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廿九章:無奈的恨、無解的仇

白蓮山人 | 2023-09-17 10:16:22 | 巴幣 0 | 人氣 45

完結兵甲記
資料夾簡介
廢天地、滅生靈、神裂歇、寧清 兵甲武經現,神州烽煙起,四魌封武冠,莫問誰為敵?

暗夜荒野,九韶遺譜再起烽雲,一為救子復生、一為奪書歸還,鬼谷藏龍怒對百世經綸,耶穌・魔:「交出遺譜,回頭長生」鬼谷藏龍:「遺譜是嬰兒救命之鑰,大師你,你真要毀去論機之情嗎」耶穌・魔:「大義之前、不留情面,喝」便運功,見狀,劫隨欲上前一助,鬼谷藏龍:「退下」劫隨:「城主」兩祧師便退開,鬼谷藏龍:「呀」一聲沉喝,故舊之情已如掌下餘風,消逝得無情又激烈,耶穌・魔:「喝」鬼谷藏龍:「呀」鬼谷藏龍:「耶穌,為何這吾做選擇」耶穌·:「沒選擇,還譜本歸霓羽族」鬼谷藏龍:「無奈啊,喝」再出掌、更堅決,不能交出、不能交出,是老父此刻唯一的信念,鬼谷藏龍:「喝,六韜印」耶穌・魔:「大梵聖拳,喝」雙招互擊、各退數步,鬼谷藏龍心想:「救兒重要,不如起陣擋住耶穌」心思一動,城主正欲祭陣牽制,誰知救天快了一步,耶穌・魔:「喝,迷途劃戒」施出陣法困住鬼谷藏龍,鬼谷藏龍:「耶穌,你」耶穌・魔:「這樣你無可竄逃了」鬼谷藏龍:「喝,八紘四紀天子風」面對救天心偏極端、步步封鏡,城主再運秘學,身納八極之氣、掌化九合之擊,耶穌・魔:「千江萬流,喝」雙掌交擊,城主不敵嘔紅,鬼谷藏龍:「啊」一旁,兩名祧師見狀心驚,越莘:「桃師,久戰不利,我們該回略城求助嗎」劫隨:「這,不用,相信城主吧」越莘:「但,是」場上,鬼谷藏龍:「吾不能在此倒下,吾要救兒,,百年兵凶一式蕩」同時想起赤子心喪命之景,此招既出,縱使突圍,性命亦非長久,然而一旦倒下,隨之犧牲將是嬰兒,為搏生機,鬼谷藏龍嘔紅提運、孤注一擲,耶穌・魔:「鬼谷藏龍你,選擇了死亡,,笑盡英雄啊」只見救天背後御天邪武魔像再現,鬼谷藏龍:「呀」至極一爆、血泓一濺,鬼谷藏龍被擊飛半空,墜落黃土、筋脈俱碎,懷中九韶遺譜掉落地上,鬼谷藏龍:「啊」兩名師見狀衡上,越莘:「城主啊」耶穌・魔:「嗯,歸還霓羽族」便取起遺譜、化光離去,此時劫隨起鬼谷藏龍,劫隨:「城主」越莘:「快救回略城」兩人便奔離,路上,劫隨:「城主振作、城主振作啊」鬼谷藏龍:「遺譜、嬰兒」此時,劫隨想起先前與渡翛年對談之景,渡翛年:「霍梟,潛伏偌久,吾以為你忘了自己血液從何而來」劫隨:「我、我想放」渡翛年:「你忘了你父親臨死之前的心願嗎」劫隨:「啊」結束回憶,劫隨心想:「城主,原諒我」

暗夜荒野,欲救還擒,白蓮此戰不為恩怨情仇,只為一個重逾千鈞的交託,特南克斯:「喝」嘯日猋:「赫」熾盛的殺氣逼的白蓮呼吸一緊,兇獸已無理智,似要洩盡一生憤怒,嘯日猋:「赫,殺、殺,誰也不准阻擋我,殺啦,喝」察覺刀意,特南克斯內心惻然,然而刀光、眼光,容不得一絲餘地,讓不得一步退路,特南克斯:「呀」背上般若出鞘,嘯日猋:「喝」風快、劍比風更快,人狂、刀比人更狂,就在鏘然聲中,嘯日猋下盤受創,嘯日猋:「啊」特南克斯心想:「不能這樣下去」嘯日猋:「喝」雖是負傷、仍是頑抗,嘯日猋雙刀分立,天際乍響哀音,嘯日猋:「天之輓曲,喝」特南克斯:「呀」逼命之招在前,特南克斯卻是不抗不避、直迎而去,嘯日猋:「喝」武經之招竟是無損對手,嘯日猋未及訝異,劍到撤,嘯日猋:「喝」刀鋒欲出卻停在白蓮面前三寸,特南克斯:「封神指,呀」電光石火間,嘯日猋七穴被封、不能動彈,般若亦回鞘,特南克斯:「得罪了」便帶走嘯日猋。

琉璃仙境、石室,白蓮將嘯日猋以鐵鍊禁錮,嘯日猋:「你,放我走、放我走,,怎會這樣,我的功力」特南克斯:「嘯日猋,請靜心聽吾數言」嘯日猋:「閉嘴、閉嘴,我不想聽、我不想聽你的謊言,放我走、放我走啊,啊、呼、啊」便瘋狂掙扎,嘯日猋:「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想將我交給略城之主,你是不是想叫他來折磨我,來啊,我不怕、我不怕,我什麼折磨都不怕,哈哈哈」特南克斯心想:「啊,現在無論哪一方都不可能冷靜,如果將他交給城主、必死無疑,吾不能再讓傷害擴大,但現在諸事紛擾」特南克斯:「罷了,嘯日猋,再等吾數天,劉某一定會想辦法醫治你」嘯日猋:「說完了嗎,我不是三歲小孩那麼好騙」特南克斯:「唉」便離開,嘯日猋:「放我走、放我走,我要報仇、我要變強」。

火宅佛獄、荒野之上,暗行部隊殺機潛伏,轟然一聲驚爆、十鋒身受重創,太君治:「十鋒啊」便上前接住十鋒身軀,這方面,爆炸聲響引起凱旋侯眾人注意,凱旋侯:「是碎心爆,血參發現他們了」另一處,太息公:「追」便追上,而另一方的守護者亦有感應也追上,這方面、荒野之上,血參巫:「殺」眾獄兵:「殺啊」漠刀絕塵:「喝」笑劍鈍:「呀」一旁,太君治:「十鋒」求影十鋒:「義父,保重,喝」便推開太君治,解開頭上髮帶取來地上的藏心劍,太君治:「十鋒啊」求影十鋒:「喝」衝上前刺中一名血參巫,求影十鋒:「快走啊」太君治:「不可啊」笑劍鈍:「走」便與漠刀光帶走太君治,求影十鋒:「喝」便揮劍引發碎心爆殲滅血參巫,但自身亦被爆體而亡、藏心劍斷,生有何憾、死有何懼,惡山路、埋骨忠義,隨後,太息公三人追至,太息公:「血參巫陣亡了」凱旋侯:「侵入者尚未完全消滅」太息公:「吾率兵前往婆塹,阻擋唯一去路,凱旋侯、守護者,你們一向東、一向西,分頭搜捕」凱旋侯:「嗯」三人便分頭而行。

樹林之內,手持傳命燈的鴉魂得知惡耗、內心哀痛,鴉魂:「早知那條路上必有生死,但當真要面對時還是一場血淋淋的割心感受,如果是我進入就好了,如果是我進入就好了」

寒光一舍,劍子眾人正在擔憂太君治四人,劍子仙跡:「天刀他們已進入火宅佛獄了,怎不等眾人會合之後再詳長計議呢」布馬:「當時你與佛劍正在養傷,特南克斯亦奔波著耶穌之事,太君治眼見聯軍以來傷亡慘重,不忍再有犧牲,因此自告奮勇領軍進入火宅佛獄,而火極邪令只有四只,十鋒、天刀、漠刀亦奮勇赴義」劍子仙跡:「雖萬事已備,,,不知他們進行得如何了」佛劍分說:「簷下憂滂沱,但求執傘者能雨中自渡」此時,鴉魂返回,鴉魂:「他們,十鋒已經死了,佛獄一行怕是凶多吉少了」此時,特南克斯亦返回,特南克斯:「啊,咱們得三公戒指,打造出火邪之事甚為機密,理應進入四魌界一事不有洩漏,怎會被佛獄得知,進而佈下殺陣呢」布馬:「啊,莫非」特南克斯:「莫非怎樣」布馬:「昨日有」便說明原由,特南克斯:「看來百密一疏,疏在此人了」劍子仙跡:「此事尙無證據、難以入罪,須找尋方法確認身份」特南克斯:「嗯,吾有方法、能可一試」此時,志滿天來到,志滿天:「不好了、不好了,耶穌打死略城之主了」特南克斯:「什麼」佛劍分說:「啊」特南克斯:「情勢至此,吾不能再有拖延」便衝入內,劍子仙跡:「事情發生得太過突然,能否請你詳說情況」志滿天:「嗯,這樣」便說明原由,隨後,特南克斯走出,特南克斯:「略城就交由吾前往,劍子,這封錦囊交你,詳情自在錦囊之中,你一看便能明白」便將錦囊交給劍子,劍子仙跡:「嗯」特南克斯:「今日兩事源頭皆在火宅佛獄,吾要一併處理,諸位請放心,劉某自有方法能使奸詭現形,現在吾先前往略城、瞭解原委,請」欲離去,桐人見狀欲跟上,特南克斯:「如此煩事之秋,吾之肩頭更要擔當,你為吾起天下的另一端,如此分工亦算並肩,此地需要你」聞言,桐人點頭,特南克斯便離去。

萬年春之外,渡翛年等待著,渡翛年:「推算時間,耶穌應該要回來了」此時,救天來到,耶穌・魔:「渡翛年」渡翛年:「大師,你回來了」耶穌・魔:「這是你所要之物」便將遺譜交給渡年,渡翛年:「啊,大師果真為吾取回了九韶遺譜,此等恩情」耶穌・魔:「鬼谷藏龍勾結死國妖佞,吾與他相識多年,自當出手制裁,此舉非是為你,取回九韶遺譜,只是替天行道」渡翛年:「大師,有了九韶遺譜,只要再迎請阿多霓回歸,吾族就能迎接真正的幸福,渡翛年還是要拜謝大師」耶穌・魔:「不用」便離去,渡翛年:「哼,鬼谷藏龍,你枯惡不悛、死有餘辜」

萬年春,飛鷺望著天際、有感而發,飛鷺:「春樹吐珠露、柔風摘白雲,芳草年年青、遙聽黃鶯鳴」此時,救天返回,耶穌·:「千波浩渺、萬頃蒼茫,自是天地雄偉」飛鷲:「啊,你回來了」耶穌·:「吾料想你必然在此」飛鷺:「嗯,你臉色有異、氣血洶湧,發生何事」耶穌・魔:「沒事,吾只是感慨,世上為何總有笑不盡的世俗庸人、誅不盡的邪魔妖道」飛鷺:「你覺得絕望」耶穌·:「非也,人間並非全沒希望,霓羽族民仁善敦厚,自成一個和平之境,吾相信大同世界,絕非空談」飛鷺:「吾族祭典造就終年繁盛的自然環境,範圍涵蓋了這附近的森林,奇珍異草、生機無限,我也希望終有一天,天下所有的人能夠共同擁有這片美好天地」耶穌・魔:「只是有榮必有枯,吾料想祭子以查能改變自然,逆天之舉、必有損傷」飛鷺:「實不相瞞,祭子查能是以自己的生命做為代價」耶穌・魔:「嗯」飛鷲:「祭子轉化眾族民的歌聲為能量,這種特殊能力必須耗損自己的青春,每過一次的祭典,祭子就會衰老一次,最多十次,十年之後,我就會白髮蒼蒼、身形顫巍,也許再多活十年,不出四十歲,我就會,書上是寫香消玉殞,對嗎」耶穌,:「這」耶穌心想:「她說出此事面不改色,神情竟無一絲憂懼」飛鷲:「你可知長老今年幾歲,其實她尙未滿三十」耶穌。魔:「婆長老也會是祭子」飛鷺:「嗯,祭子在此十年之中,奇能會逐漸消退,等到卸任之後就成為長老,管理族民生活」耶穌·:「你們為了族民,竟付出自己的生命」飛鷲:「我是今年才成為祭子,不會這麼快就變老啦」耶穌·:「你不怕死嗎」飛鷺:「人生終須一死,能使族民安然度日,我無怨言」耶穌・魔:「妳這種情操,連自命為俠義之士者,遠不如妳」飛鷺:「啊,你這樣講我,我受當不起,我沒那麼好,我只是一個,我、我再唱歌給你聽,好嗎」耶穌・魔:「嗯」飛鷺便起舞吟唱,飛鷺心想:「他今天竟然會主動來找我,嘻」

慈光之塔、流光晚榭,師尹在白紙上寫下「句芒」兩字,隨後落下一片樹葉,此時,傳來咒世主聲音,咒世主之聲:「無衣師尹」卻見樹葉發出紅光便消失,無衣師尹:「嗯,能惹得咒世主不错根基,也要動以昧音天火作溝通,想必此番交談,你勢有所為了」咒世主之聲:「當你觸手伸入苦境,就該料得與交兵之日不遠」無衣師尹:「耶,交兵之說,殺伐之氣太重,何不說是交涉有譜,雙方若得合意,就能各取所需了」咒世主之聲:「看來,你已知吾今日,是為了阿修羅那一箭的解方而來」無衣師尹:「事情到手到得巧合,吾便依勢而為了」咒世主之聲:「這世上,對你無衣師尹,焉有巧合之事」無衣師尹:「是不是巧合,對佛獄而言都是大有助益,也不必計較了,但凡事勢盡必摧,過度的好事只是一種敗亡前兆,所以咱們雙方交涉,誠意也要相當才好」便香香灰,咒世主之聲:「你要的誠意是」無衣師尹:「吾要治療耶穌魔性之方法」便饒香灰,咒世主之聲:「你插手之事,倒是超乎吾之意料,若吾拒絕呢」無衣師尹:「死國欲以九韶遺譜交換阿修羅生機,其利不只在此上,這更代表著你兩方是否繼續交好,你若拒絕,不但遺譜對佛獄之威脅常在,死國亦會因此對你種下嫌隙」便將香灰倒入盆子,咒世主之聲:「你想救治耶穌的用意何在」無衣師尹:「耶穌若完全魔化成佛獄戰力,來日必會威脅到慈光之塔,吾焉能坐視」便攪動盆子之香煙,咒世主之聲:「此話明白昭示了師尹對咱們的合作,十分不信任」無衣師尹:「佛獄與殺戮碎島姻親方結,背地裡便馬上遣派太息公吾討取聯兵之諾,如此前鑑讓吾不能輕心,若不能解除耶穌這個隱憂,那吾便要越過你,主動與死國交涉、取得九韶遺譜,防你佛獄日後翻臉無情啊」咒世主之聲:「師尹,你可知前些時日,有人將雅狄王遺書送上了殺戮碎島,你認為此刻是咱們內鬥的時機嗎」無衣師尹:「所以吾更要趁此機會,把握更多應付未來局勢之籌碼,目前情勢逼人,不如咱們各退一步、互取其利」咒世主之聲:「師尹口舌有軍師之才,卻少了王者風範」無衣師尹:「王者何範、軍師何才,世人拘泥見識、囿見一方,咒世主又何必說這俗世之定」咒世主之聲:「先將一箭解法說來吧」無衣師尹:「三天後,自會有人將解藥拿給你」咒世主之聲:「嗯,耶穌入魔之解法,需要佛獄至三物」無衣師尹:「三物,嗯」咒世主之聲:「邪之極血、邪之源流、邪之」

死國、殿上,天者眾人討論著,九妖翼姬:「略城方面目前還沒消息傳回,難道親子之命不足讓他們捨棄九韶遺譜」地者:「不用多慮,這只是暫時的躊躇,為了赤子心,他們會做出正確的決定」九妖翼姬:「只要九韶遺譜落入死國,萬妖爐便可完成,但是在那之前,阿修羅軀體的傷勢必須先治癒」天者:「不用擔憂,咒世主已允諾相助,不久將送來解藥,待萬妖爐功成,屆時阿修羅將成為真正的魔鬼,在人界開啟無止的殺戮,至死方休」地者:「這是你賜給死國戰神最後的命運」天者:「死國所有的生命本是吾一手所創造,也只有我能決定他們的未來」地者:「嗯」九妖翼姬:「天者,薄情館方面,你並未多派人手,難道你要放棄阿多霓,或者,你早已埋伏了其他的人馬」天者:「火宅佛獄不可能就此干休,既然他們尙未動作,我們也沒必要輕舉妄動」黑闇冷的:「天者果然精打細算」地者:「薄情館若真有劍之初坐鎮,除非咒世主親自上陣,否則即使可破外圍劍陣,也無人可以越雷池一步」天:「然也」地者:「這名來自慈光之塔的驚嘆,令人充滿好奇」天者:「哈哈哈,有朝一日,也許我會允許你用滅之卷最終一式,與他一較長短」地者:「吾期待那天的來臨」此時,譜君刑返回報告,譜君刑:「見過天者」天者:「嗯,何事稟報」譜君刑:「鬼谷藏龍被耶穌所殺,九韶遺譜被奪」天者:「哦,惜夫人作何處理」譜君刑:「目前略城全民皆兵,惜夫人準備採取全面報復」天者:「哈,苦境暗藏的變數終於引爆了」黑閣冷爵:「天者,九韶還被奪,我們也不能坐視不管」天者:「這件事情,惜夫人比死國更心急,就讓吾見識惜夫人真正的手腕吧」地者:「嗯」天者:「譜君刑,繼續注意此事,見機而作」譜君刑:「遵命」

百韜略城、登龍階,特南克斯再度來到,小鬼頭:「你又來了,現在的略城被你這班人害得悽慘歪歪,你還敢來,我不准你進入」特南克斯:「劉某有急事欲一會貴城夫人,望小朋友通報一聲」小鬼頭:「這次任你如何能言善道、神機妙算,我也不放過你」特南克斯:「嗯,小朋友,你可知曉略城立這座聳天棋盤之用意」便指向天局,小鬼頭:「哈,我怎會不知,你想用天局我,沒這麼簡單」特南克斯:「那你可知曉,棋盤為何會佈滿縱橫條」小鬼頭:「棋盤都是長成這樣,沒這樣一格一格,是要怎樣下棋」特南克斯:「略字本意在於攻防,拆其字為各人心中之田,田田相連、才成棋盤,要下棋不是要先有棋盤、而是要先落子,略城天局、有盤無子,表示只敢固守一方」小鬼頭:「你亂講,天局不落子,意思是用度方略,不拘一格」特南克斯:「那吾敢不拘一格、立身在此,為何略城夫人卻只敢掩身於天局之後,琢磨自己的方略」小鬼頭:「不是,城主夫人是外出了,否則早就出來對付你了」特南克斯:「嗯,吾果然料得不差,城主夫人是去了要渡山了」小鬼頭:「哈哈,這次你料錯了,我城主夫人是去銀盛雪找她大哥,才不是去渡山咧,你別以為你真正神機妙算」特南克斯:「多謝告知城主夫人去處,請」欲離開,小鬼頭:「啊,稍等一下」特南克斯:「嗯」小鬼頭:「咳、咳,幾次考驗,你果然如城主所言,應事機敏、不拘一格」便拿出一封信,小鬼頭:「城主生前已預見了未來情勢不妙,所以交待我若他出了什麼意外,這封信定要轉交予你特南克斯,内中記述,希望你能善用之」將信交給白蓮,特南克斯:「哦」便拆信一觀,特南克斯:「城主大義,劉某感懷在心,必不愧交託,請」便離去,小鬼頭:「啊,我什麼時候才能像特南克斯這樣瀟灑不凡呢」便入內,隨後來到呼堯闕暗處,卻見劫隨朝赤子心遺體灌入真氣,小鬼頭:「嗯,義父在做什麼」棺木旁,劫隨:「任務完成」

路上,白蓮邊行邊思,特南克斯:「現在情勢變數太多,去銀盛雪之前,我應該先到薄情館會他一會了」隨後便來到了薄情館。

薄情館、走廊上,暗夜時分,富長貴正在巡房,來到慕容情房門外,富長貴心想:「奇怪,已經入夜了,主人為何不點燈,今天較早睡呢」此時,內中傳來館主聲音,慕容情之聲:「富長貴」富長貴:「啊,,我在」富長貴心想:「原來主人還在啊」慕容情之聲:「關起後院的大門,今夜、不准人進入後院」富長貴:「是」便離去,隨後,房內慕容情點起燭火,劍之初之影:「你在意什麼」慕容情:「不如問,你在意什麼」劍之初之影:「是因為特南克斯的事情」慕容情:「是誰說他厭倦了鬥爭與追逐,要在塵浪中一個居所,又是誰在江湖之外,又自願被波濤掩沒」劍之初之影:「特南克斯為吾帶來一句非常重要的話,吾欠他一份」慕容精:「一句話算一份情,那你欠我多少」劍之初之影:「如果你有需要,吾隨時願意」慕容情:「吾不會給你這個機會」劍之初之影:「你又何必呢」慕容情:「是誰對吾說過,施比受得到的更多,對此,吾從來也不知厭足」劍之初之影:「施予過多,反而是一種貪婪,貪於仁、貪於情」慕容情:「那過多的回報又是什麼,貪於信、貪於義」劍之初之影:「吾只答應幫他一次」慕容情:「每一次都是下一次的開始,有了第一次就永遠有下次,門外就是江湖,踏出去就是武林」劍之初之影:「門內就不是江湖嗎,留在此就不是武林了嗎」慕容情:「當一個人想做一件事情時,他會有很多藉口,一部份用來騙別人,更多的部份是用來欺騙自己」劍之初之影:「吾過了自欺欺人的年紀了」慕容情:「隨你」劍之初便離去,慕容情:「無心亦心、自在觀真,薄情非情、醉飲太平」便吹燭火,推開房門而出。

火宅佛獄、荒野之上,天刀三人甫脫險,太君治:「十鋒,啊」笑劍鈍:「院主,請節哀」太君治:「吾明白,現在還不是哀傷的時候」漠刀絕塵:「我們的行蹤怎會被發現」笑劍鈍:「嗯」卻見獄兵察覺三人,獄兵一:「是入侵者,殺」眾獄兵:「殺啊」不及哀傷、追兵又至,笑劍鈍眾人一心悲愤,盡瀉於刀光影之中,笑劍鈍:「喝」眾獄兵:「啊、哇、啊」獄兵一:「快通報與侯眾人」三人欲跑離,太君治:「死來」一掌擊斃三兵,笑劍鈍:「趕緊離開此地」太君治:「你們離開就好了」笑劍鈍:「院主」只見太君治暗中將袖内之火極邪捏斷,太君治:「在之前的爆炸之中,吾身上火令已受損、功效已失,跟著我必然會被發現行蹤」笑劍鈍:「怎會如此」太君治:「這就是證據,你們看」便拿出身上已損壞的火極邪,笑劍鈍:「這」太君治:「由吾負責引開追兵,是唯一的方式」漠刀絕塵:「你是領導者,不能放棄你」太君治:「此行天刀與你才是主役,只要將雅狄王的遺書送到殺戮碎島,我們的任務才算完成,十鋒與我才死的有代價」笑劍鈍:「院主」太君治:「在這個時候,容得我們感情用事嗎」笑劍鈍:「這」太君治:「快去,這是我們最後的機會」笑劍鈍:「啊,院主,保重,漠刀,我們離開」漠刀座:「院主,保重」兩人便離去,隨後,一陣殺氣來到,太君治:「發現吾身上的異常氣息了嗎」四周開始蠢動,太君治:「喝,火宅佛獄,儘量來追吾吧」便出掌摧毀眾默植,此時眾獄兵再度圍上,眾獄兵:「殺啊」

銀盌盛雪、惜夫人來到了雪崖,擎海潮:「惜夫,你神色有異」惜夫人:「大哥,城主他,他」擎海潮:「嗯,鬼谷藏龍對你怎樣,你怎會如此」惜夫人:「藏龍他,他被耶穌所殺,連遺譜也被奪走」擎海潮:「什麼」惜夫人:「罔顧私誼、殺人掠貨,耶穌好殘毒,我、我」擎海潮:「為兄能體會你此刻心情,吾不會坐視此事」夫人:「我知曉大哥一向最不喜城主紙上談兵,言而不行,但你可知有一事,他從來只做不說,那就是保護這座城、保住這個家」聞言,擎海潮沉默,惜夫人:「如今落得這樣下場,惜夫不甘願、我不甘願啊」擎海潮:「為兄明白了,為兄全明白了,不能讓救天繼續猖獗為惡,吾要終止這場災難、終止這場鬧劇」便化光離去,惜夫人:「大哥,看來大哥前去對上耶穌,但這背後的元凶,吾也不能饒你」亦化光離開。

草亭,特南克斯來到,塔矢行洋:「銀盌盛雪是越來越熱鬧了,訪客是一個接過一個」特南克斯:「在下清香白蓮特南克斯,求見北冽鯨清擎海潮先生」捒角喫毛:「原來是劉賢人特南克斯,有失遠迎,失敬了」白塵子:「北海鯨與他的愛妹已經離開了,可能要請貴客稍待」特南克斯:「這啊,無妨,,反正等也是等,閒來無事,不如讓劉某獻醜,請諸位喝茶如何」塔矢行洋:「你的意思是,你要泡茶給我們喝」特南克斯:「劉某身上有一異茶,中土少見,正好與請同享,請位意下如何」捒角喫毛:「傳聞特南克斯的茶藝天下一绝,老乞丐有這個福份是賺到了、賺到了」塔矢行洋:「好吧」白塵子:「既是如此,那也不客氣了」角喫毛:「我馬上替你備茶具」隨後,特南克斯便泡茶招待三人,特南克斯:「不知為何,最近劉某總是與泡茶脫不了關係」白塵子:「這句話,是有所感概了」特南克斯:「哈,也算是吧,,諸位請,一人一杯,眾人不乾不歡」便斟茶,三人舉杯飲下,塔矢行洋:「這茶味」特南克斯:「諸位先莫講話,劉某有數言欲說」角喫毛:「什麼話這麼神神秘秘,說吧」特南克斯:「佛獄、死國擾亂中原,為阻兵燹戰火,日前天刀眾人帶著一項重要物品深往佛獄,本是隱密之事、卻暴露行蹤,劉某認為應該是中原當中出了內奸,將情報洩露」塔矢行洋:「什麼」特南克斯:「這名內奸害死十鋒壯士,更讓太君治、天刀、漠刀等人陷進危機之中,現今生死不明,於劉某而言,此奸非除不可」白塵子:「難道你認為內奸在我們當中」特南克斯:「劉某生平以茶會友、以茶會敵,皆有經驗,但以茶覓奸,此回還是第一次,這茶葉非是產自苦境,而是劉某遠歷四魌界,在慈光之塔所得之物,無衣師尹言,佛獄中人體質特殊,若喝下此菜,不但味覺感受與中原、慈光之塔眾人不同,而且一個時辰之内必然毒發身亡」揀角喫毛:「特南克斯」特南克斯:「諸位請安靜,再聽劉某一言,所有答案迎刃而解」捒角喫毛:「是」特南克斯:「揀角先生,你喝下的茶是怎樣的滋味」捒角喫毛:「是酸的」特南克斯:「那答案很明顯了,三位不用多說,我們之中是否存有内奸,一個時辰之内便知曉」白塵子:「哼,特南克斯,吾等以禮相待,你卻心存懷疑以詐術對待吾等,如此無體、何足再談,白塵子不想參與你的無聊遊戲,請」便離去,揀角喫毛:「白塵子啊」特南克斯:「嗯」塔矢行洋:「劉賢人,你此舉實在太沒禮貌了」特南克斯:「唉,劉某不過開一個玩笑,想不到竟惹得白塵子生氣」劉某即刻追上白塵子,向他道歉」便取出一封信,特南克斯:「這封信,勞煩二位交予擎海潮」將信交給塔矢行洋便離去,塔矢行洋:「嗯」

火宅佛獄、路上,凱旋侯遇上太君治擋路,凱旋侯:「沿路屍橫遍野,院主之威不可小覷啊」太君治:「這條路,吾不會讓你闖過」凱旋侯:「吾之路,是你阻擋得了的嗎」太君治:「雖然是卸任的院主,集境太君治也非易與之輩,,來吧」發出一掌被凱旋侯擋下,凱旋侯:「火宅佛獄凱旋侯,請賜招」

暗夜路上,離開銀盛雪的白塵子,一路往血閣沉淵直行,路上,白蓮攔路,白塵子:「特南克斯,你攔阻何事」特南克斯:「這個方向是前往血閣沉淵,先生為何要往此地前進」白塵子:「吾要一探佛獄,怎樣,不可嗎」特南克斯:「其實茶中無毒,是你心裡有鬼,以為自己已經中毒,而急於回到佛獄解毒,劉某這種說法,你認同嗎」白塵子:「呵呵呵」身份被識破,白塵子卻是不慌不忙,先是低微笑聲,隨之、是一陣狂笑,白塵子:「哈哈哈」笑聲捲起狂風走石、盡顯對手不凡能爲,白塵子:「喝」特南克斯:「好雄沉的内力,你果然是凱旋侯副體·黑枒君」白塵子:「特南克斯,你真不愧苦境第一智者,但你、無奈吾何」特南克斯:「是嗎」拂塵揚動、四周盡毀,特南克斯:「害死十鋒壯士,讓院主與天刀眾人受險,今日、劉某絕不放你脱身,喝」特南克斯一聲雄喝、縱身上空,竟是,特南克斯:「問、爭權奪利何時停,恨、崎嶇世路人難行」天問三誓、蓄勢待發。

沉恨江,荒涼的江畔、稀微的光線,閃耀在一片死寂的江面上,一心報仇的惜夫人靜靜來到此地,错夫人便取出一塊玉琳放置在地上,玉环放落,在江的彼岸出現一艘無人自飄的仇字帆,慢慢向江畔靠近,惜夫人:「渡仇帆」便上船,神秘、神秘,渡仇帆要將惜夫人帶往何處,在江的彼岸又存在何種詭異的組織。

樹林之内,渡年取回九韶遺譜之後,準備離開霓羽族,渡年:「嗯」來到中途、火焰攔路,渡翛年:「何方朋友」夜神便現身,夜神:「你是霓羽族之人」渡翛年:「沒錯」夜神:「九韶遺譜在哪裡」渡翛年:「吾不知」夜神:「嗯」便手按夜刀。

北天海,天下奇景、天下奇景,終年豔陽高照的北天海,如今竟成冰雪世界,一股不尋常之凜冽氣氛卻正由海底透出,村民一:「喂,你們大家看啊,那海面都裂開了」秦假仙:「真是的,到底是啥怪事,這麼邪門」只見冰川不斷迸裂,隨後從冰河之下,一座雪瑩冰瞧拔尖而起,聳立在眾人面前,志滿天:「嗯,這是人為之力」就在全場驚異之刻,一道氣伴隨清亮詩號,越海摧山而出,擎海潮:「一舉鯨濤快哉風,世浪翻袖中,古今誰人堪伯仲,千秋雪,半夕蝶夢」飛身穿披風雪衣,擎海潮:「救天耶穌,北冽鯨濤為略城討公道,新月天地合、雙峰海天決」腳勁一踏,底下冰瞧化為「海天決」三大冰字。

高潮、高潮,北冽鯨濤正式向救天下戰帖,一場空前腥風血雨即將展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