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十五章:因果

白蓮山人 | 2023-09-16 10:27:10 | 巴幣 0 | 人氣 35

完結兵甲記
資料夾簡介
廢天地、滅生靈、神裂歇、寧清 兵甲武經現,神州烽煙起,四魌封武冠,莫問誰為敵?

火宅佛獄、樹海,耶穌、耶穌,耶穌欲誅咒世主,概然踏入幽深密林,眼前、是魔鬼暗伏之險,地底之下,分割者螫伏蠢動,耶穌:「哼,藏頭縮尾之輩」語甫停、殺機動,寒光閃、影迷濛,毀滅者:「嗚」分割者:「赫」短暫接,眨眼、又是不明之寂,毀滅者、分割又藏回暗處,耶穌:「既然不想現身斃命,那就死在暗處吧,喝」只聞百世經耣怒然一喝,蕩蕩浩元、威不能禁,磅礡橫掃四周,毀滅者:「哇」分割者:「啊」連聲慘絕,藏身暗處的殺光登時碎體,一如落葉、無聲入土,救天便繼續前進。

高峰之上,天狼星眾人圍困阿修羅,此時妖爐隱隱而現,阿修羅的狀況也開始改變,卻見阿修雜緩緩張開雙手、輕聲而笑,阿修羅:「呵呵呵」太君治:「喝」察覺不對,太君治先發制人,其餘眾人也隨之出手,伏首神龍:「喝」卸羽鳳凰:「呀」戎馬無疆:「喝」天狼星:「死神泣」蘆原:「一目天元」眾人極招盡出,但阿修羅不為所動,蘆原:「為何毫無作用」天狼星:「阿修羅的狀況非常奇怪,萬妖浮現了」蘆原:「眾人小心」萬妖匯聚,現場充滿莫大邪能,一股無形吸力將眾人吸向前,蘆原:「這、這股力量」太君治:「宛若當初的妖世浮屠,甚至更強」天狼星:「嗯」就在此時,阿修羅又有了變化,渾身散發青邪之氣,蘆原:「小心」阿修羅:「哈哈哈」經歷數度猛襲,妖爐再現,阿修羅慢慢移動腳步、全身殺氣狂然,阿修羅:「殺、殺、殺」殺氣爆發,眾人被震得倒退數步,太君治:「啊」蘆原:「喝」天狼星:「呀」兩人同時出招,阿修羅:「天之爆,喝」雙掌向地、氣勁即發,在場六人當場受創,天狼星:「呃」太君治:「啊」蘆原:「不可硬接阿修羅之招」太君治:「必須設法拉出距離」此時,阿修羅一步踏出,阿修羅:「神之怒」無可匹敵的威能,阿修羅單手一揚、強勁橫掃,現場已是一片狼藉,天狼星:「啊」蘆原:「呃」太君治:「啊」蘆原:「久戰不利,必須設法離開」天狼星:「嗯」阿修羅:「喝」就在阿修羅即將發出終結之招,現場忽見雪花飄降、一片迷茫,太君治:「嗯,這」白塵子之聲:「眾人速退」太君治:「嗯」六人便快速衝離現場,阿修羅:「啊」見來犯者已離,阿修羅又恢復平靜。

百幽谷、六出飄霙,潛伏已久,嘯日猋靜等這一刻快意屠殺,癲狂中步步挾殺,趨向南風不競,嘯日猋・瘋:「哈哈哈,我終於知曉你當初為何能上九天之頂了,是兵甲武經的功夫對吧」看向南風不競手中的神之卷,南風不競:「你要報仇可以,但不能是現在,喝」擊出一掌被閃過,嘯日猋・瘋:「我就是要現在報仇,就是要報仇、報仇,喝」見狀,南風不競轉身離去,卻被嘯日猋阻擋,南風不競:「啊,嘔」負傷在前,南風不競力有未逮,口嘔鮮血,南風不競:「吾、吾不能倒在此時」自封穴道並擦去嘴角鮮血,嘯日猋·:「哈哈哈」抽出瘋刀。

火宅佛獄、句芒紅城外,楓岫垂首跪地、身受禁錮,一旁監視者默默等待,陰風慘、鬼氣森,淒冷的刀光浮動著絲絲的寒氣,宣告死亡的終點即將逼近,生有何喜、死有何懼,楓岫微微一笑悟悲歡,楓岫主人:「呵」這方面、房内,讓命女正憂心楓岫狀況,禳命女:「來了嗎,南風不競來了嗎」寒煙翠:「湘靈,冷靜」

百幽谷、六出飄霙,南風不競自封穴道、壓下傷勢,迎戰瘋狂的嘯日猋,嘯日猋·:「喝」瘋狂刀勢,嘯日猋殺紅了眼,南風不競再度負傷,南風不競:「啊」嘯日猋·:「哼,今日、吾的武功將讓你震驚,喝」時迫眉梢,心繫楓岫安危的南風不競無暇纏鬥,畢掌之間,祭起神之卷最強一招、欲一退強敵,只見南風不競騰身上空,南風不競:「神殺之撼,喝」化為火鳳襲向嘯日猋,嘯日猋・瘋:「兵甲武經,我也會,,雷霆破天」刀龍開眼,嘯日猋運起天卷之最上式,剎時地脈沖霄三千丈,一股破天之力挾雷霆之威,赫殺四方。
火宅佛獄、房內,讓命女不停徘徊,著急不已,讓命女:「南風不競還沒來嗎,莫非他真要讓楔子受死」寒煙翠:「湘靈,冷靜」禳命女:「你現在要我如何冷靜,不行,我不能讓他死、我不能,楓岫」打開房門欲出,卻被無形氣牆所擋,禳命女:「啊」迦陵:「王的命令,保護贜命女」禳命女:「讓我出去、讓我出去啊」房門再度關起,寒煙翠:「湘靈」

百幽谷、六出飄霙,雙方至極一招相對,南風不競內傷同時爆發,破天刀勢心而來、千鈞之力透心而出,南風不競:「啊」便倒落塵埃,南風不競:「吾不能,不能倒下」不能、不願,卻也只能含根照看,南風不競此時只有一股深重的悲哀與不甘,嘯日猋·:「哈哈哈」拿著神之卷便化光離去,南風不競:「楓岫、讓」為情奔波、來去塵,當時錯看春情落處,如今繁華無主,空歲追逐,換得一場徒勞,用盡最後一絲力量,南風不競斷氣了。

火宅佛獄、房內,判決時間將至,禳命女心急如焚,禳命女:「楓岫就要被處斬了,南風不競,為何你還不來、為什麼你不回來,為什麼啊,啊」寒煙翠:「啊」這方面、句芒紅城外,咒世主步走,咒世主:「時刻到了」此時,禳命女突然衝出、抱住楓岫,禳命女:「楓岫、楓岫啊,嗚」楓岫主人:「妳、怎會,呢」便頹然倒下,咒世主:「斬」只見劊子手高舉手中之刀,卻見寒煙翠匆忙趕到,寒煙翠:「住手」咒世主:「你不該出現在此」寒煙翠:「父王」話語落,寒煙翠雙膝一跪,是對愛情最偉大的犧牲,寒煙翠:「我願意嫁予戢武王,求你放楔子一條生路」咒世主:「押入噬魂囚」便入內,監視者便帶走楓岫,讓命女:「翠姐姐」寒煙翠:「什麼都不必再說了」禳命女:「事關一個人的生死,南風不競為何如此絕情」寒煙翠:「哼,早該料到他對楓岫有恨在心,就算楓岫是為了救他才落得這般地步,他那種人也不會感懷在心」禳命女:「啊,是我害了楓岫,要不然、南風不競今日就不會見死不救」寒煙翠:「錯不在妳,妳不用自責,南風不競那個人本來就自私,會對他有所寄望,是咱們的錯誤,幸好,父王不再針對楔子了」禳命女:「翠姐姐」而在六出飄霙之內,大雪沒身,南風不競此名還有誰惦念,眼睛流下血淚,只見大雪漸漸覆蓋南風不競軀體。
漠沙林,苦集聯軍再出,漠沙林內、戰雲湧動,劍子仙跡:「佛獄、苦境原是和平,何必犯吾境界」玷芳姬:「扶木的需要,就是答案」情尼孤禪:「善哉,此情此景,唯有戰了,呀」列鴻缺:「喝」兩人槍、戟出擊,一挑玷芳姬,玷芳姬:「喝」這方面,十鋒、長空刀劍斬除眾獄兵,求影十鋒:「呀」萬古長空:「喝」眾獄兵:「啊、哇、啊」這一方,玷芳姬:「螻蟻,喝」極蕩邪元、威力萬鈞,一招接過,精尼、秘師竟爾負傷,情尼孤禪:「呃」列鴻缺:「啊」見狀,劍子上前接住兩人身形,劍子仙跡:「小心,喝」一聲朗喝,古座應聲而揚、劍子主攻,劍子仙跡:「喝」卻見玷芳姬空手接下古座之威,玷芳姬:「劍子仙跡,值得一殺,呀」氣勁一吐、震退劍子,三對一,玷芳姬雙手翻飛,進退應接之間、猶出挑釁之言,玷芳姬:「不過爾爾、不過爾爾,哈哈哈」劍子仙跡:「是嗎,呀」只見劍子一抽身、一迴劍,道元聚一點,正是,劍子仙跡:「天下無雙,呀」玷芳姬:「喝」眼見綿密劍氣迎面而來,玷芳姬震退情尼、秘師,同時翻袖揚掌,玷芳姬:「闇華無芳,喝」掌劍氣勁交併,玷芳姬蓄力不足、首度見紅,玷芳姬:「啊」臉頰被傷、側身倒落,玷芳姬:「你們,竟敢傷害吾最美麗的臉容,呀」尖銳刺耳的狂嘯,漠沙林周圍頓起變化,扶木受到感應,枝節驟生、縱橫交錯,邪瘴乍起、瀰漫四周,漠沙林周圍頓如鬼獄之境,劍子仙跡:「這是」而另一邊,十鋒、長空一對佛獄雙者,求影十鋒:「喝」萬古長空:「呀」迷惘者:「呃」誘惑者:「啊」察覺前方扶木變化,誘惑者:「這,糟了,玷芳姬愤怒了」這方面,藤蔓圍繞玷芳姬周身,玷芳姬:「所有的人,都要死」

對峰壁、血闇沉淵,為查妖木底部,略城之主鬼谷藏龍首度踏上血闇沉淵,天刀兩人便進入門之內,隨後來到佛獄通道,黑暗深邃的夾道,腳步聲層層疊疊、分外清晰,鬼谷藏龍:「此地的地氣,越深入、越感覺詭異的死寂,然而又有一股妖異的生機卻是份外旺盛,好神秘的所在」笑劍鈍:「正因這樣,吾才認為此地大有蹊蹺」兩人繼續往前,卻見扶木根部所在,鬼谷藏龍:「嗯,就是此木」笑劍鈍:「正是,先前吾與鴉魂的攻擊,如今已完好如初,甚至甫過數日,此木根藤更顯長大」鬼谷藏龍:「代表這株妖木根本無懼於外來武力之攻擊,持續不斷吸取苦境地氣」笑劍鈍:「城主要任何試探嗎」鬼谷藏龍:「不用,因為再多的外力只是讓它白白吸收,就算用毒也未必成效,因為此木之能耐已經能轉毒為自身養分,你看,這就是證明」只見一隻毒蠍子被扶木吞食,笑劍鈍:「毒蠍被妖木吞食」鬼谷藏龍:「外來的強行入侵造成此木更堅實的防備,咱們須重新考量由外而入之必要性」笑劍鈍:「城主所指是」鬼谷藏龍:「放棄現有無謂的外來攻擊,從妖木内部重新設想」笑劍鈍:「這是新的思考,也是最難的方向」鬼谷藏龍:「先取下根部一塊回去,咱們再做試驗」笑劍鈍:「嗯」便快刀取下一塊根部,此時,卻見扶木發生異狀,鬼谷藏龍:「嗯」笑劍鈍:「妖木可能受到攻擊,城主,我們先退出此地再說」鬼谷藏龍:「嗯」兩人便離去。

漠沙林,漠沙林地形變化,本佔優勢的劍子五人更加提神,玷芳姬:「死來」無數妖藤襲向劍子,劍子仙跡:「呀」便揮劍斷藤,見狀,情尼、桃師上前支援,列鴻缺:「喝」精尼孤禪:「呀」玷芳姬:「喝」便引動妖藤擋去所有攻擊,劍子仙跡:「小心,她的功力暴增數倍,喝五人同攻而上,玷芳姬功力暴增,週身木根盤旋,或擋、或擊,竟是毫無破綻,劍子仙跡見身份兩影,劍子仙跡:「劍影雙流,呀」一影牽制妖藤,主身趁機攻上,玷芳姬:「喝,花殘落,去」再出招擋下劍子主身,劍子負傷嘔紅,劍子仙跡:「啊」只見眾人疲於應付蔓延的妖藤,情尼孤禪:「可惡,呀」列鴻缺:「百濤海」玷芳姬:「閻根旋走,喝」邪根護週身、扶木贊功體,四人圍功無所獲,反擊更是逼命而來,情尼一失神,妖藤已在眼前,列鴻缺:「危險」便挺身一擋,列鴻缺:「啊、哇」被妖藤貫體而亡,精尼孤禪:「桃師啊」玷芳姬:「現在知曉自己的無能了嗎,喝」危急間,風鈴響動、衡劍即動,眾女獄兵:「啊、哇、啊」失路英雄瞬間來到玷芳姬面前,劍起如行雲流水、轉眼崩勢破衡,連發劍氣阻擋妖藤,失路英雄:「退」劍子仙跡:「走」四人便趁隙化光離去,玷芳姬:「走哪裡去,呀」引動妖藤欲殺,失路英雄:「喝」再發劍氣亦化光消失,三道斷後劍氣,玷芳姬翻掌即接,雖是擋下攻勢但重心崩解,雙足竟爾失了平衡,玷芳姬:「這是什麼劍法,可根啊」怒氣爆發、震動四周,一旁誘惑者與迷惘者皆驚怕。
火宅佛獄、樹海,救天過關斬將,隨後眾獄兵一批又一批殺上,眾獄兵:「殺啊」耶穌:「人海戰術,喝」孤身進入火宅佛獄的耶穌殺氣騰騰,妖兵魔將擋之身亡,眾獄兵:「啊、哇、啊」殺意蒸騰、殺氣越盛,難以壓抑的體內源更加擴張,耶穌:「喝」頭上舍利隱隱轉閣,救天面容也逐漸改變,此時,忽隱忽現的五條身影,正是佛獄暗襲戰隊·血參巫,血參巫:「喝、呀、喝」耶穌:「多得幾人,便妄想攔住救天腳步,大梵聖拳,喝」一拳震退五人,血參巫:「啊、哇、啊」正當耶穌舉掌欲殺之際,前方暗流湧動,一般沉鬱的壓力襲來,耶穌:「嗯」

雲渡山,苦集聯軍眾人返回討論著,劍子仙跡:「貪邪扶詭譎妖異、難以測度,在此次戰役中,桃師列鴻缺不幸慘亡,眾人也各自負傷,多虧失路英雄相助,我方人馬才能脫離險境」失路英雄:「有此教訓,無法再一味進攻,必須先找出抑制邪木的方法,否則只是徒增傷亡」丘伯:「我們這方面也多虧有這位朋友幫忙」白塵子:「在下晴光一色白子,乃是擎海潮的摯友,與鬼谷藏龍等略城之人皆是舊識,這次前來純粹是為了阻止萬妖爐繼續禍世」劍子仙跡:「歡迎你的加入」精尼孤禪:「萬妖那方面,有何安排」白塵子:「有阿修羅鎮守,難越雷池一步,但就我觀之,我們必須設法瞭解阿修羅目前與萬妖爐是否可分」太君治:「想要接近阿修羅,需要相當的武力與韌性」蘆原:「有一個地方,也許可行」白塵子:「嗯」蘆原:「東阿天有一五峰劍陣,生生不息、源源不絕,如果阿修羅進入其中,經過長期的纏戰,也許可以幫助我們瞭解他與萬妖爐的弱點」白塵子:「既然如此,那我們該馬上行動」蘆原:「誘敵的工作,就讓我來吧」天狼星:「我與你同行」蘆原:「人多反而不好辦事,你們眾人等我的消息,一旦阿修羅進入劍陣,我們便在外圍蓄勢待發」白塵子:「嗯」蘆原離開之時與來到的天刀擦身而過,點頭示意,劍子仙跡:「嗯,是天刀笑劍鈍:「劍子仙跡,鬼谷城主請眾人前往略城一趟」失路英雄:「我也與你們同行」劍子仙跡:「嗯,走吧」眾人便拖著列鴻缺「之棺木與天刀離去,太君治:「這段時間,只能靜候佳音」。

百韜略城、登龍階,劍子眾人前來赴約,並帶來列鴻缺遺體,鬼谷藏龍便推開棺木蓋一觀,鬼谷藏龍:「在行動中,他有絲毫魯莽嗎」劍子仙跡:「沒有,桃師至死仍謹守大務」鬼谷藏龍:「劫隨,將棺木帶下,好好厚葬」劫隨:「吾明白」便帶下棺木,劍子仙跡:「城主」鬼谷藏龍:「入呼堯闕再說吧」隨後,眾人來到呼堯闕,鬼谷藏龍:「針對貪邪扶木,咱們必須重新研討」劍子仙跡:「嗯,除了漠沙林中巨大妖木難以根除之外,固守之人邪玷芳姬實力驚人,致使吾軍戰力虧損,師也因此而亡」求影十鋒:「扶木不但輸送加成了女邪的能源,更以衍生不絕的藤蔓自保防衛,致使攻剋越加困難」鬼谷藏龍:「關於那株妖木,先前的妖木驗本讓吾察覺以九韶遺譜之絕世天樂,可由內至外致使驗本枯萎而亡,因此吾想再以天樂一試這項推斷是否正確」劍子仙跡:「哦,城主已有盤算」鬼谷藏龍:「方針有二,一者,在妖木本身,二者,則在固守重兵,尤以芳姬為目標」劍子仙跡:「城主想如何對付此女鬼谷藏龍:「劍子,你身邊這幾位高手,就是要攻打佛獄的同伴嗎」劍子仙跡:「正是」鬼谷藏龍:「失路英雄,這是咱們第二次見面」失路英雄:「嗯,赤子心一事」鬼谷藏龍:「吾雖與諸位首度謀面,但觀各位形神,便知皆是一時之選、武學奇才,但一人成軍、可敵於十,十人成軍、可敵千萬,箇中關鍵非獨個人武力,更在如何配合」劍子仙跡:「城主之意是」惜夫人:「你想將他們眾人重新調配、佈陣攻守」鬼谷藏龍:「嗯,這就頰你負責,意在牽制甚至殺除此女,另一邊吾同時進行、翻閱遺譜,以天樂影響妖木生滅,並阻隔妖木有再輸送能源於玷芳姬之機會」劍子仙跡:「嗯,有理」
百韜略城、登龍階,夜深、更沉,漠刀四人靜立登龍階、氣氛肅然,眾人想起惜夫人之言,惜夫人會言:「此陣乃是因應諸位在贪邪扶木壓制下,功力只剩四成,所排設對付玷芳姬之陣局,眾人不得十成盡出,必須壓抑自身功體,並謹記吾所說設之走勢」就在惜夫人閉目沉思的剎那,月華照落,映照天局之上,隨之,只見惜夫人眼一睜、扁一揚,身發紅光、陳局乍起,一旁劍子與天刀觀看著,惜夫人:「三百六十路、精通此有門,數藏日月、機發動乾坤」聞言,四人同時而動,求影十鋒:「喝」精尼孤禪:「呀」漠刀絕塵:「喝」萬古長空:「呀」玄奇、玄妙,惜夫人親自督師,她會傳授何種障局與殺式。

高峰之上,阿修羅一人獨立、有如喪屍,毫無意志、也毫無心緒,此時,蘆原手持奥奇到,蘆原:「阿修羅,除惡務盡,今日吾之劍將徹底終結你的殺戮」阿修羅依然沉默不語,蘆原:「嗯」阿修羅:「哼哼哼、哈哈哈」伴隨低沉笑聲,阿修羅背後隱約可見萬妖爐浮現。

死國、不毛礦坑,詭異的不毛礦坑,不時傳來無界尊皇的悲號之聲,以及敲響石壁的哀哭,此時兩名奇人與琴奴來到欲離開死國,盧卡:「此地就是不毛礦坑,真恐怖」笨帝:「小心」琴奴:「無界尊皇,請放行」這方面、黑闇空間,乍見琴身上信物,無界尊皇心中大驚,無界尊皇:「啊、啊、哇」這方面、忌血之路,笨帝:「我們快離開」琴奴:「嗯」三人欲離開之際,眼前銀月貪狼攔路,盧卡:「這這這」笨帝:「小心」銀月貪狼:「你們逃不了狼的追殺,哈哈哈」

死國、荒地,屍橫遍野、血流成河,救天此時的殺性已被逼上最高峰,耶穌:「邪惡之徒,天理難容」此時,大地震動、巨人竄現,地罪巨人:「赫」耶穌:「大梵聖拳」浩瀚一掌擊碎了地罪巨人,隨即,地者現出真身。

強強強強強,至強衝突,救天對上地者,兩名超級高手正面對決,究竟會引爆怎樣的極端?銀月貪狼攔路,琴奴三人能逃出生天嗎?蘆原獨挑阿修羅,他們所安排的計畫能成功嗎?略城之內,惜夫人親自引陣,她能排設最完美的戰局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