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八章:魔佛·佛魔

白蓮山人 | 2023-09-15 12:30:43 | 巴幣 0 | 人氣 34

完結兵甲記
資料夾簡介
廢天地、滅生靈、神裂歇、寧清 兵甲武經現,神州烽煙起,四魌封武冠,莫問誰為敵?

不歸路,觸緒牽情,過往恩怨倏忽,南風不競怒對楓岫主人,南風不競:「不涉之誓,至此是一場空嗎,你答應過我」楓岫主人:「吾從未答應過你什麼」南風不競:「嗯」楓岫主人:「我們應該停止這場錯誤的遊戲」南風不競:「掩飾,就是你對感情的態度」楓岫主人:「從來,你只聽得進自己聲音,放過禳命女、也放過自己吧」南風不競:「哼,浮辭,喝」楓岫主人:「呀」南風不競深知眼前不只是情路上對手、更是武功上的勁敵,一念決勝、極招上手,南風不競:「喝,神毀之象」納一氣,迴身萬千,南風不競運起神之卷,天地陷入一片混沌,楓岫主人:「祭法天、合陰陽,朔元碎脈,呀」南風不競:「喝」兩股沛然之氣相對,剎時天雪疾吞吐、日月迅飛,不歸路上見末日景象,南風不競:「呃」楓岫主人:「啊」兩人各自被餘勁震退、口滲鮮血,這方面、不歸路兩側高峰,夜神與撒手慈悲盯視著不歸路戰況,撒手慈悲:「嗯」這方面、不歸路上,落地一瞬,南風不競壓抑不住侵身已久的蛛毒、一時迸發,南風不競:「呢」楓岫主人:「你、你讓這異毒侵身已久,為何還要死守此地」只見南風不競運功壓下異毒,南風不競:「會經、我已動念放棄,但見到你,竟莫名喚醒吾一股頑強鬥志,不能輸你、吾不能輸你啊,喝」南風起,厲喝含悲帶淚、怨怒傾情無語,楓岫主人:「呀」兩人再度快速交掌。

萬妖爐,雄偉巍然的萬妖爐,阿修羅手握全局,遠處極道先生為探索真相而來,極道先生:「上天妙法。寒梅送雪,喝」極道先生再現絕技,直探妖爐內部,極道先生:「嗯,,偷東西失敗,發生何事,開天眼」便開啟天眼透視內部,詭異莫名的景象、萬物盡虛,當下衝擊極道先生的内心,究竟是什麼能帶來這樣的絕望,極道先生:「這這這,好恐怖的感覺,這個爐內到底是什麼」看向顧守的阿修羅,極道先生:「反正之前打過好幾次,大家都已經認識了,兩境又簽訂和平條約,不如來跟阿修羅一個朋友,問他到底在幹什麼,不妥,萬一他翻臉,我們當初這麼多人都打不贏他,我一個人怎麼可能打得贏」思考之間,阿修羅已來到身後,極道先生:「你」阿修羅:「何事」極道先生:「沒事啊,我只是剛好路過而已」阿修羅:「是嗎」極道先生:「現在兩境簽署和平條約,這點你應該知曉吧」阿修羅:「與我無關,不過奉勸你,如果有人妄想來此破壞,吾定殺不留」極道先生:「喔,那、那我告辭」急忙轉身離去,極道心想:「他應該不會背後偷襲吧,看來只有去找耶穌他們商量了」便化光消失,阿修羅:「天者的決定,與我無關,但阿修羅的決定,誰也改變不了」

雲渡山,夜深人靜,耶穌身上散發異常邪氛,邪天御武之像龐然映現,此時劍子與佛劍走出,劍子仙跡:「嗯,那是」隨即,救天背後如是我斬有了動靜,法器盤旋上空盡納邪天御武之力,隨後又歸回耶穌身後,救天便納氣睜眼,耶穌:「劍子、佛劍,為何尙未休息」劍子仙跡:「尙不感睡意,故與佛劍商討如何回應集境條件」耶穌:「哦」便躍下巨岩,耶穌:「看你方才眼神,救天還以為吾身上有了什麼異狀」劍子仙跡:「哈,百世經論身上怎會出什麼差池,就算有,吾和佛劍好友也不會坐視啊,倒是耶穌此回從火宅佛獄妖魔煉法而回,劍子好奇,你在佛有何奇遇、見識」耶穌:「也說不上見識,只是一心專注於以邪魔法修功,其餘外物便不入吾心之間」劍子仙跡:「哦,那關於邪天御武在四魌界之舊事,救天可有聽聞」耶穌:「一無所聞」劍子仙跡:「嗯,耶穌,吾看你背後法器、超凡非常,可否借來一觀」耶穌:「當然」便將如是我斬借給劍子一觀,劍子仙跡:「嗯,此神器乃是佛氣所鑄,如非不世高僧不得運用,耶穌,你要用之小心啊」耶穌:「放心吧,如是我斬只斬禍端、不斬純良」劍子仙跡:「那吾先入內休息,法器,還你」歸還救天如是我斬,劍子仙跡:「嗯」便與佛劍入內,此時,救天自神器上感應,見到了神器鑄造過程之景,耶穌:「嗯,原來吾與此物有此因緣」

火宅佛獄、幻空之間,咒世主單指插入寒煙翠咽喉內,咒世主:「你知道你犯下怎樣的大錯嗎,吾的女兒」寒煙翠:「請你出手幫助湘靈,父王」咒世主:「吾的問題妳還未回答」手指轉而靠緊寒煙翠右肩上,寒煙翠:「呢」咒世主:「妳讓為父失望了」指尖插入、鮮血噴出,寒煙翠:「父王,呢」咒世主:「作為王的女兒,你的一舉一動都成為佛獄上下注目的焦點,吾讓你進入苦境,你是怎樣進行你的任務」寒煙翠:「我對湘靈的感情是真,我不能失去她」咒世主:「吾不在乎妳愛上誰,但你不該踰越你的本份,佛獄的子民要忠於佛獄」寒煙翠:「我犯下錯誤,願意領受任何處罰」咒世主:「處罰」便收手,寒煙翠:「啊」便跌坐地上,咒世主:「妳在與吾嘔氣嗎,進去」寒煙翠:「父王,請你幫助湘靈」咒世主:「嗯」寒煙翠:「南風不競在苦境不歸路挑戰天下,若再過一日沒人打敗他,湘靈就必須跟他走,以湘靈的性格必然會自盡」咒世主:「這個行動能爲佛獄帶來怎樣的利益」寒煙翠:「戢武王請我們帶回湘靈,這也是父王分派的任務,只要打敗南風不競,我一定能說服湘靈來到火宅佛獄,還有,神之卷在南風不競手中,這是一舉兩得之策,父王,我已想不到其他的辦法,只有你出手才能打敗南風不競,父王,請你出手」咒世主:「妳在哀求吾嗎」寒煙翠:「哀求不能得到賞賜,很久以前,你就讓我學會這個道理,所以我是以佛獄的利益為出發點,提出建言」咒世主:「妳內心裡還有佛獄的利益」聞言,寒煙翠無語,咒世主:「吾沒需要參與任何遊戲,也不在乎誰的承諾,神之卷、禳命女,吾隨時可以掌握他們的生死去留」寒煙翠:「父王」咒世主便起身,咒世主:「吾是咒世主,吾代表火宅佛獄」身發怒勁、震動四周,寒煙翠:「啊」咒世主:「退下」寒煙翠:「父王」咒世主:「退下」怒氣一放,寒煙翠被震飛撞上石柱而暈厥,寒煙翠:「啊」。

薄情館之外,鬼聲呢喃、音波似魅,代替者施展術法,控制讓命女心智與行動,欲將目標引誘出薄情館,代替者:「出來吧,讓命女」召喚片刻,一道人影緩緩步出了薄情館大門,代替者:「哈哈哈,成功了」然而,來人竟是,赤子心:「是什麼人半夜不睡學鬼叫,打擾本大爺的睡眠,你是賠不起」代替者:「怎會是你,禳命女呢,你又是誰」赤子心:「我才想問你是誰,火宅佛獄派來的吧,屢次針對穣命女,真頰」代替者:「哼,多事的人,先將你解決」赤子心:「怕你喔,在薄情館外,慕容精管不到我,你完了,這幾天失眠的仇,我是要一次討回」代替者:「殺」赤子心:「喝」殺聲起、戰活動,代替者:「呀」赤子心:「注意來,看劍」虛晃一招,赤子心:「騙你的啦,喝」擊出一掌打中代替者,代替者:「哇,,噗」嘔出傷血,赤子心:「出奇制勝,兵不厭詐,是你太笨,不配讓我出劍」代替者:「啊」便倒地身亡,赤子心:「你們可以出來了」聞言,失路英雄與命女便走出,失路英雄:「你真慢」赤子心:「太久沒動手,有點生疏,姑娘,你沒事吧」禳命女:「我無恙,多謝你們又救了我一次」失路英雄:「火宅佛獄無所不用其極,以後需要加强戒備」赤子心:「安啦、安啦,薄情館護不到的地方,還有我赤子心」讓命女:「幸好來的只有一人,否則更為麻煩」赤子心:「這是上天的安排,註定讓我英雄救美,失路仔,抱歉了,讓你少了一個大顯身手的機會」失路英雄:「進去吧」三人便入內。

不歸路,楓岫與南風之戰持續,雖知眼前人赤心一片,但感情事由來不得人作主,楓岫只能憫軸、卻無法罷戰成全,楓岫主人:「見你如此苦執,此戰、吾更不能敗,呀」南風不競:「哼」時限將止,楓岫凝心一橫、招行極端,楓岫主人:「呀,神華天罡」南風不競:「神變之景,喝」怒意加摧,神之卷第二式威能大盛,不歸路登時陷入無盡血渦,吞天滅地之勢、襲捲萬物,南風不競:「喝」楓岫主人:「呀」對掌瞬間,漩渦之景與離火之象,併為一股撼世雄勁、直衝雲霄,剎時,飛沙撲撲掩天光、落石盪盪撼蒼穹,赫然,南風不競體內蛛毒大爆、氣神一頓,宏大掌勁已襲心而來,楓岫一掌擊倒南風,南風不競:「呃」便口嘔黑血,楓岫主人:「移時換景,或許你我就不是只能敵對」伸手欲攙扶南風不競,南風不競:「吾之人生,不需要同情」便撥開楓岫之手,南風不競:「吾未死,你未勝,喝」卻見南風不競手捻劍指、自封奇穴,一阻毒勢漫延,楓岫主人:「這樣壓制異毒,就算讓你贏了,你的性命也無了」便上被南風擊退,南風不競:「哈哈哈」便在血渦中盤旋騰空,南風不競:「吾用一生寫一首詩,盲目尋添、只找一字,直至此刻、詩成一字,早已銘心,喝」楓岫主人:「呀」頭方見寸心在,南風不競傾掌一擊,剎時天動地搖、氣勢驚人,而在兩側高峰之上,夜神與撒手慈悲持續觀察。

薄情館、花園,深夜時分,讓命女正憂心著,讓命女:「南風不競的挑戰剩下最後一日,我該怎麼辦」此時豪少來到,赤子心:「讓命姑娘,發生大事了」讓命女:「嗯」赤子心:「聽說楓岫主人去挑戰南風不競了」讓命女:「啊,此事當真」赤子心:「有人看見楓岫主人往不歸路去,旁邊還有一個男孩,看來應該是那隻小狐」讓命女:「我必須去阻止他們」欲離去,此時蘆原三人來到,蘆原:「嗯,姑娘為何行色匆匆,要去哪裡呢」命女:「楓岫主人去了不歸路,他兩人必有一場死戰,我若不阻止恐怕造成悲劇,啊」蘆原:「等一下,妳若這樣離開,可能一出門就被抓走了」赤子心:「這個時候就需要本大少出馬,讓我和失路仔保護她去,保證她安然無恙到達不歸路」緒方:「薄情館之外層層包圍,至少方圓十里都有埋伏」蘆原:「此行艱難、危險重重,你們要有殺出重圍的準備喔,我看我還是跟你們一起去」赤子心:「蘆原,你是大和人,這種小事讓我們中原人來就好了」蘆原:「喂,義助不分國界」赤子心:「難得有英雄護美的機會,你就別和我們搶嘛」緒方:「我不相信你,但我相信他」便看向失路英雄,失路英雄:「我會盡力」蘆原:「好吧」赤子心:「事不宜遲,姑娘,咱們馬上出發」禳命女:「嗯」三人便離去,同時、暗處,斷魂啼監視著一切,斷魂啼:「讓命女已離開,將消息傳達組織,嗯」

雲渡山,救天三人談論著,此時尙風帨來到,耶穌:「嗯,極道先生,你神色侷促」極道先生:「唉呀,甫經一場險關,當然驚魂未定啊」耶穌:「此話怎講」極道先生:「我才從萬妖爐與死國戰神阿修羅對上一陣,事情經過如此」便說明原由,劍子仙跡:「萬妖爐,這又是死國何樁陰謀」耶穌:「能動用死國戰神鎮守,諒必攸關緊要」極道先生:「據吾所知,萬妖爐牽繫著死國的生死命脈,天所有算計全投注在此爐之上,佛劍分說:「如言屬實,那必須防患未然」極道先生:「單憑阿修羅一人要取勝,便須大加盤算,何況尙有潛藏的死國軍力,只怕皆會傾巢而出」劍子仙跡:「不如集合刀龍一脈力,一同大破萬妖爐」耶穌:「不用了,讓救天一會死國戰神之威,眾人只管殲滅餘孽、摧毀妖爐計劃」劍子仙跡:「這」佛劍分說:「依咱們當下實力,死國未必然佔得了便宜,吾認同耶穌的提議」劍子仙跡:「既然好友都這樣說,那劍子亦沒意見」耶穌:「那今夜,眾人一往萬妖爐」

萬妖爐,曠古今的妖爐鼎立天地缺陷,炙熱能量竄昇而上,死國狂人傲然而來,阿修羅:「嗯,狂燄怒張,鬼降臨了」鬼獄邪神:「哈哈哈,喝」一掌擊向阿修羅,被護身氣勁轉開,阿修羅:「呀」鬼獄邪神:「阿ㄟ,好久不見了」阿修羅:「雄渾内力,鬼身子依舊健」鬼邪神:「當初你這樣就死,是要我如何接受,你答應我的戰約到現在還沒實現」阿修羅:「哈,有機會,隨時可以」鬼獄邪神:「你說的喔,千萬不要學別人,將我當成笨蛋」阿修羅:「怎會呢,難得鬼尊終於步出死國」鬼獄邪神:「都是那兩個死人,一天到晚要我留在死國作閒人,好不容易才願意讓我出來」阿修羅:「哈,死國有鬼尊守,阿修羅放心」鬼狱邪神:「別說好聽話,這不像你」阿修羅:「鬼赤誠熱血、剛直不阿,一直是阿修羅內心欽佩鬼邪神:「好啦,好啦,別說這個」阿修羅:「你前來此地,想必有所任務」鬼邪神:「是啊,接班」阿修羅:「嗯」鬼狱邪神:「神之子想要見你,所以天要我來接替你顧守萬妖爐,順便用我的鬼獄邪火替妖爐加溫」阿修羅:「神子之約,,看你要說什麼」鬼獄邪神:「當然是開戰大事囉,反正只要有戰爭,我就爽」阿修羅:「哈,凡事以和為貴」鬼獄邪神:「放屁,你戰神的封號是怎麼來的,你打的仗明明就比我多了幾百倍」阿修羅:「哈哈哈」鬼獄邪神:「喝一杯再走如何,死國帶來的酒特別苦澀剛烈」拿出酒罈,阿修羅:「奉陪」

荒野之上,赤子心、失路英雄,兩人為護讓命女首度聯手,赤子心:「等一下會很刺激,為避免混亂失敗,我們最好不要離太遠」讓命女:「嗯」赤子心:「來吧,上肩,這才是最安全的距離」聞言,讓命女便讓豪少揹起,赤子心心想:「嘖,身材比無雙還好」失路英雄:「從現在起,片刻不能容緩」赤子心:「了解啊」兩人便繼續前行,忽然,風揚草鳴,現場竟是暗潮洶湧,集境人馬環伺八荒、盡斷生機,赤子心:「能忍這麼久,算你們有耐性,失路,掩護我」失路英雄:「嗯」戰龍紋:「目標竊命女,擒下」眾集兵:「殺」失路英雄:「喝」風鈴響、劍尾吟,浩氣橫掃十方原,赤子心:「呀」戰龍紋:「看掌」赤子心:「小意思,喝」與戰龍紋接掌,此時,聽刀由命攻上被失路英雄上前解圍,聽刀由命:「呀」再攻上被失路英雄擋開,失路英雄以劍鞘將豪少與戰龍紋分開,失路英雄:「你先走」戰龍:「可惡,殺」失路英雄:「閃開」横劈擋退聽刀由命同時,迴身再一劍重創戰龍紋後離去,戰龍紋:「啊」嘔出傷血,這方面,赤子心遭眾集兵圍殺,赤子心:「一堆蒼蠅,類」此時,失路英雄趕至,失路英雄:「喝」揮出劍風掃退眾集兵,連番攻勢有若狂濤駭浪,波波相連、毫無止盡,赤子心、失路英雄越戰越勇,配合無間的默契更顧肝膽相照,只見兩人足下踐飛塵、連綿數十里,竟又遭逢第二波攻勢壓境,鉤命者與束縛者領兵擋路,鉤命者:「交出籟命女,留全屍」赤子心:「哈,火宅佛獄的人是專門瘋話嗎」背後,墨蘭亭與琴奪劍率兵圍上,墨蘭亭:「要搶人,先問集境」失路英雄:「嗯」

漠沙林,拂櫻與衝擊者來到,拂櫻齋主:「漠沙林,就位在對峰壁後方三十里之處,太息公做事永遠是這麼大膽」衝擊者:「但佛獄通往苦境,唯有血閣沉淵一條路,扶木如此巨大,如何能瞞過耳目」拂櫻齋主:「確實,要讓木進入苦境必須經由血閣沉淵的通道,但穿越異界的通道可以是從苦境穿出啊」衝擊者:「啊,侯的意思是,扶木是由血閣沉淵靠近苦境的出口處穿出,但是經過血闇沉淵的人怎會沒發覺」拂櫻齋主:「扶木之根先深入血閻沉淵地底,太息公再由地底下開出異界通道,表面上毫無異狀,實際上已經穿入苦境了」衝擊者:「此地一片尋常,果真是貪邪扶木的侵入地嗎」拂櫻齋主:「一片尋常,哈」一揮手,四周乍現黯黑之狀,衝擊者:「這」拂櫻齋主:「金玉其外,敗絮其中,這片大地的地能早被扶木掏空,所留下的只是看似寧靜平凡的僞裝罷了」此時,吹來一陣氣息,拂櫻齋主:「嗯,看來這個舉動引來注目了」卻見兩名女兵攻上,兩女獄兵:「殺」衝擊者:「無體,喝」便出手震退兩人,衝擊者:「無知小輩,敢對凱旋侯無體」聞言,誘惑者與迷惘者走出,誘惑者:「住手,參見凱旋侯」拂櫻齋主:「吾要見公」迷惘者:「是」便帶兩人進入,衝擊者:「這個地方已經完全是火宅佛獄的氣息了」拂櫻齋主:「進展比預料的更快」衝擊者:「啊」只見漠沙林中央,一條巨大樹根橫空亙生、盤根錯節,深深陷入地面吸納苦境大地生源,隨後,四人來到扶木之前,衝擊者:「這就是貪邪扶木,好美麗、好壯觀的景象」誘惑者:「稟主上,凱旋侯求見」玷芳姬之聲:「凱旋侯,哈」一聲冷笑,周圍樹木如受感召、糾結錯落,漸漸聚成人形,隨後,藤蔓褪去,太息公之副體・闇妝玷芳姬,赫然現身了,衝擊者:「衝擊者參見公副」芳姬:「你來做什麼」拂櫻齋主:「觀察進展、關心同袍,看來這次任務,太息公是全權交處理了」玷芳姬:「太息公與吾一體兩面,既然有吾就不需要她出面,倒是你,聽說勝利者已死在苦境了」拂櫻齋主:「只要能完成任務,犧牲一個副體又如何,再說,與王相反,吾的體是兩個人,損失無執相也只是半個體,何足道哉」玷芳姬:「呵,果然是自信滿滿」拂櫻齋主:「凱旋侯代表的意義,可不是用蠅頭小利取得來」玷芳姬:「吾希望能保持對你的尊敬,但可惜,你在三角會議上的方針執行,已經有了明顯的差錯」拂櫻齋主:「嗯」玷芳姬:「第一方針、聯合死國是由你親自提出,但初回接觸卻無法取得有效的同盟,裂字卷也只有換得集境的中立,這就是凱旋侯斡旋的手段嗎」拂櫻齋主:「神之子答應不侵入苦境,但吾相信天者另有打算,至於集境,暫時的中立、也是未來的助力,芳姬:「笨拂櫻,呼吸太多苦境的空氣讓你失智了嗎,天當然另有打算,阿修羅已經進入苦境,你仍茫然不知」拂櫻齋主:「嗯」芳姬:「死國與苦境保持和平,衝擊者,你回答,這種話你會相信嗎」衝擊者:「衝擊者堅信侯的引導」玷芳姬:「哈哈哈,別太相信,你的主人隨時可能引導你們進入一條死路啊」拂櫻齋主:「多謝玷芳姬提醒,拂櫻馬上深查此事」玷芳姬:「小心啊,死在阿修羅手下,那可大折佛獄威名」拂櫻齋主:「衝擊者,回拂櫻齋待命」衝擊者:「是」兩人便化光離去,玷芳姬:「呵呵呵」。

荒野之上,第二波的圍堵形成腹背受敵之勢,來自不同勢力的人馬,失路英雄、赤子心凝神以待,束縛者:「交出禳命女」赤子心:「作夢」墨蘭亭:「奉勸你們不可與集境作對」失路英雄:「來吧」短暫對時,兩人心一動念、竟是同時動作,主動攻擊爭取最短時間,赤子心:「喝」鉤命者:「殺」束縛者:「呀」束縛者以繩纏身、鉤命者鉤腸斷命,但赤子心毫無懼色、以一敵二,猶是游刃有餘,另一方面,失路英雄緊守集境人馬,不讓對方越雷池一步,失路英雄:「喝」焚琴奪劍:「呀」這方面,身護佳人,面對佛獄魔將凶橫逼殺,赤子心漸感支魁,赤子心:「失路仔,接應一下」將複命女丟給失路英雄,失路英雄:「嗯」便接下命女並上,墨蘭亭:「喝」與焚琴奪劍同時殺上,失路英雄一劍退敵,這方面,赤子心:「比狠,我不會輸你們」鉤命者:「喝」赤子心:「去死」一掌擊碎鉤命者,鉤命者:「哇」束縛者:「鉤命者,可惡」赤子心:「換你,喝」再一掌擊碎了束縛者,束縛者:「啊」失路英雄::「還有三里」赤子心:「穿越這片樹林,便是不歸路,走吧」忽然間,現場再聞冷冽殺氣,又是高手來到,只見狙擊者攔路,赤子心:「嗯,這個讓我來,喝」一掌發出,狙擊者:「嗯」以槍擋下,失路英雄已帶著禳命女離開,赤子心:「本大少熱身已畢,就拿你試招」這方面、路上,失路英雄行至盡頭,來人竟是,失路英雄:「嗯」求影十鋒:「求影十鋒,領教」藏心劍出鞘,高手交鋒、生死一瞬,失路英雄與赤子心各遇強手,兩人能順利送命女前往不歸路嗎?

銀盌盛雪、草屋之内,迷茫中的身影、空白中的世界,悠悠醒來的人,眼前、已恍若隔世,玉傾歡:「啊,我睡晚了」此時,外面傳來一陣簫聲,玉傾歡:「簫聲」便推門走出,夜風朔朔,隱約間,好似盪開一陣縹渺簫聲,莫名的牽引、尋雪而上的腳步,驚豔的視線飄向雪坡上的盡處,晶瑩的落花帶出一條閉目陶醉的超逸身影,樹下,只見擎海潮佇立,落花人獨立、雪下聆簫音,雪崖上的高人、花影下的丰采,將會開啟玉歡何種故事?

萬妖爐,為了加速妖爐的建造,鬼邪神運動全身无功,將火能遇上最熾熱的程度,鬼獄邪神:「喝,這個妖爐真正有夠巨大,天到底想要做什麼」就在此時,救天化光來到,耶穌:「世事如棋、乾坤莫測、笑盡英雄啊」鬼獄邪神:「哦,又是你,臭禿驢」隨後,兩先天與尙風悦也來到,鬼獄邪神:「唷,這次也帶了不少人嘛,很好」耶穌:「邪人,你們終於入侵了苦境」鬼獄邪神:「哈,那又如何」耶穌:「既然你們自己破壞和平,救天唯有、殺」鬼獄邪神:「那就來吧」耶穌:「嗯」一旁,劍子三人伺機而動,劍子仙跡:「趁此機會打破萬妖爐」極道先生:「好」暗處,拂櫻亦來到,拂櫻心想:「我這一掌,應該落在何方呢」

死國、神眼之間,悠然脫俗的神眠之間,神之子依舊沉迷優美的樂章,雖是變數將臨、仍是泰然自若,此時,天與地來到,天者:「參見神子」地者:「參見神子」神之子之聲:「嗯,何事呢」天者:「啟稟神子,阿修羅」天話語未盡、空間震盪,神之子之聲:「來了,吾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狂傲氣息」只見阿修羅以魔形之態展翅而來,阿修羅之聲:「虛無、帶來創造的意義,戰爭、造就歷史的永恆,死亡、象徵重生的開始,千年一念,唯有·阿修羅」語落便現身,神之子之聲:「阿修羅,為了死國,就馬上殺了我」阿修羅:「嗯」天者:「神子」地者:「阿修羅,不可無禮」神之子之聲:「來吧,死國戰神」阿修羅:「哈哈哈」

不歸路,楓岫與南風之爭已至終聲,楓岫主人:「為何要將事情逼入絕境,你為何不能醒悟」便一掌震退南風不競,南風不競:「啊」楓岫主人:「一剪紅林葉九秋」情勢逼人,楓岫決下殺手,舉掌翻覆盡納天地宇宙之力,頃刻,動火破千地、沖燄四方,南風不競:「喝,神殺之撼」竦身入雪、求請飄渺,南風不競首開神之卷最上式,霎時金滿天、光華大作,不歸路上妖氛為之一滌,呼吸間,龐大壓力猛然罩下,南風不競挾雷霆之力、破天裂地而來,不能敗、不願敗,最終一擊,誰是含恨不歸人。

不歸路上最終戰,南風不競首開神之卷最上式,至極招勢將對楓岫主人產生怎樣的衝擊?神之子會見阿修羅,雙方將談出死國怎樣的方向?萬妖爐上風雪聚,耶穌率眾而來欲破萬妖爐,暗處拂櫻伺機而作,將對局勢投下怎樣的變數?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