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廿二章:難解的心思

白蓮山人 | 2023-09-17 09:59:11 | 巴幣 0 | 人氣 37

完結兵甲記
資料夾簡介
廢天地、滅生靈、神裂歇、寧清 兵甲武經現,神州烽煙起,四魌封武冠,莫問誰為敵?

樹林之內,夜神對上救天,夜神:「耶穌,我不是來與你廝殺」耶穌:「喝」耶穌不由分說、殺招驟起,為了自護夜神全神應戰,兩人衝突,耶穌:「大梵聖掌,喝」強招襲身、林嘯風蕩,夜神順勢而退、轉勁而上,夜神:「住手」耶穌:「哼,今日救天誓誅死國罪孽,喝」夜神:「呀」救天宏大一掌使得夜神虎口見血,夜神:「逼人太甚」耶穌:「何必多言,殺」夜神:「呀」。

火宅佛獄、句芒紅城之外,婚轎欲啟程前往碎島,轎內,寒煙翠想起咒世主之言,咒世主會言:「你是吾的女兒,所以,妳必須為佛獄犧牲」隨後太息公手一揮,監視者領著婚轎啓程而行,這方面、樹林之內,守護者獨自飲酒消愁,想起了監視者之言,監視者會言:「到了這個時候你還不醉,你這輩子就沒機會了」恩愛情仇、千絲百縷,為愛而嫁、所嫁非愛,前方乃是不可知的未來,迦陵想起寒煙翠之身影,這方面、路上,監視者領婚轎而行,轎內,讓命女:「翠姐姐,我會陪妳」寒煙翠:「打開一觀吧」讓命女:「嗯」打開卷軸一觀,卻見楓岫之畫像,穰命女:「啊」便流淚而下,同時、牢內,楓岫主人:「咳、咳,啊」咳出血於手巾上,隨後手巾飄落於地上,浮生若夢、為歡幾何,走到生命的盡頭,楓岫無恨、亦無悔,最後的嘆息,只留給心中唯一牽掛的名字,楓岫主人:「湘靈,啊」欲取地上手巾卻頹然倒地不起了,這方面、路上,婚轎持續前行,轎內,穣命女:「楓岫」想起楓岫便淚流不止,隨後過往之景歷歷在目,不歸路之景,南風不競:「精給到此已收聲、自此不復彈琴影,如念半在心處、便教天風催薄命」想起與禳命女之種種,另一景,讓命女向寒煙翠跪下,寒煙翠:「不要再為他流淚,因為這世上,只有我會為你心疼」另一景,讓命女再會楓岫,讓命女:「你我的缘份正要開始,我的目的就是先生的心」另一景,楓岫與湘靈在牢內相依偎,楓岫主人:「其實在我心裡,早已為你留了一個位置」結束回憶,這方面、句芒紅城之外,迦陵將已斷氣的楓岫放於玉棺之內,同時讓命女再想起南風不競屍體被掩蓋於霜雪之景,霜紅猶是憶舊人、雪冷南風竟無聲,黛色遙別連天碧、祈天迴命根不能,如今皆是生前夢、一任風霜了煙塵,回首雲開楓映色、不見當年紫衣深。

荒野上,嘯日猋半途攔截,赤子心表面輕鬆、凝神戒備,赤子心:「你想做什麼」卻見嘯日猋手按刀柄,赤子心:「嗯」亦手按劍柄,忽然,嘯日猋跳離現場,只見蘆原來到,赤子心:「蘆原」蘆原:「咦,那個人,追」便追上,赤子心:「現在是怎麼一回事,怪來怪去,切」便離開,這方面,察覺嘯日猋身影,荒野上,蘆原急急而追,蘆原:「喝」縱身一躍攔下嘯日猋,蘆原:「你要去哪裡」嘯日猋・瘋:「閃開」蘆原:「你怎會變成這樣」嘯日猋·:「再靠近,我就殺了你」蘆原:「嗯,你不是嘯日猋,你是誰」嘯日猋·:「多事」欲抽刀卻被自己阻止,嘯日猋多重人格再現,嘯日猋:「別動手,,他沒對不起我們」嘯日猋·:「他沒對不起你,哈哈哈,誰說他沒對不起你,蘆原:「嗯」嘯日猋·:「你問他,在你受苦的時候,他在哪裡,歡歡死的時候,他在哪裡,在你受傷沒人照顧的時候,他又在哪裡,你叫他回答啊、回答啊」嘯日猋:「我、我,啊」忽感頭疼,見狀,蘆原玄奧奇劍上手,嘯日猋:「前輩」嘯日猋・瘋:「你看、你看,他也想傷害你,除了我,還有誰值得你信任」蘆原:「你閉嘴」嘯日猋·:「你」蘆原:「很抱歉,那個時候我不在你的身邊」便將丟在地上並雙手敞開走近嘯日猋,嘯日猋·:「你、你別過來,我會殺你、我真正會殺你」蘆原:「嘯日猋」嘯日猋·:「喝」刀氣發出掠過蘆原身旁,蘆原:「那個時候我不在,現在、我在」便輕拍嘯日猋肩膀,嘯日猋·:「你」蘆原:「我不知道你失去什麼,但是我感受得到你的悲傷,傻孩子,有心事講出來,我會幫你、我會在你身邊,只要你相信我,就像在東阿天那個時候同樣」撫摸著嘯日猋頭髮,嘯日猋·:「啊」便流下眼淚,是親情、友情,臉上這份溫暖讓嘯日猋遲疑了,嘯日猋·:「為什麼,為什麼你要對我這麼好」蘆原:「就算是緣份吧,第一次見到你,我就對你莫名的投缘,你是一個好少年,應該享有幸福,不應該這樣折磨自己」嘯日猋:「前輩,我、我很痛苦」蘆原便拭去嘯日猋眼淚,蘆原:「別哭,跟我講,發生什麼事情了」嘯日猋:「歡歡,歡歡死了」蘆原:「你的所愛」嘯日猋:「沒人肯幫我,我要報仇、我要報仇啊,替歡歡」蘆原:「報仇,,我們替你報仇,我們會幫助你,所以你別再排斥我們了」便抱住嘯日猋,蘆原:「可憐的孩子,你受苦了」嘯日猋:「嗚、嗚」亦抱住蘆原,即便連夢中也不會有過的安心,父親的形象會是痛苦的代名詞,從未想到原來自己還能擁有這份關懷,嘯日猋·:「別相信他、別相信他,他在騙你,他在騙你」嘯日猋:「呃」痛苦地倒退數步,蘆原:「嘯日猋」嘯日猋:「前輩,多謝你,再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我一定,,我一定會回來找你」便衝離,蘆原:「嘯日猋啊,唉」

薄情館、後院,薄情館之內,在眾人注目下,慕容情瀟灑現身,雙目橫波、冷睇世事人情,似笑非笑、展露無限風華,太君治心想:「觀此氣度,非常人也」鬼谷藏龍心想:「凜然尊貴的氣息,他是阿多霓嗎」慕容情:「佛獄、死國、集境、略城,當今四大勢力齊聚在這小小的薄情館,令吾受寵若驚」拂櫻齋主:「館主謙了,薄情館遠近馳名,尤其暗藏玄機無數,先有兵甲武經命案疑雲,後有絕代天籟響邊雲香,慕容館主才是真正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啊」慕容情:「那,嚇到你了嗎」拂櫻齋主:「哈,一瞬間,正道與集群俠數人因此逃過死劫,館主還真是深藏不露」地者:「昨日薄情館傳出的歌聲完全駕馭九韶遺譜、發揮其全部力量,據吾所知,有此能爲非阿多霓莫屬,敢問慕容館主,此人究竟是誰」慕容情:「這個人,遠在天邊,就遠在天邊吧」弒道侯:「館主戲謔之語,莫非是要掩飾什麼」拂櫻齋主:「若論神秘,慕容館主自當榮登其首,怕是見吾等來勢洶洶,不敢坦承身份了」慕容情:「哈,凱旋侯當初遊走正邪兩道,便是這番心得嗎」拂櫻齋主:「時勢所趨,世上沒有真正的秘密,既然彼此心照不宣,館主又何妨坦承自己與阿多霓的關係呢」慕容情:「你們該不會懷疑,吾就是阿多霓吧」拂櫻齋主:「館主也可以證明,你不是阿多霓」慕容情:「嗯」拂櫻齋主:「聽說阿多霓有一個特徵,在腰部有七彩羽毛的胎記,館主若不是阿多霓,何不讓眾人檢視、排除疑慮」太君治:「凱旋侯,你這個要求未免太過無體」拂櫻齋主:「難道你們有更好的方式」香獨秀:「各位,請冷靜一下,七彩羽毛的胎記容易造假,我認為不足以當作證據」撒手慈悲:「說的沒錯,若是我們三人身上皆有七彩羽毛的胎記,又該怎樣找出阿多霓本人呢」拂櫻齋主:「哼,看來館主是不願透露任何消息了」慕容情:「我不是阿多霓,薄情館裡也沒有阿多霓」拂櫻齋主:「就算如此,那阿多又在何方,歌聲從薄情館傳出,你難脫責任」慕容情:「就算找到阿多霓,諸位又做何打算呢,凱旋侯,你的眼中一絲殺意,吾倒是看得分明,鬼谷城主,你又願意付出多大的犧牲,來保護阿多霓」鬼谷藏龍:「吾於霓羽族有愧,阿多霓對略城有恩,不論如何,鬼谷藏龍必定盡心盡力,力保阿多霓」拂櫻齋主:「哼,既然話已挑明,那吾也無須再忍讓,地者,憑你我之力必能使他原形畢露」慕容情:「薄情館禁止動武」拂櫻齋主:「何妨一試」試探未成,拂櫻齋主決心採取強硬,鬼谷藏龍、太君治挺身而出,就在雙方劍拔弩張之刻,鸝大娘:「劍之初,性本善,劍之初、性本善,嘎嘎嘎」拂櫻齋主:「劍之初,哈哈哈,薄情館,真是越來越撲朔迷離哪,今日就到此為止,哼」便化光離開,地者:「凱旋侯既退,吾也告辭」亦化光消失,弒道侯:「這個結局,是結局嗎」香獨秀:「你若疑惑,何不問軍督呢」弒道侯:「哈,慕容館主,請了」也化光離去,慕容情:「鬼谷城主,你還不願離開嗎」鬼谷藏龍:「如果館主不是阿多本人,敢問他之去處」慕容情:「你找他做什麼,贖罪、還是當作利用工具,就像你的祖先一樣」聞言,鬼谷藏龍一愕,太君治:「館主切莫誤會,城主並無此意,只因承蒙阿多霓救命之恩,希望能親自向他致謝」慕容情:「你真認為那是幫助嗎」鬼谷藏龍:「此言何意」慕容情:「你若真這樣想,也難怪你會落進有心人的圈套,若是有意相助,一開始就能阻止,並揭開真相,而不是等到戰況生變、正道慘敗之時,才以歌聲退敵相救,吾這樣說,你明白嗎」太君治:「若非如此,為何又以歌聲退佛獄之兵呢」慕容情:「阿多霓這個名字豈容他人魚目混珠,渡年陰謀詭計你也全然不覺,你與他同樣污辱了阿多霓,一廂情願是你所犯最大的錯誤,唯有血淋淋的教訓才能讓你看清事實」鬼谷藏龍:「館主說的是,是吾一廂情願冒犯了阿多霓,但是」慕容情:「放棄吧,他不需要你的虧欠,這裡沒有你所要的答案,你走吧」鬼谷藏龍:「唉,多謝館主指教,告辭」便與太君治離開,撒手慈悲:「一隻笨鳥就把他們都擺平,找我和阿香來坐也真是多餘了」慕容情:「今日多謝你們,各自休息去吧」便入內,香獨秀:「慕容館主,你要去哪裡,沐浴嗎,等我」便跟上,撒手慈悲:「鸝大娘,你每次都講這句,什麼時候才能換別項,譬如說,劍之初住哪一間房這種的」鸝大娘:「不跟你說、不跟你說,嘎嘎嘎」撒手慈悲:「真是壞會啊」

樹林之內,強與冷的極端衝突,一動一靜,此乃最瘋狂的激盪,夜神:「喝」耶穌:「殺」面對死國前來的強者,耶穌內心殺意燃燒至最高點,隨後神兵再現,耶穌:「喝」劍出同時、舍利轉闇,夜神:「嗯」耶穌:「惡邪業障、往渡輪迴,如是我斬」此時夜神想起盧卡之言,盧卡曾言:「夜神啊,要使用你得到的寧之卷,情緒不能被波動,需要絕對的冷靜啊」夜神:「嗯」面對前所未有的壓力,夜神恢復沉穩,首度展現夢中所學,此乃雅狄王所創之曠世武學,夜神:「寧之卷·誅魔寧亂」耶穌:「嗯」兵甲武經,絕式再現、大地回春,詳和之氣壓制了耶穌手上的殺戾之氣,耶穌:「這」此時,再聞天御武之魔聲穿腦,救天再現殺性,耶穌:「殺」夜神:「喝」刀劍交擊瞬間,夜神已消失現場,耶穌:「嗯,休走」便化光追上,中途,突來一道掌氣攔路,耶穌:「嗯」便揮劍擋下,卻見劍子與佛同時近身攻上,劍子仙跡:「呀」佛劍分說:「喝」耶穌:「又是你們」劍子仙跡:「耶穌」佛劍分說:「放下手上的殺戮吧」耶穌:「哼,該回頭的人是你們」怒氣頓時震退劍子兩人。
火宅佛獄、路上,出發的轎隊浩浩蕩蕩,緩緩向著殺戮碎島進發,忽然,監視者:「嗯」隨行者:「怎樣了」監視者:「小心」殺機頓起,來自暗處的四名蒙面客出手無情,四蒙面人:「喝、呀、喝」眾獄兵:「啊、哇、啊」隨行者:「呃」轎內,禳命女:「翠姐姐」寒煙翠:「別怕,我會保護妳」轎外,監視者:「快前往婆羅塹」聞言,隨行者與奉花者便領著婚轎衝離,蒙面人一:「追」監視者:「喝」監視者捨命掩退、實力懸殊,轉眼累累傷痕,監視者:「啊」被蒙面人一制住,蒙面人一:「追上,喝」一掌將監視者打退,三名蒙面人便趁機追上,監視者:「你們到底是什麼人」蒙面人一:「多餘的問題,,破風摧骨,喝」監視者:「鬼邪斬,呀」揮刀欲擋卻被貫體而亡,監視者:「呢」蒙面人一:「追」亦追上。

死國、殿上,天者與地者談論著,天者:「薄情館之行,報告來」地者:「慕容情雖然現身,但是並未承認阿多霓的身份」天者:「此行前往的人員有誰」地者:「鬼谷藏龍、太君治、拂櫻齋主,以及弒道侯」天者:「阿多霓的身份果真吸引多方的關注」地者:「他的歌聲可以造成火宅佛獄的傷害,但卻能成為死國最大的助力,我相信火宅佛獄必會全力除掉此人」天者:「我們必須盡全力保護阿多霓,因為他的歌聲以及九韶遺譜皆是萬妖爐最後需要的關鍵,再說薄情館之內尙藏有許多秘密」地者:「裡面十一間似以兵甲武經為號的廂房,更代表著背後之人對兵甲武經的存在了解非淺,當初滅之卷莫名進入死國,這點至今讓吾不解」天者:「無妨,有人會替我們找出真正的答案,來自四魌界的武冠傳說也將因此再掀風雪」地者:「要吾再度前往薄情館暫留嗎」天者:「不用,吾已經派人馬在周遭守護,一有風波,吾會馬上出手」地者:「你不打算與慕容精一會」天者:「時機未到,吾必須了解他在武林的動向,至於百韜略城才是我們目前的方向」地者:「二度進攻,略城深淺已經盡在眼裡」天者:「而在第三度的攻勢之前,吾必先讓所有的外援消失」地者:「你想先針對北冽鯨濤擎海潮」天者:「然也」此時,九妖翼姬帶來琵琶邪骨與魍魎靈休,九妖翼姬:「拜見天者」天者:「琵琶邪骨、魍魎靈休,你們兩人馬上前往銀盛雪,用你們的兵器制住擎海潮的雙手」琵琶邪骨:「只要制住雙手就可以嗎」天者:「沒錯,超過一刻、即時離開」魍魎靈休:「是」兩人便離開,九妖翼姬:「為何不派銀月貪狼、或是無界尊者,甚至是阿修羅」天者:「無界尊皇必須守在不毛礦坑,而阿修羅與貪狼現在必須為吾取下零渡山,佔得苦境地基」地者:「死國全面的侵略終於要開始了」天者:「沒錯,相信火宅佛獄方面,為了貪邪扶木的成長,他們也會積極採取行動」地者:「那就要看誰搶得先機了」天者:「哈哈哈,地者,由你操控阿修羅,與貪狼一同前往吧」地者:「是」便離開,天者:「死國入侵,將帶來苦境最恐怖的末日」九妖翼姬:「呵呵呵,希望天者一統四方十界」天者:「無論由誰一統,毀滅,才是唯一的終點」

火宅佛獄、幻空之間,咒世主來到,凱旋侯:「參見王」太息公:「參見王」咒世主:「坐」三人便落座,咒世主:「歌聲」凱旋侯:「唱歌之人就在薄情館、名叫慕容情,雖然他不肯承認,但從略城之主的口中,已可推斷此人身份就是真正的阿多霓」太息公:「然後呢,你就這樣回來了,哈」凱旋侯:「吾應該說過,薄情館不是一個簡單的地方,而且當時在場者皆是一方之主,就算吾與地聯手也未必能佔得上風,何況,吾在薄情館聽到一個人的名字」咒世主:「誰」凱旋侯:「劍之初」太息公:「什麼,慈光之塔的驚嘆,這個名字為何在苦境出現」咒世主:「說明」凱旋侯:「詳情未知,當年劍之初是慈光之塔不世强者,後來忽然失蹤,劍之初這個名字現在在薄情館出現,他必與薄情館有所關連」太息公:「雖然慕容情不可久留,但是劍之初與他若有交情,吾方就難以直接下手」凱旋侯:「略城之主無法使慕容情承認身份,表示慕容情不受略城控制,而且略城之主與慕容精之間有情仇牽絆,慕容情未必然會再次相助」咒世主:「計畫」凱旋侯:「聯絡死國,要求天與吾方聯手發兵、迅速席捲苦境,最後以大軍包圍孤掌難鳴的薄情館」太息公:「略城不會讓你輕易得逞」凱旋侯:「假冒阿多寛之計雖然只能騙過鬼谷藏龍一次,但是經此事件,略城宿敵將浮上檯面,略城雖強必受牽制、難以出力」太息公:「至於劍之初,吾認為先靜觀其變,屆時他若真出面維護慕容情,就要面對雙方大軍啊」咒世主:「執行,散會」

銀盌盛雪、草亭,赤子心來到,赤子心:「舅舅、忘憂,我又來了」擎海潮:「嗯,佛獄大戰方休,你不是應該在略城嗎」赤子心:「就因為大戰結束要趁機會休息一下,對了,忘憂,妳整天待在這個地方會不會無聊,我帶你去外面逛一逛」擎海潮:「兒有此心意甚好,義女,你們就出去散散心,多少培養感情」玉傾歡:「嗯」赤子心:「走吧」兩人便離開。

路上,豪少與玉傾歡同行,玉傾歡:「少主約我出來,是否有事商談」赤子心:「呃,這嘛,一時間不知道怎樣提起呢」玉傾歡:「但說無妨」赤子心:「忘憂,舅舅他可會對你說過,要將妳許配給我」玉傾歡:「嗯,義父已對我明言」赤子心:「那妳怎麼回答」玉傾歡:「我尊重你的意願」赤子心:「你又不愛我怎能隨便答應,萬一我不愛你呢」玉傾歎:「少主若是無心,又怎會娶我呢」赤子心:「唉,你說的沒錯,實不相瞞,我早已心有所屬了」玉傾歡:「嗯」赤子心:「她是薄情館的花魁,無雙」玉傾歡:「能使少主傾心,豔姑娘必是絕代佳人,希望你們早日終成眷屬、締結良緣」赤子心:「忘憂,妳、妳不生氣」玉傾歡:「我說過會尊重你的意願,更何況,我對你並無男女之情,相較之下,我們更像是兄妹」赤子心:「對對對,兄妹、我們是兄妹,忘憂,你以後叫我大哥吧,我們結拜兄妹」玉傾歡:「但義父那邊」赤子心:「沒關係,我們先斬後奏,結拜以後他就會死心,不會再叫我娶你,忘憂,你認為呢」玉傾歡:「既是如此,小妹遵從大哥安排」赤子心:「哈哈哈,很好、很好,小妹、小妹,哈哈哈,妳這聲大哥讓我心裡的石頭放下一半,再來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說不定還需要你的幫忙」玉傾歡:「什麼事」赤子心:「跟我來就知道」

樹林之內,絕意之戰,劍子仙跡、佛劍分說力阻救天入魔之道,劍子仙跡:「小心,此戰非同小可」佛劍分說:「喝」昂一聲,古座、佛牒雙開鋒,劍未動、掌先出,佛劍分說:「喝」劍子仙跡:「呀」耶穌:「喝」三掌相接,大地蒙劫、衝天千仞,中原正道支柱今日反目成戰,三人所站之地頓時昇起百丈高,耶穌:「喝」耶穌疾如是我斬,佛氣之中竟帶幾分流,劍子、佛劍各自心知,三分擔憂下再催三分強勢,劍子仙跡:「劍影雙流」佛劍分說:「佛雷斬業」耶穌:「大乘一帆引,喝」強招對強招,風雷之勢、震驚百里,耶穌怒意更張、極招更摧,耶穌:「一氣動山河,喝」劍子仙跡:「天下無雙」佛劍分說:「往向佛印」無邊雄力激盪氣流爆旋、山河遭難,劍子仙跡:「呃」佛劍分說:「啊」兩人皆受創,救天亦嘴角見血,耶穌:「喝」一口嘴邊血更添魔性如狂,耶穌踏步登天,如是我斬指天而應,剎時殃雲天降、寰宇皆震,劍子仙跡:「這才是耶穌的實力」佛劍分說:「體內佛魔之氣的衝突壓制他部份實力,現今他入魔在即、更加難纏」劍子仙跡:「賭命了,呀」時機將近,劍子也縱身上天,極道之招、蓄勢待發,劍子仙跡:「萬引天殊劍歸宗,呀」佛劍分說同時踏步沉身,不世佛力盡入斬業佛牒,佛劍分說:「萬諦一滅,喝」就在戰鬥最為關鍵之刻,一顆殞星正快速衝向苦境大地。

含恨十竹,黃昏時刻,阿歌恢復枯翼身份一見渡翛年,枯翼:「枯翼求見前輩,積羽沉舟渡翛年」渡翛年:「阿多霓出現了」枯翼:「是,想不到咱們的假阿多霓之計,竟然引出真正的阿多霓現聲」渡年:「可知何人」枯翼:「大戰之後,眾人將目光焦點匯聚在薄情館之主慕容情身上,雖然他矢口否認,但吾認為他只是隱瞞不認」渡翛年:「阿多電對霓羽族至關緊要,不能讓他有何閃失,吾會派人密切注意薄情館」枯翼:「需要將阿多霓迎回族內嗎」渡翛年:「慕容情既然不認,此時必會拒絕迎回,無妨,這不用急」枯翼:「那關於鬼谷藏龍」渡翛年:「哼,鬼谷藏龍命不該絕,讓他逃過一劫,以後咱們的計畫需要更加顯密,不能再讓他死裡逃生」枯翼:「前輩,枯翼有一言,不知該說不該說」渡條年:「說吧」枯翼:「在這段留在略城的日子,晚輩深深感受到略城之主一心想彌補前人罪愆,而對我備所關愛,甚至不怕病菌、親事藥湯,在吾背叛擊他一掌之時,他更對我留情,讓吾不知他究竟是好人、或是壞人」渡翛年:「枯翼,不可因為小小善待而忘卻吾族血仇,或許鬼谷藏龍對外而言是一個好人,但對霓羽族而言,他卻是徹徹底底的壞人,咱們所以流離顛沛,全是他前人肆惡的結果,記住這一點,你的報仇之念會更加堅強」枯翼:「是,晚輩知錯」渡翛年:「聽說在你們行動之時,略城也同樣遭受攻擊」枯翼:「正是,死國大軍趁虛而入,攻打略城,與惜夫人一陣交鋒,聽說是她大哥擎海潮,以及兩名好姐妹房虹與樓斬月出面解圍,將那死國退敵」渡年:「嗯,房虹,是她」枯翼:「前輩好似對見琳宮主熟悉」渡翛年:「哼,這不重要,今夜陪吾一同上薄情館,吾要一會館主慕容精」枯翼:「是」

銀盌盛雪、草亭,積雪映殘月、孤杯伴幽人,銀盌盛雪之上,北冽鯨濤與名人雙影望月、清夜不寐,擎海潮:「夜可盡、茶不可盡,再斟一杯」欲斟茶,忽然,破風一聲、暗絲飛入,隨即,琵琶邪骨之聲:「喝」異兵器扣住隱世高人擎海潮,隨後,魅影浮現,琵琶邪骨:「哼哼哼」魍魎靈休:「嘿嘿嘿」塔矢行洋:「嗯」

雲渡山上,妖異的邪雲出現,太君治眾人正感疑惑,一股來自地獄的壓迫、隨之襲身,太君治:「嗯」蘆原:「是阿修羅的氣息」白塵子:「他在哪裡」卻見地者傲步而來,地者:「人類,此地將成為你們的墓地」見狀,天狼星眾人便圍上,天狼星:「地者」此時,銀月貪狼化光現身,銀月贪狼:「這是我第一次來苦境殺人」天狼星:「五尊之一,銀月貪狼」銀月龠狼:「魖族的小狼,嘿嘿嘿」狼爪射出氣勁,被求影十鋒與戎馬無疆擋下,地者:「現在任何人也走不了了,天狼星:「難道」死神之眼開啟,竟是最驚人的景象,天狼星:「我們已經身在萬妖爐之口」蘆原:「什麼」驚異未停,出現在另外一方的是戰神阿修羅,蘆原:「看來只有拼命」白塵子:「哼」地者:「雲渡山,今日毀滅」

婆羅塹,無情逼殺,佛送親一行人陷入苦戰,正當情況危急之際,倏然,天外三道掌氣挾火破雲、直衝黑衣殺陣,四名蒙面殺客急忙閃避,四蒙面人:「啊」卻見兩條身影現身,令島赫赫:「清狂付筆圖一笑、翻書幾載更寂寥,王士之上豈容異端作祟」什島夷參:「夷武途、十輕刀,四魌界、萬殺道」

荒野之上,驚世之戰將近尾聲,耶穌高舉如是我斬、一擊決勝,耶穌:「外道邪佛、迷離世途,如是我斬,喝」如是一斬,開天地、劈渾沌,寰宇為之分剖、乾坤為之兩翻,劍子仙跡:「呀」佛劍分說:「喝」道佛頂峰賭命一擊、半空激爆盪世浩流,劍子仙跡:「呃」佛劍分說:「啊」劍勢雖遜三分、雙鋒仍是不屈,強逼救天低頭,劍子仙跡:「就是現在,呀」佛劍分說:「喝」雙鋒交擊一點、欲斷如是我斬,但是,劍子仙跡:「啊,失敗了」佛劍分說:「逼他脫手,喝」劍子仙跡:「呀」雙掌同出重擊救天,耶穌竟是不退,猛然間,耶穌:「喝」佛道兩氣重創,耶穌極怒難遇、頭上舍利飛散,真氣傾爆重創劍子仙跡兩人,劍子仙跡:「呃」佛劍分說:「啊」煙塵漸散、塵埃落定,赫然見到一條身影,黑髮迎風飄飛、雙目透發邪光,雖是最熟悉的面容、卻是最恐怖的敵人,耶穌・魔:「佛劍分說、劍子仙跡,吾要你們、死」劍氣再發、震退兩人,劍子仙跡:「啊」佛劍分說:「呃」

至極至極至極,佛劍分說、劍子仙跡難挽耶穌入魔之路,死亡逼近,三教頂峰即將損折?阿修羅攻入雲渡山,苦集聯軍能否擋住死國攻勢?渡年欲訪薄情館,慕容情是否真是傳聞中的阿多霓?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