與白塵兩位前輩」塔矢行洋:「嗯,有人奉待的感覺就是不一樣,北海鯨濤,你看我帶什麼來了」擎海潮:「帶吾不喜之物」塔矢行洋:「啥,棋是我的心肝寶見,什麼不喜之物」白塵子:「來,賢姪女,這包茶葉妳拿去泡吧」玉傾歡:「嗯」便入內泡茶,白塵子:「酒、越喝越熱,茶、越喝越涼,酒、越喝越醉,茶、越喝越醒,你說是嗎,雪簫」擎海潮:「哈」塔矢行洋:我看北海鯨濤是怕輸棋、破壞形象,所以才會不敢與我下棋,我不管,反正咱們老朋友湊在一起就是要下棋,先下先贏,我先了」便擺棋盤,擎海潮:「你,就是停不了下棋」塔矢行洋:「沒辦法,棋就是我的命,叫我不下棋我會死」擎海潮:「唉,真是拿你沒法」便坐下與塔矢對弈。白塵子:「雪簫,怎樣,賢姪女的狀況還好吧」擎海潮:「嗯,適應得還算不差,但多了一個人在身邊,我還是沒法適應」白塵子:「放心吧,就是相信你才會帶來你的身邊,平白多了一名義女,是福不是禍啊」擎海潮:「嗯,她確實貼心,吾不會討厭她」塔矢行洋:「嗚,美女在側你還會討厭,你頭殼壞掉」擎海潮:「好啦,你繼續下吧」塔矢行洋:「喔」此時,玉傾歡端出茶來,玉傾歡:「義父,棋聖、白塵前輩,請用茶」白塵子:「嗯,賢姪女很懂事」三人便飲茶,此時劫隨三人來到,擎海潮:「嗯」劫隨:「略城桃師劫隨,見過擎海潮前輩」擎海潮:「哦,是略城壽誕請帖嗎」劫隨:「前輩好記性,夫人特別交代,要吾務必請到前輩蒞臨」擎海潮:「吾不會收帖」劫隨:「這是夫人的親筆函,請前輩明鑑」便呈上信函,擎海潮拆信一觀,擎海潮:「啊,小妹妳」白塵子:「怎樣了」擎海潮:「回覆你家城主,吾會前去,而且還會帶一群人去」劫隨:「是,劫隨代城主與夫人,恭候前輩大駕」三人便離去,白塵子:「雪簫,怎樣了,為何突然改變心意」擎海潮:「白塵子,你們有口福了,三天後,隨吾到略城,連老棋也一同找去」白塵子:「這」塔矢行洋:「哈哈哈,讚讚讚,有棋下,我棋聖塔矢行洋哪能失陪,去去去,當時是要去」

萬妖爐,歷經了血戰風波,萬妖爐依舊聳立在缺口之上,强大的妖源不停醞釀,吸納來自天地八方的能量,此時阿修羅返回,阿修羅:「嗯,現場只留戰鬥痕跡,難道」狼籍的景象,牽引阿修羅內心深處的不安,阿修羅:「萬妖爐,喝」便化光進入爐內,血海之中,阿修羅有所感悲,阿修羅:「這種感覺,熟悉的魂魄,鬼死了」便取下面具,無法置信的結果,死國之內最忠心的強將,更是阿修羅今生最敬佩的戰士,此時阿修羅腦中浮現鬼尊被救天所殺之景,阿修羅便戴回面具,阿修羅:「鬼尊,你一直到死還保持著無上的尊嚴,百世經綸耶穌,你、真是使我愤怒啊」便化為魔形飛衝離開,隨後,無數次徘徊在萬妖爐之外。

寒光一舍、寒瑟山房,楓岫正在運功療傷,楓岫主人:「啊,少了神源,傷勢復原速度更為運緩,嗯」就在此時,殺氣來到、夜風如刀,楓岫以掌化解,卻引爆舊傷、口滲鮮血,楓岫主人:「誰」只見佛獄兩者現身,支離破碎:「破碎者」支離者:「殺」楓岫主人:「嗯」緊張緊張緊張,逼上極端,火宅佛獄強者再臨,神源已失的楓岫主人要如何渡過接踵而來的殺劫呢?

斷日峰,淒冷深夜是最讓人沉思的時刻,無盡斷崖卻是最驚心的景象,夜神前來赴戰,失路英雄:「你沒失約」夜神:「神之卷呢」失路英雄:「先說明為何要殺那個人」夜神:「我不能讓任何人知曉我是死國的執行者」失路英雄:「你真是罪無可款」夜神:「那就來吧」

樹林之內,耶穌本欲前往略城,現場忽感空間失衡、天地動盪,耶穌:「嗯」卻見,死國戰神阿修羅現身。

強強強強強,中原第一高手耶穌、死國第一戰神阿修羅,最強的對決、最強的廝殺,究竟最後的結果會變成如何?問道、問罪,失路英雄卯上夜神,一場刀劍至極交鋒,究竟誰能勝出呢?楓岫主人遭遇火獄逼殺,命運又是如何?讓命女前往火宅佛獄,又會有怎樣的發展?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