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廿三章:救天變

白蓮山人 | 2023-09-17 10:03:25 | 巴幣 0 | 人氣 42

完結兵甲記
資料夾簡介
廢天地、滅生靈、神裂歇、寧清 兵甲武經現,神州烽煙起,四魌封武冠,莫問誰為敵?

荒野之上,劍子與佛劍雙重擊救天,耶穌往後傾倒,隨即,耶穌:「喝」驚天龍吟響動九霄,耶穌魔性爆發,真氣湧竄、舍利飛散,劍子與佛劍同被震飛,劍子仙跡:「呃」佛劍分說:「啊」耶穌・魔:「佛劍分說、劍子仙跡,你們、該死」死聲逼命,真氣沿地席捲、一發不可收拾,負傷兩人受力不住、直退數丈,劍子仙跡:「啊」佛劍分說:「呃」然而,更強的殺招隨之將來,耶穌・魔:「妄行無端、阻吾前路,如是」耶穌再舉如是我斬,魔氣衝開雲霄、直透星宇,神為之震懾、鬼為之退避,這一擊即將崩碎頂峰,忽然,風壓驟降、大地鬧動,耶穌・魔:「嗯」天外一顆隕石急速逼近,劉備之聲:「來不及了,喝」隕石乍然變形、形如大鵬,石上站立一人,手持般若、英姿爽姵,劉備:「問・風波干戈何時停,·朱雀泣血吐丹志」耶穌察覺有異,如是我斬轉頭向天,迎接極端衝突,隕石夾帶天墜之力,掃海開浪、破山摧嶽,天問之招更添數倍威勢,劉備:「二誓向地·妖氛滌盡靈嶽起,喝」耶穌・魔:「斬」兩招交擊,天盪盪、地茫茫,寰宇遭劫、鬼神遭殃,隕石破碎,同時,四道光影趁隙救走劍子與佛劍兩人,而救天受餘勁所創、嘔鮮血,耶穌・魔:「啊」白蓮聖氣入體,未穩的魔氣遭擾,耶穌口嘔朱紅、頭痛欲裂,此時劉備降落地面、見狀然,劉備:「怎會是你,耶穌前輩」救天突然化光飛離,劉備:「前輩」亦化光追上。

雲渡山,群俠匯聚、殺機臨身,整個渡山竟陷妖爐缺口,地者:「人類,此地就是你們葬身之所」語一落,阿修羅亦來到,死國強者再臨、現場殺風四起,太君治、蘆原、十鋒,三人針對地者、採取猛攻,太君治:「喝」蘆原:「殺」地者:「很好」這方面,死國內鬥,銀月貪狼針對天狼星,五尊強者對上死神傳人,雙狼之爭、驚險萬分,銀月貪狼:「小子不差」狼爪傷及天狼星,頓時虎口流出黑血,天狼星:「哼」這一方,反觀白塵子、馬無疆、萬古長空,三人針對最強的阿修羅,但戰神之威依然是不可撼,白塵子:「反神源」戎馬無疆:「怒馬樺關」萬古長空:「冰鋒十雨」三招同出,阿修羅:「天之哭」輕易一招,三人當場負傷嘔紅,白塵子:「呃」萬古長空:「啊」戎馬無疆:「呃」戰局熾熱,阿修羅運起妖爐之力,整個渡山能量被吸收,群俠內元瞬間流失,阿修羅:「喝」只見眾人額上冷汗直流,白塵子:「這」蘆原:「我們的內力被無形之氣吸納」太君治:「在妖爐缺口,久戰不利」求影十鋒:「必須設法抽身」地者:「遲了,喝」血斷刀出鞘,強勢一刀,斬天裂空,三人同時受創,太君治:「呃」蘆原:「哇」求影十鋒:「啊」這方面,天狼星見狀死神之招祭出,天狼星:「死神令」銀月貪狼:「狼殺」極招對擊,天狼星瞬敗,天狼星:「呃」胸部湧出黑血,銀月貪狼:「失去孤星跟閻王,你還能做什麼,哈哈哈」天狼星:「哼」這一方,白塵子三人持續猛攻阿修羅,阿修羅:「喝」妖邪力再摧,整個要渡山開始崩毀,蘆原:「雲渡山將毀,眾人快退」就在此時,地者:「喝」一刀貫穿蘆原身軀,蘆原:「啊」自知死劫,蘆原化血為劍,為眾人爭取生機,蘆原:「大龍雷鳴,呀」血液化為無數劍氣逼退地者眾人,太君治:「蘆原啊」求影十鋒:「快離開」便帶太君治化光離去,卻見地運起護身氣罩擋下血雨劍氣,而銀月貪狼轉身欲擋卻來不及、嘴滲黑血,銀月貪狼:「呃,可惡」天狼星:「離開」趁機化光離去,這一方,白塵子三人欲退,白塵子:「快退」阿修羅:「喝」便運起妖爐之力,頓時一股强大吸力阻止三人腳步,白塵子:「啊,好強大的吸力」馬無疆:「你們快離開,我斷後」萬古長空:「戎馬無疆」戎馬無疆:「喝」一刀衝向阿修羅,阿修羅:「嗯」單手握住戎馬之刀,白塵子:「走啊」便與萬古長空化光離開,戎馬見狀雙手握住刀柄抵抗,這方面,地者:「這就是人類的堅持嗎」蘆原:「哈哈哈」笑聲一停,蘆原之手垂落、雙眼閉上斷氣,戎馬無疆:「這樣、就夠了」阿修羅氣勁一震,戎馬無疆:「呃」被擊成碎片,血肉亦被妖爐吸收,地者:「貪狼,退出雲渡山」銀月貪狼:「嗯」兩人便化光消失,就在此時,妖雉吞噬萬物,整個要渡山就此消失苦境,隨後,地者與貪狼返回,地者:「此地已成為死國據點,就由阿修羅領軍固守」銀月貪狼:「哈」地者:「我們先回死國之都,等待天下一步計畫」銀月禽狼:「好」兩人便化光離去,獨留阿修羅守護。

銀盌盛雪,天欲測擎海潮高深,琵琶邪骨、魍魎靈休聯手牽制,琵琶骨與魍魎扣合力扣住北冽鯨濤擎海潮,魍魎靈休:「哼哼哼」琵琶邪骨:「擎海潮,現在的你就如同勒韁野馬、動彈不得」魍魎靈休:「乖乖受死吧」琵琶邪骨:「喝」銀鉤索魂、結氣寄殺,特異殺法合擊雪中高人,雖明似逼殺、暗亦有試探,琵琶邪骨:「喝」魍魎靈休:「呀」不做一聲,不出半式,擎海潮與名人寸步不離,僅身輕挪應對,衣袂翻飛之間,不見驚、不見險,琵琶邪骨:「哼哼哼,再過半刻」魍魎靈休:「任務完成」條然,風雪拂面、肅殺逼人,擎海潮終於出聲,擎海潮:「泰山焉可丈尺、江海豈能斗斛,你們想探吾等根底嗎」一聲凜然之問,擎海潮與名人釋出半分真力,杯中茶水隨真氣翻湧而出,反向寄向牽制兩惡,只見壯闊波瀾之氣直鬼邪,旋聞聲不絕,琵琶邪骨:「啊」魍魎靈休:「哇」同聲驚爆,兩惡承受不住,竟似風雪、血肉橫飛,擎海潮:「死國天者,派出此兩人,你是何等的自信」塔矢行洋:「就是啊,嗯,我為何會心痛呢,啊,難道」便奔出去,擎海潮:「老棋」



婆羅塹,千里迎親,殺戮碎島文武兩臣齊現塹,一文光赫赫、一者武夷參界,不凡氣勢、震欇全場,令島赫赫:「王土之上,豈容異端作祟,呀」一掌發出,一名蒙面人被擊碎而亡,三蒙面人:「喝、呀、喝」三人見狀齊攻而上,只見什島夷參揮動手上長槍擊斃兩人,兩蒙面人:「啊、哇」剩餘一人衣袖被劃破、現出左肩印記,隨後便急忙逃離現場,隨後,文武兩臣來到花轎之前,令島赫赫:「殺戮碎島文部尙論·令島赫赫」什島夷參:「殺戮碎島武部尙論・什島夷參,維護不力,請見諒」令島赫赫:「此行前去、不宜轎行,還請二位下轎,步行過橋」聞言,寒煙翠與禳命女便下轎,禳命女:「多謝二位尙論及時來,我」令島赫赫:「迎来佛獄王女才是吾等此行任務,與禳命女無涉,你不必言謝」讓命女:「嗯」寒煙翠:「護駕來遲使得王后受驚,此愆能問何罪」令島赫赫:「論罪當誅,不過,王后,你要母儀天下就不該斟酌在小事之上,殺戮碎島的規矩,你熟得幾分」聞言,隨行者愤怒上前被寒煙翠阻止,寒煙翠:「當吾全盤熟悉後,你說,你還能在哪裡」令島赫赫:「哈,你們的任務到此為止了,請回吧,王后此後之路有我們相陪,不費心了」奉花者:「嗯」寒煙翠:「隨行者、奉花者,你們回去覆命吧」隨行者:「是」兩人便離去,令島赫赫:「委屈了」便上前攙扶寒煙翠,隨後,令島赫赫吹奏笛子,笛哨驟響,雲海深處隱隱有一龐然巨船、乘風駛來,雲海上,七船魚貫,排場之大、撼人心神,令島赫赫:「王后,請」四人便上船。

死國、殿上,地者與貪狼返回,天者:「這次侵略要渡山的行動非常顺利,而且戰死的人類也將成為死國戰士,雖然功力不及生前,但仍可為吾執行任務」銀月貪狼:「即使如此,為何需要吸納雲渡山的地脈」天者:「這是為了建造屬於死國與佛獄在苦境的據點,只要能攻陷人類最重要的六大靈脈,那苦境中原將臨末日」地者:「死國生命即將掠奪人類的領土」銀月貪狼:「哈,原來你建造妖爐,就是為了等待這日」天:「阿修羅與萬妖爐的融合已至成熟,死國與佛獄又協定各自展開行動,所以現在正是最好的機會」地者:「只怕火宅佛獄不會坐視我們佔領苦境」天者:「貪邪扶正是他們野心擴張的證明,共分天下更是雙方的共識」地者:「反之,如果他們妨礙死國大計,你打算如何應對」天者:「讓他們攻下自己的據點,對死國而言並沒壞處,雙方同時進行,反可使事半功倍」地者:「如果可讓苦境地脈就此瓦解,人界將成煉獄」天者:「然也,死國第二步的計畫,就是拿下嘯龍居」地者:「嘯龍居,當初御天五龍復生之所,此地是極道先生的居處」天者:「沒錯,此地乃是上古靈氣匯聚之源,也因此御天五龍的天外之石方能在此地修補能源」地者:「那等待阿修羅體力恢復,我會馬上進行」此時,九妖翼姬來報,九妖翼姬:「見過天者」天者:「他們已經順利完成任務了」九妖翼姬:「但兩人皆被擎海潮所殺」天者:「犧牲換來無上價值,透過琵琶骨與魍魎扣的傳達,已讓吾大致上了解人類的根基」地者:「嗯」九妖翼姬:「簡單過招,天者便能知曉深淺」天者:「尙差一步,再讓黑闇冷爵帶兵一試,面對特異體質,就看此人如何應對」地者:「為何要派出黑闇冷爵」天者:「他的體質可以化納所有的攻擊,吸取對方的内力」九妖翼姬:「哈,差點忘了黑闇冷爵是」天者:「他乃是吾所創的不死活屍」銀月貪狼:「與嗜血者有何不同」天者:「他不畏日光,也不需要嗜血」銀月贪狼:「我從來不知黑閻冷爵還有如此功用,我一直以為他只是廢人一名」天者:「天手下,個個皆是強者」

百韜略城、呼堯關,太君治眾人負傷返回,太君治:「唉,蘆原、戎馬無疆,唉」求影十鋒:「阿修羅之降臨令人措手不及,再加上萬妖爐驚人的力量,咱們無從抗衡」天狼星:「是他們的犧牲才換得咱們全身而退,咱們該珍惜這慘痛的代價」太君治:「這犧牲太過沉痛,令人難以承受」惜夫人:「那就揹著這痛苦,繼續向前吧,蘆原他們兩人不會希望看到你們停頓腳步、坐困愁城」萬古長空:「夫人說的沒錯,唯有跨越難關,才是對死者最好的交代」天狼星:「當前是阿修羅與萬妖爐密不可分,雙強武力輔成、不知從何瓦解」惜夫人:「如果合者難解,那就先一分為二吧」鬼谷藏龍:「惜夫此言,是要個個擊破」惜夫人:「沒錯,切斷阿修羅與萬妖爐之間的牽連,無疑孤立了他們兩者,一旦分離,要個個擊破便有契機」天狼星:「但萬妖爐平時隱形於阿修羅背後,遑論分離,甚至現形、亦有難處」鬼谷藏龍:「嗯,所以第個難題,就是讓萬妖爐現形,這讓吾想到一處,也許可用」太君治:「城主所指為何」鬼谷藏龍:「天雷弯,以此地天然所成浩瀚雷電之力,迫使萬妖爐現身,再以兩側石壁佈陣、困住妖爐,再趁機切斷兩者之間的牽連」太君治:「城主之意,是要將阿修羅引至天雷穹,再趁機達到分敵為二之目的」鬼谷藏龍:「沒錯,當下雖要牽制阿修羅之武力,須從旁掌握雷殛之時效,這需要萬全的配合,不容分秒偏差」求影十鋒:「但要執行割斷阿修羅與萬妖爐關連,亦須慎重人選」惜夫人:「關於人選,吾認為失路英雄的劍勢遊走於沉雄與輕盈之間,能在速度盡出時刻,兼具力量擊全力於一點,摧毀兩者關連,當是首選」太君治:「夫人之言有理,只是不知壯士意願」失路英雄:「如眾人不棄,吾願代行」太君治:「如虎添翼,此戰勝算更大」鬼谷藏龍:「嗯,看來計劃已然成局,再來就是印證咱們之做法」太君治:「嗯」

密林之內,入魔的救天獨自而行,耶穌・魔:「劍子,佛劍,屢次犯吾、罪不可赦,想不到連劉備也與之同氣連枝」正當耶穌怒氣難消,遠處傳來一陣奇異之聲,圓潤溫和,自林木之中百轉千迴而來,奇異之聲頓時讓耶穌心海平靜、怒氣盡散,循聲而往,耶穌在密林之中穿梭、尋找路徑,背後,盧卡暗中跟隨,盧卡:「他要去哪裡,怎會走這麼久,我好像聽到什麼熟悉的歌聲,這種歌聲好像是、什麼什麼族,,我想起來,,咦、啊,人呢,人怎麼不見」此時背後,救天伸手擒住盧卡,這方面,劉備追至,劉備:「耶穌前輩進入這座森林、失去蹤影,此地路徑錯綜複雜,一時間難以尋得前輩蹤跡」此時,密林內傳出歌聲,劉備:「在此密林之中竟有如此溫和之歌聲,讓吾之情緒平緩不少」繼續向前,卻見到盧卡跪在地上,手持「我不敢再跟蹤耶穌」的木牌,劉備:「這位先生,你為何要跟蹤耶穌呢」盧卡:「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劉備:「在下劉備,並無惡意,你可知耶穌往何方而去」盧卡:「我不知道,耶穌拜託我在這裡跪五個時辰,我是成全他的願望」劉備:「劉某有事詢問,先生請起身吧」盧卡:「我才不要咧,受人之託、忠人之事,若是耶穌回來沒看到我,你要負責嗎」劉備心想:「以前輩現在的情況,竟沒傷他性命,看來歌聲能消弭暴戾之氣」劉備:「吾有要事必須請教,恕素某無體」便將盧卡抓起,盧卡:「啊,放開我、放開我」劉備:「耶穌前輩在此應該暫時無礙,吾就先回琉璃仙境」便帶盧卡離開。

慈光之塔、流光晚榭,太息公兩者帶來玉棺,冥思者:「將貴客擋在此地,這就是慈光之塔的待客之道嗎」言允:「是,師尹不克便來,還請太息公在此稍後」冥思者:「嗯,此地無一席可坐,師尹未免怠慢了」言允:「是,下回改進」冥思者:「還有下回」言允:「是,沒有下回了」冥思者:「你」太息公:「退」聞言,冥思者便退至一旁,太息公:「讓師尹慢來無妨,總是要還的」此時,竹林内一陣風起,無衣師尹返回,無衣師尹:「哈哈,數年不見,太息公依然冷豔無匹,連威嚇之語都能說的這麼風情,教吾師尹怎能忍得不見妳」太息公:「確實多年不見,前一段時日探子回報,你已不再焚香取道,今日再會,師尹依舊一襲香風在身,看來是消息有誤了怎樣」師尹便退言允,無衣師尹:「吾確實有一段時日,因一人而不興香,但可惜四魌界留不住這道世清氛,如今清氛已遠,這濁世惡氣又撲鼻而來,令吾難耐啊」太息公:「哦,原來這傳說中的清氛真正出現過,我倒是好奇世上有哪一種香味,能滌去師尹這滿身的濁氣」無衣師尹:「耶,此清氛自然不是一身豔香的太息公能操頰得了,吾焚盡世香、取其一道,這道、不在你啊」太息公:「哈,閒話休提,今日,我是專程為送禮而來」袖一揮,氣勁將玉棺送至師尹面前,太息公:「這份大禮,師尹還滿意嗎」師尹見到玉棺之内的楓岫屍體,無衣師尹:「以人屍作禮,火宅佛獄確實出人意表」太息公:「哦,我似乎感覺到師尹你心莫名波動了,莫非楔子之死,讓你心下不安了」無衣師尹:「吾又不是火宅佛獄之人,日日慣看活人變死屍,常人看到屍體總是難免有幾分的不自若,吾亦然啊」太息公:「哈,明人面前不說暗語,吾佛獄謹守當年暗約,為你無衣師尹一言而多所奔波,如今楔子已死,雅狄王一事至今亦算有個交代,現在該是師尹報答之時了」無衣師尹:「當初約定、只捨不殺,雅狄王如此、楔子如此,但事情到了佛獄手上執行,卻總是變本加厲,我該怨嗟選擇與咒世主合作,是吾畢生的一大失算嗎」太息公:「哼,聰明如師尹,要說有所失算,必當然也是以失算去做計算,火宅佛獄為你做盡一切,如今你卻想劃清立場,師尹的如意算盤未免打得太響了」無衣師尹:「哈,你們將事情做,無非就是想將吾逼上梁山,讓吾再無自清餘地,咒世主手段毫無藝術」太息公:「所以,師尹現今要動腦的不是怎樣後悔,而是好好思考要怎樣報答佛獄盛情,楓岫這份禮,欲換來日佛攻打殺戮碎島時,你的一個出兵允諾」無衣師尹:「據吾所知,現時爾境王女正與殺戮碎島之主結婚的,這友好又美滿的關係背後,怎會是這般算計呢」太息公:「四魌界中的四界,關係本來就緊張得使人興奮,師尹又何必故作無知呢,出兵之約,記住了」三人便離開,無衣師尹:「言允,師尹今日是不是讓你失望了」言允:「是,依師尹口才,不應讓佛獄之人離開的如此瀟灑,言允對此確實失望,此人要如何處理」師尹便向楓岫屍體撒上香粉,無衣師尹:「送入四依塔,依國士體厚葬」言允:「啊,四依塔乃是慈光之塔最高象徵,楔子造亂於四魌界、延禍慈光之塔,怎有資格享有國士榮耀,師尹」無衣師尹:「啊,言允、言允,此時你竟言不允是,我的允兒啊,言從此條,你可是要重修了」言允:「是」無衣師尹:「著書三年倦寫字,如今翻書不識志,若知倦書悔前程、無如漁樵未識時」

琉璃仙境,拔刀洗正在彈奏樂器,業途靈:「大仔,那個拔刀洗慧彈出來的哭調仔,真使人「想要哭出來,彈得這麼可憐」秦假仙:「他是在觸霉頭,若不是看在他是劉備的朋友,我真想,唉唷,久違的清氛、蓮花的香味,素、還、真」只見劉備帶著盧卡返回,劉備:「半神聖亦半仙、全儒全道是全賢,腦中真書藏萬卷、掌握文武半邊天」拔刀洗便停止彈奏,秦假仙:「很久沒聽劉備你吟這首詩了,這種懷念的感覺真是使我眼淚滿面啊」劉備:「能再得見諸位朋友,亦讓劉某內心激動,,只是歷劫歸來便遇前輩變故,揪心之餘難再細敘歡情,辛苦你們了」秦假仙上前握住白蓮之手並懷抱一下,秦假仙:「嗚,你回來就好了、你回來就好了」劉備;「伯父這仙境變得如此清幽,真是有賴母親了」布馬:「好說了、好說了,你怎樣不告而別,我便怎樣打點琉璃仙境」劉備:「哈」變回特南克斯。

此時,桐人三人扶著兩先天走出,劍子仙跡:「特南克斯」特南克斯:「劍子前輩,你們的傷勢」劍子仙跡:「呃,比不上救天下落重要,他呢」特南克斯:「吾追前輩入了一處異林,突聞一陣天籟之音、迴響天地,耶穌前輩應是受這陣歌聲牽引,吾尋聲而行卻是聲源不定,幾番搜索、毫無收穫」佛劍分說:「歌聲」特南克斯:「是,這陣歌聲頗為清聖,吾認為應能壓制前輩魔氣,咱們目前尚無法解破魔氣之害,讓前輩受這陣歌聲薰陶,收斂其心性、或許是好事」劍子仙跡:「那咱們正可趁此時機,找尋破除救天人魔之法」劉備:「嗯,吾與耶穌前輩交手中,感覺到他之兵器散發著邪天御武之力,此口兵器他是如何得到」劍子仙跡:「救天說此口兵器與他有其因缘,能得此兵、天命是歸也,更為其取名,如是我斬」劉備:「邪天御武乃是佛獄前代王公,耶穌怎會與此兵有緣」佛劍分說:「救天為誅佛業雙身,藉死遁入佛獄,借以魔鍛佛,如今魔性引爆,乃受如是我斬影響,想來一切皆是火宅佛獄巧作安排」劉備:「嗯,看來要完全破除耶穌前輩之魔性,首要是針對如是我斬做處理,其次則是入火宅佛獄找尋解方」劍子仙跡:「我們原本欲聯合龍宿之力、毀去如是我斬,但龍宿好友堅持不再理會俗事,眼見救天入魔盆深,吾與佛劍只好拼命一試」特南克斯:「如是我斬之材質,其特點是無堅不摧,以剛剛、應非上策,,相傳上古鈞天神族會遺下一件由羽天所化成之薄刃,其形如輕羽、其質柔利非常,具有破天神力,或許咱們能尋得此刃,以其殊異特性一剋如是我斬」劍子仙跡:「神族薄刃之傳說誇大,多半是渲染過度,可信度不高」特南克斯:「吾倒是認為此刃或有其譜」劍子仙跡:「哦,願聞其詳」特南克斯:「鈞天為九天之一,掌百樂,鈞天神族顧名思義是與音樂有關的族群,耶穌所入之林,那陣歌聲稱為神樂亦不為過,而我在林中亦觀察到歌聲會引風聚林,風流處有利刃痕跡,其痕雖淺,但由跡中餘勁來看,神族薄刃、或有其物」劍子仙跡:「哈,你之觀察細微,或許此林正是救天生機」特南克斯:「嗯,此人是我在林中遇得,或許能寄望他了解此林」便將盧卡推來眾人面前,劍子仙跡:「觀他氣息,似乎非是苦境之人」特南克斯:「吾覺得他之氣息與天狼星相近,但一路上與他問話,他就不應答,,這回怕是難處理了」秦假仙:「哈,這交我與老小的處理就好,我一定給他服待得十分舒適,老小,將他帶入」業途靈:「是」劉備:「此事有秦假仙了」秦假仙:「沒問題」兩人便將盧卡帶入內,一羽賜命:「賢士,師尹遣吾來苦境,另有事交辦,我想先去完成其交託,拔刀洗慧與輝煌墮世會留在此地」特南克斯:「有你們相助一陣,已是素某之幸,師尹交託之事亦不能耽擱,儘管去吧,若有需要,吾會鼎力相助」一羽賜命:「多謝賢士,,那吾先告辭了」便離去,特南克斯:「吾甫回苦境、諸事生疏,還請諸位與分析目前各大勢力之分佈,方好一同擬定未來方針」劍子仙跡:「那吾便一一說來」便說明原由,劉備:「看來,目前拉攏集境勢力是當要之務,,我與千葉好友分別多日,諒他必是非常思念吾,我應該與他一會了」此時,天刀與漠刀來到,劉備:「是天刀與漠刀」笑劍鈍:「劉備,你回來的正好,有一件事吾必須告知你」特南克斯:「哦」天刀便將雅狄王遺書交給特南克斯,特南克斯:「哈,有此遺書,吾與集境談判之籌碼大增」便交還天刀笑劍鈍:「是,此遺書一式兩份,一份送至略城,欲讓天下人目光放在略城上頭,另一份,楓岫主人囑咐吾,若局面無法控制時,便將此遺書送至殺戮碎島,請求援助」特南克斯:「此份遺書若真能送入殺戮碎島,勢必引動四魌界戰火,如此,或可一阻火宅佛獄侵略苦境之動作」笑劍鈍:「楓岫主人當初寫雅狄王遺書之用意,其一也是在此,另外,更欲揭開四魌界野心家之面目」劉備:「嗯,那咱們不能辜負楓岫主人苦心,進入四魌界之計劃,待吾自集境回來,再詳長計議」笑劍鈍:「嗯」特南克斯:「另外,關於萬妖爐之事」便向眾人交代事務。

雲渡山遺址,會經風光的雲渡山,如今竟成荒地,孤獨的戰神依舊孤獨,無意識、無自我,立下無數戰功的阿修羅,如今的淒涼,是否才是戰爭背後唯一的答案,暗處,尙風帨來到,極道先生:「雲渡山怎會變成這樣,地脈之氣全失,苦境靈脈驟失一處,這段時間的觀察,萬妖爐的力量越見強大,這樣擴張下去將無人可阻,,根據天狼星所言,除非阿修羅脫離天的控制,但要如何喚醒阿修羅,真是麻煩,看來除了找出那個夜神,沒有其他辦法了,頭痛」場上,突然,劍氣、刀鋒、掌勁數招並合,連續攻擊戰神之軀,阿修羅:「嗯」只見太君治、天狼星、長空與十鋒來到,暗處,極道先生:「啊,是他們」場上,太君治:「阿修羅,我們還活著,要殺我們,就來吧」四人便化光離開,阿修羅:「赫」便追上,隨後,尙風帨走出,極道先生:「唉呀,怎會這樣,難道天狼星他們有其他的計畫,趕快跟下去看看」亦化光追上。

集境、破軍府外,將百師、執金令眾軍列,似在等待一名貴客,忽然,萬軍同體,將百師:「歡迎貴賓」執金令:「歡迎貴賓」眾集兵:「歡迎貴賓」卻聞,一陣清亮詩號隨風飄動,特南克斯:「半神半聖亦半仙、全儒全道是全賢,腦中真書藏萬卷、掌握文武半邊天」帶著桐人、拔刀洗慧與輝煌墮世來到,將百師:「策師恭迎多時,素賢人,請」劉備四人便進入破軍府之內,卻見千葉已在等待,特南克斯:「久違了,千葉傳奇」千葉傳奇:「既是久違,便以這一掌當作重逢之體吧,喝」千葉運功納氣,破軍府驀然震動,竟是獨日武典最上式。兵甲武經靈之卷,千葉傳奇:「接招吧,劉備」。

銀盌盛雪、雪崖上,雪紛紛、韻綿綿,北冽鯨濤獨立花樹下,閉眼聆聽風雪中的簫聲,另一邊,雪地上的紛遝聲步步接近,隨即,空中蝙蝠發出一道氣勁被擋下,擎海潮:「嗯,你們不該上雪崖」眾魖族便圍上,蝙蝠落地化為黑閻冷爵,黑闇冷爵:「哼哼哼,指教了」極極極極極,擎海潮被列為死國必除目標,黑閣冷爵噬血來到,將會引爆何種極端?

密林之內,耶穌受到特殊歌聲吸引,在密林之中找尋歌聲來源,但密林中難見道路,耶穌一時迷失了方向,此時,只見前方一道光芒閃爍,耶穌・魔:「嗯,前方光芒強烈,就在此處,進入」便進入強光之處。

路上,豪少與玉傾歡同行,玉傾歡:「大哥,看你自從豔姐姐答應你的求婚之後,你就滿面春風、喜不自勝」赤子心:「這種心情,以後妳若找到老公你就會明白了,現在妳還不能體上忽然,前方嘯日猋走來,赤子心:「咦,是你」嘯日猋一見到玉便心緒激動,嘯日猋:「啊、啊」不可置信的重逢,激盪心海狂潮,嘯日猋:「歡歡」欲上前,見狀,豪少挺身護在玉傾歡面前,赤子心:「你想做什麼」嘯日猋:「閃開」。

天雷穹,驚雷聲響、威震四方,昔日、經歷無數戰役的天雷穹,今日,將再度開啟一場生存屠數,太君治四人將阿修羅引至此處,阿修羅:「赫」太君治:「來吧,阿修羅」被引入天雷穹的阿修羅準備繼續前進,瞬間、天雷撼蕩擊中萬妖爐,阿修羅:「呃、啊」妖爐現形同時,鬼谷藏龍來到,鬼谷藏龍:「阿修羅,你與萬妖爐將同葬此地」另一邊,失路英雄來到,失路英雄:「失落的正義,今日伸張」便手按衡,阿修羅:「哈哈哈」。

刺激刺激刺激,特南克斯前往集境,他與千葉傳奇之間的合作要如何延續?黑閶冷爵頜軍前來銀盛雪,擎海潮又將如何應對?耶穌身歷奇遇,神秘的歌聲究竟是怎樣的存在?赤子心、玉傾歡遭遇蛻變之後的嘯日猋,結果又是如何?阿修身陷天雷穹,鬼谷藏龍必殺之計,他們能順利解放阿修羅,阻止萬妖爐的運作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